拉比超清

      「他们跑哪里去了…?」

      「他们爬到屋顶上去了,快追!」

      「快点!别让他们跑了」

      在圣棠跳到民房的樑上后,底下的人们开始想方法攀上屋顶,试图继续追击圣棠!

      「好险他们不会跟你一样,若每个都是两三步就跳上来的话就难缠了…」被圣棠抱起的金髮少女鬆了口气……

      「是吗…?」圣棠抬头看向对面的会馆……

      几名尚未跳下来的人一跃而起,重重落在圣棠他们所在的屋顶上。

      「嘿,别想跑!」落到圣堂眼前后,其中一人对圣棠眉开眼笑着,还把武器拔出来……

      「劈啪…!」突然,屋顶的木板发出了崩裂的声音,而刚好又有一个人降落在上面……

      「碰!」

      「哇啊!」

      崩坏的屋樑伴随着几个人的叫声坠落到底部……

      「我想,你还是快走好了。」少女看有人从会馆里跳出来到樑上后,建议圣棠早早离开。

      圣棠转身开始奔跑,后方的追兵也刚爬起身来準备追击,就这样,小镇内的暗夜追逐战开始展开……

      在见识了房屋顶层的结构脆弱后,抱着少女的圣棠就放轻了双脚力道,他可不想一脚踏下然后摔进民房里。

      放轻脚步力量的同时,速度也会减慢,致使圣棠难以甩开背后的追兵。

      「怎幺不跑快一点呢?我们快要被追上了耶!」虽然少女并没有亲自下来奔跑,但她似乎知道圣棠并没有奋力。

      「屋层的结构过于脆弱,我若大力踏步会让楼层崩塌的。」圣棠回答:「所以我现在在看路。」

      「哦对耶,紧张得连刚刚看到的事情都忘了。」少女听完后赞同道。

      「圣棠,背后的人再十秒左右就会追上你了,而底下的…跟你还有将近十公尺的距离。」妮可坐在圣棠的头顶上,观察着追兵们的情况。

      「知道了,我也找到良好的逃脱路线了。」圣棠点了下头,表示他了解后方的状况。

      圣棠的双眼越来越锐利,紧盯着眼前的景象,将其与脑中的路线相比对,并计算出最佳的时机与方向!

      「抓到你了!」在后方追赶的其中一人加快脚步,追到圣棠身后的一步之遥……

      「抓紧啰!」圣棠对少女说道,接着準备进入逃亡程序!

      追兵伸出手来,準备触及圣棠的那一剎那…却发现无法抓到圣棠!原来圣棠早已跳跃至空中,闪开了追兵的手捉。

      圣棠缩成一团在空中打转,完美落地之后立刻飞掠出去;积聚在双脚上的力量放射至地上,将厚重的积雪掀起了一大片!

      白雪溅射的方向是后方的追兵,累积一段时日的雪并非鬆软绵密的,而是如土石般坚硬的!雪块撒向追兵,逼迫他们停下脚步!

      位于屋舍上的人也跟着跳下来,但他们不像圣棠可以将落下的力量尽数转移到冲刺的推进,因而延误了加速的时间!

      圣棠已经率先俯冲出去,结实大地让他能够肆无忌惮的解放自己的快脚,不必担心道路的崩塌;而分成两路追兵有一个被散弹雪阻挠,另一团则是慢了几步的时机,无论如何,要追上圣棠已经算是非常勉强了。

      然而圣棠却没有因为距离的拉远而鬆懈下来。

      在街道巷弄中左闯右撞,将行进的路线搞得乱七八糟,甚至还会跳上跳下的转变场地,致使足迹不连续且杂乱无章,以此让追兵们难以搜索他的方向。

      「圣棠,既然你已经甩开追兵了…怎幺不早点回去呢?」蜷缩在圣棠怀里的妮可不解的询问着。

      「我怕他们循迹找到我们,间接或直接带给出使团麻烦。」圣棠将自己的打算与预防告诉妮可。

      「你…在跟谁说话?」被圣棠抱着的少女感到困惑……

      「…怕妳发问,所以事先回答。」圣棠迟疑了会,随后回答。

      圣棠在外四处乱晃的时候,位在旅馆房里的胧透过窗户望着漆黑的深夜飞雪……

      今晚,圣棠他们睡的房间是旅馆里最好的一间,里面的配备比其他房间好许多;不仅有两个床铺,还有书桌、圆桌、小桌、衣柜、椅子若干椅子,甚至还有卫浴间。

      胧刚洗完澡出来,身上穿着一件贴身的长袍,饱含水分的黑色长髮正散乱的披在背上,一颗颗圆润的水珠攀扶在水嫩的肌肤上,令人不由得聚精会神的观赏着。

      「奇怪…」胧转头走向房间内的床铺:「圣棠怎幺还不回来?」

      房间内迴响起敲门声,胧听到后立刻走上前去开门……

      「圣…」胧才刚想来个热烈迎接。

      「我不是圣棠,也不喜欢这令我鸡皮疙瘩的亲热。」里昂侧身闪开胧的飞扑,并以冷漠的语气对胧说道。

      胧立刻稳住身体不致摔倒在地,转过头来看着里昂……

      里昂立刻伸手握住夏露,受过胧所招待的『冰寒三温暖』,他还需要些时日才能摆脱对胧的阴影……

      但是,胧却甚幺也没做,像是失了魂一样的缓缓走向床铺……

      「少爷,你的话好像太失礼啰。」看到胧满脸哀愁后,夏露出言纠正里昂。

      「嗯…看她没有任何动作,应该是的。」里昂无言了些许,最后小小声的呢喃着……

      里昂关上房门,準备走进房里……

      窗户突然打开了!寒霜与湿冷的随着强风灌入房间,让人难以睁眼观察房间的现况!

      胧摆手一挥,利用风魔法将窗户关上,却听到窗门撞上了东西所发出的闷击声!

      「先让我进去。」自门窗处传来一个人声音,这声音胧很熟识……

      没多久,窗户被关上了,胧与里昂才终于可以张眼查看情形……

      原本乾净整齐的房间被风吹得乱七八糟,被扫得无尘的平面上都附着一层层白棉冰雪,有些桌椅甚至倾倒在地,而造成房间惨状的始作俑者…正是满身风霜的红髮少年─圣棠。

      「你去哪里了?怎幺这幺晚才回来?」看圣棠回来了,胧立刻上前关心,活像个新婚妻女般:「这是…?」直到她注意到圣棠怀里还抱着一名少女为止……

      「这是我从一处大宅里救出来的少女。」圣棠向胧解释着。

      「怎幺…她赤身裸体的穿着你的大衣呢?」胧继续逼问着。

      「这下有好戏可以看了。」里昂冷笑了声。

      「这样可不行啊少爷…虽然我也很好奇接下来的发展就是了。」然而,就连夏露都打算袖手旁观即将上演的戏码…他也没有真实身体可以帮忙说话就是了……

      「在谈论之前,能不能先告诉我妳的名字?我是胧…胧‧罗赫。」胧拉开椅子坐下,询问对方名字的同时自报姓名;姓氏的部分,会自称为『罗赫』…除了是对教会宣誓效忠外,就是她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是龙族。

      「哦?本小姐的名字这幺响亮,妳会不知道?」少女对胧的不知感到诧异:「芙娜‧罗赫这名字妳从没有听说过?」

      「原来是芙娜小姐啊,请问妳能不能跟我说明一下这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呢?」胧得知对方的姓名后,并不晓得对方是谁;很多人类会以『罗赫』为姓,因为他们以此表明自己是虔诚的光明信徒。

      「…想知道本小姐的什幺来龙去脉?」

      「关于妳离开旅馆后,到妳辗转被圣棠给抱回来。」

      「这可能就一言难尽啰~」

      ………

      坐在靠墙椅子上的里昂双手插腰,冷眼旁观着正在桌上战嘴的两女……

      「圣棠…她也有这幺具有攻击性的时候?」里昂对一旁正在清理房间的圣棠询问道。

      「嗯…就只有其他女性向我问话或有交流时,才会这样。」圣棠正在扭乾手上的抹布,继续他的清理工作。

      圣棠会打扫房间是胧要求的,虽然胧可以用魔法快速清洁,但却没这幺做,反而全部都扔给圣棠来处理……可能的原因是他打开窗户让风灌进来的缘故吧?

      「…我不是女的!」里昂沉默了几秒,随后气愤的低吼着;上一次被胧以魔法洗澡针对,这让他以为胧把自己当成女的了。

      「我知道,那次或许是你的无礼触犯到她,而她针对女性的原因…我不晓得。」

      「或许…是吃醋吧。」

      「吃醋?调味料的那种醋?她怎幺会没事吃醋呢?」

      「哼哼,这就要问你了。」

      「我从来没有拿醋给她喝过。」

      「…你啊…难道是恋爱白癡吗?」

      「恋爱…白癡…?」

      「看来是啊。」

      「少爷,别这样取笑别人哦。」夏露出言劝说正在取笑圣棠的主人:「你不也是吗?明明看到玛莉安就会变成一脸天真无邪的孩子,连开口说话都会退退缩缩的,还敢笑别人。」

      「闭嘴夏露,而且我甚幺时候会在玛莉安面前变得一副天真无邪了?」

      「一直都是,别耍赖啰~」虽然没有表情,但里昂很清楚夏露正露出奸笑的面容。

      「你这家伙……」

      「不好意思请让一下,我要清理这里。」在里昂準备出口反驳的时候,圣棠用手中的抹布擦拭着里昂背后的墙壁,迫使他与银刀终止吵嘴……

      圣棠打扫完,将所有使用的东西都清洁好归还回去后,在圆桌上的对话依旧热热闹闹、轰轰烈烈……

      「所以我说啊!是那群狼子野心的人好说歹说,把我拐去那栋建筑的啊!然后呢~就是当我沐浴更衣完后,就有英俊潇洒、气宇轩昂的翩翩美男子从门口进来,带着我远离煞气滔天的魔窟…而背后那群凶神恶煞的牛头马面想将我捕抓回去,为了摆脱他们的魔爪,圣棠先生才会抱着尚未更衣的我卖命奔驰于纷飞的大雪之中……」

      「里昂,我是英俊潇洒、气宇轩昂、风度翩翩的男子吗?」圣棠听到芙娜对他的形容后,转头询问一旁的少年。

      「自己去照镜子!我可没有盯着男人、判断他帅气美丑的癖好!」里昂被问到后,头也不转直接把圣棠的疑惑轰了回去。

      「所以说,妳在路上,被几个人拐带到会馆,洗完澡出来,被圣棠撞见后顺手救回来的?」胧用笔在纸上书写着…在文字撩乱的纸上找出空白做总结。

      「嗯…是的。」芙娜睁开双眼,郑重的点了下头。

      「下次呢…」胧将笔放好,一边伸展筋骨一边按摩额头:「麻烦妳尽量叙述的浅显易懂些,然后请妳减少那些冗赘的修饰文辞…好吗?」

      「嘿?冗赘的修饰文辞?会很多吗?我只不过是做些小小的润饰而已耶~」芙娜睁着眼,直愣愣的盯着胧不放。

      「这张纸上,有八成以上都是在记录妳的多余字词…妳知道吗?」

      「真失礼啊,明明就是妳的字迹又大又难看。」

      「鬼扯,我的笔迹工整可是连教会里的人都自叹不如的啊。」胧反驳完,转头望向一旁观望的圣棠:「对吧?圣棠?」

      突如其来的矛头,让圣棠愣了一下,他看着胧与芙娜的双眸,明白她们在等的答案是甚幺。

      「嗯,胧的字迹真的很漂亮。」圣棠点了点头,赞同胧的说词。

      「妳看吧。」胧的嘴角大幅度上扬,转头向芙娜炫耀自己的胜利。

      「我不相信。」芙娜板着脸撇过头去,表示不屑。

      「不管妳信不信,那都是妳的问题。」胧沉着脸,转头望向一边旁听的两位男士:「我们现在要做些什幺呢?」

      「从街坊邻居那听到的消息,再加上芙娜的叙述…让我猜测现在外面,还有人在镇上搜罗美丽女子并加以诱拐…」圣棠思索着:「所以我想,可以请女子帮助我们找到那些人的巢穴。」

      「这个计画听起来不错,或许有可行性。」里昂听完叙诉后点了点头:「不过现在镇上没有女孩子可以提供我们协助,怎幺解决呢?」

      「关于人选的部分,我们有。」关于里昂的问题,圣棠早有所準备:「胧与芙娜,愿意帮助我们吗?」

      「当然。」胧重重的点了下头,以示赞同。

      「只有这幺位纤细的女孩能合作吗?我强烈怀疑我会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芙娜却上下打量着胧,厌恶充满了她的表情……

      「真失礼啊,我反倒要质疑会被诱拐的妳是否拥有自保能力呢。」对于芙娜的针对,胧马上给予反击!

      「这幺说来也是…」圣棠听两女的针锋相对后,思考了会:「那,可以把我打扮成女性吗?这样我就能跟在妳们身边保护妳们了。」然后,他向在场的人提出了这项建议。

      「呃!?」里昂听到后,表情露出了强烈的震撼:「你要…扮成女人?」

      「嗯,有问题吗?」圣棠对里昂的脱序反应感到诧异;认识他的时间虽然不久,但他可没表现得如此失态过。

      「少爷,小心哦~」然而,在腰间的夏露并没有指责里昂……

      里昂身后的墙被冰封了起来,还有一股股冰寒刺骨的凉风吹来,令人不寒而慄!

      「你瞧不起女性吗?」胧的低沉怒吼随着兇残的目光投射向里昂。

      「现在不会了。」里昂偏过头去,希望能闪过胧的瞪眼。

      「你…难道是为了我而自愿牺牲色相吗?我太高兴了~」芙娜听完,高兴的起身,迈步向圣棠走去……

      突然一股强风,将芙娜吹了回去,强压回座位上。

      「请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胧的双眼转盯向芙娜,肃杀之气随风飘逸……

      「妳才该控制好情绪哦~」芙娜露出了浅淡的笑容:「没有衣服与化妆用具,妳要怎幺让堂堂男子汉成为一名美少女呢~?」

      「那妳有吗?我记得…妳可是浑身赤裸的呢。」

      「不用担心哦。」芙娜拉出一条项鍊:「衣服、胭脂、水粉什幺的,我可是一直都随身携带的呢。」说完,乾净的桌上立刻多出几件女性衣服与几个化妆用品。

  • 名称:拉比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04:3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