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挑战第三季超清

      回到帐篷里,看见娜丝莉雅端正坐在胧的身前,胧依旧昏迷不醒,而里昂则是趴在角落,应该是睡着了;圣棠走向床边,动作轻柔的深怕吵醒另外两人……

      弯下腰来,仔细端倪着胧的状况,依然闭着眼睛,没有醒来的迹象;篝火燿动着,为棚内提供温热,胧身上的汗水也被擦拭乾净,乾燥的肌肤正呼吸舒适的空气。

      「看来娜丝莉雅有好好照顾妳呢。」圣棠勾起微笑,伸手抚摸着胧的脸蛋;从指尖传来的温度,依旧是高烧。

      「今天发生战斗,当我看到魔法的时候还以为妳醒来帮忙了,结果是娜丝莉雅发的火……应该是妳教的吧?真是帮上大忙了呢。」

      「里昂虽然一直认为别人的事情很繁杂、很烦闷,但是当别人受到魔兽威胁的时候,他却是最快挺身应战的人,还为了保护别人而受伤……」

      「妳总认为里昂很孤僻、行为冷酷、凡事计较,其实他也只是不善表达而已,才一直对别人装出一副拒人千里的样子,可是呢…他其实很内向、很害羞的。」

      帐篷内,唯独一个人的声音迴荡着,既使得不到回应,圣棠也毫不停歇的向胧谈吐着。

      「呵呵……」杳无人音的帐棚内,突然传来一阵似有似无的笑声,让圣棠停止了自言自语。

      「怎幺了吗?夏露?」圣棠望向里昂的方向,看见那把银刀的核心正散发着光芒,属于那把刀的人格正喀喀笑着。

      「哥哥称讚得我都不好意思了……」娜丝莉雅的声音传来,她避开圣棠的视点,低着羞红的脸蛋。

      「原来我在你们眼里是那样的吗?」里昂的声音伴随着冷哼而来:「一直装出一副拒人于千里的孤僻样还真是对不起啊。」

      「你们都听到了吗?」既使独白被听到,圣棠也豪不慌张。

      「听到了哦,不管是对我的称讚…」

      「还是对我的偏见…」

      「通通都听得一清二楚。」里昂与娜丝莉雅异口同声道。

      「真可惜,没有关于我的内容……」夏露的语气却是满满的失落。

      「夏露的吗?」圣棠听见夏露的抱怨后,立即回应:「像是里昂的下属又像是他的兄弟,是个性开朗、乐观又有趣的人。」

      「哦哦~少爷,圣棠先生说我是你的兄弟耶~」听完后,夏露立刻恢复笑容,又向里昂炫耀着。

      「我听到了,安静点。」

      对话暂时告一段落后,四人之间逐渐沉默下来,各自之间凝望着,像是有话要说,却又不知道怎幺开口,气氛就这样僵持着,最后沉落更深的无声……

      圣棠的注意力多半都落在胧的身上,像是灵魂都受到吸引一般,一直保持沉默;娜丝莉雅则是想说又不知怎幺开口,而要照顾的胧现在有别人在看顾,就只能继续发呆……

      里昂并没有多想,虽然有些话想要问,不过涉及他人隐私,也就不打算追问下去,就这样低着头,继续沉默下去。

      「今天的战斗,辛苦你们了。」突然,最沉寂的人开口敲响沉默的空间:「好险有娜丝莉雅的魔法,不然还不知道还会有多少人魂丧树妖之根呢。」

      「我…是想说自己能不能用刚学来的魔法帮忙化解危机…就这幺发出去了。」被点名称讚的娜丝莉雅,开口解释几句后露出腼腆的笑容。

      「看来妳拥有魔法天赋呢,胧教妳好像没几天而已吧?这幺快就能实际运用了。」

      「是啊,姊姊那晚醒来后就马上教我基础的锻鍊方式,我这几天就一直在练习呢。」再次受到讚赏,娜丝莉雅的喜色再也掩藏不住,一直向圣棠诉说自己的努力。

      「要一边照料胧,还要一边锻鍊魔法,辛苦妳了。」

      「不会啦,因为是姊姊要我努力好替她帮忙哥哥的。」

      「对不起,要妳担起这份担子。」

      「不要紧的啦,我还再担心自己能不能给予帮助呢~」

      圣棠与娜丝莉雅的交谈为冷清的帐棚内添加上些许热络,但这份喧扰却渲染不到角落的里昂……

      里昂听两人的交谈内容一直都没有提到自己,就这幺闭上眼睛,任心情沉静下来……

      「还有…里昂。」这时,圣棠突然出声呼叫他。

      「嗯?」里昂抬头,张眼望向圣棠。

      「让你出手帮忙护卫使节团,辛苦你了。」圣棠向他道谢着,伴着一份浅淡的苦笑。

      「哼…」里昂看对方脸上的笑容,冷哼了一声:「别想要我再帮忙几次。」

      看到里昂那副爱理不理的模样,圣棠并不生气,只是笑得更加灿烂些。

      「也是,每次出手帮忙都受伤的话,不管是谁都会不高兴的吧?」

      「你!你这家伙─我才没有受伤!那幺点程度的撞击才不算什幺!」

      「可是你不是奄奄一息的要我快点治疗你吗?」

      「那…那是因为……」

      「你不愿出手真是太好了,让客人一直战斗甚至受伤的话,作为主人的我们可是会觉得不好意思的呢。」

      「喀…」里昂别过头去,自尊心过强的他很难忍受自己会被区区的魔物打伤的,而现在又一直被圣棠有心无意的抨击……

      「哎呀呀,少爷似乎在斗嘴上输给圣棠先生了呢~」

      「里昂哥,别生气了嘛,圣棠哥绝对不是故意的。」娜丝莉雅看里昂安静的坐落在角落边,误以为他还在为刚刚的事情气恼,于是过来安慰他。

      「我没有再气他。」里昂冷漠的吐出几个字做回应。

      「那别板着一张脸嘛,来,笑一个~」

      「妳很吵,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呜…对不起……」突然被里昂以言语扎了一针后,娜丝莉雅睁着水汪汪的大眼转身离去……

      「少爷,你看啦,把一个来关心的好妹妹给弄哭了。」夏露看到这一幕后,纵身出来替小女孩说情。

      「真是的…」里昂感到些微不耐烦,开口说:「我正在尝试妳刚刚教我的方式,一直没成功让我有些心烦,对不起。」

      「是这样吗?」娜丝莉雅突然回头,方才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早已无蹤:「那有点困难呢,我一开始也花了些时间才让心情沉静下来,而且只要有人打扰就得再宁静心神一次,这份沉闷我能理解。」

      「…妳…」看见娜丝莉雅精采的变脸魔法后,里昂顿时语结。

      「要我教你怎幺做吗?」

      「…怎幺做?」

      「先说:『对不起』。」

      「…为甚幺?」

      「因为你刚刚兇我。」

      听见娜丝莉雅的话后,里昂无言的无以复加,但刚刚是自己先口出恶言的,道歉也算情有可原;再说,如果能学会怎幺使用魔法的话,那对战斗力的提升不是那幺一丁两点。

      「对…对不起。」里昂以细弱蚊蝇的声音道歉。

      「好小声哦,不过也算是收到了。」娜丝莉雅抱怨的一句后:「口诀是……」

      「口诀是…?」

      「尽力保持内心平静~」娜丝莉雅露出灿烂的笑容:「越能够在各种状况下保持内心平静,那幺精神力的增长就会越快,所以要克服各式各样突如其来的念头才更能够磨练出坚强的精神力。」

      「这根本有说跟没说一样啊!」

      「我是说了,可是里昂哥一样看起来火冒三丈的啊~」

      「喀…不管哪个都一样啊……」

      在魔兽森林的第一晚,就这幺落幕了,虽然一开始就遇上恐怖的绵密攻势,但幸亏有『圣棠』的帮忙而能逃过一劫。

      垄罩苍穹的夜幕离去,逐渐明亮的苍蓝从东方渲染,铺好道路準备迎接即将昇起的暖阳。

      金黄色从地平线的彼端延伸过来,为佔据冻原的冰雪带来一份暖意,空白的雪原上逐渐升起暖活,却没能把这份喜悦传递进魔兽森林里……

      漫天的和煦阳光,被枝叶遮挡,最后只剩下些许能逃过遮拦,映照在森林底层的霜雪。

      金黄的光芒,切割着林木层叠出来的幽暗,照耀在阴寒的森林之间,那寸光阴,在人们眼中是极其珍贵的,是为精神驱逐恐惧、带来旦日希望的使者。

      圣棠走出帐篷,绷紧浑身尚未清醒的肌肉、神经,深吸森林内的清新空气,为身体注入活力与精神。

      『一见面就是狂风暴雨般的攻击,就这样打了一整晚…另一个自己完全没留空闲好让我发问啊。』圣棠将体内的疲惫全数吐了出来,心中依旧挂怀着疑惑:『虽然还趁机嘲讽我一番就是了。』又想到对方一句句砲轰的言语,并为此轻笑着

      「圣棠哥,你今天也起得好早哦……」帐篷内,娜丝莉雅惺忪的招呼声传来。

      「妳不也起得很早吗?」圣棠耸着肩问道:「有没有睡饱呢?」

      「没有。」娜丝莉雅摇了摇头:「我一直试着把持精神宁静,一个不小心就天亮了,几乎没睡到。」

      「妳还小,这样熬夜对身体很不好呢。」圣棠伸手摸了摸女孩的头。

      「可是,这样对精神力的磨练很有效呢。」娜丝莉雅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向圣棠表露出自己的想法,甚至还顺手拈来一发魔法。

      「胧应该没教妳怎幺切断精神与肉体的连接吧?这样妳晚上锻鍊精神的时候,身体没办法休息,这会造成身体负担的。」

      「姊姊有教我哦,只是我没办法持续一整晚而已。」

      「真拿妳们两姊妹没办法。」圣棠无奈的叹了口气。

      「嘿嘿~」看圣棠说不过后,娜丝莉雅勾勒出胜利的笑容。

      早晨造访,人们纷纷从睡梦中醒来,梳洗的同时準备早饭;简单充饥过后,人们开始整顿营地,将帐篷拆卸成简单的东西分类放好后,再三检查四周又无遗落的东西,这才朝目的地继续进发。

      经过昨天的事件后,使节团的人们都会小心不要惊动魔物,因此再接下来的行进都十分顺利,没有被魔物拖延;虽然没有魔物出来叨扰,但是森林的路依旧不好走。

      因为不知道魔物潜藏在何处,又是化身成为何物,所以人们必须小心翼翼的行进,不能随意碰触到路径上的任何东西。

      像是道路两侧的矮树丛,虽不晓得是不是魔物,但能避免惊动就尽量避免,可是它的枝叶繁茂,人要过简单,但马匹呢?马匹过了还有装行李的车辆呢。

      地面凹凸不平的,走起路来难免会颠颠颇颇,这对人来说并不构成困扰,但就是装运行李的拖车麻烦,不能太过急进,不然震动会造成骚动,可能会唤醒四周的魔物。

      更让人感到麻烦的是,走路的时候还得小心脚下,因为底上覆盖一层雪,能将一些东西掩埋住,很容易让人误踩到底下的魔物,这幺一来将会引来一场战斗。

      虽然小心能够避免唤醒魔物、引来战斗,但一群人行走在处处危机四伏的森林里面,既使没有战斗,光就避免纷争的节骨眼上就够劳心费力的了。

      在众人提心吊胆的时候,走在最前面的圣棠、里昂、娜丝莉雅等人,依旧老神在在的领路前进;而且,其中的里昂与娜丝莉雅几乎都没在注意情况,因为他们正致力于宁静心神,没有一丝注意集中在四周的危机上……

      行军一整天,能推进的路程却相当有限,因为要一直提防周围魔物的缘故,并不能肆意急进;再度扎营休憩,而且他们发现,整天绷紧神经所累积的疲劳,远比第一天的恐惧还要深植身心。

      将手边的工作做完后,简单的聚在一起聊聊天、吃吃饭,没多久后,人们就各自进帐棚就寝,根本没有精力做其他事情。

      在营区的正中央,几名使节正聚在这里,讨论着要事……

      「使节找我们有事情吗?」圣棠带着娜丝莉雅走了过来。

      「请问一下,我们现在大概在哪个位置?」看到人来了之后,使节对嚮导发出问题。

      「我们现在…大概在这个位置。」娜丝莉雅伸手指向地图:「离出口还有段路,不过照今天的状况走下去的话,大概明天中午左右就能走出森林了。」

      「这真是一项喜讯啊,终于可以离开这沉闷的森林了。」使节听完后,鬆了一大口气,看来这两天的折磨远比眼睛能看到的沉重。

      「惊雷骑士,您大概会花多久时间医治胧小姐呢?」另一位使节向圣棠发问道。

      「这我不晓得,应该…会用上几天的时间吧。」圣棠摇了摇头:「有事情吗?」他并不是医生,判断不出胧的身体状况,因此完全不晓得情况严重与否。

      「因为您是代表『希望』的惊雷骑士,所以想要您一同参与跟法鲁克的会议。」

      「但我没有收到任何人的要求,就这样让我参与的话,并不能给予什幺样的条件。」

      「我们明白,但我们想要的并不是您的条件。」使节彼此对望着,随后回答:「而是您带给我们的『希望』,就像是昨天与魔兽的战斗一样。」

      「在死亡危机降临在我们头上的时候,就是您为我们杀出一条血路的。」

      「因此,您带给我们的那份『希望』,我们想要将『它』带往谈判的桌上,继续给予我们勇气。」

      「…我知道了,我到达法鲁克后会尽快前往将胧的病情医治好,然后前去参与会议。」圣棠点了点头,向众使节说道:「愿光明神在上,向你们展开双手,带给你们无尽的勇气与好运。」

      隔天中午,使节团的人们在小心翼翼的缓慢推进之下,终于走出那座给人阴晦与死寂的魔兽森林;走出森林之后,众人的目的地─法鲁克城已经近在眼前了。

      北边的彼端是高山,那里是极北冻原的边缘,再过去就是峭壁紧接着大海;在山的前方,众人的眼前,一座巨大壮丽宏伟的城镇耸立在地平线上,略多的云彩稍稍遮住了阳光的照耀,一点点的光芒透过云彩的缝隙照射于冰原之上,那座法鲁克城被照耀的如同圣城般雄厚庄严。

      「就是那里吗?」圣棠询问道。

      「嗯,那座城就是法鲁克王国的都城─法鲁克城。」娜丝莉雅点了点头。

      「走吧,我们早点进去,早点求医,早点治好胧的病情。」圣棠一扫多日以来累计在脸上的忧愁,崭露出更加显眼的笑容。

      「大家看到了吧?那里就是我们的目的地了!」使节转头向后方的杂工们信心喊话,藉此提振全体的士气。

      众人长喝一声后,开始朝眼前的城迈开步伐……

  • 名称:极限挑战第三季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04:3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