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儿·帕丽超清

      听完娜丝莉雅的宣誓之后,圣棠低头沉思着……

      周围的气氛从沉重变成死寂,仅剩下人们的呼吸声,还有侍者们上菜所发出的稀疏;波斯提夫的内心沉沉的落下,惋惜的长叹了一口气后,再度抬起头来…远本挂在脸上的失望已经消失无蹤。

      「我知道了。」波斯提夫点了点头:「请女伯爵原谅我无理的要求。」

      「啊…」娜丝莉雅顿时不知怎幺回答,她从没被人如此重视过,而且对方现在是把她视为夏恩尼伯爵的继承人。

      「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要叫我女伯爵吗…?」女孩胆怯的询问着:「我还是习惯别人叫我娜丝莉雅。」

      「可是,夏恩尼家族的伯爵身份是世袭的,叔叔他们仅剩妳一个女儿,所以妳只能继承这个爵位……」

      「那…」女孩转头望向圣棠:「哥哥,我们家族有姓氏吗?」

      「我们是孤儿院,没有姓可以让妳冠。」圣棠摇了摇头。

      「呃…」寻求帮助不成,娜丝莉雅慌了阵脚:「总而言之,不要称呼我为女伯爵就好了…」她不好意思的偏过头去,手指不安的在胸前彼此交错、点触着……

      「我知道了,娜丝莉雅。」波斯提夫点了点头表示了解。

      「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请容我先行离席。」圣棠看波斯提夫没有新的议题要提出后,开口要求着。

      「为甚幺呢?」看友人打算退席,波斯提夫不解的询问着。

      「我担心胧的伤势,想早点回去照顾她。」圣棠离席,解释完后就转身提去……

      「啊哥哥,我也要帮忙照顾姐姐。」娜丝莉雅听完圣棠的理由后,匆忙站起,跟在圣棠的背后离开……

 

 

      「唉…」波斯提夫目送两人的身影离开使馆,许久之后才叹了口气。

      「都上菜了,这要我找哪些人来帮忙吃呢…?」望着空出来的两个位置与属于空席的佳餚,波斯提夫无奈的呢喃着。

      「吭…吭…」悄息的餐桌上,传来刀叉与餐盘的声音……

      「我记得…」波斯提夫抬眼望去:「你是圣棠的朋友吧?不知道怎幺称呼?」

      「里昂‧玛格那斯。」里昂并没有与其对眼,仅只开口说完名字后就将切好的肉送进嘴里。

      「看那件披风…你也是贵族?」波斯提夫并没有因为里昂那副高傲的姿态而发火。

      「不,只是客座剑士而已。」

      「能够获得国王的赏识而聘请为客座剑士,难怪你的身手不凡。」

      「嗯。」里昂单单一声,似乎不希望对方继续在这话题上打转。

      「圣棠已经离开了,而且你又不认识我…」波斯提夫偏着头,因为里昂的行为举止以及谈吐已经勾起了他的兴趣:「为甚幺还愿意留下来给我薄面呢?」

      「现在回去也只是看圣棠跟胧的恩恩爱爱,我空腹还得呕吐,这我可受不了。」里昂冷哼了一声,继续享用着美味的餐点。

      「哈哈~我知道了,请慢慢享用吧。」波斯提夫听完,大笑几声后,跟着动手吃起桌上的美味佳餚。

 

 

      在旅馆的房间里,芙娜意志消沉的望着胧,嘴上念念有词,心里也闪烁着各式画面;现在的她看起来没有原初的意气风发,反倒更像是一股劲的诉苦着。

      「我们回来了~」门被打开,娜丝莉雅带着朝气的声音传进房里。

      「啊!」在幻想中被惊醒过来的芙娜吓了一大跳:「你们回来啦?怎幺这幺快?」

      「要问的都问完了。」圣棠回答完,抬眼望向胧:「胧还没醒来吗?」

      圣棠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前后两句的语气有明显的不同;前者如同公式般的回答,没有任何感情,而后者虽然有所疑虑,却也充满担忧与关怀。

      「嗯…还没…」听出两者语气差别的芙娜,回过头去,避免眼神接触到圣棠……

      「姐姐流了好多汗哦!而且…身体也好热,热得发烫!」娜丝莉雅来到床边,一看胧浑身如同浸在汗水里一样的潮湿,再加上脸上红得发烫,连呼出来的气息都是滚烫的!

      「怎幺会这样…?」圣棠赶紧来到床边,伸手触摸胧,发现她的衣服早已湿透了,可是湿冷底下的肌肤却热得发烫!

      「姐姐那个时候受了一堆伤,身体正虚弱的时候又倒在寒冷的雪地上…会不会是因为这样而感冒了!?」

      「总而言之,我先去找医生回来再说。」圣棠说完,急忙起身就準备冲出房间。

      「那我先帮姐姐把湿透的衣服换下来。」娜丝莉雅不甘示弱,连忙翻起被褥……

      「对,要先帮胧把衣服换掉…」圣棠连忙停下脚步,并转过身来……

      「你快去找医生,衣服我会帮忙换!」芙娜却突然出脚把圣棠踹出房间:「别想趁机偷看女孩的娇躯!」

 

 

      在使馆处,留下来用餐的里昂已经吃完,拿起餐巾擦拭嘴巴周围的菜渣;波斯提夫虽然头低低的使用餐具,但他不时会用眼睛的余光去瞄里昂的举动……

      「少爷,对方一直用很奇怪的眼神偷看你耶~」被插在剑鞘里的夏露用类似撒娇的语气对里昂说道。

      「我知道。」里昂以细微的声音回答,随后将餐巾放下:「谢谢招待。」

      「要走了吗?」波斯提夫抬头正视着眼前的少年。

      「嗯,我不想叨扰太久。」里昂站起来后就转身离开了……

      「对了,麻烦请你跟圣棠说一声:『使团需要的物资再一、两个钟头就能準备好了。』」

      「我知道了。」里昂转身对波斯提夫鞠躬道了声谢后便径直走出使馆……

 

 

      走出使馆后,里昂望着眼前雪白的街道,一时之间不知道要往哪里走……

      「没有事情要处理了…突然觉得浑身一阵不自在…」里昂轻叹了口气,漫步走进街道之中……

      「会不会是吃坏肚子了呢?」夏露出言关心一句。

      「虽然不是玛莉安做的,但那些菜餚还能让我嚥下肚,厨师的手艺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

      「少爷~把菜嚥下跟菜餚有没有问题似乎是两回事哦。」夏露轻笑起来,并出言订正里昂的话。

      「我知道!」里昂立刻回应:「既然手艺不差,那应该对菜餚的品质也会有一定的要求…我是这幺想的。」

      「我知道啦,不用像是被惊醒的猫一样这幺敏感嘛~」

      「那你就闭嘴。」

      「嘿~身为刀子的我可没有嘴巴啊~」

      里昂听完后停下脚步,将夏露抽出一截后再出力将其插进刀鞘里……

      「我知道了啦!不要这样好不好?我的身体会刮伤的耶。」

      「哼!」里昂轻哼一声,这才继续迈步…

      「真是的,一直摆出一副拒人于千里的样子,其实根本就是个爱闹彆扭的小孩子嘛。」

      「夏露!」

 

 

      漫步在街道里的里昂,偶尔会抬头仰望漆黑的天空,甚至会伸手接住飘下的细雪,嘴角慢慢上扬的他,就像是在享受这副雪景……

      「上次好像没时间停下脚步欣赏雪景,对吧?」夏露看里昂的心情不错,于是开口问道。

      「嗯…那个时候刚好遇到国家内乱,再加上要追捕犯人,所以…」里昂点了点头,开始回想起之前的事情,但却越说越小声,到最后甚至不再说话了……

      「少爷…想他们了吗?」

      「没有。」里昂摇了摇头,尽可能的把过去伙伴的脸从脑中甩掉:「没办法再与伙伴相见也好,没办法再次走在大众之中也罢,当初横刀挡在他们面前的时候,我就已经有所觉悟了。」

      「虽然这幺说,但还是会想念他们的吧?」

      「我就说了我没有!」

      「少爷一直都是这样口是心非的,不过没关係,我永远都会跟在您身边的,您内心里所想的,我一直都很清楚,所以没有以前的同伴也没有问题的。」

      「哼,说了很多多余的废话啊。」

      「『不愧是我的爱刀─夏露迪耶,真了解我!』」

      「错,是─『给我闭嘴,夏露。』」

      「啊,又口是心非了。」

 

 

      「不过,一直在这里游走好吗?不早点回去的话会让人担心,甚至还有可能会被丢下的。」夏露看里昂继续在雪中漫步,因而关心一句。

      「太早回去的话,我会被闪到连刚吃下的菜都吐出来。」里昂以平淡的语气对夏露说道:「圣棠就算了,胧可是会因为偷吃不了而拿我出气的。」

      「可是,要是你到时候被丢下的话,会再也见不到玛莉安哦。」

      「呿…那没办法了,我们去当初那间服饰店领我的衣服吧。」

      「哦对吼~我都忘记少爷有订做衣服了呢。」

      「我知道,因为刀子没有地方可以放你的脑袋。」

      「可是我记得少爷那个时候对老闆娘很体贴呢,还说甚幺:『如果不喜欢的话,可以熔掉重铸成妳们国家的金币。』…什幺的~」夏露被取笑后并没有发火,反倒装起里昂的声音说话……

      「那不是体贴!」

      「不用狡辩啦少爷,圣棠先生跟胧小姐都说你是体贴了,就承认了吧~」

      「那才不是!」

 

 

      决定好目的地后,里昂前往当初购买衣服的服饰店,开门走进店里时,他发现原本布料缺稀的展示台或柜子里都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布料,完全没有当初进来时的狼狈样。

      「老闆娘在吗?」可惜的是,老闆娘依旧没在柜台处,让里昂不高兴的开口呼唤。

      「是你啊,小伙子。」那位妇女的声音立刻从柜檯里传来,看来她并不像里昂所想的把店面扔下不管:「来拿衣服吗,等我一下哦……」

      「你躲在柜台里做什幺?」里昂挑眉,望着柜檯,依他目测,里面应该没有很大的空间能让妇女躲藏。

      「我在柜台下的工作室里啊,在里面工作比较暖活,而且也不怕听不见客人的呼喊。」

      「真是奇怪的空间应用呢。」

      「您的嘴巴依然这幺刻薄呢…难得上次还觉得您或许没有嘴上所听得那幺坏心眼。」

      「衣服做好了吧?做好的话就交给我吧,不用在那里嚼舌根的。」

      「好的。」老闆娘说完,将两套衣服拿出来,摆到桌面上……

      「我记得我只有订一套吧?」里昂望着桌上的两套衣服,嘴巴吐露出尖酸的语气。

      「我知道,不过压榨我们镇上的那位贵族听说被绳之以法了,应该是你与那两个教会的人做的吧?」老闆娘走出柜檯,并亲手将两套衣服递给里昂:「我只想向你们道谢而已,可是我只会做衣服,就只能用自己的才能帮您把订做的衣物做好而已。」

      「哼,有时间多做第二套,不如一开始就把一套做到最好。」里昂冷哼了一声,并拿起叠在最上面的服装:「当初只有订一套,所以我只拿一套。」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那这套衣服……」

      「谁叫你鸡婆,那套衣服的钱我可不会付的,随便你要扔掉、拆掉还是卖掉,不管怎幺样都可以。」

      「没办法了,看来只能留下来做纪念了…」妇女盯着自己手上的衣服……

      听到这里,里昂的嘴角露出了浅淡的笑容…直到他听到下一句为止……

      「同龄的男生可没办法穿下女孩子的尺寸吧?」

 

 

      「哈哈,少爷,您被那位老闆娘反将一军了呢~」走出服饰店后,夏露开始哈哈大笑起来……

      「哼,如果这件衣服穿起来不合我意的话,就回来把这家店给拆了。」

      「那如果合少爷的意呢?」

      「那是应该的,让客人满意不是很应该的吗?说那甚幺废话。」

      「这幺说起来…也是呢。」夏露思考了几秒后,赞同里昂的话。

      「嗯?前面那似乎是…圣棠呢。」里昂看到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前面徘徊着……

      圣棠看起来似乎很焦躁的样子,不停的来回踱步着,他所徘徊的地方有挂着医护的字样,但门扉却是紧掩着的,看来他在等人来回应呢。

      「怎幺了?难得看见你这幺焦躁的样子呢。」里昂走上前去,开口询问着圣棠。

      「我找了好几家医院,但都没有人在。」圣棠抬起头来,对里昂吐诉着……

      「找医生做甚幺?胧的魔法不是比医生厉害吗?不管脑袋发热、神经有病还是身体受寒都能根治吧?」

      「胧似乎生病了…到现在都没醒来。」

      「原来如此,『医生』病倒了,连治疗自己都有问题。」

      「这怎幺办?里昂,如果再找不到医生的话…或许胧会有生命危险啊。」

      「冷静点,细心照料个几天的话,病就会自己好的,别小看自身的免疫能力啊。」

      「是这样吗?可是…我听别人生病都要找医生啊,难道医生所做的也只是让病人静养而已吗?」

      「医生不过是去看看病,开开药再讲讲话让你心安安而已,难道你没生过病吗?」

      「没有。」

      「呃…难道你外表看似冰冷,其实内心是个笨蛋?笨蛋可是不会生病的啊……」

 

 

      在路上巧遇圣棠之后,里昂就被拖着四处求医,虽然让里昂不怎幺高兴,但他是第一次看见圣棠这幺慌张的样子,出于担心…也是为了看笑话,所以里昂选择保持沉默的跟在身边。

      两人就这幺在小镇中游走,但无论走了多久路径、找了几家诊所,依旧没能找到人来帮忙……

      「又没有人在吗…」又找到一家,却又再次失望了,圣棠感到疲惫的垂下头来……

      「没办法了,或许他们在一开始就逃走了吧?当医生的都挺有钱的,给钱疏通并潜逃出去什幺的对他们来说并不是甚幺难事。」

      「这下子,只能去法鲁克求医了…可是不知道使节团做好出发準备了没……」

      「你出来溜达的这段时间或许就準备好了,波斯提夫说他们帮使团準备物资只需要一、两个钟头。」

      「那快点吧!」圣棠听完,立刻拉起里昂的手,快腿奔回旅店:「早点到法鲁克早点帮胧医治!」

      「我知道你很急,但也没必要急成这样吧!」瞬间被拖着跑,里昂差点还跌倒吃上一层香冰配冻土:「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

      里昂的话一说完,圣棠果真放手了,但他却因为顿时失去动力而整个人倒卧到了地上……

      「你这家伙…」里昂爬起身来:「别跑!」随后拔腿追了上去。

      「啊啊,圣棠先生少根筋起来根本天下无敌啊。」被里昂拔出鞘的夏露看到少爷身上留下的狼狈后,不禁轻笑了起来……

  • 名称:芭儿·帕丽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03:3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