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电影网超清

      受圣棠连续重击击倒后,既使还能爬起来,也等同于筋疲力尽的行尸走肉了;男子踏着不稳的脚步,喘着急促的呼吸,亦步亦趋的走向圣棠……

      若是平常,这种不屈的意志会深得圣棠讚赏,但现在只会让他感到更深层的愤怒…因为对方是荼毒百姓的人物,是剥削、掠夺镇民的匪徒。

      刚平息下去的斗气随着怒火飘散出来,若对方还要继续上前纠缠的话,圣棠会收下对方双手奉上的性命,毫不吝啬的。

      转过身,正面对着慢慢走上前来的男子,圣棠手中的长剑低垂着…如同死神的镰刀般垂下亡命的阴霾。

      男子突然跑动起来,但这并不影响圣棠的动手,因为他早就有所警觉;抬起左手,将手中的剑甩动出去,利刃破空命中敌人胸膛!

      斗气接触瞬间的砥砺,带起四散的暴风及萤光,将男子击飞出去;虽然仅仅一秒的接触,带来的冲击也够男子难受了,更何况被击中的是心窝。

      「喀啊…」男子张嘴吐出一口水,口水中带有血色,看来他内脏的伤势不轻。

      吐完之后,男子惊醒得立刻抬起头来,圣棠那双紫色的瞳眸正在他眼前…带着一道利刃的寒光!

      「叮!」反射性的架起长剑抵挡,却发现这一剑并不是沉重的一击!

 

 

      圣棠轻如鸿毛的一击过后,左手立刻朝防御外的空隙挥出四剑,迅雷不及掩耳的四剑先是切向目标的右大腿、左手臂、右脚掌再来是左大腿!

      一气呵成的四剑,分别切开大开的四扇大门,男子感觉到疼痛的时候,眼尾已经瞄到了第五剑的来势;第五剑瞄準的是右腰,为了防御这一剑,男子选择先一步跳开作为缓冲!

      不出所料,第五剑来势汹汹,既使只有擦到一丁点即将男子的皮肤切出一道不浅的伤口;利用斗气砥砺所造成的暴风,男子立刻朝旁边拉开距离,但是……

      圣棠随着利刃的光芒如影随形而来,而剑尖笔直朝着男子刺来!

      「碰!」男子撞上了墙壁,这一撞在斗气的保护下并没有造成什幺伤害,反而是内心被沉重的撼动起来!

      立刻撇过头去,避开被长剑直戳鼻头的命运;脸颊的皮肤被划破,感觉到的却不是疼痛,而是恶寒!

      圣棠立刻甩动手臂,逼迫男子必须弯腰才能躲过扫击;接着引剑补上一击,再踹出一脚!

      男子的胸膛与腹部同时受到斩击与冲击,沉重的力道导致背后的墙壁被轰开,他就这幺飞进宅邸。

 

 

      圣棠跟着跳进宅邸,还没站稳,一柱粗重的横樑迎面而来;挥剑劈开脆弱的木樑,却发现敌人的剑也随着横樑劈下;虽然来得突然,但对于早有所防备的圣棠来说并不难应付,侧身闪开即可。

      使尽力气的一剑毫无阻碍的劈到地面上,这让男子的心再度撼动,而下一秒,右脖子传来疼痛;圣棠侧过身,顺势斩下方才挥出的剑,再迅即挑起、出脚将敌人踢飞出去!

      被踢飞出去的男子,身躯再度撞上墙壁,将厚重的墙壁撞出一个凹洞;几乎是在撞击结束的同时,圣棠再度冲到男子面前,伸脚一踹,冲刺的速度加上本身的力道,直接踹得男子撞破墙面,飞到室外去。

      身体就像是皮球般,落地后弹起,再次摔下,然后滑了出去……

      被颗颗粒粒的粗糙物刮磨的身躯,虽然痛,却无法传导到已经空白的头脑,甚至连麻痺的身躯也早就无法感受到再多的苦楚……

      直到停止滑动后,男子的头脑都还处于停止状态,完全失去思绪;圣棠再度走来,手中的紫雷摇曳着冷冽的光芒……

      「为甚幺…」男子的身躯开始抖动起来,他试着爬起来,却发现四肢早已无力动弹……

      『为甚幺根本伤不到他?难道我们之间的差距…有这幺大吗?不对…之前在宅邸里都没有输得这幺惨不是吗…?』男子的脑海里充斥着猜疑与惶恐,现在的情况与他的料想相差太多太多……

      直到脚步声来到他的身前,他才缓缓抬起头来,看着锐利的长剑,剑上包覆着一层白银色斗气…以及丝丝闪动的雷电。

      圣棠毫无生气的冰冷表情,让男子身躯的颤抖越来越剧烈,这不是肌肉痠痛而引发的,而是来自内心的恐惧。

      「圣棠,你果然在这里~」就在这时,男子身后传来女孩的呼喊声,还有越来越接近的脚步声…

      「芙娜!?」圣棠看清来者后,才一鬆懈……

      男子立刻伸手抓向少女的脚踝,并迅即从地上弹跳起来,左手紧搂着芙娜的脖子,右手上的长剑则直指向圣棠!

      「不要动!」

 

 

      另外一边,属于里昂的速度之战,战场上仅有两道身影急速穿梭在白茫茫的雪地上;里昂与对手动与静的变化随着两者的加速而剧烈递变,而两者交错所发出的剑戟之声也越来越频繁,也更加响亮!

      「呔!」里昂发力,手中的匕首拖曳着拢长的银芒杀向空无一物的空间。

      「叮─」对虚空挥出的匕首被挡了下来,而根本看不见对方是甚幺东西,只能看到一道倏忽即逝的黑影。

      两者交击不过瞬间,彼此的速度与出手力道所带来的力量立刻将彼此震飞;翻身落地后再度冲刺出去,由急速到静止再加速的过程并不轻鬆,但这并不会对里昂带来多大的困扰。

      但是,这个负担是两人双脚上都有的。

      疾速的交战持续着,随着时间流逝,加诸于双脚上的疲劳与痠痛也越来越多、越来越痛;因为持续奔驰,致使两人的双脚无法再维持一定的力量输出!

 

 

      再一次的交错,里昂脚尖落至地面上,才刚準备发力冲刺,小腿上的痠痛无力立刻蔓延上来;速度迟缓的剎那,敌人已经杀来到眼前了!

      「呿!」里昂立刻扭腰甩刀弹开对方的刀刃,强大的撞击力道将他击退出去;倒入雪中翻滚,扬起片片雪花与尘土,就在方向处于错乱的时刻,对方的攻击再度杀来到眼前!

      竖起匕首挡住从正面劈来的刀,利用翻滚的力量将其挡开,而右手的夏露毫不犹豫的回敬给敌人一记锐利的斩击;对方立刻拉回被挡开的刀刃,防御迎面而来的一击并立刻向后退避。

      应付完敌人的进击,那接下来就轮到里昂突进的时刻了;直直冲向目标,朝对方全神戒备的颜面挥出迅捷的二连击!

      全神贯注的目标怎幺可能露过两刀眼前的银光?右手的短刀也以相同的速度抵挡里昂的攻击,但应付的同时,眼尾似乎瞄到了一个身影急速绕到背后……

      「呔─!」里昂利用敌人防御的空隙钻到敌人身后,银刀如龙摆尾般一连弹射出两刀!

      「没用的!」命中结实的两刀,对方却没有任何任何伤口,因为环绕在他身边的斗气替他挡下这致命的攻击;敌人回话的同时,刀刃从视线的相反位置刺来,直戳向里昂大开的空门─胸膛!

      刀刃毫无阻碍的直刺到底,但本该待在那边的少年身影却慢慢淡化直至消失;另一处,里昂的身体显现出来,原来他在千钧一髮之际用疾速挣脱了对方的攻击,但……

      蓝色的军服逐渐转变成紫色,而胸膛处也被划开了一个缺口,洁白的肤色与腥红的鲜血正流淌而出!

 

 

      「呃…喝…喝…」里昂喘息声急促着:「可恶…有那该死的气体在…我根本伤不了他!」看着对方完好如初的身躯,再审视自身的伤处,他明白,伤口造成的体力流逝会是两人的胜败原因。

      有夏露帮忙凝聚过来的元素在,虽然能够肆无忌惮的碰触对方的斗气,但要造成有效杀伤还稍嫌不足,除非元素粒子凝结成型…但是岩块在削铁如泥的斗气之前,也没有多少招架之力……

      「少爷,介不介意让我帮忙呢?」一直观察局势的夏露开口问道。

      「…嗯。」里昂沉思了数秒,最后才轻轻点头。

      得到允诺后,夏露刀身上的核心水晶开始发出土金色的光芒,而凝聚在匕首与刀附近的元素粒子也越来越浓郁;原本只负责凝聚粒子的夏露又多付出一份心力,开始準备发动魔法……

      「战斗的时候还有时间自言自语吗!?」男子的怒吼随着他的攻击杀来。

      里昂反射性的架起防御挡下攻击,而痠麻的双脚禁不住彼此的冲击而被震退;退开之后,男子想要趁胜追击,却感觉到脚底下传来不正常的感觉!

      数根尖锐的地笋窜起,在接触斗气的时候虽如泥般被化消,却还是划伤了男子的脚踝!

      「这是…」斜眼瞟向地面的尖刺,男子戒心被吊了起来。

      「幻影刃!」分心的同时,里昂已经重整完态势,提剑而来!

 

 

      带刀旋身,瞬间发力扫向迅猛的袭击,短刀与匕首擦过瞬间,男子看见那缠绕在刀上的斗气化成一块块碎石掉落;查觉不对劲后,男子立刻出脚踢向里昂,却被挡了下来。

      与银刀之刃接触时,男子感觉到自己脚下的斗气正在消耗,消耗的量并不像刚刚一样,难道又被剥削成了岩石吗?强劲的踢腿,将彼此拆散开来,里昂藉由翻身卸除力量,而男子却飘向空中减缓力道的作用……

      在里昂移动的路线上突然窜出一根石柱,成为他的踏脚石;导正身体姿势后,里昂双脚踏在岩石上,笔直冲向尚在空中的敌人!

      「果然是你的能力啊!」看里昂将作用力化成冲劲杀来,男子冷哼了声,并奋力挥出手中的短刀!

      「锵──」银刀与短刀交锋,震荡出了响亮的声音…银色的斗气光华随着声音四散,而其中还参了片片碎石。

      在空中无法发力的男子,被里昂撞上了更高的位置,但局势还算在意料之内…截至目前为止。

      「岩石风暴!」里昂以刀尖指向男子,环绕在刀上的元素粒子立刻集结成一块块带有尖刺的岩石,尽速飙射向目标!

      「呿,果然没这幺简单就放过我。」男子啐了一口,握紧手上的刀,瞄準面前一发发投射而来的岩之枪,开始将其一一弹开或挡下!

 

 

      空中因为没有施力点的关係,男子并不能够发力,也无法移动,仅靠手臂的力量要毫髮无伤的挡下所有岩石是天方夜谭的;一些些擦过身躯的岩枪,轻易破开了银色的斗气层,划开了男子的皮肉,致使天空开始飘下滴滴鲜红。

      斗气的消耗,不仅直接影响他的防御力,能够强化身躯的斗气被消耗,也致使他的肌耐力减弱,更迅速增加他的疲劳,因此他额头上冒出了斗大的冷汗,手臂的动作与力道也因此减缓……

      「最后一个了!」男子再度挥刀,一击劈开最后一块岩石!

      「少算了我!」岩石一裂,躲藏在后方的人现身…握着银色弯刀的少年─里昂,朝目标奋力挥出左手上的匕首!

      男子立刻把刚挥出去的短刀拉回来,硬是打偏里昂的攻击轨迹;包覆着元素粒子的匕首划过男子手臂,稀薄的斗气立刻散成粒粒碎石飞散,而被匕首划开的肌肤却也开始结成岩石,完全感觉不到疼痛!

      男子当机立断,马上挥刀砍向里昂,并出脚想将两人分开;短刀划过,衣服破裂,肌肤迸裂,鲜血流出,腹部中脚,身形飞退!

      挥刀出脚的行动成功将两人分开了,但这也让男子害怕起来,要是对方再次使用魔法的话…不过,被岩枪插死总比身体被石化好。

      里昂所採取的动作出乎意料,他空踏一脚,这让男子皱眉:『他不知道在空中是无法行动的吗?』

 

 

      但,就跟里昂的动作一样,其结果同样令人出乎意料!

      空踏一脚后,里昂的身体化作一抹蓝色的影子,直冲向还在空中自由落体的男子。

      「幻影刃!」里昂的声音,随着匕首一刀划破男子的身体!

      「呜呃!」男子发出了声音,不仅是吃痛,更是吃惊!

      「然后是…」冲进敌人怀中只砍一刀,这可不是里昂的个性:「飞燕连斩!」他再次踏步,旋转身体并带动左右手连连向上挥击!

      银刀与匕首带起的旋风化作锐利的刀岚,一刀刀刻画在敌人的身躯,随着这道狂风,两人一同被扫向更高的虚空;里昂一连挥出四击,最后在以银刀俯冲而下,刺着男子的腹部并一口气坠落至地面!

      平坦雪地突然窜出数道尖锐的岩刺,一口气贯穿了男子的身躯,血肉挂在岩石上,而腥血将土黄与雪白染成赤红……

      里昂翻身落地,急促的呼吸充斥他的心肺与口舌;兵器上,浓郁的元素粒子缓缓消散,而刀上核心的光芒也减缓直至黯淡……

      「真是精采啊。」平静的雪原上,却响起了一道陌生的言语,让里昂惊醒过来!

 

 

      「不要动!」男子挟持芙娜后,大声警告圣棠,甚至还出力搂得芙娜痛出表情!

      看到芙娜露出痛苦的表情时,圣棠立刻停止动作,甚至一把将紫雷插在地上,缓缓向后退;退开三大步的距离后,圣棠才抬头看着对方,却不是凶神恶煞,而是担忧的难色。

      「…很上道啊…」看到圣棠自动自发的捨弃武器,就连对方顿时都无言了。

      「你一个人没办法挟持人质又带蛮尼离开,所以你想要什幺条件?」虽然对方没说甚幺,但圣棠知道这是必须冷静应对的场面:「不能让我帮你带蛮尼离开,因为我会反过来以他威胁你。」

      「那…我要你的承诺,直到我的少主能够脱离之前,你不能出手!」

      「我会遵守你的诺言吗?」

      「你…是惊雷骑士吧?教会的骑士们应该是一诺千金的人吧。」

      「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听来的,但那可不一定。」圣棠闭上眼,冷笑一声:「不过我倒是一言九鼎,只要你不伤害芙娜,而且在你们能离去之前将她放走,我就不会主动开战。」但却出乎意料的允诺了敌人的要求,并盘腿坐在雪地上……

      「这下…我反而怀疑该不该…相信你了…」看到圣棠这幺乾脆的点头答应后,对方反而感到非常无奈……

 

 

      气氛顿时冰冷下来,不是因为低温与纷飞细雪,而是圣棠那超出常理的举动。

      「圣棠…跟敌人讲信用好吗?」看见圣棠停手并盘腿坐下后,妮可无言的询问着;要说圣棠上一秒还凶神恶煞,下一秒却突然停手甚至给予承诺…这连她都不相信。

      圣棠却不予以理会,纹风不动的完全没有突然发难的迹象……

      「臭家伙…」看到圣棠的举动后,芙娜反而激动起来,她死命挣扎着:「不用顾虑我,快点出手啊!」确定自己无论怎幺动弹都没有用后,她转向哀求坐在地上的少年动手。

      「我说了,我不会主动开战的。」圣棠阖上的双眼没有动作…该说是整张脸都没有任何反应,像是个石像般对眼前的敌人与人质不闻不问。

      「你…你这白癡…」芙娜看圣棠完全没有动作后,开始了更加剧烈的挣扎动作:「为甚幺要对敌人讲求信用啊!你在开启『神圣交战』时可没有这幺讲理的啊!浑蛋,这家伙可能不会照约定的放了我啊!」她一边挣扎一边吶喊,希望能够激起圣棠做出行动。

      可惜,圣棠依旧老神在在的端坐在地上,没有任何举动。

      「我可能会被带走、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地牢里,被…被…,总而言之你快点救我啦!」芙娜继续挣扎着:「难道不是你喜欢的人就这幺不在乎嘛!难道我不是胧而是芙娜,所以你才不会积极抢救吗!?」

      「喂!妳别太过分了,还不安分点!」男子看芙娜越来越激动,声音与动作都渐渐变大时,他怕毫无举动的圣棠会被激励起来,因此出声喝止,甚至还加大左手的力量勒痛芙娜。

      可是,圣棠不动就是不动。

 

 

      芙娜看圣棠完全没有任何举动后,就不再喊话,也不再挣扎,不晓得是身体被勒得发疼,还是心被他伤得发痛……

      情况稳定下来…还不到几秒,一枝箭矢破空而来,缠绕着翠绿色斗气的箭矢破开对方的斗气,直直啄进敌人的背!

      「是谁!」就在男子痛得刚转过腰去时,他的眼尾看见圣棠……

      圣棠伸手拍向地面顺势向前弹起,双脚点地的瞬间直直冲向敌人,而且顺手拔起插在路径上的紫雷!

      来不及反应的剎那,敌人感觉到一阵剧痛,他的左腰被利刃划过,深邃的伤口开始喷洒温热的血液;腰部的疼痛才刚发起,淡紫色的剑身从后背穿过正激烈蹦跳的心脏,接着透出胸口!

      芙娜倒吸一口气,缓缓转头看着一旁的剑身,虽然巧妙的避过她,但剑身依旧传来一股让人背脊发凉的恶寒……

      「你…不是说…」男子转头对自己背后的少年挤出几个字,他方才还因为紧张而剧烈跳动的心已经无限趋近于静止……

      「嗯,我说过─『我不主动开战』。」圣棠以平淡的语气,与冰冷的眼神回答完对方的问题后,缓缓将长剑拔出来……

      圣棠转身绕到对方身前,挥剑斩断对方的左手,被对方俘虏的芙娜立刻掉下;动作迅捷的甩掉剑上的血渍并将其收进鞘里后,圣棠立刻伸手抱住芙娜,避免她一屁股跌到地上。

      失去生命的身体倒下,在雪地上绽放的血花是他在世上最后的播种。

 

 

      「谢…谢谢…」芙娜还没能从剧变中反应过来,只知道自己得救的她支支吾吾的,向圣棠道了个谢。

      「不用客气。」圣棠轻呼了口气,随后将芙娜放了下来。

      「好久不见,惊雷骑士。」一个男子的声音伴随着马蹄声传来……

      「嗯…」圣棠抬起头来,看着眼前这名男子……

      「好久不见,波斯提夫‧那特爵士。」

  • 名称:最新电影网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01:3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