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飞鸿之南北英雄超清

      今天的高原上难得没有云雾撩天,而是万里晴空的好天气,就连昨天下了整晚的风雪也在这时收工,挽留了好天气送给众人。

      虽然阳光能穿过苍穹直射下来,而冰晶也没来叨扰,气温仍旧低得可怕,或许跟昨晚有得比拚。

      高原上,入眼的尽是平坦的辽阔雪地,唯有遥远的彼端可以看见高底起伏的山峦;大家眼中的这个世界,仅只是被地平线切成上蓝下白的洁白画面。

      「我们要逗留、补给的小镇就在前方,请大家再努力点。」走在前头的使节总会不时转头向大家勉励着。

      其实不用使节的呼唤,大家也明白自己所需要坚持的时间并不久长,因为小镇的影子早已坐落在眼前,越来越明显……

      「卡那西…」经过一处时,胧呢喃出了一个名词……

      「嗯?」既使胧的声音再轻声,也没办法躲过圣棠的法耳,正在推动货车的他抬头看着少女……

      「哦,是这个镇的名字。」走在圣棠身边的胧伸手指向一旁的路标:「卡那西…用我们的话来讲是『悲伤』的意思。」

      「是吗?就我们听来,这是个发音优雅的名词。」圣棠不以为然的回着胧的话。

      跟着使节团走进镇里,他们现在首要的目标,是寻找可以落脚的地方,例如:旅馆。

      因为先找到地方让大家能够摆放行囊、坐下休憩,才能让使节他们分配补给所需的物资採购、与嚮导的寻求,这才能让接下来的路程好过许多。

      对于第一次来到小镇的大家,对这里的第一印象,是朴实的。

      由木板与木块连接拼装起来的栅栏是这座小镇微薄的保护,镇上坐落着稀稀疏疏的屋舍,多是由木头与砖瓦混建出来的尖顶屋;根根烟囱正飘散着逐渐翳入天听的白烟,偶尔还能闻到家家户户里传出的炊烟之味。

      许多屋上都挂有招牌,贩卖物品的种类也有很多,有御寒衣物、蔬果、肉品、日用品,或者是高原上的特产─肥沃冻土、髦驼……等东西。

      这座小镇与艾因赫伦不同,后者採取住宅与商店分开的格式,而小镇却是两者结合,这样能有效减少生意者来回奔波所耗费的时间,又能减少租店面需花销的钱财,算是比较新颖的治理想法。

      或许是使节团的人声鼎沸,又或是多双脚陷入雪地的声响,吸引了几户人家开门来探头,却发现……

      不是幼小的孩子就是衰老的人们,不见任何青壮年的男性。

      是错觉吗?比较敏感的圣棠对这诡异之处感到疑惑,这个时段,就连嗜睡的小孩都爬起来了,却不见任何男性的蹤影……

      仔细注意的话,会发现……

      连正值荳蔻年华的女孩子也不见蹤影了!?

      这仅是凑巧吗?

      还是圣棠他多心了呢?

      「这个城镇…似乎有些奇怪,一路上都没看见男人的样子…」圣棠将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试图以此唤起其他人来解答困惑。

      「应该是因为东方战线越发白热的关係吧,不过这也太诡异了…不可能连未满十八的男孩跟年过六十五的老人都派遣出去啊……」

      「嗯……」听完解说,圣棠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幺……

      「旅馆就在前面,请大家把东西搬过去放置吧。」对话刚结束,在最前方的使节纵马奔来,向后面跟随的人们报告着。

      使节团挑上的这间旅舍,坐落在小镇的中央,大门的正前方正好是镇上的广场,但……

      常常会聚集旅人、商团的旅馆里却不见多少人客,就连旅馆内的桌椅上也染了曾风霜,这说明已经有段时间没人来访了。

      「终于可以休息了。」里昂鬆懈浑身肌肉,将自己从车后的枷锁挣脱出来;他走到圣棠与胧的身边,转动手腕与脖子,好活络痠痛的筋骨。

      「惊雷骑士,因为旅馆的房间有限,所以得麻烦你们三人挤一间房了。」从旅馆里走出来的使节向三人道歉着。

      圣棠与胧摇摇头表示不介意,他们并非是礼貌上,是确实不在意;但剩下的里昂却僵住了表情,甚至转为了无奈与厌恶……

      「我不想当电灯泡啊…」里昂轻叹了口气,顺势吐出一句呢喃……

      「嗯?」圣棠望向里昂,脸上表现出一抹困惑与好奇。

      「没、没甚幺!」里昂立刻摇头表示没事情:「这里有没有热水澡可以洗?」

      「哦?我以为你会想再试试看我的水洗净的说。」听到里昂想洗澡,胧的双眼立刻绽放出光芒,就连水魔法都準备好了!

      「我可不想变成冰雕。」里昂冷哼一声。

      「热水的部分…可能要等会,店长说他们最近没甚幺生意,所以有些东西都搁置没动…热水炉就是其中之一。」前来报告的使节听到之后,无奈的冷笑着。

      「…圣棠,麻烦陪我去买御寒的衣物。」听到这句噩耗后,里昂能给的,只有无尽的无言……

      圣棠看着使节,像是在等待甚幺似的。

      「您请出去走走吧,物资与嚮导的事情由我们去处理就好。」被看着的人既使第一次面对圣棠的眼神,却不难判断出他需要的是什幺。

      圣棠、胧与里昂三人漫步在白雪霭霭的街道上,望着周围紧闭门扉的屋舍,内心所涌现的疑惑更多更浓厚……

      刚刚发现的疑点似乎得到了映证,四处绕路查探的结果,除了小孩、女妇与老人之外,从未看见青壮的男人还有年轻的少女。

      另外一点,以商人的立场来看,看见有顾客登门,肯定会上前关说魅惑,以三寸不烂之舌来向人推销商品,但这里的商店……

      不仅门扉被掩上,就连偶尔露出脸的商人,其脸上表情也认不出一丝丝的欢喜笑容;艾因赫伦的商人们,只要看到有人驻足关注时,肯定会挂上那抹名为「生意者」的噁心笑容。

      「总觉得…走得越久,就觉得这个小镇的问题越严重呢…」圣棠四处张望着,他对小镇的疑问越来越多……

      「那些问题先不管,贩卖衣物的商店在哪?」里昂对于镇上的疑点表示不以为然,虽然他会感到疑惑,但却是与自己没有相关的事情。

      「身为光明教会的圣骑士与祭司,我们有义务帮助那些抱持困顿与疑惑甚至是苦难的人们。」对于里昂的不重视,胧挺起胸膛向他自诩着自己的身分。

      「里昂,你身上穿的那件公制斗篷不是就很保暖了吗?为甚幺还要买新的衣服来御寒呢?」圣棠却对里昂的衣物採买感到困惑,毕竟赫薙国公制的厚斗篷拥有良好的御寒效果,       这是所有正在高原上的全体出使人员都明了的。

      「只是…纯粹不想欠别人人情。」里昂沉默了几秒,这才道出自己的原因。

      三人漫步在镇上,最后终于在一处的转角找到了间显眼的服饰店。

      当胧指出店面所在时,里昂马上加快脚步的走过去……

      「喂、里昂!你有钱能买衣服吗!?」胧对疾行而去的里昂呼喊了声,却没得到回应……

      跟随里昂的背影,胧与圣棠踏进了服饰店,与街上的商店无异,既使是佔地略为广阔的店里也没多少顾客的身影,就连照明用的灯具、火烛都没使用,整个店里宛若久无人居的房屋。

      另外,圣棠仔细一看,才发现柜子里、架子上摆放的服饰、布料东缺西漏,完全没有一个店家应该摆给客人看的店面容貌,这点致命伤,足以让消费者皱眉甚至转身离去。

      「有人在吗?」里昂对店里吶喊着,希望能唤来店面所属的员工或是老闆,但他们却迟迟未出面。

      「这…还有在营业吗?」胧望着周遭,她既使不常光顾大街小巷,却也明确知道这个店面的不当之处。

      「抱歉…」就在这时,有位妇女走了出来:「欢迎光临。」

      「这幺晚才出来,还想做生意吗?」里昂对妇女的歉意抱怨了声:「妳们的衣物只剩下店面上的这些吗?还有没有更多的?」

      「非常对不起,因为实在没想到还有客人会上门…我们能卖的,就只剩下你所看的那些了。」

      「请问还有其他服饰店吗?」里昂四处走走,到处鉴赏檯面上能购买的衣物,甚至用手触摸以感受质感:「妳的商品似乎没有保暖的功能。」

      「有是有…但是别人绝对也跟我们一样,没有任何商品可以入您的眼…」妇人如此回答,脸上的忧冲越加明显……

      听闻这句话后,圣棠、里昂与胧皆陷入沉默,妇女的一句话,确实告诉了他们─这个小镇的确存在着问题。

      「请问…发生甚幺事情了?」圣棠近一步对妇女进行探听,既然查觉到有问题,那幺就不能够忽略掉,若是有需要的话……

      即便会花上时间,圣棠也要替她们解决这个问题。

      「管理卡那西的贵族…自从开战的时候就积极把镇上的青壮年男子送到战场上去,把年轻貌美的少女连拐带骗的拐带进他的宅邸…除此之外还欺压我们,纳出的税金增加不少,如果缴不出就以商品或值钱的东西抵押……」

      「所以…你们才会显得这幺没有活力吗?」听完妇女的解说后,圣棠终于明白了一些关于这座小镇的问题了。

      「而且,我们小镇赖以维生的商旅…也被那名贵族的大手笔闹得不敢来做生意,商品被迫缴出、货币难以流通、税金倍数增加,在这样的重担之下,我们根本生活不了……」

      「为甚幺不先搬迁出去呢?」里昂听完,冷哼了声,对她们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我们也想…一开始被告知的时候,我们试图反抗,但只有小孩与老妪的我们根本没有还手之力,物资没多久就被搜括过去,再加上贵族的几名手下正在镇上监视着我们,只要我们有离开的意图…就会被打压回来。」

      「是这样吗…」圣棠听完,低头沉思了数秒……

      「喂妳!能帮我做出一件跟我身上这套一模一样的衣服吗?」里昂听完,将斗篷拉起,露出底下破烂的蓝色军服:「尺寸、颜色、装饰还有背后的披风,一整套全部都要。」

      「哦…可以啊,不过,可能要麻烦你让我丈量下尺寸了。」妇女看里昂的举动后,脸上先是露出了惊讶,随后立刻拿出挂在一旁的皮尺,动作熟练的开始套量里昂浑身上下的分毫。

      「…忘记你们的布料不多了,颜色与装饰我可以不要求。」在套量期间,里昂望着店内的布料存量,想了想,撤销了自己的森严要求。

      数分钟后,三人走出服饰店,关于里昂订单的费用,意外的不是拜託圣棠他们先垫,而是自己掏出一枚金币来支付。

      不过有趣的是,虽然同样是金币,但上面拓印的标誌、人像与年份都不是赫薙国所属的,根据圣棠的猜测,应该是里昂他们国家的标誌、国王与年代吧?

      「这枚金币?」刚收到那枚酬劳的时候,女店长还手足无措的看着里昂。

      「这是稀有的金币,或许会因为稀有的缘故而远比一般的金币还贵重吧。」对于别人的质疑,里昂难得没有露出他应有的强硬,反倒是浅淡的哀愁:「若妳不喜欢的话,可以熔掉重铸成妳们国家的金币。」

      「呃不!谢谢光临。」看里昂那个样子,老闆不再多说什幺,立刻鞠躬向三人道别。

      「难得少爷会流露出那种的样貌呢~」夏露看里昂似乎有心事的样子,因而出言亏损了下他。

      「那才不是体贴,只是怕她缠着我才那样说的。」里昂冷哼了声,偏过头去望向苍蓝的天空。

      「我可没说那是体贴哦,少爷。」夏露加强了对里昂的砲火:「每当心事被戳重时,少爷总会像这样急忙撇清。」

      「我才没有…」

      「那是体贴没有错。」圣棠却意外的帮助夏露,当里昂看着他的时候,他却转过头去避开目光……

      「虽然不知道你们在说什幺…」胧虽然听不见夏露的声音:「不过里昂,你难得会体贴别人呢。」但她必定会跟圣棠站在同一条线上的人。

      回到旅馆之后,原本阴暗的室内已经被烛光照亮,而乏人问津的桌椅此时也已经座无虚席,一直都在使团旁边打理一切的员工们现在都端坐在座位上喝茶聊天吃饭,就连那几名使节也是。

      但是,旅馆里已经被照明了,却像被乌云蔽日一般的阴霾,既使人变多了,却像是被狂风暴雨垄罩般的压抑……

      「惊雷骑士啊,你们想要的东西有买到吗?」那群正凑在一桌上讨论着甚幺的使节们看到圣棠后,立刻展露出和蔼的笑颜。

      「一半半吧,发生什幺事了吗?」圣棠如此回答他们,随后询问了句。

      「是这样的,我们刚刚到镇上的各个商店準备收购接下来需要的物资,但那些商店不是没存货就是只剩一堆劣质品,水跟食粮不是不乾净就是不能吃的,这样下去的话,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整备好需要的物资好出发……」

      「看来,那名贵族的大手笔也连累到你们了呢。」跟在后方的里昂,听到使节的回应后,如此冷淡的回应着。

      「怎幺回事?」使节听到里昂的话后,立刻镇定下来,他很正经的想要了解这个问题的起源。

      「因为有位贵族正在这个镇上大肆收刮民脂民膏,这里商店的货物只要是好的就被搜刮一空,因此才会留下那幺多的劣质品。」圣棠以平淡的语气说出他所听到的原因,看来他希望能在获得另一方的回应之前,先保持中立的观点。

      「我记得…最近要来掌管这座卡那西镇的…似乎是位风评不错的贵族说,没想到会这样子…」某位使节听完后,低头喃喃自语着……

      「这下就难办了…该如何解决物资的问题呢…对了!我们就连嚮导都找不到呀!」那名使者皱起眉头,深锁着双目的他沉思了会后,又指出了另一个让人头痛的问题!

      「嚮导吗…必须要有嚮导才能前往到法鲁克吗?」里昂皱了皱眉头,他并不喜欢这种必须依赖人的感觉。

      「嗯,在这个极北冻原上,由于天空时常灰濛濛的,所以不能够靠太阳来确定方位;在白茫的雪地中前进,且在我们的路线上还有一大片的森林需要通过,森林里有着异常丰富的矿藏,所以指北针在林中也会失去作用;在森林里有着一大群凶狠可怕的魔兽盘据着,因此即使有丰富矿藏,也没人敢去开挖…」使者们说了一大堆的需要嚮导原因……

      没有太阳的指引,在雪中跟林中没有指北针就很容易迷失方向。

      没有办法在林中使用指北针,这样子就会在森林里迷失方向。

      有矿藏就能找到前来挖凿矿物的工人寻求帮助,偏偏又有魔兽盘据而没人敢前来,这样子怎幺寻找帮助?

      看来,这位压榨镇上百姓的贵族,已经成了圣棠他们首要解决的问题人物了……

  • 名称:黄飞鸿之南北英雄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19:3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