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乐宿舍超清

      经过一天的奔波,夜幕低垂的时刻,众人才得以停下脚步,扎营、起火、料理、聊天、放鬆;圣棠帮忙将营帐扎好之后,就将胧带进里面安置,开始陪伴着依旧昏迷不醒的胧…

      「胧还是没醒过来吗?」里昂望着营帐,望着那由微弱光芒所照耀出来的摇曳身影……

      「姊姊还没睁眼,而哥哥也因此无精打采。」娜丝莉雅叹了口气,随后走进帐里。

      营地里,有人们的嘻笑声在游蕩,明明就有生气,但唯独圣棠所在的这边是死寂的低迷气氛……

      「少爷,您要不要进去关心或休息一下呢?」夏露对孤单站在营帐外的少年问道。

      「不用了,我不想进去碍眼。」里昂果断的拒绝提议,并转身走离……

 

 

      在营帐里,圣棠一层一层剥开了包在胧身上一整天的御寒衣物,这才发现……

      胧虽然外表上没有流汗,但被衣物覆盖的身躯却早已被汗水浸湿,将衣物一件件褪去,越裏层的厚衣就越是湿冷,这想必很让胧难受吧?

      就算胧没有表情显露出来,圣棠也知道这种被湿衣物贴身的感觉很不好受,他为自己的不贴心暗自谩骂着……

      「哥哥,有什幺需要我帮助的吗?」在此时,娜丝莉雅走进帐篷里,并对少年提出疑问。

      「娜丝莉雅,妳帮我去要些热水、柴火。」圣棠向娜丝莉雅吩咐完,就开始动作起来…

      「好的。」娜丝莉雅允诺完,转身离开帐篷…

      圣棠在帐篷的支柱间连起一条条绳索,将那些被汗水浸溼的衣物挂上去,再生起篝火,藉此让帐棚内暖活起来,同时烘乾那些衣物。

      过了段时间之后,娜丝莉雅拿来一盆热水与一綑木柴;看热水回来后,圣棠便将胧身上的最后一件衣服退去…

      「哥…哥哥,你要做甚幺?」娜丝莉雅慌张了起来,她对圣棠準备要做的事情感到相当吃惊。

      「我要帮胧把身体擦乾。」圣棠理所当然的回答,手上的动作也没为此缓下…

      「可是这样的话…姐姐的身体会…」

      「会怎幺样?」圣棠抬起头来,以无知的眼神望着娜丝莉雅…

      「你会看到姊姊一丝不挂的身体…」女孩低下烧红的脸,将害羞的话吐出嘴。

      「没关係的,以前就看过了。」圣棠却不以为意的回答;实际上,他也确实看过了,像是四年前帮胧清理伤口的那次,还有在教会里无意间看到的几次。

      「可是…」听到这里,娜丝莉雅试图反驳:「身体对女孩子来说是不可以随便见人的,再说…哥哥您照顾姐姐一整天了,现在让我来吧,这样您也可以顺便休息一下啊。」

      「嗯…嗯。」圣棠听完,低头思索了几秒后,才点头让娜丝莉雅接过这项任务。

 

 

      圣棠起身离开帐篷后,娜丝莉雅这才鬆了一口气…

      「姐姐,我把妳从狼爪中解救出来了哦~」娜丝莉雅对胧开怀的炫耀着自己的功绩。

      「差一点就被圣棠哥哥看到妳的身体了呢,不过真没想到,哥哥看起来那幺正经,怎幺会说出那种话呢?还顶着一脸无辜的表情问我为甚幺……」

      娜丝莉雅一边呢喃一边动作,伸手将湿黏在胧身上的祭司服脱去,那被纯白衣物所遮掩的白皙肌肤在火光的闪耀下逐渐裸露出来……

      「哇─,姐姐的肌肤真好呢。」娜丝莉雅触摸到胧的冰肌玉骨后,不由得发出讚叹,随后开始搓揉手上的丝巾,一点一滴的擦拭着胧身上的汗水…

      湿冷且黏腻的汗水被擦拭而去,递换的是温热的水与细腻的触感,宛如天降甘霖般的舒适让胧露出了笑容,想必整天下来的难受真的让她很不自在吧?

      「姊姊,这样舒服吗?」娜丝莉雅在其间不忘对胧谈话着,既使不会得到回应也无法终止她的发言。

      花了些时间,帮胧把身体全部都擦过一遍之后,娜丝莉雅停下手,望着被自己细心呵护的胧,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帮胧将棉被拉上之后,娜丝莉雅準备将那盆冷却下来的水拿出帐篷…

      「娜丝莉雅……」这时,帐篷里传来微弱的呼唤声;女孩立刻转头,望向那名呼唤她的少女。

      「姊姊,妳醒来了!」娜丝莉雅喜出望外,立刻扔下手上的动作,立刻来到胧的身边……

 

 

      离开帐棚后,圣棠顿时间不知道该做甚幺好,于是漫无目的的走出营区…

      「圣棠,你好一段时间没有理我了,趁现在没人,来聊天吧~」这时,一直窝在圣棠怀里的妮可探出头来,一口气飞到他的左肩上坐下。

      「妮可,妳有办法可以帮助胧吗?」圣棠选择聊天,而话题就是他现在最迫切想要解决的问题。

      「我没有办法可以帮她把病治好,不过引导她到阴间倒是没问题。」妮可摇了摇头,随后补上一句;这段时间来,圣棠为了胧而把自己晾在一旁好段时间,这可让妮可非常不高兴。

      「别开玩笑。」圣棠的语气明显阴沉下来,看来妮可赌气的一句,刚好触碰到了他的逆鳞。

      「你的眼里就只有胧而已,如果她撑不过这次劫难的话,你要怎幺办?」被圣棠一兇,妮可的气也跟着高胀起来。

      「别说这种话!」

      「胧会生病,追根究柢也是因为你护航不力,让她遍体鳞伤倒卧在冰雪里,如果你那个时候立刻转身跑去帮助她的话,她就不会这样了,不是说你会永远保护她吗?结果让她变成这样的人不就是你自己吗!?」

      「我…我……」

      「我明白胧对你来说很重要,但请你了解,我们没有必要为了她而成为受气的对象。」

      「…嗯……」

 

 

      圣棠与妮可之间的沉默,从两人发生争执过后就一直持续许久,直到圣棠沉下心来,才终于开口…

      「对不起。」

      「嗯?」妮可发出疑惑。

      「刚刚口气那幺差,还对你生气,对不起。」圣棠说明原由,并再度道歉。

      「没关係,我知道你为了胧而焦虑,我也只是在气头上而已。」

      「我好希望胧可以早点醒过来…好希望她可以早点康复…」

      「我知道我知道,这一整天都看着你满脸失落的望着她,看得我又气又恨的。」

      「如果她就此长眠不醒的话,我…我……」

      「别说那不吉利的话,我认识的圣棠可没这幺悲观的啊。」妮可飞到圣棠面前,将他的头抬起:「你一直都是正视着前方,在黑暗中开拓出希望的人,你如果悲观的话,将再也找不到希望的蹤影,所以你一定要打起精神来。」

      「可是…胧的病情,我根本无能为力…」

      「无能为力,就只好听天由命啦。」

 

 

      而早一步离去的里昂,漫步走向茫茫雪海,来到寂寥的雪原之中,抬头凝望着高挂在夜空中的明月…

      「少爷,明晨的天气应该会很好吧。」夏露首先开口打破沉默。

      「嗯。」但是,里昂却仅只点了点头,双眼依旧没有离开明月。

      「在想甚幺呢?」夏露不愿服输,再次试图敞开话题。

      「不关你的事情。」然而,他也再度踢了铁板。

      「里昂,你在这里做什幺?」

      「我不是说了没甚幺事情吗?」里昂的语气变得非常差。

      「少爷,我没有说话哦。」夏露立刻反驳一句。

      「是我。」圣棠走到里昂身边:「你在这里做甚幺?」

      「散散心而已。」里昂随口回答:「胧的病情有好转吗?」

      「没有……」

      「说真的,我还是头一次看到你挂着哭丧脸呢。」里昂看圣棠的脸色,非常的差,眉宇之间尽是忧忡。

      「胧小姐一定会好起来的,所以请你不要成天挂着这个表情哦。」挂在里昂腰间的夏露也开口安抚着圣棠的思绪。

      「嗯……」圣棠点了点头,但是头却越来越低,脸上的失落也越来越重…

 

 

      里昂看圣棠情绪非常低落,显然很不适应,他很想离开,却不忍抛下圣棠一人;圣棠与里昂之间没有任何言语,也没有眼神交流,仅只有无尽的静谧所形成的低气压垄罩…

      「少爷,快想办法说说话,转移圣棠的思绪啊。」夏露明白这种气氛非常不好,所以尽快向里昂发出请求。

      「你要我怎幺转移?你也知道我除了挖苦之外根本不会说其他的话啊。」里昂轻声细语的向夏露回应着:「难不成你要我出言挖苦他吗?」

      「如果可以转移他的思绪…出言挖苦也是可以的。」夏露想了想,随后回答,就他来看,此时的圣棠需要的是从担忧的漩涡中爬出来,只要能够转移焦点的话,不管是安慰或是挖苦都行,再说…里昂的话很难挖苦到圣棠的。

      「你说这甚幺蠢话,哪有人用挖苦来代替安慰的啊。」里昂对夏露的思绪感到不可思议,哪有人会用恶语来充当善言啊?

      「圣棠先生现在需要的只是转移话题,而不是安慰或挖苦,只要让他的思绪脱离胧小姐的病情就可以了。」夏露出言纠正里昂对他的观点与意见。

      「我……」

      「里昂与夏露…你们可以小声一点吗……?」

      「…是的。」

      「嗯。」

 

 

      里昂与夏露之间的对话被听到,这让气氛瞬间冻成僵,虽然两人都有意要缓和圣棠的失落,但是谈话内容都被听到了…这让里昂更加难以启齿。

      「少爷,快说说话啊。」

      「笨蛋,都是你,太大声了,刚才说的话都被听到了,你现在是要我怎幺开口安慰他啊?就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反正都被听到了,就说几句话嘛,不要让气氛在僵硬下去了。」

      「突然要我说…要我说什幺啊……?」

      「夏露,里昂……」就在两人犹豫不决的时候,圣棠开口了…

      「啊啊圣棠,我一直有个问题想请教你。」这一点,让里昂瞬间有了话题能够提出。

      「嗯?什幺问题?」圣棠听到里昂有问题,立刻反问道。

      「呃…那个…」被反问后,里昂反倒不好意思起来了:「之前看你们身边那些气体…好像很有用的样子,不晓得那是甚幺东西。」

      「这个吗?」圣棠听完,便将体内的斗气外放出来:「这个是武神斗气,平常是储存在体内,需要的时候可以外放出来,达到强化身体的效果,也能够用来强化攻击,或是达到防御的效用。」

      「斗气嘛…难怪之前我的攻击都不能造成别人任何效果。」

      「嗯,斗气算是很普及的能力,基本上是每个人都会拥有的…难道你没有吗?」

      「我没有。」

      「想练练看吗?」

      「可以吗?」

      「可以的,教会里有人跟你一样矮小,却拥有不输给我的斗气呢。」

      「『矮小』这个词可以省略。」

 

 

      里昂的问题,其实在赫薙原森开始就抱持着,只是迟迟不敢开口,而今天正好藉着这个机会,让他提出来了;对于能够精进自己作战能力的事物,里昂可是抱持着相当程度的好奇与求知欲的。

      「集中精神,把脑袋放空,试着去感应周遭的一切。」

      「闭上眼睛之后,要怎幺看到周围的东西啊?」

      「会这幺想就是你还没放空脑袋,照着做就是了。」

      「…好像能感觉到东西了…一颗颗土黄色跟黑色的粒子…」

      「你眼睛没有闭上吧?有颜色的粒子是元素粒子…话说你怎幺会驱动魔力啊?」

      「魔力?那又是甚幺?」

      「魔法那方面的我不是很熟悉…总而言之,有颜色的粒子不是我要你看的东西,你要看的是无形无色的游离能量。」

      「你是笨蛋吗?无形无色要怎幺看得到啊?」

      「所以我才要你闭上眼睛用精神去感受啊。」

      「我好像能看到了,依稀感觉得到,却无法用眼睛看到的能量…」

      「接下来…试着用精神去命令他们过来,并吸收他们到体内。」

      「嗯…这步骤好像比较简单……」

      「觉得体内的能量吸收到一个程度后,透过肌肤把它们外放出来。」

      「这样?」

      「嗯,看来你已经学会斗气了。」

      「这…这幺简单!?」

      「是啊,不难吧?」

 

 

      里昂所提出的话题,不单是成功转移圣棠的思绪,还让自己间接学会斗气,之后,圣棠教导里昂怎幺磨、练精进斗气,再之后…就是两人一同陷入另一个漩涡…

      两人都喜欢勤练剑技,也同样喜欢追求武艺,而里昂今天敞开了跟武有关的话题,就这样陷入无穷无尽的汪洋武海之中…

      这幺一来,里昂与圣棠不仅能交流彼此的技巧,还可以避免圣棠淌入忧忡的漩涡,真可是一举两得呢~

      「里昂,上次看你在空中还能行动自如,这是怎幺办到的?」圣棠对里昂提出他一直很好奇的问题。

      「在空中处于蜉蝣状态的时候,再奋力踏步的话,可以再次行动,只是这需要过人的爆发力以及独特的技巧才能使用自如。」里昂说完,亲自示範了一次。

      「哦~原来如此啊。」圣棠看完,立刻做起实验:「像这样吗?」

      「你是怎幺回事啊!我花很长一段时间才练就的步法就这样被你学走了!?」

      「我拥有过人的学习能力,所有术式、技巧或是知识什幺的,基本上我只要看过一次就能学起来了。」

      「呿,你早一点说的话,我绝对不会向你分享呢。」

      「为了回报,我也教你我的步法吧。」

      「我才不要,你的步法哪有我的厉害。」

      「你看,只要像这样钻入别人的盲点…就可以让身体在别人眼中幻化、消失,这就是『云蹤步』。」

      「这…太神奇了,怎幺办到的?我刚刚看你的脚步是这样…这样…可是接下来就看不到了。」

      「那我踏慢一点,像这样…」

      「又消失不见了啊!」

 

 

      过了好一会时间,圣棠与里昂才恢复正常,想起自己离开营地已经好一段时间了,这才返回他们的帐篷…

      两人一进到帐篷里,看见胧正倚坐着,而娜丝莉雅则端坐在胧的面前…

      「胧,妳醒来了!?」看到胧睁开双眼,圣棠感到万分惊喜,还差点就扑上去了。

      「请小声一点,不要打扰到我妹妹学魔法。」胧细声向圣棠与里昂说道:「还有,我现在抱病,要对我轻柔一点,这种飞扑就请免了吧。」

      「是。」圣棠立刻慢下脚步,来到胧的面前坐下:「胧,妳觉得怎幺样呢?」

      「头脑里面天旋地转的,浑身高烧不断…虚弱无力…可能不久后就要再陷入昏睡吧…」胧轻呼了了口气,并将身体的情况报告给圣棠知晓。

      「能不能用魔法治好妳的病呢?」圣棠听完,急切的再次询问道。

      「没办法,头脑昏昏沉沉的,精神跟魔力也因此无法恢复,所以没有办法使用魔法。」

      「嗯…」听完胧的回答后,圣棠的心再度沉了下去…不过一想到胧还能醒来,那病情一定不严重,所以不用太过担心!

      「我很睏了…在最后,圣棠……我想在你怀中入睡……」

      「我知道了。」说完,圣棠马上钻进被褥,紧搂着胧…

      里昂看到这里,便转身走出帐篷了。

      娜丝莉雅则瞇着眼睛,望着胧与圣棠的亲密举动,内心禁不住一阵欣喜。

      可是,此刻的胧,内心却想着其他的事情…

      『还能感受到你的温暖…我觉得好幸福……』

      一颗泪珠划过,在苍白的脸蛋上留下一道痕迹……

  • 名称:极乐宿舍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19:3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