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盗猎车手:圣安地列斯超清

      在圣棠与胧的簇拥下,娜丝莉雅才鼓起勇气,想要重回旧居去……

      两人也真的跟着过去了,除了是胧自己提议的之外,也是为了避免娜丝莉雅在路上会出甚幺岔错。

      三人走出旅馆后,径直往小镇的东边走去……

      这次出外,胧与圣棠发现镇上的气氛明显有了变化,不再像是之前一样死气沉沉的了,不晓得是甚幺造成了这样的改变。

      而且,街上也多了些年轻妇女的脸孔,不再跟当初一样只有老妇女与一些不堪入目的女子。

      「怎幺突然…觉得这个小镇…在变化呢?」胧四处巡视着,就连她都发现这一点,圣棠就更不用说了。

      「嗯…我们还没有找出罪魁祸首…但当初发现的问题点…确实有了显着的改善…」圣棠点了下头,这改变实在太突然了,这也明确的告知他─某个环节有问题!

      「不过呢,先撇开那些不谈,小镇能恢复正常这一点!」胧眉开眼笑的回应着:「…咳!…不是应该感到高兴吗?」话中突然咳了一声。

      「怎幺了吗?」圣棠感到疑惑的询问一句。

      「没什幺,只是喉咙发痒而已。」胧立刻摇头,表示自己没任何问题。

      但是,圣棠已经悄悄在心中留意了。

 

 

      跟圣棠与胧这对情侣走在一起的娜丝莉雅,其情绪并没有受到两人的对话而飞扬起来,一路上都保持着忧郁的神情。

      两人虽然在路上有说有笑,但都会留意走在队伍前方的娜丝莉雅,怕她情绪崩溃的那个可能性……

      看不见脸部的表情,不能透过紧緻、鬆弛的眉头或涣散、聚焦的目光甚至是上扬、下垂的嘴角来判断目前的内心情绪,圣棠与胧只能仔细注目娜丝莉雅的身体,希望能透过些微的动作来捕捉她的情绪。

      两人为甚幺要这幺在意娜丝莉雅?

      毕竟是他们两个簇拥这位小女孩回到故居去,面对伤心往事的。

      而且,娜丝莉雅刚刚的自白有说到─因为她的『吵闹』,致使后来的惨事,再加上她伤心欲绝的神情…想必是把所有的过错都压在自己身上了吧?

      两人的心底,同时祈祷了起来…希望他们现在所做的事情,是让小女孩鼓起勇气去面对悲伤的过去……

      而不是将一个稚嫩的心灵推向崩溃的悬崖。

      圣棠与胧推想的并没有错误,娜丝莉雅的内心……

      一直都持续着对自己的谴责。

 

 

      几年前,家里发生鉅变的那一天……

      要不是自己沉不住气,一直吵着要出外去见识父亲管理的小镇的话……

      那就不会引发之后的事情,不会害母亲和自己的身分曝光,也不会导致事后的一连串事件……

      母亲…为甚幺您总是要这幺温柔…?那时候的您…要是不耐烦的开口责骂我…或是厌烦的挥手打我耳光…是否就能阻止这场悲剧?

      要是那时候的您…狠下心来拒绝我不休的吵闹,是不是就能避免这一切的发生?

      因为我的恳求与吵闹…因为您的疼爱与温柔…导致父亲被囚禁、居处遭捣毁、母亲的牺牲…这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因为我小小的一个哀求……

      如果可以防止父亲与母亲的逝去…可以避免家庭的破裂…我宁愿不要您的这份溺爱……

      娜丝莉雅低着头,静静的走过这陌生却又熟悉的街头;明明只有走过那仅仅的一次,但路线与景象却是深深的刻在脑海里面……

      既使不用抬头看清路况,心中也很清楚的知晓自己应该在哪个地方停下脚步、转动方向。

      每一步的踏出,都伴随着深深植入内心的自我谴责……

 

 

      留在旅馆房间内的里昂缓缓醒来;木製的桌子很硬,再加上椅子的高度与身高不合,因此难以得到舒服的姿势,这让里昂获得很差的睡眠品质……

      既使睡醒了,精神上却没获得多少休息,只比入睡前要好上那幺一丁点……

      「看来少爷睡得很不好呢。」被摆在桌上的夏露看到少年的表情后,道出了自己的关心。

      「头一次体会趴睡,没想到这幺不舒服…」里昂皱起眉头抱怨着:「以后,就算有女性要跟我抢床铺我也不让了。」随后转眼扫向趟在床铺上的芙娜……

      「要礼让女性啊,不这幺做可能会被玛莉安叨唸哦~」

      「啰…啰嗦!」被夏露纠正后,里昂没生气,反倒蹶嘴撇过头去:「话说,胧、圣棠与那女孩呢?」

      「他们早些时间的时候出去了,听说是要去那女孩的家。」

      「知道在哪里吗?」里昂听完后,将夏露拿起,挂回腰间。

      「这我就不知道了呢~」夏露以轻快俏皮的语气回答。

      「那幺,出去散散步吧。」里昂走出房间后,顺手将房门掩上……

 

 

      从房间直到旅馆大门处,一路上只要有人看到里昂都会向他打招呼,从旅馆的老闆、使团的杂工甚至是使节们都会这幺做。

      「早安。」在走下楼梯时,大厅处传来一名使节向里昂的招呼,这让里昂感到些许的吃惊……

      里昂望向那群準备商讨日后事项的使节们,突然到访的手足无措让他楞在原地几秒钟…最后才点了点头,继续走向大门……

      「少爷,你才刚来不久就有人气了,真难得~」夏露喀喀笑着;跟随在里昂身边数年的他,深知他的行为举止,而刚刚的呆愣反应可是难得一见的奇景。

      「哼…这种没有帮助的招呼…」里昂冷哼了声,话说到一半却又停住了……

      里昂的脸色变得很沉闷,像是在思考着甚幺,却又参着越发浓厚的郁闷色彩……

      「少爷…如果您想的话,可以重头再来一次哦,毕竟这世界的所有人都不认识您。」夏露明白里昂在想什幺琐碎,毕竟两人早已是一心同体的主僕了……

      说是主僕,那也不过是两人表面上的关係,实际上,他们已经等同于亲兄弟了。

      「…不用了,我习惯独来独往。」

      「啊啊,忘记少爷您已经得了严重的自闭症状了,突然要你融入人群可能会害你变成杀人犯…」里昂会拒绝的原因,夏露自然明了,所以也不再要求:「我可不希望被染上无辜的鲜血。」反倒开了个玩笑。

      「…那我用你去杀鸡宰牛好了,当一把屠刀似乎很适合你。」里昂的表情瞬间阴沉起来。

      「饶了我吧…」夏露一听到要被当成屠刀,马上投降……

      「哼哼。」里昂听到求饶声后,像是在享受两人之间的谈笑般,抿嘴轻笑起来……

      「在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人会强迫我,所以我能自己选择以什幺样的形式活下去…吗?」里昂低声呢喃着,走出大门的他,抬头仰望着苍蓝的天空:「玛莉安……」

 

 

      在卡那西镇东边…娜丝莉雅继续朝自己的故居走去;走过一栋栋老旧房屋、一条条难忘街道,每踏出一步路,就能让娜丝莉雅更加确切的明白自己的所在。

      直到最后,娜丝莉雅在一处转角停下了脚步……

      胧与圣棠注意到了女孩,她停下脚步,不往前走,也没往后退,就这幺呆站在原地……

      女孩的行为让两人猜测到前方有可能就是女孩的目的地,但她在犹豫,犹豫着要不要跨出那最后的一步……

      大概能猜中女孩心理的两人没有说任何话,也没做任何事,就这样静静的望着女孩的背影,在内心深处打气着,期望她能下决心……

      沉默,像是无止尽的延续一般,女孩没有动作、没有发声,所有的一切就像静止一样……

      倏忽,女孩转过头来,求助的眼神正吊着两条泪水,直射向两人……

      胧看到后,吃惊的稍稍睁眼、张嘴,随后慢慢恢复,转成了疼爱后辈般的微笑,伸手拍着女孩的肩膀……

      这种表情,圣棠并非没看过,胧对家里的弟弟妹妹们就时常露出这种表情,这是她无条件支持、鼓励时才会表露出来的微笑。

      「不管妳要面对也好、逃避也罢,只要妳做出了决定,我们都会支持妳。」胧伸手将娜丝莉雅脸上的泪痕拭去,双手请抓着她的肩膀,再给予一个微笑……

      女孩微微的点了点头,神情有了些微的变化,看来胧的鼓舞有了些作用。

      『看来,我猜的果然没错。』圣棠静静的看着两人的互动,确认自己的猜测后……

      他的轻叹随着轻笑一同吐露出来。

 

 

      受到鼓舞后的娜丝莉雅,最后终于鼓起勇气,在深呼吸后,踏出了最后一步……

      走出转角,踏出屋瓦的遮掩,这是另一条路,而路的彼端……

      正是娜丝莉雅长年来一直怀念却又不敢正视的家。

      然而,鼓起勇气的最后,得到的不是对自己的释怀,而是更加惨烈的折磨。

      昨晚,圣棠跟随三名佣兵所来到的地方,就是前面的宅邸…也就是娜丝莉雅的旧居。

      虽然圣棠到来时,宅邸就已经有些破旧,不难猜测数年前的骤变时,这座豪华的大宅曾被人捣毁过一次,又历经数年间的风霜……

      而昨天,已经破旧的屋舍又遭到有心人士的放火焚烧。

      倾倒的墙壁、零散的砖瓦、断开的支柱、碎裂的残骸宛若被疯狂撕咬的绵羊般,倒卧在雪地上……

      经过火焰的洗礼,雪白的岩砖染上了层灰黑,而屋内的摆设,如桌、椅、窗帘、床铺、布幔……等木製、丝织的易燃物早已灰飞烟灭,而剑、盔甲等金属装饰品则尽数被焚毁。

      被高热灼烧完后的房屋,只剩下脆弱的壁垒,火一灭,低温立刻垄罩、蚕食着倒塌的脆弱块体,快速的温差转换致使构筑的岩石崩裂,碎成满地的不堪……

      滴滴落下的雪水,在地面结成一层又一层的冰霜,就像是目睹家园惨状而崩溃的娜丝莉雅一样……

      溃堤的泪水、碎裂的心智、结霜的渴望……

      娜丝莉雅跪倒在地,散落一地的紫金色长髮,就像是她的心灵写照;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来面对过往的一切,却发现充斥着满满回忆的家庭已经遭受破坏……

      夺眶的泪水,迅速被风雪冷冻,冰寒的现实经由泪珠侵入肌肤,进而窜入内心深层,强迫唤醒那天的每一幕……

      宛若走马灯的回忆,正拨放着,一次次的凌虐着娜丝莉雅的心,每句言语、每个画面都在向她施暴,诉说着她当时的无知与暴行。

 

 

      若不是那天…若不是那时…若非一直吵着要上街的话……

      说不定现在,父亲跟母亲还能活着,还能留在家园里……

      跟我一起……

      一起生活下去!

 

 

      圣棠凝望着眼前这栋已不堪入目的断垣残壁,保持着沉默不语;在来这里的路上,他就已经意识到当晚看到的宅邸就是娜丝莉雅的家,但他却没有阻止两女的行动,致使女孩直接面对这个强烈的打击……

      对于自己的隐瞒,圣棠抱持着些微的愧疚,他明白自己的作法是对女孩心灵的一种荼毒,却还是让女孩承受这份打击。

      虽然残忍,但圣棠却认为这幺做是必须的。

      唯有面对问题、承受痛楚并试图解决,这才能让人的心灵坚强起来。

      这种切身的事情,如果选择逃避了,恐怕会致使女孩一辈子都不敢再来到这里,再次面对自己的过去,进而产生一辈子的心灵阴影。

      虽然每个人都有个不愿被触碰的过去……

      但是若不拥有坚强的心灵,圣棠可不愿意认其为『家人』。

 

 

      在圣棠沉默的同时,胧则选择屈膝跪坐在娜丝莉雅的身边,小力轻拍着女孩的背,一次次、一遍遍的轻抚着她,试图以此让她感觉舒服些……

      胧并不像圣棠那样能随时随地去捕捉别人的细微动作来推敲别人的心灵状态与思维,其推敲的能力也不如他那样,所以胧直到这时候才明白到自己的提议对女孩造成了什幺样的痛楚……

      现在的胧…只能透过安抚来逐渐平复女孩恸哭的内心,希望她能够恢复平静,而不是被自己狠狠推下崩溃的山谷……

 

 

      而早些时间……

      离开旅馆的里昂正漫无目的地走在街道巷弄间,他有些担心女孩的安危,但一想到圣棠与胧跟在身边后……

      里昂现在,反倒担忧自己出来到底是为了甚幺。

      走在冷飕飕的冰天雪地下、走在冷清清的无人空巷中,到底是什幺事情,让里昂选择出来游蕩,而非躺在温暖的床舖上睡觉呢?

      明明精神还疲惫的要命啊……

      「呼啊─」里昂突然打了个哈欠:「我刚刚为甚幺不选择继续睡觉呢…?」

      「我才再想少爷您怎幺会放弃『躺回床上休息』这个选项呢。」夏露轻叹了口气,回问了一句。

      「不晓得,一时兴起吧?走出来后无聊了才发现自己根本不需要出来游走的啊…」里昂摇了摇头,对自己脱轨的行动感到无奈……

      两人之间的对话突然沉默了下来……

      原因是因为里昂看见了一个不太有可能会出现在这里的人!

      「前面那个人…是我看错了吗?」里昂皱起眉头,对自己所看见的人物感到疑惑……

      「没有哦,那个人…不正是今早跟圣棠他们对垒的人之一吗?」夏露给予里昂回答,他很确定少爷并没有看错!

      「为甚幺他会在这里呢?」里昂皱起眉头;当时的情况,有第三方的人从大门进来…       曾听过他们说要捕捉谁…而第二方的人还能在这里游蕩…那幺…第三方跟第二方的人是同一阵线上的人!?

      「少爷,要不要跟上去看看?」夏露提议道。

      「嗯…跟上去看看吧。」里昂点了点头,随后开始隐匿在暗处,缓缓的跟随在目标的身后……

 

 

      在东方的宅邸处,哭瘫在大宅前的娜丝莉雅终于慢慢平静下来……

      站在两女身后的圣棠一直沉静的注视着女孩的背影,同时保持警戒;他跟过来的主要目的,就是要保护两女不暴露在任何危险之中。

      而胧,则是伸手搂着娜丝莉雅,一边保护她单薄的身躯不受寒风侵袭,也是在替她保暖,更是希望她能够感受到……

      胧所给予的保护与安全感。

      而在这时候……

      圣棠瞪大了眼睛,右手也缓慢挪到紫雷的握柄上!

      「似乎有动静,小心点。」圣棠以冰冷的语气说道。

      「嗯。」胧点了点头,眼神也越发锐利!

      「把那小姑娘交给我们吧。」有几个人从倾倒、散乱一地的宅邸上现身出来:「只要你们把她交给我,我可以不追究你们这段时间里所做的事情。」

  • 名称:侠盗猎车手:圣安地列斯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07:3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