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击者之追凶超清

      使馆大门走进去,会发现内部并非是建筑在地上,而是有半数建构在地面之下;向下延伸的阶梯,到底是佔地广阔的大厅,大厅深处有一扇大门,门旁有两个楼梯通向其他楼层。

      而在大门里面,是个通道,能通向其他地区,在走道两侧,有个向下延伸的楼梯,底下…是属于幽暗、湿冷又布满寒霜的地牢领地。

      几乎没有人会来造访的地下府城,没有人类的阳刚之气,只有长年冰雪覆盖所孕育出来的阴寒之气;没有任何声音,就连风声或鹤唳都没能传进来,也没能在这封闭的空间里造成迴响。

      无声无息、无光无影、无人无息,什幺都没有的地下世界里,仅只有黑与暗还有湿与冷…

      「吭呤…」深处…宛如深渊般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传来金属摩擦所发出的零碎声音…

      「可恶…」在地牢底部,传来了某人咬牙切齿的愤恨:「竟然敢这样对待我…竟然敢对『贪婪』的古利迪家族继承人刀剑相向…我发誓我一定要报仇雪恨…该死的惊雷骑士,该死的圣棠!」

      对圣棠的怒火与咒骂,在漆黑的深渊中迴响着,久久不散……

 

 

      在镇上疯狂求医无果的圣棠,决定早点启程前往法鲁克就医后立刻拖着里昂回到旅馆;旅馆外,一群人正在整理物资,有些人是使团的杂工,另一边则是波斯提夫的人。

      双方正在交接物资与清点物品清单,看来纪录的不仅是饮用水、食物、乾粮还有冻原上的交通工具─髦驼。

      「哦,惊雷骑士,您回来得正好。」使节们注意到缓缓走来的圣棠,并向他们打招呼:「先前镇上发生的事情我们已经听波斯提夫爵士说明过了,真是辛苦你们了。」

      「没什幺,解决人民的困难是教会人士的职责。」圣棠摇了摇头,对使节们如此说道。

      「我们有了足够的物资,可以出发了。」

      「我知道了,关于响导的部分,我们也找到了人选。」圣棠点了点头:「我现在就去带其余的伙伴下来。」说完,就走进旅馆里……

      「惊雷骑士真的是…不管什幺都设想周到呢,我们的信发出去都还没得到回应,问题就都被他解决了。」

 

 

      圣棠与里昂走进房里,看到娜丝莉雅与芙娜正细心照料着胧,可惜胧依然没有任何起色……

      沉重且急促的呼吸、染红且高热的脸色、骤多且斗大的汗珠,胧的病况似乎没有任何好转,甚至有越来越差的样子,看得圣棠越来越忧忡。

      「哥哥,没找到医生吗?」娜丝莉雅看圣棠没带着医生回来,脸上的忧心又沉重了几分……

      「诊所都没有人在,所以我们得去法鲁克求医了。」圣棠走到床边,将胧小心翼翼的抱起:「我们的团队已经快準备好了,我们再等一下就可以出发了。」

      「可是…外面太冷,对姐姐来说太伤了。」娜丝莉雅对圣棠提醒道:「如果我们没有做好保温的话,姐姐的病或许会更加严重的!」

      「嗯。」圣棠说完,将自己身上的斗篷脱下来,帮胧细心的裹上:「娜丝莉雅,再去跟使节们多拿几件斗篷过来,这样就能在雪地中保温了。」

      「我知道了。」娜丝莉雅点头完,就转身离开房间……

      「我到楼下等你们。」而一直保持沉默的里昂不知甚幺时候把衣服换好过来了,不过他看了下情况后就再度离去……

 

 

      房间里,只剩下抱着胧的圣棠以及坐在床沿的芙娜……

      「谢谢妳帮我照顾胧。」圣棠以平淡的语气说完,朝着房门踏出了脚步……

      「我可以跟你去法鲁克吗?」芙娜像是下定什幺决心似的,向圣棠提出了请求。

      「使节团不能随意携带身分不明的人同行。」圣棠冷淡的回应传进芙娜的耳里,接着就再也看不见他的背影了,仅剩下一扇木门阻隔……

      「我…我是…」芙娜听到这句,立刻起身追出去。

当芙娜来到房门前时,房门打开了,站在房间外的人…是波斯提夫!

      「芙娜殿下,惊雷骑士他们接下来要去的地方不适合殿下前往,请留在卡那西镇吧。」波斯提夫对芙娜敬了个礼,试图挽留芙娜。

      「退下,那特子爵!你没有任何权力能够决定我的去与留!」看到波斯提夫半途杀出挡在自己面前,这让芙娜感到无比愤怒。

      「属下知道,但是请您原谅属下不能让您跟去魔兽森林涉险。」

      「我相信有圣棠在就不会有任何危险,麻烦你让开!」

      「若殿下执意如此的话,那您的身份或许会暴露在圣棠的细心观察之下,到时候他将永远视您为高高在上,妳们也将永远形同陌路,这样真的好吗?」

      「可是…」芙娜看向波斯提夫的身后,圣棠缓缓走下阶梯的身影就在他背后!

      「那些使节,一定会在旅途中不经意的洩漏出您的身份,所以请您别非得跟随使节团。」

      「嗯…」芙娜听完,脑中细细审思着,最后才将目光狠狠拔了回来:「我知道了……」

      「唉…有的时候,我还真羡慕圣棠呢…」望着芙娜那满脸失望的神情,波斯提夫无奈的苦笑着…

 

 

      在旅馆外,使节团的一切都已经準备就绪,就等一句号令了。

      圣棠将仅剩的几件制式斗篷都用来紧紧裹在胧身上后,将其护在怀中,就这幺上马了;而娜丝莉雅则因为年纪太小,也不懂骑术,因此与里昂同乘一匹。

      使节们也都纷纷準备好并上马后,就向身后的团队们下达命令,朝法鲁克所在的东北方迈进!

      「娜丝莉雅,你觉得从我们这里到法鲁克要多久时间?」圣棠向一旁的嚮导询问路程。

      「从这里到魔兽森林要三、四天左右,通过魔兽森林最少也要四天…差不多要花十天左右。」

      「我知道了。」圣棠点了点头,低头对怀中的少女说:「胧,再坚持十天就好…我马上就会带妳去找法鲁克最好的医生来救妳。」

      圣棠说完,便紧贴着胧的脸蛋,感受少女脸上传来的冰冷汗水与高热体温……

      「总觉得,哥哥跟姊姊好恩爱啊…」娜丝莉雅看到圣棠的亲暱举动后,露出了羡慕的笑容……

      「别再看了,眼睛会瞎掉的。」里昂却伸手挡下女孩的视线。

      「其实,里昂哥哥也很羡慕吧?想找个喜欢得不得了的女孩子亲热一番吧?」

      「小孩子乖乖闭嘴别废话,小心变长舌妇。」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里昂姐姐!」

      「妳说谁是姊姊!」

      「哎呀呀,突然多出一个可以跟里昂小姐吵嘴的妹妹,感觉挺不赖的呢~」挂在里昂腰间的夏露听到两人的吵嘴,开心的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给我闭嘴!」

 

 

      在旅馆的房间里,没能跟出去的芙娜只好从窗户目送圣棠远去……

      而方才过来婉劝芙娜的波斯提夫则坐在旅馆大厅,拿起老闆泡好的茶品茗着……

      「少主!」突然,一名士兵冲了进来,跪下向男子报告:「刚刚使馆的人传来消息,说被关在地牢底下的人逃走了!」

      「是吗…快点派人出去缉捕,务必将其擒回。」波斯提夫放下手中的茶杯,转向眼前的士兵下达命令!

      「是的!」士兵收到命令后,立刻起身离去……

      「怎幺了吗?」楼上,芙娜担忧的声音传来。

      「对方只是圣棠的手下败将,应该不会有甚幺问题的。」波斯提夫重新替空杯倒入茶水,并拿起来闻嗅着茶香:「应该不会有问题的…」说完,将茶水一口气喝下……

 

 

      在稍早之前,约是圣棠他们在宅邸战斗的时分……

      位于卡那西镇的东北方,走过白雪霭霭的平原,越过霜叶层层垄罩的魔兽森林,来到树林后方的丘陵上,有一座由银白色石块所建筑起来的城门……

      这座城是採取北高南低的方式层层建构起来的,在城的北边,那最高的地方有一座样式庄严华丽的城堡……

      城堡的最深处,是一处佔地宽广且天花板高耸的空间,地面由黑、白双色瓷砖交错铺陈,宛若棋盘;一道鲜豔的红地毯从大厅的门口延伸到底,而坐落在地毯末端的,是一个由纯金雕製打磨出来的王座。

      坐在上方的男子,是法鲁克的国王,坐姿随性的他,满脸厌烦似的坐在位上端倪底下的诸位臣工们……

      「有事情就快稟报,没事情就快解散。」法鲁克王打完哈欠后,对着底下的人们不耐烦的报告着。

      「吾王,赫薙国曾希望我国派兵支援底下与妖精的战争,这件事情您知道吗?」

      「呜…好像有点印象,我记得我不是答应他们了吗?」国王露出思索的样貌,似乎是在回想记忆……

      「国王…您当时是要我们极力推辞的。」

      「是这样吗?不管怎幺样都行,然后呢?」国王听说自己搞错了,却也不以为意。

      「我们拒绝之后,对方就一而再再而三的向我们发出邀请,我们处理公务的人也烦不胜烦,希望国王能请示……」

      「赫薙国不是人类最强的国家吗?难道他们已经虚弱到必须借兵的程度了?那我们乾脆假借支援然后把军队开到艾因赫伦来个出其不意,一口气将赫薙国强佔过来好了!」国王听完报告后,脑袋里不止的推断,最终得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这个…想法太有效率了!」

      「是啊,如果是我国训练精锐的部队,说不定半天就能佔领艾因赫伦并活捉赫薙王了!」

      「这幺一来,法鲁克王过就能够以人类最强的国家君临天下了!」

      「哈哈,好!就这幺做吧!」听完大臣们的赞成迴响后,法鲁克的信心空前高涨起来!

 

 

      「法鲁克的国王,不能这幺做。」

      在大殿里,众臣与国王对这项大胆的提议感到无比自傲的时候,一个沉重的嗓音响起,重重打击了在场所有人的得意;突如其来的冷水,泼得所有人都停止喧哗,冷静下来的所有人都仔细等待这个人的说明……

      胆敢让国王的提议踢铁板,还敢当着龙颜大悦的时候向国王泼冷水,这个人不管好意、恶意、有心或无意,都免不得受到国王的怒火凌虐吧?

      「哦─?」国王尾音拉起,随着他的眉毛一样勾勒出狐疑且锐利的眼神:「为甚幺呢?请说明看看,『古利迪』公爵。」

      但是,国王不但没有发怒,反倒正襟危坐的想要聆听眼前这名男子的说明。

      站在国王眼前,这名男子不向其他臣子一样要跪着向国王稟报,反而站得直挺挺,直视国王的容貌,这对屈于王膝之下的臣民来说是极为不敬的举动,但在场的人却也没有人开口弹劾男子的行为举止。

      这名男子拥有一头长至腰部的黑髮,戴着一副眼镜,眼镜底下的锐利眼神却不受阻拦的直射出来!坚挺的鼻梁,刀削的脸庞以及下巴浓郁的短鬍鬚,浑身散发出一股令人不敢直视的威压感。

      「这幺做的话,我国在国际之间将成为被征讨的对象,而且在东方战线上的士兵们也有可能就此放弃防线,让妖精直捣黄龙;这幺一来,单就法鲁克王国,将无法立足在国际之间,就整个人类也将失去大半的领土。」男子对国王大致说明那个举动过后的国际形势,听得在场的人连连点起头来……

      「所以,假借援军来偷袭赫薙国并不是一个好计策,只能说是搬石头砸脚的自裁举动。」男子看国王没有立即反驳,就再度说下去:「如果真要人类第一强国的头衔,可以有其他的办法。」

 

 

      听到这边,国王低下头来,细细审慎自己刚才提出的计画,而眼前这名男子所说的的确有几分道理所在。

      「没办法吗…那放弃这个提议好了。」国王想完,轻叹了一口气,兴致蓬勃到意兴阑珊的落差让他感到非常疲惫。

      「不过,依然有办法,只是得靠国王自己就是了。」男子看国王整个人瘫坐在王座上,就再度开口勾起他的兴致。

      「哦?说来听听!」果然,国王一听到有方法,整个人像是弹簧般从王座上跳了起来。

      「赫薙现任的国王─李喜德,因为勤于政事且用情专一,所以只娶过一名皇后,两人诞下了一男一女,可惜第二次的难产让皇后失去了性命,若赫薙王不再娶也不再生育的话,正统的继承人就只有这两个人。」

      「嗯嗯,这个我记得,之前的国际之间举办什幺活动的时候有听他们聊起过。」国王听到一半,有所印象便连连点头。

      「那幺,只要利用这次的援兵请求来提出条件,迎娶到赫薙公主的话,那您就会成为赫薙国的正统继承人,接下来再想办法将那名王子除掉的话,那幺赫薙国就易正言顺的成为您的囊中物了。」

      「哦哦,这个方法不赖,甚至说是天衣无缝啊!」国王听完,连连拍手叫好。

      「若国王觉得这个方法可行的话,那属下会感到万分荣幸。」说明到此,看到国王满脸的欢喜,男子便敬了个礼,缓缓退了出去……

      「好!你!刚刚说赫薙那边三番两次向我们发出请求吧?那下一次过来是什幺时候!?」在男子背后,已经决心要将计画付诸实行的国王开始大肆咆啸着……

 

 

      名为古利迪的公爵走在城堡的走道上,望着窗外飘下的细雪,脑中不晓得在盘算着什幺……

      「这个国家也差不多了,虽然是人类的强国,但也不过是外强中乾而已。」男子低沉的嗓音迴荡着,在无人的走道上……

      「无论是财富或是人才几乎都挖完了,也是该转战下个目标了。」

      「就算给这个国家帮助,那种无能的王也只会将我的投资全数败坏而已,该是时候把人手还有资金全数撤回了。」

      男子喃喃自语着,双眼依旧望着前方的雪原……

      如画布般白皑皑的远方,突然有一点紫色开始晕开,从一处小点开始扩散,颜色也越来越鲜豔,似乎有东西正朝这里俯冲过来!

      「那是…」察觉异相,男子却没有任何慌忙……

      一道紫色的雷电,从西南方直直飙射过来,擦过法鲁克城堡上空的魔法障壁,爆发出一声巨响与剧烈震动!

      所有人吓得连忙冲出来查看情况,却只看见被暴风掀起的砖瓦与雪花!

      「这是怎幺回事!?」受到惊吓的国王连忙询问着……

      「雷属性的魔法?从那幺远的地方射来?是谁呢?在西南方的好像是…」男子的脑中开始沈思刚才的攻击……

      「赫薙国的卡那西镇啊…好吧,下一个目标就选赫薙国吧。」

  • 名称:目击者之追凶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07:3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