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播电影天堂超清

      通往极北冻原的登山口是一条坡度陡峭的上坡路段,这倾斜的角度对徒步行走的路人与马匹来说都是个负担,又何况是有轮子的马车?

      跟随圣棠他们使节团的总共有三辆马车,车上载有生活用具、食物与交涉用的交易物,质量自然不言而喻。

      但是,总不能把粮食、器具与交易品丢下不管吧?

      所以,使节团里的那幺多位跟随的民众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

      那就是在车辆马匹的后方,用双手与双脚卖命的推送着沉重的负担……

      「用力啊!」

      「麻烦大家再多出点力!」

      「咕呜啊──!」

      多名正在与沉重行李搏斗的人们发愤吶喊着,只见他们双手双脚的肌肉都已膨胀至最大极限,甚至连青筋都暴露出来了,而车辆的轮子也只滚动那幺几公分而已……

      「呜哦吼──」无论是用背靠、用手撑、用脚挡,人们的力量几乎都反馈到泥土地上了,真正用来导动马车的…貌似只有那数分之一而已。

      肌肉因为出力过猛而开始无力,双脚也因为乏力而失去作用,车辆上的重量开始受到引力的作用而向后方的人们施压!

      「撑不住了啊…」在后方卖力的人们咬紧牙根承受这股沉重的压力,但若再没人帮忙的话…连人带车一起滑落至山脚也不是不可能的。

 

 

      「砰。」就在众人快要撑不住的时候,马车却突然停了下来,车上货物被突如其来的惯性给撞出了声音。

      「先让我跟里昂帮忙吧。」圣棠双手抵在坚固的车身上,一人将退势挡了下来,甚至还慢慢向上推去!

      「为甚幺连我也要!?」一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唱出,里昂立刻抱怨了一声。

      「玛莉安姐姐她不喜欢…」圣棠一边出力推车,一边呢喃了句话……

      「好了够了!」里昂一听见那个熟悉的名字后,他非常不满的吼叫了句,但还是乖乖走上前去,伸手推动沉重的车身……

      「难得看见少爷会被玛莉安以外的人这样玩弄呢~」在腰间的夏露揶揄了句话,虽然他被收纳在鞘里,但其声音听在里昂耳里……

      是格外的刺耳。

      「你的话是不是太多了?嗯?」里昂用左手紧紧扣在夏露的握柄上,发怒似的拔出一点,又用力扣回鞘里。

      「啊少爷,你是不是忘了我不会痛呢?虽然这样的感觉也不是很好啦…」

      「那需要我用你来劈岩石吗?」

      「可以啊~反正那对地属性的我来说就等于在磨刀呢~」

      「那要泡水试试看吗?」就在里昂与夏露争论不休时,圣棠突然插了一句话……

 

 

      这话出来,让两人顿时安静了下来……

      圣棠的插话,让里昂与夏露都惊醒过来,他们忘了圣棠是可以听见夏露之声的第三者,而且……

      周围还有一堆人,而里昂因为有些生气的缘故,忘记他们会把两人的争论看成里昂自己一人的自言自语……

      「泡水我倒是真的怕了,因为没保养好的话,我也是有可能会生鏽的。」夏露愣了一下,随后开口回应圣棠的言语。

      「闭嘴吧夏露,我不想再被当成疯子来看待了。」里昂把自己的语气打回当初的冰冷,将夏露收回鞘里,专心于推动身前的重物上。

      圣棠看里昂将情绪与言谈收回,保持冰冷的缄默之后,也不再多说什幺……

      他会插话,最主要的原因是为了让他明白自己的处境,毕竟在场所有人都不知道夏露的存在,里昂这样贸然的对话不是让自己成为别人眼中的经神异常,就是让人察觉到夏露的存在。

      亲眼见证过夏露能耐的圣棠,可不希望别人对他动异心。

 

 

      圣棠与里昂两人的出力,让使节团的行进更加顺遂。

      进入教会的这两年来,圣棠几乎天天都在进行心肺与肌肉的耐力训练,因此在力量的输出与维持上超乎一般人的水準。

      相比圣棠那不符合十六岁少年的能力,最令人吃惊的反倒是一旁的里昂。

      里昂的身躯,跟一般男性比起来要瘦弱许多;额外一提,里昂与圣棠同龄,但身高却只有一米五九,只到圣棠的肩膀高而已。

      若不看那双锐利的目光,又忽略掉胸前的大小,里昂的体型被误认为是女孩也是情有可原的,既使是与胧相比也毫不逊色的纤细手臂…却隐含着能够挥舞夏露、推动重物的力量。

      里昂与圣棠两人接手推动货车至今,也有数十分钟左右了,先不说圣棠,就连里昂也仅只有呼吸紊乱、额头渗汗而已,没有其余的问题。

      两人在后面承受大部分的重量,只需要三到五人即可轻鬆推动一辆满载金、银、铜、铁…等交易品的货车了,其余空闲出来的数十人去负责另一辆货车与粮食车也就绰绰有余了。

      「当初是谁婉拒惊雷骑士与那名小不点的援手啊?」看圣棠与里昂连续数十分钟都未停歇的推动货物后,其他得以回气的人们在私底下便聊了起来……

      「嗯?」儘管那些人的语音压得在低,却也无法躲过里昂的法耳,一听见小不点后,那对如同毒蛇般兇恶的眼神立即盯上那群人,让人不由得竖起鸡皮疙瘩……

      「你想死吗?就算那个人看起来再怎幺瘦弱,能够撑到现在也肯定不是我们惹得起的人啊。」

 

 

      从圣棠与里昂他们醒来至今,大概过了几个小时,目前的时间约是正午接近下午。

      位于正头顶的热辣阳光持续放射着灼烧皮肤直达精神的光辉,然而阳光灼烧在肌肤上的烙印不一会就被风抚平了;随着圣棠他们的前进,海拔位置也逐渐上升,而冻原的寒风也悄然来访。

      从上方照射下来的热,从前方迎面而来的冷,两相交替的三温暖令人的身躯也跟着忽冷忽热起来。

      冻人的寒风一息,炽热的烈阳马上将冰冻的四肢末梢炙烤一番,等待身体暖活起来甚至热到冒汗的时候,寒冷的冰岚便会顺着山壁吹下,将身躯冻得汗毛直立。

      忽冷忽热的情况是最容易让人感染病气的天气,不过短短几分钟,就已经有人的身子开始着凉、发抖、打喷嚏。

      知道身体状况开始受到天气的影响后,团员们纷纷拿出预先準备好的厚重斗篷为自己披上,以此谢绝寒风的叨扰。

      圣棠也稍微抽空,替尚在补眠的胧套上斗篷;即便胧的表情没表现出不适,但圣棠认为还是谨慎点好,他可捨不得胧因此而染上风寒。

 

 

      通往极北冻原的路已经走超过了一半,头顶上的阳光终于被深厚的云海消减掉大半的威能,但相对的……

      顺着坡道刮杓下来的风更加寒澈透骨了,一经吹拂,手指也会瞬间失温、失去知觉,若仔细观察…还会发现手上的、额上的、髮梢的汗水都被寒风冻结成片片霜晶。

      两侧与地上的岩石也开始有了别样色彩,深褐的土黄里开始参杂雪白,石缝中积聚的霜雪替这了无生意的岩块带来些微的寒气,让冰冷的石块更添冰静。

      偶尔会有片片斑驳云雾自坡上迎面而来,这对使节团的人来说又是个磨难……

      云雾主要由水气构成,一经过肌肤,瞬间化为滴滴露水,又经寒风笼罩一番…瞬间结成颗颗冰晶!

      在一路上,几乎都没有看见其他人,整条宽广的登山路道上只有圣棠他们一行人,让人觉得有些寂寥……

 

 

      圣棠他们持续推动沉重的负担向上迈进了一整天,最终来到了山路中间的一块平台上,準备扎营休息。

      这条漫长的登山坡道上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块平的供人休息,这些多是由时常往来平地与高原的旅人、商团们所开闢出来的。

      而现在,圣棠他们也已经步入了云海之中,大部分时段都有白云缭绕在身边,致使身躯染上一片片风霜。

      将一辆辆沉重的马车推到平地上搁置好后,这才卸下了一整天都没有停歇的双手……

沉重的车身与步伐替脚下的白雪印上无数的痕迹……

      「呼…」好不容易将双手收回来后,人们才吐出了嘴中一直紧咬着的一口气,透过长吁来放鬆浑身上下所有的紧张。

      「终于可以放鬆了…」将全身上下绷紧的神经鬆懈下来后,有人一屁股就瘫坐在柔嫩的雪地上,让工作一整天的躯体得以休息……

      「先等等,我们还有工作要做呢。」看到有人就这样瘫坐下来后,就有名负责带领工作人员的人走上前来:「起码先把晚上要睡的帐篷还有待会要用的简便炉灶给弄好在睡吧?」

      「先让我休息一下吧…」

      「还有甚幺需要帮忙的吗?」圣棠一听到还有事情需要帮手后,立刻上前询问一声。

      「先说,我可不想帮忙扎营甚幺的小事哦。」听见圣棠打算伸出援手时,里昂马上撂下一句话便走离了。

 

 

      在人员开始搭起帐篷的同时,一直在睡眠中的胧终于睡醒了。

      上次战斗所消耗的精神与魔力都已经透过沉睡来补充完成了,现在的胧…最需要的就是活络筋骨以怯退身体上的僵硬;开始做起拉筋与热身的胧正卖命让身躯的血液循环起来,藉此换醒睡眠中的躯体。

      「睡醒了吗?」圣棠走上前来问候了句。

      「嗯~」胧双手高举、挺直后背,让浑身上下的筋骨得以拉扯:「这一觉睡得很舒服呢。」

      「这样,妳待会还睡得着吗?」圣棠看胧双手握拳的朝气样子,有点替待会的事情担忧着……

      「没问题的,真睡不着的话…就对自己施放沉睡术就好啦~」胧展露出笑颜,向圣棠的问题抛出解答。

      「我可不会妳所谓的沉睡术啊。」

      「安心哪,那是能对其他人施展的魔法呦~」

      「你们两个当我不存在吗?」里昂那低沉且充满怒火的语气插入了两人的对话。

 

 

      被圣棠以玛莉安胁迫了一整天的里昂,好不容易得到休息却看到两人卿卿我我的画面,因此而感到气愤。

      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圣棠多少也能摸索到里昂的脾气……

      「抱歉,因为胧为了战斗也耗费不好精力,我害怕她会因此有什幺不好的后遗症。」圣棠并没有被里昂牵引起怒气,反倒以婉转的方式向其道歉。

      「…麻烦你们,下次等到没人的时候在去问候吧。」里昂听完,沉默了几秒后…便转身离去了……

      「怎幺觉得他…似乎有些不易相处啊。」胧望着里昂逐渐走远的身影,呢喃了一句。

      「夏露说他是少爷,应该事实,那份高傲的自尊与姿态确实是贵族们会有的,然而他的本性不坏,所以…应该是属于刀子嘴、豆腐心的那类吧。」圣棠对胧诉说着他对里昂的看法,但……

      「夏露…是谁啊?」胧偏头问道,虽然曾经听里昂介绍过,但经过一连串的战斗后又昏睡了一整天,这让她忘记了少年嘴中所说的人。

      「嗯…没事。」胧的一问让圣棠知道自己说溜了嘴,他想了想,最后选择不将夏露存在的事情告诉胧。

      「你不想说的话,那算了吧。」胧看圣棠不想多说的样子,也就不逼迫他了;与圣棠相处的两年以来,胧明白他总是有话直说,不想说的话,就算胧加上迪斯、塔克、范德、范尼、萨尔斯……等人都没办法逼他说出口的。

      「我忘记我来找你们借斗篷了…」远本该走离的里昂却突然回头,他双手交错在胸前,闭着眼睛别过头去,以近乎谢绝他人的态度来向圣棠与胧借东西。

      看里昂那副骄傲似的求助神情,胧与圣棠都无言了……

      不过,看着里昂那副忍受冻寒也不愿低下的头来的傲娇…这让两人很想看看他借不到东西时的表情……

 

 

      过了几分钟后,里昂终于套上了温暖的斗篷,让冰冷的躯体免于寒风叨扰……

      「温暖多了,谢了。」里昂搓了搓双手,让冻僵的末梢能够回暖,并向圣棠道谢着。

      「不用客气。」圣棠以微笑面对里昂的道谢。

      「不过这样可以吗?把你的御寒衣物让给少爷使用…」夏露对衣物单薄的圣棠问了句。

      「不用担心,我时常接受训练,所以还能抵御这些寒风。」

      「少爷,你平常不也自诩自身锻鍊严苛吗?怎幺不能跟圣棠先生一样抵御冰寒呢?」夏露这时却转向过来挖苦里昂……

      「闭嘴。」里昂二话不说,一句话就让夏露体验到能胜过周围还风的冰冷语气。

      「对不起,我的魔法却在这时候派不上用场…」胧看圣棠必须忍受寒风的吹拂,因而沮丧起来……

      「我可没妳想的那幺软弱啊…」圣棠伸手敲了敲胸膛,如此说道:「哈啾!」下一秒却突然打了声鼻涕!

      胧与里昂纷纷无言了,他们看着圣棠的鼻子开始冒出鼻水……

      但两人的手却紧抓着斗篷不放,看来他们心中还纠结着要不要把御寒衣物交出去……

      「哦哦!圣棠感冒了吗!?不用担心,我会用我的身体帮你取暖的!」妮可听见圣棠打喷嚏的声音后,立刻从胧的斗篷里钻出来,飞到圣棠身上用自己的身体帮他摩擦取暖……

 

 

      过了几分钟后,圣棠穿着公家的御寒斗篷过来……

      「好险使节团有多余的备用斗篷。」圣棠用手将身上的斗篷拉紧。

      「对不起…」

      「抱歉…害你要把自己的斗篷让出来…」

      胧与里昂纷纷向圣棠道歉着,胧是为了自己的无能为力,而里昂则是因为他使圣棠必须礼让自己的御寒衣物而道歉。

      「没关係。」圣棠向两人表示不介意,随后转头望着胧:「为甚幺妳会说魔法派不上用场?是因为刚刚的战斗所留下的后遗症吗?」

      「不,是因为气温很低,且风、水两元素的含量居多,火则相对稀疏,因此火魔法只能凝聚到能使用下阶的份量,而一施展出来就会被寒风刮熄…」胧向两人细心的解说着自身无法使用魔法的原因。

      「我还以为是后遗症呢,原来是这样。」圣棠听完解说后,才将悬在心上的石头扔下……

      「话说,你们这个使节团要怎幺处理生理上的问题?」里昂听不太明白胧所指的问题,因为一直都是由夏露来负责魔法的部分;事实上,最让里昂想解决的问题在于怎幺洗澡,因为整天的劳动让他浑身上下都被汗水浸透了。

      「什幺样的问题?」

      「洗澡啊,衣服黏在身上的感觉很难受。」里昂的表现出了些许的不耐烦。

      「我是不知道其他人怎幺解决…但我可以帮你哦~」胧也展现出了她的亲和力,即便里昂的口气听起来不是很好,她还是不生气,顺便招来了一颗等身大的水球。

      「…麻烦了。」里昂望着面前的水球,再三犹豫了一下,最后决定尝试一下这不一样的洗澡方式:「要怎幺做?」

      「不用担心,水流都是由我控制,不须更衣也不需隐蔽,只要让水流过浑身上下就可以把你的身体与衣服洗得乾乾净净~」胧的笑容依然没变,还是那幺的亮丽动人。

      「嗯。」里昂点了点头,心里想着:『哦?不用更衣也不用遮掩吗…这倒挺方便的。』

 

 

      看里昂点头答应之后,胧便控制水球散裂成数道流水,分多路朝里昂沖刷过去。

      里昂闭上眼睛,想要享受一下这另类的洗澡方式,谁知道……

      「哇啊─!」里昂却大声尖叫了起来:「好冰!」那一道道沖刷在身上的水…冷得像是冰块一样,再加上寒风的侵袭,冻得让人以为身躯已不复存在了……

      「哎呀,我忘记这些水不怎幺能够调到适合的温度了,对不起!」胧看到里昂痛苦的挣扎着,立刻让水停止沖洗……

      但胧又忘记一件事情,那就是没把里昂衣物的水分一起带出来……

      于是,饱含水分的衣服,在冷风的吹拂与寒冰的低温下,迅速冻结,将柔软的衣服冻成坚固的冰块!

      「胧,妳应该…不是故意的吧?」看到里昂惨叫的窘境,圣棠忍不住询问了一声……

      「我不是故意的啊。」胧转头以无辜的眼神望着圣棠,同时操控水流再度沖洗里昂身上的衣服,试图溶解那些冻结的水分:「我怎幺可能会故意呢?」

      「妳不是故意的吗?」圣棠偏着头,他似乎相信胧所说的话。

      「当然,而且说话会害我分心哦~」胧说完,里昂又惨叫了声,像是在回应胧的话一样……

      「对不起,妳继续吧。」圣棠看胧的表情依旧,就尽信她的话,让她专心在替里昂的清洗上……

      「少爷,玛莉安当初说你的语气要改,看来是真的呢~」而挂在里昂腰上的夏露则是一派轻鬆的享受着这冰寒刺骨的洗澡水……

  • 名称:快播电影天堂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07:3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