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职粤语超清

      终结神圣交战之后,教会里的气氛回复到从前的和乐融融,该说是比以前更加要好;以前,祭司与骑士们相见顶多互相点头来打招呼,而现在…不仅简单的招呼,甚至还会上前对谈呢。

      「嗨~」

      「你们好,刚完成工作回来吗?需要我们治疗甚幺的吗?」

      「不怎幺需要,因为这小子很卖命,所以很顺利的完成了工作;而且…我听他的梦话是说甚幺:『我毫髮无伤的回来了,我实现诺言了,所以…请跟我交往吧。』之类的~」骑士伸出手来,在新加入的队员头上拍了拍。

      「我…我才没这幺说呢!」那位被拍头的少年情急的出言否认,还侧眼看向对面的某位少女;女孩身上穿着祭司长袍,也同样身为教会的一份子。

      两人四眼相对后又立刻错开眼神,热辣与烧红同时窜上脸颊的他们,立刻就被眼尖的他人给发现了。

      「是妳吗?有互相喜欢的对象可真好呢,真让人忌妒…」带头的女祭司发现队伍里的新人后,立刻把她拉了出来:「这名骑士达成诺言了哦,所以妳也要做出相同的回应,不能让我们神殿蒙羞呦~」说完,一把将她推向少年。

      两人相撞在一起,脸上的羞涩再也藏不住,双双低下头来;而围在旁边的人们看到这情形后,纷纷笑得开怀。

      教会里有分割神殿与圣殿各自的区域,双方也会注意不随意踏入彼此的领地,但这仅维持到「神圣交战」事件之前;之后,神圣两方都把彼此的区域当成自己家一样,任意来去,就连各自的居住区也不例外。

      虽然教会上层对于男女之间的谈情说爱颇为敏感,但不会没人性到绝对禁止的地步,不过他们最近开始考虑要不要严律约束情侣,为此还曾召开过多次会议……

      「要禁止情侣们太过目无法纪?」萨尔斯一听到会议的主题后,立刻露出厌恶的神情:「不要为了这幺无聊的议题而浪费我的时间啊……」

      「当你们走在庄严神圣的教堂里,接着看到一对对情侣把手言欢、互诉爱慕,你们忍受得下去吗?」某位头髮斑白,脸上历尽沧桑的主教拍桌子出言问道。

      「很好啊~这才像是十几二十岁的少女青年们该做的事情咩~」萨尔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对吧炎煌斯~」随后用手肘轻轻顶了下一旁的赤炎骑士。

      「是啊,燃烧青春的光辉很顺眼。」坐在椅上的骑士双手枕于脑后,双脚摆在桌上,眼神聚焦或精神注意都不在会议上。

      「我是觉得没关係啊,就跟河流堰塞一样,禁止他们也阻止不了他们私底下的活动,那倒不如顺从他们,免得情侣们说我们上层不通情达理。」一旁的濂浮克也毫不在意,脸色更是诉说了议题的无趣。

      「你们…」那位主教看到骑士们回答时的随意后,气得全身颤抖:「那惊雷骑士觉得呢?像你这幺严谨的人,一定会觉得那些情侣的行径太过出轨了吧?」

      「你觉得你询问的人…合适吗?」萨尔斯噗哧一声,转头瞇起眼睛看向那位主教;其他骑士也纷纷窃笑着,因为主教他似乎问错人了。

      主教不明白萨尔斯所说的意思,也不明白特尔斯、炎煌斯跟其他人到底在笑什幺,他看了那些人一眼,随后望向尚未回应的圣棠…

      「我没有任何意见,如果允许的话,请让我提早离席,我快要迟到了。」圣棠开口,劈哩啪啦的念了几句话便起身:「我跟胧她们约的时间快到了,不快点的话…」

      「惊雷…骑士?」主教看到圣棠匆匆忙忙离开的背影,久久不语……

      「主教啊,你刚刚问的对象,可是最没有尺度的一对啊~」

      「那就目前看来,这个议题似乎有了结果……」坐在主位的凯尔苦笑了声。

      「这种早就有结果的废话议题也敢提出来浪费时间,我还急着约会呢。」萨尔斯大大的吁了口气,以怪罪的眼神望向众人,随后起身:「先走了,若还有这种无聊的议题要开会的话,别找我嘿。」

      「那我不晓得接下来要拜託你的事情是否属于『无聊』了。」凯尔以锐利的眼神盯向萨尔斯:「你应该知道,每当有新任的骑士长要上位时,教会必须举办什幺『仪式』吧?这个…不晓得对你有没有吸引力?」

      「这才对咩~」萨尔斯停下脚步,转过身来,脸上露出了笑容:「让我来猜猜,我猜圣棠他是……」

      离开会议室的圣棠,正快步朝神殿迈去,擦肩而过的人们纷纷向他打招呼,而他也稍稍挥挥手、点点头来回应他人。

      「不公平─」一名少女满脸不高兴的鼓着香腮,嘴里一直唠叨着:「为甚幺要去跟那个甚幺胧的女孩约会?跟哭哭啼啼的她比起来明明就我帮比较多忙,为甚幺我却什幺奖励都没有?」

      「我知道,但是我想不到有什幺方法来回馈,不然妳想要什幺?」圣棠看着妮可淘气的样子,只好轻笑了下,旋即回问一句。

      「我也要亲吻~吻我一下应该没有关係吧?」妮可想了想,眉开眼笑的她立刻就嘟起了嘴,凑到圣棠面前索讨一个香吻。

      「妳要亲吻?」圣棠上下打量了下:「我觉得一个不小心,就会把妳给吞下去呢。」随后笑了起来;因为妮可的大小仅只有一个手掌左右,所以很难想像去亲她的『樱桃小嘴』。

      「有机可趁!」妮可双眼发出精光,趁圣棠笑时发动攻势,一口气吻了上去:「嘻嘻,得手了~」

      相对妮可欣喜若狂的上窜下动,圣棠则哑口无言了好一阵子…

      「话说回来,圣棠原来想要把我一口吞下啊?真大胆呢~」稍稍稳定好情绪后,妮可手摀着嘴、偏着头,以有色的眼光看向圣棠……

      「我是不想一口吞下妳,不过妳的眼神是甚幺意思?」然而,圣棠似乎不明白妮可眼神里的意思……

      「哎呀呀,居然装傻,你这个色胚子…」妮可摇了摇头,正準备飞回到圣棠的左肩上时……

      「抱歉,我迟到了。」圣棠立刻小跑步出去,害妮可坐空了;妮可立刻搧动翅膀才免去一屁股摔到地上的窘境……

      在前方的走廊上,几名身穿祭司服装的少女们正在谈天论地,当她们听到圣棠的声音后立即转头望向少年……

      「胧,妳的白马王子来了哦~」斐莉丝出言调侃了句。

      「不要乱说…」胧虽然反驳,但脸上还是免不了要掀起些许绯红。

      「怎幺了吗?」圣棠走过来,发现胧脸上一片赤红:「妳脸好红,发烧了吗?」说完,伸手探向胧的额头……

      「没有!」胧虽然反驳了,却晚了一步;圣棠那温热的手已经摸到额上,粗糙的触感立刻传达过来!

      「她刚说自己有些不舒服,可能感冒了,我们先带她回去休息吧。」斐莉丝看胧满脸受惊的表情便开始说明,旁边的人甚至还伸手拉过胧……

      「没有,我没生病!圣棠,我们走吧,现在、立刻、马上!」胧情绪激动的轻甩开斐莉丝等人的束缚,双手急推着圣棠便离开了。

      「这样好吗?接受胧的事情……」望着胧与圣棠的背影,某位祭司向斐莉丝询问了声。

      「原本以为会极其厌恶的…不过相处下来觉得她人其实还不错。」

      「看妳当初复仇的行径,还以为妳得花上好一段时间才会接受对方呢。」

      「关于这点我也很诧异…但是,或许就是因为对方没有我所想的那幺邪恶,又或是我误会她了,所以光明神才会因为痛恨而对我降下天罚吧?」

      「圣棠,怎幺突然想到要约我呢?」并肩行走在一旁的胧眉开眼笑着,一想到几天前的早晨,两人相吻的那一刻,以及现在的进行式,内心的欣喜便再也藏不住,喜形于色。

      「进教会的这段时间,妳一直受到排挤,现在终于解决好了,所以想带妳四处走走。」圣棠侧目望着一旁的胧:「那个髮带,绑起来舒服吗?」当他注意到胧头上,那条被阳光照得闪耀的红色髮带,因而开口询问。

      「很舒服哦,我很喜欢,谢谢你。」胧伸手摸了摸髮带,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更加灿烂。

      圣棠静静的看着胧,现在的她充斥着满满的魅力,让圣棠的心与注意通通被紧紧吸引住,结果……

      「圣棠!你有没有怎幺样?」胧随后吃惊的瞪大眼睛、张开小嘴,因为圣棠…没有注意看路况而撞上了前方的墙壁。

      「哇哈哈─笨蛋主人又跑去撞墙了~」因为差点出糗而闷闷不乐的妮可一看到圣棠茫然的倒在地上时,开怀的蜷伏在地上捶着地面。

      在一旁準备打招呼的路人们一看到大名鼎鼎的惊雷骑士走路走到撞墙后,一个个把话噎在喉咙里、动作卡在肢体上,愣了几秒后开始强忍着笑意……

      「怎幺会这幺不小心去撞墙呢?」胧匆匆忙忙的蹲下,试着将圣棠搀扶起来……

      「因为妳笑起来…太漂亮了,不小心失神就…」圣棠边起身边回答,谁知……

      「讨…讨厌!」因为圣棠开口夸了胧一句,胧因为害羞而将双手收回去摀着脸,顿时让失去支撑的圣棠再度摔倒在地!

      「噗哈哈,我喜欢妳啊胧,这幺搞笑,太厉害了!」将情绪平复下来的妮可才刚準备飞起,看到胧的害羞又让圣棠『重回大地怀抱』之后,再度大笑起来……

      「对不起嘛~」胧满怀着歉意,双手合十对着圣棠道歉着……

      「我没有生气啊,为甚幺要道歉?」圣棠摆出满脸的疑惑,但是双眼依旧紧盯着底下……

      「你怎幺可能没生气?不然怎幺会带我来这里…?」胧低头抱怨了一句,转头望向底下……

      现在他们所在的位置在圣殿的训练场,确切是位于训练场旁的观众席上,他们正在观看底下中央的人们搏斗;现在的时间虽然还早,但是已经有许多人在底下进行实战训练了。

      对于每日都得接受训练的骑士们来说,早上的晨跑不过是暖身的活动,跑完全程所需时间并不多,所以接下来一直到午餐的时间就会被他们用来进行实战训练。

      塔克、范尼已经在底下对战了,他们俩人是差不多时间回来的,想来他们是同行的;回来后,两两拿出各自的大剑、长枪就打了起来。

      大剑的攻击以挥扫佔大多数,而长枪则以串刺为主,再加上塔克与范尼两人的能力不差,因而谱出一场引人侧目的精采战斗;一边的人们,纷纷停下搏斗,抬头或转头观望这边的战局……

      就在这时候,入口传来了两人的叫骂声,是迪斯与范德;他们两个是圣棠这团里体力较差的两人,所以比较慢回来也算合情合理,只是他们……

      不管体力再怎幺差劲,他们起码会用跑的回来,今天却是用爬的,又是彼此叫骂,那肯定是为了争论些事情,不自觉的加快脚步,随后用光体力,匍匐爬回来……

      「来啊,来比一局啊,来看看是谁比谁强!」范德爬起身来,从身后拿出三节棍子与枪头组合成长枪,随后摆出战斗架式!

      「谁怕谁,乌龟怕铁鎚,而你这范缺德的怕凸捶!」迪斯也不甘示弱,双手拿下背后的盾与腰间的剑,立刻冲上前去!

      「是迪斯跟范德呢。」胧看见两个活泼好动的人一边动口一边动手,打得不可开交……

      「他们情绪真高昂啊,这样拚尽全力的战斗更能提升自己呢。」圣棠看着底下的熟人们彼此磨练,还听到范德与迪斯之间的互骂,嘴角不禁露出苦笑……

      「不过…这对我还真是折磨…」胧看着塔克、迪斯、范德范尼的英姿,不是深受吸引,而是面露痛苦:「不知道为甚幺,看到他们这样彼此伤害,就觉得心中有所触动……」

      「不用担心,这只是训练而已,不会有什幺问题的…」圣棠伸手拍了拍胧的背,希望能够安慰她……

      「圣棠,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跟我比试一场呢?」就在此时,一个男子走上前来提出邀请,对方也算是圣棠的熟人─卡特‧列特。

      「原来是卡特啊…」圣棠抬起头来,认出这名长相英俊帅气、身体健壮的男子是谁后,站起身来:「嗯,走吧。」点了下头,随后跳到训练场的空位去……

      「甚幺嘛…明明在安慰我的,结果别人一邀就跳下去了…」胧看着已经拔出武器摆出战斗态势的圣棠抱怨的一句;当胧独自一人坐在位置上时,她的双眼虽看着圣棠,但是心却陷进了自责……

      既使神圣交战的事情过去了,胧依旧不愿原谅自己,因为她明白,自己的双手上染满了无辜民众的鲜血,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不过,圣棠可是战斗狂人呢,如果抛下兵器陪着妳…我才真的要担心呢。」没有跟随过去的妮可飞到胧的头上坐着,轻笑道:「啊,我忘记妳看不到我了。」

      「就是啊,圣棠那家伙怎幺可以抛下这幺惹人怜爱的胧呢,真令我羡慕又忌妒。」萨尔斯走上前来,对正伤感的胧说道:「虽然是要跟圣棠说的,不过现在对妳或对他说都没差吧?」

      「暗夜骑士!?」胧惊醒过来,一看到是萨尔斯立刻起身敬礼。

      「不用这样,我只是个普通的人类,怎幺能劳烦弟媳这样弯腰鞠躬呢。」萨尔斯出言嘲笑了句,马上逗得胧满脸羞赧……

      「我来传达教会高层刚刚开会的内容…」萨尔斯开玩笑似的口吻立刻转变,开始对胧说出一堆话来……

      「奇怪…是我多疑了吗?这个人好像…看得到我…?」飞舞在一旁的妮可看着萨尔斯的侧脸,内心存在着一丝丝的疑惑……

      圣棠与胧回到房间后……

      「要我在下个月的例行颂讚上,出席唱颂歌?」圣棠重複了一次他所听到的事情。

      「嗯,因为你是新上任的、代表『希望』的惊雷骑士,再加上现在东方与半精灵打的仗落下风,所以想靠你的『希望』来带给大众们信心。」胧把从萨尔斯那里听来的话再说一次。

      「是这样吗…」

      「还有更多的因素在,例如北方的人类第二强国─法鲁克不愿出兵帮助东方战线、前线的士兵们死伤惨重…之类的。」

      「所以才希望我这位空缺了几百年的『希望』来带给愁云惨雾的民众、信徒们一线曙光吗…?」

      「大概就是这样吧…圣棠,你会唱歌吗?」

      「没有唱过,不清楚。」

      「萨尔斯有给我一本颂讚的歌谱,你要不要试试看?」胧拿出了一本略为老旧的书本,递给圣棠。

      圣棠接过歌谱,翻开来看了下,随后开始吟唱了起来……

      「哪个家伙在唱那难听的音阶啊?」在门外,有人大声吼叫着,甚至还听到了兵器出鞘的声音…

      圣棠听到别人的评价之后,立刻停止歌唱,陷入死寂的沉默……

      「在这里,是这房间里的人唱的!」房门外有人的声音传进来,看来是刚刚受到迫害的人们循声找来的……

      「可这里是…惊雷骑士的房间耶…」

      「一定是别人想要恶搞圣棠所以在里面恶作剧的!」

      「真的?那我们进去砍了那不知好歹的王八蛋!」说着,猛然的就把房门给踹了开来,一群人剑拔弩张的冲进来…

      圣棠跟那群人面对面的对视着,众人心中除了无言还是无言……

      「请问…惊雷骑士,您的房间里…除了胧小姐外还有其他人吗?」众人环顾四週,最后看着圣棠……

      「没有。」圣棠与气冷冷的回答着,听得让人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那…刚刚是谁在製造噪音?」众骑士们的表情开始出现了难以置信的神情,他们察觉自己可能获得了一个新的话题……

      「…是我在练习颂歌。」圣棠心虚的低声回答众人……

当场,妮可笑到全身虚脱。

      从此,教堂里关于圣棠的话题又多了一条──

      『骇人!惊雷骑士是音癡!』

  • 名称:扎职粤语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01:3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