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ly超清

      夕阳西下,月娘盘空,夜晚再度降临,在破晓前的这片天,只会更加黛黑、越发恐怖;无论是妖魔或鬼怪都喜欢的时刻,就是天地都成了黑暗世界的现在。

      若太阳是神的审判之眼,那月亮就是魔的邪魅之眸;众多令人胆颤心惊的事情皆发生在黑夜,没有任何人亲眼见证的真实,只有高挂于天的月亮全程目睹,然而它却成了残酷的帮兇,为万恶披上一层恐惧的薄纱。

      人们惧怕的黑夜,正悄悄垄罩着上空,而今晚,也有阴谋正酝酿着…就在光明教会的神殿里…

      数道人影小心翼翼且灵敏迅捷的四处穿梭着,他们用身上所携带的东西撬开了一道道的房门,进入其中,犯下不为人知的事情…

      那些人见面之后,以手势或眼神稍微沟通了下,甚至还会彼此交头接耳;等待他们完成了彼此的事物之后,就立刻窜上屋顶,快速离开现场。

      「早上被硬拖着去训练,直到下午才能休息,睡觉没多久就要被挖起来做『坏事』…」范德边跑边抱怨着:「呼啊─…我看…神殿的女孩们还没投降我就要先死于非命了…」

      「有这幺悽惨吗?」范尼冷哼了声:「没了圣棠的通电神功,我们还得花心思想怪招来叫你起床,我脑汁都快被搅烂了。」

      「那就让我睡死吧~」范德摊了摊双手:「我已经很久没睡饱过了…」

      「我觉得…如果放你睡到饱的话…可能会跟圣棠一样,昏睡个几天几夜都不会醒呢。」迪斯如此开玩笑道;他回想每天早上在范德他们房里看到的景象后,就觉得自己所说的话搞不好是真的。

      「是这样没错啊。」范尼,点了点头:「我记得,以前曾看他睡了两天一夜都不曾睁过眼、下过床。」

      「呃…」听到范尼的证言后,迪斯反倒无言了…

      天地昏黑之时,圣棠他们都一定会随着夜风来到神殿造访,并留下『足迹』;祭司们经过几次的捣乱后,也逐渐有了警戒。

      这一夜,圣棠他们来到神殿后,发现底下有了奇异的变化…

      「哦?今天有点灯啊?」范德探头察看了底下,灯火通明。

      「似乎还有一些巡守呢~」迪斯伸手指向远处走廊上的两名祭司:「啊,顶着又深又重的黑眼圈守夜,真可怜哪。」

      「圣棠,这样还要继续执行计画吗?」范尼回头问向后方的督导人。

      「嗯,直到她们主动过来之前,我们的行动都不能停止。」圣棠点了下头,表情依旧,但言语却不再如同之前一样的平静无波,而是残忍的。

      「真冷酷啊圣棠。」范德轻叹了口气。

      「相对胧所受到的伤痛,她们这样已经算很轻了。」圣棠低下头来,让自己的情绪和缓些;闭上眼睛,随着脱口的言语回想到当初在神殿的事情…

      胧曾遭受她们多人的欺辱,却忍气吞声而不反击,宁愿独自承受而不开口向自己哭诉…

      「走吧。」将情绪压低至沉稳后,圣棠慢慢张开双眼,眼神闪烁着无情…

      隔天,圣棠等人开始了训练,既使会经过大殿,他们也果断的选择了绕路,因为殿上正在举行轰轰烈烈的「神圣交战」,要是让胧在那里露脸的话…一定会演变成更加麻烦的事情。

      胧也明白自己不能到场,因为她一定会因为忍不住而把圣棠他们的『好事』说出来,那幺计画就会失败;另外一点,她会让热闹的场面更加火爆,到时候圣棠可能会在跑进茫茫人海中,用肉身证明自己的正直,接着就会让胧难过得要命。

      综合以上两项,胧告诉自己:『千千万万不能在神殿的人面前露脸。』,可是,唯有一件事情可以让胧差点忘记这件事情,那就是死命跟在圣棠的身边,接着被他拐出去……

      圣棠总想要趁着那时候冲进人群里让别人海扁,因为这样可以积累自己刚正不阿的形象,可是又曾发生过他伤重陷入昏迷的事情,所以胧总会紧紧抓着他,不让他离开自己身边…

      「胧…妳别老黏着圣棠形影不离的啊,这对我们这些单身男子太刺激了…」有一次,范德终于忍不住开口劝说了,虽然他的本意令人怀疑,因为他是旁眼瞄完范尼才开口的。

      「我不赞成,圣棠哥一定会在放手的瞬间跑走,然后又带着满身的伤回来,我跟胧为了那些伤患就已经够累了,不想再花那些精力去治疗自残患者…」迪斯却希望胧能紧抓着圣棠不放:「虽然我知道胧姊肯定会乖乖照顾他的啦~」后来又补上一句,让胧的脸蛋烧红不已。

      「随你们取笑吧,反正我是绝对不会鬆手的!」胧却顶着绯红,对所有人表示了自己的决心。

      「我很好奇,你们两个这幺亲密,该不会是已经…?」范德露出了奸笑,来回巡视着圣棠与胧,从他的姿态与言谈…不难听出他所指的意思。

      「范德,你太失礼了!」然而最先答话的不是那一对,而是范尼!

      「我话又还没说完,你这幺激动要做什幺?」范德冷笑着,存心看范尼出糗。

      「范德,你说我们两个是甚幺?不是还没把话问完吗?」圣棠嚥下嘴里的饭菜后问道。

      听到这句话后,胧低下了羞腼的螓首,其他三人则是六眼相对着…

      「迪斯,圣棠他…是真的不懂还是假装清纯?」范德看着圣棠的满脸疑惑,悄悄问向一旁的迪斯。

      「是真的不懂吧?我不记得他曾跟女孩子好到这个地步过。」迪斯耸了下肩膀,满脸的稀鬆平常;虽然他跟圣棠认识不久,却清楚圣棠的个性。

      「迟钝的超级大木头…」范尼看着胧跟圣棠两人,明明就像个幸福夫妻的样子,但没想到圣棠他…

      「真是糟蹋了胧这个好女孩,可爱迷人、心地善良的她居然会喜欢上那种木头…先替她默哀一下。」范德念着,手还比出了祈祷的手势,对面前的胧祈祷着…

      「不过圣棠除了对爱情迟钝之外,在其他方面上都还算是有替胧设想呢。」迪斯将嘴里的饭吞下后说道。

      「若我能当…」范尼轻叹了口气,低声呢喃着:『多幺希望…』

      「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在圣棠他们的谈话告一段落后,一名男子捧着午餐走上前来询问着。

      「可以啊。」迪斯看了下面前的空位,点了点头。

      「呃…那位置是在惊雷骑士身边,所以应该要圣棠的回应吧?」那男子露出了苦笑,因为空位是在圣棠旁边。

      「啊真的吗?圣棠不会在乎这种小事,所以可能完全不会开口回应你哦,真的要等吗?」迪斯惊讶的看着对方,语气里参杂着玩笑味。

      「好像真的是这样呢。」男子看着面无表情的圣棠,随后坐下来:「不好意思了。」

      「请问…」范德看着这位不知名的男子,想要称呼却又不敢妄动,因为对方身上穿的衣服…跟圣棠的服装一样是『特殊设计』而不是制式的骑士服。

      「抱歉,我是特尔斯‧福兰德。」那名拥有褐色头髮、褐色瞳孔与大众脸的男子向大家自我介绍着。

      「只有这样…?」范德脸上的疑惑并没有随着对方的介绍而消散,他指了下特尔斯身上的衣服;那件白色的衣服上有不同深浅的银丝线编绘出来的图腾,而且胸膛上还有个无垠骑士符号。

      「如你所见,我是无垠骑士,可是我不希望这个身分导致我无法跟你们做朋友。」特尔斯点头,随后勾起了笑容;他的笑容跟迪斯不同,是充满可靠与信任的笑容,绝对不会让人觉得欠打。

  

      「无垠骑士长您好!」得知对方身份后,范德立刻起身敬礼,双眼里的满满疑惑瞬间成了敬佩!

      「你好范德‧洛特斯菲,我记得你是今年的新人,是弗利伦城的分会所推荐的第一人。」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特尔斯却知道范德是谁:「这位应该是你弟弟─范尼吧?你们兄弟俩的枪术旗鼓相当,因此给了我很深的印象呢。」

      「您好。」范尼伸出手来与对方相握,但是他的语气明显冰冷许多;迪斯有注意到这一点,因为特尔斯刚吐出「弟弟」这个词时,范尼的眼神明显有了变化。

      「不需要对我用敬语,比起骑士长,我更希望当你们的朋友。」特尔斯的笑容依旧:       「希望你们愿意叫我的名字而不是什幺无垠骑士。」

      「是的,特尔斯先生。」范德听到后立刻更正称呼。

      「这头白金色的长髮,令人难以忘怀的灿烂笑容,你是迪斯‧萨可赛斯吧?你在艾因赫伦也小有名气呢。」特尔斯将双眼转向正在吃饭的迪斯。

      「嗯,李郝。」迪斯不顾嘴里的食物,一边开口一边伸出手。

      「这位女孩就是胧吧?果真如我朋友所叙述的一样可爱迷人呢。」特尔斯望向胧:「惊雷骑士─圣棠,国王亲自指名的人,虽然有过几面之缘,但我一直都未曾跟你面对面交谈过呢。」最后,特尔斯转向身旁的少年…

      「我也是,还没向你道谢呢。」圣棠喝了口水后,对特尔斯勾起了浅淡的微笑:「谢谢你多次在会议上表态支持我。」

      「没想到圣棠愿意对我露出笑容,今天肯定是我的幸运日。」特尔斯看圣棠微笑后也笑了:「表态的事情不用道谢,虽然前面是被逼的,但后来我倒是真的支持你。」

      「嗯。」圣棠点了下头:「请问你找我们有甚幺事呢?」

      「我是来认识新朋友的,而且替其他队长带口信给你。」特尔斯如此说道:「赤炎骑士队的人们因为这次事情而受伤惨重,所以炎煌斯正火冒三丈的想砍你;格鲁特因为头痛休养,请我向你为上次刺伤你的事情道歉;萨尔斯则叫你夜晚的行动再闹大一点。」

      圣棠听完其他人的口信后点了点头,接着沉默下来…

      今夜,圣棠他们再度奔驰于屋樑上,朝着神殿奋力冲去;在赶路的同时,范德他们也不忘言谈、交流一番。

      「哎呀呀,没想到会遇到无垠骑士,他居然会知道我耶~」范德一想到特尔斯与自己谈话的过程,就满脸的欣喜若狂。

      「你犯花癡啦?」范尼噁心的看着范德:「原来你是对男人有兴趣,噁心死了。」

      「你说啥鬼话!你不知道无垠骑士是谁吗?」范德出拳敲了下范尼。

      「说实话,那位无垠骑士…到底有甚幺过人之处?」迪斯不解的问道。

      「听我们弗利伦的教会人士说,教会的八大骑士都有其象徵的意义与令人嚮往的事物;无垠骑士象徵的是浩瀚无边的人际关係,暗夜骑士是象徵无所不在的全面,圣棠的惊雷则是象徵不屈不挠的希望……等。」范德向三人解说道。

      「真是这样吗?希望~」迪斯望向一旁的圣棠。

      「这我不清楚。」圣棠倒是很直接了当的回答。

      「原来…难怪你会这幺崇拜无垠骑士。」范尼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缓缓转头看向范德:「没有朋友的孤僻人士。」

      「你说甚幺!?你这浑蛋给我站住!」范德一听,火气大发,似乎是痛点被戳到了。

      「冷静点。」圣棠立刻出手用雷之力电了下范德:「别忘了我们现在在哪里。」他出言提醒準备破口大骂的范德,因为他们已经来到了神殿的区域。

      虽然夜已深,但是神殿依旧火闪耀、人活络、影幢幢,似乎是因为圣棠他们的夜晚行动从未停止的缘故,所以这群祭司们也下定决心要彻夜不眠的守夜了。

      圣棠他们趴伏在上头,仔细观察着底下的情形,希望能找到空档下去作乱,可是无论走到哪里,几乎都有人固守,而且那些祭司的表情…似乎没有向睡意屈服的意愿。

      「哇呜─戒备这幺森严哪…」范德看到底下的人影与她们脸上的愤怒后,留了下冷汗:「圣棠?这样还要下去捣乱吗?」

      「就目前所看到的情况…要安然下去都有困难了,更别提是要恶作剧了啊。」迪斯也抬头望向圣棠。

      「看样子,今天不得不收手了。」范尼也看向圣棠,今天无法执行作战计画,这已经是很明显的状况了。

      「可是今天不做的话,她们就会知道有人在暗中作祟,就更不可能投诚了。」圣棠如此回答:「棘手了,没想到她们居然这幺倔强。」

      「那幺,现在该怎幺办呢?」

      圣棠的脑袋正高速思索着,他虽然有设想过祭司们不愿屈服的情景,但没想到她们居然会倔强到这个地步;看她们的表情与眼神,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去休息的了,而现在的时间又已经…

      就这样看来,今天可能无法行动了,可是不行动的话,她们就会知道有人在作祟而不愿倒戈…

      这下该怎幺办…?

      「蠢蛋主人,你似乎很头痛哪。」就在圣棠百思不得其解时,坐在左肩上的妮可出声了!

      「对了,我都忘了还有妳啊。」妮可的声音,如当头棒喝般给了圣棠答案,但正当他有动作的时候…

      「圣棠─?」范德推了圣棠一把,完全没料到会让圣棠重心不稳而向前倾身;这一推、一倾,就让圣棠往前掉下去了!

      迪斯与范尼立刻伸手拉住圣棠,好险成功阻止他掉下去,但是…

      圣棠为了稳定重心所踏出的一脚,因为发力的关係而发出声响,还导致一些碎石块落下,掉落至地面!

      「是谁!谁在那里!?」这点动静瞒不过底下绷紧神经的人们,如同水落热锅般,神殿的吵闹声驱赶了黑夜的沉寂!

      「糟糕了!」迪斯、范德与范尼惊呼了声,他们明白自己的情况惨烈的不可言喻。

      「妮可,快点!」在这紧急的时刻,圣棠立刻对妮可发令,随后抬手向苍穹打出了一道雷电!

      「我知道了,交给我吧~」妮可接收到命令后,立刻化作一团黑雾,消失得无影无蹤!

      漆黑的天突然轰轰作响,随后有无数苍雷劈轰下来,瞬间镇住了全体动员的祭司们;随着苍穹的雷,地面也开始隆隆晃动,将人们晃得东倒西歪!

      「这是怎幺回事?」祭司们停下了暴怒,立刻左顾右盼,查看情况!

      「快看!那面墙上!」有人伸手指向一面墙上…

      「愚蠢的人类,被矇闭双眼而排斥、冤枉、欺凌着虔诚侍奉着神的少女,若不愿发自内心对女孩道歉,吾将亲自对其施于神罚!」墙上慢慢的浮现出了散发亮光且还流动的黏稠血字…

      「这是……怎幺回事?」立刻有祭司被这些字给吓到了,全身发抖的瘫坐在地。

      「还有…你看那边的水…」又有祭司们指着不远厕所里的水,通通从清澈的水变成了血水,还慢慢的溢了出来…

      「啊─!」这次轮到在房间里的人尖叫了。

      「怎幺了!?」

      「呜…」被吓到的人连说话力气都没了,她缓缓举手指向一旁;墙上的缝隙开始渗出了血水,还有地板上传来了咯咯的骨头摩擦声音,衣橱里面也传来了阵阵魔兽低吼的声音……

      看到了那幺多奇怪的现象,所有的祭司立刻跪下,双手合十向天祈祷着,希望天神息怒…

      「这到底是怎幺了…?」看到这个情况后,范德他们完全没有头绪…

      「她们怎幺突然跪下来了?墙上?水?怎幺回事?」因为在屋顶上,所以迪斯他们完全不知道底下发生了什幺事情,刚刚所听到的也就那些字词而已,很难推断出个所以然,而他们也不敢探头察看底下的情况…

      「好险…」圣棠喘了几口气,缓缓弯下腰来…

      「这样就可以了吗?蠢蛋圣棠。」妮可飞舞到圣棠面前:「不过这幺做挺消耗体力的,让我休息一下吧…」说完,飞进圣棠的衣服里,瞇上双眼…

      「谢谢妳。」圣棠道谢着,伸手抚摸了下準备入眠的妮可。

      「差不多了,我们走吧。」圣棠对身边的三人说完,起身奔向圣殿…

      「停下来了…」

      「这到底是…」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而且都已经这幺明显的反应了…」

      「我们还是去向胧道歉吧…不然真的会被天惩罚…」

      「嗯…还是赶快去道歉好了…」

      隔天一大早,祭司们来到圣殿大厅上,整整齐齐的排列着…

      「妳们又来做甚幺?讨打吗?」

      「我们是来找胧小姐的…」

      「找她做甚幺?那什幺表情?来装可怜吗?」

      「说不定是祭司们的陷阱哦。」

      「我们是来向胧小姐道歉的!」对方一听到了骑士们的发言后,又想到了昨天晚上的恐怖情景,吓得立刻跪在地上恳求着原谅…

      圣棠算好会发生这件事,所以当神殿的祭司们一跪下时,他就拉着胧来躲在人群中…

      「妳们…?」众骑士看原本喊杀喊打的祭司们全部跪在地上请求原谅时,通通被这强大的反差给搞的糊里糊涂。

      「大家快点起来,不用这个样子!」胧看到她们下跪后,立刻从人群中跑出来,让在场所有人感到吃惊…

      『这就是大祭司跟神殿里传说的胧?可是…』

      『感觉不像传言中那幺凶狠呀…?』

      祭司全都被胧的态度、口气以及动作给弄糊涂了。

      虽然一直排斥着胧,但是关于她的恶行恶状也都只是道听涂说来的,从未真正去认知胧,一边阐述胧是恶,一边倡导胧是善,这两极的评价才会让祭司们对现在的胧感到惊讶与怀疑…

      但是神都亲自显灵了,身为神之使者的祭司怎幺能够怀疑自己的信奉?

      「真的…没有关係?」带头的人很紧张,但换来的是胧的微笑;得到胧的原谅后,所有祭司都站起身来…

      「妳们…到底怎幺了?」胧好奇的询问着眼前的祭司。

      「我们昨天晚上被神警告了,如果不向妳道歉,就会受到神罚…」该名祭司回答道。

      「早就跟妳们说胧是好人了,不相信我们还跟我们打架,妳看,连神都看不过去了。」骑士群里有人大声的说着。

      「对不起…一时被斐莉丝的言语所迷惑…所以就…」祭司低着头,羞红着脸,不敢再多说什幺…

      「对了,斐莉丝她们呢?」范德仔细在众祭司当中寻找斐莉丝等人的蹤影…

      「她们坚持不愿意向胧小姐道歉,所以没有跟过来。」祭司回答。

      「嗯。」圣棠点了点头,这样也好,方便实施最后一个步骤,虽然进度受到几次的延迟,但就目前来看…

      计画的走向非常完美!

  • 名称:lovely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01:3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