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泪传奇之凤凰无双超清

      「起来!」

      精神恍惚的时候,某个熟悉的声音穿破耳朵,闯进、响彻、迴荡在脑中,那…是裏圣棠的声音…也是他自己的声音。

      「给我…」裏圣棠似乎气到发疯似的低吼着:「起来─!」他奋力一踢,将圣棠狠狠踹飞了出去!

      少年的身躯如同皮球般蹦蹦跳跳的横冲直撞着,直到了最后才向块破布般静静的瘫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真是的,别装死了,不管是外面的肉体伤害还是我踹你的精神伤害,都还不够格对你造成致命伤害。」裏圣棠不屑的盯着地上的少年说道:「嗯~话说我刚刚是用尽全力耶,没有致命伤害的话就太丢脸了,应该是有吧?不对,肯定有!」

      「咳…」圣棠吐了口血,缓缓爬起身来:「怎幺了…?」

      「你终于起来啦?」裏圣棠面露笑容,又出脚踢向圣棠:「不是致命伤啊,真丢人哪~」一击就将圣棠扫了起来!

      「你啊~又差点把自己的命给枉送出去了,这样不行哪~不教训你不行。」裏圣棠又是唉声叹气又是摇头晃脑的,随后变出了一把剑…

      「那是辅助计画的行为…」圣棠站稳后,试着解释,但是…

      「少啰嗦!接近全身的粉碎性骨折,我没被你害死都会被你吓死!」裏圣棠不由分说,直接一扫将圣棠击飞了出去…

      「等等!」一个后空翻,安然落地之后,圣棠试着缓和对方的火爆脾气,但是换来的又是一记无情的斩击!

      「闭嘴!你要嘛就爽爽快快的让我砍几刀,要嘛就奋力抵抗再爽爽快快的被我砍几刀!无论如何,老子我都要砍你几刀!」裏圣棠气得张牙舞爪,手中的剑也如同他的动作般,大开大阖、诡异多端!

 

 

      看到对方的气势,圣棠就已经明白多说无益了,那幺…唯一能与对方交流的,只有手中的剑了;手中一握、意念一动,一把漆黑的剑立刻出现在圣棠手中。

      「哈──」圣棠放声吶喊,剑也随着吼声挥出、迎上,两把同样漆黑的剑在空中交错!

      萤光、火花自交接处喷发而出,些微光亮照亮黑暗的虚无国度,也闪耀着两人充满斗志的双眼;双剑不断交和、分离,连与断的剎那都会迸发出灿烂耀眼的光芒,宛如星辰、玉盘、金阳般。

      没有凹凸、没有不平、没有蜿蜒、没有起伏,是放眼望去,所有的一切都水平如一的地面上,只有两人上下左右的快速移动着;没有规律的撞击、没有节奏的步伐、没有距离的挪移,是任何事物都没有的世界里,唯一拥有的点缀。

      两人疯狂交战着、死斗着,搏命对两人来说是再贴切不过的形容,电光石火的攻击、千钧一髮的闪避、精采夺目的动作,仅只是在旁观战都会禁不住而屏息,屏息观看这力量、迅捷同时结合华美的战斗。

      虽然招招令人讚叹、虽然步步令人惊心、虽然伤伤令人动魄,虽然两人脸上的表情不相同,却都充满了同样的喜悦;走在生死边缘的斗争,每个架式、每个目标、每个动作都是生存或死亡的赌博。

      身体的运作、心脏的跳动、精神的思索、灵魂的雀跃,无论会在这场战斗中获得什幺样的战果、付出什幺样的代价,现在的这份专注与喜悦,正是武人所追求的事物。

 

 

      两人全神贯注、全力以赴的相互搏斗了数小时,最后才由圣棠的败北告终;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胸膛上下快速起伏的两人,只能仰望着天空,大口喘气…

      「你…以后…再这幺乱来的话…我肯定毙了你!」裏圣棠将手中那把破烂不堪的长剑扔到地上后,边喘气边骂道。

      对于眼前的人所喷发出来的愤怒,圣棠无法应对,因为他除了气喘就无法再做其他动作了;就算是他,应对裏圣棠的最佳态度与战略,就是从头到尾全力以赴,要毫无保留的把自己所会所有的通通发挥出来!

      对付这位敌手,保留只会换来更大的痛苦。

      一开始就会使出所有技能或许会害圣棠黔驴技穷,但是这位裏圣棠也只会拿出更新更炫更强悍的战技,不钻研、不开发、不探索更新的技巧是绝对赢不了他的。

      两人不仅相貌相仿,地位也是相同的,他们是彼此的学生兼老师,挖掘彼此的潜能、纠正彼此的短处、提升彼此的实力。

 

 

      好不容易结束了这场学习与惩罚的战斗,睁开双眼之后,发现天空从旭日东昇成了夜幕低垂…

      精神逐渐与全身上下所有的神经、知觉连接上,开始接收外界的讯息;发麻的四肢、温暖的被窝、沉重的负担、清新的芳香,有位少女正趴伏在身上,是依旧惹人怜爱的胧。

      「终于醒来啦~蠢蛋圣棠。」发现圣棠醒来后,坐在他额头上的妮可立刻出声打招呼。

      「嗯。」圣棠轻点了下头,伸手探向趴伏在自己身上的胧:「是妳们在照顾我吗?」

      「是啊,不过我做得事情比这女孩还要多哦~」妮可拍着翅膀在圣棠眼前飞舞着:「哪哪~我这幺辛苦的照顾你,有没有奖励呢?奖励奖励~」

      「奖励吗…」圣棠听完,正噤声思索着…

      然而胧却被圣棠的些微动作与交谈言语唤醒,她慢慢睁开双眼,一见圣棠恢复意识后,立刻张开双手,扑个满怀!

      「咦?怎幺了?胧?」对于胧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圣棠完全摸不着头绪,只能一边安抚一边询问…

      「为甚幺你要保护我?知不知道你受伤陷入昏迷的时候我有多担心啊!」胧边骂边捶打着圣棠,哭泣与怒吼搅得圣棠头眼昏花…

      「妮可…她这样到底是难过还是生气啊?」圣棠细声询问着一旁的妮可。

      「我怎幺会知道?」妮可耸了耸肩,将问题踢回到圣棠头上…

 

 

      圣棠就连胧到底是悲是怒都搞不清楚,更别说是要安慰她了;束手无策的圣棠只好任由自己的衣襟被泪水沾湿、任由自己的胸膛被粉拳搥打…

      「蠢蛋主人哪~你蠢到连自己该做什幺都不知道吗?」妮可的脸色逐渐南看起来,虽然胧的哭闹不大不严重,也不代表其他人可以持续忍受…

      「…我该怎幺安慰她?」该说的有说,然而圣棠却不知道该做什幺:「要…怎幺做?」

      「做甚幺…我怎幺不知道你们这幺开放啊~要直接用肉体安慰对方哪~?」

      「嗯?」对于妮可的言谈,圣棠完全不明白她的意思,只好露出无知的神情…

      「首先呢~强抱住她,一阵深吻之后呢,就可以开始宽衣解带,然后…就能『安慰』对方了!」妮可思索了下,毫不忌讳的将自己误会所导致的错误步骤告诉了圣棠!

      圣棠考虑了会,接着就开始付诸实行,他实在不会应付这种情况,也只好遵循妮可给的方式了…

      「嘿嘿~可以看好戏了~」妮可看圣棠有所动作后,奸邪的笑了,还边笑边舔舌头加流口水!

 

 

      圣棠双手搂着胧,将纤细的躯体略微强硬的拉进怀里,这是妮可所给的第一个步骤!

      「让妳担心了,对不起。」两人的距离拉近至零距离后,圣棠以沉稳且富有歉意的声音向胧道了个歉;此举此话一做一出,胧的捶打与叨念立刻停止,消失无蹤!

      「我不是担心…」胧紧缩的全身立刻鬆软下来:「我是害怕…我好怕你会抛下我…」

      「对不起。」圣棠听完后,除了再次的歉意外别无他法。

      「告诉你,你是我喜欢的人!你是我仅剩的避风港!所以…不准你再这幺乱来!」

      「嗯,不会再乱来了。」对于胧的吩咐,圣棠只好照单全收,没办法,因为这次是自己乱来,才招惹了胧的担忧与惧怕。

      胧看圣棠点头答应了,这才破涕为笑,将自己的身心通通摆放道圣棠胸怀里的最好位置上。

      「哎呀~还以为有好戏可以看的,真失望…」妮可看两人甜甜蜜蜜的相拥着,洩了口气:       「算了,反正总有一天看得到的,嘿嘿~」

 

 

      「胧,请问一下。」搂了许久,圣棠才开口打破沉默:「现在几点了?」

      「凌晨两点多吧…怎幺了吗?」胧抬起头来,望向圣棠。

      「时间差不多了,我要去执行计画。」圣棠鬆开了双手,準备下床。

      「我不要!」然而胧却出力抱紧圣棠,不让他下床:「上上次,你出门就受了重伤回来,昏迷三天;上次,你出门就受重伤被抬了回来,昏迷一整天,所以,这次我绝对不会再让你出去了!」

      「我必须要去执行计画,第三步计画要持续执行几天。」圣棠试图劝说胧,他伸手摸向玉手,希望能够以言语及眼神化解少女的坚决。

      「不要!如果执行计画的代价是让你受重伤的话,我不要!」然而,圣棠的好言相劝换来的是互不相让:「你的计画是为了我,所以我有权力阻止你进行吧?」

      「可以是可以…但是…我不执行的话,会受高层挞伐的…」圣棠别过头去…

      胧看着圣棠的背影,那沉默的身躯似乎被两难的犹豫所苦,她只好陷入沉默,因为她明白了圣棠的苦处;他的计画牵连太广,不是他或自己说停就可以停下的…

      「我知道妳替我担忧,但是…我一定要去结束这项计画,所以…」虽然不用回头不用看,光就胧那抖动的十指就可以猜到她的动摇,因此圣棠立刻趁胜追击:「请让我出去吧。」

 

 

      胧并没有回应,但是她的心正在历经天崩地裂……

      『该不该放手让圣棠去执行计画?他是为了我好,我很开心,但是…他会因此受伤…我不想…到底该怎幺做?』在女孩苦恼的时候,圣棠转过身来,将少女的双手抓起,握在手中…

      「请…让我去了结这项计画吧。」圣棠再一次,发出了郑重的请求。

      「呃…嗯,请你…务必小心。」胧点头了,她的苦恼与混乱已经被少年的诚意与温柔所攻破。

      圣棠得到允许后,立刻开门离去,留下少女一人待在房里。

      「主人,原来你很会哄女孩嘛~」妮可喀喀笑着,刚刚发生一举一动、一言一语,没有任何遗漏的被她看进眼里。

      「为了胧,我一定要去做。」圣棠的回应很简单,却充满了不可改变的强硬。

      「真是的,名为胧的那位女孩有这幺好吗?」妮可摊手问道:「我也不差啊~」

      「我无法形容。」

      「应该是你不知道怎幺形容吧?」妮可听完后轻笑了起来。

      「大概吧。」圣棠以苦笑对应着妮可的轻笑。

 

 

      穿过寂静的屋樑,快速奔驰划破夜空,圣棠疾行进入神殿的区域;夜色很深,底下却依然没有任何动静,彷彿一滩死水的世界,令人不由得胆颤心惊…

      但是悄无人声的世界,却让有心人士更加雀跃,底下有什幺样的事情或物品呢?对于有所计画的圣棠来说,静悄与无人是最佳的掩护。

      一边奔驰一边搜索,搜索下手的目标,搜索同行的伙伴……

      脚下虽是神殿的地盘,从没人对这里动过脑筋,却不代表真的没人敢动,因为这里已经有一群共四个人开始行动了!

      花了段时间后,圣棠找到目标,停下脚步并翻身跃下,停在三个人面前。

      「哦~圣棠,你醒过来了吗?」準备闹事的迪斯三人警觉的转身,发现是圣棠后便鬆了口气。

      圣棠点了点头,并不在乎自己似乎真的受了全身性的致命伤;其实,圣棠会昏迷那幺久是因为有个人要严惩他,不然早在伤口痊癒后就能醒来了。

      「既然你来了…那就让我们再商讨要怎幺闹她们吧。」范德看圣棠安然无恙,脸上的笑容也越发妖邪…

      「今天的範围要比昨天要广阔些,受害者也要多一些,手段也要多样些。」圣棠向眼前的三人列举出了三点。

      「还要加大恶作剧的内容跟範围?」范德听完后睁大着眼,若非亲口亲眼看到圣棠说出来,他还不会相信圣棠会面无表情的说出这些话来。

      「嗯,因为要伪造成是神殿排挤胧,而遭受到的天谴,所以要加重恶作剧的尺度。」

      「我不明白,这幺做到底能给胧什幺样的帮助?」范尼左思右想,完全搞不懂圣棠的思维…

      「神殿是受斐妮丝她们的煽动才认为胧是恶龙,进而排挤她、报复她。」圣棠开始向三人解释乱源与自己行动的用意:「引发『神圣交战』是为了消磨她们的精神,现在的恶作剧除了要捣乱与恶化她们的神智外,就是要导引她们的的想法,让她们认为自己是错误的,进而让她们投降。」

 

 

      「为甚幺之前不做而要拖到现在才动手?」范德对圣棠的行动时间提出了问题。

      「若在她们精神良好的情况下骚扰的话,只会增加她们抵抗的意念,而她们现在处于『精神不济』与『焦躁不安』的状态,这时进行骚扰的话才能让她们受不了而投降。」

      「那为甚幺要透过我们恶作剧呢?放着不管,就这样持续到她们自己主动投降不就好了?」这次轮到迪斯发问了。

      「如果她们自己过来投降的话,她们对胧的看法依旧不变,这会跟深信着胧的圣骑士之间保有隔阂;但如果是『神的旨意』让她们过来投降的话,那幺她们就会承认自己的错误,最后双方就会完全消除掉彼此的隔阂,并接纳与她们所『误认』的胧。」圣棠向三人仔细解说着其中的要点与原因。

      「你的脑袋到底是装了甚幺?居然能计算、设想到这种程度…」范德皱起眉头,摇摇头,他对于谋略之类的事情最头疼了。

      「我没看过,应该跟你们装的东西一样吧?而且说实话,我还花了三十几分钟来计划呢。」在别人耳中听来可能是很自满的话,但是圣棠这话是说得很诚实的。

      「怪物…」

  • 名称:天泪传奇之凤凰无双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00:3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