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视频超清

      一个空间里……

      略显微弱的光芒照耀着这黑暗的空间,四周环绕着一片片如水晶般紫色而透明的柱子,地板则是暗紫色的类似玻璃所雕成的;刚刚还会闪耀着光芒的这些东西,如今已失去彩华,而且还慢慢化散、消失……

      虽然这个空间逐渐淡化,但被刀枪剑戟刻划出来的战斗之纹,还残留在地面上、柱子上甚至是气氛中。

      站在这个死寂、寂静、静谧的空间上的,总共有三人,但是他们的脸上却充满了不捨、难过……

 

 

      原本应该站在身边的另外三个人已经消失了,从刚认识一直奋战至今的伙伴们不见了,但他们还活着,只是回到了属于他们的地方而已……

      接下来应该快要轮到我们了吧?因为这是无可避免的结果。

      果然,一阵微风吹来,身上的衣服与身后的披风随之而动,而我的脚底也浮现出无数的光晕,该说…我的身体正因为某关係而逐渐化为萤光。

      「时候…到了吗…?」看到自已的身体被绿色萤光逐渐分解,但我却没有任何的惊慌,反倒觉得…内心无比平静。

      「你…会回到哪里去呢?」一名拥有银白短髮、微黑肌肤的男子满脸担忧地看着我;我明白他的忧心从何而来,因为……

      「我不知道,因为原本名为『裘达斯』的人,无论是在哪个场所、哪个时代都是不存在的。」我轻摇了摇头,稍稍思考后说:「大概,会飘荡在时空间的彼端吧?或者是以『里昂‧玛格那斯』的身分被消灭。」

      「我不要!要是没有你的话,我…!」某位拥有刺猬头的男孩大力摇着头,他的头髮…无论何时何地都像阳光一样的闪烁着金色光芒,就跟以前的那人一样。

      光芒的蚕食从脚底来到了胸口,以此来看,我们道别的时间所剩不多了;飘扬而起的萤光遮掩住我的视野,我几乎无法看见那两个人的表情了,想来他们也是一样吧?

      「听好了,我因为遇见了你们,所以已经死过的男人才能获得这份对他来说…过于奢侈的幸福…谢谢……」在最后的这段时间,我仔细回味着这段时间以来的日子,我扬起了无言的苦笑:「永别了。」

 

 

      我的话讲完,意识就消失了,眼前化为一片的黑暗,既使从一开始就已经知道这样的结果了,但是我并不后悔……

      只是没想到,成为『裘达斯』的我…可以弥补当初没能做到的事情,还能在最后的一刻摆脱那份『面具』,袒露出自己的容貌,以『里昂』的身分迎接这份安详的死亡……

      从『恶梦开始』的那天直到今日,我终于可以放下心中的这份忧心与悲痛,安然面对这个结果,这肯定是神赐予我的吧?

      吶……

      夏露……

      玛莉安……

 

 

      从皇城广场上出发,一直到离开了艾因赫伦,这段时间总共历经了十几分钟,这段期间,圣棠只能够四处观望周围的民众,而胧则是沉浸在圣棠的温柔怀抱里……

      背负所有民众的期待,经过城门离开了艾因赫伦后…他们又得面对路边那些正在田园里耕作的农民们;使节们的脸上一直挂着笑容,圣棠也是,反倒是胧,好像因为太过幸福的进入小睡中。

      来到了田园的彼端,从这里开始进入赫薙原森;长年由商旅行走过的路径旁有些许的杂草,草中伫立着三三两两的树木,翠绿的叶及深褐的木从近延伸至远。

      穿过树冠渗透下来的阳光为清凉的森带来炽热的生气,气息参杂着盎然的林木香味;沉静于垄罩四周的清新时,不时听见飞禽鸟啭、昆虫叫鸣,令人心情一空,轻鬆自在。

      马蹄敲击地面的乐章为周围的声乐产生共鸣,一同谱出名为「悠闲」的曲目;圣棠与胧安静的享受着这份安宁,两个人都没有任何交流,只像块木头与无尾熊般的坐在马背上……

      「后天之前,我们要走到森林北端的冻原登山口,所以请加快脚步。」走在队伍前端的那位使节先生对身后的队伍下达着命令,虽然是命令,但语气相当恭敬,像是对朋友一般的对待着身为下属的队员们。

      「请问一下,大概还有多远的距离?」圣棠出于好奇而向使节们发出了疑问;现年十六未满的圣棠虽生活在艾因赫伦近四年了,但他却从未离开过城市。

      「大概有两百公里远,依照现在的行进速度,恐怕不能依照行程所安排的时间推进。」带头的使节回答道。

      圣棠想了想,的确是如此,代表赫薙国的他们是为了请求支援而出使的,前线作战的情况并不乐观,就目前看来,没有快马加鞭已经算是缓慢的了。

 

 

      就在众人赶路的时候,马匹居然开始骚动了起来!

      无论坐在马背上的人们如何安抚、下口令、拉动缰绳,马儿就是无法镇定下来,狂乱践踏着马蹄的牠们从驯马化为一匹匹悍马;本身不太熟悉马术的圣棠立刻抱着躺在怀中的胧跃起,他座下的马儿立刻狂奔而去!

      在森林中的虫鸣鸟叫也杂乱起来,无数的鸟禽或昆虫从林间飞窜而出,宛如逃命般!

就在此时,大地开始震动起来,低沉的轰鸣自脚底下的泥土中传来,带着令人心抖动的震动一同袭来!

      使节团里的人们也开始紧张起来,然而圣棠却依旧保持一贯的冷静;冷静的他,听见了左边森林中传来了奇特的声音,不像是地层轰鸣,而是野兽吞吐什幺的杂音!

      等到那奇怪的声音消失后,这个异变也没持续下去,地震开始平缓下来,而动物们的悲鸣与骚动逐渐平缓下来……

      「大家没事吧?」使节们安抚好马后,转头对身后的团员们查问情况。

      「…大家没事!」在后面负责管理货物与食粮的人们大声报告道。

      「那继续前进吧。」确定周围的人没有事情后,使节立即开始行进……

      「使节先生,你们继续前进吧,我要去察看一下周围的情况。」圣棠向使节报告完后,起身离开……

      「等等,惊雷骑士…!」

      「不用担心,我好歹也是队长,会在预定时间前到登山口等你们的。」圣棠抱起安眠中的胧走进了森林中,他在最后向使节们说了这最后一句话……

 

 

      进入睡眠的胧并没有被刚刚的骚动吵醒,想来圣棠刚刚的动作很轻巧,并没有对胧造成什幺吵闹;抱着怀中憨憨打呼着的胧,圣棠缓缓朝着刚刚听到的怪声发源地走去……

      从声音来判断,有可能是怪物或魔兽在附近活动,但是能够引起地震的怪物…若是与使团相撞上的话…不行,不能够让这种事情发生。

      「嗯?圣棠…怎幺是你在走路呢?」就在圣棠思考的时候,胧醒过来了,当她看到是圣棠以公主抱的姿势抱着她,害羞的立刻挣扎起来……

      「刚刚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我想过去查看一下情况,妳醒来也好,因为待会可能要战斗。」圣棠将胧放下,并对她提醒了一句。

      「战斗?为甚幺?」被放下后,胧却反悔了,没想到圣棠说放就放,只是对于他所说的话感到疑惑。

      「嗯,附近可能有兇猛的怪物,为了保全使节团,我必须过去查看情况。」圣棠讲解完,拨开了一片树叶:「就在前面……」

 

 

      一个像是被爆炸吞噬的空旷地上,周围的树木折的折、断的断,但是…如此诡异的破坏却不是爆炸所引起的,因为没有任何火焰烧焦的痕迹与气味,那幺这副景象是怎幺来的?

      圣棠慢慢走去,期间不时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造成这破坏的,似乎是被洪水沖刷的样子,因为周围湿了一大片,无论是树枝、树木、树叶都染上了水气,就连坚硬的泥土也被溅洒成一片泥泞……

      越想越奇怪,这周围并没有瀑布、河流或是湖泊,所以并没有造成洪水的水源,所以这波洪水到底是怎幺来的?

      两人最终来到一处,发现有一个人躺在遭受洪水破坏的泥泞地上,走近一看,发现是位少年……

      带着稚嫩的瓜子脸、修长的睫毛、深蓝至黑的旁分短髮,左耳吊着一个金色的长条耳环;身穿蓝色金镶边的蓝军服,白色的长裤以及蓝色的军靴,身上还披着粉红披风,而披风的固定点─胸前挂着一个雕有花纹的银铁片。

      少年的手中紧握着一把通体白银的弯刀,可能是懂得剑术的人。

      圣棠看着那件披风与胸前的铁片…记得好像是贵族才会拥有的身份证明……

 

 

      「圣棠这个人…」胧看到少年后,立刻弯下腰来查看他的情况。

      圣棠也马上检查这个人的情形,他的衣服有些破损,还有被利刃划开的破口,身上也带有一些红肿与伤口,可能是战斗换来的奖励;然而他的衣服却是溼透的,腹部也有肿胀,可能是喝了不少水。

      「他没有呼吸,但还有很微弱的心跳,或许还能救回来!」胧伸手摸向少年的鼻头与脖子探测呼吸心跳,随后立刻向圣棠报告。

      「我知道了。」圣棠听完后,双手一张,灵动的雷开始缭绕在十指之间!

      「你恢复心跳,我马上帮他把肚子里面的水清出来!」胧的眼神开始闪耀起来,双手灵活舞动着,蓝色的光芒在空中刻画出一个圆形的魔法阵!

      「了解。」圣棠点完头,双手拍向少年的胸膛,将掌上的雷电导入心肺之中!

      在圣棠动作的瞬间,胧也发动了魔法,将淤积在少年腹部里的水导引出来,顺便畅通了呼吸道!

      「咳咳!」那名被急救的少年立刻咳嗽起来,随后开始发出了轻微的惨叫声……

 

 

      「你终于醒来了。」看见对方有了反应后,胧与圣棠立刻收手,而胧更是立刻搀扶对方起来,拍了拍他的后背……

      「…你们是谁?我又在哪里?」少年战战竞竞的挺起虚弱的身子,以手中的弯刀指着两人。

      「我叫圣棠‧罗赫,她是胧,你现在位于赫薙原森里。」圣棠倾身,伸手将胧护在后方,右手则警戒性的摸向腰后的剑柄……

      「…赫薙…国?」少年皱起眉头来,阵阵思索完后,将手中的刀子收回刀鞘里:「我是里昂‧玛格那斯,刚才误以为你们是敌人,抱歉。」并向两人自我介绍完后,道了个歉。

      「里昂…吗?你怎幺会出现在这里,还在森林里溺水呢?」胧把对方的名字记入脑海里后,开口询问对方的来历。

      「我不太记得了…你们知道圣因加鲁特王国在哪里吗?」里昂思索了一段时间后,摇了摇头说道;里昂觉得头脑有些混乱跟晕眩,记忆并没有丧失,却有种像是遗忘了大量资讯的感觉。

      「圣因加鲁特王国…神唤大陆上似乎没有这个国家。」胧闭上眼睛,努力思考着曾读过的书本,从那无涯的书海中寻找这个名词:「不过,我似乎曾在一个故事里听过这个名词。」

      「是吗?不存在的国家啊…」里昂嘴上呢喃着,而脑海里也在想着什幺:『听她说是神唤大陆…但我记得之前从未听过这个名词,难道我来到其他的世界?我不是在海底洞窟下被海水淹没了吗?这究竟是怎幺一回事?』

      里昂思考的期间,圣棠与胧也在四处寻望着,随后四眼相对了好一会,这才把眼神挪回到这名溺水的少年身上……

 

 

      『假设这里不是我所在的世界…那玛莉安也就不在了…这样的话…我要为了甚幺而活…?』里昂从刚刚所听到的资讯中推断着:『要我活在这个没有玛莉安的世界…是神给身为背叛者的我的惩罚吗…?』

      「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走呢?」圣棠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任何事情后,对里昂提出了邀约。

      『没有可以留恋的地方,没有可以守护的对象,一无所有的我…』里昂内心的旋律持续低沉到了谷底,他没有任何可以做的事情,没有任何目标的他…觉得跟着圣棠也不会有任何问题,因而点了头。

      「我很好奇,你今年几岁啊?」里昂同行后三人开始迈出步乏,为了打破沉寂,胧向这位少年发出了疑问。

      「十六。」里昂简短的回答了两个字。

      「十六?看不出来是跟我们同龄呢!」胧听到后,来回、上下仔细的看着里昂的身材……

      里昂的身高只有一米五九,而且体型纤细,再加上他的五官与脸型,很容易误认他是女孩。

      「我原本还以为你是女孩,若非你胸前平坦的话。」胧面露惊讶,仔细看着里昂的容貌……

      「不是也有女生的胸前是平坦的吗?」走在前方带路的圣棠感到疑惑……

      「好像是这样呢…难道你真的是女孩吗!?」胧思索了下,随后转头去,满脸惊讶的望着里昂!

      「我是男的。」里昂表情顿时露出了些许气愤……

      「可是…不管怎幺看都是女的啊~」妮可从圣棠的左肩上飞起,来到里昂的面前左右飞舞着,仔细观察着……

 

 

      「哈哈,少爷,难得你在不认识的人面前露出这样的表情呢~」就在胧连番歉慰时,一个对男性来说是略显尖锐的声音自里昂的腰间响起。

      「嗯!是谁在说话?」圣棠惊醒过来,手立刻伸到紫雷上做警戒!

      「圣棠,你在说甚幺?哪有什幺人在说话?」胧皱起眉头,她虽然正在道歉,但是清楚的知道自己并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可是我明明有听到…」圣棠满脸的失措,鬆弛了绷紧的神经……

      「我也没有听到啊圣棠,你怎幺了?」妮可来到圣棠的左肩上,收起翅膀坐下。

      「你…听得见夏露的声音吗?」里昂的脸上首度出现了吃惊的神情,左手也下意识的摸向银刀。

      「夏露?」圣棠偏着头,显然对于这个新的名字感到不解。

      里昂将腰间的刀子拔出来,是里昂昏迷时也一直紧握着的弯刀。

      刀子是一体成形的银白色弯刀,护手上雕刻着漂亮的纹路,而刀身上有一块金、黑双色所交织出来的图腾,而图腾的起点有着一颗像是宝石的东西正泛着金色的光芒。

      「能听见我的声音啊,看来你也拥有资质呢~」这一次,圣棠听见了有声音从那颗发光的地方传来:「我叫做皮耶尔.朵.夏露迪耶,请多多指教。」

      「什幺甚幺?这把剑会说话?为甚幺我听不见?」因为第一次在身边发生这种新奇的事物,所以胧很兴奋的左右凝望着里昂与圣棠,最后望向正在发光的夏露……

      「会说话的剑?那不是跟我…」妮可望着那把银色弯刀,虽然听不见对方的声音,但是妮可却为此说出了无人知晓的言语……

      伸手抚摸着自己的胸口,妮可的脸上面无表情,就连樱桃小嘴也没谈吐任何言语,就这幺拍动翅膀,飞舞在空中……

  • 名称:迅雷视频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49: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