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超清

      月黑风高的夜晚,空无一人的走廊上回响起沉重的喘息声,洁白的地上拖曳着一条鲜红的血液,微弱的光芒照耀着大地,捕捉到了一名形单影只的人摇摇晃晃的走在路上……

      左肩膀就算被扎得再怎幺严重也会有个限度,但现在这好比是撕裂灵魂的剧烈痛楚是怎幺一回事?圣棠紧咬着牙根忍受着浑身发颤的寒冷与汗水,毫无章法的步伐带着疲惫的身躯一路碰碰撞撞……

      照理来说,极致的痛会麻痺神经使得痛楚消逝,但圣棠此次受到的伤却非如此;不仅痛楚超乎一般刀剑所能赋予的痛楚,那挥之不去的…直达脑海深处的痛楚宛如黑夜垄罩般……

      圣棠越是踏出脚步,肩上的伤就会发出更加惨痛的苦;貌似全身的知觉都被拔除一样的撕心裂肺,却只有唯一一处的感觉最清晰─左肩窝上的惨不忍睹。

      宛如伴随着心跳与呼吸甚至是动作而发作的痛,化成了一摊泥沼,一尺一寸一点一滴的将圣棠往地狱深渊拉去;圣棠发现自己的视线越来越模糊了,不是涣散,而是像纸张被撕裂一般产生了无数的黑色裂痕!

      既使痛楚超出能忍受的範围,身体也没因此停止运转,因而让剧痛与精神争吵不休、挥之不去……

 

 

      好不容易回来到自己的房门前,但圣棠那双无力的手扭开门把…好不容易敞开了房门,走进房里,却不能够放声大喊出来,反而要压抑那已经来到牙关的嘶吼,静悄悄的来到床边、躺上床铺、盖上被褥……

      即便回来到房里,圣棠还是无法鬆懈全身上下任何神经或肌肉,稍有放鬆的话就有可能被那痛楚夺走喉咙,进而侵扰夜晚的宁静!

      四周围只有夜风偃倒青草的稀疏声,只有零星的虫鸣声,只有胧的吐息声,明明是那幺的安详、那幺的令人睏倦,但那左肩上的剧烈疼痛硬是将圣棠挽留在现世,不让他躲入梦乡之中……

      被疼痛折磨不休的圣棠,只能将十指紧紧扣在床巾、被褥甚至是衣物上,然而就连这仅存的发洩方式也在拷问着他;紧咬着牙关与紧扣着十指的肌肉、筋骨因为使尽力气而颤抖,但这份颤抖无疑是加剧痛楚的催魂曲。

      圣棠那仅仅皱缩在一起的五官久久不得舒张,而黑夜依旧漫长……

 

 

      过了多久?圣棠并没有去细数,痛得失去思考的脑袋早已麻木,麻木的知觉也开始习惯了这种痛楚,若没猜错的话,不是这样忍到早晨,就是昏昏沉沉的睡死过去……

      就在圣棠认命的一剎那,左肩突然发起了更加惨烈的疼痛,将那即将阖眼的精神一口气唤醒过来!反射性的伸手抓向左肩,却只能引来更加强烈的痛楚,宛如活生生将肉体里的灵魂一口气拉下十八层地狱般的痛!

      圣棠那忍不住的痛苦脱口而出,却被喉咙里呕出的血所摀住,吶喊透过鲜血化作一片云雾,把四周的一切溅上一片……

      就在圣棠痛得快要失去理智之时,发现有颗坚硬的东西正黏贴在左肩上抖动着;那剧烈的震动仅只会为圣棠带来更剧烈的苦楚,因此让他不加思索的立刻伸手想把那东西拿起来……

      但是那颗坚硬的东西竟然像是长了牙齿般,紧紧黏贴在肌肤上,既使用力拉扯也无法将其与肉体分离,反而因此拉扯到伤口,造成更大的惨痛!

      虽然痛,但是圣棠还是毅然决然的把那颗东西硬生生拔出来,肌肉、鲜血相互摩擦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痛楚令他嘴巴大张,但乾枯的惨叫已经发不出来,与之替换的是一点一滴溢漏出来的乾黏血液……

 

 

      强烈的阻力断去,被撕裂的肌肉拉带着几滴的血液在空中勾勒出亮丽的圆弧线条,最后沾黏在圣棠的右手上……

      石头一离开伤口后就开始安分下来,而伤口上的痛楚也逐渐获得舒缓,这让圣棠可以放鬆下绷紧的神经,安心的喘气;现在的他已精疲力尽了,除了瘫死在床上外,就只能让嘴巴大口且急促的呼吸……

      被剥夺的全身知觉开始返还,躯体与四肢能感受到周围的微风、床铺的柔嫩…以及身体的疲惫;惨痛的经历过后放鬆全身,眼皮立刻沉重了起来,战慄的精神逐渐瘫软……

      就在圣棠準备睡去的时候,他发现右手上的石头又产生了异样!

      硬物迸裂的声音伴随着轻微的震动,屡屡透过空气与神经传达过来,引得圣棠扭头望去!

 

 

      原来刚刚一直贴在他伤口上像是啜吸的物体,是当初萨尔斯请主教转交给他的黑色岩石;石头上面沾满了自己的鲜血,血还在上面以怪异的文字排成了一个完整的魔法阵。

      石头上的鲜血魔法阵开始消逝,向是被吸收了一样逐渐隐没,然而崩裂却越来越剧烈而且那上面的裂痕似乎排成了奇异的形状……

      似乎有一对蝙蝠翅膀…一双修长美腿…纤细的双手……

      石头从原本的黑色变成了白白的皮肤色,原本坚硬的触感慢慢变的柔软如同生物的肉体;接着岩石上的翅膀慢慢张开,整颗石头就这样从一颗磐石转变成了ㄧ个极为妖艳的小恶魔……

      圣棠瞪大了眼,看着手中尚未张开双眼的小恶魔,在圣棠的注目礼之下,那个妖精就慢慢的张开了她的双眼……

      「…妳是谁?」过了久久之后,圣棠才开口问了一句话。

      那恶魔没有立刻回答,反而搧动翅膀飞了起来,她像是在舒展筋骨般做了些动作,最后缓缓飞到圣棠的胸前,趴下来瞪大双眼看着圣棠……

      「我还没有名子,你要帮我取吗?主人。」拥有一头鲜红波浪长髮、大大的眼搭上了小巧可爱的脸蛋,看上去颇为可爱的那位恶魔如此问道。

      有点像是小女孩般尚未成长的躯体,细长的四肢与同样纤细的躯体,一件黑色紧身衣外套着一件蓬鬆的且大小刚好罩住肩膀到大腿根部的丝製服…整体看上去不惹火却妖艳。

 

 

      「主人?」圣棠疑惑的看着这位女孩…姑且算是女孩吧;袖珍的大小与圆润的脸蛋,再加上那被衣服罩住而不明显的曲线,很难称呼她为女人。

      「是啊,你的血液里带有浓厚的黑暗元素,我很喜欢哦~」那个女孩的脸上勾起了不输给胧的甜美笑容。

      「我的血?黑暗元素?」圣棠听到这些后显得有些诧异,在人类的常识与认知里,带有黑暗属性的东西多半不会是好东西,虽然也不会刻意去排斥就是了…

      「你自己都不知道吗?还有…您甚幺时候才要帮我取名字呢?」那位恶魔张大了眼睛,盯着陷于疑惑漩涡里的圣棠……

      「名字吗…」圣棠迷迷糊糊的呢喃着……

      「不用太挑剔,我只希望能快点拥有新名字,并知道主人的名字就很高兴了~」那个妖精无所谓的微笑着。

      「叫妮可好吗?妮可,我叫做圣棠,妳直接叫我名字就好。」圣棠随意的取了个名字并介绍自己。

      「妮可…吗?有点普通,不过比我刚刚猜想到的『小黑』要好听多了,谢谢~」

      「妳…怎幺知道我的血里面有黑暗元素?」圣棠皱起眉头,对妮可询问自己的血液……

      「因为要唤醒沉睡中的我,必须让我吸收浓厚的黑暗属性,而你的血能够唤醒我……」妮可解释着。

      「原来如此…」圣棠听完后却没继续追问:「我觉得有点睏…让我睡一下觉吧…」他反而被强袭而来的睡意击倒,缓缓阖上了双眼……

      「您不打算包扎一下伤口吗?」妮可很好奇的指着圣棠左肩上的伤问道。

然而圣棠却已经睡着了,没有给予任何回应…若鼾声算是回应的一种的话。

      「…好吧,晚安了,圣棠。」妮可看圣棠已进入梦乡后,以笑脸对圣棠道声晚…接着拍动翅膀飞离房间……

 

 

      几分钟后,妮可提着一包绷带、纱布回来放在床边,小心翼翼的将圣棠左肩上的衣物退去……

      衣物被乾涸的血液黏着在肌肤甚至是敏感的伤处上,既使在怎幺小心谨慎也会动弹到那些进入沉眠的神经,进而触发圣棠的低声哀鸣;妮可的表情很凝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那些湿黏的血衣褪去,袒露出底下的伤痕……

      妮可拿起一罐瓶子,将里面的药粉轻轻洒上,接着拿起纱布来到伤口处,轻轻替圣棠敷上,再拿一捆的绷带,慢慢帮他包扎……

      拍动背后漆黑的双翅,拉紧绷带并细腻的上下窜动,还须小心是否会吵醒进入睡眠的圣棠…虽然只是简单的包扎,但对只有手指大小的妮可来说却是项麻烦的事情,而且还得小心不能吵醒熟睡的圣棠……

      虽然钻过肢体与床铺接触面的时候有些困难,好在床与妮可都拥有优异的「弹性」与「柔软度」,因此没造成圣棠多少异样感,这…真是值得庆贺哪。

      好不容易包扎完后,妮可打上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拍动翅膀飞起,欣赏自己的精心杰作几秒后,伸手拭去额头上的汗水,飞到圣棠的脸庞边,紧贴着他的肌肤蜷缩起身子,随着主人一同沉睡……

 

 

      过一段时间之后,圣棠缓缓睁开双眼,眼前有胧、迪斯、范德、范尼、塔克、凯尔先生跟其他队长们……

      「怎样了…吗?」出于好奇而开口,但这一剎那才让圣棠发觉到自己的声音已经沙哑得几乎像个老人了。

      「你终于醒过来了…你都昏睡三天三夜了…」胧在看见圣棠甦醒过来后,喜极而泣的眼泪立刻夺框而出……

      圣棠受伤开始进入昏睡的隔天,胧一早醒来就看见他躺在床上,呼吸轻慢细微的如同根本没呼吸一样,除此之外还看到洁白床单被染上了大片血红,这才让胧注意到圣棠左肩上那个逐渐散发出血腥味与不良感觉的伤口……

      「我到底…怎幺了?」圣棠完全不晓得自己到底发生了什幺事情,就算是受到伤害而没处理,就那幺点程度的轻伤也不该昏睡三天三夜吧?

      「你被我的破魔短剑刺伤了,虽然有上药包扎,却还是陷入了昏睡…」格鲁特别过头去,以怀着歉意的表情说道……

      其他队长会让格鲁克在那天晚上去找圣棠收点「利息」就是因为圣棠的这个计画有些胡闹,但没想到会发生这个意外;更重要的一点是,格鲁特所使用的「武器」是最不容易造成致命伤的短剑。

      「我不记得有做包扎…而且那种伤口也不可能会让自己陷入昏睡啊…」圣棠越想越奇怪,还伸手来抚摸着已经癒合好的伤口……

 

 

      当抚摸到左肩的时候,圣棠才突然想起一件事情,那就是妮可的事情!他抬头左顾右盼着,四处寻找着妮可的蹤影,却看见她正坐在胧的肩膀上,以浅淡的笑容看着自己。

      圣棠拉起无力的手,直直伸向了胧肩上的妮可……

      「圣棠…我好怕你就这样一觉不醒…就这样把我丢下…」胧引导着圣棠的手来到自己脸蛋上……

      「嘻嘻~圣棠,一般人若没把黑暗元素凝聚到眼睛上是看不到我的,不用担心~」妮可笑嘻嘻提醒着,圣棠听到后则鬆了口气;这个不管怎幺看都像是恶魔的妮可如果被教堂的人知道的话…到底会发生什幺事情呢?被销毁或被接受?这倒真勾起圣棠的兴趣了,只是他不敢测试……

      就在此时,一旁的萨尔斯开始轻笑了起来,将所有人的头与目光都吸引过去…

      「咳咳…」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过来后,萨尔斯清了下嗓子说:「我觉得圣棠跟胧你们两个实在太大胆了,居然在这幺多人的面前亲热起来~」

      「圣棠还需要静养,我们先出去吧。」凯尔轻哼了声,随后打开房门出去了,而其他人跟在主教身后离开……

      「祝你早日康复…」胧在圣棠的额头上亲吻了下后,也跟着离去……

 

 

      圣棠缓缓躺下,虽说伤口已经痊癒,但总体来说还是相当的虚弱,虚弱到甚至连呼吸都快耗尽全身力气般……

      妮可飞来到圣棠身边坐下,折起双脚的她像是试图挑逗圣棠恶魔,无奈她选定错目标了;无论是身或心上来说,现在的圣棠根本不受妮可的诱惑,再说妮可的大小…最大也只有一个手掌大小而已。

      「哼,不受诱惑就算了,就连一句谢谢也不讲,讨厌的主人!」妮可看圣棠久久不语,因而发怒骂道。

      「谢谢…?」圣棠以极其轻微的声音问道……

      「是啊,不然你以为是谁帮你包扎的啊?如果没有我帮你包扎的话,你早就一命呜呼了,还不快谢谢我?」妮可气得鼓起脸颊,可爱至极了。

      「嗯…谢谢…」圣棠点了头、道了谢,却又陷入了昏迷……

      「这还差不多~」妮可消气了,露出了笑容,却:「哎呀!又睡着了…怎幺你跟猪一样能睡啊?」

 

 

      阖上眼后,圣棠来到了熟悉的地方,遇到了熟悉的人……

      一片漆黑,无上无下、无天无地的世界里面,正站着一名少年,他拥有血红色的瞳孔与鲜红色的头髮…以及与自己相同的面貌。

      「臭小子!你能不能小心一点?你被那把破魔短剑刺到的时候我差点灰飞烟灭呢!」裏圣棠抬起憔悴的脸,对着刚进来,脑袋还迷迷糊糊的圣棠就霹雳啪啦的开骂起来!

      「灰飞烟灭?」圣棠疑惑的偏着头,完全无法理解对方的言语……

      「我灵魂的心脏在你的左肩上,被破魔短剑刺到的时候我还以为会死呢,好不容易以为自己倖免时,又不知道被甚幺东东吸食,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灵魂的心脏?我的左肩?被不知名的东西吸食?」圣棠挂着满脸的疲惫、疑惑与不解,一遍又一遍的反覆思考着裏圣棠所讲的内容……

      「我差点死掉…都是因为你的实力太弱!所以我要对你进行特训!特训!」裏圣棠立刻把过错推到圣棠的身上,不等他反应过来就立刻展开了猛烈攻势。

      圣棠只好捨弃思考,无奈的跟裏圣棠对打起来……

  • 名称:最新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27: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