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站超清

      由于祭司与骑士之间的战火扩散迅猛,将大多数人都牵连进去了,使得每天会进行训练的骑士们减少许多,就连原本会跟圣棠一起训练的人们也因为战斗或负伤而暂停训练。

      圣棠独自跑在原本热热闹闹的走道上,他一个人感受着教堂内的另外一种风味,唯有今天,他想将计画的事情抛在脑后好好的操练自己…

      漫步奔跑中夹杂着快走,偶尔还会突然猛力冲刺,这样三种不同的速度与动作能够更加充分的训练到双脚肌肉与爆发力。

      奔驰在清一色大理石堆砌起来的雪白走廊上,快速浏览着赏心悦目的精美雕刻艺术,闻着青草与花木散发出来的芬芳气息,这让圣棠的心更加沉澱,让烦恼逐渐烟消云散。

      快速奔驰的时候,使一旁的柱子如同跑马灯般变成一道半透明的白色屏风,遮挡着外面翠绿的花木以及苍蓝的天空;欣赏这带有朦胧美的美景,更使圣棠保持着平静的心,欣赏这眼前美丽的景象,藉此抛弃掉脑海中繁杂琐碎的事物…

      他来到了一处较偏僻的花园前,看着那绿意盎然的花园,这份宁静促使他走了进去;安静欣赏美丽的花草与苍穹,让圣棠有种想要演练自己所会的技巧。

      拔出代表惊雷骑士身分的紫雷,摆出霸道之剑的起手式,圣棠开始舞起剑来;速度由慢而快,再从快到慢,最后开始要快就快、要慢就慢,参悟着如何达到收放自如的地步…

      演练完霸道剑之后,圣棠站立于原地深呼吸了几口气,然后再度摆出他原本最擅长的战斗风格─神速之剑的起手式。

      圣棠这次完全放开了对身体的限制,直接使用天云雷步将速度提到了最高速,使得身后拖着一条残影,在庭院里献出鬼魅般的表演。

 

 

      「整个教会都被你的搅得乱七八糟的,你不去处理却在这里练起你的武…」有个声音从圣棠的背后窜了出来,圣棠转头望去,是脸色颇为难看的萨尔斯…

      「我还在等待时机。」圣棠将剑收回鞘里,随后用平淡的语气说道。

      「别跟我说你只想到怎幺开头而不知道如何收尾吧?」萨尔斯听到了圣棠的语气后没有生气,反而以好笑的语气问道;熟悉圣棠『本性』的他自然知道圣棠的语气为甚幺会冷下来,当然也不会跟他计较甚幺。

      「我已经拟定完所有计画了,就目前的走向都还算是在我的计画之内,我所等的…只剩那个契机。」圣棠如此回应萨尔斯。

      「现在主教跟其他的骑士长都不太看好你…该说是从一开始就不看好了。」萨尔斯苦笑起来:「要不是有我请他们帮忙,他们肯定不会表态支持你的。」

      「是吗…」圣棠听到后,语气稍稍沉了下去。

      「所以说啊~」萨尔斯开口安慰着圣棠:「你就早点解决这次事情吧,不然就要祈祷不会被他们追杀了。」说完后,就转身走离…

      「我所等待的契机,应该就快出来了吧…?」圣棠抬头看着天空,虽然已经看到契机出现的徵兆,却不知道甚幺时候才真的会出现…

 

 

      结束训练后,圣棠走向餐厅,餐厅门未开就能听见里面的吵吵闹闹;圣棠伸手把门打开,壅塞在那空间里的噪音立刻宣洩出来,让圣棠不禁露出五官的扭曲…

      餐厅里的人开始注意到了圣棠的到来,他们纷纷停止嘴上无论是吃饭或嚼舌根的动作,转头向圣棠打招呼…

      「惊雷骑士好!」

      「今天要不要跟我们去教训那群讨厌的祭司呢?」

      「还是等等跟我们一起去找胧小姐治疗伤痛呢?」

      「不行啦,你看惊雷骑士身上有伤吗?无病无痛还去叨扰胧的话会被范德他们不留情的踢飞的,你不就是这样吗?」

      以上,所有人都对圣棠表达出了热烈欢迎的气氛并欢呼着。

      「我现在比较想知道神殿的消息…以及吃午餐。」圣棠的语气依旧保持平常的冷淡,他缓缓走去领取营养餐点并坐到一个空位上準备进食。

      「刚刚跟神殿的人打上一架,她们的魔法根本弱不禁风的啊~」

      「应该是魔力量已经消耗殆尽而连带着精神也开始撑不住了吧?想想也是,只会汙衊他人的家伙怎幺可能会对自己的锻鍊严格?」

      「身为光明神之使徒的祭司却扯出漫天谎言,若我是神都不愿保佑他们!」

      「嗯,我知道了。」圣棠点了点头,开始了进食的动作,虽然餐点吃起来还是如同往常的未如嚼蜡,但不知道为什幺,现在吃起来并不如往常的难吃。

      『契机开始出现了,再来只需要动点手脚就可以让那群祭司倒戈了,该开始行动了。』圣棠边吃边想着,也该开始着手準备之后的计画了。

 

 

      下午,圣棠回到房间里,此刻的胧正躺在床上沉眠;胧因为使用大量治癒术,消耗掉太多魔力,所以脑袋昏昏沉沉的,藉由午睡来回复魔力并扫除脑袋昏沉。

      「时间差不多了,今天晚上我就要去展开第三步行动了。」圣棠走上前去,伸手帮胧盖好棉被,接着用衣袖轻柔缓慢的帮胧擦拭她满头的大汗…

      「很痛苦吧?原本能帮助人的快乐被我所利用…原本的欣喜被我摧毁殆尽…而且还因为我而必须对他人持续崭露笑颜…对不起…不过再忍耐一下就好了,请妳再担当骑士们的天使,我…会帮妳把事情做个了结的。」圣棠看着胧,看着她的表情从原本的难过变成舒服的微笑…

      圣棠把手收回时,感受到了衣服内袋里有异样的触感,这才让他想起那颗硬硬的石头;将其拿出来看了下,这才想起那是萨尔斯托凯尔转交给他的黑色矿物。

      『萨尔斯要给我的东西…?说对我有所帮助…有甚幺帮助…?』圣棠看着完全没有动静的石头想了想,实在不晓得这没任何动静的石头到底能有甚幺帮助…

 

 

      离开房间后,圣棠便前往迪斯的房间…没人,来到范德的房里…把乱糟糟的东西都翻过一遍后确定也没人。

      在房里找不到人后,圣棠只好四处游走以寻找计画的合作者─迪斯、范德、范尼、塔克。

      圣棠在飘泊一段时间后,终于在某处的庭院里找到了迪斯等人;他们四个人正在那里进行作实战或神术的锻鍊。

      「哦~圣棠你来啦?」范德看圣棠走来后,立刻出声打招呼。

      「圣棠你看~」迪斯伸出手来,掌心上瞬间冒出一团光芒:「我已经能够迅速聚集光元素,还可以快速构筑成魔法哦~」说完,光团幻化成金芒的长剑!

      「胧…有没有怎幺样?她最近的脸色似乎很不好…」范尼迟疑了下,随后才开口关心着胧。

      「终于要解决这闹剧了吗?」塔克那张紧绷着的脸转来,低沉的语气也随之而来。

      「嗯,我们要开始下一步的计画了。」圣棠坐下来,抬头望向眼前的四人:「我们从今天开始要每晚潜入神殿里装神弄鬼。」

      「装神弄鬼?」范德、范尼与迪斯听到后,都以为自己耳朵有问题,没听清楚,所以再问了一次以确定。

      然而塔克的表情从原本的紧绷变成了厌恶,他那双怒张的眼紧盯向圣棠!

      「嗯,因为这一步是为了让那些精神低迷的祭司们倒向支持我们。」圣棠却没有改口,反而义正严词的说明此举的结果!

      「在光明神的信仰中心里…装神弄鬼吗…」迪斯听完后双眼张得开开:「这实在是太有趣啦~算我一份算我一份~」

      「知道了,那该怎幺样个闹法呢?」范德点了下头,随后反问道。

      「尽你们所能的闹,但是绝对不能留下关于我们的任何蛛丝马迹,只要穿帮了…那幺教会之间的关係就很难回到当初的地步了!」圣棠语重心长的向眼前的朋友们警告着…

      「这项行动不符合骑士精神,我不参与。」塔克立刻出言拒绝,随后起身离开…

 

 

      迪斯他们看着塔克离去的气愤身影,虽然想出言挽留,最后却没说出任何一句话;经过这段时间的认识后,他们对塔克的性格已经有了相当程度的了解,他虽然一直板着脸,但是人却不向外表一样的兇恶。

      塔克的个性跟圣棠很像,只要不要踩到他的底线,基本上都不会动怒,只是他的个性较为冷漠,很少说话也很少接近别人,无论熟人陌生人都是那样的表情,也因此而没多少朋友。

      「塔克他就是这样,只要不符合骑士道精神就会翻脸不认人。」范德耸了耸肩:「不过他就算有没有翻脸都很难看出来吧?哈哈哈──」

      「嗯,除去塔克,还有我们四个人,应该能够执行这项行动吧?」迪斯将目光从塔克身上收回,转向眼前的朋友们。

      「这项行动成功就可以让祭司倒向我们吗…?那之后又要怎幺做呢?」范尼思索了下,向圣棠提出了询问。

      「到时候就加油添醋,逼斐莉丝她们那些煽动祭司的人向我们提出决斗。」圣棠回答。

      「对了,那之前看到她们违反教规的事情呢?」范德想到了之前所见的画面后问道。

      「之后才能说出来,时机由我来掌握。」圣棠再度开口回答道。

      「嗯,了解!」三人听完之后重重的点了下头。

 

 

      深夜时分,圣棠睁开眼来,他看了看窗外的夜色,今晚是朔月,没有月光的夜晚是扮鬼的最佳时刻;圣棠走下床,他看了下正睡得香甜的胧…

      圣棠对胧微笑了下,接着开门、走出、转身关门…

      「这幺晚了打算去哪里?」突然,一个陌生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我…要去结束这次事件。」圣棠心颤抖了下,随后转过头来,以沉稳的声音回答。

      「你闹得这幺大,搞得我们所有人都晕头转向,还沉默了这幺多天…现在才终于要动身去解决闹剧吗?」来人以锋锐如利刃的眼神瞪着圣棠;他是曾经表态支持圣棠的人之一─精金骑士‧格鲁特。

      「嗯,契机已经开始展露出来了,所以我要开始进行下一步。」圣棠以冰冷的语气回答道。

      「真是位爱惹麻烦的少年…我必须要警告你一下了,因为你的计画真的延烧太广了…」格鲁特拔出了后腰上的两把短剑并对圣棠说道:「接受的话,就跟我走吧,不接受的话就终止这项计画。」

      「先到远离人群的地方吧,在这里打会吵到人的。」圣棠毫不犹豫的接受了对方的战帖,他说完就朝向今早练剑的地方迈步…

 

 

        圣棠为甚幺会接受如此不合理的战斗?因为他明白这是迟早会来的事情,原本高层不打算插手就够让他感到惊喜与诧异了,而现在才收到对方的警告,已经算是很好的代价了。

      再说,圣棠明白自己已经无法停下这项计画了,无论是放任神、圣双方或是出面道歉都无法让分裂的两边複合,唯有完成计画才能够让所有事情圆满…

      两人在移动的时候并未交谈,直到他们来到了一处远离尘嚣的庭院里…

      「好了,该开始了吧?」格鲁特淡淡的说着,圣棠拔出紫雷摆出了双手握剑的霸剑起手式。

      「你的个性很奇怪呢…明明拥有刚正不阿的个性,但想出来的计划却这幺狠毒…」格鲁特看着圣棠的眼神与其起手式说道。

      圣棠不发一语…瞬间冲上前去攻击格鲁特!

      然而而格鲁特却只是随意的挥舞手中的短剑;短剑在他的手中就像两只灵活的蝴蝶般适意的飞舞着,有时候却又向猴子一样飞快的爬上爬下跳来荡去的。

      圣棠的剑挥下了,但才刚到一半的时候就停在半空中;格鲁特轻轻鬆鬆的把他的剑档下,而另ㄧ只手的短剑就趁机在圣棠的手上划下一痕!

 

 

      圣棠受到了伤害,却没有后退丝毫,毫不在乎身上的伤口就这幺抡剑冲上前去,但是他的剑无论挥得再怎幺快都难以擦到格鲁特半毛!

      格鲁特的速度本就不慢,再加上武器的缘故使得他的攻击路径与出手速度更向上一层楼,因此圣棠每每挥空的同时,身上就会跟着多出几道伤痕!

      「横冲直撞且毫无技巧的剑是打不到我的!」格鲁特对被他砍了数刀的圣棠说道;然而圣棠想将有参杂雷之力的斗气缠绕到剑上的时候…

      「残念,你的雷属性斗气对我是没用的!」格鲁特如此说道,以武器轻鬆就将圣棠刚缠绕上去的斗气打散掉!

      圣棠的双眼因吃惊而瞪大,在他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格鲁特就立刻发动了快攻!

 

 

      「我的武器是精灵族的产物,是法器等级的武装,上面载有破魔的能力,能轻鬆破除魔力或斗气。」格鲁克看着圣棠不解的神情后解说着;在这段时间之内,圣棠又被多砍伤了几痕。

      「精灵族产物中的法器?」圣棠一边应对一边盯着那飘逸的两把短剑。

      「身为大陆一员的你竟然不知道这种常识?人类打造出来而没有半点魔法或特殊能力的武器叫做新器;而精灵族打造出来的武器通常都会附有魔法或特殊能力,依照能力的稀有程度或多寡就能分成法器、魔器、圣器、神器等。」格鲁特停下攻势,细心的解说道,但是他的语气与表情明显是轻视圣棠,因为这在大陆算是普通常识。

      「原来如此,真是麻烦的武器…既然如此那我就没办法了…」圣棠说完后,旋即解除了霸剑的架式…

      「要束手就擒吗?这次的事情,主教跟我们可以帮你压下来,但是你必须要接受惩罚,以告诫自己的放纵。」格鲁特看到圣棠解除战斗架式后跟着解除了战斗的姿势…

      就在这时…圣棠的身影开始淡化!

 

 

      格鲁特这时才惊讶的发现圣棠一直都在压抑着实力,他知道这已经来不及了…

      格鲁特转过身来,他只看到了圣棠的残影,圣棠就已经拿着紫雷剑往格鲁特的背上刻下一条血痕。

      「格鲁特先生…得罪了!」圣棠的话从四面八方传出来,因为在格鲁特的身体周围已经垄罩了一层由圣棠的残影所构成的半圆形,格鲁特的眼睛已经完全没办法分辨在空中的人哪个才是真正的圣棠!

      就在这剎那的分心,圣棠的攻势已经延展开来,完全垄罩住格鲁特,即使格鲁特再怎幺想抽身脱离,也会被那不知来自何处的攻击缠住!

      随着剑芒闪动,血廊上鲜血四溅!

      圣棠的剑被濂浮克抓着,剑尖稍微刺进了格鲁特的腹部;而圣棠的左肩窝被格鲁特刺出去的短剑给刺穿了!

 

 

      「冷静啊…这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没有打算对你怎幺样。」濂浮克微笑的看着圣棠:「不然萨尔斯又要找我们麻烦了。」

      「你们的惩罚?」圣棠忍着疼痛的问着,扭曲的声音听得出这下对圣棠的伤害挺大的…

      「你闹出这幺大的风波,我们不打算制止…现在只是想催促你快点而已。」峒从一旁的柱子后面走了出来。

      圣棠拔掉了肩膀上的短剑后,快速奔离了现场…

      而濂浮克跟峒先走去查看格鲁特的伤势…

 

 

      「好险哪,如果我没即时出手救助的话,你就会多一个可以呼吸的通道了。」濂浮克看着格鲁特的伤口后开了个玩笑,随后开始帮忙治疗…

      「你少算了刺穿的后面那个洞,所以是两个孔哦~」峒反驳着濂浮克的说词。

      「圣棠还真是令人惊讶啊…」格鲁特想到刚刚那个如同鬼魅般的身影,他突然觉得自己身上冒出满满的鸡皮疙瘩…

      「当然,不然他怎幺会是惊雷骑士呢?别忘了历代惊雷骑士们的特色便是速度快得迅雷不及掩耳啊~」萨尔斯从一旁的转角走了出来:「他现在只是略有所成而已,等他成长起来之后,其能力绝对不会比我们逊色。」萨尔斯淡淡的说着。

      在天界的时候,萨尔斯曾看过圣棠能力全开的场面…他衷心期望可以再看到那样的圣棠,也希冀与他对战的不会是自己…

  • 名称:最新网站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16: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