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宿学校超清

      逐渐明亮的天空,光芒照射下来,在地面上留下了一小块的空间,空间里有一名拥有一头红髮的少年,安静的坐着,接受这天明的曝晒。

      仰头看向那透光的入口,蓝色的虚空、白色的浮云、金色的太阳,一切如故,就是没有熟悉的倩影,苦苦守候的滋味令人难受;低头看向那冰冷的地板,灰色的岩块、蓝色的流水、黑色的空间,浑身僵硬的苦比不上内心滴血的痛。

      时间饥饿了身躯,唱出了天籁,折磨着胃囊;阳光灼热了髮肤,蒸发了水分,焚烧着喉咙…

      『这就是胧所受到的痛苦吗?』圣棠眼不开、身不动,心中细细悲怆着…

      『她心中所承受的痛…是不是比我还剧烈…?』每每察觉动静,每每抬起头颅,每每失望低头,发现、希望、失望,连绵不绝的持续鼓舞、持续打击着圣棠的心,令他觉得心痛无比…

      『直到现在…我才体会到她当时心中期待的欢乐…与其所带来的苦楚是多幺的煎熬…』

      然而肉体所承受的痛苦永远没有心中来的强烈;肚子饿了,吃东西就可以填饱;喉咙乾了,喝东西就可以解渴。

      但是心灵所受的创伤,除非获得自己内心所渴望的事物,否则那纠结的痛就会在心中留下遗憾。

 

 

      时间继续挪移到下午时分,此时此刻的阳光是一天当中最猛烈的时段,但是照射在地上的阳光面积正在缓缓缩小…

      这个变化逃脱不了圣棠细微的观察,他静如死水的表情立刻动荡成滔天巨浪,二话不说甚至连任何声音都没有发出嘴就立刻抬头上一看!

      传进耳里的事铁鎚敲击的声音,而原本宽敞的入口正被人一钉一板的修补起来。

      再度的失望化为矢、化为剑、化为矛,一枝枝、一刀刀、一枪枪凌虐着破败不堪的心灵…

      凝视着明亮的天空逐渐被遮掩起来,地上的阳光通通都已消逝无蹤,仅留下圣棠满地的心血。

      心中期待的希望化为加倍的痛楚,肆虐着疲惫、空虚的身体、心灵;但是,圣棠不喊痛,也不抱怨,只是阖上眼、闭上嘴、低下头,静静等候下一个可能的动静…

      时间在过,胃在动、心在痛,但是没有光亮的下水道里,连大概的时刻都无法知晓…

      到底…过了多久?

      圣棠一直把持着意识,既使精神的疲惫催眠着他,他都未轻易投降就这样一直坐在地上,等待着;静谧的空间、轻声的流水,成就了安眠的床,也成就了恼人的梦,持续叨扰着圣棠的心思…

 

 

      最终,是口乾舌燥令圣棠打消了继续等待下去的念头,他虽然坚持,但不盲目,在此等待可以是期待、可以是赔罪,但不会是送死。

      活着还可以继续等待、还可以出去追寻,但若死了,就连能否在见上一面…都不知道。

      决定要离开之后,圣棠便用手把地面擦拭乾净后站起来,拿出从别人那『借』来的衣物,摺叠乾净,放在乾净的地上,凝视了一会后,才抬头看向上方…

      出口的门已经被修好了,要出去恐怕得再破坏一次,而这个高度…既使奋力一跳也仅能跳到一半高而已…

      「该怎幺打破木门?又要怎幺跳上去?」圣棠思索一下,四处观望一下,没有东西或方法可以上去…

      『使用你的雷之力跟斗气,蠢蛋!』在圣棠苦思的时候,内心突然蹦出了这句话来;这话让圣棠震惊了一下,不是因为豁然开朗,而是因为这不属于自己的存在。

      『雷之力靠意念就可以驱动,斗气的话…也差不多啦!反正就是越用力驱使就会越大力就是了。』那谜样的声音…听起来像是自己的,但是意识却不像是…

      『你…是谁?』圣棠因为好奇而在内心问了一句,并未得到回应。

      给出的问题没有得到回应,圣棠也只能等待,等到身体的麻痺退却后,才暂时将这个疑问抛到脑后…

      圣棠屈膝蓄力,将精神都集中在双脚上,忽然有种自己或许能跳很高、或许自己办得到的想法在脑中萌芽,瞬间,圣棠觉得跳不到的高度与打不开的木门都可以轻鬆解决了!

      放力纵身一跃,双脚挣脱了大地的束缚,向上飙升;举起手来,上面已经缠有一闪闪紫色的雷光,甩手一推,雷电传导出去,将木门轰了开来!

 

 

      圣棠轻鬆跳出,来到了地面上,双脚落地之后,愣了一下,看了看自己的双手与双脚…

      『雷之力就算了…刚刚突然冒出来的力气又是哪里来的…?』圣棠思索了下,随后看了看天空…

      现在是晚上时分,天色是深蓝到接近黑,四周没有人迹,也没有火把照明的亮光,以此来判断时间大约是在深夜。

      确定好方位后,看着被轰开的木门,圣棠神情低落的凝视了几秒钟…随后转身走向东南方;他慢慢走动着,走到了一处转角后,消失了蹤影。

 

 

      圣棠前脚刚离开,另一边就有人走了过来;水蓝的长髮、翠绿的眼眸、圆润的脸蛋,身穿一件单薄衣物的她正缓缓走向下水道入口…

      浮云飘散,月光照下,照明了女子的面容…是胧!

      她神情落寞的走向下水道,当她注意到四散在地面的木屑与上面的焦黑痕迹后,表情犹如拨云见日般眉飞色舞,她急忙冲到入口,不加思索的跳进了下水道,在入口附近急忙逡巡着,就连衣物被水花溅湿了也无所谓。

      胧找到了圣棠放在地上的衣服,她急忙将衣服捡起,又四处看了看,看见了墙上那斑驳的漆黑字体:「对不起」

      胧愣了一下,慢慢将手上的衣服紧抱在怀里,闭上眼睛,有闪闪泪光滴落下来…

      「他并没有忘记誓言,他还是来了…」胧喜极而泣着,她马上将身上的衣服替换下来…

      离开下水道的这段时间,胧心中的痛并没有随之减缓,反而越积越烈,为甚幺?因为胧离开后,没少遇过吃饱闲闲没事做的纨裤子弟们。

      身为龙族的胧能够读取人心的想法,她走在路上都能听到附近民众心中的想法,虽然有些吵杂,但若有人心怀不轨,自己就能有个预警。

      一般的平民,对胧的看法顶多就只有美女,进而想上前搭讪罢了,而纨裤子弟们就不同;丰衣足食的他们,有钱有闲,见到漂亮如胧、玛莉安的女孩就想讨取欢心,若只是花钱送礼就算了,有的还想直接下药来满足慾望!

      走在路上,不管再怎幺低调,胧就是难以被忽略,既使已经换了衣服,其曼妙的身材与可爱的脸蛋还是会引起他人的注意,接着就会接受到一些不良企图,久而久之,就会让胧感到不舒服。

      胧那个时候就会想到圣棠,原本还彼此厮杀得你死我活,相互理解后却突然成了好朋友,与其漫步于幽静的地下,期间从来没有读到任何不轨的企图,最重要的一点是─圣棠既使生命受到威胁都不愿出手伤害自己,所以,胧认为唯有他能让人安心来往。

      换好衣服之后,胧思索了下,随后跳上了地面,快步离去…

 

 

      太阳缓缓从东边升起,原本深黑色的天空慢慢变成灰黑色,最后变成了鱼肚白。

      圣棠来到了诺里兰先生的家门前,伸手轻轻敲着门,过了约十秒之后,木门才缓缓的开启,开门的人是原本脸上永挂着笑容的迪斯…

      迪斯每天早出晚归,早已是风霜满面,尚未睡饱就被吵醒的他心情非常差,原本打算对这吵他的人开骂的,但一看到是圣棠后便瞪大眼睛盯着他,然后揉了揉眼睛,发现人还在,接着伸手摸了过去,摸的到耶…

      他这几天来,天天上街四处追寻着,但都没见到圣棠,他心中早以为圣棠已遭遇不测了,谁料到今天早晨有人来敲门,那个人就是圣棠!

      「欢迎回来!!!」迪斯立刻大叫并扑了上去。

      「嗯…」圣棠侧身躲过了迪斯的熊抱,然后就慢慢走向诺里兰家里,当他刚打开房间的门后,突然就被一群小孩给通通扑拥,接着被压倒在地上!

      「哥哥!」

      「你终于回来了…」

      「等你好久了!」

      「欢迎回来~」

      许许多多不同或者相差不多的语句从各个小孩的口中喷涌而出,自从圣棠为了救迪斯他们而留下来断后且消声匿迹的这九天以来,这群弟弟妹妹的泪水就一直没有乾涸过。

      看着每个哭肿了眼的小孩,圣棠才知道自己这次到底给身边的人带来多少的烦恼…

 

 

      「嗯…我回来了…」圣棠语气平淡的说道,然后站起身来,走向玛莉安的房间;开门进去后,玛莉安的床位上早就已经收拾好了,。

      「找玛莉安吗?她现在在厨房準备早餐。」迪斯的声音自圣棠背后传来。

      圣棠听见后走向厨房,看到了正在处理早餐的玛莉安…

      「姊姊,我回来了。」圣棠走到玛莉安背后,轻声的说了句…

      圣棠不像其他小孩一样叫玛莉安为妈妈,因为他跟玛莉安年龄差不多,叫一个只比自己大几岁的人妈妈会让圣棠感到彆扭。

      玛莉安听到之后,缓缓转过身子,她的脸上一样流下了两痕高兴且担忧的眼泪,她慢慢抱住圣棠,且抱的越来越紧…

      「你终于回来了,我这次真的给你带来的很多的麻烦,对不起…」玛莉安这幺的说着…

      「不,卡特这次是冲着我来的,我才该说声对不起。」两人分开后,圣棠对她说了句。

      圣棠说完之后,转过身来走到桌子旁準备坐下,却发现了有个非孤儿院的人正坐在椅子上…

 

 

      「哟!你终于回来了,都等你三天了~」那个人很精神的,用笑容的脸对圣棠挥手说道。

      圣棠转头面向此人后,他惊讶的看着这名正坐在椅子上嚼着早餐喝着牛奶的…暗夜骑士─萨尔斯!

      「萨尔斯先生!你怎幺在这里?」圣棠坐下之后,向正吃着吐司而不能说话的男子提问道。

      「他是来找你加入教会当圣骑士的,你真厉害啊,我都没听你说有去报名圣骑士选拔的,快点从实招来吧!」迪斯走进来,伸出掐着圣棠的脖子!

      「你三天前跑得太快了,所以我来不及跟你说:你那天在国王面前展示了超群的武艺,所以想让你进入教会替王国效力。」萨尔斯吞下吐司后说道,但是圣棠却只是疑惑的偏了偏头…

      『超群的武艺?我只记得我好像被火球跟冰锥轰到之后就昏过去了…』圣棠心中这幺想着的…

      「陛下他非常希望你能进入光明教会的圣殿去接受训练,好让你的武艺以及能力获得提升。」萨尔斯说着就用手大力的拍向圣棠的肩,并且瞪大了眼的看着圣棠,圣棠一时之间也被吓住了:「兄弟,加入教会吧!」

 

 

      「但是我不能离开这些兄弟姐妹,你也看到了,他们时常受到来自于贵族的欺辱,如果没有强而有力的人保护他们,他们就会受到无穷无尽的打压。」圣棠耸了耸肩,轻轻将萨尔斯的手拍掉。

      「你疯了吗?圣棠,你如果成为圣骑士,那还有甚幺人敢欺辱我们?我们这样等于有了教会当靠山啊!」迪斯大声反驳着圣棠的话。

      「连我都不能保证姊姊还有弟妹们可以安全无虑了,你凭甚幺认为我离开之后就没人会来欺负我们家?」圣棠转头过来对迪斯说了句,然后站起来,走向木门;迪斯听到之后,低头想了下,然后就跟在圣棠身后离开了。

      『哦?圣棠居然会替人着想了?真希望他能早点替我这个大哥想想,哼哼…』萨尔斯看着圣棠离开的背影,淡淡的邪笑着…

 

 

      「圣棠!」迪斯跑在圣棠背后,大声的叫喊着;圣棠一回头,等待迪斯跑来之后了解他叫住自己的原因…

      迪斯越跑越近了,他在距离圣棠约三公尺的时候,猛然冲刺,瞬间将自己的拳头与圣棠的脸拉到距离剩下十公分!

      「迪斯!你做甚幺?」圣棠惊讶的扭头闪过这快速的一拳,他感觉到自己的脸上有着被拳头擦到的灼热感。

      「证明我已经可以保护姊姊她们了,接招吧!」迪斯的另一拳更快,直接将尚未收回来的拳头甩向圣棠的脸,圣棠立刻向后翻滚,才以千钧一髮之势闪掉这个横扫。

      「别做这种无聊的事情了!」圣棠有点生气的大吼着,今天到底是怎幺了?怎幺胧离开之后,紧接着就又得面对兄弟的拳头?

      「我希望你能够不用顾虑我们,走上对自己好的路!」迪斯说着,脚根点地,瞬间扬起了大量沙尘,他再次来到了圣棠面前!

      「我的路我自己会选择,现在我选择留在你们身边保护你们!」圣棠这幺说着,举起自己的左手就一拳对迪斯轰出。

      迪斯立刻用左手抓住打向自己腹部的拳,藉着支撑这个拳头而跳了起来,一个空中转身,右脚一个弹腿直袭圣棠门面!

      圣棠头一扭,躲过这个可以踢裂木门的弹腿,身体向右侧翻,左脚硬生生的踢中了迪斯的腹部。

      迪斯被踢中后,忍受着腹部内翻云覆雨的痛楚,并借力旋转,手刀顺势劈了下去;圣棠一样被这击手刀狠狠劈中了右肩。

      两人双双飞出,迪斯藉着落地翻滚,堪堪化去圣棠这一脚的生猛威力;而圣棠则是背部落地后一个后翻,脚尖点地吸收着冲击;圣棠弯曲着脚,一口气爆发,如同瞬间移动般的消失在原地,迪斯还没摆好架势,就看见一个拳头在自己眼中迅速放大。

      迪斯立刻摆手挡偏了拳头的轨道,又顺着力道转身挥拳横扫圣棠;圣棠右手一举,接住扫来的拳头,用力一甩后,右旋转身并扫了一脚作为回礼!

      迪斯被这一甩,顿时被弄得原地转了一圈,尚未搞清楚方向就又被一脚狠狠的抽中腹部,这一脚的力道让迪斯向一旁飞了将近三公尺。

 

 

      「你连我简单的攻击都无法接下,倘若遇到比我更强的对手,你就输定了!」圣棠冷冷的看着地上正在呕吐的迪斯…

      「好了好了,可以住手了吧?我在一旁观看可是越来越手痒了呢。」萨尔斯边拍手边走了过来。

      「我不加入教会,我还要保护这个家。」圣棠冷冷的说着。

      「那要是帮你解决了这个问题,你就愿意跟我一起回去了吧?哦对了,迪斯的功夫不错,耐打功力也不赖,可以一起过来哦~」萨尔斯对他摆了摆手,带着微笑说道。

      「你要怎幺解决?把所有孤儿院的人通通都拉进圣殿?」圣棠听到对方的回答之后,有点狐疑的问着,而一旁听到自己也被看上的迪斯却是惊讶了下。

      「哦,这个提议不错。」萨尔斯听了圣棠的话后还瞪大眼睛,嘻皮笑脸的说着:「简单,让他们通通去我家就好啦,我现在都住在圣殿里,原住所现在都没人使用,让很多眼红的人想尽办法要把那房子给吞了呢。」他回应道,他的语气听起来像对自己送房子的事情视为无所谓。

      「这样还是不够,要有我们这些有能力的人来保护他们。」圣棠并不妥协,他再度提出了个要求。

      「基本上,教会都会保护麾下所有人的家族,视其如己出,不会有人会去挑战教会的;若你再不放心,我会给你的所有家人一个徽章,只要他们遇到危险时拿出来就不会有人欺负他们了。」但萨尔斯耸了耸肩,以满是无所谓的语气回答;送出代表圣殿的徽章,       这事对萨尔斯这鼎鼎大名的暗夜骑士队长来说只是一道非常简单的手续罢了。

 

 

      「真的假的?那这样圣棠就可以毫无顾虑的加入圣殿当圣骑士了?」迪斯甚是高兴的立马从地上蹦了起来,但是因为起身太激烈,使得被圣棠踢到腹部的伤口产生剧烈疼痛;看迪斯脸上那痛苦的表情,应该是不只是瘀青那幺简单了。

      「我很好奇,你怎幺那幺希望我加入圣殿教会?」圣棠对迪斯发出了他非常好奇的问题,是甚幺让他为此而想证明自己,甚至连受到伤害也不在乎?

      「因为我希望你可以不要顾虑我们而走上世人都嚮往的道路啊!」迪斯强装笑脸:『天哪!老哥完全没放水吗…?肚子痛得像是抽经似的…』但他心中可是连连问候着圣棠的老母;不过以孤儿院的辈分来算的话,他们的母亲可是…

      可怜的玛莉安…

      「别人嚮往的,不一定是我所希望的,能够一直留在你们身边,这才是我所想要的。」圣棠听完话后,沉默了一下,当他再次抬头望向迪斯时,表情明显带了些溺爱般的无奈…

      「世人所嚮往的,不一定就是我所想要的。」

  • 名称:寄宿学校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16: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