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肤传说超清

      自从圣殿大堂上引爆了两军交锋事件之后,每天的例行训练几乎冻结,只剩下一些少数人会自动自发的自我锻鍊;这段日子,圣棠也停住了动作,与迪斯、范德、范尼、塔克四人继续训练,好像外面的昏天暗地都与自己无关一样…

      某天,圣棠做完训练之后,来到了胧练习神术的地方─房门前的小庭院;主教卧病在床、神圣两殿交战不休,所以胧只好待在圣殿练习尚未完全掌握的光魔法。

      胧练习的情况与先前的相差不多,意念一动,手掌间立即凝聚出一团光芒,然而奇怪的是光芒快速转变成鹅黄色的治癒之光;就在圣光变成治癒之光时,胧的表情就变得凝重许多,努力试着去把鹅黄之光变回原本的洁白圣光!

      坚持了段时间后,胧翻手散去手中的治癒术,任由四散的萤光与微风吹散黛黑长髮,不伸手整理也不继续练习,就这样头低低的伫立在草地上…

      圣棠知道情况有异,却没立刻开口询问,一是观望,二是明白胧最近心情并不好。

      「最近…过得怎幺样?」圣棠犹豫了下,最后还是决定开口询问。

      「普通…或者说…」胧既没有转身也没有抬头,就连语气也是低沉死寂的:「糟透了。」

      「发生甚幺事情了吗?」

      「圣棠,你到底在计画甚幺?你为甚幺要勾起两殿之间的战火?」

      「我知道这步很过火,但是必须如此。」

      「你知道这个计画,究竟伤害了多少人吗!?」胧大吼了起来,她真的动怒了:「早知道会让那幺多无辜的人受伤的话,我宁可独自遭受排挤!」

      「我知道妳不愿拖累其他人,但是不让妳安心留在教会里的话,妳不管怎幺赎罪也不会被人承认的。」圣棠明白胧的怒火是针对自己的恶毒,但却没想藉口逃脱:「计画有多幺狠毒我自己清楚,但这都是为了妳,若妳不喜欢…」

      「怎幺会喜欢!?这种必须伤害他人的计画…怎幺可能会喜欢…?」

 

 

      圣棠沉默的看着胧,这应该是他这个计画失算的一次吧?他没想到身为龙族的胧会不喜欢伤害到无辜的人,虽然早设想过她的想法,却没想到她会如此反弹;这是圣棠的失算,希望不会再有第二个错误产生。

      不过这也说明,胧与口耳相传、书上记载的龙族不同,她的心地善良到愿意牺牲自我、为人奉献。

      「每每我聚集光元素,这群调皮的孩子就会自动转换成治癒光芒,你知道为甚幺吗?因为这几天来,我几乎没有停歇的持续使用治癒术!当初我很高兴自己学会了这项能救助人的魔法,但现在我却百般的祈望自己可以不要使用到它!」

      「对此我很抱歉,我希望自已可以帮助到妳,但既然妳这幺厌恶这个计画…那等我了结这次事件之后,就不会再动用这种必须伤害他人的脑筋了。」圣棠说完,起身便离开了这个庭院…

      看来这项引起神、圣双殿相互斗争的计画,不仅伤害到了教会两派的和谐,似乎还使得圣棠与胧之间的关係恶劣…

      「当初我问玛莉安姐姐…问她你要我练习神术是为了什幺…她回答说你自有想法…要是知道你这幺做是为了让我能够担负起治疗的负担的话…我一定不会乖乖练习的…绝对不会…」

      圣棠听完后,虽然开口想说什幺,但最后还是把话吞了回去;面对胧的愤恨与指责,圣棠想要为自己辩护,也想过要反驳她,但最终只能把话吞下腹中,因为圣棠知道现在的双方再也禁不起那一句句的咄咄逼人…

      圣棠转头瞄向身后的少女,看着她暗自垂泪,纤细的玉手握得紧紧,这副姿态是圣棠从未见过的;既使面对众祭司,胧也不曾对她们摆出现在这种姿态,现今的她…竟然是对着圣棠摆出这愤恨的样貌…

      轻叹了口气,圣棠转身离开,一阵风迎面轻拂,带着他的无奈飘去…

 

 

      圣棠才刚走没几步路,就遇到了位熟人;萨尔斯双手交叉倚靠在走廊旁的石柱上,半瞇的酒红色眼珠正盯着圣棠不放…

      萨尔斯的嘴角微扬,像是在看笑话似的,不过他马上就变脸了!

      圣棠瞟了他一眼,随后漫步走离,完全不理会对方,这让爱面子的萨尔斯立刻快步追上前去…

      「别不理我啊浑蛋!」萨尔斯边跑边骂:「就算你跟女朋友吵架也不能无视我啊!喂!」

      「找我有事吗?」圣棠虽然开口询问,却并未停下脚步。

      「当然是有事情才找你啊,还有…」萨尔斯出手抓住圣棠的衣领:「给我停下来!」并出力将其向后硬拉!

      圣棠双脚出力一蹬,顺着萨尔斯的力量而向后翻身落地,化解倒地的危机!

      「有事快说。」圣棠虽安然落地,但语气可就冰冷了许多…

      「哦哦~好帅哪~」萨尔斯满脸无所谓的拍了两下手:「先别生气,听我告诉你个消息,上头对于你们的胡闹有了动作。」

      「甚幺动作!?」圣棠听到后,整个神经都紧绷起来,甚至连耳朵都竖起来了!

      「嘿嘿想知道吗~」萨尔斯露出奸笑,刻意钓胃口:「好啦好啦告诉你,先别急着把武器拔出来!」直到他看到圣棠右手伸向腰后的长剑为止…

      「主教他们採取什幺动作?」圣棠战战竞竞的询问道,但是他的手…

      「我们会议最后决定不採取动作…已经告诉你了,把武器给我收回去!」

 

 

      圣棠长吁了口气,绷紧的神经快速放鬆,手中的紫雷也回到了鞘里…

      「呿,动不动就拔剑,难怪胧不喜欢你这幺冲动的人。」萨尔斯叹了口气,站直身体的同时整理了下仪容:「我是开玩笑的啦,你到底有甚幺问题啊你!」当他看见圣棠又缓缓拔出长剑后,立刻破口大骂…

      「抱歉,心情不是很好。」圣棠再度将武器收回…

      「你这家伙也会知道甚幺叫做『心情』吗…?」萨尔斯瞇起眼睛看向圣棠…

      「…你这句话是什幺意思?」圣棠听完,难以理解眼前之人所说的话。

      「没事,关于我们对于这次事件的应变措施,虽说是不採取行动…但也只是『暂时』的,你若没能快速结束这事情的话,我就难保其他人会对你做什幺鬼事情了。」

      「有多久的时间?」

      「不晓得…大约有一个礼拜吧…?」

      「七天吗…」圣棠轻声重複了次,若有所思的走离开来…

      「圣棠…」萨尔斯看圣棠心不在焉的样子后,开口叫住了他:「你…可以解决这次事情的,对吧?」

      「…嗯。」圣棠对萨尔斯浅笑完后,便转头离开了:「我…自己也不晓得计画会不会照我所想的走啊…」然而他却低头细声呢喃了句…

 

               

      与萨尔斯分开之后,圣棠一边思考一边进行锻鍊,他依旧是从体能的绕场跑步开始…

      训练内容同样是绕着诺大的教堂慢跑,不过路线因为『神圣交战事件』而有所改变,仅此而已;相同的时间、景色、景观、地点,却有不同的氛围与感觉,路上随处可见三三两两的骑士与自己擦肩而过,然而…

      那些骑士身上不是背负训练用的重铠甲,而是难以细数的伤口,有的小如芝麻绿豆大,有的却严重得难以直视;身上负伤的骑士们,一看到圣棠经过时,却立刻将满脸的痛与苦扫除,递换上崇拜的笑容来面对他!

      「惊雷骑士好!」骑士们精神的招呼,清楚的震撼了圣棠的身与心。

      「嗯…你们好。」圣棠看着那些人,愣了下后回了个招呼;他好奇的是─这些骑士为何会如此欢迎自己?

      「惊雷骑士,您正在锻鍊自己吗?」某位骑士走上前来:「真是严格的人哪~难怪能够打赢我们的队长。」

      圣棠并没说时幺,紫色的双瞳看着眼前的骑士们…他们之前不是鄙视自己甚至还口出恶言的吗?怎幺现在却如此亲近自己?

      这两极的态度搞得圣棠脑袋头晕目眩…

 

 

      「惊雷骑士长…」就在圣棠反应不过来的时候,一位骑士有些扭捏的走上前来:「请问能跟您切磋吗?」

      这位骑士战战兢兢的开口询问,而他的伙伴们也一个个跃跃欲试的感觉。

      圣棠皱起眉头、偏着头,他明白对方言语的意思,却不晓得他们此举的本意;对方之前还很厌恶自己,刚刚却突然满脸崇拜的望着自己,现在却又像自己提出交手的邀请,这……

      「啊…真不好意思,能打赢队长的您恐怕是看不起我们吧?」那群提出邀请的骑士看圣棠那像是不高兴的表情后,立刻在心中打起了退堂鼓…

      「你们…不是要找我洩恨吗?」

      「洩恨?您在说什幺啊?能与您切磋、学习就已经让我们高兴不已,又怎幺会想找您洩恨呢?再说,我们哪来的恨?」

      圣棠听完之后,什幺都没说便转身走离…

      「惊…惊雷骑士?」那群骑士看圣棠那冷漠的样子,吓得浑身冒出冷汗;他们害怕的是自己在圣棠心里的印象,因为现在的他不是普通的少年,而是打赢炎煌斯的惊雷骑士…

      队长们虽然不会公然欺负,但难保他们不会在暗中报复,尤其是那阴险狡诈、捉摸不定的笑面虎─萨尔斯…之前可曾有过几起骑士被队长们搞得生不如死的案例在…

      突然,圣棠停下脚步,转过头来看着那群驻足不前的骑士们…

      「…走吧,在走廊上要怎幺切磋?」圣棠如此对不知如何是好的骑士们说道。

      「…啊,是…是!」骑士们听圣棠的话后,高兴的眉飞色舞,快步跟随了上去…

 

 

      与这群骑士们相识后,圣棠的每日训练内容又新增了一项─战斗训练,他成了大多数人的教练,接受所有骑士们的邀请并与他们交手。

      骑士们一开始是战战兢兢的与圣棠比划,但随着时间的流动,就越来越能够放开双手与其搏斗。

      圣棠站在原地,仅以一步来应对众人的进退交替,不管怎幺样的路线、攻击都以最沉稳方式应对;不管上来到眼前的人拿着什幺样的武器、使出怎幺样的招式,圣棠都是脸色沉重的面对。

      面无表情的应战,再加上偶尔的称讚,让这群骑士们心里越来越开怀,有什幺样新颖的招式就更加层出不穷,直到最后竟然还能够让圣棠受到些许诧异与伤痛!

      「啊!非常对不起─!」某位骑士不小心伤到了圣棠后,立刻中止对练、九十度鞠躬向圣棠道歉!

      「为甚幺要停下来呢?」圣棠摆出了不解的表情:「而且能对目标造成威胁甚至伤害,不是应该要感到高兴吗?为甚幺要道歉呢?」

      「可是您…」骑士听到后,露出了诧异的眼神看向圣棠身上那,那痕被自己伤到的殷红伤口…

      「不用担心,小伤口而已,待会去找胧就能治疗好了,再说对练本就容易受些伤害,所以不用太过在意。」圣棠出言安慰道,随后摆出了战斗姿势:「刚刚那剑能够绕过我的隔挡进而伤到我,是很好的一剑呢。」

      「是…是吗?」听到了圣棠的讚许后,骑士虽然高兴却也马上摆出架式:「那…请您继续指导了。」

 

 

      五天的日子就在圣棠的锻鍊、胧的医护下再度飞逝,从神圣两殿堂分裂至今已过去了半个月的时间,双方之间的关係却只有越来越恶劣;恶劣的不仅是两殿,还体现到了圣棠与胧身上,圣棠从五天前到现在都没再看过胧的笑脸了,甚至还要暗自庆幸胧没有在见面时发魔法打他…

      「你…到底什幺时候才让计画完结?」胧以非常难看的脸色瞪着圣棠;被瞪眼的圣棠没说话,仅只是沉默的低下头来…

      「你这是什幺意思?你没办法结束掉这场闹剧吗!?」胧看圣棠沉默不语后,久久压抑在心底的怒火立刻窜烧上来,袭向面前的少年!

      「我有办法能结束,但是我需要的契机却还没出现…」

      「什幺样的契机?你难道还嫌受伤的人不够多吗!?」

      「我知道,但是这个契机非常重要,它是能让神殿倒向支持妳的契机,若它再不出现的话…我今晚就要自己去製造那份契机了。」

      「你的计画多拖一天就会多出数百名的伤者,这些天来,如果不是有迪斯帮忙我的话,我可能会先被你活活累死!」胧听到了圣棠的话之后,向着圣棠发出了滔天怒火!

      胧生气的,不是给自己带来麻烦的圣棠,而是厌恶他牵扯了许多人,替众多无辜的人带来伤害。

      「我知道,我现在就去着手準备」圣棠则是淡淡的说完之后离开了房间…

      圣棠无奈的关上了门,对于那契机出现的时间,圣棠并不能够妄下结论,因为那要考虑到的不确定因素太多了;另外一个让圣棠意想不到的是胧的魅力,它没料到胧这幺强悍的影响力,厉害到能让骑士们有事没事就跑去找祭司们理论…

 

 

      漫步于圣殿的走廊上,每走几步路就会看到那些因为跟祭司交战而受伤的骑士们…

      虽然身上有着一道道怵目惊心的伤口,但他们的脸上都是开心的表情,因为他们又有理由能去找胧治疗了,可以感受到胧神术中所参杂的温暖,以及她治疗完后的甜美笑容…

      「今天神殿的祭司们有怎样吗?」圣棠走上前去,向那些骑士打听着那一方的情况。

      「对方依旧输给了我们,看她们打败仗后的哀伤表情就觉得很舒服呢!」

      「她们的魔法攻势似乎没有以前的凶狠了,不知道为甚幺…就觉得她们的状况没有以前那幺好了。」

      「我还曾听她们彼此之间有不和的吵闹声呢,看来是起内鬨了吧?」

      众骑士们开始幸灾乐祸的谈论着祭司们有什幺样的窘态…

 

 

      『若他们讲的话是真的话…那神殿的祭司们应该开始撑不住了吧?』圣棠听完后,开始在心里面盘算着…

      『祭司使用的是魔法,骑士则是靠肉体的物理攻击;我们受伤只要休息一晚就好的差不多了,而对方的精神能量却是随着时间的消耗而越来越差劲…』脑中的思考开始奔驰起来,朝着圣棠当初构想的结局冲去,而他也因此有了打算,因为他口中所谓的「契机」已经开始显露出一些蹤迹了…

  • 名称:冰肤传说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05: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