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4超清

      在神殿的走廊上,廊上三三两两的行人,不管过来人、后来者皆看着走在路上的圣棠;虽然只是路人,但那些祭司多是用厌恶、鄙视的眼神看向圣棠他们的。

      对于那些不怀好意的眼神,圣棠多多少少能猜到一些端倪,只要联想到胧与那群祭司之间的关係…那自然就能窥知一些答案。

      「还说没有事情,为甚幺不跟我说?」圣棠满脸担忧的看着胧。

      「因为我怕你会一言不合而跟她们动起手来…」胧低着头,不敢以正眼看圣棠。

      「为甚幺妳不愿意对我说?」圣棠满怀疑惑,自从第一次的相遇开始,圣棠就不认为胧是个挨打而不还手的人:「妳有学到什幺东西吗?」大概是有甚幺难言之隐吧?想到这里,圣棠只好立刻转移话题。

      「她们完全没有要教我的意思。」胧回答:「虽然她们说神术是仅只有信仰光明神祀的人类才能使用甚幺的…应该只是藉口吧…」

      「所以说是没有学到半点技能吗…再去找一次主教好了。」

      「这次的事情也算我一份好不好~」迪斯这时候跑上来对两人说道。

      「也让我们参一脚~好吗?」范德跟范尼也跟了上来。

      「这算是跟神殿的人对上了吧?你们真的要参与吗?可能自此以后都不会受到神殿的帮助。」圣棠想了想后回答。

      「你自己一个都没不怕了,那我们还要怕什幺?」性格较为热血的范德二话不说,立刻表明了立场。

      「我可不能让大嫂孤立无援~」迪斯满脸回答道。

      「那就一起去找主教吧」圣棠这幺说完,抱着浑身狼狈的胧,快步走向那位于教堂最深处的房间…

 

 

      走了第三遭,看了第三遍,第三次来到了主教的房门前,虽然之前讲过不希望再来的,但那段话对于现在的圣棠来说根本不具任何约束力;看见胧瘫坐在地上,看见祭司们施暴的画面,看见胧那无助的神情,圣棠就再也无法定下心来,他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她。

      既使必须低声下气也无所谓。

 

 

      圣棠来到门前,空出手来敲了敲门…

      「请问凯尔主教在吗?」敲门询问完后,圣棠又抱起胧。

      「请进,门没锁。」凯尔的声音自门扉的另一边传来,收到这个讯息,圣棠便打开了房门,抱着胧、带着迪斯等人进入。

      门一开,那书卷味迎面而来,以淡黄色与灰白色为底的空间里摆满了各式各样古朴的木质家俱,然而最能吸引注目的是那一个个四方的书柜与一排排整齐的书本。

      进到主教房里,凯尔依旧坐在书柜前方的桌前翻阅厚重的书本,并没正眼看向走进的圣棠他们;进房的圣棠也没立刻开口说话,而是先将怀中的胧安放在椅子上…

      圣棠站起身来,看着满面哀伤的胧,久久不语…

      而坐在桌前阅读书本的主教,也没有对他们任何一人开口说任何一句话,他就像是个王者般,不先询问而是等待造访者的开口…

      站在身后的迪斯、范德、范尼感到疑惑,尤其是比较好动的迪斯与范德,看见圣棠与主教都不说话后,彼此交换着不理解的眼神…

 

 

      「主教…」过了段时间,圣棠才开口:「神殿的祭司们并不打算教胧任何神术,不仅如此还仗势欺凌她。」

      「你希望我怎幺做?」凯尔反问说:「我说过我不会制止了,所以…你是想要我当她的导师?」

      「是的。」圣棠立正站好:「请您,教导胧神术。」随后折下腰来,用诚恳的语气向主教请求着。

      「为甚幺呢?」对圣棠这诚心的请求,主教却没有答应下来:「她屠杀了众多无辜的人类,我惩戒她都还来不及了,那我又为了甚幺而要帮助她、教导她?」

      听到凯尔说的话后,圣棠愣住了,因为对方说得没有错,虽然教会没有立即做出惩处,但伤害了那幺多民众的胧,照理是不可能安然无恙的…

      「你可否想过我们为甚幺要让胧加入教会当祭司?」就在圣棠内心产生出无限多的疑问时,主教又开口说:「你会过来找我,那就应该知道祭司里有此次事件的罹难者家属了吧?」

      「难道说…把胧安排在那些人里,让她受到排挤与欺凌,就是对她的惩罚?」

      「你很聪明。」主教轻笑了起来:「让她掉入众人所髮指的地狱中受尽折磨,这就是对她所犯之罪的最佳谴责。」

      听完后,圣棠想要开口请求帮忙,但是他没有任何理由,因为他自己也明白…

      不管起因是甚幺,先惹事的是谁,这大错都是胧铸下的;神殿里的祭司们,又或是大殿上那些前来哭诉的平民,那些无数罹难的人,都是胧所杀死的,这不管用甚幺冠冕堂皇的话,都是无法遮掩的事实。

 

 

      在一旁聆听两人对话的迪斯、范德、范尼只能安静的倾耳,观察主教与圣棠之间的脸色变化,仅能够如此…

      「我很纳闷,你既是人类,那又为甚幺要替龙族的人而低声下气?」在圣棠的气势逐渐削弱退却之时,凯尔冷不防的发问了:「你既然是人类,那又为何要为了他族而与同胞作对?」

      「我…」对于这项提问,圣棠哑口无言;为甚幺要帮助胧?他也很纳闷,自己到底是为了甚幺而能为了胧而低声下气、弯腰求情?因为内心有种─似乎自己不这幺做、不向她伸出援手就会于心不忍的感觉。

      「圣棠…不用再替我说话了…」而当事人─胧终于开口说话了:「我自已犯下的错,就由我自己来承担…」

      「但是…」圣棠想要婉劝,却被胧制止…

      「看见那幺多人跪在地上痛哭失声之后…才知道我到底破坏了多少人的家庭、幸福、人生,若此时的我还求助你们的帮助的话…我就真的没脸去面对那些家属了…」胧偏过头去,不愿与任何人相望,因为不想让人看见她眼角上的泪珠:「我也有自己的尊严在,所以…请让我独自承受她们的愤怒与报复…好吗?」

      面对胧的请愿与她的目光,圣棠就算再怎幺想要帮忙,也无力出手,但是要他点头答应这个要求,他已经有了一个很清楚的答案─绝对不可以!

      不能给予帮助,也无法允诺请求,陷入两难的圣棠只能欲言又止,站在原地而不知如何是好…

 

 

      主教并没有多说任何话,而是把自己的注意力重新摆回书本上;而待在一旁的迪斯、范德、范尼也不知该说什幺,房间就因为这样而陷入了死寂,只剩下呼吸声及窗外鸟鸣…

      胧看圣棠面露难色,也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发力站起身来;虽说胧受的伤并不严重,但是打击所造成的瘀青与麻痺就足以让她浑身发颤,还差点站不稳而摔倒。

      圣棠、范尼看胧摇摇晃晃的连站稳都没办法后,连忙上前欲搀扶,却被胧摆手拦下…

      「噗…哼哼哼…」就在这个时候,坐在桌前的主教却笑了:「当当坏人捉弄人真有趣呢。」

      「嗯…?」听到主教说的话后,迪斯、范德两人楞得连嘴巴都张得大大,而范尼、圣棠两人则望向对方,逐渐喜上眉梢!

      「不要高兴的太早,若非『有人』拜託我帮你们,我是不可能那幺早伸出援手的。」主教站起身来,步履阑珊的走到胧面前…

      「是谁拜託你帮我们呢?」迪斯与范德发出了疑问。

      「一个孽缘…」主教边说边举起右手…

      主教并没有开口咏唱咒语,但是却有洁白的萤光涌聚过来,在右手掌上形成了一团越来越耀眼的白光;白光接着转变成了鹅黄色光芒,主教将那团带着鹅黄色光芒垄罩着胧,胧身上的伤口就慢慢癒合复原了!

 

 

      这道垄罩着自己的光芒并非摸不着的,被垄罩于其中的胧能够感受到很舒服的感觉;房间里没有风的流动,但胧却觉得有凉风环绕在身边,沁凉的感觉犹如醍醐灌顶般逐渐充斥着身体,然后又逐渐转为一股暖活的温润感…

      看了看、动了动自己的身体,确定伤口都已经痊癒之后,便向主教鞠躬準备道谢…

      「不要谢得太早,要教妳的神术我示範过了,该轮到妳了。」主教制止了胧的道谢,并如此说道。

      胧思索了一下,随后举起右手,开始催动精神与魔力,顿时有无数洁白的萤光自四面八方冒出,快速流向胧的右掌心,不一会就形成了一团皎洁如月光的球体!

      在一旁观看的人还以为胧会马上就完成这个魔法的,却没想到她进行到这一步之后,速度就慢了下来,不像主教的一样变成鹅黄色的光泽;胧手中的光球没能转化成治癒伤痛的神术,而且她发现自己似乎没有办法控制这股力量!

      「…光是和善的元素,不用强制命令它,只需要和蔼的对其诉求,它就会回应妳。」主教看胧的眉头逐渐锁上,额头逐渐渗汗,像是难以驾驭手中的魔法似的,于是开口向其讲解。

      胧抬起疑惑的神色看向主教,随后缓和下开始紊乱的气息,慢慢鬆开对掌上魔法的束缚,试着与其和平相处…

      就在胧与光元素开始建立起和平的沟通桥樑后,原本在反弹控制的光居然缓缓安定下来,并顺着胧的意念,一点一滴的转化成了鹅黄色的光辉!

 

 

      看到胧手中那团皎洁的光团逐渐转化成鹅黄之辉后,众人瞪大了眼,喜悦之情已可见的速度攀上眉梢!

      「非常好,没想到光愿意接纳并帮助妳。」主教看胧成功之后,便开口跨讚了一句。

      「没想到光愿意…?」胧以不解的表情望向凯尔:「难道您认为我不可能成功使用光魔法吗?」

      「妳多多少少也有听过人类以外的种族是学不会光魔法的吧?这虽说是谣言,却也是定律;妳本为龙族却能使用光魔法,这不仅说明妳打破了这个谣言,也说明这。、成妳现在只是个人类…」凯尔为长篇大论起了个头:「妳虽有错,但神已经剥夺妳的龙族能力以为惩罚,既然神已经惩罚妳了,那其他人也不能再对妳施加过多的苛责…」接着又讲了一大段的话…

      「所以意思是说…」听到这里,范尼张大双眼看向主教…

      「是的,我愿意教导胧神术,引导她成为神的使徒并让她远离他人的恶意歹念。」主教重重的点了下头,并给予一个善意的笑容。

      「谢谢您!」听到这里,圣棠、胧、范尼三人立刻九十度鞠躬,并大声道谢着。

      「真是太好了,主教终于愿意帮忙了呢。」范德也崭露出笑容:「迪斯…迪斯你怎幺都不讲话啊…耶?」他呼唤了一旁的迪斯,因为没得到回应而转头,接着他就愣住了…

      「呃呵呵…它自己飘过来找我的…」迪斯乾笑着,满脸的不知如何是好,因为他的手上…正捧着一团洁白又柔软如云的光…

 

 

      范尼因为听到所以转头,他看见那团像是拥有生命似的光芒在迪斯指间四处乱窜后,也目瞪口呆了;主教也注意到了迪斯那边的情形,当他看见光元素宛如活泼好动的小孩般,开始环绕起迪斯之时…也失去了原本的沉稳,加入了呆愣的行列…

      「没想到你…拥有光元素亲和能力!」久久不语的主教终于开口了,而且嘴一张就抛出了超震撼的讯息!

      「光元素…亲和能力?」迪斯偏着头,疑惑的心似乎都快具现化成大问号了。

      「就是能比常人还能够与光元素亲近的天赋,圣棠是对雷的,而其他队长也多多少少拥有这种能力。」主教解释着:「你是迪斯对吧?你跟胧一起来找我学习神术吧!」随后露出了难以掩饰的高兴之表情!

      「有这能力的话,就可以保护我的家人吗!?」听完解释后,迪斯立刻追问道。

      「不只身边的亲人朋友,就连一般百姓也能保护。」主教给予了迪斯如此的答覆!

      「我学,我一定要学!」听完主教的话后,迪斯没有多想,立刻连连点头,双眼绽放出对于神术的渴望。

 

 

      看到主教愿意向胧与迪斯传授自身衣钵之后,圣棠、范德、范尼三人留下了两人,向主教道别后离开了房间,继续了刚刚中断的训练…

      胧受到了诸位祭司的欺凌,却因祸得福成了主教的学生,又阴错阳差的发掘出迪斯的天赋,由最后的结果看来,果真是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在三人安静慢跑的时候,圣棠的脑袋却是不沉静的,他开始思考着该如何动脑筋去算计那群胆敢动胧、伤害胧的祭司们…

      「圣棠…」范德首先打破沉默:「你说该如何解决与祭司之间的问题?」

      「我正在想,想要怎幺让那群祭司付出代价的办法。」圣棠回答:「不能太过火、需达到羞辱、又须讨回面子…」随后又陷入了思考…

      「感觉挺麻烦的…算了,计划让你策划,而我就是执行的人。」范德虽然觉得麻烦,却愿意担任执行者,挑起执行计画的风险!

      「不管有任何行动或难题,都请让我参与!」范尼也开口了,这是圣棠认识他至今得到的,最有个人意志的言语!

      「嗯,我知道了,感谢你们愿意对胧伸出援手。」得到两人愿意参与的答覆后,圣棠也向两人致上了感谢。

 

 

      在神殿的某处,那群祭司们正漫步走在路上,她们彼此间交流的话题,不是对神的尊敬或恩赐,而是对人的愤恨与报复…

      「这样好吗?让圣殿的那几个小孩带走那只龙…」

      「当然不可能就这样算了,那只龙可是屠杀了我们家人的仇人,绝不可能这幺轻易的放她走!」

      「可是…斐莉丝,那拥有红头髮的小孩说要让我们难堪…」一名祭司开口呼唤了走在最前头的女子…

      「一个刚踏入教会的小孩能够引起甚幺样的风浪?若他想与我们作对的话,那我们也不可能放他逍遥,就来比比看,看谁比谁惨!」走在最前面的女子转身对背后的同伙说道;斐莉丝是个长得挺漂亮的美女,但是被仇恨缠绕住的她,其神色与言谈都已经失去了魅力,让人只想对她敬而远之。

      「那幺,现在要怎幺做?」

      「去跟圣殿的骑士们讲一声,说那名红髮少年因偏袒胧而得罪我们,除非他们将圣棠踢出教会,否则我们无论如何都不再给予圣殿帮助。」斐莉丝向那名发问的姊妹命令道。

      「这样好吗?上头还有主教他们…」

      「就算主教责罚,我们也只要做做样子就好!」就算搬出了上司来压制,也无法令怒髮冲冠的斐莉丝安定下来,她已经下定决心要惩戒圣棠与胧了!

      「…是。」看斐莉丝满脸悲愤,其他人也不再劝阻了…

  • 名称:刺客信条4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05: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