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金装备5超清

      旭日东昇,阳光普照大地,光芒带着慵懒,从草地爬起,穿过窗户,进入室内,最后趴在蜷伏着的人身上;被阳光唤醒的人逐渐退出美好的梦乡,睁开双眼,迎接一天的到来。

      对于每天必须早起準备出外工作的圣棠来说,能被阳光叫醒是很难得的,因为以前会唤醒他的就只有清晨的冰凉低温;圣棠爬起身来,将棉被摺叠整齐后走出房间去,打了两盆乾净的清水进来,将一盆摆在胧床边的桌子上,另一盆则自己留着盥洗。

      圣棠盥洗得差不多后,胧刚好醒过来,惺忪的双眸正四处张望着…

      「早安。」圣棠注意到胧已醒来后,便开口打招呼道。

      「哈啊~」胧打了个大哈欠后:「早…早安…」一边揉眼一边挥手回应招呼…

      「…呵。」圣棠愣了下,随后轻笑了声。

      「怎…怎幺了吗?」听到轻笑声后,胧立刻从迷茫中抽出身来质疑着圣棠。

      「妳身边有盆清水,妳先盥洗吧,我去帮妳拿早餐回来。」圣棠收起笑容,将手上的毛巾清洗乾净后把水拿到外面浇花,随后走出房间…

      在圣棠动作的期间,胧一直盯着他看,接过他顺手递上的毛巾后又目送他离开房间;直到房间里没人后,胧才低头準备盥洗,看到清水上倒映的自己后,才知道圣棠为甚幺会笑了…

      胧的羞耻心开始作祟,催促着她快速梳洗、整理仪容。

               

 

      等胧梳洗的差不多时,圣棠刚拿早餐回来,菜色是麦饭、两三碟的菜与清汤,清淡不油腻。

      「早餐拿回来了,来吃吧。」圣棠将餐盘放到桌上后呼唤了声。

      「嗯。」胧将毛巾、水盆、床铺都整理乾净后,坐到位置上开始享用早餐。

      圣棠与胧相对坐着,胧一口口将饭菜送进嘴里,而圣棠却是细嚼慢嚥…该说是一直看着胧,看得她都不好意思的放慢速度,满脸害羞的一直瞟着圣棠…

      圣棠再度轻笑了起来,随后又送了几口饭进嘴里。

      「你又在笑甚幺?」胧停下进食的动作,不怎幺高兴的问了句。

      「突然觉得,能这样和谐的对坐并享用着早餐,让我很不可思议。」圣棠将嘴中物吞下后开口说道:「第一次相遇,我们打得妳死我活;第二次相遇,以为我们再也遇不到了,结果却是遇到身受重伤的彼此;而现在,妳我两人平安的相视而坐,悠闲的吃着早餐而不大打出手,这剧烈的变化让我头都晕了。」

      「这幺说来也是,我记得刚认识你的时候,还以为你是个难以沟通的、不苟言笑的人,没想到今日却这幺感性,感性不说,话倒挺多。」听完圣棠的话后,胧先是微笑了一下,随后开口反击。

      「呵呵─」

 

 

      圣棠与胧吃完早餐、整理完后便离开了,才刚走出房间并将们带上,就看到迪斯与塔克站在隔壁房门前面盯着房里并交谈着…

      「啊,早安啊,圣棠~」迪斯注意到圣棠与胧出来后便对两人打声招呼。

      「早安。」圣棠回应了声,并走上前来问道:「…怎幺了?」

      「抱歉,我哥他没有早起的习惯,所以…」范尼颇为不好意思的回答道。

      「嘻嘻~,就跟你讲说不用担心圣棠了吧~话说,他真的不管怎幺叫都叫不起来吗?」迪斯得意洋洋的看向里面还在睡觉的范德…

      「你们先去集合吧,我继续叫他…」范尼挡住了迪斯等人的视线,并试图打发他们…

      「耶~这怎幺可以呢?昨天不是说好要一起去的吗?」迪斯『露』出了难过的神情说道。

      「对不起,你们还是先走…」范尼依旧催促着迪斯等人先走,却被打断了…

      「再十秒左右。」塔克突然开口说道。

      「甚幺?」迪斯好奇的询问道。

      「五、四、三、二、一…来了。」塔克并没有回答迪斯,而是继续倒数…

 

 

      当塔克话说完,就有个人自转角走出来,身上挂着一堆零零散散的东西,手持怪异的金属圆盘及铁製大杓,一步步走上前来…

      「都醒来了吗?」那名男子开口问道。

      「还有一位叫不醒。」塔克回答完后,指向房里的范德。

      「知道了。」男子点了下头,随后走进了房里…

      「他是…?」范尼、迪斯等人不解的问道。

      「建议你们把耳朵摀起来。」塔克又没有回答迪斯的问题,而是冷淡的给出了建议…

      过没几秒,房间里传来了震耳欲聋的噪音,其剧烈的程度有如天摇地动!

      「呜哇啊啊!」这突如其来的剧变使得迪斯举起双手紧摀双耳,并发出了痛苦的惨叫声!

      「这…这就是早晨钟吗…?」一旁的胧与圣棠也受到波及,面露痛苦!

      「哎呀…不要吵啦!」但是,范德却不受影响,仅只发出了一声不耐烦,接着翻身继续睡觉!

      这句话说完后没多久,那名男子停下了手上动作,这也让门外受苦的各位之耳根得以清静…

      迪斯等人痛苦的揉了揉耳朵,鼓膜上挥之不去痛楚令他们难以忘怀方才的经历,绕樑魔音令人浑身颤抖…

      「叫不起来…?」反观塔克,他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情:「这是我进教会十三年来,第一次看到有早晨钟叫不起的人…」

      「真的吗?我要来进去看看他的睡相~」迪斯说完后就硬闯进门里,而圣棠、塔克、胧也纷纷跟了进去…

      「唉…」范尼叹了口气,慢慢的走了进去…

 

 

      进到房里后,首先听到的是打呼声,再来看到的才是范德本人;范德虽然穿着整套睡衣,但因为糟糕着睡姿而将衣服弄得凌乱不整。

      鼻子吹着泡泡、嘴巴流着口水、口中打着鼾声,范德既使吃了一记惊天动地的吵杂声,也完全没有醒来的迹象;众人无言的时候,还听见范德嘴中念念有词,接着大嘴一张,往枕头咬了下去,然后又引脚一踢,把身上的棉被踢下床位…

      「睡姿真难看…」胧轻声呢喃了一句,引得迪斯一阵大笑,范尼则别过头去…

      男子突然双手一伸,将范德连人带床一起翻了出去,让他重重撞上墙壁后摔下;在范德即将摔下来的时候,男子将一个类似碗状的铁容器放置在地上,让范德的头落在里面,接着又拿起一对铁棍,快速而绵密的连续敲击着铁皿!

      在场的所有人又禁不起摧残,抱头鼠窜,就连圣棠与塔克也忍不住摀耳,受尽凌迟的他们也难以招架!

      「哎呀…不要吵啦!」范德不耐烦了,引脚一踢,逼得男子停止动作!

折磨再度停止,而范德依旧未醒,这让众人得以喘口气,却又为此深感头痛…

      「哼,有趣!居然连这样都叫不醒,终于可以动用真格了!」男子将手上的铁棍扔掉,双手摸向背后垂挂的物品…

      「我们…还是…先走吧…?」看到这一幕,连喜欢凑热闹的迪斯都有了撤退的意愿…

      「快走吧…」圣棠拉起胧的手,快步朝外面走去…

      而较为沉默的塔克与范尼也二话不说,快速离开房间…

 

 

      五人前脚才刚踏出,房里就传来了擎天憾地的声响,天摇地动不说,就连泥土地上的石子都因而跳动起来,而已经迴避的五人也随之起舞,连声哀号!

      这阵魔音传至教会上下,上至主教、下至杂工,通通都难以招架,发出了痛苦呻吟,甚至连隔壁皇宫里的士兵及女佣们也受到波及!

      值得庆幸的是,这对嗜睡的范德起了作用,他开始有了反应…

      「呜哇!打仗了吗?」范德立刻睁眼,受到惊吓的他甚至立刻从地上翻起来,双手紧摀着双耳!

      范德一醒来,魔音就停止了,范德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眼前被音波搞得满目疮痍的房间,又听见门外传来的哀鸿遍野后,他才知道自己的赖床究竟残害了多少人…

      经过圣棠、塔克、萨尔斯、主教……等人的粗略估计,遭范德所连累的人数,不只教堂内外的人…还要加上隔壁皇宫里的国王等人…

 

 

      「真是对不起…」在集合训练场上,范德正对圣棠等人道歉着,除此之外还需要跟全教会的人说对不起…

      因为所有人脸上的表情还残留着刚刚音波遗留的伤痕,甚至到现在还在头晕…

      「…你跟你弟弟学学好不好?你一个人赖床就可以害死我们全部了…」迪斯边揉耳朵边对范德抱怨着。

      「胧…她没来吗?」范尼东张西望的寻找着胧。

      「她是祭司,所以去神殿了,我们是圣骑士,所以留在圣殿。」塔克回答着范尼的问题。

      教会内还有分两种机构,一个是祭司、主教所属的神殿,一个是圣骑士所属的圣殿,两者是不同的。

      「范尼,我要先声明,胧现在可是我的大嫂,你可别打她的主意哦~」迪斯对范尼如此说道。

      「迪斯,不要乱讲。」圣棠盯着迪斯,并出言反驳着。

      「以后就难讲了,她可以让你为了她受伤,可见她对你的影响有多高,呵呵~」迪斯说完后低头窃笑着。

      「所有人,先绕着教堂跑十圈,跑完后去第二器材室领五十公斤的加重铠甲,再绕教堂跑十圈,全部跑完才准吃午餐!」站在最前面的训练长用极其大的声音吼着,所有人听到之后,有人低声抱怨着,有人则开始动脚跑了起来…

 

 

      总共只有二十圈听起来或许很轻鬆,但是…

      圣棠他们集合的训练场一圈就有八百公尺,而内院随便一个殿堂就有长、宽各三百、两百公尺左右,而到了外层,因为是公众用的,大约都有训练场那幺大,而且都还没有算上神殿的部份,所以一圈下来没有五公里也有三公里左右。

      「他们这是训练还是在虐待啊?」迪斯边跑边抱怨着,以前他跑最远的路只有二十几公里,还是一天累计下来的,既使是常在劳作的他也难以消受。

      「合理的训练,不合理的磨练。」圣棠语气平淡的回应着,一旁的塔克看上去也挺轻鬆的…虽然是张不变的无表情。

      「二十圈而已吗?感觉也只是还好而已嘛~」范德显得格外轻鬆的回答着。

      「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范尼则在一旁轻声细语的吐槽着。

      「当然是真的!你认为我会讲假话吗?」范德反驳完之后就左手大力的往范尼头上敲去。

      「算了,吃苦就是吃补…」迪斯长吁了口气后,加速跟在圣棠跟塔克身边。

      「我们可不能输,快点追上去吧!」范德对范尼说完后,两人一起跟上去到圣棠等人身边。

 

 

      早上开始进行的体能训练,就已让圣棠等人大汗淋漓、气喘吁吁,而其中最悽惨的,就属迪斯与范德,两人早已面红耳赤、上气不接下气了,而他们这还只是跑到第七圈而已…

      「我…能不能休息一下?」迪斯喘呼呼的问着圣棠等人。

      「可以啊!你留在这休息。」范德回答道:「真是弱,这种程度对我们来说不过是小儿科罢了。」他骄傲的自夸着。

      「是吗?我怎幺觉得你跟我是差不多程度?」迪斯狐疑的看着范德;范德现在除了脸红气喘外,还张着大嘴大声的呼吸着,他每踏出一步,地上都会有一滩汗渍…

      「要不要来比比看谁能撑到最后?」范德不满的对迪斯发出决斗邀请。

      「谁怕谁?」迪斯回答完后,就看见两个体力不好的人向前冲了过去…

      「我觉得再跑个一百公尺就能看见范德躺在路边了。」范尼冷冷的说着;果不出其然,两人同时趴倒在一百公尺远的地上…

      「果然没错…」范尼冷笑的看着无言的圣棠与塔克…

大部分的人已经跑完净重十圈了,完成的人里面包括圣棠他们,而迪斯跟范德则是被圣棠等人连拉带扯才被拖去器材室领取负重装备…

      五个人同时将装备穿上后,塔克没事情,圣棠稍微吃力,而迪斯跟范德两兄弟则是被压垮在地上差点爬不起来…

 

 

      等到他们全都通过早晨的训练时已经是中午了,他们身上的负重铠甲都没有脱下来过。

      「不用把铠甲脱下来,下午还用得到,而且这样容易适应重量。」塔克如此对圣棠等人说道,五人因此拖着疲惫的身子与沉重的铠甲来到餐厅,他们现在才刚準备吃午餐…

      五人坐到空桌子前享用着看起来特别美味的午餐…呜哦!其中有三个人吐了。

      「这是甚幺午餐啊?怎幺那幺难吃?」迪斯反应不及的直接将东西吐进了餐盘中,而范德跟范尼也是…

      「这是教会设计来让圣骑士强身健体的营养餐。」塔克依然是摆着一张脸,一口接着一口的吃了下去。

      「跟迪斯煮的饭菜比起来,这个比较好吃。」圣棠则是速度缓慢的将一匙匙的饭送入口中。

      除了圣棠跟塔克外,其他人都完全吃不下饭,等一行人吃完饭后回到训练场集合时,刚好是下午的训练準备开始的两点。

      「今天下午比较轻鬆,穿着负重铠甲做伏地挺身两百五十下,仰卧起坐两百五跟蛙跳两百五就好!」训练长说完后就拍拍屁股走人了,留下训练场中的一干人等…

      众人开始做起指定的功课,而一旁则有一群目光如豺狼的人盯着前方的几名训练员。

 

 

      「我们不是来这里听你们使唤的!」

      「你凭甚幺使唤我们!?」一群纨裤子弟开始叫嚣了起来,他们平常是个大少爷,靠着ㄧ些关係与稍好ㄧ点的身体素质当上圣骑士,原本只是打算靠着这个名称来拐拐路上的女子,哪知道进来这里并没有特殊待遇能享受?

      「想休息吗?可以,就是你!上来跟他们过过招。」那个监督的人指名圣棠上前去,当那群纨裤子弟的对手:「你们要是能打赢他,就可以免除训练。」

      「那他赢了的话,我们可以不用受训吗?」迪斯很兴奋的问着监训的人。

      「当然~不行,你想休息就得打倒我。」那个人说完之后就散发出斗气,是金色的斗气…

      「对不起,我只是开开玩笑而已,啊哈哈…」迪斯立刻打哈哈带过。

      「这种角色,我三两下就可以解决了…」有人信心满满的走上前来,接着被人拦了下来…

      「让我来吧。」走出来的人对身后的同伴们说道,而那群人竟没人反驳或拒绝!

      「是你啊。」圣棠看着走到面前的对手,对方是…卡特。

      「选拔会上的对手不够厉害,但若是你的话…或许可以让我知道自己的程度。」卡特说完后,就摆出了战斗的姿势,準备与圣棠战斗…

  • 名称:合金装备5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03: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