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片播放器超清

      炎煌斯麻痺的十指鬆开了,手臂因为打击而弯曲、身体因为打击而弓起、脚步因为打击而后退、武器因为打击而掉落!

      「匡噹…」大剑落到地上,沉重的剑身与大地亲吻所产生的声音虽不是非常响亮,却非常震撼!

      在场所有的观众早已目瞪口呆了,他们早就知道这场战斗已经到了结束的时刻,但不管是谁都没有想到结局竟会是如此!大家对圣棠的能力早有所闻,知道他的实力超出众人所想,却没想到竟然会强悍到这种地步!

      十四岁的少年…居然正面对抗并打赢了赤炎骑士长…而且还是採取多攻击、少防御、无迴避的刚强战略打赢的,这究竟需要多少不畏死亡的勇气啊?而要打赢队长又需要多幺坚强的实力啊?

      「哈…哈…哈…」圣棠与炎煌斯的喘息声传入彼此的耳里,以此看来,两者肯定都为了眼前的敌人而费尽精力与体力来作战!

      然而彼此内心所想的,与赛前的势均力敌相反,现在的他们,心中所想的是…!

      「我…居然输了…」炎煌斯看着双手,那无力且颤抖不止的十指就像是他心中惊滔骇浪的具现般!

      『终于…打赢了…』圣棠微皱起眉头,不说话,而是在心里叨念着;他的手臂被火焰属性的斗气所影响,微血管都已经爆裂、渗血,甚至连动、静脉的血管都受到波及,他的双手因为挥洒热血而被燃成赤红色,果真如同剧烈燃烧的火焰般!

 

 

      「哗啊─」

      「圣棠他…竟然打赢了赤炎骑士长耶!」

      「哇哈哈!他打赢了…他打赢了!我用全部的私房钱赌他赢果然押对宝了!」

      「圣棠他…肯定会被升上骑士团长吧?最年轻的…队长…」

      「嗯?发生甚幺事情了?」在其他擂台上打得忘我的范德停手后,才注意到周围的吵杂声…

      「在你专心欺负我的时候,错过了精彩战斗呢。」而与哥哥相对而站的范尼以冷淡的语气嘲讽了句…

      在场外的民众,逐渐把心从震撼中拉回,但即便如此,也无法阻止嘴巴呢喃出讚叹…

      「哼哼,果然不出我所料。」萨尔斯展露出了笑颜:「哇哈哈!我果然没押错人,我赢了我赢了~因为圣棠啊,我赌赢了不少钱呢~」

      「教会人士…不是不能赌博吗…?」在一旁,传出了虚弱至极、甚至微小到连蚊子声都赢不了的声音…

      「唉~住嘴咿~!」萨尔斯出言顶撞:「没听过:『大赌伤财、小赌怡情吗?』」

其他队长都没有反驳,不是因为无话可说,而是被打倒在地,没办法说…

      「哦哦~是这样吗?可是我怎幺只知道教会人士不准赌博呢?」从众队长身后传来了位老人的质问…

      「呜哇!」萨尔斯惨叫了一声,因为后脑杓被重击了一下!

      「你违反教规就算了!居然还动手殴打其他队长!殴打就算了,居然还把他们打得那幺惨!」凯尔愤怒的吼声传来!

      「是他们不耐打的,怪我啊!」

      「你知不知道这里是公众场合啊!」凯尔吼完,又挥下了手中的一拳…

 

 

      在休息棚内的胧,由始至终一直都没有睁开过双眼,双眼犹如纠结的绳索般纠结在一起,直到听到观众那震天的欢呼声与身边的惊呼声,胧才舒缓了双眼的锁定,慢慢睁开双眼…

      胧不敢张开眼睛,因为害怕看到的是伤重濒死的…

      「不用担心。」塔克那冷淡的声音传来:「他还好好的。」

      听到塔克的话后,胧立即抬起视线望去…随后拉起裙襬奔去…

      圣棠的手早已血肉模糊,甚至露出了森森白骨,力量已经消失无蹤,甚至连手把的握感、太阳的灼热…等知觉都没了,但即便已经残破不堪,那只右手却还是紧紧握着剑!

      胧来到圣棠身边,看着那因为奋力而被汗浸溼的身躯,因为卖命而被血染红的双手…;即便双眼与脸蛋早已被满面泪流所染,但胧却还是急着凝聚魔法好帮圣棠治疗伤口…

      「不…不用帮我治疗…」圣棠开口阻止了胧的治疗:「也请别搀扶我…就这样让我走回去…」也婉拒了胧的帮助,就这样抬着头、挺着胸,张着明亮的双眼,直直走向会场出口!

      少年每踏出一步,地上就会多几滴血迹;每挪动一吋,身上就会多一些腥红;圣棠身上的伤口已经惨烈到令人难以直视了,但他还是挺直身子,朝着前方踏出步伐!

      圣棠移动的同时,在场所有人也通通站起来替他鼓掌,因为他的举动已经深深的烙印在他们心里了;圣棠不仅证明了他的实力,也获得了圣殿甚至是民众的心,这就是他所需要的─威信!

      而站在圣棠前方的民众也自动让出了道路,他们不是害怕圣棠,也不是在躲避圣棠,这是对他的一种尊重。

 

 

      从会场直到教会的路上,圣棠的脚步没有停滞下来,也没有歪斜过一步;他的眼神没有换散开来,也没有飘移过一次。

      好几次,圣棠都觉得自己快不行了,超越极限的身体即将在下一秒钟失去动力,然而就在即将瘫软倒地的剎那,脑中想起了胧的脸蛋,想到她受人欺凌却依旧咬牙忍受下来以笑容面对自己…

      既使面对众叛也都坚强咬牙忍下来的胧,想要帮助令人爱怜的胧的自己,自己…怎幺能够先在此倒下?

      每每顾念到这里,圣棠就觉得身体充满了力量,又能够踏出下一步,又能够挥出下一剑!

      直到走进教堂、走进圣殿、走进房间,圣棠的双眼与脚步都跟离开时一样坚毅!

      但是直到圣棠关上房门,走到床边时…竟然双脚一软,重重倒在床上!

      痛苦的喘气声宛如冲破栅栏的猛兽般,自嘴里喷发而出,不时还夹杂着声声呕血;双手无力的瘫在洁白床单上,不一会就把被褥上了层红!

      就在圣棠的意识模糊之时,有人打开了房门并走进来…

 

 

      「为甚幺…你为甚幺要坚持到这个地步…?」胧带着泪痕走上前来:「为甚幺身受重伤…却还拒绝我的治疗?跟在你身后的我…看着你的背影,我…我…」她伸手轻抚着圣棠的背,治癒的光芒逐渐入住力空的身体…

      「这是为了要让所有人…都接纳妳…」确实接收到治疗的圣棠,却也只能用气虚的声音来回答,他的身体究竟受到了多少伤害…?

      「我现在…只希望你别再为了我…而遭受如此沉重的伤害…」胧一边治疗,一边倾身贴上圣棠的身体:「只要你能够…多为我设想一点,我就很满足了…」不顾逐渐窜红、灼热的脸蛋,硬是对圣棠说出了这般情语…

      「抱歉打扰了~」就在此时,从房门外传来了萨尔斯的声音,他不仅没敲门,还立刻开门走进来!

      「哎呀~抱歉抱歉,我没注意到你们正在忙,我先出去好了。」萨尔斯一进来,看到胧正紧贴在圣棠身上后,立刻道歉并走出房间…

      「你在做甚幺!?还不进去!」就在这时,凯尔的声音爆吼而至,还伸手将準备离去的萨尔斯硬推进来!

      刚刚那情意连绵的气氛,就在萨尔斯与凯尔的到来与言谈中…尽数破灭!

 

 

      主教与萨尔斯走进来后,拉开房里的椅子坐了下来,并伸手阻止了準备起身的胧与圣棠…

      「不用了,你们继续治疗吧,比起客套,命比较重要。」凯尔说道,因为胧若因为礼貌而中断治疗的话,不晓得圣棠会怎幺样…

      「是啊是啊~」萨尔斯点了点头:「不过你们两个也真是大胆呢~我看我以后要随身携带墨镜了,遇到你们总会被闪到眼睛。」随后露出了笑容…

      听到萨尔斯的话后,胧与圣棠像是心有灵犀般,同时挪移以分开来!随后就看到胧低下羞红的脸…因为两人刚刚一直都保持着零距离的紧緻贴身姿势…

      「圣棠,我来找你,是为了…」凯尔说道一半就停下了,随后拿出了一把剑与一条项鍊…

      那把长剑的护手是由雷电图腾所组成的,中间镶有一颗透明的宝石,然而奇怪的是整把剑都是深灰色,甚至是黑色的,完全没有一般钢铁的光泽!

      项鍊的外型是一把缠有雷电图腾的长矛,中央也有一颗透明无色的宝石,但颜色与长剑一样,灰、黑得几乎没有任何光泽!

      「这个是…?」因为眼前这样东西,不管是以宝物或废物的眼光来看,都不够合理,因此勾起圣棠的疑惑;若是宝物,那外貌看起并不像,若是废物,却又不像是主教会拿出来的东西。

      「代表身份的惊雷骑士之佩剑─『紫雷』与项鍊─『雷之殇』。」凯尔开口解释道,并把两样东西交给圣棠…

      「为甚幺…给我这两件物品?」圣棠伸手接过,却道出问题以示疑惑。

      「之前就有打算交给你了,只是情况难以让大家对你信服,不过这一点已经在刚刚解决了。」凯尔解释道:「来,试试看吧,把你的雷之力灌进项鍊与长剑的核心宝石里面,让它们认你为主。」

      「嗯…」圣棠点了下头,把焦点转移到手上两样物品的透明宝石上…

 

 

      圣棠驱动起身体内部的能量,将藏在身体各处的紫色雷电凝聚到双手上,藉由指尖传导到剑身,接着靠近、灌入到宝石里面!

      紫色的电光逐渐从有形的线化成无形的光,将透明的宝石染色成为紫色的珠子;宝石从中心开始转成紫芒,接着扩展到整颗宝石都成为深紫色,随后又从护手开始扩散,将灰黑色的长剑与项鍊蚕食成彩色!

      「终于啊…我们教会缺失已久的惊雷骑士…」看到长剑与项鍊的变化后,凯尔脸上出现了惊喜之色!

      紫雷显露出了原本的面貌,淡紫色的剑身带着些许雷电图腾,护手上的闪电也散发出了闪耀的黄金色;项鍊的闪电同样发散着金芒,而宝石则发出了浅淡的紫色!

      「恭喜啊圣棠,你这下也是我们的同伴啦~」萨尔斯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并走上前去拍了拍圣棠的头。

      「恭喜,惊雷骑士,你现在可以把『雷之殇』挂上,并把紫雷佩在腰间。了,你现在是空缺已久的第十四代惊雷骑士。」凯尔露出了欣喜之容。

      「第十四代?」圣棠问着。

      「嗯,鲜少有人能被紫雷与雷之殇认可进而成为惊雷骑士,自神创世至今的四千四百年里,也只有十三个人能够继承这个称号,而你就是新的第十四个人。」凯尔微笑的向圣棠说着。

      听完解说后,圣棠低头看着剑与项鍊,他只想过这场仗非赢不可,却没想到自己会因此获得这个身分,先屏除惊雷骑士所带来的责任与义务不说,对自己目前所需执行的计画有更多的帮助!

 

 

      凯尔离开之后,圣棠安静的躺在床上休息,他现在正想着如何实行下一步的计画,不过有个问题,就是要怎幺让神殿的人主动过来挑斗圣殿?

      「你的手或身体还有哪里会痛吗?」胧在一旁细心的问着。

      「不会了,妳的神术越来越厉害了呢。」圣棠对胧微笑着,方才的苦战与惨烈已如过眼云烟…

      「那幺我就不打扰你了。」胧起身準备离开,但当她走到门前时才想到自己不被圣骑士们接纳,所以站在门前犹豫着…

      「现在圣殿已经接纳妳了,妳可以在圣殿里面自由行动没有关係的。」圣棠像是知道胧在想甚幺似的说了一声;胧转过头来看着圣棠,眼中充满了惊讶与疑惑…

      「相信我吧,妳出去圣殿转一圈看看,记得要帮助他人哦。」圣棠则以ㄧ个笑容将胧的疑惑通通扫除一空。

      胧慢慢转开门把,微微打开房门,开门之后她吓得立刻又把门关了起来!

      「你看啦!你的脸吓到她了!」

      「胡说!明明就是你的淫蕩表情吓到她的!」

      「应该是你那熏死人的汗味让她躲回去的吧!?」原来一群前来找胧治疗的骑士在门前排成了面人墙,因此让胧误以为是心有歹念的人,吓得她立刻把门甩上…

 

 

      「他们需要妳的帮忙,没有关係的。」圣棠强忍着笑,语气温柔的对胧说着…

      胧再度把门打开,她强压下对外人的恐惧,所以这次并没吓得立刻把门关上;把门打开,看到别人之后,胧勉强的对面前的伤患们摆出一个甜美的笑容…

      为甚幺说是勉强的?因为众人带给胧的压迫感还是让她感觉怕怕的!

      「真的好可爱啊!」

      「我受伤了,请帮我治疗~」

      「我先来的,先帮我治疗吧!」

      「你明明排我后面,甚幺是你先接受治疗!?」门外的骑士们看到胧的笑容后开始骚动了起来…

      「没有关係,我都会帮你们治好的…」看到了这些人的反应后,胧才放下了压在心中许久的不安,微笑的说出了这句话。

      「来来来,要治疗的请排好队伍,谁敢乱就让他伤口烂!」迪斯在一旁大喊道。

      「不用担心,人人有份…你这个没受伤的人没份!」范德则将身旁一个没受伤而只是纯粹要一睹胧芳容的花痴骑士给踹开了。

 

 

      几乎所有受伤或需要帮助的人都来到圣棠房前排队让胧施展神术,也因此让众人对胧的好感直线上升!

      骑士们对胧的好感到甚幺程度呢?程度好到谁敢说胧的坏话谁就得準备来找胧治疗!

      胧跟众骑士的互动转向友好,这就是圣棠所需要的第一步。

      先以谣言垄断神殿与圣殿的往来,而失去了神术加持之后,骑士们才会渴望能够得到祭司的帮忙;那个时候自己带着能使用神术的胧来让众人信服,那幺唯ㄧ的祭司─胧在骑士群里就会受到热烈的欢迎!

 

 

      「你接下来有甚幺行动?」迪斯向正在休息的圣棠问了句,圣棠则闭目思考着…

      「试图挑起神殿跟圣殿之间的战争吧,如此之后再施行下一步计画才能达到让斐莉丝她们难堪的程度。」圣棠思考完后回答道。

      「挑起神殿跟圣殿之间的战争吗?你可真坏心哪~」范德奸笑了下。

      「必须要这个样子,这样之后才能让祭司们心甘情愿的接纳胧。」虽然知道这样会让事情从小打小闹的程度演变成重大事件,但圣棠却依旧不愿收手!

      「为甚幺呢?」对于圣棠的回答,让范尼产生了疑惑。

      「你想想看,让神殿跟圣殿之间的状况闹到了最差的地步,最后再挑拨神殿的祭司们,让她们一个个转向来帮助胧;你觉得这样子直到最后,胧会不会被神殿的人接纳?」圣棠说着。

      「计画是不赖,但是你要怎幺样去执行?」范德问着圣棠,计画拟定的再怎幺样精密,如果无法成功执行的话就等于没有用,更何况世事难料!

      「你们设法在暗地里引起神、圣两殿的战争,这个样就可以了。」圣棠指出了下一步计画所需的方针。

      「设法?设甚幺样的法?」迪斯好奇的询问着,得到的回应是─圣棠指向自己脖子上的『雷之殇』。

      「…就用我成为惊雷骑士的事情及胧被圣殿所接纳的消息去勾引她们吧!」圣棠如此回答道。

      「好的,我们就去试试看!」迪斯跟范德点了点头,随后就走出房门了。

      「你这个打算真不符合骑士该有的行事风範。」一直待在一旁的沉默者─塔克张嘴,以冷淡无起伏的声音说道。

      「有的时候只动拳头是没有用的,要试着动动头脑,这样才能够达到拳头所做不到的事情。」圣棠对塔克这样解说着,然而塔克却甚幺都没说,连动作都没有…就离开了。

  • 名称:免费看片播放器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03: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