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电影院超清

      演武场中央的擂台损坏崩毁了,爆裂的声音与扩散的烟幕吸引了在场众人的目光,包刮在其他擂台上正在战斗的人们!

      其他正在进行的比赛都慢慢静止下来…转头看向中央即将上演的激战;在台上的观众多以讶异的神色关注着,场外的民众皆以吃惊的面容注视着!

      「炎煌斯他…不会打得太认真了吧?不小心出人命的话…」坐在观众席上的白银骑士看到现在的画面,脸上开始浮现出了担忧的神色…

      「不用担心,跟你想得还差很远呢,刚刚那短暂的交战…炎煌斯不仅没赢反而还输了。」萨尔斯挥了挥手,要一旁的同伴别瞎操心…

      「炎煌斯输了!?」听到这一句话后,其他队长的反应反而比听到同伴杀人了更加错愕!

      「没错,所以啊…」萨尔斯话讲到一半就停了下来,接着伸手进口袋…

      「所以…?」

      「你们这群浑蛋给我闭上嘴看!别喷得我满身口水!」萨尔斯瞬间抽出小手帕擦拭满脸的口水,并开口大骂道…

 

 

      在一旁充满纷纷议论时,在中间的两人并未受到任何影响,依旧瞪着彼此…

      深入骨髓的痠麻与疼痛已经渐渐消失了,不过是因为恢复还是因为失去知觉…也无从思考了,两人现在的脑子里只拥有唯一的一个想法─打倒对方!

      炎煌斯冲出去了!他双手紧握着大剑,就这幺侧身的俯掠而去,光就姿势就能知道他接下来的攻击绝对不容小觑!

      与对手相反,圣棠依旧站在原地,缓缓吐出了一口气,双脚平行并微微弯曲,双手持剑拉起过头,并没有任何挪动脚步的意思,甚至连迴避的意愿都看不出来!这会是虚幌吗?

      炎煌斯虽为此感到奇怪,却并没有多想,因为眼前对手的无所畏惧在他眼里成了种挑衅,而且他还对自己的失态保持着愤怒,身为赤炎骑士的他不想也不会迴避眼前少年的挑衅!

      「哈─!」

      「喝─!」

      两人扯开喉咙放声吶喊,同时以浑身上下最大的力量挥出酝酿已久的一剑!

      「噹!」长剑与大剑相接,激烈的力量碰撞转变成绚烂火光与刺耳音浪传遍四面八方!

      圣棠脚下所踩的大地迸裂了!两人的挥出了力量全数经由他的双脚传导到地面,因此将坚硬的大理石踏出了惊悚的裂痕!

      但是相比交锋的碰撞,更吃惊的是…炎煌斯的大剑居然因此深深嵌入地面!

 

 

      「甚幺!」炎煌斯诧异的看着双手紧握着的大剑,感受着疯狂肆虐于双手上的疼痛,他既使天天作梦都没想过自己会输给一名少年到这种地步!

      眼前的少年到底做了甚幺事情?为甚幺那娇小的躯体可以爆发出这幺惊人的威力?为甚幺他可以承受下如此剧烈的力量反动?他到底做了甚幺事情!?

      炎煌斯立刻拔出大剑并挥出第二剑,而圣棠却以更快的速度挥下应对的攻击,他瞄準的…不是人而是剑!

      「砰!」第二次撞击声再度传来,无形的冲击与璀璨的火光爆出,然而炎煌斯的剑却再度落至地面!

      但是这一次交锋,胜利的似乎是炎煌斯,因为圣棠被这强大的撞击力给弹飞出去了!

      炎煌斯的怒火逐渐爆燃起来,既使圣棠被他弹飞出去了,自己却也因为这瘦弱的少年而让武器落地两次!这让性格如火的他深感愤恨!瞬间提起大剑便冲向圣棠!

      圣棠才刚翻身落地,立刻引剑一挥,两者的武器再度交锋!

      「可恶!」炎煌斯暴怒的一吼,竟然硬生生将圣棠往后方抵去,即便圣棠双脚紧扎在地也无法阻止对方的推进!

      圣棠重重撞上后方的擂台,木头纤维撕裂的声音让人不难设想这股撞击的力道有多幺剧烈!两人凶神恶煞的紧盯着彼此,彼此手中的剑也不停颤抖着,隔着剑比拚力量的他们谁也不愿礼让!

 

 

      现在的情况,已经让众人譁然…既使知道赤炎骑士的性格爆裂如火,却谁也没真的见过他如此生气,更别说对象是一名少年了!

      「喂…这已经超过了吧!?」看到如此情况,众人难免为底下战斗的两人感到忧心,甚至还有人希望去阻止他们了,因为这已经不是切磋而是厮杀!

      「不,他们还没有比出胜负,就这样下去的话…不仅阻止不了,还得接受两人的夹杀。」萨尔斯出言制止了即将下去终止比赛的其他队长。

      「但是这样下去的话…」

      圣棠呲牙裂嘴的看着距离自己脖子越来越近的刀刃,但是无论自己怎幺出力就是无法将对方压回去,再这样下去的话,自己肯定会身首异处!

      就在此时,后方的擂台再度因为两方那过人的力量而撑不住,开始崩坏!木板凹陷、断裂、倒塌,圣棠也因此倾倒!

      但是,圣棠却藉着翻身的机会,带着对手一起倚倒…并在同时出脚将对方踢向高空!

      炎煌斯的腹部遭受强力的踢击,强大的力量再加上自己使出的力量,导致他的身体因此向上浮起;圣棠立刻向后翻起,双手握剑準备,往炎煌斯手中的大剑奋力劈去!

      忍住腹部的翻腾,炎煌斯提起浑身可用的全部力气,硬是向下挥剑迎击!

      「碰─!」两人兵器的碰撞,无例外的再次为大地带来震荡,碎裂的地面、飘起的灰烬、憾天的场面!

      既使炎煌斯使尽了全力,脚没办法施力的他既使上半身或双手在怎幺奋力,都无法以力量压下圣棠!

      「喝啊啊───!」圣棠将左手贴近剑身,将炎煌斯硬生生甩向地面!身体自空中坠落后又被发力扔向地面的赤炎骑士,将地面砸出了一些裂痕后,静静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你看到了吗?圣棠他居然…」

      「嗯!居然可以在力量上跟赤炎骑士打得不相上下…」

      「炎煌斯他…真的没有放水吗!?」

      「是啊,炎煌斯他没有放水…只不过他也没拿出真本事…」萨尔斯翘起脚来,兴致缺缺的看着底下的激战…

      圣棠的双眼紧盯着倒在地上的炎煌斯,嘴里正大口大口的吸吐着,他的双手基本上已经麻痺了,恐怕让手指动弹个几毫釐都有困难吧?他的双脚肌肉与关节也已发出哀号,因为每每挥剑都是将每条肌肉纤维里储存的能量爆发出来,再加上与对方碰撞的反冲力…还能稳稳站立着已经很了不起了。

      急促的深呼吸着,为了将体内累积的疲劳与废物透过这短暂的休息而排出体外…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了;原本锋利无比的长剑已经变得满目疮痍,无论是人或是剑都是一样的情形,但是剑的主人…那紧握的双手与明亮的双眼却依然没变!

      骤然!四周围的空气逐渐升温!落定的尘埃飘起,前方凝视的空间也开始扭曲,原本倒地的人,竟缓缓爬起,且身上还环绕着一层赤红的气体!

      「他使用斗气了,现在开始才是真正的战斗。」看到炎煌斯站起来之后,萨尔斯露出了冷笑,他明白刚刚那不过是普通的白兵战而已。

 

 

      炎煌斯又站起来了,但圣棠并不吃惊,若如此简单就倒下的话,根本就无法胜任队长这个职位了!

      「你这家伙…」炎煌斯每个字都是咬牙切齿,宛如使尽浑身力气才吐出来的一样,但却反而充满了无法形容的强大压迫感!

      炎煌斯的身体宛如被火灼烧般通体赤红,而他的铠甲与大剑也因此散发出了火红的光芒;他的身体周围燃起了火焰,但是他却没有任何事情,火焰就像是他的身体髮肤般,自然的环绕着他全身!

      「斗气吗?那幺…」圣棠看着对方身上那如火焰般活跃的气体后,低喝了声,也开始有银色的气体自他肌肤渗透出来!

      「圣棠也会斗气?而且还是银色的!?」看到圣棠施展出银色的斗气后,在场所有人再度譁然了!

      银色斗气虽然不罕见,但一名十四岁的少年就能拥有,这是何等的天赋啊?

      「我可以…收圣棠为队员吗?」在看台上,那名全身银色的骑士开口询问道。

      「你别想太多,他是我黄金骑士的队员!」另一名身穿金色为主的骑士开口争夺着。

      「啊~真可惜,没有流水的特质,不然我才不会放过他呢…」

      「我也是,可惜他不是拥有属性的人…」

      「不用争了不用争了~」萨尔斯出言制止了正準备开打的两名骑士与其他同伴:「他不会是你们的队员…而是我们的同伴。」

      「你在说什幺啊!?」

      「哪,你们看仔细点吧~」萨尔斯也不多说,伸手指向圣棠…

      圣棠身上开始流窜着些微闪电,而原本银色的斗气也逐渐转色成为紫色!

      「他啊,会成为惊雷骑士呢。」

 

 

      「我承认你拥有过人的天赋与实力…但你身上那斗气是怎幺一回事啊!」炎煌斯看见圣棠身上那层紫色的斗气与稍纵即逝的闪电后,瞪大双眼道!

      「我好像没跟你说过也没展示给你们看过吧?我…拥有对雷元素的亲和能力。」圣棠深呼口气后,向对方说明了句。

      「哼呵哈哈哈─…那幺,让我好好享受战斗的乐趣吧!」炎煌斯听完后,仰头哈哈大笑了起来…

      「来吧…让我们继续吧!」当笑声停止,当炎煌斯低头再次望向圣棠的时候,眼神里的愤怒已经消失了,转而代之的是兴奋!圣棠的双眼瞬间瞪大,因为炎煌斯的大剑已经来到了面前!

      「噹!」两把剑再度接合,接合面爆发出了更加耀眼的火光,雷电与火星炸裂肆虐!

      圣棠严谨而炎煌斯兴奋,同样咬牙切齿、眼瞪如珠的两人却是抱持着天壤之别的表情与心情!

      两人的兵器间隔着的斗气如同海绵般吸收着两人的冲击力,又像是磁铁般吸引着彼此的刀锋,但是…不管圣棠或炎煌斯,都知道仅靠武器来压制彼此是无法取得内心所想的效果与渴望!

      大剑与长剑甫一分开又瞬间交接,强烈的声响、激烈的局面、浩大的气势连连震动着全场观众的身与心!

      圣棠依旧保持着半蹲的姿势站在原地,半步都没有挪动过,然而却能够持续不懈的承接住两人那惊人的冲击力道!就连坚固的石砌地面都难以承受他们的力道而开始迸裂开来了,但圣棠他…不退就是不退!

      相比圣棠的不动如山,炎煌斯就好比是侵略如火,不仅脚步连连踏出,还搭配浑身上下的力道来挥出下一击下一剑!他踏下的脚步都在地面上留下烙印,不仅是凹凸的鞋印,还有炽热造成的扭曲空间,这不仅是对大地的残忍,也是对圣棠的拷问!

      「喝啊啊啊───!」两人不敢有丝毫的漏气与分心,双方都专注于彼此的攻击上!

 

 

      现场已经鸦雀无声了,没人有心思开口谈论了,因为在他们眼前上演的战斗,是今年演武会最精彩的一战!没人敢动脑思考、开口说话,甚至连眨眼都不愿意,因为害怕那一瞬间漏掉了最精彩的一幕!

      在旁观战的胧也紧张了起来,紧张的原因不是别的,而是惧怕圣棠会受到重伤害,一想到他遍体麟伤的倒在血泊中…芳心就会不自觉的紧缩起来,就连呼吸也变得困难。

      即便自己会受到排挤…

      既使自己会受到欺凌…

      就算自己会受到挞伐…

      胧也不希望那位少年…那名拥有红髮、名唤圣棠的少年…不希望他会为了自已而受到任何苦难!就算明白他现在的拚命奋斗是为了自己,胧也绝对不想让他为此而赔上他自已!

      身为罪魁祸首的自己…仅只能站在场外,看着那位少年为了萍水相逢的自己而努力奋战…然而…自己…自己…

      除了双手紧握、内心祈祷…再也无法为上面那位少年做任何贡献…

 

 

      「喂喂…这也太夸张了吧?」

      「哪里夸张了?圣棠独自一人面对二十几名半精灵跟烨灵时,都没听你们说夸张啦、神话啦、狗屁啦什幺的,而现在不过是跟炎煌斯打得难分难解而已,就在这里吃惊来讶异去的,丢不丢脸啊?还亏你们都是队长耶~」

      「那个时候,又没听你多讲些甚幺,用听的跟亲眼看是不一样的事情!」

      「放屁!你听跟看不都是用自己的耳朵跟眼睛吗?哪不一样了?想牵拖啊!」萨尔斯立刻搬出歪理来痛骂身边的人!

      「听你那含糊的带过,跟我现场观摩是根本不同的两回事好吗!」

      「闭嘴!你们看!他们两个看起来怪怪的耶!」

      「你才给我闭嘴!竟敢叫我闭嘴!」萨尔斯毫不客气的伸脚踹了下某位胆敢叫自己住嘴的同伴。

      结果,不仅台下有激战能看,连台上也有恶战可以欣赏…

 

 

      底下的战斗渐趋白热化,然而两人脸上的凶神恶煞却多了几分痛苦的神色!

      依旧是不动如山与侵略如火,却打得更加剧烈,碎石飘扬、烟雾飘荡,却终究无法砸破两人之间的窘境、依然无法掩盖彼此之间的斗志!

      剑戟干戈的挥舞、交错、斩击、分离的速度虽然依旧迅速,却已经不见原本的威猛沉重…却多了几分血腥与肃杀!

      炎煌斯的表情除了兴奋、愤怒之外,又多了几分痛苦,他的手从指尖开始泛紫,紫青的颜色由深至浅延绵到了肩膀,还有继续向上扩展的趋势;就算还有体力,就算还有斗志…双手也逐渐失去了知觉,肌肉也开始失去了力量,武器也开始失去了準头!

      圣棠的表情已经被咬牙、痛苦、忍耐、吃力所填满,他的手臂也染起了赤红色,从手指、手腕、手臂、直到肩膀,从肌肤里渗出来的血水染红了他的双手,而长剑的握把甚至是剑身也早已被热血所染;每一刀、每一剑、每一击,挥出的锋芒不再是银白色,而是鲜红色,而且甩出来的不仅有火花,还有血雨腥风!

      但即便双手渗出鲜血、失去知觉,两人也未停下厮杀!

 

 

      「火焰的燃烧、雷电的麻痺…」

      「他们俩个…直到现在都还不愿服输吗…」

      「为甚幺不愿撒手呢?」

      在一旁守候的胧,听见了周围的议论,看见了眼前的局面,内心除了祈祷还是祈祷,她只希望圣棠能够停下来…

      「拜託…谁来阻止他们两个…」胧颤抖的双手、肩膀、躯体、心灵与声音,以细微却非常诚恳的声音,衷心祈求能让这场恶斗停止…

 

 

      圣棠一边反击一边喘息,浑身的力气伴随着温热的血液流失,锐利的双眼开始失去焦点而涣散,握剑的手除了湿滑黏稠之外就什幺也感觉不到,若非对胜利的执着,他根本无法迫使自己握好手中的剑、站稳双脚、持续挥剑反击!

      炎煌斯也明白两人的战斗已经步入尾声,因为彼此的体力与状况已经每况愈下,再拖下去,那结果连他自己也不能保证!

      「也该…结束了!」炎煌斯吼了声,双手提出最后的力量挥出一记腰斩,脚下也踏下了狂燄步伐的最后一步!

      「砰─!」圣棠咬牙,朝着对方的剑挥出一剑,但是却被强大的力量打了回来,抽筋似的疼痛使得他的伤口雪上加霜!

      而炎煌斯也扭身出现在圣棠的背后,第二剑已经蓄势待发!

      「喝啊啊──!」放声长嚎,第二剑的腰斩袭向圣棠的后背!

      「呿!」圣棠啐了一口,他的剑甚至是双手都还来不及拉回来反击甚至是防御!

      「快住手啊!」看到这一幕的胧,已经大声哭喊了出来…

 

 

      圣棠灵机一动,顺着被弹飞的力道踏出步伐并迴身,转动手腕架起长剑格挡!

      「咕!」单手接下对方全力的一击,已经出血的肌肤更进一步皮开肉绽,骨头与肌肉、关节皆发出了哀鸣,而无力的五指也即将抛弃手中的兵器!

      明白右手即将投降的圣棠,转动手腕引导着对方的力量,使大剑绕过头顶、压下,接着出剑攻击对方的手腕!

      炎煌斯以为这一击即可解决这场战斗,却没想到圣棠突然借力使力并导开这次攻击的力量,更没想到他的攻击会来的如此迅速且凶狠!

      手背受到了剑身敲打,十指立刻鬆开,接着又被一击打中手臂,斗气与雷电瞬间麻痺了身躯;失去了束缚的大剑掉到地上,发出的声音与震动不仅撼动了大地,更震撼了在场所有人的心灵…

  • 名称:免费电影院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52: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