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际浩劫2超清

      凯尔紧盯着胧不放,不单是眼神,还有庞大的精神能量,强大的压力落在胧的身上,让她浑身直冒冷汗!

      圣棠注意到空气中所弥漫的压力,因此急切的巡视着胧与主教,最后挡在两者之间,正面迎接着凯尔的眼神!

      「请您不要伤害胧!」圣棠知道自己没有任何能力可以赢过眼前的耆老,只能够用恳求的语气与姿态来面对对方。

      当圣棠语毕,便觉得自己的呼吸变得异常困难,身体不自觉的颤抖,若非坚持着自我的话,圣棠的身体就会下意识的转身逃跑了!

      但是圣棠坚持下来了,他扛下这股压力,并依旧用双眼回应着主教的眼神,用坚毅来恳求他的高抬贵手…

      「嗯…很好的精神潜力,如果妳能作为神殿的祭司,那妳未来将能当上主教。」凯尔讲完,便将其强大的精神力收回…

      强压着两人的力量消失无蹤,两人的身躯一软,差点瘫坐在地;冷汗如雨般低下,喘息如雷般迴响…

      「对不住,因为受到挑衅,不知不觉就动了点真格。」凯尔看到两人正在大口喘气后,无言的笑了起来…

 

               

      「甚幺?祭司?」呼吸调整得差不多之后,圣棠跟胧惊讶的问着。

      「妳杀了那幺多人,总该付出点代价的吧?」凯尔低头看书,连头也不抬的回应道。

      「嗯…但是…能不能让我留在圣棠身边?」胧点了点头,随后轻声询问道;看到了遇难家属的悲恸与愤恨后,她已经无法独自面对他人,更何况是生活在人类的圈子里。

      「妳想留在圣棠身边?」这的问题倒是让凯尔感到了些许惊讶,他没想到胧跟圣棠的感情会好到这种地步:「可以,相信圣棠会照顾妳的,若没有其他事情的话,妳可以先出去了,我有话要对圣棠讲。」允诺后,对胧如此说道。

      「请问,我可以留下来吗?」胧开口询问着。

      「接下来要说的是跟圣棠有关的私事,妳该问的是他不是我。」凯尔耸了耸肩回答道。

      胧听完后转头看向圣棠,得到的回应是点头答应。

 

 

      「圣棠,你是萨尔斯在两年前从东边森林带回来的小孩,原以为你只是个从其他地方流浪过来的孤儿而已,但你优秀的天赋不过数日就引起了教会的注目。」凯尔双手拖着下巴的说着,他闭上眼睛回想有关于圣棠的资讯…

      「虽然我们尽可能告诉自己说你只是个拥有天赋的凡人,但几天前你的表现打破了我们对你的认知。」凯尔转变语调说着:「你拥有雷神的『雷之力』,这已经不是一般人所可能拥有的天赋。」他刚听见雷之力的时候还以为是胡扯的,但国王亲自对他说起圣棠救他的事情,才令主教他们不得不信。

      「天界不知道发生了甚幺事情,我们主教都无法获得来自神的讯息;人间现在处于战乱的时代,再加上天界的部份,这使我们在基本上认定你是天界派来人间的使者。」凯尔继续说道,而胧则讶异的看着圣棠;光明教会跟其他的信仰组织不同,他们没有所谓的教宗只有主教群而已,他们这样的制度就是为了防止教宗的独裁与向神表示信仰的一种方式。

      「我不知道我为甚幺会拥有雷之力,但因此说我是天界来的使者会不会太轻率了?」圣棠皱起眉头,满脸疑惑的回问道。

      「信也好不信也罢…你现在是教会的一员,你有义务接受来自教会的命令。」凯尔说着,就对两人挥手:「可以了,出去吧,萨尔斯会带你们去属于你们的房间。」

      「对了圣棠,你…可别对胧照顾过了头,你们现在都还未成年…懂吧?」凯尔在两人準备步出房间时以开玩笑的口吻对两人说道…

      看着两人无言的表情,这让凯尔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打开房门、走出房间、掩上门扉,接着就是…

      「你们出来啦?」躲在门后之萨尔斯的亲切问候。

      「嗯。」圣棠点了点头。

      「就跟你们说没有事情吧?」萨尔斯哈哈大笑着,伸手拍了下圣棠的肩膀:「哎呀,怎幺满身大汗的?还是出事啦?」说着说着,还伸手用衣袖帮圣棠擦汗。

      圣棠无言了一下,随后开始闪躲萨尔斯的手;萨尔斯看圣棠闪过后,没说话也没停手,继续缠着圣棠,两人就这样玩了起来…

      过了段时间后,圣棠快步向后退开,大口大口喘气着,而胧则躲到圣棠的背后,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萨尔斯…

      「好啦好啦,我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走吧。」萨尔斯乾笑了几声,随后带着两人离开:「就说是开玩笑了,把你们那奇怪的眼神给我收回去!」

      圣棠与胧彼此给了个自己小心的眼神,接着跟在萨尔斯身后;虽说是跟随,但他们俩人与萨尔斯的距离基本上不会小于三公尺,而且一路上都是用半瞇着的眼神看着他,让一旁路人都好奇的观察起萨尔斯来了…

      「你们两个……」

 

 

      萨尔斯虽然生气,却都只用言语与动作上的恶作剧来报应两人,例如刻意装做女性来勾引圣棠,或是出言砲轰两人的亲密……之类的,就这样打闹到一间房门前。

      「在这里等我一下…」萨尔斯说完,转开门把走进房里…

      过了段时间后,萨尔斯走出来,双手上还抱着一座小山般的衣物,他将衣服扔给圣棠与胧,才带着两人离开…

      「这些是…?」圣棠不解的询问道。

      「总说恋爱是盲目的,但没想到你们盲目成这样,这些都是衣服啊,不会看啊?」萨尔斯抓準机会回了一句。

      「我知道是衣服…要做甚幺用的?」圣棠无言的再度问了句。

      「给你们穿的啊,不然你们要赤裸着在教会里行动吗?真不愧是亚当与夏娃~」萨尔斯又开火一句,随后伸手準备把衣服收回来…

      「你要帮我们拿吗?真谢谢你。」圣棠却见招拆招!

      「你当我是谁啊?服务生吗?我可是鼎鼎大名的暗夜骑士耶!竟然敢叫我拿衣服?你们是没有手吗?浑蛋!」这招对萨尔斯起了作用,本来打算把衣服收回来的萨尔斯立即出言驳斥,并双手叉腰乖乖带路…

      「那些是教会统一的衣服,这样才能让别人知道你们是教会人士,基本上进出教堂都要穿上制服。」走在前方的萨尔斯将怒气收起来,对两人说明着。

      「嗯。」圣棠出声回应。

 

 

      萨尔斯终于将两人带到了他们在圣殿的房间,在门上的空白名牌处写上两人的名字…

      「好了,这间房就是你们的寝室了,除非有必要,不然它从今以后就是你们在教会的家啰~」萨尔斯写好名牌后就準备离开了:「啊对了,你们可以跟邻居打声招呼,不过可别打起架来,差不多就这样了,再见。」

      「谢谢你的帮忙,服务生,再见。」在离别之刻,圣棠不忘开口做最后的还击。

      「不用客气,你若有任何麻烦都可以找我来解决的,既使是『生活』上的问题也行哦~」萨尔斯不为所动,回应完一句后就走离了现场。

      「走吧胧,从今天开始就要住在这里啰。」圣棠对胧说完后,打开了房间的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有两张分开来的床铺,床之间夹着两个书桌;而床的前方分别摆着一个大衣橱、书柜与横柜,而在里床的另一边是片大的落地窗,窗外是绿意盎然的小庭园,把门拉开还可以走进翠绿庭园。

      阵阵凉风自窗外吹进来,通畅身心。

 

 

      两人将身上唯一的衣物整理好之后,已经是晚上时分了;两人坐在床上,不知道该做什幺,所以只好沉默的彼此相视…

      「有人在吗~?」就在沉寂的只剩下虫鸣声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伴随着敲门声传入…

      「是…迪斯吗?」圣棠起身开门,站在门外的除了迪斯外,还有一名熟悉的人与两位不认识的人。

      「打扰了~」迪斯开心的向圣棠说一声后就走进了房里。

      「我们是想来交个朋友的,可以吗?」而其中一位不知名的少年开口询问声。

      「…嗯。」圣棠点了点头,随后看向他认识的那一位,那少年就是刚刚提起大剑与他对战的圣骑士。

      「嘿~圣棠,你的室友怎幺是女孩啊?」就在圣棠準备走进房里时,迪斯好奇的疑问从里面传来…

      圣棠无言了,他不知道该怎幺处理,不过还是得先走进去再说。

      「你们两个进展到甚幺地方哪?」迪斯很好奇的问着圣棠跟胧;圣棠不知道该怎幺回答,而胧则因为不认识也尚未接纳迪斯,所以转过头去不回答。

      「别这样嘛~说说看你们是怎幺认识的好不好?」迪斯不管两人的反应,继续发问着;圣棠无奈的看着胧,胧有些不高兴的看着窗外的景色,而圣棠也不知道到底该不该对迪斯说…

 

 

      原来迪斯跟那名使用大剑的少年是室友,且就住在隔壁,另外一对外貌相似的双胞胎也是隔壁邻居;四人听说有人搬进这间空房,所以就来串个门子了。

      从迪斯他们四人那边得知了一些萨尔斯忘记叮咛的部分,像是每天早晨最好在起床钟前醒来,不然绝对会获得永生难忘的经验…之类的。

      迪斯与圣棠是家人,所以沟通较为频繁,没多久就聊起来了,而双胞胎之一也试着加入话题,不一会就熟络了起来;反倒是大剑少年、另一位双胞胎还有胧三人较为沉默寡言,仅只是待在一旁听取而没有出声。

      「原来啊,大嫂跟大哥一样沉默寡言呢。」迪斯无聊的看着沉默的胧,他心中百分之百认定胧就是大嫂了,因为圣棠很少会为他人而心急如焚的。

      「虽然听说你比我们厉害,但没想到是个沉默寡言的武癡呢。」其中一名双胞胎开口说道。

      「别不服气,他可以用最弱的斗气达到外放效果,这是你们办不到的,他的天赋是无庸置疑的。」就在这时,塔克帮忙圣棠反驳了一句。

      「真的假的?等等要来试试看!」那名双胞胎听完后非常兴奋,只差没有马上把圣棠拉出去切磋而已了。

      「真的?」就连鲜少出声的另一人都露出了吃惊的神情,可见这颗震撼弹的威力有多幺强悍。

 

 

      塔克起立并走上前来,对在场所有人开口说…

      「我叫塔克‧拉斯特,十八岁,使用大剑。」塔克冷淡的如此说道,没想到表情生硬、语气冷淡的他会是第一个自我介绍的人。

      「我是范德,他是范尼,我们同姓洛特斯菲,年龄也都是十六,同样都挥舞长枪。」双胞胎中,较为外向的范德指着自己跟范尼介绍道。

      范德有着一头略微蓬鬆的黑髮,灰黑色的眼球搭配上看上去略为正直的脸孔,身材已经有了成人般的肌肉线条,整体看上去如同正义使者的化身般;而范尼因为跟范德是双胞胎,所以身材以及脸孔是相同的,唯一不同的是范尼的髮型为整齐的黑色短髮,与哥哥的蓬鬆凌乱相反。

      「圣棠,十四岁,主要武器为剑或者空手博击。」圣棠与气平淡的自我介绍着。

      「我是迪斯‧萨可赛斯,刚满十四岁,武器嘛…耍剑…提盾…还有空手,大家请多指教~」迪斯说完,然后伸出了右手。

      五人介绍完之后,齐将眼神转向一旁的胧,顿时让胧感到了为难…

      「我…我是胧,年龄约…你们的十四,现在开始是祭司。」胧只好打破沉默向其他人介绍;她并没有报出姓氏,因为只有龙族才会使用「亚玫尼斯」这个姓。

      胧走上前去向五人伸出了手,六人同时伸手握在一起。

      「请多指教。」

 

 

      深夜,教堂里所有的人都已回房就寝,而迪斯他们也离开圣棠跟胧的房间,回各自房里去了。

      两人将灯火掩熄后爬上彼此的床位,拉起棉被躺好,準备进入睡眠…

      「圣棠,人类都会像你们这些人一样吗?」胧向另一床位上的圣棠询问道。

      「像我们怎样?」圣棠转头看着胧。

      「大方、开朗、温和……等。」

      「原来我们在妳眼中是好人吗…?可惜,人是百百种,不可能全部都是一样的,妳看那些贵族就知道了。

      「跟你们在一起…感觉很快乐。」胧轻笑的应和着:「还有,我的龙族能力…似乎都被封印了。」

      「那妳现在感觉怎幺样?」

      「跟同龄的人类差不多」

      「所以妳才愿意当祭司吗?」

      「嗯,毕竟失去龙族能力的我…也回不去了。」

      「我明天就去找萨尔斯帮你解开封印。」

      「不…不用了!再…再说他使用的封印术是相当高级的,我以前在书上看过,除了使用比较稀有的药水、饰品或使用更厉害的净化术之外,似乎就没有办法可以解了,就连那叫甚幺…赛西斯的人也解不了。」

      「…还能净化掉吗?」

      「当然可以,不过…可能需要用到更高级的净化术了…」

      「嗯,我会想办法帮妳忙的,早点睡吧,明天要早起呢。」圣棠说完之后就转身睡觉去了。

      「嗯…晚安…」胧向圣棠交谈完后,低声的说了一句:「恢复能力什幺的…我才不想要…这样就不能留在你身边了…」她拉起棉被掩住了脸蛋…

 

 

      在艾因赫伦的东北方,走过了赫薙原森、越过了极北冻原、跨过了断界山脉来到了外海,又飞过了一段距离之后来到了一座龙形的海岛…

      远离主大陆的这座海上孤岛,其陆地为淡蓝色的,有数道水蓝的河流,而在孤岛北方山脉处有一座宛如飞龙般的巨大城寨;城寨就像是飞龙一样拥有蓝色的双翼,高耸而有压迫感的龙头,广阔的佔地,在城里,所有的道路两旁都有两条蛟龙的身躯当作装饰,栩栩如生的像是一条巨龙正在此歇息。

      这里的建筑风格与艾因赫伦不同,它们充满了异国风味,它多了柱子、樑子之类的东西,而房屋上也多有龙的装饰,例如蟠龙的柱子、仰头的龙首、蜿蜒的瓦片……等等。

      在此处的居民,其髮色并非人类常见的黑、金、橙,而是土金、火红、水蓝、黛黑、黑紫……等等奇异的颜色。

      而在城寨的最高点,那硕大、庄严的龙首里,正站着几个人…

      「她还没有回来吗?」站在最前方的人,身穿着一件黄金长袍,袍上用了金、银、红、蓝、绿五色共同雕绘出一条翔龙,虽已光鲜亮丽无比,却还是难以压过这名男子浑身上下所散发出来的高贵之气。

      「王…请原谅下属没能找回她…」一名单膝跪地的成年男子,向眼前的王道歉着。

      「不用道歉,这本来就是我的一厢情愿,只是没想到她会因此而离开东兰岛…」

      「都怪我没有婉劝住她,否则也不会造成这幺大的麻烦。」

      「也不算甚幺麻烦啦,我还应付得过来…只是希望她能早点回来而已…」

      「她回来之后,属下一定劝她回心转意。」

      「不用了,现在…只要她愿意回来就好了,我不强求她…好了,没事的话就可以先下去了,你不用一直跪在那边向我赔罪,我可没有虐待朋友的恶趣味。」

      「是,属下告退。」跪在地上的男子站起身来,缓缓退出了这个房间…

 

 

      男子回到住屋后,来到了一处房间,打开房门,里面摆满了书柜与书本,除此之外仅有窗前的一张书桌;书桌上沾满了灰尘,男子伸手轻轻抚摸,摸不到脑中的记忆,只留下满手髒汙。

      「她到底跑去哪里了?」此时,一名女子走进房间,并对屋里的男子询问道。

      「我不知道,我追寻着胧的气息,快要找到她大致的方位时就失去了线索,她的气息完全消失殆尽,无法继续寻找。」男子转过头来看着女子:「阿姨,为甚幺胧要离开?能跟王结为连理不好吗?」

      「或许你觉得好,但她却不这幺觉得,我从小扶养你们长大,知道胧只把王当成家人一样看待,才会因此而不想跟王结婚吧…」那名女子开口说道:「身为青梅竹马的你们会有这样的关係是很正常的,王虽喜欢胧,但胧却没有这个情意。」

      「而现在,最让我心烦意乱的,就是胧的气息为甚幺消失了?若她遇到任何不测,而又被我知道是谁害的话…我绝对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月…」女子看着眼前的男子…

      黑色的长髮无风而飘起,浑身健壮的肌肉因怒火而胀起,拳头因为紧握而发出声响,左颊上的十字疤因为愤恨而变得血红…

      现在,站在女子面前的外甥,已经不是龙族年轻一辈中最强的龙骑士,而是为了妹妹而忧心忡忡的哥哥…

  • 名称:天际浩劫2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52: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