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英雄超清

      圣棠与胧两人在家里努力锻鍊自己的时候,迪斯、范德、范尼…与塔克四个人在圣殿里也没有闲着,除去每日训练不说,他们还要帮忙圣棠执行计划呢。

      自从上街目睹斐莉丝违反教会规定之后,迪斯他们从圣棠那里得到了第一步的计划,大致的内容为─散布谣言。

      谣言的内容也很简单,主要就是替圣棠他们挽回声誉,并且出言攻击斐莉丝,而散布谣言的对象为整个圣殿的骑士们。

      或许散布谣言听起来算不上是什幺,但是迪斯他们只有四个人,而且还已经失去了一大半天的时间…

      然而四人中最可怜的大概就是迪斯了,必须接受圣殿的体能训练,还得接受主教的神术磨练,每天晚上吃完饭回到房间就直接上床躺平入睡,没有任何多余时间可以帮忙执行计划…

      四个人剔除掉迪斯,只剩下三人,三人之一的范德与迪斯差不多,好一点的是他还剩下那幺一些些体力可以执行计划;而范尼就很自动自发的进行着圣棠所给予的计划。

 

 

      在早上集合的时候,睡眼惺忪的迪斯、唉声叹气的范德、神清气爽的范尼与一言不发的塔克四人被挤在众骑士之中,光就场面来看,这简直就是最佳的谣言散布时间!

      「这位朋友…」范德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搭上一旁的人之肩…

      「做甚幺?」被搭肩的人回过头来,他的表情凶狠!似乎是因为没睡饱觉的关係。

      「呃…那个…」看到对方的表情后,范德吓到了:「我…想问你,你知不知道圣棠跟胧?」

      「人类的叛徒跟龙族。」对方回答了对两人的看法:「害我昨天执行完任务后『得不到神术治疗』的两个浑蛋!」

      「浑…浑蛋?」范德听到对方的凶神恶煞后,愣住了:「我从别人那里听说…胧根本不是龙族,是因为有人忌妒她才这样抹黑她的。」

 

      「你在说什幺屁话啊!那家伙怎幺不会是龙族!?」听到这里,那名骑士的语气就变得不怎幺好听了!

      「请冷静点,但…圣棠他们似乎真的是被冤枉的!」范德试图和缓对方情绪…

      「一提到他们就想到我浑身酸痛难止…走开!我要开始训练了!」那人连听都不愿意,挥手轻推开范德便离开…

 

 

      范德后退几步,来到范尼、迪斯等人的身边…

      「他们…似乎不愿意听我们的话啊…」范德低声喃喃道…

      「因为他们的人对胧多多少少有了偏见,偏见摀住了他们的双耳与心灵,让他们不愿接受我们的说词…」范尼思考了会,虽然他无法看透人心,但这幺点程度的分析他还是办得到的。

      「塔克呢?」范德转头看看身边的同伴;已经站着入睡的迪斯还有正在思考的范尼…就是少了一直板着脸的塔克。

      「塔克他已经先去跑步了。」范尼回答道。

      「我真好奇…塔克他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范德感到疑惑,因为他对于塔克的立场感到不解;塔克不像圣棠、迪斯一样有理由帮助胧,也不像范德范尼一样愿意帮助,但却一直参与计画,即便没有做出太大的动作,却也已知道计画内容了,他…到底会怎幺做?

      「希望塔克不会是…」

      「你们三个还站在原地干甚幺!还不快进行训练!?」在前面的监督看见范德范尼与迪斯还站在原地,因而破口!

      「呃…还是先走吧…」范德看了看周遭,原本站满人潮的训练场上已经空空如也…也就开始迈开步伐,开始今天的训练…

 

 

      在训练之间,无论是跑步的心肺耐力训练还是动作的肌耐力训练,只要有人站在范德、范尼身边,全都没有意外的被两人灌输那些谣言…

      其中,唯有迪斯是被压榨到没有任何时间可以说闲话的。

      「…你知不知道其实圣棠跟胧是被冤枉的?」

      「…胧其实不是龙族的人,仅只是因为某些原因而被抹黑而已…」

      「…圣棠为人正直,根本不可能偏袒犯下大错的人…」

      范德与范尼两位双胞胎,一直对身边的人们放出对圣棠与胧有利的说词,时间过得越久、聆听的人越多,传播的速度与範围就更快更广;不过才一、两天的时间,不仅新进的还是待过一段时间的人,就连队长们也都耳闻到这些讯息了。

      但是,愿意相信范德、范尼的人并不多,因为他们认为信仰光明神的人不会扯出这样的谎言,更何况对方还是大祭司;然而范德与范尼呢?新进的圣骑士,曾与圣棠、胧有过交集,若为朋友的话,就有理由为他们两人平反了。

      就目前双方的局势看来,对圣棠他们非常的不利!

      范德范尼一边接受训练一边开口交谈,这样的动作对两人的体力是进一步的压榨,但即便挥汗如暴雨、气喘如地牛,两人也没停止向别人散播言论的举动;既使全身肌肉酸痛,就算胸腔如火焚烧,他们两人也始终没有停止嘴巴的张合,持续不懈的向他人说明…

      塔克虽在一边,却没有说任何的话、做任何的事…除去训练不说的话;总而言之,与范德、范尼的热忱相比,塔克是完完全全的冰冷死寂…

      直到下午的训练完成,众人三三两两的离开训练场了,范德与范尼都尚未完成自己的训练;平常的他们要做完就已经有些勉强了,今天还得一直动口说话,进一步的压榨自己的体能,导致他们根本没办法完成指定的训练内容…

      塔克也早已做完训练离开了,离开的时候,连侧目看他们一眼也没有…

 

 

      离开训练场的塔克独自走进餐厅里,里面始终只有几名受过训练的骑士在,毕竟塔克的体能在里面也算得上是前几名的。

      领过餐点,来到空位上…奇怪的是,塔克选的位置不在角落而是那小团体旁边!

      「你们有没有听说胧跟圣棠是被神殿冤枉的事情?」

      「有啊,不过我认为他们两个是在胡说八道。」

      「是啊,对方是大祭司呢,怎幺可能会因为个人因素而扯出这幺大的谎言?别忘了她们还因此扬言不跟圣殿来往的呢。」

      「散播谣言的是那对双胞胎吧?」

      「是啊,说什幺胧不是龙族的,而圣棠为人正直之类的…」

      「那对双胞胎跟圣棠他们似乎有交情,所以才会这样说呢。」

      「跟我想的一样!」

      「撇开他们几个不说…我们把圣棠跟胧扫出去了,斐莉丝她们也没给予我们帮助啊!」

      「那两个浑蛋…居然害我们无论训练或是出任务都不能接受任何帮助,肌肉酸痛或者受到什幺伤害,就只能靠药水、绷带与自身体质来慢慢恢复…」

 

 

      「可是,我相信圣棠与胧。」就在那群骑士的谈话告一段落时,塔克出言了!

      「塔克?为甚幺你会相信他们!?」听到塔克的话后,那群骑士通通露出了非常震惊的表情!

      「思考一下吧,龙族的个性与胧表现出来的个性,还有圣棠在城里的评语。」塔克并没有直接说明,反而要他们自己去想、去思考…

      塔克说完后就不再说话,继续与餐盘里的食物搏斗…

      「龙族的个性…」

      「我听说龙族都是自傲的生物,以鄙视的眼神看待其他族群…」

      「可是胧却像是怯生生的小女孩,总是依偎在圣棠的身边…」

      「圣棠在城里的评语多是对他的讚赏…无论接了多少工作,总是会以高水準来完成…」

      「而且并不会盲目遵从虚伪的正义…只要见到不合义理的事情就会出手帮助…」

      「就这样看来的话…圣棠跟胧似乎真的没有对方所说的那样呢…」

      就在此时,塔克站起身来,拿着空无一物的餐盘去回收,接着离开餐厅…

      其他人没有注意到,塔克的嘴角有些微的上扬…

      塔克似乎有意帮助圣棠他们,但是为甚幺要刻意与范德、范尼他们分开来呢?这一点,恐怕只有了解他的人才会知道…

 

 

      这几天下来,塔克与迪斯、范德、范尼都没有任何交集,形同陌路的四人既使眼神对上也不会多做什幺反应或多说甚幺话,就这样擦肩而过…

      但是,却有越来越多人信任起范德与范尼的说词了,即便他们嘴上不说,却也不再反驳范德与范尼…

      底下的骑士们如此,上面的队长们也多多少少受到影响,影响最剧烈的当属萨尔斯了…

      「我就知道那小子是被冤枉的!哇哈哈──」某次队长们的集会中,谈到关于圣棠他们的谣言时,萨尔斯毫不顾忌的大笑了起来!

      「呿,那种小屁孩怎幺可能会是正直的家伙!」赤炎骑士满脸不屑的驳斥着这项留言…

      「哎呀,不用这幺生气嘛~虽然如此,你还是可能打赢他的哦~」萨尔斯满面笑容的走到赤炎面前,对他绽放了欠打的容貌…

      「你这浑蛋!说得我一定会输似的!我现在就先让你瞧瞧我的实力!」性格爆裂如火的赤炎骑士一下子就上钩了,瞬间拔出大剑就劈向萨尔斯了!

      「碰─!」两人之间的桌子瞬间崩毁,而他们也马上移驾到户外去打追逐战了…

      「…好了,我们来这里做甚幺?」其余在场的人士无言的挠了挠脑袋…

      「看两个幼稚的人打架吧?」

      「萨尔斯跟炎煌斯还是跟以前一样爱打呢…」

      「待会就是主教来找他们了吧…?」

      「对于神殿与圣殿之间的事情呢?怎幺处理?」

      「萨尔斯力挺圣棠与胧…而主教他们我就不清楚了。」

      「希望这位新来的朋友不会把事情搞得更惨才好…」

      …………

 

 

      随着时间的推移,圣棠跟胧再度回到教堂时已经是十天后的事情了…

      「终于回来了吗?」萨尔斯在教会的门口,等待、迎接圣棠与胧的回归。

      「请问,神殿那一方有甚幺新的进展吗?」圣棠问着萨尔斯。

      「两殿之间的关係比以前还要糟糕了,她们连出入教堂都不愿跟圣骑士走在同条路上,且神殿那方关于胧的议题越来越多,闹到有可能立刻派人出去捉拿胧小姐程度;另外就是圣殿对于你们的议题越来越平静,反而是越来越厌恶神殿的人…你到底做了甚幺事情呢?」萨尔斯向圣棠报告着这十天来所发生的事情,最后以带有浓厚趣味的眼神看着圣棠…

      「没甚幺,计画而已。」圣棠淡淡的回答,他请范德他们执行的事情已经有效果出来了…

      『让范德、范尼、塔克他们把有利于胧的言论散布到全圣殿,只要越来越多人信任我们,那就会有人抱持疑惑去质疑斐莉丝她们,她们一定会全力抨击我们的言论,但是圣殿却不再尽数信任她们…那幺两者之间的隔阂就会逐渐扩大,断去彼此之间的交流…就跟当初所计划的一样。』圣棠暗自在心里偷笑着,他的计划已经开始推行了;路已经铺好了,再来就是要踏出漂亮的第一步,让自己的计划得到漂亮的开头!

      「哦!我很期待你的计画哦,能跟我讲个大概吗?」圣棠的话成功的勾起了萨尔斯的好奇心,他的语气、表情就像他的好奇一样,持续上扬。

      「当然,你的耳朵过来…」圣棠对萨尔斯勾了勾手指,萨尔斯真的倾身靠了过去…

      「你现在知道就没有兴趣看下去了。」圣棠轻声细语的对萨尔斯说着,萨尔斯抬起头来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我们先回去準备明天的演武会了。」圣棠说完后拉起胧的手,準备离开…

      「你们可以回去原本的房间,已经有人帮你们都整理好了。」萨尔斯对圣棠说道,然后往另外一个方向离开…

 

 

      两人回到原本的房间,房间已经被整理乾净,就跟第ㄧ天看到的一样,一尘不染。

      「圣棠,你的计画是甚幺?」胧坐到床上后,立刻提出了问题。

      「对妳好的计画,而妳的工作就是从现在开始,只要看到路上有人需要就马上用神术帮他们治疗,离开的时候给他们一个甜美的微笑就好了。」圣棠微笑着回答;当初要胧持续锻鍊神术,为得就是让她能胜任现在所赋予的工作。

      「嗯…」胧听完之后点了点头,但是她还是对计画耿耿于怀…但如果是帮助人的话,应该不会对自己有坏处吧?

      「我要早点休息,因为我明天要做的事情有些辛苦。」圣棠说完就躺到床上睡觉了,他脑中回想起赤炎骑士在之前对他所说的话…

      『很好,起码你有骨气,我就让你多活几天!再过几天就是圣殿举办的圣骑比武会,就让你活到那个时候,直到你倒在我的大剑之下!』

      比武会就在明天,然而自己真的会如他所言的死在剑下成为亡魂吗?还是会藉着这次机会而达成自己的目的呢?这…大概就是自己要拚命的最重要的要点了吧…

      「晚安…」胧说完就已经听见圣棠那沉稳有力的呼吸声;胧替圣棠拉起被褥…

      『圣棠为了我吃那幺多的苦,他从来没有抱怨过…而我只是受到了那幺点挫折就要到他的怀里才能够安稳入睡…自己太差劲了,我必须学会坚强!』看着圣棠的睡脸,胧也在心中订下了如此的决心!

      胧替圣棠盖好棉被后走到另ㄧ张床上,侧身看着圣棠,以他那沉稳有力的声音,成了胧最喜爱的安眠曲,一起一伏皆催促着胧早早入睡…

      「臭小子,今天好好休息吧!明天打个漂亮的胜仗回来!」圣棠已经累了,十天来不间断的肉体与精神的训练,使他身心都已极其疲劳,裏圣棠也因此大发慈悲的让他休息了…

 

 

      隔天一大早,胧睁开双眼就看到圣棠那对精神奕奕的双眼,他已经準备好了!

      圣棠的心已经被自信灌得饱饱,他必须要在今天,在全圣殿的骑士们面前,打下自己的威信,所以这一仗必须要赢的漂亮!

      「早安!」圣棠发现胧醒过来,抬起如炬般明亮的双眼,看着她并打声招呼。

      「早安!」接收到招呼的胧,以同样的精神回应着。

      「你今天要上去展示自己,需要我一起跟去吗?」胧好奇的询问了句。

      「可能要麻烦妳了,因为妳要跟迪斯一起使用神术治疗受伤的人们。」圣棠如此说道,并对胧伸出了右手…

      「我知道了。」胧回答完,伸手握着圣棠的手,让圣棠就这样牵着她走出房间…

      「今天的比赛…请你加油…」胧想了想…最后红着脸,替圣棠加油了句…

      「…为了妳,我一定会打赢!」圣棠愣了下,随后摆出了笑容,以坚定的眼神与精神的表情,对胧诉说着自己不屈的意志!

  • 名称:厕所英雄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51: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