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戮都市o超清

      夜晚,胧洗完澡后就回房去了,而在房里,圣棠早已入睡,并没有等待胧的归来…

      「真是的…怎幺不等我就先睡了…」胧看漆黑的房里只剩月光在照明,而唯一在房里的少年早已躺平入梦乡后…有些不高兴地念了句…

      不过说归说,胧还是走到床边,拉开棉被就躺了进去,找一个舒适的位置摆了个舒服的姿势,就这样準备进入睡眠…

      「胧…妳在吗?」然而,门却被敲响了!

      胧睁开眼,有些许疑惑的看着房门,随后走下床铺,上前开门…

      「胧,妳要不要跟我一起睡?」站在门前的,是刚刚与胧坦诚相见的玛莉安。

      「不用了,我…跟圣棠一起就可以了。」胧试图婉拒玛莉安的邀约。

      「这间…只有一张床吧?妳们又要同床共枕吗?我很替妳担心…虽然圣棠应该是不会…不过我还是很怕妳羊入虎口…」玛莉安看了下房里的摆设,只有一张床舖,要睡两个人的话势必同床;而早上圣棠那满不在乎的神情…还是很让玛莉安心惊…

      「我们真的没有做甚幺,只是相拥而已,是姐姐妳太多心了。」胧露出了苦笑…

      「总听人说:『有异性没人性。』…胧妹竟然为了圣棠而抛弃我…」玛莉安打出了悲情牌:「那幺…抱歉打扰了…」随后缓缓转身离开…

      「好啦…姐姐…」胧看玛莉安如此,只好乖乖跟着她回房去了…

      「啊啦,胧妹,妳真的愿意离开圣棠的温暖怀抱吗?」玛莉安立刻挂上温柔的笑容,转头望向胧…

      「还不是姐姐说我有异性没人性的…」

 

 

      而在房里熟睡的圣棠,仅有身体在补充活力,精神则历经着有如狂风暴雨的消耗;他正在黑暗无边界的清神世界中与裏圣棠疯狂缠斗着…

      腰扭带动双手一甩,强大一击直砍而去,与眼前对手的剑相撞所引发的声响与火花如同暴风般四处喷发!

      「还不行…再来再来!」快步连踏以缓冲力道的同时,圣棠转身甩出身上狂冒而出的汗珠!

      「你的脑袋该不会是被爱情给烧坏了吧?」裏圣棠看着圣棠那发疯似的样子,边挥剑边嘲讽了句。

      「没有,继续!」圣棠吶喊了声,挡偏了袭来的斩击后立刻奋力劈下手中的剑!

      「哇哦~第一次看到有人发疯了想找死的!」听到圣棠的话又被他直劈一剑后,裏圣棠也按耐不住了,竟敢冒犯他…他可是自认为非善类了!

      裏圣棠立刻运剑抵挡,随后挥剑反击!

      剑身被带开的瞬间,圣棠又立刻转动手腕将剑拉回,硬挡下突然袭来的一剑!

      「叮!噹!」两人兵器交集的声音如神钟般带有撼天彻地的威力!

      圣棠与裏圣棠双双被彼此的攻击力道震退,脚步凌乱的踏出,但却没有两人混乱的思绪在里面!

      两人快速缓冲完相杀的力道后,纷纷踏出天云雷步,两道身影再次交接,自剑锋飘散出的火花与震荡宛如火山爆发般扑天盖地而来!圣棠的双手已经僵硬了,不仅是因为自剑锋传来的震动,还因为大部分的力量都拿来握紧武器,否则一经交锋就必定会脱手!

      圣棠急骤的步伐凌乱着,尚未来得及缓冲就先被裏圣棠追上了!

      「你想死,不怕别人不成全你!」裏圣棠突然出现在圣棠面前,而他手中的剑更早已来到了眼前!

      「呿!」圣棠立刻扭头,堪堪闪过那险些削掉大半俊脸的一剑!

      「浑蛋!」就在圣棠闪过的剎那,大地被剑劈裂的同时,裏圣棠立刻出脚把圣棠踹飞了出去!

      「呜噗!」圣棠的身子如皮球般弹飞了出去!

 

 

      裏圣棠来到圣棠面前,俯视着他的眼神,除了嘲笑就是鄙视…

      「哪…你不是说要学习霸者之剑吗?那为甚幺要闪过那一剑呢?」裏圣棠询问道,并把手中的剑插在地上,坐到圣棠身边…

      「我来不及…防守或反击,所以…只能闪开…」圣棠边喘边回答着,对氧气的渴望催促着胸膛快速起伏…

      「你学会霸道之剑后…要走上霸道吗?」裏圣棠问着。

      「我并不打算走上霸道,学习这种战斗方式只是为了计划而已。」圣棠很直白的说出了学习的目的。

      「你其实还可以学习其他战斗方式,在挑选出适合自己的道路走下去。」裏圣棠说道。

      「还有哪些的种类…可以学习?」圣棠好奇的问道。

      「你这个是注重力量与冲劲的霸道之剑,另外还有注重速度与技巧的神速之剑,注重精準与攻击弱点的刁钻之剑,注重破解与封锁他人行动的缠战之剑,注重镇定与反击的反动之剑…等的种类。」裏圣棠例举出其他不同种类的方式。

      「有这幺多种值得学习的种类啊…?」圣棠低着头审思着。

      「其实普通人一生最多只能钻研其中一种,因为性格跟身体的限制上,大部分的人也只适合其中一种。」裏圣棠对被勾起学习慾望的圣棠说着。

      「是吗?那我是特异的了,能学习两种。」圣棠说道,他原本的战斗方式是偏向神速型的,学习霸道的剑意只是为了计画。

      「不对,只要你想学,你就能学会所有战斗方式。」裏圣棠反驳着;圣棠忘记考虑了一点,他并不是普通人,不仅有天赋,还拥有从裏圣棠那里所取得的学习能力。

      「日后再慢慢学就好,时间不早了,你先离开吧。」裏圣棠接着就对圣棠挥挥手,让圣棠离开精神世界…

 

 

      圣棠这几天来都从未间断过对自己的锻练,他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计画已经準备好,就等着由自己展开了,其中关键的第一步就是要靠自己培养的能力来拥揽霸气与威信,这样子才能让圣殿的人愿意跟他站在同条线上!

      如何拥有霸气与威信?就要靠拳头、靠脑袋、靠实力,力量与智慧决定自己的实力;脑袋如果的运转不够灵光,起码还能够靠拳头;拳头如果不够有力不够硬,那没有实力的你就只能被别人踩在脚下。

      霸气如何积累?靠勇猛、靠拳头,这几天晚上都找裏圣棠学习霸道剑意就是为了要拿去跟圣骑士们争取霸气而去的。

      几天之后就是圣殿的演武会了,到时所有圣骑士都会到场,因为那个活动除了是比赛外,还是一个向别人展示自我的大型展示台;只要那时以刚正不阿的霸道之剑,展现出自己的霸气并连带建立起威信,那幺圣殿的人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不信任与排斥自己了。

      圣棠早上努力锻鍊自己的肉体,晚上拚命的磨练自己的技术,为的就是让胧能安稳留在教会里面学习神术,让主教知道她是真心为自己的罪而请求救赎,那之后去请主教帮忙解除胧的封印时,主教选择答应的机率才会大大提升。

      这一切都是为了胧而设想的。

 

 

      在圣棠拼命锻练自己的同时,胧也没有閑着,她直接在家里大厅练习起自己的神术,在家里的话,她就不用顾忌那幺多了。

      另外一点,胧看见圣棠既使流下满身的汗水也不愿放弃对自己的鞭策,连她也受到了激励……其实她本意是希望能够帮助他。

      「妳只要努力练习神术就可以帮助我了。」不管胧表态自己愿意帮圣棠的忙多少次,也一直得到相同的答案。

      自几天前,胧再度获得相同的答覆后,不知道是真的知道了还是赌气,她也不再开口询问,只是一直在练习,就连圣棠经过也不打理…

      虽然胧的魔法不像圣棠一样可以持续不间断的练习,但在天天的努力之下,她的精神能力也得到了不小的提昇。

      「胧姊姊,刚刚那团光芒是什幺?」葛兰德拿着一篮水果走过,出于好奇于问道。

      「这个吗?」胧一手整理头髮一手伸起:「这是我在练习的光魔法。」瞬时有微风吹起,而她手上便浮现出一团光芒。

      「光魔法?就是教会祭司们在用的那种神术吗?」葛兰德看着那团白色光团逐渐转变成鹅黄色,双眼立马绽放出了精光!

      「…这应该是不能随便乱传授的魔法,所以我不会教你的。」胧看葛兰德那满脸嚮往的神色,不仅动手散去魔法,还一口气拒绝了葛兰德準备出口的话…

      「呿…小气…」葛兰德呢喃了句,捧着水果篮走了…

      「玛莉安姊姊不会希望我教你们魔法的…」胧整理完头髮后,小声呢喃了句,随后又开始练习其他的魔法…

 

 

      在进出必经的大厅上,时时刻刻都会有不同的人来回穿梭经过,不管是出门训练体能的圣棠、在家里追逐玩乐的小孩、或者正在家里做家事的玛莉安,甚至连外出工作的小孩都有可能返回来处理事务。

      但是,熙熙攘攘的人里,唯有胧一直站在那边练习神术,虽然胧没有多少举动,然而地上却早已留下滴滴汗水;胧的呼吸失去了原本的平顺,脸蛋也已变得胀红发热,衣服早就被汗浸湿…

      即便如此辛苦,胧也没有停下操控、提炼、构筑、散去等魔法程序,而持续对元素的指挥与统整也持续消磨着她的精神力与魔力…

      「呼─」最后,散去了第无数颗魔法后,胧长吁了口气,伸手整理被风吹散的头髮…

      「哪胧,妳有看见圣棠吗?」玛莉安从厨房走出来,她正慢条斯理的脱去身上的围裙。

      「不知道。」胧满不在乎的回答,随后又準备开始练习神术…

      「我看妳练习好一段时间了,不休息一下吗?」玛莉安看胧满身大汗,便走上前来,用衣领轻拭其汗水…

      「不用了,圣棠要我多练神术,这样才能帮助他。」胧并没有正眼看向玛莉安,就连语气也不像平常一样的委婉柔顺…

      「呵呵,果然是在赌气啊。」既使不被搭理,玛莉安也不生气,反倒笑了起来:「为甚幺要生圣棠的气呢?」

      「这…这明明是我惹出来的祸啊…」胧的表情与语气突然生变,从冷落一口气融化成委屈难过…

 

 

      玛莉安看胧的表情、态度、语气都有相当大的转变后,就拉起胧的手,将她拉到一旁的座位上坐下…

      「怎幺说?妳跟圣棠吵架了?」玛莉安知道胧的情绪再度跌落谷底,因此不疾不徐地询问事件经过…她好像也只有温柔婉约的问法…

      「他最近几天醒来不是吃饭就是锻鍊,为的都是要帮助我不被教会人士排斥,他非常努力的想帮助我,这让我很感动…但是我不管怎幺开口想帮忙他,他却只要我独自练习神术而已…」胧嘴里所吐的虽然是抱怨的话…看语气听得出来是在生气与不捨…

      「相信我…圣棠会这幺说自然会有他的道理在。」玛莉安却不怪罪圣棠:「虽然我认识他只有两年多,但是他的所作所为几乎都是经过考量的。」

      「呜…」胧一听到玛莉安倒向圣棠后,发出了不太服气的声音…

      「记得他刚到我们家的时候,家里差点发生火灾,他为了灭火而不惜被热柴烫伤双手;他为了不让我在外奔波,宁愿独自一人代替我外出工作,甚至因此忍受他人的欺凌;他愿意为了他的家人,独自留下来与他人搏斗,宁可牺牲自己也不愿让我们受到危险…」

      「所以说…他要我努力练习神术…也是有他的道理在吗?」

      「或许吧,毕竟我不是他,摸不清也不想去猜他的心思。」

      「圣棠…」

      「其实妳根本不是在气他而是在气自己吧?」

      「…或许吧…变身为龙以自救,却因为自傲而害死许多无辜的人类;喜欢上人类,所以对自己双手上所沾染的鲜血及罪孽感到悲痛欲绝…想替自己的错误赎罪,却不能做甚幺…看着喜欢的人为了自己而刻苦耐劳…就深切痛恨自己的无能…」

 

 

      玛莉安看胧的头压得低低的、拳头握得紧紧的、肩膀绷得直颤抖的…就知道她是多幺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深感悲痛…

      喜欢上人类,对于一名龙族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这点恐怕只有胧才清楚吧?可是玛莉安知道一点,圣棠的出现,已经彻彻底底的改变了胧对人类的看法与想法。

      「好啦好啦,不用难过了,圣棠要妳努力练习神术肯定有他的打算在,如果没有的话…姊姊我一定会替妳教训他!」为了安慰伤心难过的胧,玛莉安只好出言稍稍得罪圣棠了,但她相信圣棠决不会为此而计较的。

      「嗯…」胧点了点头,抬起头来的同时伸手擦拭眼泪…

      「玛莉安要教训我?怎幺了吗?」圣棠的声音自玄关处传来…

      「还不是你!胧问你要怎幺帮忙的时候,你怎幺只叫她多多练习神术!?」玛莉安此时却捨弃了一贯的温柔婉约,直把矛头指向圣棠!

      「嗯…我现在又没甚幺特别需要帮忙的啊,难道叫她餵我吃饭吗?」圣棠满脸疑惑的回答,还边说边偏头…

      「这…」圣棠的话顿时让玛莉安无言了…

      「我先去吃饭,练得太过专注而忘记看时间了,肚子好饿啊…」圣棠却没再跟玛莉安她们聊天对话,立刻溜进餐厅里寻找自己的餐点…

 

 

      胧与玛莉安无言的看着圣棠慢步走进餐厅,随后又彼此相视,两人不必对话,光靠眼神交流就可以知道彼此再想甚幺了…

      「哪…姐姐…」胧开口呼唤着:「圣棠他…要我多多练习神术…真的有他的打算在…没错吧?」

      「大概吧…我想…」玛莉安已经无法再替圣棠辩驳什幺了:「算了别理他了,要不要陪我去做些家事?」随后立刻转移话题…

      「家事…?」胧好奇的询问道。

      「是啊…妳没做过任何家事吗?」玛莉安点了点头,注意到了胧脸上的疑惑,所以试探了句。

      「若是指打扫居家环境的话,以前在家里总会有人帮忙打扫,就算没人帮忙也会直接使用魔法清理。」胧张大了眼睛,看得玛莉安都无言了起来:「需要我用魔法帮姊姊的忙吗?」

      「妳的好意我心领了,虽然用魔法做家事很方便,但那毕竟不是我会的方法啊,我还是比较喜欢亲自动手做,虽然累了些,但这样才能够劳累自己的身体。」

      「哦?为甚幺?」

      「活动活动,要活就要动,是吧?」

      「嗯,那我也来帮玛莉安姊的忙吧~」

  • 名称:杀戮都市o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40: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