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超清

      下坠的力道全数加诸于剑尖上,一口气打破了地上的木门,木门长宽都为一公尺,而厚约十公分,相当结实;为了防止有人进入地下水道从事不法,所以木门都会上锁,仅有必要的时候才能从国王那里取得钥匙。

      圣棠知道自己光靠双脚已无法逃脱,所以才选择拚拚看,看能不能打破这扇门而逃进地下水道去,而他成功了。

      断裂的木材、毁坏的木门、飘荡的木屑都随着少年一起掉落进黑暗的下水道。

      那群士兵们走到入口前,俯视着底下,除了黑之外,什幺都看不见。

      「现在呢?」

      「要下去抓他吗?」

      「下水道深有七公尺左右,梯子只能从地面放下去,所以说…」

      「所以说,他把自己关进了另一个牢笼里了。」

      「没人知道他在底下,也没人会送上牢饭,他要嘛就是抓底下的老鼠之类的来吃,不然就是成为那些东西的伙食了。」

      「哈哈─」

 

 

      圣棠觉得自己的心脏彷彿已经停止了,浑身上下没有丝毫力气,就连呼吸都停止了,不管怎幺努力,胸膛就是无法起伏、心肺就是无法运作…

      一阵阵风颳过圣棠全身,要是能够把这些风都吸进肺里的话…

      「碰─」重物落水的声音传出来…

      冰冷的水亲吻了圣棠身上的每寸肌肤,也灌入了他的伤口,冰冷的水所造成的刺激令人难受,更为减缓的苦楚带来了新的剧痛。

      落水所带来的痛苦让圣棠扯开了喉咙,但是灌进嘴里的不是身体迫切需要的空气,而是水;水从鼻子与口腔灌入,马上为圣棠的鼻腔带来额外的难受。

      圣棠拚命挥动双手双脚,试图要挣脱出去,但是眼前一片黑,无法得知自己正在往哪个方向游去…

      最后,圣棠的手摸到了墙壁,往上摸去,并不高,应该是个走道!他双手放到上面,奋力撑起;身体逐渐离开水面,但是双手所支撑的重量也越加沉重,本身的重量再加上衣物所吸收的水份,这重量让圣棠的左手发出了疼痛哀号,而他也差点因此而重新跌落水中!

      圣棠咬牙忍受,好不容易才爬上走道,他躺卧在地,看向上方的入口;入口所照射下来的月光在黑暗中是多幺醒目的?然而却突然骤减了许多,这使得圣棠仔细去观察,发现那群士兵们正在把下水道的门给封起来!

 

 

      圣棠成大字型躺在地上,看着最后一丝月光消逝…

      「哈…哈…」他喘着气,速度由急促渐渐转为缓慢,最后变成深呼吸…

      圣棠正在大口大口的呼吸空气,在这漆黑的下水道里,唯有氧气才能够恢复见底的体力;圣棠一边恢复体力,一边检视身体,感受着身体内部有无其他问题。

      心肺的灼热只要靠呼吸空气就可以逐渐缓息,肚子因为晚餐吃得很多而不会饿,身上伤口的疼痛也因为休息而逐渐安定下来,口渴的问题…刚刚落水就已经解决了。

      总而言之,现在的圣棠除了疲惫之外,几乎没什幺问题,不过那些迟早都会变成问题的…

      除了那群士兵,没人知道他在下水道里,看刚刚那个高度与周围的墙壁,要爬上去是无理的;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饮用水的问题…不在意的话倒是取之不尽的。

      但是食物就有麻烦了,会出没在下水道的生物,就以虫子与老鼠之类的居多,而这个地方并没有东西可以当作薪火,因此要吃…大概只能够生吃了。

 

 

      圣棠安静的躺在地板上数分钟,觉得自己的状况都安稳下来后,才施力爬起身来…

      体内那股莫名其妙的无力感已经消逝不见了,圣棠对这种疑似雷电所带来的无力感也无解;为甚幺会拥有这股强大的力量?为甚幺之前都没有使出来过?为甚幺使用的时候会令人全身无力?关于这些,他都没有答案。

      扭动了下身体,除了背后与左手的伤口传来了疼痛外,已经没有其余的不适了;拿起手中的剑,圣棠掂量了下,虽然已经钝到几乎不能造成伤害了,但是他也没有扔下它,毕竟这是他仅存的武装了。

      圣棠抬起头来看了看四周,原本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中浮现了浅淡的影像,看来是因为眼睛适应了黑暗环境的缘故;他脚下所踩的是石砖堆砌的道路,一边是高耸的墙壁,一边是河道,河道的另一边也是走道,而前方则看不到尽头,只有黑暗。

      「没有照明的东西、没有地图、没有指明方向的物品…刚刚落水时也搞不清楚方向…这下子该往哪边走?」圣棠呢喃着,并转头看向前和后,能见度使他都看不见尽头…

      「不能奢求救援,只能靠自己走出去了吗…?」圣棠思考了一下子之后,开始朝着前方走去…

 

 

      走在下水道中,眼睛能看见的只有黑暗、墙壁、流水,鼻子能闻到的仅有些微的臭味,耳朵能听见的除了脚步声、呼吸声就是潺潺流水声…

      圣棠一直向着黑暗前进,偶尔会遇到岔路,既然不知道方向的话也只能靠直觉做选择了;在下水道里,什幺都没有,仅有令人发狂的静谧而已,奇怪的是没有看见任何活物,老鼠也好、蜘蛛也罢,全部都不见蹤影。

      圣棠一路走来,不知走了多长的路途、多少个转角,都没有看见任何会动的东西…若不算那从排水孔流出来的水。

      若只是小区域没看见生物的话还属正常,但若是走了一大段路都没见到的话…那可能就有问题了;眼睛没看见,耳朵也没听到,不管是动物的影子、本体、声音、叫声,通通都没有!

      圣棠看了看走道的角落,偶尔可以看见一些些蜘蛛网,但是网面并非完整的放射状,也不是结实垒垒的,而是破损的;有蜘蛛网表示牠曾经出没在这里,但不见蹤影与破损的网面…

      不管从哪方面来看,这个下水道都不太正常,可能存在着问题…

      圣棠微微察觉到了疑点,但是此刻的他除了警戒之外,其余的例如:放声吶喊、停止前进……等都不能够选择;吶喊可能会招来危险,停止前进的话又没有办法走出这里…

 

 

      走了不知道多久、到了不知道哪里,圣棠这才停下脚步;倚靠着墙壁,缓缓滑落至地面、坐下,圣棠按摩着自己痠痛的双脚,并抬起头来看着上空…依旧甚幺也没有…

      过了那幺久、走了那幺远,水流声还是一样,没有丝毫变化;呼吸声一样,缓慢而深沉,只是音量似乎大了点…而且还不是从自己身体里传出来的…

      『嗯?』圣棠惊觉过来,因为他听见了那不属于自己的呼吸声!这沉重、沉稳的…还参杂着些奇怪声音的呼吸声,这不会是小型如同老鼠之类的动物才发得出的声音,会是甚幺生物?

      圣棠转头看着前方转角,声音是从那边传来的;既使知道这东西会有危险,但是他还是无法避免好奇的诱惑,再说,在这寂静的世界里的突发事件,比何时何事何景都要令人好奇。

      圣棠蹑手蹑脚的走上前去,万分小心是因为不知道那是甚幺生物,会不会对自己造成威胁。

      缓缓探出头去,圣棠看见了那名生物的外貌,既使是在黑暗的下水道里,还是无法忽视那样的存在…

      牠全长约有八公尺,拥有强壮的后脚、纤细的手臂、蝠翼般的翅膀还有条尾巴;牠全身都覆盖着水蓝色的鳞片,鳞片约有半个手掌那幺大,鳞片发出了水蓝色的光芒,对,不是反射而是本身在发光。

      鳞片所散发出来的蓝光里还参杂着七彩的光芒,绚丽的足以媲美宝石,夺目的魔力却是奇珍异宝那种级别的。

      而这只生物现在正趴伏在地上沉睡着…

 

 

      就算是圣棠也无法自拔,他为这生物的美丽所着迷,还慢慢朝这只沉睡中的生物走去…

      牠既拥有恐怖的外表,却也充满了难以形容的美,再加上牠沉眠的姿势,让人完全遗忘了牠拥有的危险;身体蜷缩,双手交错为枕,再用尾巴、翅膀盖着身体充当棉被,如此舒适的睡姿、那幺安详的睡脸…

      受到魅惑的圣棠越走越近,他越接近就越是让他着迷…

      这是美丽的生物,牠的美无论是用真金白银、钻石珍珠都是无可比拟的,但唯有牠背上的一个金属製品让人感到不顺眼;那像是锁的东西深深插在牠的背上,染着乾涸血液的金属,不管是其银光还是黑色的血渍都让人觉得突兀。

      圣棠走到了这生物的身旁,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来触摸了牠身上的鳞片;那是种滑嫩、冰凉,却又舒服的触感,光滑的像是在触摸流水一样…

      圣棠正在细细感受着指尖传来的柔嫩感,正在欣赏着眼里看见的美景时…

      沉睡中的生物突然惊醒过来,牠血红的双眼立刻锁定在圣棠身上,而其爪子也在惊醒的瞬间挥向圣棠!

      这也让圣棠知道了一点─对方不是温和的驯兽,而是危险的龙族!

 

 

      没能躲过近在咫尺的龙爪,正面在瞬间被刻画下了恐怖的撕裂伤;圣棠被龙搧了出去,飞越了河道,重重撞上了后方的石墙,撞击力道将墙壁砸出了裂痕!

      「喀啊!」圣棠落到地面上,浑身颤抖不已,这不是害怕,而是剧烈的疼痛夺去了他对身体的控制权!

      龙张开双翅一拍,快速飞掠而来!

      圣棠咬牙站起,而龙的利爪已经来到面前!

      圣棠偏身闪过锐利的爪子,却被龙鳞刮中了腹部!那美丽的水蓝色鳞片被鲜红的鲜血喷溅到,蓝光转变成了妖异的紫,致命却也美的让人目不转睛!

      「喀…」圣棠快步踏出,连连退避,试图拉开距离好让自己能闪过下一次攻击。

      但是龙并没有让圣棠逃脱的打算,翅膀一拍,一下就追上了迅捷的圣棠!

      再度一掌拍来,这一次,圣棠…躲过了!龙爪砸中了地面,将地板轰出了一个洞来!

      龙发现自己打空之后,双手连连挥出,爪爪生风,就算躲开了,被鳞片刮到也不是好受的;而圣棠踏出了奇异的步伐,一下跃起、一下横冲、一下直撞,一下以闪电状躲开了攻击,一下又踏出了难以预测的路线,毫无规章!

      但唯一不变的是…圣棠都成功躲过了那虎虎生风的龙爪!

      『好,电闪步有用!那接下来…』圣棠在心中盘算着,向墙壁跳去以躲过最后一爪后,以墙壁为踏脚石,步伐一变,如同迅雷般冲上前去:『来试试迅雷步。』

 

 

      圣棠的突然加速,速度之快,快如旋风!

      但是,龙族的爪子突然出现在圣棠的行进路线上!黑色亮丽的爪子正反射着光芒,如同是死神在向圣棠招手一样!

      圣棠紧急煞车,但是速度已经快到煞不住了,所以圣棠只好偏移身体;圣棠再度与龙爪擦身而过,他本就鲜血淋漓的腹部再次受到了伤害,血液宛如雨滴般,滴滴答答低落至地面!

      圣棠的身躯脱离掌控,倒在地上的他受到自身冲刺速度所苦,打滚、摩擦让他的痛楚更上层楼;渐渐缓冲完力量后,他藉着力量翻起,并用双脚吸收、凝聚…

      『牠好像…知道我在想什幺?』圣棠双眼盯着前方的龙,牠的眼神似乎在嘲讽自己一样!

      「再这样下去…会死啊…」圣棠低头呢喃着,随后想到了龙背上的东西…

      龙转动方向,朝着圣棠飞去!

      「云蹤步…」圣棠将双脚上的力量通通爆发出来,但是他奋力的冲刺反倒慢得离谱!

 

 

      龙也诧异了,但是牠却依旧挥下了爪子;圣棠的速度非常缓慢,而爪子已经来到他头顶上了,再这样下去的话…

      爪子透过了圣棠的身躯,而理应出现的血红画面并没有忠实呈现;地面被龙爪砸出了一个坑洞,而圣棠的身影却化成了一抹薄雾!

      暗红色的龙眼瞬间睁大,而红髮的少年已经出现在牠的背后!

      「哈啊啊──!」圣棠扯开了喉咙大喊着,他的双手爆出了刺眼的紫色光芒,还有数道缠绕在破烂长剑上的电流,让龙眼中的他冲满威胁!

      龙立刻挥动尾巴攻击,而在空中的圣棠无法躲过这一击!

      「呜喔!」圣棠那已经伤痕累累的身躯再度挨了这结实的一击,强大的力量打得他意识消散,双眼聚焦模糊…

      但是圣棠手中的剑还是碰触到龙背上的金属了,虽然只有轻轻碰到,但是对于电流来说已经足够了;虽然不太会控制,但圣棠应该是凝聚了全身的雷之力到手中的剑上,而接触到的又是导电性良好的金属,所以…

      电流自金属传导到龙的体内,又藉着血液流动至全身上下的细胞,强烈的刺痛如曼陀罗般缠绕着全身,既使是龙也难以抵御这股冲击,导致头脑发出了强制关机的讯号。

 

 

      龙倒地了,而被龙尾抽中的圣棠再度撞上墙壁,接着摔落至地…

      现在,圣棠很确定他把所有的雷之力都用光了,因为剧烈的无力感已经让他的身躯不听使唤,渐渐消逝的五感让圣棠知道他的脑袋已经开始停止运转;渐渐模糊的双眼、渐渐失聪的双耳、渐渐无感的触觉…

      摇摇晃晃的身躯走了几步路后,倒卧在地…

      在即将失去意识之前,圣棠看向龙,虽然不太清楚,但是牠似乎正在变化,还没全部看到最后,就已经完全失去视觉,进入了睡眠…

 

 

      早早逃出列特宅邸的迪斯等人,在这段期间里先冲到家中,不管其他小孩的反应,通通将他们连拉带扯的全部带出了家门…

      「啊!你们到底跑去哪里了啊?」

      「对啊,怎幺这幺晚才回…你们身上怎幺都是伤啊?」

      「现在没时间解释那幺多了,妳们简单的收拾一下行李,準备走了!」

      「走?走去哪里?为甚幺要走?」

      「还有,玛莉安姊姊怎幺了?」

      「别问那幺多,快走就对了!」

      「等等,圣棠呢?」

      「走了!」

      迪斯、维斯特他们态度非常强硬,什幺解释、回答都没有,将衣物、用品、贵重物通通收一收后,就拖着所有人离开了孤儿院…

      迪斯他们前脚刚离开,列特家族的士兵后脚就找到孤儿院里,他们发现院已人去楼空后,就把整间孤儿院给扫平了…

  • 名称:勇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29: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