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丽欣超清

      打开了沉重的门扉,圣棠他们再度踏入了这个令人熟识的宅邸;洁白的地板、宽广的大厅、高耸的天花板,光是眼前所能看见的一切,只要是伸手可及的地方都是圣棠在打扫的。

      在大厅尾端的两侧是迴旋楼梯,能够通往二楼,而二楼前端是个阳台,能够从那里俯视一楼的大厅;而在台子的下方还有扇门扉,那里面是个空间不小于大厅的餐厅。

      圣棠抬头看了看,果然没错,所有的下人都不在,看来卡特这家伙又趁家人不在的时候把所有下人支开,好进行他的计画。

      卡特是圣棠所厌恶的少数人之一,但是圣棠对他家的熟悉程度并不亚于自己家、圣棠对他的心思也多少能窥探到一些,真有些讽刺…

      眼前熟识的一切如旧,唯独一个熟人没有见到─卡特,那拥肿的身影并没有出现在眼前。

      「卡特呢?」圣棠转头向背后的那群下人询问道。

      「少爷要你们先进餐厅里等候。」那名肿鼻的人很恭敬的鞠躬报告着,丝毫不在意刚刚与圣棠发生的冲突。

      「维斯特呢?可以先放了他吧?」迪斯看着那群人,试图从人群里找出自己的家人。

      「这可不行,卡特说要先招待你们,之后才将他们放还。」

      「你们这样会不会太过份了?」迪斯脸上那浅淡的笑容消失了,眼神里也燃起了熊熊的怒火。

      「迪斯,废话或是打残他们,他们也不会放维斯特的,走吧。」圣棠用低沉的声音说完,朝着正前方的厨房迈出步伐…

 

 

      圣棠与迪斯他们前往拜访列特家族的时刻,在孤儿院的厨房里…

      「好慢啊…」

      「迪斯就算了,怎幺连圣棠哥哥也那幺晚回来?」

      「维斯特他们也都没有回来…」

      玛莉安与其他小孩守在餐桌前,桌上摆满着一盘盘香气四溢的美食,那味道与菜色足以让这群尚未吃饭的小孩们目不转睛,但奇怪的是现在所有的人都没有看着桌上的饭菜,反而一直了望向大门…

      这个时段,餐桌前本该坐满了小孩,桌上本该充满了欢声笑语,但是现在却是相反,还有十二的空位,餐桌上也是一阵低迷的气氛…

      「他们会不会出事了呢?」

      「妳们先吃好了,我出去找他们。」玛莉安说完后便站起身来走向大门…

      「我们也去找吧。」

      「嗯!」

      「不!妳们待在家里,这幺晚了,妳们出门会有危险。」

      「可是玛莉安姊姊不也一样吗!?」

      「总之,妳们待在家里就对了。」玛莉安并没有跟那群小孩多说什幺,打开大门就走了出去…

 

 

      在列特家的广阔餐厅里…

      空中吊着一盏盏华丽的水晶灯座,那是依照列特家家徽为骨架所製作出来的,而在餐厅四周的柱子上也挂着一个个灯台,将诺大的餐厅照耀得如同白昼般明亮。

      在餐厅的正中央是一条长条状的餐桌,桌上铺着一张白色的绒布,桌上每隔一段距离就摆上一座烛台;而在尽头的主位与最靠近主位的左右两个位置都摆放了一套整齐的餐具,白色的盘子乾洁无垢,银製的刀叉耀眼夺目。

      圣棠与迪斯对坐在主位两侧,等待着卡特的到来…

      餐厅里面除了两人就没有其他人了,整个空间非常安静,静得让人以为这世界仅存在着自己的呼吸声…

      圣棠面无表情,而迪斯则扳着一张脸,两人坐在位置上,静静等候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但是餐厅里依旧没有任何动静,不只卡特迟迟未现身,就连下人也没看见半个。

窗外的夕阳也已经完全失去了蹤影,暗蓝的天空也已完全漆黑…

      就在迪斯快要沉不住气的时候,餐厅的大门才被打开来!

 

 

      走在最前头的人是卡特,这两年时间在他身上所留下的,除了更圆润的脸蛋就是更加雄浑的腰身;他穿着非常正式的服装,那服装通常会出现在盛大的宴会或舞会那种场面,但他却为了圣棠与迪斯而穿上了那种服装…

      「对不起,为了洗去全身的汙垢而盥洗至今,我为我的失礼道…」

      「道歉就免了」迪斯抬起手来制止了卡特:「把维斯特他们放还给我们吧。」

      「我请你们来是为了吃晚餐的。」

      「吃晚餐有必要抓其他人吗?」圣棠开口问道。

      「我怕你们会婉拒我的邀请,不得已才出此下策。」卡特以浅淡的笑容来回应着。

      「那幺请让维斯特他们跟我们同桌,可以吧?」

      「他们刚才已经受尽招待了,可能没办法再吃了。」

      「你!」

      「好了,废话不多说,让我们开始享受这顿飨宴吧。」卡特拍了拍手,餐厅后方的小门便打了开来…

      三位侍女捧着三盘菜走过来,将菜放到三人面前,将盖子掀开,热气、香气开始散发出来…

      侍女上完菜后就离开了,留下的不只是三盘菜,还有一触即发的火药味!

 

 

      「来,不用客气。」卡特为自己绑上餐巾,拿起餐具準备开始享用美食…

圣棠突然出手紧抓着卡特的衣领,硬生生将他拉了过来!

      「我没有闲情逸致陪你吃饭,快放了维斯特他们!」圣棠对卡特怒目而视着,手中的握力也越加沉重…

      「你知道吗,就凭你的愤怒,我想我已经赢了不少钱呢。」卡特看着圣棠的脸,冷笑了声:「只要你们把这一顿饭吃完了,我就会放了他们,听懂的话就放开你的手。」

圣棠直盯着对方的双眼,几秒之后才缓缓鬆了开手…

      卡特整理了下被弄乱的衣服,随后才坐下来,开始吃起菜来…

 

 

      圣棠与迪斯纷纷看向眼前的菜,份量并不多,都是两人吃得完的量,因此他们拿起刀叉,準备进食;圣棠用银製的叉子叉了一份起来,再用刀子慢慢切开,他的双眼紧盯着餐具,似乎在观察着什幺…

      「不用担心,我并没有在食物上动手脚。」卡特看圣棠小心翼翼的,似乎明白了他在做甚幺:「若真要动手脚的话,就不会让你们用银器了。」

      圣棠听到后,缓缓将叉子上的食物送进嘴里…

      在圣棠慢条斯理般的一口接着一口时,迪斯却是狼吞虎嚥的疯狂将盘中飧送进胃里…

      「我吃完了,可以把维斯特他们放了吧!?」迪斯将最后一口吞下肚后,对着卡特低吼了一句。

      「既然是贵族的餐会,那幺只準备一道菜色似乎有失礼数吧?」卡特拿起纸巾擦拭掉嘴角的酱汁后回应了一句,随后拍了下手,这次来的不仅是三位侍女,而是数十位!

      「看来你们急着把人带回去呢,那我们就一口气把菜上完吧。」卡特露出了邪气的笑容。

      那些侍女纷纷把手上的盘子摆至桌上,将盖子掀开来,琳瑯满目、美味可口的一道道佳餚尽入眼帘;每盘菜的份量虽不多,但却是每人一份,每个人都有九道菜,那累积起来就会是较瘦小的圣棠与迪斯吃不完的份量。

      这些量对卡特来说可能只是正常的一餐,但却是圣棠与迪斯两人一整天的量,可能还不止!

      「你们必须把这些都吃完才行啊,如何?觉得还不够吗?」

      「呿!」

 

 

      数十分钟之间,桌上的菜餚被慢慢消耗着,盘子上的五颜六色也逐渐消失,缓缓崭露出原本的洁白…

      餐桌上已经叠了一层又一层的空盘子,盘子上都没有任何残余的食物,全部都被吃得一乾二净了。

      而正努力与食物搏斗的两人正忍受着把食物硬塞进肚子里的痛楚;肚皮被食物缓缓撑开,胃囊也被菜餚慢慢塞满,已经到达极限的胃将它的哀号具现化为强烈的痛楚,毫无忌惮的肆虐着两人。

      但既使是肚子要炸裂了,圣棠与迪斯都没停止,依旧一口一口的把食物硬塞进肚子里,美味的佳餚如今成了两人最痛恨的噩梦,他们可以选择不吃,但为了家人却不得不继续。

      好几次,两人差点就把食物吐出来了,但他们还是强忍下呕吐,继续切下一刀又一刀的肉,吞下一叉又一叉的菜…

      「咕…」迪斯费尽了力气,才把嘴中的最后一口菜给吞进肚子里了:「吃完了…可以…把维斯特他们…放了吧!」他强忍着肿胀到接近爆裂的剧烈腹痛,将餐点替换成文字,一字一句的吐露出来。

      圣棠放下了手中的刀叉,使用双眼代替了言语,他虽不说话,但是他的脸色也变得非常差劲…

 

 

      卡特将餐巾解下,将嘴巴四周擦拭乾净,拍了拍手,让下人们把餐桌上的一切通通收拾乾净,仅留下三杯用银色杯子与一个瓶子,两者里都装了同样的饮料。

      「你们吃得高兴吗?」卡特并没有回应两人,而是提出了问题;他拿起了桌上的杯子,将里面的液体一饮而尽。

      「我们已经吃完了你招待的食物,可以放人了吧?」圣棠以极差的语气回应着,但是他的双眼反而更加锐利,如同鱼钩般紧紧扎入卡特的身体之中,让他忍不住打起寒颤…

      「这杯酒也是招待之一,没喝完…」卡特将双眼自圣棠的双眼挪动到桌上的杯子,里面摇曳着清澈透明的液体…

      迪斯拿起杯子,顿了一下后,立即一饮而尽!

      圣棠捧起杯子,重量很沉,看起来就像刚刚的餐具般闪耀着银芒,且杯内并没有发黑;他又看了看卡特,卡特刚把饮料全数喝尽,又开口讲了话,那表示他真的喝下去了。

      「不用怀疑,这也是没有问题的。」卡特知道圣棠在观测这杯酒有没有问题,他并没有这行为发怒,反而露出了笑容来回应。

      确定没有问题后,圣棠这才仰头将杯中物饮尽…

      先是浅淡的水果香甜味,再来急剧转变成为苦涩,入喉的液体似乎开始起火燃烧似的,在喉咙处点燃了一股灼热感…

 

 

      将手中的杯子放回到桌子上后,圣棠与迪斯双双瞪着卡特,但是卡特像是满不在乎般,再度倒了一杯…

      「把我们的家人…通通还给我们!」迪斯再度低吼了句。

      「我们已经照你的话把这顿晚餐吃完了,你可以履行承诺了吧?」圣棠也开口附和着,但是话才刚出口,圣棠就发现不对劲了!

      双眼的聚焦开始涣散,画面开始摇晃…

      「看来你们似乎累了呢,需要睡一觉吗?」卡特再度饮尽杯中的酒后,以狡诈的笑容看着两人…

      「这…你加了什幺!?」

      「没甚幺,催眠药而已。」

      「为甚幺…银製的杯子没有…」

      「那不是银哦,只是等重的杯子再涂上一层颜色而已。」

      「为甚幺你没有…」

      「我不要在自己的杯里加那无色无味的药水就好啦,笨!」

      圣棠与迪斯紧咬着牙根,这次不是为了忍受肿胀肚子所带来的痛苦,而是猛然袭来的浑身无力与极度疲惫,但是他们终究抵抗不了药效,纷纷倒地陷入昏迷…

 

 

      脑海中突然传来了感觉,是全身被冰水泼溅的刺痛与灼热瞬间闯入了尚未完全清醒过来的脑中!

      圣棠晃了晃脑袋,拉起沉重的眼皮,开始扫视着周围的一切…

      这是个宽广而漆黑的空间,在前方的是一个火架,上面正燃烧着灼热且刺眼的烈火;照明四周的是一盏盏烛之灯火,墙上除了烛台之外还挂着一件件刑具,在角落还有个桌椅,看来这是个牢房之类的地方。

      圣棠被紧紧绑在十字形架上,四肢完全动弹不得,而在旁边刑架上的是迪斯、维斯特还有其余九个小孩…

      「圣棠…对不起…」首先传入圣棠耳里的,是维斯特他们的歉语…

      他们所有人的身上都有伤,且严重到令他们失去活力,现在的他们没了原本的活泼好动,如同濒死的病人般…

      「醒来了吗?」有声音自前方传来,这声音并不陌生…

      「卡特!」圣棠抬起头来,紧紧盯着对方。

      卡特换了套宽鬆的衣服,他伸展了下筋骨,随后漫步走上前去…

      「圣棠,自从你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就开始厌恶你了,你让我难堪,更使我颜面扫地!」卡特说完,抡起拳头往圣棠的肚子重重一击!

      「咕呜!」圣棠本就胀饱得剧痛的肚子,被这一拳打到后就像是气球被打爆一般,差点整个炸裂开来!

      「但是呢,那就算了…」卡特收回拳头,抬起头来,用浅淡的笑容看着圣棠…

      「你代替玛莉安出门工作,这我也可以原谅…但是你竟然害我在家族里失去了颜面,更让我遭受长辈、平辈甚至是晚辈的诟病!」随后竟出脚踹向圣棠的肚子,其力气之大,差点让圣棠忍不住而将肚子里的一切通通吐出来!

      「你那是甚幺态度?谦恭有礼、不苟言笑……你以为你是贵族吗?不过是个被父母遗弃的孤儿,凭甚幺装成一副完美无缺的模样?」卡特大吼了出来,并再度引脚一踹:「你知道你的诚实、守信、身手、气质害得我被嫌弃得多幺难听吗?我的族人们每每提起你,就是拿你来跟我比较,你越是完美,我就越悽惨!」他每说一句,就会踹出一脚!

 

 

      连连几脚之后,卡特停止了倾吐愤恨,缓缓喘起气来;圣棠也得以稍作休息,但是他也差不多到达极限了,刚刚硬塞的食物都涌上来到喉咙了…

      「这些日子来,我所受到的屈辱,我要通通讨回来…」卡特喘完气之后,低声呢喃着,随后走向迪斯…

      「你…对我有仇就只要冲着我来就好…」

      「要是太早把你折磨死了,我也是会心疼的。」卡特冷哼了句,随后出拳打向迪斯的肚子。

      冷不防的一拳,令昏迷中的迪斯醒了过来!

      「嘎啊啊──!」迪斯大叫了声,其悽惨的声音令人不由得起漆皮疙瘩…

      卡特并没停手,而是挥出了更强、更痛的拳,挥拳的速度越来越快,力道越来越重,直到最后就连脚的膝击、踢击都用上了!

      然而迪斯的叫声并没随着逐渐加重的打击而变得剧烈,反而越来越小声,从一开始的惨叫、大叫到最后的完全无声;他并没有晕眩过去,他那充斥着怒火的双眼一直紧盯着卡特。

      「叫啊!叫啊!为甚幺不叫了!」卡特发现迪斯停止了喊叫声后,怒火燃烧得更加炽热,最后使尽了吃奶的力气,朝迪斯的肚子奋力揍去!

      「…呜…呜哇──」迪斯的表情显得非常痛苦,随后将刚刚吃下肚的东西通通吐了出来;饭、菜、肉加上唾液、胃液、胆汁混合的东西通通喷发了出来,顿时散发出了一股腥臭味…

 

 

      迪斯吐完之后,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他的额头上满是汗水,眼眶也有了些许泪光,但是他怒火的眼神依旧投射在卡特双眼上。

      「迪斯,还撑得住吗?」圣棠看卡特停止挥拳后,立刻出声询问道。

      「嗯…只是没吐到他,感觉有点惋惜。」迪斯点了点头。

      「你们还真是顽强啊。」卡特伸手擦了擦汗水,随后把墙上的皮鞭拿了下来:「不过这样正好,因为我还没把我的怨气发洩完呢!」

      破空声响起…

      圣棠身上的衣服被皮鞭甩破了一个洞,裸露出来的皮肤已经崩裂开来了!疼痛立刻透过神经传导到脑中,皮开肉绽的痛楚瞬间麻痺全身!

      「喀…」即便已经咬紧牙关,圣棠还是忍不住叫出了声!

      圣棠能从痛楚与伤口的严重度推断出皮鞭经过特殊处里,鞭上不仅有粗糙的颗粒,还浸泡了类似盐水之类的东西,使得鞭子的杀伤力增强,还能让人的伤痛加剧!

      卡特疯狂舞动着皮鞭,鞭子就像狂风暴雨般任意打中十二个人的身躯,空中时常飘荡着片片衣物碎片,甚至是斑斑血迹;身处于剧烈疼痛所带来的晕眩里,小孩们却都没有叫出声音来,他们咬牙强压着来到喉咙的声声惨叫…

      更把持着即将投入昏厥怀抱的意志!

 

 

      「为甚幺都不叫!」到最后,卡特将手中的鞭子扔了出去:「你们一个个都在装什幺倔强!别开玩笑了!」随后暴冲上去,以全身重量加冲刺速度,狠狠加成于脚上,一击踢向圣棠的肚子!

      刑架还因为强大的力量而剧烈摇晃着,摇晃伴随着沉重的声响…

      刑具的摇晃逐渐停止…

      圣棠沉重的呼吸声传来…就是没有他吃痛的叫声,完全没有。

      「呿,这幺不配合,那幺…」卡特啐了一口,弹了声响指,牢房的门打开来了…

      「那是…」

      「卡特!你这个浑蛋─!」

      「只要放了她,你要我怎幺叫都行!」

      原本安静的众人立刻扯开喉咙吶喊着,安静的空间瞬间炸了锅!

      一个人推着一个行动式刑具走进来,上面所绑的人…是玛莉安!

      「非要逼我把她带出来,你们真是犯贱。」卡特以鄙视的眼神看着眼前的十二位孤儿…

  • 名称:邓丽欣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06: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