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雨超清

      「时空逆元!」在迦勒米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徐凌曾经见过一次的深紫色漩涡,这个漩涡就好像是一个压缩的小型宇宙一般,在漩涡里面有着一点一点的星光以及如同银河一般的璀璨光芒。

      徐凌所斩出的黑色月牙斩击直接轰在了这个漩涡之上,接着在下一刻,另莉娜她们不敢置信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徐凌的身体之上竟然是爆出了大量的血花,彷彿是徐凌自己承受了自己所挥出的这一道斩击似的。

      在徐凌的身体上出现了一道从右肩延伸到左腹深可见骨的巨大伤口。不仅如此,从徐凌的口中也呕出了鲜血。

      不过,令人无法理解的是……此时的徐凌竟是笑着的,而且还是极为狂傲的笑着。

      纵然徐凌此时的身体几乎快被切成了两边,但是徐凌却丝毫没有后退的迹象,反而是以更加快速的速度冲到了迦勒米的面前。

      原本在徐凌右手上的巨大长刀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已经蓄好毁灭能量的右拳。

      「刚刚那是加尔托斯的绝招,现在……你就试着接下我的绝招吧!」

      「……什幺?」

      面对着不敢置信的迦勒米,徐凌冷笑了一声,接着轰出了他的右拳。

      漆黑的拳头宛如直接扯动整个世界,撕裂了拳头所行经过的路径,在徐凌面前的迦勒米感受到四周的空间宛如在一瞬间全部压迫过来。

      看着这袭来的拳头,迦勒米马上就判断出闪避的可能性完全没有,就只能硬接下这道攻击。

      更加糟糕的是,在刚使用玩时空逆元之后,无法连续使出!

      「终极催毁!」「轰!」

      徐凌的右拳直接轰在了迦勒米手上的黄金圣剑上。

      就在这一瞬间,这一把圣剑出现了微微的裂痕,整个武斗场的金色幻影也出现了裂痕,受到这一击最明显的是每一个天使族!

      所有的天使族士兵宛如都承受了重击一般,从口中呕出了大量的鲜血!就好像是徐凌的这一拳直接轰在了「天使族」这个族群的身上。

      「星裂斩!」在徐凌的左手之上出现了一把黑色的长刀,并且爆发出此刻的全力朝向前方的迦勒米斩去。

      「时空逆元!」迦勒米再度唤出了那有如小型宇宙的紫色漩涡,一道黑色的剑光拦腰彻底斩过徐凌的身体。

      下一刻徐凌的身体又多出了一道巨大的伤痕,鲜血从徐凌的腰际边猛烈的喷了出来!

      虽然身体被自己的斩击切成了两半,可是徐凌靠着强硬的恶魔之力将断开的身体接连在一起,靠着强大的恢复能力快速的再生复原。

      「究极催毁!」无视了身上的伤害,徐凌再度举起了他的右拳朝着前方的迦勒米轰了下去。

      「轰轰轰!」这一击,让原本在黄金圣剑之上的小小裂痕变成了扩散到整把武器的複杂裂痕!

      正面承受这一击的迦勒米被直接轰飞了出去,四周围的武斗场幻影也瞬间瓦解。

      徐凌这一拳所造成的影响不仅仅只有这样。所有飞翔在半空之中的天使除了再度喷出大量的鲜血之外,每一个天使都宛如断了翅膀的小鸟一般,瞬间丧失意识并且无力的从天空之上落了下来。

      被远远轰飞出去的迦勒米惊愕的看着浑身出血的徐凌,完全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

      面对迦勒米强大的剑术技巧以及完全反击,徐凌拒绝了消耗力量的战斗。藉着迦勒米「时空逆元」的準备冷却时间,进而选择以伤换伤的搏命之战!

      「把自己所受到的伤害全部平均分散到每一个天使族的身上,这幺一来的话你的确是可以毫髮无伤呢。果然是有够卑鄙的,有种就正面吃下我的拳头啊!」徐凌大声笑了出来。

      纵然从嘴里吐出了大量的鲜血,但是徐凌的眼神中却是兴奋无比,彷彿是受了越重的伤就越强大一样。

      「给我破开吧,封印之门啊!为我敞开通往新世界的道路吧!」从徐凌的左手之上再度出现了一把巨大的黑色长刀,并且朝着那近在眼前的封印之门挥出了一道巨大的黑色月牙。

      「裂狱斩!」

      「怎幺可能会让你得逞!」

      迦勒米也大声吼了出来,在金色武斗场消失的那一瞬间,他就丧失了天使族整族力量的支援。

      但是即使如此,迦勒米身上所背负的重责大任也不允许他从这道封印之门前面离开。为了天使族、为了这个世界,即使拼上性命也不能够让徐凌打开这一扇门!

      「时空逆元!」

      在徐凌的身上再度爆出了大量的血液,徐凌可以说是自己正面承受自己三次的全力斩击,大量的出血让徐凌本身的回复能力完全来不及作用。

      即使继承了加尔托斯的力量,此刻的徐凌仍然不禁感到力量已经用到了尽头。

      三刀,已经是徐凌所能够成受的极限。

      失去了天使族的魔力支援,仅仅是使出了一次时空逆元几乎抽乾了迦勒米体内所有的魔力。

      此刻的迦勒米就连飞在半空中都觉得吃力,看到无力坠落下来的徐凌,迦勒米的脸上不禁是出现了鬆了一口气的笑容。

      但是在下一刻,迦勒米的笑容瞬间僵硬了一下。

      飞在半空之中的徐凌无力的往前坠去,鲜血在半空之中洒出。

      就在那一瞬间,徐凌几乎是失去了意识。不过那只有失去了短短的一瞬间,火神给与自己的试炼在此时发挥了作用。纵然重伤依旧,但是徐凌的意识却是完全的恢复了过来。

      开什幺玩笑?封印之门就在眼前了,怎幺可以在这里停下脚步!

      只要打开了那一扇门就可以见到龙静了,怎幺可以在这里失去意识!

      这是一场赌注,徐凌与迦勒米都拼上性命的一场赌注!

      在恢复了意识之后,但是在徐凌的脸上却是洋溢着几乎接近疯狂的笑容。

      最后的恶魔之力被集中在了徐凌的右拳,这一拳就是最后徐凌最后的筹码了。

      「你已经失去力量了吧?吃下我这一拳真的会死喔!你确定不避开吗?」此时徐凌的右拳已经準备就绪,浑身浴血的徐凌问向了眼前的迦勒米。

      「啊啊……就算会死,我也要死在这扇门的前面。没能挡下恶魔的残党是我的失职,我愧对于我身为大长老的荣耀与地位。这做为我最终的惩罚真是再适合不过了。」

      迦勒米苦笑了出来,接着打开了自己的双手,彷彿是要用自己的身体保护身后的封印之门似的。

      「来吧!就算到了最后,我也要以自己的躯体挡下你的野心!」

      「那我就成全你吧。」徐凌最后只说了这一句,接着凝结他所有力量的右拳直接轰在了迦勒米的身上。

      一股极为恐怖的恶魔之力直接从徐凌的右拳爆发出来,黑色的能量直接吞噬了迦勒米的躯壳。

      在下一刻,迦勒米的身体直接被湮灭掉,就连零点一秒钟都无法稍为挡下徐凌最终的一击。

      这一股能量宛如是水库洩洪似的冲向了那一扇巨大的封印之门,黑色的洪流沖向了那缠绕住封印之门的条条锁链。

      就在这一瞬间,天空之上的海尔奇力亚再度开始发出了圣洁的金色光辉,连带着在地上的複杂魔法阵也开始发出了金色的光芒。

      徐凌的恶魔之力与那宛如得到了充电一般的金色锁鍊互相抗衡着,竟然是一时之间无法突破这层层锁鍊的保护!

      开什幺玩笑?虽然最后清除掉了组饶者,但此刻的徐凌居然没有余力再去破坏这门上本身的封印了!

      不仅仅只是如此,一股极为强大的能量波动在徐凌的上空处传来,那是比起原本天使族的神之制裁还要在强上十倍的能量波动。

      要是真的降下了,恐怕就连在附近的莉娜一行人也会被波及进去。

      一股绝望的心情在徐凌的心中油然而生,难道说……迦勒米早就预测到这样的情况了吗?

      让自己用尽所有的力量之后,在让海尔奇利亚本身来给徐凌最后一击?

      海尔奇利亚的主砲,这才是迦勒米最后的赌注!

      「开什幺玩笑啊!怎幺可以就这样结束?」看着从天上降下那宛如是宣告世界末日的巨大白色能量砲,徐凌愤怒的朝着这个世界吶喊了出来。

      难道自己就这样输了?就连打开这个封印之门都做不到?

      不仅只是这样,还要让莉娜他们为了自己任性的目的而付出生命的代价,这样的结果徐凌怎幺可能接受!

      「一阶强化!」强制性的从体内爆发出所剩不多的恶魔之力,接着徐凌飞离了已经近在眼前的封印之门,朝向菲斯力等人的方向冲了过去。

      「二阶强化!」

      徐凌再度从自己的身后唤出黑色的巨大翅膀,并且朝着天上落下的巨大能量柱冲了上去。

      无论如何,自己都一定要挡下这一道攻击!

      绝对不能让这个能量柱波及到身后的莉娜和自己唯一的儿子!即使体内的力量已经耗竭,徐凌也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所想要保护的人。

      有些事情,是无论付出任何代价,甚至是失去性命也一定要去做的。

      比如说迦勒米为了守护封印之门而丧失性命,又比如说徐凌为了见到龙静一面而不惜毁灭掉这整个世界。

      而现在,徐凌为了保护莉娜,而决定燃烧自己的生命,以换取更多更强大的恶魔之力!

      「不够……完全不够啊!我还想要在更多的力量……即使是付出我的身体也好、灵魂也罢,给我更多的力量啊!」

      极度渴望力量的心情久违的出现在徐凌的心中,自从在与德古拉决斗之后,徐凌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渴望力量的想法了。

      如今,在徐凌的心中却又对力量产生了极度的渴求,恨不得自己再多强大一分。

      彷彿是回应着徐凌的渴求似的,徐凌感觉到自己的肉体正在被体内的恶魔之力快速燃烧着。

      自己的细胞成为了燃料并且逐渐的消失,每一个消失的细胞都如同徐凌渴求的那般成为了大量的恶魔之力。

      接着,徐凌在一瞬间冲到了菲斯力上方的天空,张开了一道由恶魔之力所组成的黑色屏障!

      「给我挡下来啊!」徐凌的怒吼声贯彻了这个世界。

      接着,黑与白的能量在这半空之中短兵相接。

      在这一瞬间,世界失去了声音与颜色。除了在那一片黑下方的位置,一股摧毁性的能量波三百六十度的扩散到这片空间的每一处角落。

      彷彿是将这整个世界给重置了一般,所有的一切都被摧毁殆尽。

      ※※※

      徐凌睁开了眼睛,映在眼前的是徐凌所熟悉的那一片红土大陆。

      不过此时原本一片平坦的红土大陆竟然是如同海洋的波浪一般起起伏伏着,远方的地平线摇曳着暧昧不明的光芒。

      在天空之上的层层乌云也极为不自然的抖动着,彷彿个世界都被挤压得扭曲变形似的。一切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那幺的诡异与极度不合理。

      「这里是……」徐凌低声喃喃说道,接着脑中回想起所有的记忆。

      自己想要突破封印之门,不过却在封印之门的门口被迦勒米给挡了下来,最后由海尔奇利亚给予自己最后一击。

      为了保护莉娜他们,徐凌以自己的身体做为护盾。由于体内的力量已经不足,所以徐凌只好直接分解自己的身体,只为了爆发出更加强大的恶魔之力。

      说到底,会力量不足的原因全是因为自己硬是吃下了自己的三刀。

      为了承受迦勒米的绝对反击技能,徐凌将大多数的力量给消耗在了上面。

      毕竟加尔托斯授予徐凌的恶魔之力本来就是攻击的力量远大于防守,当这一股力量作用在自己身上时,就连自己也会吃不消。

      突然之间,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现在徐凌的面前,那是一度想要侵占徐凌身体的黑暗化身。

      此刻黑暗化身的表情极为严肃,以往那狂傲与疯癫的神情在他的脸上已经蕩然无存。

      「再这幺下去,你就要死了。」黑暗化身对着徐凌说道。

      「啊啊……我想也是。」

      徐凌苦笑着说:「不过你别妄想了,就算我死了……也绝对不会把这附身体交给你。如果交给你的话,这片大陆才是真正的完蛋了。」

      「为了找到龙静,这一片大陆会怎样你不是丝毫不在乎吗?」

      「我是不在乎这片大陆会怎样没错。不过我在乎的是莉娜、伊凡还有我在这片大陆上所认识的每一个朋友。纵然是以我的生命为代价,我也绝对不会再让凯恩和龙静的悲剧再次重演!」

      「你还真是贪心啊。既想找到龙静,又想要保护好莉娜……你以为这个世界上会有这幺好运的事情吗?」

      「就是没有这幺好运,我现在才会落得如此下场啊。」徐凌摊了摊手,一脸无奈的苦笑着。

      「我啊……就是一个太过于贪心的男人。不懂得把握好身边的幸福,却要去追求那遥不可及的妄想。这样的下场就是到头来两边都得不到,已死亡做为代价证明了我的愚蠢。」

      「如果给你一个重来的机会,你会怎幺做?」

      「重来的机会?」徐凌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的黑暗化身,接着笑了出来,毫不犹豫地说道:「如果可以重来一次的话,想必我也一定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吧?毕竟我就是一个既贪心又愚蠢的男人。虽然这幺做最后会落得如此下场,可是……我不后悔!为了找到龙静,我还是会再次尝试突破封印之门。」

      「不后悔……是吗?」黑暗化身的表情看起来像是在思考着,接着又问向了徐凌一个问题:「说到底,继承加尔托斯的你,究竟是渴求着什幺样的力量?能够让你纵横世界的力量?打败一切敌人的力量?还是找到心中所渴求之物的力量?抑或是守护身后珍视之物的力量?」

      「有什幺差别吗?力量就是力量,力量的不同在于使用者如何去用它而已。」

      徐凌微笑着看向了黑暗化身,回答出了自己的答案:「目的与手段,这两个可不能够搞错了。力量只是一种达成目的的手段与工具,绝对不能够把获得力量当成目的。不把这件事搞清楚的话,就会被你这种家伙给迷惑了心智。」

      「……我懂了。那幺我再问你一次,你想要获得力量的目的是什幺?」

      「这件事情你应该最清楚不过了吧?就是找到龙静。不过至于现在的话,果然还是想要好好的保护好莉娜他们啊。如果找到了龙静却失去了莉娜,那一切不就都毫无意义了?这绝对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还真是贪心的男人啊。」

      「是啊……我就是这幺一个贪心又愚蠢的男人。不过我想,应该没有哪一个人类是不贪心的,只是懂不懂得知足的差别而已。尤其是大多数的男人,这是一种既贪心又不懂得知足的生物。」

      说完之后,徐凌笑了出来:「不过也正因如此,这些人才能够缔造一个又一个传说。不懂得知足的心,才是人类进步的关键啊。」

      「哈哈哈哈哈……」听完了徐凌的话后,黑暗化身大笑了出来,接着说:「真是蠢透了的理论,就好像是你在为自己的贪心辩解似的。」

      「事实上也是这样没错。」徐凌不置可否的回答着。

      「不过啊……恶魔最喜欢贪心的生物了!」黑暗化身对着徐凌笑了出来,那种笑容是徐凌所熟悉的黑暗化身疯狂的笑容。

      「怎幺样?贪心的人类想要和我做一个交易吗?」

      「什幺交易?」

      「我赐予你一次强制三阶强化的机会,而且我也不会侵占你的身体。记住了……你只有这唯一一次三阶强化的机会!」

      「那代价呢?既然是交易的话总会有代价吧。」

      「给我用尽全力活下去。」

      「咦?」

      「你死了,我不就会丧失寄主了吗?这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麻烦。」

      黑暗化身对着徐凌露出了狞笑:「不过你给我记住了,要是那一天你再度迷失了方向,我会毫不犹豫的佔有你的身体!怎幺样?你敢接受这个交易吗?」

      「有什幺好不敢的?」徐凌笑了出来:「成交!」

      ※※※

      黑与白的能量在这个天使之城的旧址上相互碰撞,能量冲击的余波彻底的摧毁了四周遭的一切。

      天使之城的一切已经消失殆尽了,只留下了一座巨大的尖塔,在尖塔的顶端是菲斯力一行人。

      正确地来说……这个尖塔原本是这米勒达特高原某一处普通的土地,只是在他们周围的地面全都消失了,才让他们所在的这个地方看起来像是一座尖塔的顶端。

      在他们的周围是宛如一碰触到就会被消灭的恐怖白色能量炮。

      而上方则是保护着他们,让他们在此时还得以生存的黑色保护伞。

      这一股黑色的能量拼命的为他们抵挡这白色的能量炮,不过看起来却好像是在蚍蜉撼树、螳臂挡车那般,彷彿在下一瞬间就会被彻底击溃。

      众人看着那逐渐被击溃的黑色能量,不禁纷纷是露出了绝望的眼神。在那一股黑色能量被消灭的同时,也就是自己死亡的时候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这一片大陆顶尖的强者与类似的存在,却从来没有一次感受到死亡是离自己如此的接近。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

      「龙雪!」日向鹰的视线从天空之上的黑色阴影收了回来,直直地看向了身旁的龙雪。

      「如果这一次我们能够活下来,就请妳嫁给我吧!」

      「……啥?」龙雪惊愕的看向身旁的日向鹰,眼神里充满了不可置信。「都这种时候了你还在说什幺?」

      「就是因为是这种时候了,所以才是不说不行!要是现在不说的话,这一辈子可能就没有机会说了。」

      日向鹰表情认真的对着龙雪说道:「我们从小就玩在一起。虽然我们分开了一阵子、以前的势力还是在对立面,可是只要你的一句话,我就永远都是站在你这一边的,赴汤蹈火我也在所不辞!说实话,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不必在面对血族和教堂对立的问题,我心里其实是感到非常开心的。因为我们终于能够光明正大地一起战斗了!

      另一方面,你实在是太过优秀了,优秀到我怀疑自己究竟是能不能够配得上你。从以前你就一直是金字塔的顶端人物,我必须要更加努力的修练才能够跟的上你的脚步。因为我想要待在你的身边啊!你想要去哪里我都会陪你去,你想要做什幺我都会陪你做。」

      说到这里,日向鹰朝着龙雪半跪了下来:「如果我们能活下来的话……请妳嫁给我吧!」

      「切……我还以为你这臭小子一辈子都不打算跟我女儿求婚了呢。」龙煞的声音从一旁传来,感觉语气里充满了开心与感动。

      「你以为我当初收养你是为了什幺啊?不就是希望看到吸血鬼猎人和我家大女儿结婚的有趣场面嘛!青梅竹马加上宿敌的设定什幺的,在血族与教会的同时追杀之下,你们两个人一起流浪到天涯……」

      在龙煞的话还没说完的时候,他的头就被龙雪给狠狠地敲了一下。

      「还真没想到连你这个老头子也一起流浪到异世界来了啊。」

      「是啊……这的确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龙煞摸了摸刚刚自己被敲的地方,接着看向了龙雪:「小雪啊……你虽然很漂亮可是完全不懂得怎幺笑。这一辈子除了小鹰之外,应该没有任何一个男人会敢娶妳了吧?你就嫁一嫁吧!小鹰也是我把他从小看到大的,他所做的努力我也都看在眼里。是个可以託付的对象,也只有他才有那个能力待在你的身边。」

      龙煞转过头来看向了日向鹰:「小鹰啊……我家小雪就拜託你了。」

      「你会不会跳得太快了?我都还没有答应要嫁给他呢。」龙雪冷冷地看着龙煞说。

      「你不愿意吗?」

      「你不愿意吗?」

      两道异口同声的声音从日向鹰与龙煞的口中说了出来。

      龙煞的表情是一脸的惊愕与失望,而日向鹰则是神情极度的低落,就像是被抛弃的小动物那般。

      「……好啊,我答应嫁给你。」龙雪依然是如同龙煞说的那样面若冰霜,但是日向鹰却开心地发现龙雪的嘴角稍微往上提升了几毫米。

      接着龙雪的视线从日向鹰与大笑出来的龙煞身上回到了上方越来越不稳定的黑色保护伞。表情凝重地低声说着:「如果我们这次能够平安活下来的话……」

      看到了这样的龙雪与日向鹰,赛维尔也将视线转向了薙雅,接着猛然半跪了下来。「薙雅……请你……在跟我结婚一次吧!」

      「不会吧!连你也来?」与龙雪的反应不太一样,薙雅的脸蛋瞬间变的像苹果一样红通通的,表情充满了害羞与惊慌。

      领主的威严在此时瞬间从薙雅身上消失殆尽,就好像回到了几年前那个平凡的乡下女孩一样。

      「我知道我当初的确做了无法挽回的错事让你伤透了心,如今的我也不打算再为当初的愚蠢做任何的辩解。对不起,我是一个贪心的男人。即使我犯下了错,我依然希望获得你的原谅。请给我一个向你补偿的机会吧!我会用我接下来的这一辈子补偿你、照顾你,一辈子守护你……」

      赛维尔牵住了薙雅的手,表情诚恳的看向了满脸通红与紧张的薙雅:「再一次……嫁给我好吗?」

      「笨蛋……说什幺再一次……」薙雅害羞的低着头,小声地说:「我们本来就没有离过婚啊。」

      「哇呜……」果果假装害羞地将手掌遮在了眼前,不过手指却是开开的。自己能够从手指之间的缝隙之中看到满脸通红的薙雅。

      果果开心地大喊着:「羞羞脸!薙雅害羞了!」

      「啊啊啊啊啊啊!真是的!你们几个到底是有没有危机意识啊?我们现在可是命在旦夕喔?随时都会死掉喔?」贝蕾儿终于是无法忍受的大喊了出来。

      「呵呵……这也是没办法的嘛!有些话现在不说以后就可能没机会说了啊。」梅丽丝掩着嘴笑着:「不如你现在有什幺平常不敢或不想说出来的心里话,趁着现在也说一说吧?」

      「我要退休!如果这一次我能活下来的话我就要退休!我再也不干冒险者这种行业了!」

      「咦?这不是你平常就在说的话吗?每次你这样说完,还不是有工作就马上一头栽进去。我看妳一点要退休的样子都没有呢。」

      「吵死了!这次我真的要退休,我是说真的!」

      相较于另一边的甜蜜闪光与吵吵闹闹,茉莉安手上紧紧握着那碧绿色的锁链。口中低声喃喃着:「凯恩……如果我死掉的话,应该就能够见到你了吧?这幺一来的话,死亡好像也没有那幺可怕了呢。」

      莉娜抱着手上的伊凡,此刻的伊凡在嚎啕大哭着。

      面对死亡的危机,每个人的心中或多或少都有着不安的情绪,只是没有表达出来而已。

         不过这个小婴儿却是彷彿将众人心中的情绪给宣洩出来那样,不断的哇哇大哭着。

      抱着这样的伊凡,莉娜的脸上尽是温柔的神情,看起来竟是连丝毫的害怕情绪都没有。

      「小伊凡,不用害怕哦!爸爸他啊……一定会保护我们的。」莉娜轻轻的摇着手上的小伊凡,脸上带着温柔的微笑看着伊凡。

      「你知道为什幺吗?因为爸爸可是这个世界上最遵守约定的人哦!爸爸答应过我们一定会平安回来的,所以我们一定要相信爸爸哦。」

      突然之间,在莉娜怀里的伊凡彷彿是听懂了莉娜的话。

      原本正在大哭的伊凡竟然是停止了哭泣,并且伸出了小小的手掌往上空挥啊挥的。

      看到了这一幕的莉娜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接下来也顺着伊凡的视线往上空看去。那原本已经快要崩溃的黑色保护伞,此时此刻竟然是出现了变化!

※※※

      「三阶……强化!裂天斩!」

      在这一瞬间,原本快要被击溃的黑色力量猛然暴增!黑色的巨大斩击轰向了从天上所降下的白色光柱。

      接着,两股势均力敌的力量同时炸了开来。

      「轰轰轰轰轰!」在一阵宛如毁天灭地的爆炸声之后,海尔奇力亚的炮击总算结束,而在菲斯力等人上方的天空则是出现了一个黑色长髮男子的身影。

      这是三阶强化之后的徐凌,一头黑色的长髮摆在身后随风飘逸着,一把黑色的长剑被徐凌握在了手中。

      一股不容置疑的绝对存在感从他的身上发出,此刻的徐凌成为了这片天地之间唯一的君王,彷彿就连这个世界本身也无法违抗他的意志。

      「天使族的诸位,这是我徐凌对你们的第一次警告,也是最后一次的警告。」徐凌的话语从他的口中说出,却宛如是从这片世界的每一寸空间响起。

      令人心神畏惧的声音宛如是大砲一样轰在了海尔奇利亚的各个角落。

      「要是敢在我的面前伤害到我的妻儿朋友,我就要你们天使族付出灭族的代价!」

      徐凌只看向了自己下方的莉娜等人一眼,就马上收回了目光,并且用手中的黑色长剑斩向了封印之门。

      「封印之门,给我开!」徐凌一剑斩下,没有爆发出恶魔的能量,也没有那如同黑色海啸一般的大规模斩击,就如同拿着一把黑色长剑凭空挥出一斩。

      封印之门的锁链无比的坚固,即使是承受了刚刚天使族大砲的余波冲击,也没有任何封印鬆动的迹象。

      不过就是这样牢固的封印之门,在徐凌此时毫无花色的一斩之下,封印之门的锁链竟是全部毫无悬念的断了开来!

      徐凌在众人的目光之下逐渐飞远,只在一瞬间就飞到了封印之门的面前。在徐凌手上的黑色长剑已经消失,并且用双手支撑着封印之门的两边各一扇门。

      接着,徐凌推开了比他的身体要大上几千几万倍的封印之门。

      在封印之门的后面是一片混沌,从吉贝斯塔大陆上完全看不见门的另外一端长什幺样子。

      红色、紫色、黄色、黑色……各种混浊的颜色搅拌在了一起,形成了好几个汙浊的漩涡,就好像是一个没有完全混色完成的调色盘一样。

      下一刻,徐凌毫不犹豫的踏进了这一片漩涡之中。就这样,徐凌彻底的离开了吉贝斯塔大陆。

…………

      雨开始下了下来,一开始的小雨没过多久就变成了倾盆大雨。

      莉娜用自己的魔力替伊凡挡住了雨势,却让自己沐浴在这大雨之中。

      不仅仅是莉娜,就连其他人也都是一脸恍惚的矗立在这大雨之下。彷彿只有感受到身上冰冷的雨水,才能够彻底的感受到自己还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事实。

      「没想到……我们还真的活下来了……」贝蕾儿看着远方敞开的封印之门,语气有些不敢置信的说着。

      「是啊,不仅仅是莉娜和伊凡,连我们也一起顺便保护进去了。徐凌真的是一个值得依靠的人呢。」梅丽丝点了点头微笑的说着。

      她至始至终都是一副轻鬆微笑的神情,彷彿从一开始就预料到事情到最后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那幺现在我们也目送徐凌离开了,是该回去了吗?」

      「哈哈哈哈哈……是啊,是啊!我们回去吧!哈哈哈哈……」龙煞开心的大笑了起来:「也该好好的筹备我们家小雪的婚礼了!说不定等徐凌带着龙静回来的时候,都可以看到我孙子了。」

      「砰!」龙雪看似用力的揍了龙煞肚子一拳,接着目光深远的看向了那封印之门。

      「也不知道徐凌究竟什幺时候才会回来。不,应该说……在我们有生之年真的可以等到徐凌回来吗?」

      「一定可以的!」莉娜坚信的声音从众人的身前响了起来。

      看着那敞开的巨大封印之门,莉娜的眼神有些迷惘,接着有些犹豫的缓缓说着:「不知道为什幺……我总觉得徐凌哥哥他很快就会回来了,而且是出乎我们意料之外的快……」

      「莉娜,你在说什幺啊?」贝蕾儿皱了皱眉头,接着说:「我知道你一定是很想念徐凌,不过这再怎幺说也……」

      「那个……对不起。」莉娜转过身来看着众人,接着面带歉意的对着大家低下头来。「我想要在这里多待一会儿,可以稍微等等再回去吗?」

      看着莉娜的表情,没有人说出一句反对的话来,却也没有人表示支持。

      在沉默了十秒之后,菲斯力回答了莉娜:「当然可以,你想待到什幺时候就待到什幺时候吧。无论谁反对,我都站在你这边。等到了你想离开的那个时候,我在载你们就启程回卡飞那领地。」

      如果没有龙族族长的帮忙,想要靠自己的双腿回到卡飞那领地是一件超级费时又费力的旅行,而且还会遇到众多不可预测的危险。既然菲斯力都这样说话了,那幺自然是要陪伴莉娜直到她愿意离开为止。

      做好了决定之后,此时的众人才有心思去查探看看四周围的情况究竟是被破坏得如何了。

      不看不打紧,看了之后众人不禁都打了一个寒颤。除了他们所在的这一片土地之外,在方圆两里之内全部都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

      不仅仅只是夷为平地,而是凭空出现了一个盆地,被巨大陨石所轰击到的程度也不过如此。

      莉娜他们所在的这个地方相对于这个盆地来说,就像是矗立在碗底的一根针头上。

      此时的封印之门是漂浮在半空之中的状态,被斩断的巨大金色锁链零碎的掉落在这盆地的底端。

      倾盆大雨不断的落下,丝毫没有停歇的迹象,在这盆底已经开始形成了一座小小的湖泊,而且水位还在持续不断的上涨着。要是这场雨的雨量足够庞大的话,或许这里会像两千年前那样成为一座美丽的湖泊。

      就在这时,一道金色的光芒从封印之门的下方出现!

      令人不敢置信的事情发生了,原本被徐凌给轰成渣渣的迦勒米,此时此刻竟然是重新出现在封印之门的下方。

      不仅仅是如此,在他身上的伤害也都完全的消失,彷彿整个人重生了一样。

      「那家伙怎幺还活着!他不是被徐凌给揍死了吗?」龙煞惊愕的喊了出来。

      在这一片暴雨的荒野之中,迦勒米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金光格外的显眼。彷彿是想要回答了龙煞的话语似的,迦勒米看向了龙煞,并且朝着他们所在的这个方向飞了过来。

      「我的确是死了没错。不过圣约之剑以自身的摧毁做为代价,将我的灵魂留在了这个世界之上,并且赐予我重生。详细的内容我没必要、也不想跟你们解释太多。」迦勒米冷冷地看向了莉娜以及她手上的伊凡,眼神中有着冰冷的杀意。

      见到如此的迦勒米,莉娜连忙把伊凡紧紧的护在怀里,所有的人也都露出了警戒的眼神。

      「放心吧,即使我个人毫不畏惧,但是只敢窝在上面的家伙可不这幺想。总而言之,在那魔头还有可能回来的威胁之下,天使族绝不会对你们出手。即使只有万一,我们也不愿意在招惹上那个魔头。这次的战斗,我们已经支付出诺大的代价,在元气大伤的情况之下,也依然没能阻止封印之门的开启。」

      迦勒米感慨的说着,接着莉娜他们看见了从浮游大陆之上撒下了千千万万的小小金色光点。

      这些光点是大量的天使族,他们正以非常快速的速度往封印之门集中而去。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我们所能够做的就是在恶魔察觉到封印已经解除,并且大举入侵之前重新将这封印之门给关上,并且再次的封印起来。」

      说到这里,迦勒米慢慢地往浮游大陆飞去,并且警告了他们:「你们要留在这里可以,不过请不要做出干涉的行为。否则的话,我可不保证我不会对你们做些什幺。」

  • 名称:钢铁雨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49:3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