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子超清

      圣棠徘徊在天人两界间的浑沌之中,浑沌之中不单只是伸手不见五指,就连上下、左右、前后,甚至连重力都感受不到!

      迷失在这个空间里的圣棠,能做的…也就只有等待,等待混沌会因哪个机缘巧合而敞开通道,将他传送出去,去到任何一个地方…

      『情况…应该已成定局了吧?』圣棠在心中呢喃着,缓缓闭上了眼睛…等待着…

究竟要等什幺?他自己也不知道。

      「翁莉…」圣棠回想起翁莉临行前的吻别:『等等,药效已经完全生效了,为甚幺我还会记得刚刚的事情?』那个剎那,让圣棠的心产生剧烈波澜!

      圣棠试图运转体内那早该消失无蹤的能力…他发现体内还残留一丝丝的雷之力!

      「…那药水是解药吗?」圣棠想到了翁莉那时硬塞入自己嘴中的液体,心中不由得苦笑起来:「看来,我欠了翁莉一个恩情啊。」

      圣棠开始凝聚体内渐渐复甦的力量,準备以其冲破浑沌!

 

 

      在圣棠迷失在浑沌的同时…

      一个四尺见方的房里站了几排的人,他们面前有一个漆黑的王座,座位上正坐着一名男子。

      男子有着一头绑成马尾的黛黑长髮、酒红色双眼、两道细眉、如精灵般瘦长的身材、穿着一套非常华丽的黑色长袍,他是谁?圣棠熟悉的人─萨尔斯。

      「报告!根据『天界的内应』回报,圣棠已经步入浑沌了!」一名士兵快步走到萨尔斯面前跪下,并大声向其稟报着。

      「弟弟啊,你终于也来了吗?」萨尔斯闭上双眼,身体开始散发出漆黑的气体:「浑沌本为黑暗,而身为暗神的我便能操控这可怕的空间…」虽着口中的呢喃,黑气随着意念飘向前方…

      黑色的气体消失在虚空中,在消失处慢慢掀起了一波波涟漪,接着开始发出了蓝光,过了数秒后,原本的空间竟然被黑暗吞噬了!

      黑暗慢慢蚕食了虚空,越变越大,最后竟然变成了一个等身大小的洞口,而对面是漆黑的,就连强光也无法照亮的黑暗!

      突然,一个人影缓缓浮现,是个莫约十二岁的男孩,他被萨尔斯的漆黑气体拉了出来。

      这名男孩拥有红色的头髮、紫色的双瞳,相貌与圣棠非常神似!

      男孩被拖出来之后,那黑洞便缓缓缩小,最后完全消失不见了…

 

 

      男孩被拉到了萨尔斯的面前,与其四眼相对!

      「呦~」萨尔斯率先打破沉默,很有朝气的向圣棠打了声招呼。

      「…大哥?不,叛徒!」圣棠看到萨尔斯后,语气先是有些许的疑惑,但随后便矢口否认。

      「哎呀~怎幺这幺说呢?我亲爱的弟弟。」萨尔斯并没因圣棠的否认而有任何不满,依旧保持着笑容并以揶揄的语气应对他。

      「…感觉你…不是我认识的大哥。」

      「那是正常的啊。」萨尔斯笑道:「加入我吧,让我们携手,就像以前一样的携手同心,并跟着我们一起攻上天界吧~」

      「拒绝,除此之外我还会阻止你!」

      圣棠才刚说完,萨尔斯的手立刻就扑到圣棠的额头上!

      脑袋立刻紊乱起来,视线、感觉、方向……等通通都天旋地转起来,让人非常难过;既使脑袋的混乱难以让人思考,圣棠也明白对方正在侵入精神!

      脑海里也浮现出了许多模模糊糊的片段,那些都是自己过往的记忆…

      生前的遭遇…

      熟捻的朋友…

      悲痛的战斗…

      哀戚的牺牲…

      所有的一切…

      通通都被萨尔斯给挖掘出来了!

 

 

      「原来是翁莉帮你找来了解药啊,不过也太震撼了,祂居然把初吻送给你,我也曾是向祂告白过的爱慕者呢,你真令我羡慕~」萨尔斯轻笑道:「很好很好~这下也有办法能『把翁莉拖到人间』了。」

      「你…也要牵连到祂吗?」圣棠问道。

      「你真爱替人担心呢,是药的关係吗?让你稍稍愧对了四千多年来的冷酷无情…」萨尔斯说完后便陷入了沉默…过了几秒后才再度露出…狡诈的笑容:「哼,有趣。」

      「咕呃…」圣棠嘴里发出了些许痛苦的声音…

      「我亲爱的弟弟啊…」萨尔斯邪气的笑着:「我不杀你,也不强迫你合作,但我会封印你的记忆,并且製造事端来扰乱你平庸的生活,藉此『帮助你成长』,到时候就等你的抉择了,看你是要与我并肩,或与我对立…」

      「你到底…要做甚幺…」圣棠不懂对方的意图,他想询问,但是脑中的一切通通化为空白,眼皮也因为伴随着混乱的疼痛而闭合了起来…

      两人对谈就此结束…

               

               

      深夜,在赫薙国首都─艾因赫伦的东南处…

      这里林立了许多木造的屋子,依陈旧与朴素的外观不难判断这些房屋都是民众的居所。

      「有人在吗?」一名男子伸手敲了敲一栋略为破旧的房子之大门。

      「来了…」屋内传来了少女的声音,随后大门被打开来…

      「你是…暗夜骑士?」从屋内探出头来的少女打量着门外的男子;她原本认为会是甚幺强盗之类的歹徒…

      但是,来的人居然会是光明教会所属的圣殿七大骑士长之一的暗夜,这让少女心底窜生出更多的猜疑。

      「这个小孩是我在赫薙原森里发现的小孩,因为不放心所以带来了,希望妳能收留他。」那名男子将怀中的一名男孩交给少女。

      「嗯…」少女伸手接过那名拥有一头红髮的小孩,看着这名少年,从今天起又多了一个家人了,但这…根本让人高兴不起来…

      「妳一人支撑整个孤儿院,辛苦了…」

      「…为甚幺…为甚幺人们一定要战斗?战斗到底可以换来什幺?我们全都是因为战争而失去家人的,到底大家…是为了甚幺而战斗的呢?」少女低着头,呢喃着,肩膀逐渐颤抖起来…

      「谁知道呢…?」暗夜骑士伸手拭去了少女眼角的泪水:「算是我给妳们的帮忙吧,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个了。」说完,递上了一包钱。

      「可是…」

      「不用客气啦~」暗夜骑士将手中的钱袋硬塞到少女手中:「这幺晚还来叨扰,抱歉了。」说完,转身离开…

 

               

      圣棠缓缓睁开双眼,眼睛开始接受外界的讯息,让他能清楚看见眼前有许多小孩子…

      「啊,醒来了醒来了~」其中一名拥有白金色长髮的男孩看圣棠醒来后便开心的大喊着。

      「这里是…?」圣棠爬起身来…

      「你醒来啦?」一名少女走了过来,少女拥有乌黑亮丽的长髮、褐色的双眸、清秀的五官以及有些婴儿肥的脸蛋,算是位美女。

      「我叫玛莉安,你有家人吗?」那名少女如此说道。

      「家人?」圣棠皱起眉头,试图从记忆中寻找…但却甚幺也没想到,因为记忆如同白纸般,一片空白。

      「没有吧…」实在是想不到,所以圣棠摇了摇头。

      「那你想要留下来吗?留在我们孤儿院。」玛莉安询问道,并递上了饭与菜。

      「可以吧。」圣棠点头回答,并接过了饭菜。

      「我叫做迪斯!迪斯‧萨可赛斯!」那名白金色长髮的小孩立刻报出了姓名。

      「我叫维斯特…」

      「我是…」

      一旁的小孩们也开始自报姓名。

      「我…叫圣棠。」圣棠如此回答,既使记忆成了白纸,但却还记得最基本的东西,例如:自身的名字。

      「好了,圣棠就交给你们照顾了,我出门工作了。」玛莉安如此说道,并走出了房间…

 

 

      「吶,饭菜不吃的话就要凉了哦~」迪斯对圣棠说道。

      圣棠吃了一口饭,嚼了嚼,再配了一口菜…

      「怎幺样?好吃吗?」迪斯问道。

      「你这幺兴奋做什幺?难道这些…是你做的?」某位小孩对迪斯感到疑惑。

      「对啊~」迪斯对其他小孩露出了笑容,随后看着圣棠:「怎幺样?好不好吃?」

      「迪斯…你想害死人吗?」某位小孩低声说道…

      「你闭嘴!」迪斯斥责回去:「如何?如何?」随后又看向圣棠…

      圣棠的五官开始产生了变化!

      饭粒…该说是饭块,黏成整坨就算了,用牙齿咬下去还能咬到未熟的硬米粒,除此之外还有焦味!

      菜好吃的最高境界是色、香、味俱全,而难吃也亦然;菜色看上去非常的诡异,墨绿到几乎全黑,闻起来五味杂陈,让人不由得皱起眉头,那也就算了,怎幺吃起来还有股怪味道?

      酸甜苦辣都无法形容,味如嚼蜡也无可比拟!

      眉头锁起、眼皮紧闭、伸手摀住嘴巴,圣棠看起来非常的痛苦!

      「先别吐啊!」维斯特随手拿来了个杯子:「这里这里!」

      「呜呜呜───」圣棠毫不客气的将嘴中的菜给吐了出来…

      「你看吧。」刚刚被迪斯斥责的小孩说道。

      「有那幺难吃吗?」迪斯露出了非常疑惑的表情。

      「真的。」众小孩异口同声的回答,就连圣棠也如此。

      「那你怎幺有勇气敢吃呢?」某位小孩因好奇而问了一句。

      但圣棠却答不出个所以然…

 

               

      那些小孩看圣棠没别的事情后,就先先后后、三三两两的离开了,留下圣棠一人待在房里。

      圣棠觉得自己身体没有问题,也为了了解一下环境,因此爬下床、走出房间、四处绕绕…

      这栋房子有两层楼,空间并不广阔,再加上四处打闹嘻笑的小孩,只能以狭小来形容。

      房子有些老旧,支柱与横樑的木头都已腐朽了部分,二楼的木地板甚至还因此会配合落下的脚步而发出声响,像是随时都会断裂似的。

      屋内的家俱也多是陈年老旧的东西,不管是床铺也好、桌椅也罢,它们要是在下一秒崩坏也并不奇怪。

      圣棠游走在屋里,试图熟悉这今后所要生活的环境…

      「啊!」圣棠撞到了一名女孩,那女孩惊呼了声。

      「啊…抱歉。」圣棠立刻弯下腰去搀扶女孩。

      「…没甚幺,只是吓到了而已。」女孩看是圣棠,也就把準备脱口的话吞回肚里,继续她的动作。

      「妳在做甚幺?」圣棠好奇的问了句。

      「我在帮忙打扫啊,一直都是玛莉安姊姊在负责所有的家事,她天天出门工作来养活我们已经很辛苦了,我不希望她再为家事操心。」

      「…我能帮忙吗?」

      「可以啊,为甚幺不行?」女孩说完,拿另一块抹布递给圣棠。

      「要怎幺做?」

      「擦地板而已啊,把抹布洗乾净,将地板全部擦过一遍。」。

      圣棠将抹布放进一旁的水桶里,搓洗一下后开始擦拭地板…

      「等等!你没有拧乾,这样会让木板坏掉的!」女孩看圣棠直接拿湿抹布擦二楼的地板就立刻出言校正他。

      圣棠停顿了一下,接着把抹布拧乾,开始擦拭起来…

      「记得要时常清洗抹布,这样才能把地板擦乾净。」女孩再度叮咛道完之后,便走下楼去擦拭一楼的地板。

 

 

      圣棠开始擦拭地板,他用抹布左擦右擦,觉得抹布的清洁力有些不足了,就回头去清洗、拧乾,回来,继续擦拭…

      过了段时间后,圣棠似乎有了些心得,他将抹布对折了两次,接着开始出力擦拭,将那些不容易清掉的污渍给抹除,觉得清除力不够了,就换面继续,等到所有的面都髒了,才去清洗一次。

      将二楼的地板全部擦乾净后,圣棠并没有罢手,而是再次清洗抹布,从头再擦一次,确认自己已经把刚刚擦过的地面通通清理乾净之后,才稍作休息。

      圣棠站起身来,看了看二楼的房间,里面的地板也有些骯髒,于是将水桶提到房门前,开始清理房间…

      房间里就有些困难了,因为不像外面走廊一样没有多少障碍物,而是有床铺、桌椅之类的家俱,它们与墙壁或其他家俱之间的缝隙会比擦走廊还要困难许多。

      圣棠就这样擦拭着地板,第一间房花了他不少时间才擦得跟走廊一样,但是有了经验后,第二、第三……的房间就越来越快速,但是效率却完全没有降低。

      经过一段时间的劳动后,二楼的所有地面都乾净溜溜了。

      在这段期间之内,不管经过甚幺人、做出什幺事、听说什幺话,没有直接触动圣棠的,他都不会有任何反应或回嘴,就这样一直专注的擦拭地板…

 

 

      圣棠确认二楼地面都乾净了之后,提起水桶下楼、出门,将桶子里的髒水倒在一旁的泥土里后,走进屋里,看到了一楼的地板后…圣棠便询问要去哪打水,打了桶乾净的水之后,开始擦拭一楼的地面…

      迪斯他们看到圣棠似乎在忙碌着甚幺,好奇心推动他们前去察看,看到圣棠正在做家事后,愣了下…

      「哪,圣棠,为甚幺要做家事呢?」迪斯走上前去询问正在仔细擦拭地面的男孩。

      「因为一直都是玛莉安姊姊在负责所有家事的,她天天出门工作来养活我们已经够辛苦了,我不希望她再为家事操心。」圣棠边擦边说道:「刚刚一位女孩是这样告诉我的。」

      「嗯…」迪斯听到后低下头来,跟一旁的男孩们彼此看了看…

      「这幺说也是。」维斯特点了下头。

      「好吧,那我们也来帮忙好了。」迪斯如此说道。

      「我去洗衣服~」

      「我洗碗好了。」

      「我来煮中餐。」

      「不行啦迪斯,你想谋杀我们吗?」

      这群小孩就边分配工作边离开了…

      几分钟之后,天下开始大乱…

 

 

      厨房那边传来了玻璃破碎的声音,除此之外还有小孩们的尖叫声;听到声音后,圣棠立刻中止动作并且冲向厨房,看到的是地面上的破碎餐盘。

      「我们家唯一的玻璃盘子…完蛋了…」那名负责洗碗的小孩因为犯错而急得哭了出来。

      「先冷静下来,把碎片清理乾净。」圣棠对该名小孩说道,并四处寻找扫把之类的东西,但是…

      一旁在準备烧饭小孩已经因为受惊吓而哭了起来,真奇怪,他的问题不是火生不起来,而是火烧得太旺了…

      「我…我不小心手滑打翻了油…」那小孩注意到圣棠的目光后,非常害怕的解释道…

烈火将锅中的水分烧乾了,一阵阵黑烟伴随着刺鼻的焦味传了出来!

      而在底下燃烧的柴火似乎因为燃烧不完全的缘故而飘出浓郁且刺鼻的白烟,薰得人们鼻子不舒服且泪流满面!

      除此之外,圣棠还注意到了炉火旁边堆着要当作薪火的木柴,若不赶紧扑灭的话,有可能会让整个厨房、甚至是整栋房子都烧掉!

      圣棠将那名被吓呆的小孩拉开来,随后马上冲出厨房,提起擦地板所用的水,一口气泼向炉火!

      烈火瞬间被凉水扑灭,但却冒出了更浓郁的白烟,薰得所有在场的人无法睁眼!

      圣棠勉强睁开双眼查看情况,发现炉火虽然小了许多,但是一旁的木柴堆已经起火燃烧了!

      「马上再去提几桶水过来,其他人跟我一起把那些还没着火的木柴挪开。」圣棠保持着镇定,对冷静而迅速的对小孩们发号施令,发完施令后,他开始伸手将木柴搬挪开来。

 

 

      其他小孩跟着加入行列,但是那些木柴既便尚未着火,表面也被烈火烘烤成烫手乾柴,因此让小孩受不了而缩回了手。

      「好烫!」

      「有湿抹布,先套在手上,这样就不会烫了。」圣棠马上将刚刚拿来擦地板的抹布递给小孩。

      「那我们呢?」其他没办法搬热木柴的小孩问道。

      「你们去搬那些比较不会烫的。」圣棠对那些人说道:「还有,注意一旁的木製桌椅,也要小心地上还没完全熄灭的火种,不能让火势在扩大下去了。」对着一旁没有空间能帮忙搬的小孩说道,接着赤手下去搬移那些表面尚灼热的木柴。

      「水来了!」有个小孩提了桶水过来。

      「对炉火撒下去,剩下的一些就泼到这些木柴上面。」圣棠对那小孩说道。

      小孩立刻照做,对着尚未完全熄灭的炉火泼出了大半清水,薰人的白烟再度散发出来,薰得所有人无法睁开双眼!

 

 

      过了几分钟后,圣棠他们才终于把火势控制下来…

      但厨房的地上流淌了大量水,而炉火旁的墙壁、地面都被火烧成一片的焦黑,当作火源的木柴也因为潮湿而暂时无法燃烧。

      炉上的锅子被烈火烧裂了,里面的米饭早已焦黑成一坨,一阵阵恶臭的焦味瀰漫在厨房里,进而扩散了出去…

      「糟糕了…要是玛莉安知道的话…」

      「我不是故意的啦──!」

那两名小孩放声大哭,而这阵骚动也引来了家中的小孩…

      「怎幺办…我把衣服洗破了…」这时,迪斯怯生生的拿着一件被撕裂的衣服走进来…

众人看向迪斯,迪斯也因为被所有人注视而显得快哭出来了…

      「不用担心。」圣棠对迪斯说道。

      「是啊…因为这种程度已经吓不到我们了…」

      「玛莉安甚幺时候会回来?」圣棠问了句。

      「大概傍晚的时候。」迪斯回答。

      「现在是中午,时间还很充足,马上开始清理吧。」圣棠对在场的小孩们说道,并开始动手处理起来…

 

 

      太阳逐渐西斜,时间来到了傍晚,外出忙碌的玛莉安也回来到家中…

      「嗯?」玛莉安看着乾净到几乎能反光的乾净地板,因此感到了疑惑…

      玛莉安走到房间,将手上的外衣放下后,注意到床上有一叠叠乾净且摺好的衣物,她再度感到惊奇。

      来到厨房后,玛莉安看所有人都乖乖的坐在餐桌上,餐桌上也摆有一盘盘菜餚,有阵阵香味传来,但也参杂着浅淡的烧焦味…

      她走向餐桌的主位,走动的同时看了看厨房四周,随后坐了下来…

      「怎…怎幺了吗?」迪斯看玛莉安迟迟不肯开动,于是提出了问题。

      「你们…今天是不是做了甚幺事情?」玛莉安看着眼前大大小小、男男女女的孩子们。

      「没有啊。」迪斯与维斯特回答。

      「那幺,为甚幺地板会那幺乾净、衣服摺叠得那幺好、所有人準时坐在这里、而且有股烧焦味…另外就是炉火附近有些焦黑、没看到唯一的玻璃盘还有我的黑色连身裙,它们会无缘无故的消失无蹤?」玛莉安提出了她感到疑惑的几个疑点。

      「…」众小孩陷入了沉默,过了段时间后,沉静的氛围里迴荡着啜泣声…

      「到底…发生了甚幺事情?」玛莉安再度询问道。

      「我…我们只是想要帮忙做家事而已…」那名先提倡要帮忙的女孩哭了出来:「我不知道会发生这幺多事情的!」

      女孩刚开口说话的时候,有两个小孩跑出了厨房…

      「我只是想要帮忙煮饭的,却差点把家给烧了!」

      「我不小心把唯一的玻璃盘打碎了…」

      「我把妳的衣服洗破了…」

      刚跑出厨房的迪斯他们将破碎的盘子与撕裂的衣物拿来,向玛莉安报告自己犯下的错误…

 

 

      玛莉安接过了碗盘碎片与衣服,抬头看着这些哭泣的小孩…

      「没关係的,这该怪我,我一直以为你们还小,所以才不想教你们做家事,不然不会造成今天这些错误的产生…」玛莉安放下了衣服与碎片,张开双手拥抱起面前的这些小孩…

      「衣服破了,再补就好;盘子碎了,再买就有…」玛莉安出言安慰着所有小孩:「但是…你们现在还活着、还能哭、还能被我抱,这就好了,因为逝去的性命是永远无法挽回的…」

      玛莉安看着怀中的这些孩子,却发现少了一个,还有一个男孩坐在位置上看着自己,那便是圣棠。

      「地板都是圣棠擦的哦!」

      「若不是有圣棠做紧急应变的话,我们家或许就被烧掉了!」

      「嗯!还有,这些菜是圣棠他帮忙煮的。」

迪斯他们注意到了玛莉安的视线在圣棠身上后,便开口说道。

      「是吗?」玛莉安看着这名十二岁左右的红髮男孩…

      「那没什幺。」圣棠摇摇头,以平淡的口吻回答。

      「你当时应该也吓坏了吧?但你却能保持冷静的做出应对,若不是有你在的话…或许大家现在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安然了。」玛莉安开口对圣棠道谢,并伸手握着圣棠的手…

      玛莉安愣了一下,接着起身离开厨房,过了几秒后才进来;她手上拿着一个罐子,她抹了下罐中的药膏,接着牵起圣棠的手…

      「你不会痛吗?」玛莉安帮圣棠的手掌抹上药膏,因为圣棠的双手因为被灼烧而起水泡了。

      圣棠默默的看着玛莉安,看着她替自己的双手擦完药膏;玛莉安那有些粗糙的手指在已经痛到失去知觉的双手上游移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药膏的关係,让圣棠渐渐感受到那种沁凉入心的舒服感…

      「…当时没想那幺多,而现在也不会痛了。」圣棠沉默了一下,随后开口回答。

 

 

      玛莉安将药罐盖好,放到一旁的檯子上,将迪斯洗破的衣服拿来,轻轻一撕,把撕下来的布条缠绕到圣棠的双手上当作绷带;处理好圣棠的伤后,将双手清洗乾净。

      「请大家都坐好吧。」玛莉安开口让所有小孩回到座位上去。

      「现在,请你们把握着双手、闭起双眼。」等小孩都坐好后,玛莉安对小孩们如此说道。

      所有人都照做了,玛莉安巡视了所有人一遍后,跟着做出这如同祷告的动作。

      「感谢光明神祀将圣棠送来到我们孤儿院,若非有他,今日我们或许难逃劫难,从今天开始,我们将视他如己出,并将今日─雯德奈曆四四二四年三月二日,订为他的生日,以此铭记我们对他与光明神的感谢。」玛莉安对着虚空念出了一段感谢文。

      「好了,大家开动吧。」玛莉安对小孩们说道,接着拿起餐具开动。

      「我的生日…三月二日?」圣棠低声呢喃了句。

      「嗯嗯,因为我们的生日都是以进孤儿院的那一天来当作生日的,今天是三月二日,所以这就是你的生日。」坐在一旁的迪斯对圣棠解说道。

      圣棠抬头巡视着面前的所有小孩,从今天起,自己跟他们就是兄弟姐妹了;当他看到玛莉安时,玛莉安便给了他一个微笑,并用说了句:「谢谢你。」

      圣棠收到笑容与道谢后,嘴角微微勾起,给予玛莉安一个浅淡的笑容。

  • 名称:片子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28:3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