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ytt8.net超清

      「砰咚……砰咚……」心跳的声音在这个洞窟之内越来越明显,随着这心跳声,洞窟之内好像隐隐的开始震动了起来。

      「啪滋、啪滋……」封印住恶魔尸体的巨大冰柱开始冒出一条又一条的裂痕,接着……那沉寂两千年的恶魔终于睁了开眼,一拳打碎了将自己给封印起来的冰柱。

      「看来你成功了啊,恭喜你。」圣火巫女笑着对徐凌祝贺道。

      在她的心中同时也鬆了一口气,不用和魔王等级的恶魔展开生死之战对圣火巫女来说也是非常值得开心的一件事情。

      「成功是必然的结果。」从巨大恶魔的口中所说出来的仍旧是徐凌的声音。

      浓郁的恶魔之力包覆着恶魔的身体,接着在那黑色的雾气之中走出了一名大约两米高的黑衣男人,那是徐凌原本的样子。

      「获得力量只是我达到目标的一种手段,而不是我的最终目的。」徐凌一边说着,一边检查着自己的身体。

      前所未有的力量潜藏在他的体内,此时的徐凌才知道加尔托斯……那个红土的魔王究竟是有多幺的强大。

      他当初的狂傲发言都不是空穴来风,要是徐凌真的有心的话,毁掉这片大陆真的不是问题。

      「难怪加尔托斯当初要将自己的力量给封印起来……」感受到这股力量的强大,徐凌低声喃喃的说着。

      接着徐凌抬起头来看向了圣火巫女:「往这个洞窟的另一边走出去就是狱界了吗?」

      「嗯,基本上是这样子没错。」圣火巫女点了点头回答道。

      再听见了她的回答之后,徐凌便朝着洞窟的另一个方向跨出了脚步,虽然表情很是冷静,但是行动上却是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不过我劝你最好不要从那边进去喔。这是火神的意思,龙静的灵魂并不在那个方向。」圣火巫女说完这一句话之后,徐凌顿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看向了圣火巫女,疑惑的问道:「这是什幺意思?」

      「唉……我说啊,你真的懂这个世界的构造吗?」圣火巫女一脸无奈的说道,接着神情认真的问向了徐凌:「你和龙静缔结了魂之契约对吧?正常来说只要你召唤她,她就应该出现在你的身边。那你知道为什幺现在你没有办法召唤她吗?」

      「那不是因为她的灵魂不在这个世界上吗?」

      「对啊!就是因为她的灵魂与你并不在同一个世界,所以你才没有办法召唤她。不过……你以为狱界单单只是一个世界吗?」

      「什幺意思?」徐凌惊愕地问着。

      这个星球不是只有分为狱界与乐土两个区块吗?这是何南城的传承所告诉自己的,虽然在传承之内也说过这只是猜测,不过徐凌却对此深信不疑。

      「看来你完全不晓得这颗星球的构造啊。」圣火巫女叹了一口气说道,接着举起了她的右手,在她的右手手掌之上出现了一颗剧烈燃烧的火球。

      「就让我来给你讲解讲解吧。虽然不知道你的情报是从哪里听来的,可是我的知识可是由神亲自跟我讲的,就像是官方设定一样绝对不会有错。」

      还官方设定……这个巫女真是打电玩打到脑袋坏了。虽然徐凌这幺想着,但是他并没有这幺不识相地说出来。

      看着圣火巫女手上的火球,徐凌等待着圣火巫女开始讲解,却没想到圣火巫女也用一附等待的神情看着徐凌。

      「……干嘛?你不是要讲解给我听吗?」在徐凌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他就已经了解圣火巫女究竟是在等待着什幺了。

      「学费呢?学费!你知不知道知识就是最珍贵的财宝啊?」圣火巫女动了动她的手指,一脸不耐烦的说着。

      「是是是……我知道了。」徐凌的不耐烦程度丝毫不比圣火巫女还要低。

      将空间包包里剩余的八千元黛安全部拿了出来,全部倒在一个袋子里面。接着徐凌将这个钱袋交到了眼睛放光的圣火巫女手上:「这些是我剩下的了,反正这种钱币对我来说也没用,你就全部拿去吧。」

      「嘿嘿嘿……八千元的学费……嘿嘿……确实收下了。」圣火巫女流着口水确认了一下袋子里的内容,接着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它收到了储物道具之中。

      「咳咳……那幺就开始讲解有关于这颗星球的知识吧。」

      下一刻,圣火巫女手上的那一颗火球瞬间炸了开来!虽然爆炸却没有对周围造成了任何的伤害,只是在这个洞窟之内凭空出现了许多浮在空中的小火星。

      「首先呢……在这个几乎是无穷无尽的宇宙之中,存在着这幺一颗星球。这颗星球的名子实在是太过于古老,在如今也丧失了意义,所以不用去在意它没关係。总而言之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这颗星球啦!」

      圣火巫女一边说着,一边挑选了其中一颗小火星。被挑中的那一颗小火星瞬间被放大了几百倍,形成了一颗头颅大的火球。

      「这一颗星球原本充斥着非常充足的魔法能量,各式各样的物种在这一颗星球之上蓬勃发展着。无数个朝代交替、无数个种族兴灭,在这颗星球上孕育了数不尽的传说故事。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颗星球也逐渐的老去,魔法能量在各个种族的消耗之下也不在像以前那幺充足。」

      在这时,圣火巫女手上的火球逐渐黯淡了下来,从一颗猛烈燃烧的火球变成了一颗暗红色的高温岩石。

      「这时,有个叫做吉贝斯塔的强者。他不知怎幺的看到了这颗星球的毁灭,在当时没有人能够理解他的想法,所有的人都以为他只不过是个异想天开的疯子。

      他原本跟你一样只是个普通人,没有力量、没有手段。但是为了保护他想保护的事物,他愿意付出努力与代价。在几乎没有人能够理解自己的情况之下,他孤身一人的奋斗着,后来总算是成为了一名举世闻名的强大魔法师。

      获得了力量之后,他便开始着手于自己的计划。首先必须夺取了这颗星球上的某一座小岛,大概就像是『我要夺取这片大地』的感觉吧!就算他无法阻止这星球的毁灭,但是他也想在某种程度上保护自己所想要保护的事物。这一座小岛,就是他力所能及的範围。

      靠着各种力量与手段,耍尽了各种心机与计谋,就算被当时的人冠上了难听的汙名,被全世界的人所鄙视,吉贝斯塔终究还是成为了那一座小岛万人之上的岛主。也就是说……当时的勇者并没有成功的阻止这个魔王的野心。在这个时候,吉贝斯塔发动了他穷极一生所準备的魔法。」

      在这个时候,从高温岩石之上剥落了一小块深红色的土块。这一小块土块从火球上剥离出来,并且漂浮在距离火球不远的地方。

      「吉贝斯塔将那一座小岛从那颗星球上彻底的拨离出来,并不只是单纯的飘浮起来,而是根本性的进入不同的空间。以那颗星球上的人来看,就是这一座小岛在一夜之间彻底从这整个世界上消失了,这件事情在当时造成了极度的恐慌,吉贝斯塔也被那颗星球上的人冠上了灭世魔王的臭名号。

      你应该也知道了吧?那座吉贝斯塔夺下来的小岛,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吉贝斯塔大陆。换句话说,这一片大陆相对于这个星球也只不过一座小岛大小的存在而已。

      而生活在那座小岛上的种族也是感到非常的惊慌,力量不足的他们根本就无法察觉到发生了什幺事情。不过此时的吉贝斯塔已经彻底从这座小岛上失蹤了,无论是他的朋友或是他的敌人,在那之后没有一个人再见过吉贝斯塔。」

      「明明只是想要守护自己珍爱的世界,不但没有人能够理解,还被冠上了邪恶魔王的称号吗?」

      徐凌的表情看起来有些阴沉,接着问道:「后来呢?」

      圣火巫女笑了一下,继续将故事给接续下去:「岛上的人找不到始作俑者的吉贝斯塔,只好想办法寻找回到原本星球的办法。出乎意料的,从小岛回到这颗星球本土非常的容易,但是一旦出去后便再也回不来了。其中有不少的人出去,但也有一些人留在了这座小岛上。这些留在岛上的人后来就是吉贝斯塔大陆各个种族的祖先了。」

      在此时,圣火巫女手上的暗红色熔岩火球突然「轰!」的一声炸裂开来,四散的熔岩碎片散播在这半空之中,每两个碎片之间都存在着不短的距离。

      这突如其来的爆炸吓了徐凌一跳,看着这颗熔岩球所炸出去的碎片,圣火巫女继续讲解着这颗星球的全貌。

      「虽然不是一段很短的时间,但是几百年的时光将对于这颗星球的寿命来说也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而已。如同你所看到的,这颗星球的魔法能量被上面的种族使用殆尽,最终这一颗星球果然如同吉贝斯塔所预测的那样灭亡了。

      原本的生灵尽数死亡,就算存活下来也都变成了怪物。原本青翠的草地并成了熊熊火焰燃烧的炼狱,优美的河川变成了留着鲜血的长河,所有美丽的环境在一瞬之间都被摧毁殆尽。在这样的世界之中,唯有一个地方得以维持住原本的样子。」

      「那就是这一片吉贝斯塔大陆,是吗?」徐凌接着圣火巫女的话说了出来,接着圣火巫女便笑着点了点头。

      「没错!那个时候在这方世界里的人还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竟然已经被摧毁了,一直到有强者用特别的方法再度回到这个世界,在这片大陆上的人才知道这个星球竟然是发生了这种事情。直至此时,吉贝斯塔的行为才终于被理解。同一时间的,这片吉贝斯塔大陆也有了一个全新的名子,那就是所谓的『乐土』。那是见识过地狱景象的人们衷心的感受。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世界的真相也渐渐的被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吉贝斯塔大陆开始发展起了专属于自己的故事,在此地生存的生灵们如今已经认为这片大陆正是世界的全貌。只有真正的少数人才会想要跳脱这个框框,去探求框框之外的真实。」

      圣火巫女的手指指向了一开始飘浮起来的熔岩碎片,这一块碎片相较于其它因为爆炸而炸裂开来的熔岩碎片显得小了许多。

      圣火巫女轻轻的戳了这个迷你碎片一下,对着徐凌说:「你看,这就是我们所在的吉贝斯塔大陆,然后这其他分散的碎片就是各个不同的狱界了。每一个狱界都是独立的世界,而且都有着特别的联繫节点,你可以想像成是超级传送门。然而乐土是在这些星球碎片里最为特别的一个存在。

      这个星球上原本就有着灵魂轮迴转世的概念,但是死去之后没有经过五百年的时光是不可能回到这颗星球上的。在星球崩毁之后,在乐土死亡的生灵竟会马上在别的狱界进行重生!这是在星球崩毁之前不可能出现的现象。

      也就是说,在这片大陆上的生灵除了通过原本就有的四大节点之外,死亡也是通往狱界的方法之一。或者是说……死亡之后,生灵的灵魂就会自动前往狱界。

      原本正常的轮迴转世会丧失上辈子原有的记忆,但是在星球崩毁之后,这一项规则也发生了改变。

      从吉贝斯塔大陆上离开并且在狱界里重生的灵魂,通常会出现三种不同的情况。第一种是变成恶魔,随着杀戮越来越多,最终丧失所有的记忆,成为只懂得掠夺与战斗的野兽。第二种是被恶魔吞噬,迎接真正的死亡。通常第一种和第二种是最多的,然而只有极少数的菁英能够成为第三种的存在。」

      「第三种是什幺?」无疑的,无论是第一种或是第二种,都不是徐凌乐见于龙静遇到的结果。

      「第三种就是成为保有理智的恶魔,狱界里真正的强者大多是这个样子的。有从一开始就保持所有记忆的。也有经过一段很长时间的战斗杀戮,后来才在某一瞬间恢复了理智,加尔托斯应该就是这种类型的。」

      圣火巫女从空间戒指之内拿出了一个保温瓶,到了一杯热腾腾的茶水给自己喝。

      「咕噜咕噜……好了,这个世界的真相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了。这些情报应该有八千元的价值吧?你还有什幺要问的吗?」

      「……你从哪里知道这幺多的?」徐凌问向了圣火巫女。

      「不是说了是火神吗?」圣火巫女用有些生气的眼神看了徐凌一眼,貌似在抱怨他没认真听。

      「那火神又是怎幺知道这些的?」

      「因为他是神啊!」圣火巫女理所当然的回答着。

      「好,我了解了……」神的境界距离自己还太过遥远,徐凌有一个直觉。

      或许……无论是召唤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神,抑或是这个火神,都是比这颗星球还要更加古老的存在。

      既然这样的话,太过在意这个神也没有丝毫的用处。最后,徐凌问向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那幺我现在应该要怎幺做才能够找到龙静?」

      「照火神的话所说,你所该去的地方是这片大陆的第五个空间节点,而达成目标的方向就在你的心中。」圣火巫女微笑着看向了徐凌:「这样说的话你清楚了吗?」

      「清楚到不能再清楚了。」徐凌也对着圣火巫女露出了笑容:「帮我跟火神说声谢谢,银月也麻烦你照顾了。」

      「呵呵……小银月的话你不用担心,加油哦。」圣火巫女用鼓励的眼神对着徐凌挥了挥手,接着整个人竟是化成了一团火焰,在下一刻如同魔术一般的消失在了这个冰之洞窟之中。

      「接下来……我也该出发了。」徐凌往回走去,很快的就离开了这个冰之洞窟。

      重新走到了这山洞的门口,徐凌张开了他背后的双翅,瞬间化成了一道黑影往南方疾行而去。

      吉贝斯塔大陆原本只有四个空间节点,这四个分别通往不同狱界的空间节点很是平均的位于在东西南北的各一处。

      而第五个空间节点,正是加尔托斯依靠他强大无比的力量所硬轰出来的空间空道!

      徐凌在这吉贝斯塔大陆上最后的目的地,正是米勒达特高原上加尔托斯与温蒂第一次见面的那一座湖泊。

      ※※※

      四个月后,徐凌抵达了米勒达特高原。

      这四个月之间,徐凌没有再碰到任何一头猛兽,甚至可以说是所有的生物都对他唯恐避之不及。

      虽然不知道那一座湖泊究竟是在哪里,不过这并不打紧,徐凌只要照着火神的话所说靠着直觉前进就好了。

      心之所向,就是徐凌所要前往的方向。

      这里是米勒达特高原的某一处,五颜六色的花朵在这里欣欣向荣的生长着。

      原本以急速飞行在半空之中的徐凌在突然之间感受到了一丝不协调感。

      顿时之间,大量的锁链从底下的花田冲了出来,在徐凌的身旁形成了一阵天罗地网。

      不仅仅只是如此,在锁链包围住徐凌之后,浓郁的魔法能量从这锁链的每一个环节冒了出来,感受着这一股魔法能量,一股不祥的预感从徐凌的心中油然而生。

      「命运‧空间!」一名女性的声音从徐凌下方的大地出现,接着在徐凌周遭的锁链开始急速转动起来,接着……爆炸!

      「轰!」大量的锁链如同炸弹一样炸了开来,在这一片原本美丽的花海之上

瞬间变成了一处荒地。在烟雾散去之后,一名少女出现在徐凌的面前。

      「果然……这种程度的攻击连伤害你都做不到吗?不愧是要毁灭世界的魔王啊。」

      在徐凌对面的是徐凌曾经见过面的少女「茉莉安」。不过此时的茉莉安却和他印象中的大有不同,如今茉莉安的脸上充斥着阴郁的神情,看向徐凌的眼神中充满着痛恨的怒火。

      「徐凌……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为什幺凯恩必须死?为什幺因为你的失控却要让凯恩赔上性命?凯恩他到底是哪里对不起你了!为什幺你要杀了他?」茉莉安朝着徐凌大吼了出来,同时眼泪也不停的落了下来。

      「为了杀了你替凯恩报仇,我继承了锁链的力量……你给我去跟凯恩赎罪吧!」

      面对着满天袭来的锁链攻击,徐凌不闪不避,任凭锁链轰击在自己的身上并且将自己给缠绕了起来。

      被悬吊起来的徐凌丝毫没有挣扎的意思,只是淡淡地看着眼前的茉莉安。

      「我不会推卸责任,凯恩的确是我亲手杀死的。但是,我也与你感受到同样的痛楚,甚至更加的痛苦。因为我亲手杀了自己的妻子。」

      徐凌面无表情的说着:「你知道吗?当我恢复意识之时,我恨不得将自己给杀掉。这个世界上已经再也没有什幺值得我留恋的了,对我来说……这个没有她的世界就完全没有任何的意义。但是……」

      「但是……?」那一天,茉莉安沉浸在凯恩身死的悲怆之中,完全没有注意到龙静也被徐凌所杀死。

      对于徐凌的话语,茉莉安有如感同身受。

      看着眼前的徐凌,茉莉安也明白了他的内心深处仍然处在与自己一样的煎熬之中,但这并不代表自己会放弃报仇。

      「就如同你想为死去的凯恩报仇,我也有为了龙静一定得做的事情。我绝对不会攻击你,你就尽你的全力来杀死我吧!我只给你三分钟。如果在这三分钟之内你杀不死我……很抱歉,我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可以再浪费了。」

      「你的口气还真大啊!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弱点是幻术和灵魂攻击吗?自从得到灵魂枷锁之后,我就一直往这个方向修练,目的就是为了总有一天能够杀掉你。这三分钟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说完,茉莉安从她的背后发射出幽绿色的锁链,在这锁链出现的同时,无数的绿色鬼火也缠绕了上去。

      虽然说此刻的徐凌被普通的金属锁鍊给束缚着,但是这些金属锁鍊的束缚对于徐凌来说如同虚设,要是他真心想逃脱的话不用一秒钟就可以把这些锁链给完全摧毁掉。

      面对着这燃烧着幽绿色的锁链,徐凌依然是不闪不避。主要的原因是对于杀死凯恩的罪恶感、对于茉莉安的亏欠感,以及对自己实力绝对的自信!

      下一刻,幽绿色的锁链直接穿过束缚徐凌的金属锁鍊,竟然是无视了物质直接穿进徐凌的身体里!

      一股无法抗拒的冰冷感瞬间笼罩了徐凌,这是出自于灵魂上的寒冷,与外在温度的寒冷是不一样的意义存在。

      看到这没入自己身体里的锁链,徐凌明白到了一件事:原来凯恩与茉莉安所使用的那灵魂枷锁,根据修练的方向不同,也会有不同的招式发展。

      「徐凌,去死吧!灵魂绞刑!」茉莉安大声喊了出来,与此同时……徐凌突然觉得眼前一片模糊,心脏的跳动频率瞬间乱了节奏。

      凯恩所注重的是实体物质上的攻击,而茉莉安则是专攻于直接攻击灵魂。

      如果是以杀死徐凌为目标的话,在以往的确是以茉莉安的方法比较有效率。不过茉莉安所不知道的是,如今的徐凌却也已经不在是那时的徐凌了……

      「不要啊!」一道徐凌熟悉无比的尖叫声从远方传来。

      与此同时,徐凌的视野恢复了清晰,心跳也重新恢复成了正常频率。

      见到如此状况的茉莉安不可置信的喊了出来:「怎幺可能!你怎幺可能抵挡得住我的灵魂攻击?」

      有什幺不可能的?徐凌可是经过了那火神的试炼,意志力与精神力早已经被磨练到了极致。如今区区几条锁链怎幺可能这幺简单就湮灭徐凌的灵魂?

      比起这个,徐凌反而比较惊讶于刚刚那个焦急的喊叫声。为什幺……为什幺她会来这里?

      刚刚发出喊叫声的正是莉娜。

      此时的莉娜手上不知道抱着什幺东西,正坐在一头巨大黑龙的龙背之上,那头巨大黑龙正是龙族族长菲斯力!

      除了莉娜之外,赛维尔、龙雪、日向应……甚至连梅丽丝和贝蕾儿也坐在这头黑龙的背上。

      在黑龙的旁边还飞着一只体型小了许多的粉红色火龙,这只火龙正是化为原型的果果。

      由于体型的关係,果果只能够载着一个人,此刻坐在果果背上的正是如今卡飞那领地的领主「薙雅」。

      为什幺他们会在这个时间来到这里?对了……为什幺茉莉安会这幺刚好的在这里拦截自己?

      徐凌将视野往下看去,接连着也看见了一脸担心望着上空的欧维拉和表情冷漠的龙煞。

      见到徐凌平安无事的样子,莉娜明显是鬆了一口气。

      接着茉莉安颤抖的声音从徐凌的面前传来:「为什幺……为什幺我还是杀不死你?你的弱点不是灵魂攻击吗?为什幺我明明都修练到这种程度了却还是杀不死你!」

      「原因很明显吧……既然是靠着意志力的战斗,那就显然是『我要完成目标』的决心远远强过你『想要杀死我』的决心!仅此而已。」

      徐凌回答了茉莉安,接着连忙询问眼前的状况到底是怎幺一回事。「为什幺你们全部都跑过来了?而且你们是怎幺得知我的位置的?」

      「是一个叫做爱莉丝的人提供的。呵呵……既然这一招对你没用的话……那你给我的这三分钟也已经丧失意义,因为我已经没有任何手段了。」茉莉安苦笑了出来,接着将除了自己站立点的那一条锁链之外全部都给收了回来。

      「可以跟我说说吗?在亲手杀死你妻子之后,你的目标……究竟是什幺?」

      「我的最终目的就是……」徐凌的眼神扫视了此地的所有人,接着如同吶喊似的大声吼了出来:「我要在见到龙静一面!无论前途有多幺的坎坷,无论过程有多困难……我一定要找到龙静,重新和她再一起!和她一起享受这个世界的美好!没有了龙静,这个世界对我来说就丧失了意义!」

      在听到徐凌如同歇斯底里的吶喊之后,除了莉娜以外的人全都愣了一下。

      莉娜早就已经知道徐凌的目的,不过她却没有跟其他人提起过。

      此时再次听见徐凌的真心话,莉娜的心宛如被千刀万剐一般,眼泪不禁再次沭沭的流了下来。

      但是即使如此,莉娜连忙擦乾了脸上的泪痕,像是生怕被别人所看到似的。

      事实上在听见徐凌的话后,每个人的脑筋都反应不过来。

      除了徐凌本人之外,并没有人注意到莉娜流下了眼泪。

      在徐凌的心中再度出现了对莉娜的罪恶感与愧疚感,不过这并不能阻止徐凌去完成他的目标。

      人都是自私的,想要有所得,就必须有所捨。那怕捨到最后什幺也得不到……

      「你疯了吗?龙静已经死了,就跟凯恩一样的死了!不管你再怎幺努力、变得再怎幺强大,也不可能见的到她的!」听到了徐凌的话后,茉莉安的眼泪再度溃堤。

      天知道她也多幺想在见到凯恩一面,不过就算她再怎幺想见,也不能抹灭凯恩已经死亡的事实。

      「不,我一定见的到她!无论如何我都要见到她,我正是因此才会来到这个地方的。」徐凌斩钉截铁的说。

      徐凌眼神里的坚定让茉莉安的哭声越来越低,然后茉莉安低声的询问:「你打算要怎幺做?光是破坏封印之门是不可能复活龙静的吧?」

      没想到她们居然还知道自己打算破坏封印之门。

      徐凌心中暗暗的诧异这一点,不过透过茉莉安的话,徐凌也随即明白了她们也许并不明白这个世界上灵魂流动的机制。

      「龙静并不是真的死了,她只是灵魂去了另外一个世界,我现在正是要去那个世界寻找她的下落。」

      「徐凌。」就在此时,另一个声音女性的声音响起,那是龙静姊姊「龙雪」的声音。

      「我和老爸想要见小静的心情绝对不会比你低!否则的话我们也不会为了找到小静特地来到这个异世界。可是……这与她失蹤的情况不一样,我们都亲眼看见她死了……」

      「你们根本什幺都不知道!」徐凌大吼了出来,硬生生地打断了龙雪的话语。

      「虽然我知道这听起来很扯,把死掉的人重新带回来这种事情以常理来说根本不可能……但是这里可不是我们以前存在的那个世界啊!这里是吉贝斯塔大陆,光是我们从地球上穿越过来就已经足够不可思议了吧?想要重新见到龙静一面又有什幺好奇怪的?」

      龙雪紧闭着嘴巴,无法反驳徐凌任何一句话。最后,在地面上的龙煞代替龙雪开口了:「徐凌……你说……把龙静带回来的机会有多大?」

      「我不知道……听说狱界比吉贝斯塔大陆要大得多,想要在狱界里找到龙静几乎等于是海底捞针。」

      徐凌照实对着龙煞说道,接着又说:「但是那又如何?虽然很可能做不到,但是不去做的话就完全没机会了啊!」

      「臭小子,我欣赏你!」龙煞对着徐凌大喊:「你就放手去做吧!那怕是把这世界毁了,也要把我的女儿给带回来!」

      「哼,徐凌……真亏你有脸在我妹妹面前说出这种话。」赛维尔压抑着极度怒火的声音响起。

      「我看你就是一个不敢负起责任的懦夫!」

      「哥哥!」莉娜的声音焦急的喊了出来,接着不仅仅是徐凌,除了赛维尔与薙雅之外的人全部都把目光放在了莉娜身上。

      不……主要是放在莉娜手上抱着的那一团东西上面。

      虽然同行的龙雪等人也有注意到莉娜的手中抱着一个婴儿,不过却没有想得更深。如今在听见赛维尔所说的话之后,那婴儿父母亲的真相也明确地出现在每个人的脑海之中。

      「徐凌先生,你的确是我们领地的大恩人。不过……如果你离开了这个世界,我将不会再把你当成我的朋友。」薙雅表情冷酷的看向了徐凌,那是徐凌第一次见到薙雅的这种表情。

      薙雅身为一届领主的气势完全的爆发了出来。「我绝对不会将伤害我家人的人当成朋友,即使那个人是你也一样。」

      好像是完全没有听到赛维尔与薙雅的声音似的,徐凌表情呆滞地飞到了莉娜的面前,接着降在了龙菲力的背上。

      眼前的莉娜依然一样的可爱,但是她的眼角是湿的,脸颊上也有着淡淡的泪痕。徐凌知道犯下让这个女人哭泣这种滔天大罪的人正是自己……

      「徐凌哥哥……你可以抱一下这孩子吗?」莉娜将手上襁褓中的婴儿交到了徐凌的手上,并且露出了一丝温柔的微笑摸了摸婴儿肉肉的脸颊。

      就在徐凌接过婴儿的这个瞬间,原本坚定不移的内心再度出现了动摇。

      「莉娜……这个……这个……他……他是……」就算是徐凌,此时也不禁紧张的结巴了起来。

      他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心脏跳动无比剧烈,隐隐约约的察觉到自己与手上婴儿之间那一股奇异的淡淡联繫。

      最后徐凌终于问了出口:「他是……我们两个的……孩子吗?」

      「……嗯,是个健康的男孩子喔。」

      看着莉娜,又看了看手中的婴儿。要知道以现在徐凌的力量来说,就算摧毁整个大陆也都不成问题。可是如今在他手上的却只是一个看起来脆弱无比的婴儿。

      这个小小的生命是如此的脆弱,徐凌的心就像如履薄冰一样的紧张了起来,提起了一百万分的小心将这婴儿捧在了怀里。

      与徐凌紧张无比的心情相反,在徐凌手中的小婴儿对着徐凌挥了挥他小小又白白胖胖的手,并且开心的笑了起来。

      看着这个笑容,徐凌的心中好像有什幺东西被溶解掉了。

      「在我从卡飞那领地离开之前,你就已经知道了吗?」看着手上的小婴儿,徐凌问向了莉娜。

      「嗯……毕竟我也是个治疗师,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什幺事我最清楚了。」

      「那你为什幺不告诉我?」徐凌将头抬了起来,用开心也不是、生气也不是的複杂眼神看着莉娜。

      徐凌成为一个父亲了!

      如此重大的事情,身为母亲的莉娜居然没有告诉自己。这到底是为什幺?不过在下一刻,徐凌就想到原因了。

      「你是……因为顾忌我吗?」徐凌有些不敢置信的问向了沉默不语的莉娜。

      这个女人……是因为怕影响自己的决心才刻意不说的。

      为了让自己深爱的男人去追求他的幸福,这个女人放弃了属于自己的幸福……她到底是傻到什幺程度?

      「他……叫做……什幺名子?」徐凌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哽咽,为什幺自己会伤害到这幺好的女人?

      徐凌感觉到自己内心建立起来所有的决心在这一瞬间全部溃堤了。

      面对着这样的莉娜,面对着手上的小小婴儿,徐凌实在是没有办法就这样离开这个世界。这里……已经有了属于他的归宿了。

  • 名称:www.dytt8.net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27:3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