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超清

      在某处的大殿里…

      虽说是室内,但这里并不见有墙壁,就连天花板也没有。

      眼前耸立数十根粗有三人合抱的柱子,柱子上都雕有一只只不同样貌的神物圣兽,黄金与宝石的点缀使得华丽的死物拥有灵魂般鲜活了起来,让人以为这些神兽会在人们闯入大殿时跳出柱子,成为最精锐的守卫。

      在大殿的后方坐落着一个半透明的位子,这座位是以近乎透明的白皙玉石雕琢而成的玉座,洁白而无暇。

      虽然整体周边支柱还要华丽,但两者之间的反差却更能吸引注目,让人们不自觉得将焦点移动到这无暇的王座上。

      在王座的后方是漆黑的…不对,黑暗之中有闪烁、捉摸不定的星辰,星辰有蓝、有白、有红、有大也有小;这数万、数亿、数兆的星辰,驱逐着黑,为大殿带来了光芒。

      而其中,有一条由无数星辰所组成的漫漫银河,银河无头也无尾,从玉座的后方,经过了大殿,与殿内的众神遥相对望,进而游向无人知晓的远方。

      此处奇异的空间是神界的集会场所,众神每天都必定会聚集讨论要务的地方。

      今天,众神在此聚集,召开每日例行的朝会,但端坐于王位上的,并不是众神的领导─雯,而是祂最宠爱的妻子─艾德奈。

      想想也是,雯的体力、神力、能力都完全消耗殆尽了,现在只能躺在床上安静休养,       因此根本无法前来带领朝会的开始、过程与结尾,所以只能由祂的妻子来代替祂了。

      有两排队伍在王座前方两侧,左边是负责行政的文神官,而右边是负责守护的武神将,但是,唯有一个人是单膝跪在女神的面前、众神的队伍前,独自一人面对着女神的怒目…

      独自跪在地上的神拥有一头红髮、瓜子脸、紫色双瞳以及精緻的五官,黄金比例的身材套着一袭白色的长袍,袍上有蓝与紫色线条相互交错所绘製出来的苍雷纹路。

      这名神祀是七神将之一的雷神,对主神的忠诚、对敌人的勇猛还有自身的外貌,使他成为众神中最有名气的前三人之一。

      身为神将的祂,像今天这样跪在此处此地不知已有多少次了,数百、数千、数万?这连祂自己都数不清了。

      每一次,不是完成上级的命令就是达成了惊人的战功,因而来此等待褒赏的;但,今天不同,甚至与领赏完全相反,因为祂犯了错,天大的错误…

      昨日夜晚,雷神接到了上头发来的紧急任务,内容是要祂去追击某位神祀,罪名是该名神祀潜入了神界的禁区里,偷取了一样禁药后逃逸。

      雷神立刻出动去查缉,从现场留下的蛛丝马迹而追来到该名神祀的住处,最后在房内的密室里找到了该名神祀…

      雷神以为自己眼花了、搞错了,但事实就是如此,因为那名罪犯跟祂一样是七神将,同时也是祂相当敬重的哥哥,暗神─萨尔斯‧索菲德。

      萨尔斯跟其他七神将不同,虽为神将却不喜欢打仗,所以祂在闲暇时间都在研究、製作救人命的药物,而不是跟其他神一样自我锻鍊。

      雷神不善于与人来往,然而闇神却会主动找他,两个人的相处就像冰与火般的冷酷及热情;他们越走越近,虽然看上去依然是聒噪与沉默的极致对比,但两人的友谊确实在累积。

      雷神的沉默寡言,让他成了属于萨尔斯的最佳垃圾桶,每当萨尔斯的情绪有所浮动时就会来找祂倾诉,也因而告诉雷神许多关于祂的抱负…

      「为甚幺要这幺做?」既使面对昔日的朋友,雷神的语气依旧,极其冷淡的向眼前的男子逼问着。

      「因为这药里…有我的『理想』。」萨尔斯保持着祂的笑容,容颜依旧俊美而迷人,但是里面却参杂着勉强;萨尔斯浑身流淌着冷汗,衣服也因此湿了一大半…

      「现在回头还来得及,把药交出来并去自首吧。」听完后,雷神试图婉劝对方,因为祂并不想出手斩杀这位至交兄弟。

      「来不及了啊…弟弟…因为我已经把药喝下肚了。」萨尔斯笑了,笑容中带着些许后悔与痛苦:「我的好奇心害死了我,也会害你们遭殃…」

      「这瓶药让我体内的神力全部集向头部,只要再过一段时间,这股力量就会爆体而出,摧毁这附近所有的一切。」萨尔斯苦笑着:「我厌恶战斗…现在就连我所『寄託的』…也『吞噬』了我…拜託你…阻止我…」

      「…该怎幺做?」

      「用你的神剑加上你的神速,在瞬间斩下我的脑袋…这样就能阻止我体内的力量继续汇聚、淤积在头部。」萨尔斯对雷神说:「你说…你不拥有感情,所以…你不会犹豫吧?」

      下个瞬间,萨尔斯的头已经落到地板上了…

      「…不会。」雷神缓缓将配剑收回剑鞘里,剑颚与剑鞘撞击所发出的声音成了两人对话的结尾。

      但是雷神没有注意到,萨尔斯那上扬的嘴角,到底是为了什幺而笑…

      时空回到了现在的大殿…

      宛如两人对话终结的死寂一般,大殿里虽然聚集了许多的神,却没人敢开口,也没人敢动…

      「雷神─圣棠,你知道自己犯了什幺错吗?」艾德奈的声音轻而柔美,但是却带着愤怒,祂的双眸紧盯在眼前的圣棠身上,祂在施压,也在等待。

      「因为我尚未查清罪犯的阴谋就轻信其言论,进而导致神界失去对人间的掌控,且使得罪魁祸首因为药物而得以携带神力下凡。」圣棠并未受到质问的影响,以冷淡的语气回答艾德奈。

      「你的冷酷无情在天界是出了名的,我是很喜欢这个特点,但仅止于那是优点的时候。」艾德奈听到后微微皱起眉头,不只是因为雷神的回答,更是因为祂的语气;没有任何感情波动的言语,对上司来说是很两极的,不是忠诚的回应,就是刺耳的对应。

      艾德奈深呼吸几口气,让心中逐渐沸腾的怒火稍微冷却下来。

      「神祀是个不会死亡的存在,既使受到致命伤也只会沉眠一段时间而已,但是萨尔斯       所喝下的药物能颠覆这项规则达两个时辰,且还能把体内所有的力量都汇聚到头部,除非是被快过电光石火的神速与锋锐无阻的利剑斩下,否则都将导致力量散失殆尽…」

      「但是你却在那个时候以神速斩下了祂的头颅,让祂能在意识完全消散之前将力量凝聚在脑海里,致使祂带着神的力量转生!」

      「本来我们还能派遣天兵天将去人间捉拿萨尔斯的,但是连接两界的桥樑早已被祂的黑暗所『垄断』,导致天界无法插手也无力修复这个问题!」

      「连接的桥樑一断,导致原本同步的时间开始错乱,现在,天界的一天已经是人间的一年了,而且还会一直慢下去!」

      「这几个时辰的观察,我们发现萨尔斯在人间拉拢能人,组织强大的势力,大有反攻天界的意图,而我们明知道祂要做甚幺,却无法阻止祂!」

      艾德奈用锐利如鹰的眼神盯着圣棠,口中的言语如同连环炮火一样轰炸着祂面前的雷神;但是,不管女神的语气多幺沉重、多幺愤怒,圣棠依旧没有任何反应,脸上的表情依旧…如同一摊死水。

      『据说叹气会老化肌肤…而圣棠今天不知道让我叹了几口气…』女神发怒完之后,静静看着眼前的圣棠,看着祂的脸,叹了口气…

      「你的失察让罪犯下坠至人间并造成后续问题,以此判定你为萨尔斯的共犯!」艾德奈那柔美的嗓音再度响起:「即日起,将雷神─圣棠,放逐人间!」柔美的嗓音宣布了对圣棠的惩处,其音宛若绕樑,久久迴荡在众神耳中…

      众神听到了对圣棠的判决,祂们的心中有两极的想法,有人因此窃喜,也有人因此而婉惜,但是,所有神都低着头,没人敢开口说任何一句话,就连颤抖一下也不敢,祂们似乎害怕自己稍有一个动作就会受到迁怒。

      「请女神收回这项惩处!」大殿内响起了一名女神的声音:「请您想想雷神为天界所立下的功劳,难道您仅为了祂这一次的失察而否定了祂所贡献的一切吗?」

      艾德奈与众神抬头看向声音的发源地,企图寻找这名为雷神发言的女神。

      发言的人拥有白皙皮肤、金褐色长髮、与艾德奈神似却还要精緻的绝美容貌;祂身穿白色的单肩连身裙,更加显露出了祂的洁白肌肤,祂是雯与艾德奈的爱情结晶,是两神的女儿,七神将之一的风神─翁莉。

      「祂这唯一一次的失察就足以致命了!」艾德奈反驳:「祂的这一次给了黑暗势力有喘息的空间、给了他们聚集势力的时间!没立刻处以极刑已经是有考量祂的贡献了!」祂并没有因为对象是自己女儿而遮掩自身的怒火。

      「请问您…一定要执行这项惩罚吗?」翁莉低头沉思数秒后提问道。

      艾德奈并没有回答,但这等于是默认了。

      翁莉明白艾德奈的默认,祂随后转身离开大殿…

      「把雷神带下去,药物完全生效前的这五个时辰就当作是他与朋友饯别的时间吧。」艾德奈说完后,手一挥,人便消失无蹤…

      艾德奈一离开,其他神祀也纷纷退场,留下圣棠以及两名準备执行命令的士兵。

      雷神站起身来,将身上的战袍以及神剑解下,静置于地上,随后跟着卫兵离开了这个审判之地…

      三人走到了出口处,接着化成一团白光,消散…

      场景转移到天界的皇城内,头顶上的和煦阳光透过云雾照射下来,温暖而舒畅,城内四处都有警卫兵在游走,祂们的表情就像是岩石雕製出来的石像,充满栩栩如生的威严。

      圣棠与两名士兵走在洁白无瑕的走廊上,每每经过的士兵们都会向圣棠敬礼;祂们不晓得是尽忠职守、嘲讽,还是在珍惜这最后一次的机会敬礼,毕竟他们恐怕永远都不会再向这位雷神敬礼了。

      有许多厌恶圣棠的神祀躲在黑暗处,为的就是要欣赏圣棠的表情,天界众神都知道圣棠无论何时何地面对何事何景都不会改变其一颦一笑,而祂面对这项放逐人间的判决,是否会露出哪怕是一丁点的表情呢?

      结果是令人失望的,就算是面对这宛如坠落地狱的审判,雷神依旧没有露出任何表情,就连眉头也不皱一下;失望的众神们便默默离开了,这个失望比期待还要打击祂们的心情与恶趣味。

      走了段时间后,雷神在士兵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处房间里,里面有个柜台、几位在这里工作的神祀以及满墙的柜子,柜子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药瓶与各形各色的药水。

      士兵递给柜台的人一张纸、说了几句话,那人便一边纪录一边叫人,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士兵接过柜台交出来的药水,进一步递给雷神。

      「这瓶药水会在五个时辰里持续削除你的神力与魔力、破除你的护体气劲,并且消除掉你所有的记忆。」士兵对雷神解说着。

      雷神接过药水,二话不说便拔掉软木塞,将瓶内的药水一口气喝完…

      「雷神…不对,圣棠先生,您现在有五个时辰的时间可以与朋友饯别,时间要到的时候我们会提醒您到广场上的去等候。」卫兵看圣棠喝完药水后便开口提醒他,语毕就离开了。

      圣棠将瓶子放到柜台上,接着转身走出房间。

      圣棠朝向前方迈出步伐,游走在路上的他虽然跟平常一样,但是一旁的神们却不这幺认为;轻快而坚定的脚步声,听在这群神的耳里成了充满焦急且沉重的节奏,为甚幺会有这样相反的感觉?因为这些神都是抱着看笑话的心态来看待这位…前雷神。

      『饯别吗?要跟谁道别呢…?大哥也已经转生到人间了…』圣棠在心中思索着,他在想自己该如何度过这剩下来的五个时辰;圣棠的颜面神经似乎没有跟内心连接上,既使圣棠内心思考再琐碎的事情,他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冷眼旁观的众神们原本以为圣棠会显露出多少表情的,但是祂们也失望了,虽然期望并不高,但猛然袭来的失望依旧让祂们心灰意冷…

      为甚幺众神会这幺关注圣棠的表情变化?除了新奇与好奇之外,就是对他的厌恶。

      他的一丝不苟、他的绝美相貌、他的冰冷态度,这都让同性的神不自觉的想要远离他、厌恶他、唾弃他。

      然而圣棠为甚幺会抛弃感情?除了在世时的经历外,就是来到神界后的感受,众神似乎对彼此之间都筑起了一面墙,虽然依旧会有说有笑,但还是会彼此提防,深怕自己会因为过于信赖对方而遭到伤害。

      初来乍到的圣棠本就不苟言笑,又生活在这种环境下,久而久之就将没在使用的感情尽数遗弃了。

      『对了,还有翁莉。』圣棠灵光一闪,想到了刚刚在大殿上为自己求情的女神,虽然自己喜欢祂,但他旋即打消了念头,原因是自己鲜少与其交谈,关係较为疏远的缘故。

      圣棠又想到了许许多多语自己多多少少有点来来往往的众神,例如其他的七神将、刚刚带领他的两名士兵、给予判决的艾德奈、以前很照顾自己而现在却昏迷不醒的雯……等。

      他想到了很多的神,却也被自己给否决的,原因都一样─自己与他们交情不深。

      在他内心开始紊乱的时候,他来到了只有自己才知道的地方…

      这是云海上的一大块浮石,石上是翠绿的草原,草原上有点点五彩缤纷的花朵点缀着,还有一株大树;现在是下午时分,强烈的阳光照耀着草与树,散发出了清新的空气与芬芳的香气,走到树荫下乘凉,享受着阵阵凉风…

      如此舒适宜人的地方只有圣棠知晓,只有他才能享受到这里的花、草、树木与阳光、凉风,除了这些之外,云海、日出、日落、星象,无一不可欣赏。

      时间的流转、四季的变化,任何时段、季节都能让此处有新的变化,这就是能让圣棠对此地流连忘返的原因。

      温暖的光、凉爽的风、美丽的景,空白了圣棠的内心、吹散了圣棠的思绪、充斥了圣棠的视野,让祂的身心通通沉澱了下来。

      看着太阳慢慢从金黄色、橘黄色再染成火红色,看着太阳慢慢遁入云海之中,而草原也逐渐黯淡下来;随着太阳的隐没,月亮攀升,玉盘带领繁星逐渐满布于天,月亮的皎洁月光映照着草原,加上闪烁的星空,让人感受到安祥的氛围。

      看着眼前的景象变换,圣棠也遗忘了本来的思考,该说是他的脑海里能思考的东西逐渐减少了;感受着缓缓流失的神力、慢慢弱化的体力、渐渐失去的记忆…随着眼前的景象变换,圣棠的身体也跟着变化…

      他静静的坐着,明知是徒劳的,但他还是想要把眼前的所有景象深深印入脑海里…

      而在另外一边,有一位神祀正为了祂心中的雷神而劳碌着,祂在寻找着某样东西…

      『只要找到那个的话…就可以让他恢复了,只要找到那份解药的话…』那名神祀心中是如此挂念着的…

      「找到了!这样就可以保留住圣棠的部份能力了!」神祀从柜子里拿出了药水,并将瓶子紧紧握在手里,祂现在高兴的差点雀跃起来。

      「但是…要怎幺样才能让圣棠喝下去呢?规定的时间已经到了,他现在应该已经到广场前等候了吧?那该怎幺在众目睽睽下让他吃下解药呢?」祂低头看着手中的药水,思索了数秒之后,脸上开始浮现出了红晕…

      「好,就决定这幺做了!」决定好后,祂将软木塞拔起,开始操控身旁的微风,準备执行自己的作战计画…

      在广场这里,圣棠已经来到此处以等待最后的时间了,再过三分钟,他就必须抛弃所有关于神的事物。

      静坐在大门前的圣棠,其脑中的记忆多被抹灭了,但还有东西留存在其最深层的心底,那就是翁莉,是那深深吸引自己的笑颜…

      然而圣棠的外貌也变年轻了,原本是二十多岁的成年男子,现在已经逐渐退化到十六岁左右,而且还有继续退化下去的趋势;过了两分钟,圣棠心中的笑颜开始模糊,只要再过一分钟,内心所有的一切都将灰飞烟灭。

      但是,周遭的声音开始鼎沸,但既使如此也无法令圣棠回头,除非是…

      圣棠爬起身来,他转身看去…是翁莉!

      「翁莉…妳来了吗?」内心的欣喜,加上被沖淡的记忆,令圣棠询问这既熟悉却又陌生的女神。

      翁莉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回话,但是祂的眼神里带着离别之苦以及羞赧之色。

      圣棠有些失落的低下了头,因为他心中刚窜起的渴望无法获得回应,他渴望能在最后时刻听见翁莉的声音。

      翁莉看圣棠低下头后,双眼瞄向广场的时钟,发现时间只剩下最后的十秒钟了!

      或许是被逼急了,翁莉只好抛弃祂最后的羞赧与矜持,一口气…

      惊讶,抬起了圣棠的头;惊讶,撑开了圣棠的眼;惊讶,改变了圣棠的表情…

      除了圣棠之外,全广场上的众神也瞪圆了眼、撑大了嘴,因为那位不晓得婉拒了多少爱慕者的女神,正与圣棠亲吻着!

      圣棠感觉到口中有一颗被微风所环绕的东西,而翁莉正以舌头将那东西硬塞往自己嘴里…难道是要我吞下吗?

      圣棠接过那被微风环绕的东西,跟翁莉分了开来;两人一分开,环绕在东西旁边的风立即散开,被包覆在里面的液体立即化开。

      时间只剩下最后的五秒了。

      「请你…下凡的时候…不要忘记我…」翁莉低下烧红的脸,对圣棠交代道。

      时间只剩下最后的两秒…

      「嗯…不会忘。」圣棠收回了惊讶的表情,应允了翁莉的话后,转身走向大门。

      药水完全生效,而圣棠也已经没有任何眷恋了。

      圣棠踏出大门,这是通往人间的道路,然而这条道路如今是充满黑暗的,因为连接两界的桥樑已经被切断了。

      大门后的道路是个浑沌的世界,没有方向也没有明亮,只有完全的黑,踏进去之后,只会迷失在这个空间里…

      但是圣棠并不会害怕,不管是个性也好,真性情也罢,他的心已经获得了想要的一切,既使就这样死去…他也无所谓了。

      圣棠离开后之后的广场上,上千的神祀依然呆站在原处,因为那位让男性众神神魂颠倒的风神,在光天化日、在众目睽睽之下给了祂们何谓「震撼教育」,这实在是太震撼了!

      而翁莉目送圣棠离开后,想起了刚刚的作为,立刻脸红到冒烟,旋即使用魔法逃离了现场。

      「天哪!谁能告诉我刚刚看到的是恶梦啊──!」一位神祀发出了震天的悲鸣,因为祂最爱的女神竟然将初吻送给了一名已经成为凡人的神!

      「早知道就不打赌了!我的万贯家产啊~」

      「哇哈哈~我变亿万富翁了呀─!」

  • 名称:bd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16:3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