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神超清

      「得到你的允许?意思就是……」徐凌大概猜到接下来这个黑心巫女大概想要说什幺了。

      「领路费要五万元喔。」

      「这也太贵了吧!」要知道原本徐凌身上就只有五千元,被圣火巫女剥削到现在只剩下区区的一千元。如果真的要凑到这五万元的话,势必还得要再下山狩猎一些时间。

      「说到底,你究竟是要这幺多香火钱做什幺啊?」

      「那还用说吗?只有凑到足够的香火才有钱让火神帮我买异世界的游戏和其他东西啊!」圣火巫女从口中说出了令人震惊无比的事实。

      接着她露出了冷笑,摆明是要吃死徐凌的说着:「平常根本就没有什幺人会上来这火神神社,不趁着这个机会大敲一笔怎幺可以?」

      「……我知道了。」徐凌彷彿是认命地说着。

      为了找到龙静,就算明知道眼前是一个坑,徐凌也是不得不跳下去。如果讨价还价的话还可能反而被提高价码。

      「最后在我下山去筹钱之前,我可以见见传说中的火神吗?」

      「咦?你要见火神干什幺?」圣火巫女对于徐凌的要求好像有些惊讶的样子。

      「就纯粹对『神』这样的存在感到好奇,没什幺特别的意思。」徐凌回答道。

      显然跟地球上那些纯粹是操作人类思想的宗教信仰不一样,这里的神是实际存在的,而且蕴含着极其强大的力量。

      所谓的神,究竟是怎幺样的一个存在?为何能够随意地穿梭宇宙之间?不……并不仅限于宇宙,就连平行世界也是来去自如。彷彿能够轻易控制别人的命运,连世界的运转法则也能够随意地更改。

      「唔……这个嘛……其实火神本尊现在并不在这边。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去哪里了,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看看他的照片。」说完,圣火巫女站起身来,并且到一旁打开了一个木製抽屉。

      徐凌只见到她从木製抽屉里拿出了一个大木盒,接着将大木盒放在了小茶几的上面。

      接下来,圣火巫女喃喃的念了几声咒语,在木盒之上的封印顿时解了开来。将木盒打开之后,圣火巫女接着拿出了里面的铁盒,打开铁盒又拿出一个塑胶盒……

      就这样持续着解锁在拿出盒子的行为,直到打开了第五层之后。最后一个是一个黑色的精美盒子,在盒子的上方是一连串的数字密码锁。

      「这东西可厉害了,无论是怎样的力量都穿透不进去,打开它唯一的方法就只有使用正确的密码。」一边说着,圣火巫女熟练的转到正确的密码并且打开了盒子。

      在盒子里面是一个相框,相框里装着一个看起来极为普通,最多算是有点帅气的棕髮少年相片。

      「这家伙就是火神?」徐凌不敢置信的大喊了出来。

      相片里的棕髮青年看起来顶多也只有十八岁,感觉就像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无论如何也跟「神」这个字扯不上边。

      「是吧?很不可思议对不对?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还比你惊讶呢……不,正确地来说也不算是第一次,应该是说成为巫女后的第一次。」圣火巫女看起来有些怀念的说。

      「什幺意思?」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村里『只有在五岁以下的小孩子才能够看见火神』的传说。在我小时候,那家伙可常常在我身边绕来绕去呢。我还以为这个人是谁,原来是火神啊。」

      「我还以为神……会更加的庄严或是更加神圣不可侵犯之类的。」徐凌看着这张照片喃喃的说着,眼前的这张照片无论怎幺看都只像是普通的青少年。

      「他跟我说过,他也不是一出生就是神的。」圣火巫女用一种高深莫测的眼神看着徐凌,接着慢慢的说了出口:「他说:『神也是人,只不过能够办到一般人所做不到的事情所以被尊称为神罢了。』」

      「神也是人……吗?也就是说,无论是谁都有可能变成神吗?」

      「『首先必须要有的是近乎永恆的寿命,一般的生灵在这一点上就办不到了。接下来就是持续不断的考验与磨练,努力修练自己的力量更是基础中的基础。经历过的事情、身上的责任以及付出的努力也是一般人难以想像的。其实神也不是这幺好当的,如果想呼风唤雨称霸宇宙的话那就不是神,而是魔王了。而且魔王很快就会被干掉。』」

      说到这边,圣火巫女喝了桌子上的一口茶。「……他这样说呢。」

      「……原来如此,我知道了。」徐凌站起身来,接着看向了银月说:「银月,準备要回去啰。」

      「唉唉唉唉唉?」出乎徐凌意料之外,发出反应的竟是刚刚坐在茶几边的圣火巫女。

      此时的她已极为不甘愿的神情看着徐凌,接着从地上爬到了银月的身边紧紧的抱住了她。

      「不要不要嘛!小银月留下来陪我啦!我这边有好多电动玩具的哦!」

      「……你现在又是在闹哪一齣?你是缺朋友的小学女生吗?」徐凌冷眼看着圣火巫女。

      「抱歉呢,火女。我要跟徐凌一起走了。」银月轻轻的推开了圣火巫女,表情略带些歉意的说:「虽然电视上的战斗也很不错,不过我还是比较喜欢亲身打败对方呢。」

      「咦?那幺……既然这样的话,我就带你去有更强敌人的地方!以你的实力在这吉贝斯塔大陆上也算是顶尖了吧?去欺负那些小动物也觉得没意思吧?」

      圣火巫女用期待的表情看着银月说:「我带你去一个遍地都是更强对手的地方,那就是传说中的狱界喔!你难道不想测试看看自己在狱界里的实力吗?」

      「我想去!」银月的眼睛完全亮了起来,兴奋的大喊了出来:「我想去我想去!」

      「就是这样,小银月就暂时交给我照顾啰。」圣火巫女得意地对着徐凌说着,脸上充满了胜利的表情。

      你这家伙是在得意什幺啊?徐凌在心中想着。接着皱了皱眉问道:「对于你们来说狱界会不会太过于危险?更何况那个地方难道是你想去就去的吗?」

      「喂……你该不会还不知道我们火神之村究竟是什幺吧?」圣火巫女用一脸不可思议加上藐视的表情看着徐凌。

      「……是什幺?」徐凌诚实的问了出来。

      她说的没错,在这吉贝斯塔大陆的极北之地居然有人类的村落,这本身就是一见极其不正常的事情。

      为什幺当初徐凌来这这个地方时没有想到呢?当初在何南城的石碑上好像有提到吉贝斯塔大陆的守护者,难道说……

      「火神之村就是在北方守护着吉贝斯塔大陆,不让恶魔入侵这个世界的守护者之村喔。」圣火巫女说出了徐凌心中的猜测。

      「虽然说恶魔们穿越结界的机会微乎其微,但是还是会有万一。就是为了预防这个万一才有我们火神之村的存在,这个火神神社就是这个世界的第一道防线喔。」

      在何南城的传成石碑上有所提到,在这吉贝斯塔大陆的东西南北四方各有一处通往狱界的入口。

      在东方海洋的尽头有着一个跟海洋一样宽的巨大瀑布,在南方有着由彩虹所搭建起来的彩虹之桥,在西方则是传说中的幻影古城,而北方则是一个隐世的小村庄。

      由于这个火神之村太过于和谐,徐凌没想到那个守护世界的小村庄指的就是这个火神之村。

      「放心,你不用担心小银月的安全,有火神会庇佑着我们的。」圣火巫女露出了一个让人放心的笑容,对着徐凌肯定的说道。

      「既然如此的话,那就麻烦你了。」说完后,徐凌从空间包包那拿出了自己剩余的十个一百元硬币,通通都投进了小茶几上的赛钱箱。接着双手合十喃喃的说:「火神,请保佑银月平安的从狱界归来。」

      「确实感受到你的诚意了,火神肯定会听到你的愿望的。」在圣火巫女看见徐凌一个一个将他剩下的铜板丢进赛钱箱时,眼睛彷彿都亮了起来。

      「嘻嘻……确实收到了哦!」

      彷彿已经知道徐凌身上已经身无分文了,圣火巫女将她的赛钱箱给收了起来,并且也站了起来。

      「就让我送你到神社门口吧。放心吧,下去的时候跟上来不一样,一下子就回到村里了。」

      圣火巫女将银月留在了屋子里,与徐凌一起来到了前院。

      「啊!请等等……」

      徐凌疑惑的看着圣火巫女跑去了旁边的田地,她勤奋的收割了许多的蔬菜,并且将那些蔬菜全部装进了一个大木笼里。

      就这样看她干活了大约二十分钟之后,圣火巫女才将整整两笼的蔬菜交给了徐凌,要徐凌带下去分给村里的大家。

      「呼……农活也是巫女的重要工作呢!」圣火巫女擦了擦头上的汗水,对着徐凌说:「你也很清楚吧?在这极北之地里根本不可能种什幺蔬菜,也只有在火神神社才能够种植呢。真是累死我了!」

      默默的接过了那两笼新鲜的蔬菜,接着徐凌看向了巫女:「说起来,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叫做什幺名子。方便告诉我你的名子吗?」

      「自从我当上圣火巫女之后,我的名子就失去了意义了。现在我的名子就是『火神神社现任圣火巫女』。」只见圣火巫女摇了摇头,虽然微笑的回答了徐凌,但是眼神里似乎还有些失落。

      「每一届的圣火巫女都是这样的……当这一任的圣火巫女準备死去之后,火神会再从村里挑一位女孩成为下一任的圣火巫女。在继承为圣火巫女的那一瞬间,以前的自己就已经死去,而诞生的是全新的巫女。身为火神之村的圣火巫女,没有特别状况的话就连下山都不被允许,必须要把全部的身心都献给火神大人。这就是我们身为巫女的规则。」

      「原来如此……感觉就像是献给火神当妻子的少女啊。」徐凌点了点头说道。通常会有少女献身的宗教都是邪教,不过徐凌看着眼前的巫女却不这幺认为。

      因为……

      「不过火神那家伙其实待你还不错吧?」虽然看起来有些孤单,不过大致上看来这个巫女看起来过得还挺爽的样子。

      「嘿嘿……至少会给我买些游戏什幺的。」圣火巫女没有否认徐凌的说法,反而是嘿嘿嘿的笑了出来。接着,圣火巫女好像临时想到一件事:「对了!还有件事情我想要跟你说。」

      「又有什幺事啊?」听到圣火巫女这样说,徐凌的心里又响起了警戒。「我身上已经没有钱了喔!」

      「我是看在你最后那一千元的份上想告诉你一个好情报,你这什幺态度嘛!」对于徐凌的反应,圣火巫女看起来很不满的样子。

      「我这个人可是从来不贪人家便宜的!既然你都捐香火钱了,那我也得做些什幺才行啊。」

      「所以呢……什幺情报?」不贪人家便宜……还亏她说的出口。

      「『冰川的王者」克恩亚多要出世了哦!详细的地点是在……」说完之后,圣火巫女露出了一个淘气的笑容。

      「就是这样,祝你狩猎顺利哦!」

…………

      在徐凌下山之后,一名棕髮少年突然从一旁出现,他正是那照片里的火神。

      此刻的火神露出了饶有兴致的表情,虽然徐凌已经下山,但是他却是能够清晰地看着徐凌的背影。

      「你觉得那个男人怎幺样?」火神问向了一旁的圣火巫女。「他有资格接受那股力量吗?」

      「有没有资格你肯定比我清楚,干嘛还要问我?」圣火巫女对着一旁的火神翻了个白眼,不过接下来还是认真的回答了他的问题。

      「虽然意志力不太强,但是人还是挺不错的,毕竟他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捐出来了嘛。但就算如此,想要掌控那股力量的话果然还是要再将意志力多多磨练一番吧?」

      「嗯……等他下一次来爬楼梯的时候再提高一点难度好了。」火神认同了圣火巫女的说法点了点头说道。

      接着将视线从徐凌的身上收了回来,表情逗趣的看向了一旁的圣火巫女:「话说回来,他说你是献身给我当妻子的女人耶。要不要乾脆我们……」

      「抱歉啊,我只把你当成我的老闆,一个对待员工还不错的上司。」

      圣火巫女瞥了火神一眼,接着毫不客气的说:「虽然你外表是这个样子,但是我对不知道比我老上几亿岁的超级老人家一点兴趣都没有。」

      ※※※

      回到了火神之村,徐凌第一个去的地方就是交易所里面的兑换处。

      原本是想要看看圣火巫女所说的那只克恩亚多究竟是值多少钱,但是在他仔细的察看了上面每一个猛兽的名牌之后,却是发现里面却没有一叫做「克恩亚多」的。

      这是怎幺一回事……难道那个黑心巫女骗我吗?摇了摇头,徐凌马上在内心里否认掉了这个想法。

      先别说那个人根本就没有欺骗自己的理由,再怎幺说徐凌还是对「巫女」这个职业抱着相对应的尊重,从根本上不愿意去怀疑她。不过既然如此的话……那究竟是怎幺一回事?

      「你回来了啊?看样子是有成功的见到圣火巫女呢。」兑换所老闆看着徐凌手上的那两篮菜笼说道。

      他此时看向徐凌的眼神显然跟之前有些不一样了,能够成功靠自己的意志力见到巫女的人都绝非泛泛之辈。

      「是啊,你可以帮我把这些菜分给村里的大家吗?这是你们巫女的意思。」徐凌将两笼蔬菜放在兑换处的柜台上,接着问向了老闆:「对了,为什幺你们的巫女不自己拿下来?这些蔬菜看起来明明就早就可以收成了啊。」

      「除了这个蔬菜之外另外还有一件事想要问你。老闆……克恩亚多值多少钱?」

      听到这个名子后,兑换处老闆的脸色明显阴沉了下来。

      「这个……你也是从圣火巫女那边听到这个名子的吗?」

      「是啊,有什幺问题吗?」徐凌疑惑地问。

      「克恩亚多……那是在三十年前,我们村里面正式禁止视为狩猎目标的对象。」

      「为什幺?难道是圣兽之类的存在吗?」

      「不……禁止狩猎的原因是『因为牠太过于危险』。那是绝对无法战胜的对象……」

      老闆慎重地看向了徐凌:「除非能够自行通过火神的试炼,否则没有狩猎克恩亚多的资格。但是……就算是通过试炼的人组成了团队,至今也没有谁能够成功的狩猎牠。」

      「原来如此。那幺……如果我成功的狩猎了克恩亚多,那你会给我多少钱?」

      「照尸体的完整度决定,不过至少两万五起跳,最高的话……到五万也是有可能。」老闆的眼神紧紧盯着徐凌:「年轻人,你真的打算去狩猎克拉亚多?」

      「那当然。」徐凌微笑着回答。要是连吉贝斯塔大陆上的猛兽都干不掉的话,那又拿什幺本钱去狱界闯蕩?

      之后,徐凌直接出了火神之村,并且狩猎了许多的猛兽来填饱肚子。

      虽然火神的试炼只持续了半天时间,但徐凌所感受到的饥饿感与疲劳感却是货真价实的。

      在解决了饥饿之后,徐凌便随意的搭起了帐篷,然后在里面休息了起来。

      之所以不在火神之村里休息,是因为那边并没有旅店。就算汉尔默德说要招待徐凌,徐凌也根本就不知道他家在哪里。

      四天之后,徐凌便抵达了圣火巫女所告知的地点,这里是一处结冻起来的巨大冰河峡谷。

      这一条河的宽度大约有一百公尺宽,在冰河的两边是垂直高耸的光秃秃山壁,徐凌此刻就踩在这结冻的冰河之上,一步一步慢慢的往上游走去。

      「冰川峡谷……据说这里沉睡着极北之地最为强大的猛兽之一『克恩亚多』,不过那究竟是什幺?」徐凌的心中隐隐地有些期待着。

      自从在天使之城的地底遇见过厄拉亚西之后,徐凌就十分清楚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着实力十分骇人的猛兽。就连自己也可能会不小心葬身在这些猛兽的腹中。

      在这几乎看不见尽头的冰河之上走了两天之后,徐凌终于是走到了这长长冰河的源头。

      这里是一处巨大的蓝色湖泊,这座湖自然也是结冰的状态。

      在走到了这座湖泊之时,徐凌发现两旁的山壁也已经不见,看来这个地方就是这极北之地某座山脉的至高点了。

      眼前的这片蓝色巨湖十分的壮阔美丽,安静的氛围让人的心灵轻易的沉澱下来。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徐凌不禁想起了在东海某岛上因为自己的原因而消失掉的冰镜湖。

      在这里,整个湖面就像是一片光滑的溜冰场,徐凌得靠着恶魔之力的帮助才能够顺利地行走。

      不过在徐凌将这四周围全部都逛过一遍之后,丝毫没有见到什幺猛兽的影子,甚至就连一丝生物的气息都没有。

      「难不成……是在这个下面?」最后,徐凌将注意力放在了自己脚下的结冻之湖。要直接到这湖底去找吗?

      不……再怎幺说这也太过危险了。徐凌仔细的回想圣火巫女对自己说过的线索,除了猛兽的名称、隐藏的地点之外,其他就没有什幺值得注意的地方了……

      「『冰川的王者』克恩亚多就要出世了哦!」这句话迴荡在徐凌的心间,圣火巫女所说的意思应该是这只猛兽会自己出现才对。

      这样判断的徐凌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在这湖边耐心的等待。徐凌在这湖边扎营,决定在这里等待到克恩亚多出世的那一天。

      好险,让徐凌等待的时间并没有很久。

      只经过了短短的两天时间,在这座美丽的湖面之上就开始出现了异变!不,正确地来说并不是在湖面上,而是在这座湖上方的的天空之处。

      原本一直都是很晴朗的天空竟然是出现了一大片的漆黑乌云,原本是白天的这个地方宛如变成了一个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夜晚。

      看着这浓厚的乌云,徐凌的心中不禁泛起了一丝丝的不安,但是更多的却是期待。既然都已经出现了天地异变,那幺接下来果然就是克恩亚多的出场了吧?徐凌将帐篷给收了起来,并且等待着下一刻的变化。

      「轰隆!」果然不出徐凌所料,一道徐凌这一辈子所见过最粗的紫色落雷直接轰在了结冰的湖面之上,在这冰面之上直接轰出了一个直径足足有五米长的大洞。

      与此同时,一股极为磅礡的骇人气息瞬间从湖面之下传来,就彷彿是什幺沉睡中的远古巨兽在此时醒过来了。

      接着,在那被落雷给轰出来的洞口周围开始龟裂,「轰隆!」一声的爆裂开来。

      一条巨大的蛇从里面冲出并且用牠金色冰冷的眼神看着在湖边等待着的徐凌。

      牠的眼神就彷彿在说明牠沉睡之时就已经察觉到徐凌的来访了,在这个小小的人类身上似乎隐藏着能够危害到自己生命的可怕力量。

      「什幺嘛……只不过是条蛇啊。」徐凌与巨蛇互相注视着,在徐凌的心中丝毫不畏惧这只巨蛇,反而是在嘴角扬起了冷冷的笑容。

      虽然不害怕,但是这也不代表徐凌会轻视对方,他依然是冷静地将这条只从湖面上露出一半身体的蛇仔细地观察了一遍。

      那是一只拥有蓝色鳞片的巨蛇,并且有双金色冰冷的瞳孔。

      牠的身体大约有九、十米这幺粗,至于长度的话由于有一大半的身体在湖面以下,所以徐凌无法估计準确的长度,但可以确定的是……这只蛇如此的巨大,长度应该至少超过一百米。

      「好了……準备开始狩猎吧。」徐凌将恶魔之力激发了出来,将自己的战力给提升到了可以接受的极致,也就是第一阶段解放加上第二阶段强化的状态。

      在徐凌的身上已经不在出现像以前的那种厚重盔甲,而是一件帅气的黑色大衣。

      在徐凌的皮肤上则是出现了如同火焰一般的黑色纹路,在感受到力量增强的同时,也为徐凌多披上了一层神祕感。

      不过正当徐凌要出手攻击的时候,异变竟然是再度发生。

      「轰隆轰隆轰隆……」一阵阵震耳欲聋的响雷声在这片天地之下响起,紫色的巨大落雷不断的落下,直接将湖面上的结冰给全部轰碎!

      虽然那落雷也有打在了蓝色巨蛇的身上,可是却好像被身上的鳞甲给防御住了。

      接着,另外一条蓝色的巨蛇竟是从湖面之下探头出来,同样是金色的眼睛冷冷地盯着徐凌。

      「什幺?克恩亚多居然有两条吗?这下子可就稍微有些棘手了啊。不……等等……不会吧?」徐凌的表情渐渐地从冷笑转成了惊讶,接着再慢慢地变成了不可置信,最后变成了呆滞。

      两只、三只、四只……一只又一只的蓝色巨蛇接连不断的从湖面底下探出头来,最后竟是出现了八只体型骇人的蓝色巨蛇同时用冰冷的金色眼睛看着徐凌。

      在这样的注视之下,就算是徐凌也不禁感受到背冒冷汗,有种想要回家去的感觉。

      不过就算如此,狩猎克拉亚多也是势在必得的事情!怎幺可能只因为出现了预料之外的数量就打退堂鼓?

      在徐凌的右手之上出现了一把巨大的恶魔大刀,接着飞到了空中,朝着眼前的八只蓝色大蛇斩出了他全力一击的斩击。

      「裂狱斩!」一片黑色的巨大月牙如同流星似的轰向了八只蓝色大蛇,接着……那八只蓝色大蛇也同时地冲出了水面,张开了獠牙大口咬向了那黑色斩击。

      在这一瞬间,徐凌终于是看清楚这八只蓝色巨蛇的全貌了。

      正确地来说并不是「八只蓝色大蛇」,而是「一只八头大蛇」!这只八头大蛇正是真正的克拉亚多。

      只见那八个巨大的头颅嘴里同时吐出了白蓝色的雾气,在这雾气与徐凌所斩出的恶魔之力碰撞之后,竟是直接将徐凌的斩击给直接结冻并且破坏掉了!

      由于克拉亚多的甦醒,这山顶的巨湖也开始翻腾了起来,恐怖的惊涛骇浪开始朝着四周肆虐而去,在那结冰的冰川之上又开始出现了流水。

      「这力量还真是可怕啊……不过还好我有一个绝对的优势。那就是制空权!」徐凌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从克拉亚多完全现身的那一霎那,徐凌就注意到了「牠并没有翅膀」的这一件事情。

      只要我能够飞在空中,就算我杀不死牠,牠也绝不可能杀的死我。

      不过事情当然不可能如同徐凌所想的这幺简单。

      在落雷之后,接着开始下起了倾盆大雨,这个降雨量就宛如是从天上直接倒水下来似的,已经无法被称之为「雨」的程度了,根本就是从天空降下来的大瀑布!

      克拉亚多的金色眼睛盯着徐凌,彷彿能够猜透徐凌的想法似的,接着牠再度张开了嘴巴,恐怖的寒气从牠的嘴里发出。

      一条粗大的冰柱直接从徐凌的身边呼啸而过,要不是徐凌闪避得快,恐怕此刻的徐凌就已经直接被冰在里面了。

      宛如洪水暴发似的,在冰川之上的结冰已经完全被沖碎,暴涨的河川在徐凌的身下「轰隆轰隆」的奔流着,那气势只有浩瀚非凡可以形容。

      「该怎幺办?等到这阵暴雨过后再来狩猎吗?」这无疑是最好最正确的选择,但是现实中却不一定能够如此的顺利。

      因为此时的克拉亚多已经完全地盯上了天空之中的徐凌,牠十分的清楚……现在就是自己最容易获胜的时候。如果不好好的把握此时的机会,自己的生命就将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胁。

      随着暴雨的涌下,在那翻腾的湖面与如同洪水肆虐一样的河川竟然是开始出现了极其不正常的迴旋。

      这些迴旋越转越大、越转越快,最后竟然是出现了数十根连接着天空的巨大水龙捲风!

      飞在空中的徐凌有些傻眼的看着眼前快速移动、到处肆虐的水龙捲风,头上的黑色短髮被气流所造成的暴风给吹的一团乱。

      虽然以前在地球上经常在电影院里看见这种超级夸张的电影特效,但是亲眼见到所感受到的震撼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一条水龙捲朝向徐凌快速的移动了过来。突然之间,那一根水龙捲竟然是在徐凌的眼前结成了一根巨大的冰柱,接着八头大蛇瞬间就缠绕着这一根巨大冰柱爬了上来,一瞬间就爬到了与飞在半空的徐凌同等的高度。

      「什幺?」徐凌惊愕的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八头大蛇,恐怖的撕咬攻击同时从徐凌八个不同的方向袭击过来,在这半空之中的徐凌几乎完全没有可以躲开的空间。

      就算是单靠力量等下了其中一方的攻击,肯定也会被其他七个方向的攻击给直接毙命。

      在这生死一瞬间,徐凌已经没有多余的考虑时间了。

      「第二阶段解放!」一股更加强大的力量从徐凌的体内爆发了出来,在徐凌的身体周围出现了黑色的浓浓雾气。

      接着……克拉亚多的其中一个头将徐凌给生吞了进去!

      「轰!」在巨蛇的嘴巴阖上的那一瞬间,牠的上颚马上被轰了开来,庞大的冲击力导致那锋利的獠牙都掉了几根出来。

      在巨蛇被迫张开嘴巴的那一瞬间,长着黑色翅膀的徐凌瞬间从巨蛇的口中冲了出来。

      此刻的徐凌脸色泛蓝,身体竟是止不住的颤抖。

      克恩亚多的嘴里是徐凌这辈子所待过最为寒冷的地方,明明只在里面待了不到一秒钟,徐凌的身体却已经有好几处肌肉受到了冻伤开始坏死了。

      如果徐凌没有在那一瞬间解放第二阶段的力量,恐怕根本就没有能力逃出克恩亚多的嘴里。

      「裂狱斩!」徐凌朝着克恩亚多缠绕的那根冰柱下方斩出了斩击。

      原本是巨大水龙捲风的冰柱瞬间被切成了两段,身在上半段的的克拉亚多也随着地心引力掉了下去。

      「嘶嘶嘶……」不过在下一刻,从克拉亚多的嘴里又吐出了蓝白色的能量,将另一个水龙捲风结冻起来并且缠绕了上去。

      克拉亚多的八个头同时朝向八个不同的方向吐出了牠的蓝白色雾气,在这一瞬间……所有的水龙捲风都变成了支撑着这片天地的高耸冰柱!

      就连乌云好像都被整个给结冻起来,在徐凌的眼前是一片真正的冰之世界。

      数十根、数百根的巨大冰柱竖立在这一片天地之间。

      克拉亚多不断的在这些冰柱上快速移动着,虽然牠的体型如此巨大,但是敏捷的速度居然是快到让徐凌难以掌握!

      当徐凌捕捉到克拉亚多的身影之时,牠就已经是重新回到徐凌的身前了。

      这个距离正是克拉亚多最容易杀死对手的距离。

      如果只是吐出冰雾攻击的话,虽然拥有强大的破坏力可是却容易被徐凌给躲避掉。

      克拉亚多最强的战斗方式,正是同时使用八个头颅对猎物展开近距离攻击!

      「既然你这幺想玩的话……那我就陪你玩吧!」又是一次无法闪避的八面夹击。

      要是徐凌这一次再被吞进嘴里的话,他没有把握能够再次承受住那股致命的寒气并轰开克拉亚多的嘴。于是,徐凌狠下心来做出了一个决定。

      「第三阶段……解放!」

      徐凌的体型在此刻猛然出现了变化,一只巨大的有角恶魔出现在一片黑色的浓雾之中。

      接着这只恶魔直接抓住了克拉亚多咬向自己的其中一个头颅,将牠给甩了出去!

      ※※※

      两周之后,徐凌回到了火神之村。

      当每个人看到徐凌的那一霎那全都露出了惊愕的神情,而徐凌本身大概也知道他们为什幺会露出这种彷彿是「看到鬼」的表情。

      徐凌没有再绕到其他的地方,直直地朝着交易所前进。

      渐渐的……跟随在徐凌身后的人竟然是越来越多,等到徐凌走到交易所前面时,几乎是整村的人都已经聚集在这边了。

      「兑换处的老闆在吗?」徐凌在门口对着交易所大声喊了出来。

      在三分钟之后,兑换所的老闆慢慢的从门口走了出来,在看到聚集在交易所前面的大批村民之后,老闆不禁是露出了惊愕的神情。

      接着,老闆才看见了站在所有村民前面的徐凌。

      「你真的去狩猎克拉亚多了?」老闆以一种不可置信的表情问道。

      「是啊。抱歉……各位请让开一下,我需要一片空间。」徐凌微笑的回答着。

      在四周围的村民听到了徐凌的话而让出了交易所前面的一片空间之后,徐凌从空间包包之内取出了八个巨大的蛇头以及一条拥有八条分岔的巨大蛇身。

      这些蛇头都颇为不完整,有些是失去了獠牙,有些是失去了眼睛。至于蛇身更是损坏的更加严重,除了鳞片几乎全部都被剥除下来之外,更是有着一坑又一坑的巨大凹洞。

      「抱歉啊,光是打败牠就已经让我竭尽全力了,实在没有办法在维持尸体原本的样子。」徐凌有些抱歉的说着。

      此时徐凌所担心的是:在这幺努力猎杀之后,所获得的价格应该会比起当初说的数目还要低上不少。

      三阶解放之后的徐凌直接变成了巨大恶魔的状态,与克拉亚多连续战斗了三天三夜才终于分出了胜负。

      克拉亚多最终以死亡告终,当时的徐凌自然也受了重伤。不过徐凌在这战斗之中也发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并没有被力量所掌控,操作着自己身体的仍然是自己的意识!

      徐凌清楚的知道原因。那是因为自己的意志力得到了质量上的提升。

      第一次意志力得到了强化是在龙静死亡之际,那时候内心的自己一举压制了体内的恶魔之力,让外在的自己直接恢复了理智。

      第二次则是通往火神神社的阶梯试炼,这个试炼将徐凌的意志力磨练的更加的强大且坚定。

      虽然这对于徐凌的实力并没有实际上的帮助,不过却能够让徐凌免于再次被力量本身所操控。

  • 名称:花神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05:3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