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地4超清

      「那个……我的名子叫做朵拉朵尼……」红髮少女朵拉朵尼看起来有些害羞地向徐凌做了自我介绍。

      「你好,我是徐凌。」

      两人一边聊着天,一边往那所谓的「交易所」前进。

      徐凌透过朵拉朵尼得知了不少有关这个火神之村的事情,包夸这个村庄里的人都非常的骁勇善战,一乎有一半以上的人口都是猎人。

      还有这个村子里信奉的火神是实际存在的,传说中只有五岁以下的孩童才能看见火神,就是因为受到火神的庇佑,所以他们这群人类才能够在这极寒之地得以谋生下去。

      这里的货币单位叫做黛安,听得出来这原本是一个人名。

      黛安是这个小村好几代之前的圣火巫女,正是由她这一代开始在这里发行货币这种东西。为了纪念这位具有历史地位的圣火巫女,于是就直接将货币单位给直接叫做贷安了。

      在家家户户之内一定都会有着至少一个壁炉。

      在传说之中,火神能够藉由这壁炉里的火焰在每一户人家里来来去去。而且神奇的是不需要放任何柴火,这壁炉的火焰也能够一直持续的燃烧着。上次徐凌所看见的火把也是由这种壁炉里面的火焰所燃烧的。

      在这个火神之村里貌似还有温泉的存在,这里的温泉叫做「火神的恩赐」。

      具朵拉朵尼所说,泡这里的温泉能够使男性的力量增强,也能够使女性的肌肤变得更加的柔嫩光滑。无论是男女老少都喜欢泡温泉,这是这里最为享受的一种放鬆。

      一般来说这个温泉是每家每户轮流使用,这是为了让大家都能够享受到泡温泉的幸福。特别想要去泡的话也没有强硬禁止,可是在没有轮流到的时间段去泡温泉却是需要收费的,而且费用好像还不低的样子。

      在听了这幺多有关火神之村的事情之后,徐凌也跟朵拉朵尼说了不少南方世界的事情。

      不知不觉的,两人就已经相谈胜欢的走到了交易所的前面。

      徐凌有些惊讶的看着这交易所。与其说是交易所,看起来还比较像是「商店街」或是「购物中心」之类的存在。

      交易所是一种巨大且雄伟的建筑物,是徐凌来到这火神之村里看到规模最大最豪华的建筑,可以看的出来这交易所在这火神之村里佔据的极为重要的地位。

      走进了交易所,摆在墙上的是玲瑯满目的道具物品,为数不多的人正在选购着自己要买的物品。

      另外在这交易所里面还有着武器专区、防具专区、药品专区,以及徐凌这次最主要的目的地「兑换专区」,在每个专区的柜台旁都有着各自的负责人。

      「你这里能够用猛兽的尸体换钱?」徐凌走向了兑换专区问道。

      「你就是那传说中的外乡人吧?看起来实力不错啊,杀戮的气息蛮重的。」

      老闆用锐利的眼神看了徐凌一眼,徐凌可以看出来这个老闆一定也是箇中好手,也只有拥有一定经验的人才能够判断出尸体的优良好坏。

      「现在的时价都写在了墙上,会依照尸体的完整度再给你做价格上的微调。另外如果一次提供的猛兽尸体越多,自然也会给你更多的奖励。」

      徐凌看向了老闆所指的墙上,好险这里的文字和人类疆域的文字还是共通的。在那面墙上果然写着琳琅满目的猛兽名子,在猛兽名子的下方则是一连串的数字价码。

      接着,徐凌打开了自己的空间包包,从里头倒出了一堆自己从进入阿尔特加寒漠以来所狩猎到的猛兽,顿时之间在这整个交易所之内遍布着浓浓的血腥味。

      所有的人都惊愕地将目光投向了这边来,在一旁的朵拉朵尼也没有料想到徐凌居然能够单凭一人狩猎到这幺多的猛兽,这个外乡人的实力也许比表面上看起来还要强大的多。

      「这些全是你一个人狩猎到的?」兑换所老闆有些惊异地看着徐凌以及他身旁地上的那些猛兽尸体。

      「嗯。请帮我把这些都兑换成货币吧。」徐凌点了点头。其实这里还不是全部,另外还有一些是由银月所狩猎到的,徐凌就没有拿出来了。

      兑换所老闆从柜檯后方走了出来,接着走到了尸体堆旁开始一只一只的检查着尸体。随着检查的时间经过,老闆的表情越发的惊讶。

      「这……尸体的完整度超高。显然是下手的时候特别挑过了位置以及精準的掌握力道,这是只有经验丰富的高手才办的到的事情,每一只都可以拿到比标价更高的价格。」

      听到了老闆的评价之后,四周出现了「哗」的一声热烈讨论声,很显然能够听见老闆如此高的评价在这裏是很稀奇的一件事情。

      「你是铁匠或是厨师吗?一般的猎人是不会这幺精準的拿捏力度的。」

      「勉强来说应该算个厨师吧。」毕竟徐凌已经完整继承了加尔托斯的手艺。

      徐凌狩猎猛兽之时已经养成了并不刻意破坏的习惯,除了食用的以外,大多数的猛兽尸体都维持着牠生前的样子。

      那是因为在以往徐凌会将猛兽的尸体带回去送给梅丽丝或贝蕾儿,而只有完整度高的尸体才有再利用的价值。

      而加尔托斯也教导过自己,如果要做猛兽料理的话,猛兽的尸体最好也保持完整才比较好处理。

      「果然没错,那就可以理解了。」老闆点了点头说道:「这些尸体的总价位大约在四千出头,由于品质较高可能会接近五千。由于你是第一次交易,所以我就直接算你五千黛安吧。」

      五千?这里的货币果然是要贵的多啊。而且这些猛兽的尸体也比徐凌所预想的要没价值,要知道一小杯酒以及一块水果就要五百多块了。

      要是这些尸体拿去人类疆域贩卖的话,几百万甚至千万是绝对跑不掉的。另外那也是因为有商人操纵的原因,在这个纯朴的小村庄里是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情的。

      虽然如此,徐凌还是爽快地接受了这个价格。

      徐凌所不知道是,这个价格在这火神之村里已经算是一笔鉅款了。汉尔默德请徐凌的酒和水果都是这里一般人难以享受的高级品。

      接下来,徐凌在这交易兑换所之内就没有什幺事情了。走出了如同百货公司的交易所之后,徐凌看向了一旁的朵拉朵尼:「我想要去拜访你们的圣火巫女,可以麻烦你带我去吗?」

      「巫女大人吗?这个……」不知道为什幺,朵拉朵尼看起来有些犹豫的样子。接着指向了这街道的尽头:「只要沿着这条街一直走就可以达到山脚边,在山脚边有着通往火神神社的阶梯,只要一直往上走就好了。」

      听着朵拉朵尼的指示,徐凌不禁感到有些意外。

      「你不跟我一起去吗?」

      「其实……就算去了也不一定见的到巫女大人。不,正确地来说……应该是能不能走到神社都是一个未知数。」

      「这是什幺意思?」听到了朵拉朵尼的话,这个神社在徐凌心中更加显得神秘了。再加上之前听见那汉尔默德与青少年们的对话,徐凌是更加想见到这个圣火巫女了。

      「那里有一个试炼,如果火神不想见你的话,是不可能走的到神社的。在这里说也说不清楚,总而言之你亲自走一趟就会知道了。说不定你很快就能够见到巫女大人了呢。」

      「嗯,那我就出发了,谢谢你的带路。」

      「祝你一路顺风,请一定要再来光顾阿利卡酒店喔。」

      不久之后,徐凌就走到了这街道的尽头。

      这里就是村子的边缘了,再过去就是通往山上的森林。

      在森林的的中央被开闢出了一条很长的石砖阶梯小径,在小径的上方大约每五公尺就有一个充满神秘感的红色鸟居,而在每两个鸟居的中央左右两侧则是挂着发出悠悠烛光的灯笼。

      徐凌从阶梯小径的最底层往山上望上去,这条长长的鸟居与灯笼通道隐没在了山腰间的重重大雾之中,完全看不见尽头在哪里。一股神秘的美感徜徉在这山间森林的浓雾之中。

      另外,在这条小径旁边竖立的一颗巨大的石头,在石头之上刻着好几的红色的巨大字体,这些字体分别记载着几条想要通往火神神社必须撙守的规则。

      「↑通往火神神社的路,在非祭典时间想要顺利到达的话请注意以下几项规则。

      一、请勿奔跑、请勿飞行、请勿饮食。

      二、一旦后退视同放弃。

      三、加油吧,拿出你的诚意来。」

      虽然对于第三点感到有点在意,但是徐凌却也没有想太多。反正就是不能够快速前进,只能一步一步地踏上阶梯就对了吧?那又有什幺困难的?于是,徐凌与银月便踏上了这个阶梯。

…………

      一开始徐凌与银月都觉得没有什幺,不过再走了大约半天的时间之后,他们两个都开始渐渐地感受到这里的不对劲。

      他们都已经踏过上万个台阶了,而在眼前的阶梯却是依然如同永无止境那般的漫长。

      在他们的身后瀰漫着浓浓的雾气,此刻在他们所站的地方已经完全看不到山脚下了。

      眼前依然是一排排的红色鸟居,两边是茂密的寒带森林。

      天色已经越来越黑,而两旁的灯笼也开始渐渐地发挥它的作用,将这整个石砖小道给照亮起来。

      一开始进到火神之村的时候徐凌就有注意到位于山腰间的神社大门,以目测的距离来说不应该走这幺远都还没有抵达才对。

      依照徐凌的直觉,眼前应该是一个幻境,而这个看起来神秘又美丽的鸟居通道是无论如何也走不到尽头的。

      此时,徐凌终于了解朵拉朵尼不跟过来的原因了,这就是所谓火神的试炼吗?

      又走了上万层台阶,四周围仍然是一样的景色,徐凌甚至还疑自己究竟是有没有移动过。

      以徐凌的身体力量来说应该是不可能会出现体力不支这种事情,但实际上徐凌现在感觉自己居然是举步艰辛!

      看不见终点的压力出乎徐凌想像之外的高,心理上的疲劳感远远高过身体上的疲劳。这一点不仅仅是徐凌,就连一旁的银月也是一样。

      「银月,要不要休息一下?」徐凌问向了一旁的银月。

      听到了徐凌的话语之后,银月马上就停下了脚步,在这台阶之上趴下来休息。

      银月的身体素质可没有徐凌这幺强大,牠其实早就开始感到体力不支了。

      不过出自于骨子里的倔强,牠绝对不想落后于徐凌,即使死死撑着也要跟在徐凌的身边。

      徐凌重新开始思考了这试炼的三个规则,试图找出些什幺突破点。

      第一条的请勿飞行、奔跑与饮食应该是要对着火神表示尊敬的意思。

      而第二条「后退视同放弃」的意思应该是给参加试炼者一个退出的机会,如果徐凌猜得没错,在自己往下一个台阶那一瞬间就会被传送到出口去。

      而第三点……拿出诚意来。应该就是考验自己的意志力了吧,只有拥有强烈心愿的人才能够真正的进入神社见到圣火巫女。而这个台阶最主要的正是考验被考验者的决心与毅力!

      想到这里,徐凌轻轻地摸了摸一旁银月的头并且将自己所分析后的结果讲给银月听。

      「银月,你先在这里好好休息吧,如果撑不下去再往回走就是了。我想火神一定会平安地让你回到村子里的,到时候你就先在村子里等我回来吧,我就先走一步了」

      说完之后徐凌便重新站了起来,将目光看向了那永无止尽的鸟居通道之上,并重新跨出了脚步。

      徐凌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银月正狠狠地注视着自己。

      银月并不是生气徐凌抛下牠先走,而是生气徐凌居然看不起牠,认为牠会放弃!开什幺玩笑?

      银月吃力地站了起来,虽然此时已经看不见徐凌的背影了,但银月还是奋力地往上跨了一个台阶。

      ※※※

      徐凌不知道已经跨过多少个几十万个台阶了。

      自从那天太阳落下之后就从来没有在升起来过,从徐凌的生理时钟感觉上来看已经过了大约三个月的时间。

      这三个月之间的这鸟居通道上一直都是保持着黑夜的状态,太阳宛如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唯一的光源就是来自通道两旁的灯笼。

      徐凌始终踏着速度如一的快速步伐,在他的眼神中充斥着坚毅的眼神。

      无论如何他都必须找到这个圣火巫女,得知加尔托斯的留下来的力量之后再前往狱界去寻找龙静。

      与这渺茫的未来相比,眼前的阶梯又算是什幺难关?

      ※※※

      徐凌已经踏上几百万个台阶了,周围的景色依然没有变化。

      他感觉自己走这个台阶的时间应该已经超过两年了,许久未曾感受到的饥饿感从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传了出来。

      原本黑色短髮的徐凌此刻已经变成了一头长髮,满脸的鬍渣徐凌已经懒得再清理了。

      现在的他只想要快点走完这个令人痛苦的台阶,见到那个神祕的圣火巫女。

      ※※※

      徐凌已经踏过数千万或数亿个台阶了,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从来都没有前进过。

      他感觉自己人生的大半辈子都浪费在走这个楼梯上面,此刻的徐凌就好像是一个居住在深山里的野老人一样狼狈不堪。

      如果徐凌此时有一面镜子的话,他会发现自己的头髮与鬍子都已经变的斑白。

      满脸的皱纹说明了徐凌此时已经是一个岁数已大的老人,已经完全不见原本帅气的样子。

      不过就算如此,在他的眼神里却还存在着一股执着的光芒,无论如何……自己一定要把这阶梯给走完!

      ※※※

      徐凌已经无法去估算自己走了几个台阶了,就连时间这种东西宛如都失去了意义。

      四周围的景色还是一样。

      对于这里的景色从一开始的欣赏,到后来的麻木,在之后便成了噁心,到了现在徐凌已经彻底无视这周围一成不变的环境了。

      现在在他的眼前只有下一个台阶,永远也走不完的下一个台阶。

      乱七八糟的疲惫感从灵魂到身体上都不断的折磨着徐凌,腹中的饥饿感宛如洪水猛兽一样的轰向徐凌的大脑,侵蚀着他的理智。

      徐凌的脑袋昏昏沉沉的,眼神已经是失去了焦距。

      此刻徐凌已经无法再思考,就像是一只濒临死亡的野兽一般,存粹是依靠着本能地在往上跨出一个台阶。

      只要放弃的话,就不必在这幺痛苦了喔?

      只要放弃的话,就可以离开这个地狱了喔。

      宛如是恶魔的耳语一般,未知的声音在徐凌的脑海之内响起。就在此时,徐凌终于是停下了脚步,如同是一个木头人一样的矗立在了原地。

      在后面就是你所渴望的天堂,尽情享受的美食美酒,在家乡还有一个等待着你回去的美丽少女。

      更何况,就算你再怎幺努力也不可能见到那个圣火巫女的,这一切只不过是火神在愚弄你的把戏而已,难道你还察觉不到吗?

      圣火巫女根本就没有要见你的意思,否则的话你早就已经走到终点了。

      再说了,就算你见到圣火巫女,对方也不见得会知道加尔托斯的尸体藏在哪里。那你究竟是为了什幺来爬这个阶梯的呢?

      回去吧。要找到加尔托斯的尸体根本就不必依靠什幺圣火巫女!

      为什幺要如此委屈地在这里受苦?

      为什幺要这样卑躬屈膝的遵守别人订下的规则?

      你依靠自己的力量也同样能够找到加尔托斯的尸体,不是吗?那幺,你来爬这个阶梯究竟又是为了什幺?

      突然之间,宛如有一个看不见的人从徐凌前面推了他一把,徐凌软弱无力的往后栽倒而去。

      太好了……这幺一来的话,总算是可以逃离这个痛苦的试炼了……

      在这一瞬间,徐凌所感知的时间好像突然慢了下来。

      而往后倒下的速度也开始变成了像慢动作拨放一般的速度。

      这样真的好吗?就这幺放弃……真的好吗?

      即使前方看不见终点,即使努力得不到回报,但是就将至今为止的奋斗全部付之一炬,这样真的会甘心吗?

      会不会在之后后悔着自己没有尽到全力?

      再说,自己所要达成的目标是这幺容易就可以放弃的吗?

      究竟,自己到底是为什幺要爬这个台阶?

      突然之间,徐凌失去焦距的眼神又重新恢复了光芒,且变得比以前更加的精粹,彷彿是受过淬鍊一样的坚强闪亮。

      我,是为了再见到龙静一面所以才来爬这个台阶的!

      这就是我的目的,为了达到我的目的,我可以不顾一切!

      为了完成我的这幺目标,我吃再多的苦头也愿意。为了再见到龙静一面,即使是毫不可靠的线索我也一定要去掌握!

      徐凌的双脚猛然发力,将自己原本向后倾倒的身体给坚持住,然后将身体往前摆正回来,再继续往上跨出了一阶又一阶的石梯。

      在大约又踩过一千级阶梯之后,奇蹟终于出现了。

      永远的夜色出现了变化,从东方的天空出现了一抹鱼肚白。

      晨曦到来了!这一抹美丽的阳光照耀在了徐凌的身上,彷彿将徐凌的全身给洗涤过了一次。

      苍白的枯燥长髮与鬍子直接被这一道光芒给照成了飞灰,满脸的皱纹也消失不见,但是那经过淬炼的坚毅眼神却依然留在徐凌的眼中。

      徐凌的意识中感觉自己宛如走了几百年的时间,但是实际上的时间却是连一天都不到!徐凌是在前一天的午间时出发的,抵达神社的时候才刚刚是隔天早晨。

      在徐凌的眼前是一个特别巨大的鸟居大门,正是徐凌在刚刚进入火神之村时所见到的那一个!

      而更加特别的景象是在这鸟居大门的后方。

      明明这里应该是吉贝斯塔大陆的极北严寒之地,可是这里的温度却十分的舒适宜人,就好像是冬天刚过而白雪还没完全融化的春天一样。

      几棵不应该是生长在寒土的温带大树自在的随着微风摇曳着,在上面还有几只啾啾叫着的可爱麻雀。

      在旁边还有着几片小小的农田与一口水井,在农田之上种植着翠绿的新鲜蔬菜,看起来像是有人每天在精心照顾的样子。

      在最后,徐凌才将目光放在了正前方那个规模并不是很大,看起来却异常充满神秘力量的古老神社。

      在前院没有任何的人影存在,徐凌走到了神社的门口,在那里发现了一个巨大的油香箱,而在油香箱的上方则是一个摇铃。

      虽然徐凌以为这是巧合或是自己的错觉,但是在看到这间神社后,徐凌心中的疑惑马上就变成了笃信。这分明就是地球上J国的神社风格!这火神……还有这巫女,究竟是何方神圣?

      看着眼前的奉纳箱,徐凌从口袋里拿出了两个一百黛安的铜板丢了进去。

      铜板直接落进了奉纳箱的底部,发出「框啷框啷」的声音。从这声音来判断,在这奉纳箱底下除了徐凌丢的这两名硬币之外,应该是一毛钱也没有。

      真是有够寒酸的神社啊。不过,如果想来参拜神社还得接受之前那种试炼的话,的确是没什幺人会想来……

      徐凌一边想着,一边摇了摇自己身前的那个摇铃。

      「噹啷噹啷……」

      「来了来了!」一阵欢快的少女声音从神社里面响起,接着便是传来了一阵「咚咚咚」轻快的脚步声,听起来并不像是只有一个人的。

      「唰!」原本神社紧关的大门被打了开来,从里面走来了一名年约十八岁左右的青春少女。

      那是一名红色长髮的美丽少女。这名少女穿着徐凌所熟悉的那种红白相间的巫女服,想必就是那一位圣火巫女。

      而另一位则是有着银色长髮、年纪大约八、九岁的幼女。

      此时这个幼女穿着一件小小的迷你绣花和服,头上的银色长髮用髮髻盘了起来看起来是说不出的可爱。

      更加重要的是在她的头上有着传说中的银白色「兽耳」,让人不禁想要把她抱在怀里乱揉乱捏一番。

      当这位银髮幼女看见了徐凌之时,马上露出了一脸得意的表情:「哼哼!徐凌你也太慢了吧?我在昨天晚上就到了喔!亏你还比我先走一步呢。」

      「……银月?为什幺你会变成这个样子!」徐凌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变成人形的银月与那一跳一跳的兽耳。

      「这是火神的恩赐喔!」红色长髮的圣火巫女一边说着,一边拿着钥匙从后方打开了奉纳箱后方的小门。

      看到了那两块小小的一百元硬币,这一瞬间圣火巫女脸上的笑脸顿了一下。

      「那个……不好意思……」圣火巫女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看向了徐凌。

      「什幺?」徐凌疑惑的问。

      「本神社的香火钱,成人的话一次最少要捐献两千元喔!小孩的话只要五百元就可以了,所以总共是两千五百元。」圣火巫女微笑着看着徐凌说道,在她的眼神之中彷彿出现了恐怖的黑暗漩涡。

      「如果不支付足够的香火,恕本神社不接受为您服务,还有可能会受到诅咒哦!」

      「你家开黑店的啊!」

      感受到又累又饿的徐凌此时的精神其实已经快到极限了,在看到眼前这巫女「摆明就是要坑你一把」的眼神不禁愤怒地大吼了出来。

      「毕竟会来到这里的香客很少嘛!」圣火巫女一脸理所当然地说着。

      这句话彷彿就是间接地承认了徐凌所说的话,而在她的脸上却丝毫察觉不到任何的罪恶感。

      「虽然村里的大家都很虔诚,可是无奈的是……我们的香火真的是少到我都想哭的程度了。既然你有事相求,那幺也请捐献出相对应的香火钱吧!诚意啊!诚意!最底下的石碑不是有写了吗?」

      意思就是如果不拿出这香火钱,徐凌就连询问的资格都没有了。

      咬着牙,徐凌从空间包包里再拿出了二十三个一百元硬币丢进了奉纳箱。自己原有的五千元财产一下子就直接被削掉一半了!真是个黑心神社。

      「确实收到了!」圣火巫女露出了开心的神情,徐凌彷彿从她的眼睛里看见了$$的图案。

      接着圣火巫女站到了一旁,让出了通往神社之内的通道:「快进来吧,请进请进!为什幺要待在门口呢?真是的,明明就不用这幺客气的呀!」

      这是徐凌这一辈子第一次有想揍美少女的心情。

      走进了神社之内,浓浓的檀木香气息传来,这里的地板是木製的而且非常的乾净。

      在神社的中央供桌上恭奉的是一团小小的火焰,这个持续燃烧的红色火焰看起来和一般的火焰完全没有两样。

      「这就是传闻中火神?」徐凌用有些敬畏的神情看着那一团燃烧之中的火焰。

      虽然自己的实力已经十分强大了,但徐凌还没有自大到可以无视神的程度。毕竟将自己从地球送到这个世界上就是出自于某个神的手笔,在自己与赛维尔战斗之时也是由神出马「改变了世界的规则」。

      「不,那只是一团普通的火焰喔。」圣火巫女口气随意地说着:「那只是代表火神用的,为了给人祭拜的一个毫无意义的火焰啦。你想想嘛,要是一个神社里没有一个给人祭拜用的对象那不是很奇怪吗?火神那家伙平常没事才不会在神社里待着呢。」

      「把我的恭敬还给我!」真是莫名其妙的火大,徐凌已经充分了解为什幺那群青少年在提到这个巫女会表情怪异的原因了。

      这个巫女居然称呼她的神明为「那家伙」,无论是这个神社、巫女或是火神,一切都让徐凌感到非常的莫名其妙加火大。

      「啊,从这里开始要脱鞋喔。」随着巫女的脚步,徐凌与变小只的银月走到了神社的后方,这里似乎是圣火巫女的居家场所。

      徐凌看着周围的摆设与格局,无论怎幺看都是地球上J国的建筑风格。

      「我说……这间神社究竟是怎幺一回事?」徐凌终于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有什幺问题吗?」圣火巫女疑惑的问。

      「总觉得……很特别。」徐凌支支吾吾的说着,总不能说为什幺这个建筑跟地球上的神社长的一模一样吧?

      「真的很漂亮对吧!」听到徐凌的话后,圣火巫女开心的转过身来,脸上洋溢着得意开心的笑容。

      「据说这是在好几代以前火神参考异世界的神社建造的喔!不过你肯定不相信吧?异世界什幺的,那可是实际存在的喔。」

      「不……我相信。」自己就是来自异世界的人,徐凌怎幺可能不相信。

      话说果然是这样,这座神社果然是直接仿造那地球J国上的神社啊!不只连神社,就连巫女服也完整的仿製过来了。

      「唉?我还以为你肯定不相信的呢!亏我还準备好了异世界的东西来让你开开眼界。」一边说完,圣火巫女拉开了房间的拉门。

      在看到里面的东西时,就算是徐凌也不禁完全恍神了。

      一台大约四十多吋的液晶电视就摆在房间里的角落,在旁边还摆放着好几台不同厂牌的家用游戏机。

      无数的游戏片凌乱的丢在一旁,在电视萤幕上正是已经被暂停画面的某套格斗游戏。显然这巫女在刚刚还在开心的与小女孩银月对打着。

      「为什幺……这里……会有这东西?」徐凌有些结结巴巴的问着。

      「那还用说,当然是我拜託火神在异世界帮我买回来的啊。话说你居然知道这个是什幺啊?」圣火巫女惊讶的看着徐凌,一副很不可思议的样子。

      「我……的确是知道,因为我是从那个异世界穿越到这个世界上的。」徐凌表面上麻木的回答着,但在心中却是十分的激动。

      这个火神到底是什幺鬼东西啊?这里和地球之间是可以随便就来来去去的吗!

      「咦咦咦咦咦?」听到徐凌所说的话后,圣火巫女的眼睛完全亮了起来。

      「那你知道格○天王吗?要不要来和我对打看看!还有还有,你知不知道生X格斗又出了新版本了?那个画面、那个流畅度!完全不是前作可以比拟的啊!」

      这个家伙……完完全全就是个电玩宅啊!而且好像还偏爱格斗系列的游戏。面对着圣火巫女那宛如找到知音似的兴奋神情,徐凌额头上的冷汗开始慢慢的流了出来。

      「那个……其实我对电玩不是很了解。」

      在这一瞬间,圣火巫女的表情僵了一下,那如同烈火般的热情彷彿瞬间被直接浇熄了。

      接着圣火巫女终于是恢复了冷静,手指指向了茶几旁的一个坐垫:「徐凌先生对吧?请坐在那边,我先去端茶和拿几包点心过来。至于小银月的话就先自己一个人玩吧。」

      「哼哼!我等一下一定要打败你!」银月不服气地对着圣火巫女说着,接着一头坐在电视机的前面,手上拿着摇桿开始和电脑玩家脚色战斗起来。

      「这些算是招待,请享用。安心吧,因为你已经缴过奉纳金了,所以是免费的喔。」

      将一杯茶水和一包洋芋片放在了徐凌的面前。接着圣火巫女认真地对着徐凌说道:「好了,请跟我说说你的烦恼吧,我会认真倾听的。」

      那就不是「免费」的,而是「已付费」啊。你这个黑心巫女!话说居然连这种东西都有……徐凌一边在心里吐槽着,一边打开了自己在数年前还很熟悉的空气包洋芋片。

      「我是来寻找一具恶魔的尸体,这只恶魔的名子叫做加尔托斯。据说被藏在这极北之地的某个角落,你知道任何有关这个尸体的事情吗?」

      「嗯,我知道哦。」

      「真的吗?那具尸体现在在哪里?」徐凌惊喜的睁大了眼睛,不禁是下意识地将身体往前倾追问道。

      不料,圣火巫女竟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个小小的奉纳箱,在这个小一号的奉纳箱外面还写着「赛钱箱」三个字。

      「回答这个问题要请先支付一千元喔。」圣火巫女对着徐凌露出了微笑,在她的身上又发出了「我摆明就是要坑你」的黑暗气场。

      「……我可以把这间神社给拆了吗?」徐凌的额头上爆出了明显的青筋,恶魔之力在体内蠢蠢欲动着。

      要是一般人站在此时徐凌的面前大概已经被震摄的屁滚尿流了,可是眼前的这个巫女却彷彿完全没有感觉似的保持着微笑。

      「可以啊!只不过赔偿费用很高的喔。如果你欠了本神社的钱……嘿嘿嘿……会发生很有趣的事情喔。」圣火巫女丝毫不惧徐凌的压迫,反而还好像很期待徐凌动手的样子。

      「算了……我开玩笑的,对不起。」别说这间神社有深不可测的火神罩着,就连眼前的这个圣火巫女看起来都不是省油的灯。

      更何况徐凌还有求于人,更加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啊?真没劲。话说刚刚那个问题涨价了,涨到一千五百元了!」看到徐凌放弃,圣火巫女彷彿是很失望的样子。

      徐凌面无表情的从空间包包里再拿出十五个一百元硬币丢进了眼前的赛钱箱,然后决定不发一语的看着圣火巫女。

      「万分感谢,嘻嘻……确实收到了喔!」

      与徐凌的表情恰恰相反,圣火巫女脸上喜孜孜地笑着。接着她回答了徐凌的问题:「你说的恶魔尸体,现在就被封印在我家神社的后山里面。」

      「你看到的那一座大到很不可思议的山,其实就是吉贝斯塔大陆与狱界的边界之线。」

      圣火巫女用手指了指身后:「在那座山的后面就是狱界的领土,而恶魔的尸体就是被封印在那山里的其中一个山洞裏面。顺带一提,没有得到我的允许,你是不可能进入那个山洞的喔!不,应该是连踏上那一座山都不可能。」

  • 名称:战地4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04:3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