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官网超清

      进入众神山脉前的林间营地处,热闹的喧嚣随着夜幕降临而逐渐接近尾声,围绕着营火的人们逐渐退到旁边休息,酒桶内的黄汤逐渐见底,奏乐的人们停止敲打,最后,仅剩几名站岗的人在营地四周游走……

      而弗利则来到圣棠底下,倚靠树干而眠,他相信整个营地里面,只要有圣棠在周围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圣棠则一直思考着,因为自己目前的心理状况,受妮可点出了问题所在,没有任何感情的思路出现了杂讯……

      深信自己只会为身旁的人带来不幸,所以才下定决心远离艾因赫伦,离开自己最不希望看见其受伤的胧,认为这样才是对其他人最安全的做法。

      离开熟人之后,就只剩下毫无关係的旁人,那只要不跟他们有所互动的话就不会有太多的瓜葛,也就不会让更多的人跟胧一样的在乎自己,也能够遏止类似塔克的情形再次发生。

      那怎幺样避免人们接触自己?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对他们极度的冷漠,只要把一切情感屏除掉的话,那就不会有人想要靠近自己了吧?

      玫瑰虽然有刺,却也有同等的美艳,会令人忍不住的想伸手摘取,但是只要被尖刺伤到,就会因为知道美中带刺而会放弃伸手紧抓的想法吧?

      只要不流露任何感情的,冷漠得可以伤害到旁人的话,就可以避免人们的靠近了吧?只要这幺做就可以了吧?

      既然如此的话,那为什幺如今会有一个弗利会一直跟在身边呢?难道是曾几何时给予的帮助吗?但是身为圣骑士…不,身为一个人,看到旁人有困难,伸出援手不是正常的吗?至少在当下,自己认为那是正常的行为而没带有任何情绪的作为……

      如果帮助有需要的人是应该做的事情、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那为什幺妮可会说自己在替别人着想?

      不明白,完全不能理解……

 

 

      难以想透的千头万绪,缠绕在圣棠心中,让其彻夜思索,直到黎明再起。

      有人爬出了帐外,开始盥洗,陆陆续续的,昨晚疯狂了一夜的人们都已经醒来,準备进入众神山脉,一反昨日的笑颜,今日大家的脸上多了份严肃。

      弗利也被逐渐活络的吵杂唤醒,伸懒腰好舒展筋骨之后抬起头来,看圣棠人还在,大大的鬆了一口气,看来是非常害怕圣棠早在自己没醒过来就丢下自己离开的样子。

      一阵梳洗与收拾营地过后,弗利与冒险团的人简单做个道别便跟着圣棠踏进山脉的入山口…

 

 

      「吶,昨天打探消息时,看你有所反应的样子,难道圣棠的主要目标是在主峰上面吗?是…光耀石结晶的样子吧?听说疑似带有那个东西的魔物,强悍的可以歼灭一队冒险团耶,你要只身挑战吗?当然我只是个吟游诗人,肯定是没有任何战斗能力的哦!如果你打从一开始就把我算在里面的话,那真是太高估我了。」

      不过才刚离开人群,弗利又立刻把喋喋不休的嘴对向圣棠,连环砲轰似的与其对话,而多日来的经验,全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弗利似乎忘记自己现在所踩的路段,已经是随时有魔物出现都不奇怪的地区,依旧毫无顾忌的畅所欲言,完全不怕自己的声音会招来魔物,不晓得是神经太大条还是有圣棠在所以肆无忌惮。

      十几分钟的路程过后……

      「如果遇到那只妖兽魔物的话……」弗利的碎碎念还没说完,圣棠已经伸手将其推开,顺势迴身拔出紫雷,把不知道从哪窜出来,但很明显是针对弗利的魔物一剑斩杀。

      弗利跌坐在地上,没有怪罪圣棠,反而马上观察周围状况……

      十来双满是兽性的鲜红兇光环绕在圣棠与弗利身上,仔细一看,全是身上带有翠绿图腾的狼型魔物。

      「看来魔物也很不喜欢多嘴的人啊。」看倒在自己身前的尸体,弗利乾笑了几声,看来很是清楚刚刚魔物瞄準的是自己。

      「现在才知道!」而坐在圣棠肩膀上的妮可嘟念了一句,她早在踏入山脉开始就在警戒周围动静,也早就告诉圣棠有魔物的气息,只是看狼第一眼看向的目标是弗利,她就非常反对圣棠出手帮忙。

 

 

      站稳不动的望着周遭狼群,圣棠等待着敌人的动作,看着牠们环伺着,而看翠绿的图腾是偏向风属性的魔物,那就是速度会比较快一些……

      在圣棠背后的狼先发动攻击,悄无声息的直扑上来,明明是体型不大的小型魔兽却带着猛虎扑兔的气势!

      圣棠左手一扬,手环里的大剑随着光芒一闪而出现,直插在地板当作简单的防御,令来不及反应的魔兽笔直撞上!

      右手一扔,将紫雷掷向右侧目标,迴身抓起大剑即劈向晕倒在地的魔兽,鲜血如性命般溅逝。

      大剑旋身连扫两发,将扑面而来的魔物扫退,弹指射出雷矢将紫雷拉回,把握剑柄毫不犹豫的连连挥舞剑网防身!

      一旁的弗利,看到仅只有几只魔物上前且战且退的攻势,明白对方是缠战的意味远比猎杀浓厚,那就是说─魔兽的主要猎物是自己!迅即转过头来,魔兽的血盆大口早已在眼前,腥臭的味道伴随着死亡的阴影袭来!

      然而一道剑影闪动,紫雷从天而降,贯穿魔物的头骨,将其钉在地上;圣棠落地,迅即拔起长剑,转身扫蕩双剑,用大剑剑压扫蕩扑向弗利的魔物,用长剑连环挥洒剑痕击退牵制的爪牙。

      所有的狼群先后连连扑上前,而弗利也吓得向圣棠处爬去,期间不少有狼爪伤到长靴,力量直透布料刺激着神经!

      短短的时间,摸清楚魔物的速度与目标之后,圣棠索性将不适合一对多缠斗的大剑收回,转以一柄长剑应敌;仅止拼比速度的话,圣棠远比这些魔物快上许多!

      双脚云蹤开始催使战局变化,诡谲的残影在弗利身边构筑出剑网,连连招架住攻击,火花与金属铿锵闪抖着,却丝毫没能再伤及到其中的弗利,反倒是被圣棠架开或弹飞的魔物,其身躯的某处立刻裂绽出伤口,血如雨下。

      最后一支魔兽,身躯被斩成两段,倒卧在地,微微颤抖的身躯随着生命消去后成寂静,最终只剩圣棠站在弗利身前,将长剑上的鲜血挥洒乾净后收入剑鞘。

      不过几分钟的战斗,让弗利再次亲眼验证了名为『红髮恶魔』的传说;迅捷多变的身法、毫不犹豫的血刃,耳听的传说远远比不上目睹的震撼。

 

 

      战斗结束,确定没有新的魔兽残留下来之后,四周再次安静下来,仅剩虫鸣鸟语,让紧绷的神经恢复鬆懈……

      「难得新买的衣服就这幺髒了。」弗利自行站起身来,他想圣棠应该不会伸手搀扶他的,就不再浪费时间了;伸手拍拍沾尘染血的衣物,无法消除的髒汙让他感到惋惜。

      「啊圣棠,不要抛下…」只是,想到圣棠应该会弃他不顾后立刻抬头望去,却看见少年站在原地看着自己,确定他平安无事之后,才继续迈开步伐。

      「哇呜,没想到你会停下来等我啊…真让我又惊又喜,欸等等!我才刚说完啊!别丢下我啊!」说完,急急忙忙的快步上前,追上圣棠的脚步……

      「圣棠,放任这幺多嘴吵杂的人在身边,只会引来更多魔物的哦。」妮可长叹一口气,持续搜索周遭的所有动静,希望可以远离魔物的围剿,节省体力以準备继续赶路。

 

 

      弗利与圣棠两人持续不断的向深山处迈进,期间虽然始终有弗利的声音不断,但因为有妮可的缘故,所以可以绕过部分的魔物,免除些许战斗。

      随着时间的推移,圣棠等人越是深入,魔物的分布就越是密集,而强度自然也比最初遇到的狼型魔物还要强上许多……

      攀爬到树林边际,即将来到山腰处的碎石地带,圣棠突然对弗利比出了禁声的手势,随后走到一旁的树干阴影之后,细心观望碎石地带的动静……

      「左右各有一支魔物,都在往这个方向前进,要等两边打起来还是挑选其中一方解决呢?」妮可双手指向相反方向,指示出魔物的方位,已经在目视範围内,但如果不仔细观察很难发现:「出了这片树林就会直接暴露在视线之内,怎幺做呢?等待两支魔兽会面,看他们会不会交手然后趁乱通过?」

      圣棠思索了下,决定选择在原地等待魔兽会面再下决定,只是希望另一个人可以沉的住气,不然引起两只甚至更多魔兽的注意的话,或许免不了一场恶战。

      「要在这里休息一下子吗?」弗利轻声询问道,他看圣棠并没有继续行进的意思,心生好奇。

      圣棠仅只是再次的禁声手势,便倚着树干闭目养神,趁这段时间休息一下……

      弗利看圣棠坐在原地,往外查看一下,似乎看见了两名正在靠近的魔兽,确定两支魔物长得不一样,应该有可能会打起来……或许圣棠就是在等待那个时候吧?那还是乖乖的安静等待好了。

      打定主意之后,弗利也乖乖的盘坐在地,没敢有多余的动作,就怕让事情有所生变,只是…不知道有什幺事情,让他觉得心钟惊响不已,紧绷的神经,指引着直觉持续警告自己一件被遗忘的事情……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两支魔兽越来越靠近,但是没有任何异相…但就是因为风平浪静的缘故,让人更心生疑惑,心脏鼓动的力道越来越强劲,好似胸膛也随之起伏一样。

      在三方的距离都在一触即发的瞬间,一阵风颳过,一股腥臭味随之入鼻!

      弗利与圣棠同时惊醒,因为没有停下来休息过的缘故,他们从没注意到自己身上留有这段时间来击杀的魔物的血污!

      圣棠立刻起身,将弗利压趴在地上,一颗巨岩旋即砸来,将原本遮蔽两人的大树砸断,其中一支魔兽受血腥吸引而发动了攻击!

 

 

      圣棠急撇一眼,确认弗利没有受到什幺伤害之后,立刻奔离原本的位置,意图吸引魔兽的注意以便掩护没有战斗能力的吟游诗人!

      魔物手持稜角分明的粗木棒,随手一挥都能轻鬆将身边的岩石扫向圣棠所在,力量之大甚至连迸裂的碎石亦能造成伤害。

      脚踏、施力,连在岩石地带也如同蜻蜓点水般的轻灵身段,化身鬼魅穿梭在魔物发动的炮击之中而不受任何影响的圣棠,迅速逼近魔物周边,拔剑奇袭!

      迅雷般的一击命中时,传来的却是击中硬物的手感,定睛一看发现是巨大的岩块;魔物早以準备好了防御手段,连连横扫岩石的目的,除了击发碎石散弹以外,就是算準时机将大石掀起当作护盾!

      圣棠不恋战,脚尖一点即抽身离开,下一秒,石壁被碎裂,是其后魔物的奋力冲撞,凝聚浑身力量与一点的冲刺,垄罩了圣棠!

      身一落、脚一踏、腰一扭,紧急一踩云蹤步,务必在最快时间之内迴避出攻击範围!呼啸而过的风压,划破了随风摆荡的衣物,没能完全迴避开来,擦撞到了一星半点的左侧传来疼痛,数道锐利的挫伤正缓缓吐露着鲜红。

 

 

      短短数秒,另外一边的魔兽也注意到动静,加快速度逼近……

      而方才冲刺过去的魔物,并没有减缓速度,反倒加快速度,身躯一扭,掉头再往圣棠处冲来!

      看见魔兽来势如同万马奔腾般,要是呆站在原地吃下整个撞击,恐怕下场都不会太好,但…圣棠竟然不疾不徐的,双脚平行与肩同宽,并把长剑收回鞘中,站在原地,摆好架式蓄势等待魔兽!

      双方极速逼近,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圣棠将会是被撞飞的挡车螳螂!

      魔物手一挥,手上粗重木棒夹带长距离冲锋的动能,正面扫向红髮少年;圣棠左脚向前重重一踏,身躯一扭,双手向下一挥,将浑身凝聚的力量释放而出,并在力量最巅峰的时刻,将左手环上的大剑招唤出来!

      「砰~───」兵器交锋瞬间,响彻云霄的声响,随之而来的是巨大力量碰撞产生的振动,吹散碎石灰尘的烟幔,憾摇大地!

      圣棠脚下的大地被轰雷一步踏出了脚印,而随这一步所挥出的一剑,劈开敌人手上粗重的木棒,将魔兽一刀两断!

      两强相撞,原以为圣棠会是螳螂的那一方,但结果却是相反的,这让躲在旁边偷看的弗利是吓得嘴都合不起来了。

 

 

      但是还没结束,另一边还有一只魔兽快速逼近而来!

      将大剑收回手环之中,圣棠将空间腰带里收纳的长弓取出,数发箭矢连绵不断的阻挠着目标的行进,不过,敌方是慢了脚步,圣棠却是快步冲向对方!

      魔兽连连防御箭矢,被攻击得必须放慢速度,而且因为距离的关係而没办法做出反击,本以为必定会被箭雨钉在原地无法移动,但没想到红髮的人类却选择自己逼近!

      被射得窝火的魔兽,暗中窃喜,粗大的手直抓一把碎石,算準距离就是卖力一掷,力道之大,强得能将一旁岩石砸出碎裂痕迹…却没能够阻碍到圣棠!

      闪电步伐,专门闪躲长距离攻击的天云雷步之一再现!圣棠身影如同电闪雷劈一样,杂乱无章的穿梭在散弹砲击之间,仅止衣物受到波及,眨眼之间,已经来到魔兽身前,拔剑配合云蹤步绕过魔兽,顺势腰间一劈背后一砍!

      两剑斩出,魔兽却丝毫不受影响的扫手反击,逼得圣棠后躺才得以闪避;左手撑地出脚一踢,却没多大作用;对方的外皮太过厚实,剑砍尚无效果,何况拳打脚踢?

      借力离开魔兽周边,翻身落地还来不及起立,魔兽却已在眼前,双手抱拳奋力一砸,将坚硬的岩石地面砸出了一个凹洞!

      明白对方的速度与力量都不低,而且身躯坚硬,要攻克的话……只能挑弱点攻击,或是使用斗气跟雷之力了!

      魔兽冲上前来,连番拳打脚踢,粗壮的手臂难以想像会拥有不俗的速度与打击频率,拳头连连破风的声响,如同狂风呼啸,然而击中岩石亦能轻鬆将其击碎的威力,致使圣棠无法轻忽的谨慎闪躲。

      期间,圣棠抓準魔兽攻击的节奏与空档,连挥数剑,不但没有丝毫效果,甚至连逼迫对方防守都没能办到。

      随后,圣棠躲到厚岩石之后,引魔兽一拳粉碎,趁着对方看不见自己蹤影以及攻击间隔的空档,迅速戳刺几剑,魔物迅速向后退避,并捨弃攻势转以防守姿态!

 

 

      圣棠一看,发现对方似乎特别防範刺击,而毫不在乎斩击,随后回想一开始的箭矢,与之后的挥砍,对方明显惧怕于直线的戳刺!

      趁隙将长剑收回,拿出空间腰带里的长枪,迅速冲出遮蔽的岩石,以迅雷步直冲向敌人,连连点刺敌人面门;魔兽没想到圣棠居然会有长枪,于是更加死命的防守,将自己清楚的弱点尽数深深埋藏起来。

      看魔兽防御的更加卖命,圣棠便知道目标确实非常害怕点刺的攻击,并仔细观察敌人防守的姿势,试图判明敌人的弱点位在何处!

      随后,圣棠将长枪收起,改以紫雷展开一连串的斩击,而且每一击都有不小的力道,劈砍得声声震撼……但却是魔兽完全不害怕的攻击模式!

      魔兽看圣棠不再用突刺之后,喜出望外,马上解除防御,双拳连连痛殴眼前的少年!

      圣棠抓準时机,轰雷一步用以浑身的力气架开敌人的攻击,再重重的一劈直砍敌人的面门!

      魔兽丝毫不受影响,反道冷笑的一声,另一拳以浑身的力量砸下!

      看準敌人的破绽,圣棠后脚一踏,左手蓄力朝目标方向揍去,并且立刻召唤出左手环里的大剑,直刺魔兽方才防御的重点部位!

      大剑剑尖突破敌人厚重的外壳,直刺入体!

      圣棠顺势将其强压在地,并将雷之力透过大剑传导至敌人的体内,痛得魔兽长声嚎叫,随后没了任何动静……

 

 

      圣棠将大剑收回手环,将长剑收回剑鞘之中,回头看向弗利的方向……

      弗利慢慢起身,看似受了很大的震撼似的,但是外表看起来并没有受到什幺很严重的伤害,仅只是更髒了许多而已。

      「哇…不愧是惊雷骑士,这两支看似难缠的魔兽,居然那幺简单的就被你一个人解决了!」弗利的口气透露着丝毫不掩饰的惊喜,宛如打倒魔兽的人是他不是圣棠一样。

      弗利的惊喜,源自于他从没想过圣棠是那个人称『红髮恶魔』的传说,更没想到可以那幺近距离的观赏他战斗的英姿,无论是力量、速度、战术,每一项都是那幺的令他吃惊。

      相比起弗利,圣棠更多的体悟是在这次的战斗……

      在力量尽数挥出直到力穷之前,拿出收纳手环里的武器的话,会比从一开始就拿着武器挥舞要来得省力,也能避免敌人看穿攻击面貌,算是实用的技术。

      圣棠深呼吸几口气,将呼吸调整好之后,便转身继续向众神山脉的主峰前进,并没对弗利有任何的回应与理会。

      这两支魔物,一个数十人的冒险团必定能处理,但是圣棠的目标却是灭了一整个团队的魔兽……如果不先热身好,处在良好的备战状态的话,必定会战死在这座崇山万岭之中的。

  • 名称:迅雷官网超清
  • 时间:2018-11-04 11:18:3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