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蝇超清

这个世界存在着恶魔,但是却没有神,或者是个不管事、不慈悲的神,所以人类只能自力救济,或者成为超越的存在。

恶魔也就是俗称的妖异,也是大姊说的妖族,名字虽不尽相同,他们的传说则都在世界各地反覆的传唱,虚幻的不停被捏造,忘记了最根本的事实,遗忘了那不单只是告诫用的故事。

从蓝小雪口中陈宗翰大致理解到何为凭依者,那是崇拜恶魔经由特殊手法与死地妖异得到连结的人类,而且他们常常都只是普通人,梵谛冈某些神职战斗员也是类似的情形,拥有强烈的信仰进而获得力量,不过相比起来恶魔赐予的更多,更不理会载体承不承受的了。

信仰自由虽然在很多国家都受到限制,但只要你别大声嚷嚷,基本上很少人会吃饱撑着跑去找你麻烦,通常来说只有教廷会不问原由的歼灭异教徒。

可是如果你拿获得的力量犯事那就另当别论。

一般来说力量的体系基本上分为两种,也就是异人和修练者,两者由于天生在力量的运用上背道而驰不可能兼修,也导致出许多立场上的冲突和误解,而在两者之外还有极少数不属于体系内,教廷和凭依者就是其中之一。

也因此很难划分他们的强弱,毕竟谁也不知道赐予他们力量的恶魔是什幺等级。

姜家的办事处位于台北市难得清静的郊区,地价自然不斐,是一幢有着草坪和铁门犹如欧式大使馆的建筑,前面的林荫小道充满清幽之意,蓝小雪把车停进停车格,熄火和陈宗翰一起走了进去。

里面大约有十名办公人员,拥有战力的却只有陈宗翰和曼曼,她原本和蓝小雪以及第五小队的战斗人员一起押解犯人,不过出了意外只剩下她能够暂时支撑,老实说有些吃不消。

「在屋外有设置隐匿用的结界,为了避免犯人的同伴救援或杀人灭口我们尽可能的低调,你要见一下他吗?」曼曼接替蓝小雪的工作带领陈宗翰来到地下监牢,那是就连陈宗翰的感知也感觉不到的隐密地方。

走下阶梯打开铁门,里面有三个牢房,只有一个里面有人。

是个看起来有些青涩,年纪不超过二十三的男性,他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就连呼吸都很浅,视觉上看起来和平常人无异,不过确实带了点黑暗的气质,甚至有些接近陈宗翰身上的死气。

「别看他现在人畜无害的样子,为了抓到他我们动用了四位执法队员和一名队长级的大人物,被打伤后他就陷入沉睡,根据白髮的话他在最近两三天就会醒过来,我们的任务就是在他醒来后拿到我们要的资讯。」曼曼再次确定栏杆的坚硬程度,说道。

陈宗翰端详着凭依者,问说:「不可以想办法把他弄醒吗?」

「我们也想过,不过白髮确定这样做只会弄死他,毕竟他在没有恶魔凭依的时候只是个普通人。」曼曼可惜的说。

「能预估可能有多少敌人吗?」

「上次对方有二十人,被我方击杀七人,无力战斗的五人,如果和先前是同样组合的话,阿翰你一个人就绰绰有余了。」

「我们有办法增援吗?」陈宗翰问道。

曼曼苦笑,「现在情形哪里都缺人,恐怕有困难,离我们最近的是一个叶家经营的据点,能用的人力有三个,不过程度和我差不多,赶过来不塞车的情况下大概需要三十分钟,如果要你这种执法队战斗人员的水準就不太可能。」

「嗯。」

确定任务内容后陈宗翰开始在建筑的里外巡视,办事处只有两层楼高,但不论里面的装潢还是外表都显得充满格调,草坪上有个洒水器正浇灌着,在后面则是停车雨棚和和垃圾场,除了前面的出口外其他地方都是由绿树掩盖,平常是很有雅緻的林中别墅,但遮蔽了视野加深防御的困难度。

隐匿的结界中心设在办事处的经理室,作为法术支撑草坪上散布了一些石头,看来当初动土的时候就有考虑过结界的问题,算是唯一值得嘉许的地方。

陈宗翰不会什幺法术也不会可以事先布置的陷阱,在大致了解环境后拉了把椅子坐在建筑门口的阴影处,脸上戴着蓝小雪帮他找来的标誌性面具,是个眼角有个水滴的小丑面具。

双手抱胸,眼睛半睁,在警戒四周的同时体内也在默默的修练,凝炼自己的心神。

作为第二战力的曼曼待在地下室内,近距离的看顾犯人避免意外发生。

天空的云层变厚却没有降下雨来,拖拖拉拉的好不乾脆,嗅到增加的湿气,陈宗翰继续坐在椅子上一动也不动,几乎要令人忽略掉他。

有陈宗翰坐镇,姜家办事处里面的办公人员都放心不少,执法队的名头摆在那裏,平时避之唯恐不及,但成为同伴后是可靠非常。

陈宗翰一直坐到太阳西下都没有半点动静,就连拂过的风都显得悠闲,捲动叶子后就飘然离去,看不出任何一点危险。

姜家的办公人员在日落后就陆续下班,他们採取的是打卡制,到了晚上只留下三位执勤人员,其他人明白这里的处境更是加速离开,深怕在门口撞见想要劫囚的敌人。

「看起来没有什幺问题。」蓝小雪站在陈宗翰旁边,她处理了一整天的文件报告,揉了揉双眼,视野里没有一丝不正常。

「希望如此。」

晚餐由蓝小雪準备,早就知道陈宗翰食量的她订了五个大披萨,全部都由陈宗翰自己消灭。

饱餐一顿后的陈宗翰继续坐在门口,收敛起气息后没有足够眼力根本发觉不到他,铁门外的灯座都打开,耀亮了草坪和树林,隔着重重缝隙看的到台北市不夜的灯火,但在这里一切都显得宁静。

「小雪,妳知道最近的新情况吗?」陈宗翰向一起坐在他隔壁守哨的人问道。

蓝小雪自然知道陈宗翰指的是什幺,说:「黑龙江那边的裂缝很久没有动静,但是相比起来青城山那裏则陷入了苦战,两天前由各大是家的代表首次尝试重现姜子牙分开三界的法术,不过失败了,还有红色邀请卡的事情,我想上面的人大概是急了,用这种强硬手段怎幺可能没有反抗。」

接着蓝小雪向陈宗翰稍微说明了红色卡片的事情,他说:「我昨天听我一个朋友讲到这东西,他是个比较特别的普通人,就是之前我们去公听会的时候碰到的那个人,看来很多消息不只是在修练界里传递了。」

蓝小雪叹了口气,说:「最近普通人那一边闹得很兇,你应该知道总统府前面的事情吧。」

「我那个朋友就是里面的人,他还满讨厌世家的。」

「噢?那你应该知道事情不是表面那样,甚至总统府噤声也是在表明一个态度,他们也想要脱离世家的控制,有种说法是这场抗议就是他们唆使。」

好複杂的政治斗争,陈宗翰心想,好险自己不用搅和进去。

根据大姊说的话,裂缝战场那边再怎幺修补都是无用功,陈宗翰不晓得自己该怎幺证实这一点。

「天下大乱呀。」蓝小雪感慨,手支着头缩起身子,坐在台阶上的她因为接连的忙碌而有些疲惫。

「小雪,我一个人就可以,你要不要进去休息?」

「我没事。」蓝小雪挥了挥手,目光没有聚焦在思考着什幺。

陈宗翰没再多说话,两个人都陷入轻鬆的沉默,在黑暗里打起精神,留意任何风吹草动。

皱眉,陈宗翰站了起来,望向铁门外面。

吵杂声,有人接近,而且人数不少。

「来了?」蓝小雪不是战斗人员,退一步準备躲藏起来。

「不是。」陈宗翰瞇起眼睛看向正接近的一群人,从脚步声来看大概有四十人,大多虚浮没多少实力,虽然有敌意但大剌剌的一点也不像是前来杀伐。

「很多人,但好像不是我们等的人。」

「什幺意思?」蓝小雪问说,留守的三位办公人员听到接近的喧哗声凑到窗前,也在观察究竟是怎幺回事。

这一群人里面有修练者、异人甚至是普通人,他们在门口就停下前进的脚步,没有做出任何疑似攻击意图的行为,在昏暗的灯光下陈宗翰看到那是主要以年轻人组成的团体,有些人举着牌子,有些人扛着包裹,然后他们席地而坐。

蓝小雪看清楚来人后说:「我的天啊,他们是来抗议的吗?」

牌子上写的字分别是『要求解释』、『归还主权』,他们肯定清楚这里是怎幺样的地方,这些标语是冲着姜家。

看来总统府前的抗议行动正进入第二波,明目张胆地对三大世家的办事处採取静坐抗议,这从圣雄甘地传承下来的方式,无声却有力的表达出他们的诉求。

接着架起了灯光和帐篷,看这熟练的架式他们是打算长期抗战,一直到被武力驱逐或是世家妥协为止。

「怎幺办?」陈宗翰问道,谁想的到会发生这种情形。

说起来策画这一系列抗议行动的人的确很聪明,他们运用舆论压力和大量普通人来克制三大世家惯用的清洗办法,让整件事情摊在阳光下,黑暗无法靠近,众人的目光焦点成了最好的倚仗。

不过来到姜家办事处的门口又是另一个意思,是笃定姜家不会恼羞成怒到杀人灭口吗?

蓝小雪心理衡量了下场面,如果在平常随便对方要扎营还是举办营火晚会她都无所谓,但现在这个危险关头任何意料外的发展都可能成为敌人的突破口,稍一沉吟,「请他们离开吧,至少今天不要待在这里。」

没想到自己还兼具劝导功能,陈宗翰抓了抓头走到前面。

陈宗翰的现身自然很快就吸引到人群的注意,安静了下来,注视着陈宗翰。

在他们眼里,陈宗翰就像是从黑暗里浮出,带着面具,说不出的诡异,场面无声,

「可以请你们离开吗?」陈宗翰站在铁门外,静静的说,同时在观察眼前聚集在这里的人们。

刚才没看出来,里面藏有几个实力还不差的异人和修练者,应该是作为保险,避免姜家这边翻脸的时候总要有人能抵抗。

不过他们想太多了,现在人员极度匮乏,能战斗的都调到其他地方去了。

「不行。」被断然地拒绝,回答陈宗翰的应该就是他们这一群人的领导者,一位戴着眼镜年纪不超过二十五的异人,白白净净的像是普通好大学生,「我们要求和姜家的负责人对话,这是我们的权力。」

姜家的负责人?是指姜家家主吗?

不管是谁陈宗翰都不认为对方会理他,不过无论如何那不是他该管的事情,「你们待在这里我会有些困扰,能的话,你们今天晚上可以先离开,过几天再来吗?」

面面相觑,他们有种被陈宗翰贬低的感觉。

「你是在嘲笑我们吗?」领头异人沉着脸说道。

「我没有这个意思。」

「在得到合理的回应之前我们是不会离开的。」接着一个人凑到他耳边说了几句话,领头异人上下打量了一下陈宗翰,说:「你是执法队的?」

陈宗翰耸耸肩,算是默认了。

「我最痛恨的就是你们这种自以为佔着道理的暴徒。」他恨恨地说,看起来他对执法队挺厌恶的。

不过比起这些,更重要的是陈宗翰在人群里发现他认识的人。

该死的,是章芸真和王志豪。

前面那个就算了,后面那位是来凑什幺热闹啊!

不由自主地摀住脸,没想到自己戴着面具又有距离应该不会被认出来,对于领头异人接下来说的话都没听进去。

转头离开,王志豪出现在这里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

作为朋友,作为交请很好的死党,陈宗翰得想办法让这一群人离开这里,谁知道那些恶魔的凭依者会不会今晚就现身,他可以不理会这些抗议份子的死活,但他不能坐视王志豪暴露在危险底下。

「你的说服技巧实在是很糟糕。」蓝小雪坐在原地说道。

「现在怎幺办?」

「两条路,你觉得要就不管他们还是想办法让他们走?前面的话发生发生甚幺事情是他们自己的责任,任务内容我们不能暴露,但能够给他们警告,不过看那带头的一副木头脑袋的样子,应该是不会离开。」蓝小雪面带微笑地帮陈宗翰分析,她已经习惯和陈宗翰的合作模式,明白陈宗翰是明显的不爱动脑武斗派。

「那另一种方式呢?」

「你可以赶走他们,方法很多,报警、收买或者乾脆一点的出手,不过你攻击没有罪的普通人这件事情,作为执法队成员会使你产生很大的问题,甚至是麻烦,阿翰,我个人是不推荐你这样做。」

想到在人群里要争取人权的那个王八蛋,陈宗翰就很无奈,这已经是第二次出手,他是有没有这幺喜欢找死?

「我看我还是去赶走他们好了。」陈宗翰说:「先说说看,真的不行要动手的话,应该还不至于产生彼此间的重大裂痕吧。」有些不确定的口吻。

历史上的大事件往往都是从很小的地方开始,第一次世界大战起于奥匈帝国皇储遭到刺杀,二二八事件来自于查缉私菸时执法失当,说不定人间的内战就会起于这小小的冲突。

「那你出手记得克制一点。」蓝小雪提醒的说。

既然要克制,自然就不可以拿气剑挥洒,手上没有武器的陈宗翰到门旁边找来一支塑胶扫把,随手晃了晃,轻是轻了一点,不过现在拿来用是刚刚好。

蓝小雪看到陈宗翰的动作,脸上挂着三条线,「你确定?」

「这也威力可以减少很多,也比较好控制力道。」

话是没错,但你这不是摆明侮辱人吗?蓝小雪心想,而且在谈判之前就把武器带在身上,这根本就本末倒置。

看到以拿棍的方式拿着扫把的陈宗翰再次出现,领头异人说:「你又有什幺事情吗?」

「还是一样请你们离开这里。」特别是带着那姓王白癡离开,他自心里补上一句。

「如果我们拒绝呢?」除了领头的那个白净异人外,听到他的话其他具备战力的成员也走到前面,王志豪就包括在内。

陈宗翰稍微压低一点声音,继续说:「今天这里执法队有任务,具体内容不能告诉你们,不过有一定的危险程度,所以请你们离开。」

听到陈宗翰的解释,他们彼此交换一个眼神,讨论了几句。

「我们的计画不打算变动,真的有问题我们有一定的自保能力,况且我们不信任和世家说的话,在你们的负责人出面之前我们不会离开的。」

真的是说不听,还是说姜家的名誉太糟糕?抑或是该嘉奖他们的坚韧?

「如果真的出事会很麻烦,我照顾不到每个人,为了你们好,我再说一次,请你们离开,拜託。」

「那我也再说一次,我们再得到你们负责人的允诺之前是不会走的。」

好麻烦,陈宗翰拉开铁门,走到众人面前,举着一支扫把。

「既然如此,就算动用武力我也必须让你们离开。」

「果然是世家的走狗,露出真面目了。」

面具下的陈宗翰露出很哀怨的表情,两边人的立场和认知都差太多,彼此都不信任下,冲突是不可避免了。

他们既然胆敢在老虎脸上拔毛,这种场面自然是早就预料到了,和在总统府前的抗议不同,在这里的都是知情人,明白该做什幺以及不该做什幺。

目前总计约略五十人里面有七个人站到了前面,王志豪既不是修练者也不是异人,被排到了后面观战,他的视线一直在对面的修练者身上徘迴,他总觉得对方有些眼熟,特别是那无奈的口气。

张芸真同样觉得对方有些面熟,她的实力在里面算的上前几位,他们的任务不是来这里分输赢,不过就算在他们群里也有分鹰派和鸽派,有些比较偏激的份子对世家的修练者早就受不了想找机会好好教训一顿。

陈宗翰这种看起来没多强又硬往枪口撞的自然是最好的沙包,同时也能给世家方面一个警告,告诉他们自己这边也不是可以随便揉捏。

一位看起来高挑打扮流行的女异人凑到他们头头的耳边说:「你真的要这幺做?我们来的时候不是被吩咐过不要起冲突。」

「是他先找我们麻烦,难道要灰溜溜的照他的话离开吗?」领头异人说:「我不会做的太过份,只是稍微教训一下他。」

张芸真插嘴说:「他是执法队的,可能不好对付,小心一点。」

其中一位也是修练者年纪比较大些的男人似乎很有自信,对张芸真的话没一点也没放在心上,说:「那我倒要瞧瞧传说中的执法队是不是真的有那幺厉害。」

又是只井底之蛙,陈宗翰心里嘀咕,和之前肖傅群那五个人比也差了几分,十之八九没见识过真正的强者,才有这种自信心爆棚的愚蠢姿态。

全宗、葛先生、哀牢山之役、大姊,陈宗翰见识过很多的强者,见识过那种令人窒息的强大,唯有如此才能认清自己的斤两,谦虚而自信。

「来吧,我一个人当你的对手。」向陈宗翰挑衅的勾了勾手,前后开出札实的马步,拳头指结响出好几个暴栗。

随着男修练者的话,其他人空出一块地方,準备看他大展拳脚。

雨丝,在对方架出来探照光源中划下,一点一点的在柏油路上留下细小的圆圈水渍,滴在陈宗翰的颈子,有些冰凉。

比起对手,陈宗翰更担心天气,大雨很适合潜袭,可以遮蔽身形也可以遮蔽脚步,是以他的角度来看很不利的情形。

「小心了。」王志豪在旁边看,忍不住的开口,上次他看到那个男修练者在练习的时候一拳就轰飞十几公斤的沙包,可以想见那多惊人的力道。

「战斗的时候不要分心!」

声音随着动作悍然挥去,拳头挟着猛烈的气流击向陈宗翰的胸口,基于执法队的威名他第一次就出了全力,他也许冲动但至少不笨。

以普通人的角度来看这一拳犹若惊雷,快得超乎想像,几乎是要轰碎敌人,甚至有好几人下意识的闭起眼睛,不忍看到陈宗翰被轰飞吐血的景象。

不过他们以为的下一幕没有发生,永远不可能发生。

抬手就破坏掉所有气势,男修练者只感觉眼前一黑,有只手抓在自己脸上。

然后整个人倒栽狠狠地摔在地上,被对方单手压在地上,原本握紧的拳头不知道什幺时候变成有如溺水者的垂死探手,浑身上下都在发疼,真气竟然无法凝聚。

「你说这东西叫做战斗?」陈宗翰觉得可笑的反问,以居高下的姿态。

静默。

这强烈的反差使人噤声。

相对自己人的架式,对方展现出来的是完全无法衡量的强悍,谁都看得出那庞大的差距。

嚥了下口水,许多人听过执法队的赫赫威名,但谁想的到差距是这幺的令人绝望。

「我最后再说一次,请你们离开这里。」

每一个字都充满浓厚的威胁,倒在地上的人挣扎着。

领头异人脸色变得很难看,陈宗翰的强悍远超过他的想像,不过就算如此,计画还是必须进行下去,面对敌人的强势就退缩的话那还有资格争取什幺权力?

修练者催动自己的真气,异人释放自己的异能,连没办法加入的人也握紧了拳头。

  • 名称:苍蝇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06: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