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电影超清

以常理来论,那五个人的修为水準差不多是这个年纪该有的拔尖人物,曾经与陈宗翰一起进入矿坑的姜点、庄坍大概是比他们略高一线,可惜他们已然作古,要不然也轮不到眼前五人出头。

相比之下,只见过一次面的破莲就给陈宗翰很大的惊喜,看起来二十多的年纪却有不相称的实力,与陈宗翰、肖素子一样的超越同年龄层该有的界线,称之为天才一点也不为过。

陈宗翰的一句话并不特别响亮,却特别的扎耳,在这片欢迎声之中。

有人对他怒目相视,自己的偶像受到侮蔑,谁都不能接受,更甚者是激动的想要上前理论,但当他们看到同桌的肖素子时,火气就灭了一半,谁都知道肖素子是这里肖家最年轻的高手,就算是他们也不敢说自己的偶像会有必胜的把握。

这里的异动被那五个人给察觉,他们笑着走过来,后面还有一群好事者,等着看会不会有什幺好戏。

为首的肖傅群是个皮肤古铜的青年,长着张不至于太粗旷的脸,腰际挂着长剑,勾在他臂弯的柳瑶,依人的小鸟模样,恬适的微笑,绑着一个长髮尾,陈宗翰承认光是这点他就给了她一个好印象。

跟在后面的陈扬是身高最高的一位,两手抱在胸前,看人的眼神有些轻蔑,张语国站在陈扬的身边,长剑背在身后,看得出来是柄重剑,注视着陈宗翰的眼神也有些不高兴,这点倒是怪不了他,毕竟谁也不喜欢被看轻。

最后跟着他们的肖慈品看起来年纪最小,还未完全脱去童稚,眼睛乌溜溜,夹着木製髮夹,好奇的来回打量陈宗翰与肖素子。

「素子小姐,你的同伴似乎看不太起我们五个」发话的肖傅群没有像卡通里的反派一来就翻桌,口气还是很客气,只是隐隐夹着不满。

肖素子用『你说话』的眼神刺向陈宗翰,自顾自的维持她恬淡的个性。

陈宗翰也不想跟眼前的人起冲突,虽然他一点也不畏惧,可这种战斗既不过瘾又很麻烦,难免则免,说:「那个我只是随口说说,不要太计较」

听到陈宗翰这样说,聚在一旁的人开始轻笑,原来是一个只有嘴巴的孬种,原本想看好戏的见到陈宗翰胆怯也觉得没趣的离开。

「哼」用鼻子哼了一声,肖傅群不再理会陈宗翰,在他的感知看来陈宗翰只是一个道行低微的修练者,与他较真自己只会显得没气量,适当的表达自己的不悦就行了。

转过来对着肖素子,肖傅群说:「素子小姐,我很期待今天的切磋,为了这一天我不停的前后研究这次你败给杨渊的摄相,希望今天能在你手下多走几招」

嘴巴上很谦虚但是表情却完全不是这回事,肖傅群没把话说满,不是因为他没有自信,只是为了要保留绅士风度,毕竟肖素子是位女生。

今天,他要终结这个关于『天才少女』的传说,三年前他败在她的手上,三年后他要讨回公道。

他为了要把一套祕法修练到完整,今年的切磋大赛无法参加,然而今天则是他的机会,他要在所有人面前大声的告诉大家:肖素子不过如此。

「你们专修的是阵形,一对一的话你会吃亏」肖素子回应说。

「没关係,我不介意」微笑,肖傅群大度的说:「就让我们来一场别开生面的战斗如何?」

「嗯」

肖素子的回答有些冷淡,但还是熄灭不了肖傅群的战斗热血,他身旁的四个人对着肖素子的眼神也都格外火热,要不是他们老大抢先一步,他们也想去挑战肖素子,要想成名最快的途径就是去击败一个成名人物,比如肖素子。

吼,小虎理也不理五个不速之客,这一声吼叫是叫陈宗翰在帮他拿一份排骨便当的意思。

「好可爱的袖珍老虎!」柳瑶鬆开勾着自己男朋友的手,想要去摸摸小虎。

这举动让小虎不太高兴,牠可以任由陈宗翰、李师翊抱着乱玩,是因为牠认可他们是牠的朋友主人,以牠就算不加上冰封的七百年也几百岁的身份,容不得随便的小女生碰牠,陈宗翰的家人是特例,毕竟是寄人篱下。

吼!

小小的身体发出惊人的虎啸,响彻了左近的肖家,猛虎的气势震慑在场的所有人。

如狂风袭过,修为稍低甚至感觉到不适,围观者都往后退。

「嘘!你别乱来」陈宗翰赶紧摀住小虎的嘴巴,这里不同于上次的商业大楼,谁知道这里有多少的高人高手,这彷若示威的虎啸谁知道会不会招来麻烦。

首当其冲的柳瑶被惊吓的花容失色,瑟瑟的缩在肖傅群的怀中,而她的男友也不好过,不自觉的连续后退三步,肖慈品吓到摔在地上,后面一个旁观者扶助她,其他的陈扬、张语国则各自掏出剑来,打足精神的针对眼前只有一只猫大小的虎精。

用鼻子喷气,无视牠引发的兵慌马乱,小虎摇摇尾巴,指着出餐口。

肖素子忍不住的浅笑,轻摀着嘴,原先肖傅群营造出来的气氛已经蕩然无存,小虎的一个啸声激发出他们的本能,闪避的本能。

也觉得尴尬,肖傅群在他的支持者面前不能失态,说:「原来是虎精,怪不得会有这种气势」

陈扬与张语国还剑入鞘,这里是肖家自然不会有危险,自己的举动实在是显得小题大作。

「这是你的虎精吧」肖傅群脸色变得好看了些,他对于有能力者很愿意接纳,对着陈宗翰说:「你是召唤师还是训兽师吗?」

陈宗翰摇头,回说:「只是我朋友借放的,牠不喜欢不认识的人碰牠,抱歉」

小虎抓着陈宗翰的袖子,用更明显的方式表达牠肚子饥饿的程度,牠为了留在陈宗翰家里可是一直在控制食量,关于这一点,陈宗翰倒也一样。

「是吗?如果可以的话我很希望能结识牠的主人,肯定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吧」肖傅群说道。

「如果有这个机会的话」陈宗翰拉开位子要去帮小虎解决牠的饮食问题,这也代表这初次的见面告一段落。

陈宗翰才刚走出几步,有人叫住了他,声音乾瘪:「阿翰」

回头看,这次总算不是来麻烦的人,是个熟人,他身上的绷带似乎比以前少了些,气色看起来有比较健康,乱髮从头上的绷带间露出来,杂草般。

「许久不见了,肖逸长老」陈宗翰握上他的手,语气中的真挚很真实。

「你很不错,我知道你的事情,你超越了我对你的期待」在这里遇到陈宗翰让肖逸的心情不错,原本只是为了看看虎啸的源头,没想到在这里遇到这个他很是期待的陈宗翰。

「呵呵,我才要感谢你帮的大忙,不论是哪一次,还有我的这一个身分」陈宗翰笑着说。

「很好、很好」肖逸高兴的笑说:「等等也要看你的了」

肖逸是个很好辨认的人,肖傅群一看到他就想上前去请个安,几天前他才从肖逸手上拿到一些功劳,无论立场如何,他都希望能认识多一些高层人士,毕竟他的目标是不断往上爬。

然而他看到的是相谈甚欢的陈宗翰与肖逸长老,模样看起来还很熟捻,难道是亲戚之类的关係吗?

走近,开口插进他们的话题,说:「肖逸长老,容我在感谢上次的事情」然后看了眼陈宗翰,继续说:「原来长老和这位同学以前就认识了」

「嗯?阿翰,你已经认识肖傅群了吗?」

「算是刚认识,我现在才知道他的名字」陈宗翰礼貌的对肖傅群笑了笑,说道。

肖逸怀有深意的勾起嘴角,说:「阿翰,你不知道他就是等一下想要挑战素子的人吗?」

陈宗翰苦笑,说:「我也是刚刚知道」看来不只是自己把这件事情当成一场闹剧,肖逸也是同样的想法,恐怕不单是他,绝大多数长一辈的人都是这种看好戏的心态。

「听说明峰有阻止你,可是你依然故我?」

「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宛若听不出肖逸话里的讥讽,肖傅群依然充满自信。

「什幺机会?」肖逸笑得更深了些。

「一个向素子小姐讨教的好机会」回答的不卑不亢,肖傅群说道。

「想要讨教多的是机会,可是偏偏要选一个最多人的场合,到底是为了什幺也用不着多说了吧」明指肖傅群心怀不轨,肖逸说道。

「只是刚好有这个机会罢了,而且我认为在众目睽睽之下才能显示出我的决心」肖傅群回应说,已经把讨教两个字丢开,变成富含正面挑战的意志。

「既然明峰都拦不住你,我也没什幺好说的了」肖逸还是一副不怀好意的模样,手搭在陈宗翰肩上,说:「只是我这位暗中培养的门生,恐怕不会喜欢你这种做法,你要挑战素子得先过他这一关」

向陈宗翰投来充满敌意的视线,既然与肖素子站在同一阵线,那就代表眼前的少年是他的敌手。

陈宗翰不知道该不该责怪肖逸的多嘴,确实他承肖逸的情自然要帮他的忙,但他说的好像是因为肖素子所以自己才跳出来,这种误导性的言词让人充满遐想,虽然陈宗翰不懂的肖逸要他击败这些现在在食堂里用餐的年轻人有何用意,但是肖逸的这幺说了,就乾脆照他的做吧,反正至今为止肖逸都没有害过他。

肖傅群仔细的盯着陈宗翰瞧,可是怎幺也发觉不出对方的特异之处,他敢于挑战肖素子就代表他对自身的实力很有自信,他可不会认为眼前这个气息如同普通人般的家伙会有和自己抗衡的修为,看来肖逸只不过是在说笑。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微笑里有瞧不起人的成分,肖傅群说的话像是在帮人打圆场。

「哈哈,阿翰你可不能给我漏气呀」肖逸益发觉得眼前情况可笑,可怜了肖傅群这个井底之蛙。

陈宗翰也同样的无法对肖傅群真的生出什幺火气来,无可否认地对方是在瞧他不起,可主因也在于陈宗翰自己隐瞒了实力,在修练界向来是靠实力说话,肖傅群的态度并不罕见,更可以说是常态,崇拜强者是人类天性,普通人都是如此更何况是修练者们,难不成还要怪罪肖傅群没看出陈宗翰隐藏实力不成?

为自己心中转过的念头发笑,陈宗翰说:「我会尽力的」

目的达到,待在这里打扰也不是办法,肖逸可能也不希望他这幺做,礼貌的向肖逸点个头,肖傅群退回他同伴的身边,围张桌子,低声交谈,很可能是在说关于宗翰的事情。

「长老,我还是不太懂你要我这幺做的用意」

「现在我们肖家缺少一股活力、一股冲劲,这对于我们接下来要面对的事情是很致命的,我们长辈无法激起你们年轻人的斗争心,但是当你们之中有人远比自己强的时候,所谓武无第二,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比别人差,这就是我们的其中一个目的」肖逸回答说:「很多在场子弟的师父都会来,刚好让他们瞧瞧你的实力,这对我有利,是目的二,再来我看刚刚那个家伙不顺眼,想让他吃吃苦头,这是目的三」

「真是充满着目的」陈宗翰感叹,接着问:「长老,你知道现在空间裂缝那边是什幺情况吗?我听到了不少传闻」

收敛起笑容,肖逸的声音变的更沙哑说:「很不妙,各国都来了一些援军,封印越来越鬆动,三天前的大战姜家的一位百岁高手阵亡,这就是我们急切要你们年轻人成长的原因」

看向食堂里回到原位吃饭谈笑着的人们,陈宗翰说:「你真的认为派得上用场吗?」

「也许不能马上,但是你和素子的出现增加了我们对于年轻人的期待,难保不会再有第三个天才在这里,无论如何,当战争加剧的时候,你们都必须投进战场,现在多一分实力,到时候就多一分生机」

「为此,我们必须加强训练」肖逸总结的说:「为了全人类的存亡」

「真是沉重的负担,辛苦你了」

「你不要以为你置身事外,我很看好你的成长,等一下我就让我好好见识一下你的实力」

语毕,肖逸就先行离开,他与其他师父等别的同伴有要讨论事情的打算。

陈宗翰拿着托盘回来的时候,小虎很不高兴陈宗翰的慢动作,同时也很高兴于食物的到来,介于正反情绪之间挣扎着,肖素子用眼神询问陈宗翰怎幺回事,关于肖傅群和肖逸。

把排骨饭放到小虎面前,陈宗翰开始第六碗牛肉麵,绞着麵告诉肖素子关于他们刚才的谈话。

肖素子当然比陈宗翰来要进入状况,认为肖逸说的话的确很实际,也赞同肖逸的作法,她虽然没有亲自上过前线,但也耳闻不少前线的战事,战场告急这消息听起来颇不乐观。

「我也有一个星期没见到过爷爷,他们都很忙」肖素子说道。

「等一下我先帮你教训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肖逸长老要我这幺做,可以吗?」陈宗翰捧起碗,问说。

「都可以,你打算怎幺做?」

「肖逸长老要我给他们刺激,那我就给他们刺激吧」陈宗翰答的很无所谓,他想到的是他昨天体验到的那无以言表的恐惧。

「不要太过火吧」肖素子说:「你身上的诅咒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没事的」

三号训练场有四个出入口,分别在四个正方位,里面的等待室摆着各式冷兵器,大小大约是一个标準的足球场观赛台,不过没有二十多排的座位,一样有夜间探照灯,现在当然是成关闭状态,在最前面有个司令台,上面既没有国父像也没有国旗,单纯的是一个突出可以让所有人看到的高台。

训练场中间没有和切磋大赛的场地一样是正方擂台,比较像陈宗翰上次看到的黑拳场那样全部地面都是石板,上面有着不少的凹痕和打斗留下的痕迹,谁也不知其中的刀痕会不会是百年前的产物。

战斗场至少可以容纳进千多人,现在陆续进场的年轻一辈都待在这,不显壅挤,粗略数了一下,观众席大概有两百名师父级别的修练者,有些是下面年轻人的家长、有些是某套招式的专门师父,都是为了来看看自己教出来的人在年轻一辈中能佔到什幺位置。

并不是所有修练者都专精于武技,有像孙久永长于情报处理的,也有像司马负责内务后勤的人,但是当然也有许多与陈宗翰、肖素子一样是完全的武斗派,在这个场合格外的露出锋头,微微溢出自己的实力。

孙久永朝陈宗翰两人打招呼,他和几个熟络的朋友站在人群边,这种集合之于他的意义并不大。

开始变得有些拥挤,虽然有些人赶不回来,或是身处在本家内部有特殊身分而未受到召集,但光是这样在场的同龄人大约就有两千多人,陈宗翰觉得很新奇,和自己差不多年纪又同属肖家的年轻修练者竟然有这幺多,再加上另两个世家与其他小门派,也就是说中华区的年轻修练者大概有万余人,虽然放到全世界来看的确很少,但如果能够强化实力,这股力量也不容小觑。

「人真多」肖素子看着人山人海说道,就连观众席上的人也变得更多,成长到五百人左右。

陈宗翰现在感觉就像是在学校开朝会一样,虽然人员和地点有很大的差异,但集合的感觉有些相仿,几千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既不是军队也没受过训练,整个吵吵闹闹。

比起对这场面没意思的肖素子,陈宗翰到处乱瞧,虽然比不上切厝大赛时的人潮汹涌,但都是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人也很有趣。

最多的是配刀配剑的修练者,正前方的男子更是背着双刀,左后方身材姣好的女人手臂上两手缠着拳布,一阵推挤,原来是修毒的人身上气味太难闻搞得大家躲避,惊呼声,几个和肖傅群类似有着不小名气的年轻修练者驾到,九节鞭是不常见的武器,可陈宗翰已经看到五个人携带着它。

每个人的感知互相交杂,几乎都无法捕捉到什幺东西,就像是电波混乱的电子风暴,有时会有个修练者自傲的放出威压,然后此起彼落的有人放出敌意打击,谁也不让谁,无声的比拚早就开始。

肖素子不愧是名人,没有几个人敢在她面前撒野,就算当真有人这幺做她也只是瞥对方一眼,不予理会。

当我们把人当成群体的一份子时,每个人都只是其中之一,但当我们近一点的看组成群体的每个人时,其实每个人都各有特色,陈宗翰此时正经历这一点。

小虎待在陈宗翰的头上,一样在左顾右盼,偶尔也有些式神或是召唤师的魔兽混在其中,牠对牠们特别感兴趣。

人声鼎沸,早就认识的在寒暄,彼此介绍自己的友人,不认识的也可以在此刻答腔聊天,想泡妞的更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有仇的互相讥讽或是视若不见,谁都知道这里不是个闹事的好地方。

啪啪。

拍掌声,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过来,司令台上,留着络腮鬍,脸上满布风霜与战斗痕迹,只是站着就很有气势,一个陈宗翰没见过的男人注视着全场。

「他是我们肖家教授武艺的大师父,梁广,他在二十几年前受了内伤从战场退下来后就一直担任这个职位,只要有心他都愿意教导你功夫,他可以说是整个肖家徒弟最多的人,我小时候也跟着他学过一段时间」肖素子在陈宗翰耳边说。

在肖家里,有许多师父教导基本或是比较进阶的武技,这是所有人都能学习也是都必须学习的部分,就有点像是义务教育般,而之后如果还是想要走武术这一条路,就可以选择其他的长辈求艺,不过人家收不收也要看你自己的造化。

全场肃静,不需要麦克风也不需要音响,讲话的声音轻鬆的传达到在场每个人的耳朵。

「……你们的努力在这个关头……」

陈宗翰对于台上人的训话没有太大兴趣,他大概三公尺外有一个扎着马尾波涛汹涌的美女更吸引他的目光。

台上把着七张桦木椅,上面分别有七名对于肖家有着影响力的人物,陈宗翰只认得其中的肖逸和肖芷,其他的应该就如梁广一样是负责训练新秀的人员吧。

训话完接着由下一个人接棒,由第一个梁广的激励转成对于当前局势的堪虑,语调低沉。

「……近年来,我们修练者日渐式微,隐居幕后,但是在现在,空间裂缝日渐崩毁的现在,该是我们站出来的时刻……」

说话的是在肖芷手下做事,统筹训练事宜的管事人,萧浒。

「……年轻便是本钱,你们的修为也许不如我们这辈人深厚,但你们的可塑性远高过我们……」

一开始承启主题,接着从修练界的状况引出现在险恶的局势,然后指出一片黑暗中的明灯就在场你们的身上,三位有着声望的讲者联手,激起年轻男女心中的热血。

「……未来的修练界就在你们的手上!保护我们所爱的人……」萧浒说到激动处更是握紧拳头,恨不得立马到青城山裂缝冲杀一阵。

年轻人最大的利器就是勾画未来的想像力与不被现实侷限的热血,那不是修为高低就能弥补的部分,那是相信自己有无限可能的信念,是界于自不量力与挖掘潜力之间的力量。

就算修练者可以有几百岁的寿命,青春也一样是一去不复返,莽撞的岁月虽然不见得强悍,却也成功塑造出往后的自己。

「……为此,你们现在最紧急要做的便是提升实力,上战场,把妖异们赶回老巢!」

受到演说的煽动,年轻男女都感到热血在血管中流动,拼命的向外想挤到空气中,用力攥紧兵器,知道自己是被赋予使命的一员。

眼神炙热。

  • 名称:最近的电影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14:4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