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侠索罗超清

英雄降临。

就和以前一样,陈宗翰几乎都快要忘掉,眼前的这一幕让他想起那个从前,和现在很像的那一次。

那天是高二上学期刚开始的时候,王志豪和陈宗翰一如以往的在校园闲晃,目标是全校的其中一半学生,简单点说就是女孩子,两个人并着肩,嘴巴上闲扯,两双眼睛可完全没有闲下来。

「你快看茹洁老师的双腿,啧,她今天穿的还真短」王志豪用一脸善良的表情说着。

「早看到了」陈宗翰也一样的圣洁模样,彷彿两个人是在讨论圣经里面的章节「你看前面右边的那个马尾的,背影好正」

把视线从吕茹洁的大腿转到前面正在谈笑的一群学姐,说「我觉得最左边短髮的还比较好看」

「马尾比较好」陈宗翰坚持。

「你个马尾控」王志豪撇撇嘴,视线还是逗留在前面女孩身上「最左边应该就是三年级很有名的那个混血儿吧,好像是台日混血,日本耶!」

「日本就日本,你是联想到什幺片子上吧」陈宗翰说「你个淫蕩的家伙」

「少来,你最好是没看过,装什幺清纯」可惜前面的学姐们转上楼梯,王志豪他们今天的主要目标是新进的学妹。

「欸欸」陈宗翰用手肘轻撞王志豪「你看那边,褐色染髮的那个,正不正?」

王志豪仔细的端详五秒,说「还好吧」

「靠,你的眼光还真有病」陈宗翰斜王志豪一眼。

两个人一边互相抵毁一边欣赏学校的女孩,在排球场旁的桌子坐下,两个人各吸着刚买来的铝箔包奶茶。

然后看到一群人走进在游泳旁边的小树林,因为长期搜索美女而眼尖的两人认出几个人来,就是大王那一群人,似乎还架着一个不知道是谁。

上个礼拜王志豪才和他们有些口头上的摩擦,王志豪皱下眉,说「阿翰,过去看看」陈宗翰不置可否的跟了上去。

里面四五个人围成圈,圈子的中间倒着一个人,陈宗翰与王志豪刚接近的时候看到那个在中间狼狈的人想要冲出去,可是被绰号阿呆的三年级学长又推了回去。

一群人像是逗着什幺宠物一般的笑着,让陈宗翰起了些鸡皮疙瘩。

「小猪」是大王的声音「上次的事情你说要怎幺办?害得老子又多了一个小过」

拳头揍在肚子上的声音,还有一个人瘫软的微弱呻吟,王志豪握起拳头,大步大步的走进,里面说话的声音越来越清楚。

「他妈的,敢告状」从后面看得出来是某个人在用力踹着。

「干」凯子把想要逃跑的人又推回去,接着就是髒话连篇还有嘻笑声,以及赔罪的微弱声音。

「阿翰,等等你就大声叫人过来」说完接着王志豪就动了起来,像是他跑百米时的助跑加速,接着用力的飞踢在大王的背上。

当时的陈宗翰没有跟上去,他在一旁看着事情发生。

我上去只会碍手碍脚、我不像王SIR这幺厉害……陈宗翰当时脑中是这幺想着,王志豪可以这幺的果断就冲上前,但他只能在一边……

趁着一团乱,王志豪拉起倒在地上的朱士强,奋力的跑动起来。

然后陈宗翰把手上还有一半的奶茶用力丢在回神的阿呆身上,淡褐色的奶茶淋得到处都是。

回神到竞技场,王志豪的行动让陈宗翰想起那个过去,那是朱士强与陈宗翰、王志豪的第一次交集。

场上,王志豪用和当时一样的飞踢,没有迟疑的冲上前面,站在需要保护的人的身前,上一次是被痛殴的朱士强,这一次是这个没有人肯伸出手救他一命的男孩。

王志豪面无表情,没有平常那个调调。

全场因为这突然的转变而安静了片刻,随着壮汉重新站起来,再一次的热烈欢呼鬼吼鬼叫,喇叭的声音「看来有人等不及出场了,相信他应该是写好遗书了吧」场边的观众被这句话逗着笑起来。

陈宗翰看着场上站立着的王志豪,看着他的表情异常的认真,双手的架式应该是空手道。

王志豪打得过那个壮汉吗?不,机会渺茫。

王志豪疯了吗?有可能。

鬆开一直握着的李师翊的右手,她人因为这突然的转折而大大鬆一口气,坐了下来,盯着场上的一举一动。

听说真正的英雄只会让人看到他的背影,因为他一直站在别人的身前。

陈宗翰突然摇头的笑了起来,李师翊看着他古怪的举动问说「你笑什幺?」

「没什幺」陈宗翰说,他还是笑着,李师翊看不懂,里面包含着自嘲与佩服,嘲笑自己懦弱的同时也佩服起王志豪的勇气。

论实力,现在就算是十个王志豪也打不过他,论背景,陈宗翰和肖家的关係怎幺也比警署来的强势。

那陈宗翰为什幺会还坐在这里而王志豪却已经冲到场上?和以前根本没有什幺改变,就算已经修练有成,成为强者又如何?

陈宗翰还是在一旁,看着事情正在发生,回过神来,王志豪早就奋不顾身的冲到前面,挡在那些受迫害者的身前。

陈宗翰很佩服王志豪,也许佩服这个字眼用得并不好,应该说是崇拜,面对着深知自己赢不了的敌人,甚至会赔上自己的性命,他还是毅然决然的冲出去,他不是笨蛋,他肯定知道中间的利害得失,知道自己的举动是在惹火上身,但他还是做了。

陈宗翰办不到,孙久永也办不到,原来在陈宗翰看来功力最低微的李师翊也还要比他强得多。

原来,实力的强弱不代表什幺,英雄之所以是英雄,是因为他可以不理会实力差距而为别人挡死。

「王SIR赢的了吗?」李师翊不安的问道,没有回答,陈宗翰收回自己的心思专注在场上。

出乎意料的,王志豪和那个壮汉竟然能几乎是打成平局,王志豪深知自己无法承受壮汉几拳,所以一直保持节奏的在轻轻前后跳动,壮汉的刺拳很快,王志豪知道自己如果被连续击中一定撑不住,因此每当壮汉左手刺拳试探的时候,他马上就跳动离开对方的攻击範围。

可是要知道场地是有範围限制的,退到墙边的时候就是王志豪挨打的时候,这个道里只要稍有眼光的人都懂,因此壮汉沉着气步步进逼着。

「阿翰!」李师翊大喊一声,盯着陈宗翰看,全场的热烈气氛完全被饼除在外。

求助于肖家来得及吗?陈宗翰看向孙久永,后者说「要摆平也不是不行,但我们就必须冲得出这里」

难道没有其他方法了吗?李师翊的视线在场上与陈宗翰之间交换,陈宗翰不可能不理会王志豪的生命安全,难道他不想就这样冲到王志豪身边吗?

但就如同孙久永说的,这样的举动等同于队全场两三千人的挑衅,逃不逃的出去是个问题。

灵光一闪,脑中抓到一个想法,看着场上的王志豪,心中说,撑下去!

李师翊又想要冲出去,被陈宗翰又抓了回来,她大声说「放手!我自己去!」

陈宗翰不理她,逕自掏开自己的皮夹,翻找着,把里面的发票都着满地都是,李师翊与孙久永疑惑的看着他的动作。

找到了,陈宗翰大喜,一张皱巴巴的名片,上面有着一组现在救命用的电话号码,如果行不通的话就只能杀出去了。

嘟—

一声之后就有人接了起来「哪位?」

「还记得我吗?上次在死很多人的那个事情里的保镳,修练者、异人」陈宗翰急切的快速说着。

「我记得」张乐安说,听得出来他端正起自己的精神「有事吗?」

「我现在很急,在台北市郊区的一个黑拳竞技场你管得动吗?」

「可以」张乐安简洁的回答「怎幺了?」

「你可以命令他们马上停止吗?」陈宗翰直接进入重点「我朋友在场上,他撑不了多久」

「可以」接着电话就挂掉了,陈宗翰放下只剩嘟嘟声的手机,对着李师翊与孙久永点点头,绷紧神经的看着场上的变化。

两个人依然没什幺接触,偶尔王志豪会虚晃一下,但都没有出手。

就在王志豪背后空间只剩下不到两公尺的时候,壮汉左手的刺拳一收回,右手的直拳猛烈的击出,既快且重,打着是一击必杀的主意。

黑拳与一般的运动格斗最大的的差异就是没有规则,生死瞬间,因此每个选手都有着所谓的必杀技,就是一招就让对手不能动弹,死亡的压力让这种杀人技巧格外突出,常常两个选手就是在比较谁的必杀招式能抢先印在对方身上。

壮汉甚至已经预料到王志豪脑袋中拳后,眼睛突出还有七孔流血,和以往的每一个倒下的失败选手一样。

这一拳就连陈宗翰都要表达惊叹,以一个不懂得使用气或是其他能力的武者而言,壮汉挥拳的速度已经让普通人完全看不到,陈宗翰站起身来,一股强烈到螫人的气势被他提起。

壮汉发现不对,拳面没有碰到东西的感觉,反而是自己的身体动了起来,不是自己控制的动作,而是被带动,重心往前,顺着出去的直拳。

王志豪一手抓住壮汉的右手腕,一手托在胁下,顺着对方往前的力道,转动腰,背对对方,把壮汉朝墙壁摔了出去。

这个突然的摔技超出所有人的预料之外,就连王志豪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他几乎看不清对方的拳头,凭着的是自己训练多年的手感,带动壮汉的身体时,对方的下盘稳的差一点就无法撼动。

场边开始有人帮王志豪加油吶喊,刚刚那一记反击很有看头。

王志豪没有趁机补上一脚,而是往外再拉开距离,因为他很清楚刚刚那一下其实没有什幺效果,充其量只是头晕一下,果然,马上就又跳起来,像个没事人一样。

摔技、柔术、关节技,这些技巧很多都太过致命,在很多正式比赛都不能使用,但黑拳赛里就没有这层顾虑,基本上每个选手都会学习过这些技巧,只要局势一变成贴身战,关节断开算是轻了,常常都是颈部错位或是绞首。

知己知彼这个道理早就发扬光大,反制技与受身技每个黑拳选手都是熟悉到不行,因此如果刚刚王志豪还上前抢招的话,下场绝对是惨不忍睹。

陈宗翰原本提起的气势已经恢复成原状,只是那短短的一秒,他身旁的李师翊与孙久永都有种被几百只针札到的错觉,不止如此,场边的观众有两道异样的目光一瞬间看向这里,然后又隐入人群,这个地方没有看起来的那幺简单,有着不知是修练者还是异人的非人守着,强攻的成功率又降低不少。

由上边传下的命令不知道要多久才会到,只希望黑道的效率可以远高于政府,否则刚刚又是在白做工,还是得走最后一步。

刚刚壮汉之所以被王志豪反制摔了出去,有很大一部分是他太过轻敌,试想他堂堂一个经历过不知多少死斗的黑拳选手去对付一个毛都还没长齐的高中生,要他不看轻对方也很困难。

刚刚栽了这一下,虽然没有造成伤害,但脸上的面子就有些挂不住。

壮汉双手的刺拳变得更快,脚下推移进逼,和刚才一样的战术,只是不再理会王志豪的虚招。

抓住一个小小的收拳空隙,王志豪使出一记卖相十分不错的侧踢,用力踢向对方的腰部,不踢还好,一踢觉得自己怎幺踢在铁板上,对手的肌肉已经练到如同少林铁布衫,痛的反倒是自己的脚侧。

这还打屁阿,王志豪在心底狂骂,眼睛瞄向倒在旁边的同伴,脸已经被打的都是血,一只手臂还呈现不自然的弯曲,整个人奄奄一息,要不是胸口还有起伏,根本就已经可以送去殡仪馆等着火化。

他现在急需一台救护车,可现在有这个时间去打119吗?或是该问救护车进得来吗?

王志豪的心中不禁开始产生疑问,也许一开始他加入这个团体就已经铸成大错,尤其是今天的行动,根本就早就完全被掌握,一步一步的踏入被反客为主的行动中,陷阱是越钻越深,一直到把自己的脖子放进绞绳中,才发现到原来自己被算计了。

这次他们的目标是这里的角头大头牛,这也是王志豪他们的第一次行动,他们的团体是一些有志之士所组成,而他们的带头者就是让其他人都感到十分不可思议的王子豪、章芸真和陈烈。

他们三个人给王志豪很奇特的感受,尤其是当章芸真一瞬间就击倒他的时候,那不符合常理的力量与俐落到极点的动作,即使是在警察训练中心里最厉害的教官身上都不曾见过。

他们三人不曾解释过为什幺他们能够办得到那些事情,有一次,他们在一个道场里聚会时,一个学习少林拳多年的大学生在被击倒无数次之后,忍不住问了出来。

王志豪还记得当时王子豪说得话「我们不是不想告诉你们,而是不能说」他的遗憾所有人都看得出来。

这个团体里的人来自社会的各处,学生最多,再来还有老师、武术教练、厨师、小吃店老闆……他们的共同之处就是身上都有些功夫,还有就是对正义的渴望以及对社会汙秽处的愤怒。

平常由张芸真和陈烈教导他们功夫,王子豪从来没下场去切磋过,然后在大部分的人都得到章陈两人的及格之后,他们开始筹备这个计画。

大头牛并不是这个黑拳赌场的老闆,而是被背后老闆挑选出来的围事,也因为他背后的靠山很重,老闆们也都还需要他出面,因此他干了许多勾当都没有被处理掉,警察也拿他没办法,其他人更是看到他只能绕路。

王志豪和王子豪也许是因为名字相似,有些气味相投,聊得特别来,找王志豪进入这个团体的人也是他。

王志豪因此知道一些其他人所不知道的事情,像是王子豪与章陈两人并不是一开始就走在一路,这次是因为有相同的目标而联手,王志豪还特别偷偷再问一次,为什幺张芸真与陈烈会强得这幺离谱。

王子豪还是一样没说,只是摇头之后看着王志豪说「你的资质很好,可惜你出生错地方,否则你肯定也是个高手」王志豪被这句话弄得一愣一愣,完全无法理解他在说什幺,王子豪比他大上八岁,说的话有时候让王志豪很摸不着头绪,就像现在这样。

然后他也不解释,继续叼着菸,良久之后吐出一口烟说「志豪,如果你运气好,以后你就有可能再遇到像我们这样的人,那时候你说不定就会知道这到底是怎幺一回事,大头牛的事情解决之后我就会离开这里」不理会王志豪的吃惊,继续说「芸真和陈烈也是」

那是在行动开始的两天前的事情,接着所有人知道这个消息之后特别开了个宴会,为接着的分开而饯行,也为接着的行动而庆功。

所有人都还是照着和平常一样的轨迹生活,武术老师还是在教学生、老师也还是上台讲课、小吃店老闆也还是卖着花枝丸、王志豪也一如往常……

五点五十五分,所有人集合完毕,每个人负责的地方都已经滚瓜烂熟,大头牛以及最核心的人员都给章芸真和陈烈来负责,而枪手的部分则是交给王子豪,其他人各自负责外围人员。

六点半一到,行动开始。

从三个进出口同时展开,前面都很顺利,王子豪、章芸真、陈烈各自带领一路,杀的所有人措手不及,尤其是大头牛一方举起手枪之后都无法击发,少了枪支的帮助,王子豪一群人更是越战越勇。

并不是说要击杀所有人,那既办不到也太不切实际,他们的工作只是拖住大部分的保镳围事,製造一个可以刺杀大头牛的机会,而那部分就是张芸真的工作,陈烈做辅,冲向大头牛所在的包厢。

撑了五分钟,两边都有人倒下,可是王志豪他们都没有丝毫退却。

一直到张芸真与陈烈失去意识的被丢出包厢,王子豪莫名的倒下为止,接着第一发子弹射出,被团团包围,连原本计画的退路都被有意的封死,大势已去。

无意义的屠杀不是好办法,因此人是都活了下来,只是大头牛自然也不可能这幺简单的就把他们给放掉,所以才会有现在实力如此悬殊的比斗,或者该说是大庭广众的处刑,这根本是在杀一儆百,是个充满恐吓意思的警告。

陈宗翰如坐针毡,看着王志豪一次次的闪躲状汉的拳头,一次比一次还要惊险,陈宗翰也差一些些就要出手,聚在右手手刀上的气,不用一秒就能化成剑罡,直劈而去。

王志豪早就失去一开始的节奏,只能狼狈到不行的连滚带爬,从陈宗翰打完电话到现在只过了两分钟,场上的局势已经完完全全的一面倒,王志豪总共只攻击过三次,伤的都是自己的手脚。

又一个必杀的直拳,落空,墙面被打出一个小凹洞,王志豪手脚并用的逃了开来。

现在壮汉开始佩服起王志豪的逃跑功力,运气实在好的过分,每每都能猜出自己的杀招在哪,而先行闪开,不然以他的速度既不可能格档也不可能闪开,不死也残废了。

张乐安到底在做什幺?陈宗翰在心底开始诅咒他,是有没有这幺慢。

王志豪又在站了起来,这三分钟多的惊险程度已经超过之前的全部总合,他早就已经打消正面冲突的念头,气喘吁吁,被对方的左手刺拳刮到的右手掌麻的在颤抖,只是被刮到就已经这样,被结实的击中还得了。

可他就算如此也还是不会放弃,不停的闪避也不停的想着方法,也尽量的不让负面念头感染上自己。

环视这层围墙,要攀上去可不简单,特别是在还有外敌的情况下。

分秒难涯,不单是场上的人,场外的人也是。

李师翊没有再冲动,提心吊胆的看着竞技场内像是猫抓老鼠的追逐,她现在看得出来,就算把她的位子和王志豪对调情况也不会好到哪去,就算对方不是异人、不是修练者,长期浸淫在生死搏斗的实力也不是她这个半桶水能够对付的。

孙久永只是看着,同时讚叹王志豪的逃跑能力,他虽然是修练者,可是战斗并不是他的本业,他擅长的是情报蒐集与追蹤勘查,所以他既不会出手也帮不上忙。

绷紧的身体快要到顶点,陈宗翰凝练出来的罡气都快要不管后果的发出。

总算。

一个人从壮汉出来的门里匆忙的跑出来,先是制止两边的动作,然后在壮汉耳边快速的讲了几句话,陈宗翰听不到话的内容,不过看得到跑出来的那人满脸的着急与严肃。

然后壮汉朝着王志豪吐了一口口水,转身就消失在众人的目光中。

虽然不晓得是怎幺一回事,至少看来自己是得救了,王志豪虚脱的躺下,然后好几个看起来是医护人员的人,带着担架在不加深伤口的情况下带走昏死的那个人。

接着王志豪也被扶起,远远的,陈宗翰观察到王志豪的表情,是种解脱。

随着全场观众的错愕与愤怒,闭幕了。

陈宗翰拨通电话,说「谢谢」

「我吩咐他们把你要的人都放掉,还有什幺要帮忙的吗?」张安乐说。

「不用了,谢谢」

「哪儿的话,有事情本来就要互相关照」张安乐笑着说。

  • 名称:游侠索罗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18: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