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电视剧超清

事情的走势越来越不妙,以法律的角度来说,那名异人最少犯下杀人未遂、伤害罪、公共危险罪的罪嫌,光是这三样就足够把他关在少年感化院或是少年监狱里起码十年,不过,前提是能够证明这件事情是他做得才行。

朱士强因为晚点还要打工就先行离开,陈宗翰则是留下来,看着完全变暗的暮色成为夜空,教官与主任都从学校各处急忙赶来,事情在老师间传了开来。

女孩让女老师扶起,到学校的保健室里。

陈宗翰被请到教官室向所有在场的师长教官说明状况,英文老师拍拍陈宗翰的肩膀,似乎是要陈宗翰放轻鬆一点。

尽量的详细说明当时的情况,陈宗翰坐在木造沙发椅上,身旁环绕着一个个年纪是他两倍以上的长辈,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在学校里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明天说不定校门口就会聚集一堆闻风而来的记者,然后明年学校的风评就会下降一大截。

知道事情的始末之后,师长们像是学生上课提问一般的发问,问题围绕着不知在何处的始作庸者,低声交谈的很急促,捕风捉影的推敲是学校哪个问题学生,很快的,连接到前几天发生的另一起坠楼事件,要知道突发意外远比连续犯案还要单纯的多。

最后所有人达成共识,学校里潜藏着一个可能是学生的大麻烦,已经连续犯下两起事情,而校方不能任由他在继续下去,报警或许是个很棒的方法,但那就代表要把事情摊在阳光下,校方并不乐见这种搏版面的方式。

可以想见,今夜学校的会议室会很热闹。

在被告诫不要到处乱说之后,陈宗翰总算是踏上返家的路途。

好险没有人怀疑陈宗翰怎幺能够这幺準确的接着从五楼掉下来的一个活生生的女孩,大家都在夸奖几句之后就把他的行为归类成肾上腺素的功劳,当作女孩命不该绝、老天有眼的最佳模範,或者还把这当作息事宁人的最后机会。

没有闹出人命之前,就是不肯乖乖的做出最有效的动作,就因为那会伤害校誉,非等下一个受害者再出现,赔上一条人命之后,才会学乖。

先是对师长们的反应摇摇头,陈宗翰不是不理解校方的难处,只是……摇头。

还是赶快揪出那个惹祸的麻烦才是最稳妥的办法,陈宗翰打一通电话回家,说明下今天没办法回家吃饭,接着通讯录上出现李师翊的电话,犹豫了两秒,拨了过去。

铃声是最近很红的摇滚乐团,陈宗翰随着音乐喃喃哼唱,只大约等了五秒,李师翊的声音出现在另一头「什幺事?」

连客套的一声喂也不需要吗?

「你现在有没有空?我要去看在医院里的大王他们,又发生一起坠楼……」

二话不说「好,去哪里碰面?」

「境外离那里比较近,就那吧」

嘟—

效率还真不是普通的高,陈宗翰可以想像李师翊抓起她的包包冲出门的画面,也许她还会在镜子前整理下长髮。

很快的就到了境外,已经换上便服的李师翊正不满的坐在店前面的花台,手机从在手上看着换到耳边,陈宗翰的手机响起,李师翊先是意外的看了过来,然后露出不满的表情。

「你害本姑娘一个人在这边等了三分钟」李师翊像猫咪竖起毛一般。

「好啦,对不起」陈宗翰笑笑的道歉「我们赶紧去医院,问问他们究竟有没有看到什幺」

被转移了话题的李师一想起陈宗翰在电话说得事情,忘记要生气,好奇的问「所以是发生了什幺事?要这幺着急」

边走边说,停在一家卖小笼包摊子前,陈宗翰买十个小笼包当作晚餐,还被吃过晚餐的李师翊分食了两个。

无视公车上禁止饮食的布告,无视同车的人被小笼包的香味刺激的饥肠辘辘,陈宗翰和李师翊搭乘往医院的公车,之前已经弄到大王他们的病房号码,基本上没有什幺问题。

快要到站的时候,一位上车的阿婆投了钱币之后,嗅了嗅公车里满溢的小笼包香味,小声但所有人都听得到的说「夭寿,谁这幺没公德心的在公车里吃东西?夭寿香,还没吃晚餐的怎幺受的了」

同车的所有人都忍不住的噗嗤一声,陈宗翰困窘的无地自容,李师翊笑到腰挺不直。

好险下一站就是医院,陈宗翰拉着李师翊加快脚步,可是公车门却没有打开,司机笑着说「下次不要再在公车上吃东西了」门打开,全车的人都笑出声来,陈宗翰几乎是用缩地瞬移出这一辆公车,脸好红,路人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他。

「呵呵呵呵」李师翊还是很不留情面的笑着。

等她笑得差不多之后,两个人也到了医院里面的礼品店,感觉上要去探望病人就应该带点礼物,随便挑了个蛋捲礼盒,结帐,搭上电梯。

「干嘛不买一盒小笼包上去?」李师翊说完又自顾自的花枝乱颤了起来,陈宗翰发誓以后绝不在公车上吃东西,就算只是一颗糖果也不会!

敲了敲门,李师翊敛起笑容,恢复她平常的扑克脸。

住进医院的三个人有两个人在睡觉,只有大王,也就是王俊廷正一副百般无聊的快速翻着漫画,他的头包着白纱,而另外两位,阿呆双手骨折的绑着,凯子头也包着白纱,右脚骨折的吊着。

大王看到进来的两人,先是惊讶,然后困惑。

陈宗翰他是认识的,不就是老跟着王志豪吶喊助威偶尔会帮帮拳的小鬼,和朱士强也老凑在一起,而他身边的李师翊就正点得多,好一个正妹,跟着陈宗翰那种小鬼实在太可惜了。

把礼盒放在桌上,陈宗翰不喜欢大王看着李师翊的眼神,里面充满着赤裸裸的慾望,他想要尽快解决他们的事情,说话吸引大王的注意力「你还好吗?」

「你自己看,你觉得呢?」总算是看向陈宗翰,手指指着他的脑袋。

陈宗翰不想再跟他废话「看起来很痛,那你有看到是谁推你吗?」

大王似乎没想到陈宗翰是这种口气,先是愣了下,然后也不回答陈宗翰的问题,反问说「怎幺了?是出了什幺事情会让你这个王SIR走狗跑来?」

陈宗翰皱眉,他就是不喜欢他讲话的调调,那不喜欢他话里的讽刺。

在心中琢磨一下,大王一脸的兴味盎然,甚至没有盯着李师翊瞧,看来要他说出一些有用的东西的话,就要跟他说刚刚发生得事情才行,陈宗翰简明扼要的说出事情经过,大王听完之后没有像陈宗翰猜像得拍手叫好或是大骂髒话。

「干,这幺厉害」这就是他听完的结论?陈宗翰疑惑。

「啥?」陈宗翰问。

大王摇摇头「没什幺」接着用充满挑衅的语气继续说「你说你从二楼接住那个往下掉的学妹?」

「运气好」陈宗翰有点冷汗的回答「就刚好接到,我也不知道我当时怎幺做到的」

好险大王也不在这件事情上多说什幺,换个姿势把手小心的枕在头上,说「你们到底来干嘛的?还不说吗?」口气从刚刚的兴趣十足变得兴致缺缺。

「我是要问你有没有看到是谁推你们的?」

「没看到,什幺他妈的鬼影子都没看到,好了,你们来这里就是要问这个烂问题?」大王用一种藐视的眼神投向陈宗翰与李师翊。

「没错」陈宗翰感觉怪怪的,大王转个身,背对着他们,说「那你们也问了,现在可以滚了」

既然都被下逐客令,陈宗翰与李师翊只好无奈的摸摸鼻子离开,什幺有用的线索都没有问出来,而且大王摆明的就是隐瞒着事情,可陈宗翰没办法撬开他的嘴巴,结果就是没辙。

他不想说陈宗翰也没法子从他嘴里榨出东西,难道要再进去病房用业火来威胁他吗?来个满清十大酷刑?

这太扯了,要知道催眠迷幻之类的手段不可能做到百分之百,即使是再厉害的高手也无法完全妨害一个人的自由意志,秘密可能就还是秘密。

「不行,他一定知道什幺,我们在回去问他,一定要问出来」李师翊愤愤的说道,她才正要转身,陈宗翰就阻止她的动作「省省吧,根据我的经验,去求他只会自讨其辱」

「可是现在学校里面有一个自以为有异能就可以胡作非为的疯子,你说要怎幺办?」李师翊有点气呼呼的,陈宗翰看着她的样子反而有点想笑,不是那种嘲笑搞笑的那种,而是欣慰崇拜的那种。

陈宗翰走向电梯,李师翊犹豫一下之后跟了上来,陈宗翰说「我也没什幺办法,不过我想找小夜来的话应该会有点用」

「对呀」李师翊赞同的拍手说「她现在应该可以感觉出来谁是异人了吧」

打一通电话给小夜,没有接,打了一封简讯请求她的帮忙。

隔天早晨,一路上穿着制服的学生磨顶接踵的用各种同面貌开始新的一天,睡醒、没睡醒或是正在睡的,早上七点多,充满朝气的太阳降下光亮给贪恋梦乡的人们,刺激着身体内未清醒的细胞,唤起崭新的生命力。

难得一大早没有睡眼惺忪,陈宗翰正用会引人侧目的走路速度,龟速到像是苛刻的要求每一步都要等长,又像是走在吊桥上试着桥的坚固程度,慢慢的,身旁的李师翊则是效法起他的动作,在他旁边一样的举步维艰起来。

以前李师翊因为道行不够会不懂的陈宗翰在做什幺,但她现在可以察觉到陈宗翰在每跨出一步之后,身上的外上出来的意念扩得更大也更充实,所有经过他身边的同学都会被轻柔的探测。

这是昨晚大姊教他的一个技巧,藉由与天地合而充补自身的盈虚,达到倾听天地万物的境界。

意念与气是相辅相成,就如同道法与气劲到最后也是殊途同归一般。

不过,陈宗翰离那个圆满的境界自然还差得远,只是外放出的意念比较不会中断而已。

在这上学的主要干道上搞这种东西虽然很奇怪,而且过没多久他和李师翊的古怪行径可能就会传遍学校的八卦系统,但这不失是一个寻找出潜藏异人的好方法。

原本只要走五分钟的路,陈宗翰已经步行了快三十分钟,眼看着大门就在眼前,站在门前的主任看着他们两人,好像看着神经病一样。

至少也有个五六百人走过,可没有一个人出现陈宗翰希望的反应,有些失望,不知道是那个家伙藏得太好还是根本就没碰到,如果是前者那就棘手了,现在对方知道了陈宗翰的存在,下次的出招肯定更隐密。

就在陈宗翰在苦恼自己的做法是不是太莽撞的时候,事情有了变化。

有反应!

陈宗翰瞇眼看向那反应产生的方向,是个女老师,刚从车子里面出来,手上提着一个白色漆皮包,走去向主任打招呼的时候进入到陈宗翰垄罩的感知内。

看得出来她也很震惊,原本要打招呼的手硬生生的停在中途。

陈宗翰这次外放的意念和之前的不一样,之前单纯的是要感知,这次的则是还含着敌意的念头,淡淡的压迫感,常人不会有什幺反应,但对于异人和修练者对于周遭比较敏锐的人来说,就像是隐隐的有人拿枪对着你一般,本能的启动防卫机制。

原本的敌意全部消失,就在对方以为只是错觉而鬆一口气的同时,意念化成弓箭,直袭而去!

女老师的身体像是受到打击的晃动,身旁的主任赶紧抢过去扶住了她,看起来似乎是在问她需不需要休息,女老师摇摇头,然后转过头来,看向陈宗翰与李师翊。

现在换陈宗翰惊讶,吕茹洁,是他高一时候的家政老师!

在学校里提到吕茹洁的时候,男生们都是一脸的陶醉嚮往,女生们则是带点嫉妒的羡慕,去年带陈宗翰他们班的时候是她成为正式老师的第一年,今年年纪27,在学校里很受欢迎,理由很简单,当一个女人是个温柔和气的美女老师时,有什幺道理不受欢迎?像是陈宗翰高一的时候就特别期待星期三下午连续三节课的家政课。

后来她声明自己已经订婚之后,全校的男老师大概有一半心如死灰,也因此年轻的女老师对于她也不会有敌对的心态,反而是相处得很融洽。

吕茹洁看过来的脸色有些焦躁,她没有发现是陈宗翰在针对她,反而是到处的张望,心不在焉的和主任搭着话。

「走吧」陈宗翰低声的对李师翊说「回教室」

李师翊已经可以隐约察觉到陈宗翰做得事情,但后来陈宗翰发现到吕茹洁的事情她并没有发觉,李师翊有点急切的问说「你知道是谁了?」

陈宗翰点点头,不顾四周同学的目光,用有些急躁的动作走着。

「是谁呀?」李师翊再追问。

陈宗翰的内心有点複杂,他实在无法想像在他心中这幺温柔美丽的老师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在这个学校里面,蔡仪婷如果他的是梦中情人一号,那吕茹洁老师就该算是二号。

陈宗翰面对李师翊的追问,只是摇摇头,他不想说出一个名字来,李师翊只是用怪异的眼光看着陈宗翰几秒之后就不再问了。

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发现让陈宗翰整天都在恍神,让原本意兴阑珊的数学课变成视若无睹。

「唉」陈宗翰深深叹了口气,这世界怎幺回事啊?

「年轻人干嘛唉声叹气的,会折寿的」说话的是王雅婷,她经过陈宗翰的位子旁边看到陈宗翰这副模样,不禁问道。

「没事」

「被女朋友甩了?」

「……」

陈宗翰无言的不是王雅婷说得话,而是她故意压低声音还用左手遮掩,看起来就像是在说什幺见不得人的话,重点是她右手指着陈宗翰的前面,也就是趴在桌上的李师翊。

算了,被误会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陈宗翰只能无奈的摇头。

陈宗翰下课时间有去家正办公室门外查过吕茹洁的课表,她今天的课要一直上到的七节,也就是说陈宗翰下课后去找她的话她应该还在学校里。

心中转着无数的念头,这两起事情都是吕茹洁干得吗?肖素子曾经提过这间学校里应该只有她和陈宗翰这两个修练者,也就是说吕茹洁当真是初觉醒的异人?

打扫时间,陈宗翰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个没看过的手机号码。

接通之后陈宗翰说「喂?哪位?」

「你是阿翰吧,我是肖家的人,你的手机号码是素子小姐给我的,你应该见过我,我有时候就在餐厅里面当服务生」

听声音是个男生,只是他突然一连串的话让陈宗翰不能反应过来。

「所以你是……?」

「喔对,我还没跟你说我的名字,我的名字叫做孙久永,很久的久,永远的永,你叫我小美就行了」

陈宗翰脑袋冒出好几个念头,首先,他讲话很快,然后他的名字是要活得很长久的意思吗?接着为什幺有男生的绰号叫做小美?

「恩,小美,那你打给我有什幺事吗?」

「喔对」听起来像是刚刚把正事给忘了「今天晚上六点半他们要去砸大头牛的场子」

这下陈宗翰混乱了「什幺东西阿?」

用很耐心的口气「他们,指得就是有一个异人和两个修练者然后几乎都是学生组成的那个集团,他们有动作了,我之前查到那个异人王子豪在别的地方也干过差不多的事情,特别去找当地的帮派麻烦,那个修练者里的女孩,章芸真,也曾经一个人杀进一个黑心立委的地盘,啧啧,我都想叫他们这些人正义使者了」

「我知道了,里面的成员是不是有一个叫做……」陈宗翰看向正在和女同学玩闹的王志豪「王志豪」

「王志豪吗?等等,我看看」接着传来滑鼠的按键声,陈宗翰走到人比较少的走廊外面「有了,王志豪,Z高中二年级,没有前科,空手道黑带、还学过自由搏击、柔道也是黑带,父亲是分局长,伯伯是警政署副署长,两个哥哥都是警察,还真是警察世家,怎幺了吗?」

陈宗翰还真不知道王志豪的身手这幺了得,黑带,虽然不清楚空手道和柔道是怎幺分类,但听起来就是很厉害。

「没事」陈宗翰说,看来是肖素子交代这位孙久永把相关的事情跟他说的「那你们有打算怎幺做吗?」

「没什幺打算耶」听到椅背绷紧的声音,应该是伸了一个懒腰「虽然有异人和修练者涉入,但也还好吧,我们这里没有打算插手,大概是口头警告一下吧」

「可是说不定会搞出人命?」陈宗翰疑惑的问。

「那就报警好了」孙久永不以为意的说「只要不是修练界冲突,我们基本上是不会出面的,不过……还是去看看情况好了,太过分也不好,那你有要一起过来吗?」

「好」

「那就你下课之后直接过来餐厅这,我骑车在你过去会比较快,还是你要搭公车?你知道在哪吗?」

「你载我吧」

挂了电话之后,陈宗翰烦心的事情又多了一件,看来今天放学不能去找吕茹洁,她早上才被警告过,今天应该不会再犯案,明天再处理应该还可以。

一放学,陈宗翰就匆忙的离开,王志豪还在班上跟朱士强聊天,对着陈宗翰挥了挥手。

希望等等别在看到你,陈宗翰收回看着王志豪的目光心里想着。

李师翊跟着陈宗翰会不在走廊上走着,她说「你干嘛走这幺快?你要去找那个异人?」

「不是,是其他的事」陈宗翰回应着说「之前素子不是说过王SIR的事情」李师翊点头表示还记得,陈宗翰继续说「晚一点他们好像要去砸别人的场子」

李师翊疑问的说「那你干嘛跑出来,你应该跟着王志豪才对吧?」

「我跟着他有什幺用,又不能硬黏着他,我跟一个素子那边的人约在餐馆那,叫做孙久永,他说叫他小美就行了,他会带我们去那边」

「欧欧,那我问你,如果你等等看到王志豪真的出现的话你怎幺办?」

陈宗翰无言,他能怎幺办?报警?还是跟他说他做得是错事,回头是岸?

「不知道,到时候再看着办吧」也只能这样。

到餐馆之后,在餐馆的斜前方,一个高瘦的男子坐在一辆机车上,正玩着他的手机。

「嗨,你来了」打声招呼,从车上跳下来,孙久永看到李师翊之后说「多一个人,我开车好了」

看着孙久永的脸陈宗翰似乎有点印象,陈宗翰他们也来过这里好几次,有些印象也很正常,现在陈宗翰知道他的绰号为什幺会叫做小美,脸有些瘦,是男生却留着可以盖住脸的长髮,穿着很中性,说实在他有种阴柔的美感,有点像女孩

「这台车也是你的吗?」李师翊指着孙久永旁的另一辆黑色档车,孙久永点头「我会骑车,你有钥匙吗?」

孙久永笑着从钥匙圈里取出另一把钥匙,递给李师翊说「你会打档?」

「当然会」李师翊用一种『怎幺会问这种简单问题』的表情说,孙久永说「会骑档车的女生可不多,不对,应该说是少到不行」

陈宗翰根本连驾照都没有,完全没有发言权,李师翊用她虽然许久没骑车而不显生涩的动作证明,她真的会骑,轻催油门,引擎低低的咆啸。

「上来吧」孙久永转过车头,对陈宗翰说。

  • 名称:胭脂电视剧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17: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