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超清

安德烈神父走进到变异士兵倒下的地方蹲下,探了探他的呼吸,还有些微热气。

叶墨满脸的悲戚,战死的伙伴是他认识许多年的朋友,剑法明明就已经没有很好了,却老是喜欢冲在最前面,叶墨轻轻阖上他的眼,看着他依然挂着的笑,在临死之前还笑得出来,他已经不枉此生了。

「苗小姐,你有办法吗?」顾念空与众人围到了变异士兵的身边,苗绘是用毒的行家,说不定会有什幺方法。

苗绘走进,在变异士兵的身上稍微做了些简单的检查,摇摇头「像那家伙说的,他是使用死气来激发潜能,这不是病,也不是毒,真要说的话是一种状态」

神代全藏收起斑驳了的八尺镜,走到陈宗翰的身前弯腰鞠躬「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陈宗翰连忙推辞,「不,这没什幺」

神代全藏严肃的说「陈先生如果没有你的话,今天我们所有人恐怕都会交代在这了,我是实话实说」

顾念空等人也慎重像陈宗翰答谢「这种大恩,我也没什幺可以说的,以后你有什幺需要帮忙的,叫我一声」

陈宗翰有些受宠若惊,他只是在享受战斗时的快感,至于救他们也不过是顺带罢了。

苗绘娇笑的说「不知道小哥现在有没有女朋友了」面纱下的容颜正递着秋波。

这句话搞得陈宗翰一窘,众人死里逃生,患难之中增长了彼此的感情,也就小小的开起了玩笑。

也好险陈宗翰戴着面具,脸上再红别人也看不到。

看着满地的妖兽尸体,不禁感叹着刚刚离死亡线是如此的近,众人在尸体中找看还有没有活口,有看到的话当然是补上一枪或一刀。

「我要继续追」陈宗翰说,众人停下动作,没有一个人开口,不是不想跟上,而是没有这个能力,自己跟着陈宗翰也只会扯后腿。

到最后还是领头人顾念空苦笑着开口「我们虽然也想去把那家伙挫骨扬灰,但我们有心无力」

陈宗翰理解着点点头,现在也只有陈宗翰身上没有带伤,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挂了彩。

大鬍子翻找出一个小盒子交给陈宗翰,说「TNT,定时五分钟,只要按那个红色按钮就开始倒数」

陈宗翰接过后点点头,大鬍子给他这个的用意,是希望他去摧毁张耀明的研究室,不过陈宗翰有别的打算,他还需要张耀明的研究资料来帮助他语肖逸解决身上的问题。

大鬍子用力的握住陈宗翰的手说「把那群怪物炸回地狱吧」只要不伤到宝贵的资料,这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陈宗翰挥别顾念空一行人,看着手上的地图,虽说上面没有地下水道的图示,但还是能够推估出大概的位子,大概吧。

顺着刚刚张耀明撤退的路线,陈宗翰漫漫的向前行,路上还遇到几只不长眼的妖兽,都被陈宗翰随手的解决掉。

不得不嘉勉一下妖兽们的勇气,明明知道陈宗翰是枪口还是硬撞了过来,不禁让人怀疑牠们的行动都是没有经过思考的。

「这是烦闷的地下水道」陈宗翰一边抹过一只不知品种的妖兽的喉咙,一边抱怨着,而妖兽的瞳孔里似乎抱怨着什幺,是在抱怨陈宗翰可不可以专心一点吗?

当一个人走在地下水道时,最怕遇到什幺?

当然是淹水…

恶臭的水位越来越高,陈宗翰觉得越来越不妙,他可没有在里面游泳的兴致,就算是穿着潜水衣也不行。

陈宗翰一改先前像是出游的步调,加快脚步,不过水位却涨得越来越快,陈宗翰开始考虑要不要用大鬍子给他的TNT炸一个洞逃出昇天…

陈宗翰急行,水位到了腰际,见鬼,哪有下水道都没有往地面上的排水孔的,陈宗翰心里在骂娘。

他不知道的是,他早就已经出了城外,这是连接到城外的废水处理厂的下水道,当然也就没有排水孔。

在陈宗翰要灭顶之前总算是看到了一线光芒,就像是超级市场内的大洞一样,开在上方,陈宗翰一跃,轻轻的钻出了地下水道「总算是脱离苦海了」

他一点都不想回想刚刚的经过,同时还在心里庆幸,好险中间没有经过化粪池…

陈宗翰稍稍拧乾自己身上的T桖,皱皱鼻子,还真臭。

有一点儿声响让陈宗翰提起了些注意,没想到自己的四周围绕着一群吃饱没事干的妖兽们,自己的注意力都放在自己的身上,竟然忽略掉了四周的情况。

只是没想到这群妖兽这幺有绅士风度,也懂得不趁人之危的骑士精神,依稀,陈宗翰看到一只豹子般的妖兽皱皱鼻子又退了几步。

难不成是嫌我身上太臭不想接近?陈宗翰翻翻白眼,请先闻闻自己身上的味道好吗?并没有比我差。

陈宗翰抽出幽泉,眼前的变异妖兽们不见一些小猫小狗,看来越往敌人的主营,敌人就越强,这个公式不仅仅是用于电玩游戏,也可以套用在现实生活中。

幽泉挥洒着,但没有之前对敌时的流畅,侧步虚晃过一只像是大熊的妖兽的拍击,但却避不过一只豹子的利爪,在陈宗翰的左臂上留下了三道不算太深的爪子伤痕,貌似牠就是刚刚取笑陈宗翰的那一只豹子…

现在陈宗翰总算理解了为什幺那些整天在千军万马里钻来钻去的武将,总爱选些长枪呀、关刀呀、蛇矛呀,一些长相并不讨喜但共同点是都很长的武器来用,真的,在战场上和敌人保持距离实在是很重要,这是陈宗翰身上多了第三道伤痕时的心得感想。

「下次要弄把长枪来玩玩」陈宗翰自言自语。

不过长枪实在是携带不方便呢。

在那只豹子算準时机,又想来一招抓了就跑时,陈宗翰也算準了时间,朝牠的肚子踢了过去,可惜是远远踢飞了牠之后,他带着像是猫被踩到尾巴时的叫声,不讲信义的跑掉了。

「……」

陈宗翰暂时还不想用那招像是附身般的招式,毕竟那一招对健康并不是太好,用多了更是有害,而等等说不定还要进去挑BOSS,还是多留些底牌吧。

「去你的」陈宗翰去幽泉劈掉一只妖兽的头颅。

「喂,那里不行」一只娇小妖兽往陈宗翰的裤档处冲了过去…

「FUCK」有人恼羞成怒。

「嗷」哀嚎。

「……」

花费了一番手脚,总算是搞定了这幺一群的麻烦,身上也带上了不少的小伤小痕,不过因为陈宗翰体质关係,一些小伤复原的非常快,只是这也相对着消耗了陈宗翰身体里极少的生命能量。

换句话说,就是他朝着殭尸的道路又成功往前了一步。

当事人现在还没有这样的知觉,抬头打量着这里,撇开刚刚造成的满地垃圾,这里看起来,就像是没开灯显得有些阴暗很适合坏人的实验室。

看来是找对地方了,陈宗翰心想。

「小豹子,小豹子,你在哪里?」陈宗翰双手呈喇叭状,声音在密闭空间里迴响着,不过只有自己的声音在迴荡着,接着又是一片寂静。

陈宗翰走出房间后,不知道该走左边还是右边…

他突然想起来,好想很多BOSS都有把家里变成迷宫的恶俗…

根据陈宗翰打电玩多年的经验,只要往怪多的地方走,想必就会遇到最终的魔王吧。

就这样子,陈宗翰每每找不到路的时候,就学之前萧如水的方式,把耳朵听在地面,看看哪里有声音就往哪里走,鲜血延淌着,开出一条一条的血路。

过了两个小时。

「该死的,我为什幺就是找不到路,他该不会跑了吧」陈宗翰口中的他,当然是指张耀明了。

踏碎一只垂死挣扎的妖兽的头骨,陈宗翰已经在这里混了不少时间,时间充足到足够张耀明睡一个午觉再喝杯下午茶,。

这种迷失方向的感觉不禁让陈宗翰怀疑张耀明是不是设了什幺玄妙的法术或是幻术,毕竟一个能够研究出死气用法的人,即使在这一方面小有成就也是能够理解的。

研究所某处。

张耀明神经质的咬着手指与一个全身覆盖在黑袍下的神秘男子一同看着监视器,几十个监视画面让整个研究所无所遁形,而陈宗翰的身影一直出现在萤幕上,在张耀明看来他无疑是个可怕的魔鬼,一派从容的虐杀了他的研究成果,每每看到萤幕上妖兽们死不瞑目的神情,他就一阵心疼而后又胆寒不已。

话说萤幕上那个戴着白面具的魔鬼也显得太轻鬆了吧,现在正在男厕所里吹着口哨小解…

这也不能怪陈宗翰,人有三急,人之常情罢了。

「柯先生,真的没问题吗?」张耀明之所以还没有趁机跑掉,完全是因为他身边的神秘男子信心十足的拍着胸脯保证他一定能干掉陈宗翰。

「没问题」柯先生信心十足的回答。

「你另一个同伴也没问题吗?不需要帮忙吗?」张耀名担心的频频搓手。

其实在陈宗翰与顾念空他们分开之后,张耀明就调了一些妖兽们追击他们,同时柯先生的同伴也加入了追杀的行列,而现在双方正在白热化的火拼阶段,柯先生的同伴实力也十分的高强,并不是顾念空他们所能抵挡的,也因此顾念空他们只能且战且逃,快速的朝城镇外围前进。

「你说他,没问题的,只希望他不要玩得太过火就行了」柯先生露出一个神祕的微笑。

话锋一转「你资料都下载完了吗?」

「还没,还需要一些时间」张耀明还留在这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他手头上的资料还没有下载完成。

「快点吧,等等打起来伤到你可就不好了,你脑里面的东西现在可值钱了」

「你以为我不想会一点吗?这已经是最快了」

今天柯先生的任务就是接走张耀明与他的研究资料,而后销毁掉所有的研究资料,至于要怎样接走他,当然不是大大方方的走到城镇外,外面可是布置了不少的兵力的。

如果陈宗翰在这的话,一定会发现到柯先生的手上就握着一把上次与全宗在丛林见过的一模一样的玉质小刀,一个一次性的空间道具。

「话说那家伙已经第三次经过往这里的楼梯了,他怎幺还不上来?」张耀明十分的不解,第一次他经过时张耀明那种心脏彷彿跳到喉咙的感觉,仍然无法忘怀。

「我看…」柯先生严肃的看着监视萤幕。

张耀名好奇的转头望着他。

「我看他是个路癡吧」好个一针见血的推论。

「……」

正被鄙视的当事人现在还在找那个明明只差几步就会碰上的楼梯。

「妈的,他一定有设什幺迷魂阵,怎幺都找不到」

被怨恨着的张耀明紧张兮兮的的盯着萤幕,这是第四次了…

陈宗翰现在的心情就像是打电玩的时候一直在某个地图里混了半天找不到出口,那种郁闷。

「吼」一个声音吸引了陈宗翰的注意力,在一个楼梯上一只变异的豹子张牙舞爪的瞪视着他。

不过对于这种纸老虎般的作态,陈宗翰不予理会,只是好奇着,这里我好像还没有走过。

可怜的变异豹子飞扑了过来,不到一秒的就飘着血惯性的跌落在地上,直到死前牠还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幺死的。

张耀明看到陈宗翰踏上了楼梯,一颗心随着他的步伐一顿一顿的「他上来了」

「下载完了吗?」

「还没,还差一点」

「这你拿去,等等时间一到你就划开空间,记住,不能有丝毫误差」柯先生把玉质小刀交到张耀明的手中,取出一把道剑喃喃施起法来。

陈宗翰感觉到头上有能量产生的气息,找到了,陈宗翰心想。

调适着自己的呼吸,随着一步一步的接近,气势逼人。

一名合格的战士不只要能够应付任何突发的攻击,还要能够在短时间内调整自己的所有状况,到达最佳状况。

「欧~」柯先生饶有兴致的开口,法力加快凝结,让空间产生了一股黏滞感。

陈宗翰眼睛一亮,看来自己当真是遇上了高手,简单的汇聚法力就能造成这种效果,陈宗翰勾起了嘴角,然后闭上了眼,沉心感受着自己的灵魂深处。

不用这招,陈宗翰没有上前较量的可能性,泣厉的杀气凭空产生,与楼上的法力分庭抗礼。

刚刚柯先生也不过认为对方是个不错的年轻人,却也没有办法和他抗衡,旦突然间对方却又上了一个高度,一个和他一样的高度。

虽然讶异,但气势骗不了人,世界上确实有些法门可以瞬间提升实力,旦通常都会需要不小的代价,这是世间通用的法则。

「很好」柯先生也有些兴奋了。

对于战士而言,有什幺事情比遇到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更让人兴奋。

或许有,那就是挑战一个更高的对手。

最后一个台阶,门外,血红的妖异瞳孔,陈宗翰,为了一个难得的对手而兴奋的颤慄。

「我不懂比试,我只懂杀人」陈宗翰说。

「那很好」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幽泉一剑刺开铁门,带着惊人的声势,铁门往柯先生飞去。

双眼一扫,诺大的实验室,约有近百坪,放着不少的精细仪器,陈宗翰除了显微镜以外全部都不认识,张耀明缩在角落。

铁门在离柯先生两米外就违反惯性定律的煞车在半空中,而后以比刚才更快的速度飞了回来,往旁边横移两步,铁门嵌回了门框上。

柯先生消失,这给陈宗翰很不好的预感,感知无限放大,企图搜索出他的方位。

一点的气机波动,有危险,陈宗翰立即跳开原位,如果陈宗翰晚上一秒就会被熊熊烈火缠身。

「反应不错」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让人捉摸不出他的位子,看来是一个善于法术与幻术的高手。

时间过去了三分钟,无声无息的,什幺也没发生,但陈宗翰却觉得对方的攻势已经开始了,只是自己没看到罢了。

缓缓的移动位子,杀意凝结,恍若实质的不停刺探着周遭的空处,可惜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空气中突然走出了各种形像各异的鬼怪,朝着陈宗翰急奔而来,扬手一划,身影消散,是幻术。

越来越多,各式各样的妖魔鬼怪充满着实验室,然后陈宗翰背后剧痛,被撕下一道血淋淋的伤口,有些是假,有些是真,虚虚实实。

陈宗翰尝试用感知去检查真假,但却发现感知无法聚焦,也就是对方已经布阵扰乱了陈宗翰的知觉,这是幻术师的强项。

接着空中飘浮起炙人的青白色火球,挥扫幽泉,却发现所有的东西都是真假莫辨,可能走着走着就撞上什幺仪器,眼睛却看不到它的存在,空气中不时的浮现各式东西,也有妖兽混在其中。

陈宗翰真的觉得很不妙,地上不知何时又多了层薄冰,影响着陈宗翰的行动。

从头到尾都被牵着鼻子走,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扑进了柯先生张开得网中,像蜘蛛网般的越缠越多。

非常不妙,左手鲜血泊泊,右脚刚刚差点被烤焦,甚至脑中升起不如睡上一觉的念头,对方不停的侵袭陈宗翰的身体掌控。

陈宗翰找不到对方的空隙,因为他根本没有跟这一类的敌人对战过,也不知道自己该怎幺做,只是徒劳的到处乱闯。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陈宗翰现在的脑里昏昏沉沉的。

事到如今,只有拼了。

陈宗翰死心般的站在原地不动,柯先生感觉奇怪,但还是驱使着鬼怪做出攻击。

握着幽泉的右手突然燃烧了起来,比夜色还要黑的黑色,蔓延缠绕住幽泉深红色的剑身,发着光芒,黑暗的光芒。

业火,燃烧因果业力的业火。

这是陈宗翰的搏命一着,业火根本不现在陈宗翰所能控制的,很有可能或直接烧死自己,不留下一点灰。

幽泉带着业火更加的放肆,更加的肆无忌惮,只消沾上一点点,就如同身陷火焰地狱,鬼怪们仓皇而逃,地上的薄冰消融,业火的炙热几乎扭曲空间,这不是应该在人世间出现的招式。

「我看你躲在哪里」陈宗翰舞出层层剑影,没有了许多阻碍,再加上业火的穿透力无法阻挡,陈忠翰奔放着剑意,层出不穷的剑招在挥洒。

可柯先生能忍,他就躲着,他相信对方支撑不了多久。

柯先生能躲,但张耀明却躲不住,当陈宗翰离他越来越近,他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点声音,因为柯先生的幻术减弱,陈宗翰听到了这个声音,会心一笑。

「抓到你了」陈宗翰左手朝声音的来源处抓了过去。

这个举动可把张耀明吓破了胆子,他因为研究需要也曾经修练过,不过只是点微薄的修为,根本上不了抬面,看到陈宗翰与柯先生的战斗,他除了觉得大开眼界外,就是祈祷别不长眼的轰到自己。

柯先生叹了口气,幻境尽消,道剑上射出一道青光,挡住陈宗翰,然后一个小换位,把张耀明拉到身边。

业火已经消散,但幽泉仍然锋利,慑人的杀意却变得细腻,若有似无的飘散,黏附在张耀明的身上。

柯先生苦笑。

「我看你往哪跑」陈宗翰旋步急斩而来。

柯先生可不会傻傻的站在那给他砍,说到底他擅长的法术与幻术都需要距离,拿着道剑跟幽泉硬干是傻子才会做的事,把张耀明甩到身后,柯先生使一个简单的轻身符让自己的动作敏捷,道剑在空中画着符禄。

「注意时间」柯先生高喊,张耀明低头看了下錶,剩两分钟。

「两分钟」

陈宗翰不知道他们在说什幺,但绝对不是好事,两分钟是吧。

一个被黏上身的术士下场肯定凄凉,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道理,陈宗翰知道,柯先生知道。

所以陈宗翰会拼死的追,而柯先生会拼死的逃,一场关係生死的追逐。

论速度,一个专修法术的术士怎幺能跑得过陈宗翰,术士也都知道这点,所以必定準备了几招用来应付这种情况。

幽泉欺身,凛冽的剑锋直让柯先生头皮发麻,这是把如果恐怖的邪兵啊。

登,一声像是撞击到黄铜金属面的声响,然后陈宗翰看到对方的脖子上有一个什幺东西碎裂,一个护身用的法宝,挡下了原本该取下性命的一击。

需要的是时间。

柯先生呼出一口浊气,总算是险之又险的完成了,一个刚刚拿来挡下铁门的透明波晕无空隙的围绕在他的四周,这是他的得意招数,无数想要欺身的进战好手都败在这一招手下。

陈宗翰摆準剑式,蓄力一刺,却只荡起了涟漪,这一剑所蕴含着的破坏力都被分散到了整个球面,平均得分散开来。

「靠」陈宗翰现在可是非常的不爽,一开始被别人当猴子耍着玩,好不容易破除了幻术,现在他又像只乌龟的缩着,自己花力气又打不痛。

现在陈宗翰发现到了自己的弊病,如果他遇上一个和他一样的近战手还好说,如果对方是擅长幻术、法术、诅咒之类的术士的话,他就好笑了,就像刚才一样,如果不是他有业火这种像是犯规般的杀招,他的下场肯定是被狠狠的玩死。

而且谁知道这世界之上还会不会有更匪夷所思的招数,遇到说不定自己怎幺死的也不知道,对敌的经验还是太少,一昧的倚赖魔主的潜意识是行不通的,毕竟他不是百科字典也不是导盲犬,依赖这种虚无飘渺的东西很可能会致命。

血色空间是最好的修练场,但每一次的赌注都是自己的一条命,身手或许会更加俐落,生死之间的搏斗最是能够变强,但谁知道里面会不会突然冒出一个魔王等级的家伙,恐怕那时自己就得去找魔主聚首了。

变强这一件事刻不容缓。

陈宗翰看着眼前的柯先生,他恐怕认为自己已经安全而把张耀明转移到了自己身边。

「快了,三十秒」

张耀明拿出玉质小刀,陈宗翰瞳孔收缩,是这个,难道又是那一伙敢在肖家撒野的人,还真是有缘。

张耀明自以为肯定安全了,而朝陈宗翰伴着鬼脸。

「啦啦啦,抓不到我」

「干」陈宗翰火了,给他时间他肯定可以破去这层屏障,而现在时间却明显不够,用膝盖想也知道对方是要用那把玉质小刀逃跑。

既然一个剑击的伤害不够,那就来个上百上千如何。

「别闹了,东西带了吧」柯先生说。

「恩,在身上」

「剩十秒」

第一剑如同惊鸿一瞥,如同春天的第一滴雨,而后倾盆。

「乱剑」如雾状的剑影,每一寸的肌肉都绷紧到了极致,而陈宗翰的手紧握幽泉,则是不断的突刺,再突刺……

「九、八、七、六」

薄幕泛起无数涟漪,像是沸腾的水一般跳跃,忍耐与承受被推到的极限。

「五」

「干」再快一点,再快一点点…

柯先生惊愕的说不出话来,这一招其实消耗了他大量的法力,现在他只剩下一成的实力,他也是看在只剩下两分钟的份上,为了保全万一才做这种消耗。

「四」

而现在,由他的法力所构成的屏障,似乎有崩溃的危险。

「三」

撑住啊,柯先生在心底吶喊。

「二」

陈宗翰觉得自己的肌肉像是撕裂开来般,每吋的肌肉都在压榨出不存在的力量,手臂在发烫。

张耀明对着錶,準备分毫不差的挥下玉质小刀。

快了。

  • 名称:影片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28:4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