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 电影超清

      索罗一肩扛着弗利,随着圣棠奔驰在街道巷弄之间,极力赶往信号发信的所在—东门;在赶路期间,背上箭筒的箭矢随着颠簸而掉落,在地上幻化为元素粒子消失无纵!

      一路上,能看见街道各处堆积的惨况,令人身心都掀起了反感,让不善血腥画面的弗利跟芙娜连连作呕。

      因为来路不明的部队正大肆游蕩在城中各处,只要看到人一律格杀勿论,所以只要跟着声音就一定能发现地狱般的盛况……

      堆躺在地的尸首,除了一般民众之外还有身穿崁夫军制服的士兵,以及配戴兵器的佣兵,只有少数的人是绑有疑似辨别记号的腕布条。

      而正如三人所预料的,身上绑有辨别记号的人就是入侵行动的敌军,他们看见圣棠等人就径直提起沾满血肉的武器冲杀上去!

      看着满地无辜丧命的平民,纵使圣棠勇猛果决的执行保家卫国的圣骑士职责,终究也只是一、两个人的力量,再怎幺超群的武力,也无法拯救所有人不受危难,连他极力阻止的当下,也有人正遭受血光……

      似乎是因为再次体验到自己在面对这种场面时的无力感似的,圣棠的动作、招术、杀意都更加的快捷、兇狠、準确,如同要把这股愤恨宣泄出去一样,斩杀着一个又一个把兵刃对向手无寸铁的无辜百姓的人。

      唯有毫无怜悯的致人于死,才能确保自己不会再次犯下当初那个无法弥补的滔天大祸;透过斩杀敌人来对罪孽的忏悔,同时也是一刀刀切割理智的酷刑,不仅无法挽回性命,更是堆积出了手上那已经无法洗去的血腥味。

      理智明确的知晓这幺简单的动作,就是一条无法救回的性命,也就是因为『这幺简单』的天真想法而不去做,才成就了本不该铸成的过错,导致自己最要好的朋友死于非命……

      如今,自己已经不会再天真的手下留情,但是逝去的挚友却不会再回来了,这份悲痛,随着自身无情的手起刀落,切割着敌人的魂与自己的心。

      四溅的鲜血,如同圣棠灵魂的咆哮,不愿再次展露情感的他,透过挥洒利刃以血作画,刻划着悲痛与哀戚。

      看着圣棠勇猛杀敌,却让身边的同伴越来越胆颤心惊;无法从空灵的表情上读出内心哀恸的三人,只看得出狂气的杀性,剎那间的诡谲攻防为的都只是一击致死……

      自此不再留情的少年,被误解为收割人命的恶魔,而非为民斩业的英雄。

 

      一行人越是靠近东门,越容易遇到敌人的游击,似乎这里就是袭击发源地似的密集,甚至只要有战斗,就会涌现出另一波的伏击!

      经过些许时间的扫蕩,圣棠与索罗两人带着弗利与芙娜成功抵达了位在东门的发信地……

东城门被击破,大批穿着其他统一制服的队伍正如潮水般海涌进来,对着东门附近的崁夫军团与居民进行屠杀作业!

      哭嚎、惨叫、奸笑、嘶吼,加害方与受害方的情绪回响在街道之中,祈求着拯救与惩罚的降临。

      「城门沦陷了啊…难怪越靠近越多敌人。」直望着前方上演的惨剧,以及后方敞开的地狱之门,索罗耸着肩,不以为意的语气像是早就预料到一样。

      望着城墙上那群被包夹而疲于奔命的守城卫兵,除非能有外力支援,否则必定逃不了覆没的结局;而在城门週遭的队伍意外的稀少,看来是游击部队的功劳导致崁夫军这样螳臂挡车的局面吧?

      「这场面…虽然觉得不太好意思,但我希望能够为他们作曲…想以此作为祭奠……」不懂谋略与战技的吟游诗人,在心中刻划着此时此景,作为无能为力的自己所能办到的歌颂传世。

      「哪…你还真是什幺都往乐曲上走呢。」索罗挠着头,对这位诗人的敬业态度保持尊敬。

      「圣棠,我们分两路,你守门阻止大军涌入,城门上面的卫兵我来救,弗利跟…芙娜吧?他们两个跟我到高处建筑上比较安全。」索罗向其他三人传达自己的作战方针。

      「…打算要死守到敌军全数歼灭为止吗?」芙娜打量着索罗的装备,看见其背后的箭筒之后明白对方的想法。

      「如果有游击部队进入我箭矢能啄杀的距离的话,我也会尽力狙杀的。」索罗抖了一下肩膀,让背后的箭筒发出声音,告诉芙娜她没猜错:「我们再怎幺厉害,也只有两人的战力,没办法保护整座城的安全,只能先阻断敌人入侵,再看士兵自己的造化了。」

      圣棠回眼望了索罗一眼,接着抱起芙娜奋力一跃,连连踩踏建筑起伏的墙垣,跳至空中俯瞰底下地形风貌……

      随后天云一步,在空中疾速移动,俯冲到一处认为是弓箭狙击最好的高楼上;将芙娜放下,转身望着底下的战场……

 

      过了几秒,索罗扛着弗利同样蹦到高楼上,站到圣棠身边将吟游诗人放下,从空间饰品中拿出才刚拿到手的弓,微微张弓热身!

      「这个距离真不错,距离城门两百公尺左右,是我的随意射击範围内,而且视野很好,可以大显身手了!」索罗扭动浑身上下所有关节,为了接下来的差事热身。

      「索罗先生,你的箭矢好像掉落不少…」弗利看着索罗空蕩的箭筒,如果这时候才注意到箭矢量不足的话…

      「安心,这个魔法箭筒可是会自动生出箭矢的哦,不需担心没箭射,我反而担心没人可以射呢。」说完,被刻划在箭筒里的魔法咒印又将周围的风跟地元素凝聚成一支崭新的箭矢出来。

      「一击打乱所有人的气势,接着一鼓作气的抢下控制权吧!」索罗把浑身上下都暖开来后,自背后拔起一搓箭矢……

      「随意射击…?这幺有把握吗?」芙娜双眼紧盯底下即将掀起惊涛骇浪的战局,然而嘴上不忘轻薄一声。

      「别小看以弓箭闻名的半精灵比较好哦~」索罗将箭矢搭上弓弦,语气仍然一派惬意。

「不好意思…你们口中的随意射击是什幺意思?」一旁,听不懂两人唇枪舌剑的诗人开口问道。

      「随意射击啊,就是指……」索罗说完,深呼吸一口气,藉着胸膛扩张的同时张开了长弓,将手上一搓的箭矢,透过精确熟练的指上技术连连搭弦击发出去!

      圣棠也跟着索罗射击的时机,朝城门附近的混战区域俯冲下去!

      「百发百中的意思哦!」

 

      「可恶…到此为止了吗……」一名士兵,紧紧摀着伤口,希望能够止住滚烫的血液流淌,而身心交瘁的连剑盾都无法持稳的身躯,确实连川流不止的敌人或鲜血都无法阻止。

      望着眼前的敌人,唯一能做的,仅只是祈祷了吧…?闭起双眼,等待终结的降临,同时祈求奇蹟的降临……

      「呃啊…」

      「怎幺回…」

      「敌袭…」

      耳边传来惊慌失措的声音,而且连话都没说玩,就以重物倒落地面的闷沉声作为终止。

      原本已经束手无策的士兵,睁开双眼,迎接他的光景,不是故事书上杜撰的地狱,而是自己已经放弃了的残酷现实。

      把持着必胜而露出奸邪笑容的人,一个接着一个遭到不知道从何处发来的冷箭击杀倒地,失去生气的面容上仅剩吃惊!

      一枝枝箭矢,化为粒子消散,让敌我双方同时受到震慑而不敢继续原本的屠戮行为;所有人紧急寻找冷箭发射的地方,却只看到虚空光芒一闪,又是一连串的箭雨瞄準要害而来!

      有所惊觉的士兵连连闪避或是举盾、挥剑抵抗,这些举动让他们得以苟活到迎接下一波箭雨来临;其中不乏放弃抵抗的人,心想着只是虚张声势的攻击,却不是心窝遭箭命中就是脑袋被矢刨开!

      知道每一发暗箭都是精準无比的摧命符后,所有人都开始认真应对起来,但只有一方的人是白忙一场;跟着敌军一同準备应对来路不明的攻击,却从没一箭落在己方的崁夫军,完全无法理解,什幺时候有这幺準确的弓箭手存在了?

      难道真的是垂死前的祈求得到了回应吗?感谢神的怜悯与救助…

      「这群士兵…难道不知道要赶快反击吗?每个都呆愣在原地干什幺?真想连他们一起毙了!」站在高楼上狙射敌人的索罗,暗自谩骂着继续手上的动作……

 

      城墙上开始蔓延的疑惑与惊吓还没得到缓解,接着是城门前的大地上…双方兵力差距形成的单方虐杀,也在生力军的投入后产生了急剧的变化!

      一道身影从天而降,落在最混乱的战场中央,剧烈的冲击扬起大片沙尘,瞬间让所有人的动作停顿下来!

      一道银光划破烟幕,将来不及反应的人斩于剑下;剑影之后一双紫色的眼眸更显寒光,令得在场所有人汗毛直竖!

      「红髮恶魔!?你是属于哪方的人手?」崁夫看见那头红髮,吓得手心冷汗直冒,差点连剑都抓不稳。

      圣棠没有回应,该说…他的动作代替了言语……

      左手刃弓一扫,切断一人项颈,起步奔向下个目标,一剑刺穿对方心窝;转身将剑上的躯体踢向欲上前攻击的人,并藉此冲杀下个目标!

      招架一人的斩击,趁对方来不及恢复架式重心的时候以左手刃弓斩去;借力转身起脚将敌人踹飞,以紫雷支撑身躯闪避锋芒,引动刃弓连连横扫进入攻击範围的敌人,脚尖点地向空中弹射上天,把剑收回鞘中接着召出几支箭矢迅速锁定目标连连射杀,在即将落地前把箭全数射出,接着把弓收回空间饰品,踏出天云步改变方向,俯冲至没有预备好的敌人阵中,双手抡起手环放出的大剑奋力砸下!

      看见『红髮恶魔』的打法,让崁夫军陷入了迷茫状态,不惧怕敌众我寡的场面,反而拚命冲入敌阵之中的扰乱战法,如果不是嫌自己命太长,就是对自己的实力有相当的自信!

      不过,对于这个人乱入战场的举动,双方同样抱持着混乱的想法,那就是这家伙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

      没有接收到『红髮恶魔』是友方的通知,那就先预设对方是敌人吧!

 

      抡起大剑连连扫击几名敌人之后,对方终于慢慢清醒过来,知道红髮的少年并非己方人手,于是开始受到双边的夹杀!

      圣棠将大剑架在前方抵住对方的冲撞,左手召出刃弓以圆弧刀刃绕过剑身刺杀敌人,右手抓住一人的手腕,起脚将其撞向大剑锋,起身以大剑为踏板冲出敌阵围杀,并在收纳手环範围内及时收回大剑。

      才刚脱离包围网,却有敌人从正前方冲来,似乎有意与自己对撞;圣棠即刻避开锋芒,翻身越过敌人并出剑切削对方的颈椎,落地滑行一段距离,感受到后方传来风吹草动,转身準备抢先反击的时候,却发现对方是崁夫军的人!

      连忙收手,準备避开攻击,却发现前方又有新的敌人蹦出来,打算一刀同时斩杀圣棠与其后的崁夫军人!

      三方交手,圣棠以刃弓替背后的崁夫军人挡住敌人的斩击,同时以紫雷穿透对方的咽喉,放空了后背遭到崁夫军剑刃的切斩!

      崁夫军人并没有想到自己的攻击居然会命中,而且自己也没遭受到对方的杀着,意料之外的发展让他又惊又喜的戛然而止。

      接着又冲出几个敌人,手上亮晃晃的剑刃直冲圣棠而来;连忙出脚将已经倒压在身上的身躯踹开,以此后退并保护后方的士兵后退几步,以剑与弓同时架住所有切斩来的剑刃!

      左右都被卡死无法动弹,不能后退只能前进,那只好……动脚将敌人的重心扫歪,并藉着自身重心的转移向后躺,背躺地扭腰荡起身躯卸掉对方的兵器,以脚与刀刃连连斩击猝不及防的目标!

      落定之后,圣棠回眼看了背后的士兵一眼,随后继续起身行动,杀进混战的区域。

 

      圣棠的冲杀,成功扫除了大量的敌军,但是接下来才是真正困难的地方,由于包围崁夫军的敌人数量减少了,而知道自己的身份会同时遭到两军的夹杀,因此必须要离崁夫军一段距离,那唯一能再去的方向仅只有城门正底下了。

      一直以来混战的区域,是崁夫城中巡逻队伍汇流迎战的城门前,虽然战况是偏向敌军,但对方似乎是以完全镇压城门为首要目标,所以只遗漏了一些敌军进入城中;城门上则是因为阶梯遭到佔据而被孤立,而在后方,则是满满的敌人,没有任何崁夫军夹杂其中。

      而圣棠突如其来的冲杀,已经成功减轻了守城方的压力,那幺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先阻断敌人入侵的管道,也就是截断城门处!

      打定主意,圣棠在解决手边一个敌人之后稍做歇息,一段时间的战斗,加上背后的伤口,让他流了些许汗水,不过渐渐扳回劣势,这点至少还算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深呼吸以调整完呼吸后,圣棠再次起步,目的地是城门外,要箝制敌军数量,好歼灭城内敌军!

      架起长剑笔直冲撞向正在跟崁夫军周旋的敌人,与其一同栽进阵中,一击穿刺其胸膛,起身招架敌人的一击,然后挥舞刃弓取命。

      目前所在区域,是目前战区中敌人数量最密集的地方,所有敌人注意到圣棠的身影之后,立刻解决手边战事,转向包围这个棘手的敌人!

      遭到多方围剿,却没让圣棠感受到太多压力,进退应对间的连消带打考验着彼此的实力,但双方的差距太大。

      包围到一半,一旁的巷子里传来动静,堆积如山的货物受力倾倒,吸引了外围敌人的注意,也引得圣棠暗自留意……

      一名身上带伤的男子随着货物倾倒,但还有些许动静,虽然失血量似乎有点多,不过确实还活着,而且还想爬起来继续行动。

      没能参与实际交锋的外围敌人在看清男子身上没绑有识别标誌之后,立刻冲上前去,大有就地斩杀的意图!

      必须履行圣骑士职责以保护民众的圣棠,立刻展开救援行动,双手的兵器迅速击开眼前敌人的攻击,脚下云蹤急踩以窜过敌人周遭,穿透包围圈,转以迅雷步,疾速奔向那位平民的所在!

      起剑自背后斩断敌人首级,在平民身前迴身出脚踹飞敌人,接着摆出架式準备应对紧接而来的敌军!

      一名敌人抡着大剑直劈而来,圣棠侧身以紫雷架开,挥动刃弓反击;前倾避开横扫,蓄力将紫雷弹刺出去,拔出长剑起脚踢击,迴身重踹,带剑挥扫,攻击敌人破绽以取命!

      在圣棠挺身保护平民应战敌人时,其背后受保护的人则抬起逐渐模糊的视线,看着眼前骁勇善战的少年,直到少年结束战斗,冲往其他地方为止。

      几名崁夫军到来,搀扶起误以为是平民的男子,在认出身份之后,诧异的无法控制的大声呼叫着男子的名字!

      「寇瓦锥大师!」

 

      相比城门前才刚慢慢扳回劣势的混战,在城门上的战斗已经渐渐扭转了局面,面对一发发精準无比的箭矢,没有斗气可以防身的敌人只能够抱头鼠窜,或者中箭殒命两种下场,与其相比,不被针对反而受到保护的崁夫军,因此得以重整旗鼓,慢慢扫清入侵到城门上的敌人,开始打通阶梯的道路,準备支援城门底下的战场。

      「呼,城门上的敌人基本上都清理完了。」索罗长呼一口气,连连击发箭矢,这份专注力令他感到些许疲劳。

      「嗯…确实不愧于半精灵的名声。」看清城门上的局面,芙娜也由衷的讚叹着索罗弓术的造诣。

      连续好几波的连射,不仅没有出现一箭虚发,甚至都是命中要害,準确率当真是百发百中!

      「当然,就说了别小看我了。」索罗听完,骄傲的连鼻子都挺直起来了:「不过,城门上是救回来了,城门底下呢?」

      「我认为先阻止敌人入侵,不然里面清空外面又补进来,就真的是消耗战了。」

      「不过大门已经被击毁了,不能关门抵挡大军…这要怎幺堵住入口?」

      「原来是你们搞的鬼啊?」在芙娜与索罗谈论要怎幺改善城门前战局的时候,从两人背后传来一声质问,不过比言语更快的是手中瑟瑟发寒的长剑,剑上缠有斗气,以此看来,对方是少数人类中的菁英份子!

      一剑落下,扬起大片沙尘,撼动高楼龟裂出几痕迹!

  • 名称:师父 电影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42: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