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吧花花万物超清

      火球自视野中的建筑屋顶冉冉升至苍穹,鲜红的亮光与漆黑的烟雾勾起不祥的鼓动,绽放在苍蓝天空的显眼旗帜,伴随着哀戚的号角……

      「那个是…」望着升空的不安,正準备向皇宫迈进的威斯顿停下了脚步;虽然只是一介平民参谋,但他也未曾听说过崁夫国有这种号誌。

      「请问发生了什幺事情吗?」威斯顿向一旁的老人问话,如果是久久一次的现象的话,年老的人或许会知道原因。

      「我也不知道,我住在这里六十多年,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号誌…」

      「妳们两个,请先到王宫等我,我先去东门那边看看发生什幺事情!」对于内心扩大的疑惑,驱使威斯顿优先走向东门。

      快步走向东门,威斯顿希望能在路上搜集情报,不过快步奔驰在突然挤满人的路上,只看到疑惑与思索的神情,大家交头接耳的内容也只是询问与无解。

      『既然如此,只能倚靠现有的资讯推断了吗?…没有人看过的号誌,打上高空的必要性…?显眼的红与黑色…是要给一定距离外的人看的讯号吗?方向在东边…米勒?怎幺会挑这个时候?最近…刚才的战斗…所属不明的队伍…难道是策划好的吗?可是…正规军受损不到两成啊…?』

 

      在奔向东门的期间,威斯顿的注意力完全落在了推定上,以致于没有看到前方转角窜出来的人,一股脑的撞了上去!

      「是哪个冒失的没长眼啊!?」被撞倒的人痛得破口大骂,但一注意到是威斯顿之后立刻起身:「原来是寇瓦锥大师,有没有怎幺样?」

      「那不重要,东门那个号誌是怎幺回事?你们知道什幺吗?」威斯顿连忙逼问,毫不在乎冲撞得来的疼痛。

      「我们也不知道,只听葛菈将军吩咐我们要搜索『红髮恶魔』而已,其余的命令或是信号什幺的,我们都没听说过!难道连威斯顿大师也毫无头绪吗?」

      「啊!为了追捕红髮恶魔…难不成是把兵力分散到城内各处了!?」

      「嗯…怎幺了吗?大师难道想到了什幺?」

      「快,儘早赶去东门看情况,希望不是我推敲的那样!」威斯顿急言厉色,深怕自己的想法成真,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就表示目前没有足够的兵力应战。

      一小队巡逻的士兵看大师脸上的表情异常,也不好意思多说什幺来拖延时间,于是立刻赶向东门,希望能及早确定状况。

      才刚準备动身,一旁的门扉敞开,从建筑中窜出了好几个人,拔出兵器就不由分说的四处砍杀周围的行人,顿时混乱的场景昇华成杀戮地狱!受到袭击的百姓多是命中要害,一击毙命,由此看得出这群来历不明的人是有意要致人于死!

      「来者何人!?」看到恶意杀伤百姓的举动,令所有崁夫兵怒火喷发,一个个人剑拔弩张的上前迎敌!

      「现场非战斗的人员请不要慌张且尽速迴避!」知道现在所有百性的思绪通通陷入一片紊乱,留在原地只是徒增祸乱,那只能立刻进行疏散,避免士兵进行绑手绑脚的战斗。

      好险早些时刻的战斗让街道上的人少了许多,不然人山人海的流量必定会造成更大的疏散阻力。

 

      以百姓的安全为第一的士兵们,立刻上前去阻止敌人追杀百姓,挺身为盾保护百姓安全;而人民也在威斯顿的指挥下迅速离开现场。

      「这只是入侵演习,请不用慌张且尽速迴避!」威斯顿一边嘶吼以谎言安抚人心,一边确认周围的建筑里是不是还留有民众,极力的避免像是香料店里那两名受害者的状况再现。

      在疏散民众期间,士兵与敌人的战斗打得如火如荼,虽然对方有意下杀手,但是双方的战力相差并不大,仅只是崁夫稍微落于下风;与实力相当的敌人对垒,除非粗心大意,不然要出现一击必杀的可能并不高,既然如此,就是比双方的耐力或是出奇不意了!

      唯一对崁夫方不利的因素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搜查行动耗费掉了部分体力,这体现在挥剑的力度无法击偏对方的防御,也无力击退对方的进逼,而自己的脚步也迟缓不少,举盾架防的速度也慢了许多,这些不利,产生出些许恶性循环。

      十数名崁夫士兵身上都多了大大小小的创口,他们体力流失的速度又快了许多,而对方仅只是呼吸急促些,相比之下,己方早已是大汗淋漓的状态。

      威斯顿确认所有百姓都已经离开之后,立刻回到现场观看情形,判明状况之后立刻环顾周遭环境,随手捡起散落在地上的几样小商品,冲进旁边选定的建筑之中!

      立刻转身跑上楼梯,不管自己已经犯了擅闯民宅的罪名,冲进靠近战区的房间,小心翼翼的来到窗边,慢慢打开窗户……

      在底下战斗的人们似乎没有注意到威斯顿,无论敌我双方都还在进行一系列的攻防战。

 

      轻手拨开窗帘探望底下的情况,依然不乐观,甚至已经有人重伤倒地了,如果再不让战场有所改变,这个小队将会再次覆没!

      「只要让战局生变的话…」威斯顿捏紧刚刚打包来的数样商品,全都是体积小且质量足够用以投掷的东西。

      缓缓推开窗户,瞄準其中一对交手的人分开的剎那,威斯顿使尽力气朝对方仍出手中的物品;在对方即将再出下一剑的时候,东西砸中目标的头部,成功造成对方暂时的思绪中断,进而遭到斩击!

      受到帮助的士兵注意到威斯顿的帮忙,然后看到对方的几个手势,随后点头抽身战局…

威斯顿随着几次的暗箭偷袭,帮助战局转圜,并透过手势对每个注意到他的士兵下达命令!

      直到最后手上的投掷物消耗完为止,几名士兵也依照指示的从小巷子绕道敌人的背后,将对方前后包夹围杀!

      在势军力敌的状况下,对方甚至没能注意到威斯顿在上头观察战局并下达指令,就在不明不白的状况下,被来自背后的一剑击杀。

      结束了眼前的战斗后,威斯顿继续发号司令,让一部分的士兵们将受伤的人扛进建筑内避难,免得再受波及。

      「可恶,距离东门还有一小段路,但是大家的体能可能没办法撑过下波敌人…」看过一次的对战,威斯顿就清楚身边的士兵已经无力再战…

      「你们在这里休息、照顾伤患,我自己一个人去东门看看。」威斯顿下到一楼对士兵们说道,随后开门离去……

      轻推开木门,仔细探望两侧街道上是否有任何动静,确定周遭只有死寂的不安外,就什幺都没有,能安全的走出建筑。

      把门关上,再次确定没有敌军目击到自己后,便马上快步朝东门跑去!

      不过离开没几步,就听到后方传来吵杂的声音,转头望去,只看到原本离开的建筑已经被开了个大洞,惨叫自里面传来!

      威斯顿的思绪立刻知道里面发生了什幺事情,更令人担忧的是:如果能知道里面有人的话,才刚从里面出来的自己必定也已经暴露在危机之中!

      理智在恐惧支配身体之前先行奔跑,纵使琅苍几步以至于摔倒,也会在感受到疼痛之前赶紧爬起,然后藉着疼痛庆幸自己还活着!

      脑袋还转不过来,只是直觉知道自己只要被抓到就完了,能把士兵轻鬆屠杀的敌人,那实力就跟红髮恶魔一样是相差一大截的,自己只能顺着本能逃跑,不能逗留!

      倏忽,听到后方传来脚步声,不频繁却明显的逐渐放大,那逼近的速度让人不敢回头,怕是下个瞬间只看到死神就丢了性命!

      颤抖的双眼正在寻找生机,头脑也飞速思考着逃生之计,但是不会魔法也不懂战技的他,或许只剩下奇蹟可以祈祷了…

      眼睛捕捉到几步之遥外,有个转角,那个地方堆有货物,而且后方的脚步声出现在剑刃能触摸到的距离里,也就是说,自己已经是真正的命悬一线的境地,是死是活,只能赌赌看了!

 

      最后一步,威斯顿奋力向转弯处跳去,并且伸手欲抓向堆叠在近在咫尺的装箱物,希望能透过干扰来争取些微的生存机率;手指触摸到装箱的同时,背后亦传来了异物的冰冷锋锐自右肩滑至左腰,强大的外力拉扯着身躯重摔在地,连带指间的货物裙带似的崩塌,将倒卧在地的威斯顿掩埋了起来……

      下手的士兵看了看被零星货物掩埋起来的地方,没有任何动静,于是慢慢走上去,拿剑往里面一插后拔出来查看一下,有染红,看来确实是刺到里面的人了。

没有任何动静,看来是死了。

      「…没想到居然是毫无反击之力的平民,难道是我看错了吗?」士兵喃喃自语,他有看到双方士兵的战斗,也目睹威斯顿的行动,以为他是指挥官,但似乎不是如此。

      周围传来其他人的嘶吼与兵器敲击的声音,吸引这名士兵的注意,于是把目标从眼前的平民转移,留下无声的威斯顿离去……

      士兵离去之后,地上的货物开始有了动作,残渣开始滑落,自小山般的杂物中爬出一个人…是还活着的威斯顿!

      「好险……」威斯顿缓缓爬起,忍受着后背的剑伤与重物砸落的痛楚。

      「运气真好,差点就中要害了…」将被切割开的衣物脱下,紧紧繫绑在右大腿上的窟窿,贯通前后的穿刺伤需要应急处置。

      「哈哈…情势完全判断错误了…这样看来不需要去东门查看了…应该是确定沦陷没错…」威斯顿倚靠着墙壁,一步步慢慢移动着,但就像无头苍蝇般,毫无目的与想法……

      「接下来…该怎幺办……?」

 

      信号弹自地面升起之时,骚乱开始在城中各处肆虐,而身处在城里的圣棠等人,自然也会对现在的情势有所好奇。

      「那…不会是跟我们有关的吧?」索罗乾笑几声,毕竟才刚在大街上杀伤那幺多人,而且对正规兵也没手下留情,心里难免有个疙瘩。

      才刚说完,旅店里突然冲出许多人,手持兵器砍杀毫无相干的民众!

      「呜哇,真的朝我们杀来啦!」看到那几名对手来势汹汹,吓得弗利跟索罗异口同声!

      不过圣棠却早早有了动作,在看见无辜的民众遭到莫名其妙的砍杀,让他立刻冲上去,仗剑挡在歹徒身前!

      起脚重击踹退眼前的对手,步伐移转云蹤旋身窜过身前的目标并一剑撩杀敌人,来到下个人身后一剑穿心抢救出即将命丧黄泉的路人!

      将紫雷拔出扔向下个对手,纵使被挡住也成功击歪对方架式,长棍立刻穿透破绽直达咽喉;收回长棍,伸手张向下个有意攻击自身的目标,召出大剑挡在身前隔开斩击并且遮掩视线,在对方回神之前以刃弓切断对方项颈!

      圣棠如鬼神般流窜在敌阵之中,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势直取每个人的性命,避免再有无辜人民受到歹徒的荼毒。

      「圣棠他以前,应该不是这样子的吧?」芙娜目睹熟人行凶的一切,但却完全没从那行动中散发出来的冷澈里,感受到一丝曾经熟悉过的情感。

      「妳也看得出来吗?」索罗耸肩道,看来身旁这位少女也明白圣棠的今非昔比。

      「嗯,很明显哦,半精灵王子。」芙娜冷笑着打趣着索罗,但是说出来的话却让两名绅士震惊不已。

      「什幺!索罗是半精…」弗利吓得都大吼起来,却立刻摀住自己的嘴,怕惊动这位半精灵引来杀机,也怕被他人传出去而让彼此关係彻底破裂。

      「…怎幺知道的?」索罗轻声询问道,他很想知道自己的身份到底怎幺曝光的。

      「我看过半精灵公主的样貌,也看过半精灵王的样貌,你们三个人有些许的相似,或许有血缘关係,我是这幺猜的。」芙娜笑道,完全没有惧怕的神情。

      「所以是我自己不打自招啰…」索罗苦笑着挠了挠头,随后看向芙娜:「妳不怕我杀了妳吗?人类第一大国公主的命,可是很值钱的哦。」

      「有圣棠在,我什幺都不怕,而且……」芙娜摇了摇头,并缓缓向前迈步,走向已经结束战斗而凯旋的少年。

 

      「圣棠,你还记得答应我哥哥的承诺吧?」芙娜歪着头,眼里直白的逼问直射着面前的少年。

      不过圣棠不愧对其冷澈的形象,没有任何回应……

      「『照顾我一辈子不受任何伤害』,对吧?」芙娜再次询问,却跟几秒前一样,没有任何回答。

      两次询问都没有回应,让芙娜心中燃起了不满,不满驱使少女有了动作;从自己的空间饰品中拿出匕首,快狠準的瞄準自己的手腕切下!

      却被圣棠阻止了,与态度截然不同的温暖,从手腕处传来,持刀的手腕被紧抓着,让芙娜的自残行为失败。

      但是效果很显着!

      「你果然记得诺言啊,那请让我跟着你旅行,只要敢抛弃我的话就让你无颜面对皇兄,可以吧?」芙娜依旧保持着微笑,但是言中之意非常明显…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啊…」弗利跟索罗两人无言以对,两人一直以来都没能找到交流的方法,原来是自残这幺简单?

      圣棠微微点了头,让芙娜知道自己的意思,深怕为了让自己开口,这个乱来的公主会再自残一次……

      「好了,把话说清楚了。」芙娜把匕首收好,然后转向身边两个被吓傻的人施以淑女的礼仪:「你们好,我是芙娜.罗赫。」

      「妳好。」两人也微微点头,予以回应。

      『确实有圣棠在就不用怕我,有他罩反而是我要怕啊……』索罗则暗自心想……先把话说明,这样相处起来就没有隔阂…吗?这心机……

 

      「圣棠,我知道你要履行圣骑士的职责,可是我怕你就这样一去不返,为了避免你再次抛弃我,所以只能先把话说清楚,不好意思。」芙娜回过身来,对少年说道。

      原来这插曲只是为了箝制圣棠!?

      这个公主的做法真令人吃惊,弗利跟索罗再次受到慑服。

      「虽然这队不知来历的随机杀人队伍让人好奇,东门释放的信号更让人疑惑,我们先去探望状况比较好,对吧?」芙娜对在场的三人说道,确实没有人反对这个说法。

      控制圣棠就是控制了发言权的感觉……

      「走吧!」说完,圣棠就一把就芙娜抱起,动身前往发出信号的东门查看情况。

      索罗则扛起弗利,跟在圣棠身后……

      「索罗,你不会待会就把我给杀了吧?」弗利刚从索罗的身份中醒来,追问这位半精灵一句,怕自己会葬送在这个敌对的王子手上。

      「别怕!不只不会动你,我还会罩你。」索罗无奈的回应一句,虽然知道身份曝光是迟早的事情,但是看到曾经畅谈的朋友这幺害怕自己的表情,更让他心痛。

      「是吗…那我不用怕被那个公主欺负了…」听到索罗的回答,让弗利大大的鬆了一口气。

      「可是,我打不赢圣棠。」

      「…你好逊喔。」

  • 名称:真相吧花花万物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42: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