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我的兵超清

      剑戟交错,圣棠与索罗两人联手守卫教堂最后的防线,奋战不屈的意志是两人手中挥舞的具现;双脚失去灵活的骑士,无法再化身为刀尖直刺入敌阵的身躯只能成为盾牌,稳妥挡着贼人来犯,而毫髮无伤的弓箭手,反倒举剑身先士卒,干扰敌人进攻,避免压力过量累积。

      虽然稍早之前在大街上被佣兵团围剿的时候有过一次作战,但是两人不过是一内一外各自战斗,严格来说只能称为站同一阵线,说不上是联手。

      然而这次不同,彼此互相协力、帮助、设想,挥舞着各自的武艺,各自不同的战法与招式,仅只多了一层为对方设想而成就了天衣无缝的精彩联合!

      起脚避开瞄準左脚而来的斩击,踏下带动长棍发力点击敌人,右手架起防御格挡敌人的攻击,接连缠住对手,接着左手回援一棒重击敌人的脑门,回弹一击将敌人击倒,右手接着回身防御,几剑招架后趁隙取命。

      一群敌人冲上前来,圣棠见状将紫雷插在地上,双手操棍,接着索罗化作魅影来到身前,回身随着圣棠的攻击一同扫出,将眼前的敌人击倒;左侧一剑劈往圣棠,圣棠闪身躲过,左肘打向对方,顺势藉敌人的身躯翻滚过去,奋力一戳将敌人击向人群。

      被击飞的身躯撞入敌阵,击出突破口,索罗抓準机会,如矢笔直切入,连连挥剑或击或切,逼退上前的敌人,等待包围圈压上,一剑划出,终结数十人的性命!

      索罗认为圣棠身法失去灵敏,因此学他冲入敌阵吸引注意,避免海量敌人逼上的压力造成圣棠的困扰,且时时刻刻注意大门前的状况,只要敌人压上前就抽身帮助。

      圣棠看出了索罗的用心,亦明白索罗回防之后会需要突破口好冲入敌阵,因此总会将两三个人击入敌群造成短暂的干扰,好让索罗得以进入开始奋勇杀敌。

      以索罗对圣棠的理解,如果不是因为脚伤的话,冲锋陷阵的角色必定会是由他一肩扛起,如今看圣棠就这幺安份的站在教堂前镇守,心中暗自鬆了一大口气,但却又提起了份担忧……

      圣棠双脚上的伤,真的严重这种程度吗……?

 

 

      一时的走神,余光瞄到了一道黑影,反射性举剑一挡,索罗的身躯竟然就被一击扫飞,紧急翻身将剑插入教堂的石墙,才避免浑身栽进教堂的彩绘玻璃之中!

      如果是一击就能把身带斗气的自己扫飞的话,那对方不是斗气等级不差,就是力量特别大了;看了一下那个人,斗气颜色是白金,而力量也很出众,水準算是很高了……以人类来说。

      那个人似乎笑了,提着巨槌慢慢加快步伐走来,虽然不知道在想什幺,但明显是想上前挑战,这很好!是一匹初生之犊!

      拔出细剑落地,望向周遭敌军,都罢手并退了一步,望穿秋水的双眼正等待着什幺,若是没猜错的话,应该是看到有人可以把自己击退,所以希望他的巨槌接下来能够击破局势,或是把我们两个都搥死吧?

      在对方一脚踏入圣棠攻击範围的时候,长棍的狙击立刻戳杀过来,逼得撇头过去还被擦伤了一小块脸皮;诧异的瞬间,怀中已经有第二个杀着到来,不过是走眼剎那,腹部已经遭到细剑连续戳刺,爆炸性的扭力与推力,将壮汉击退数公尺,拖曳着地上两条深陷的烙痕。

      壮汉一退,观望的士兵们再度前仆后继,引得索罗快手连斩,数道银光切割着空间以及行经的躯壳!圣棠也立刻拔起紫雷,招架敌人的攻势,剑与棍各自为战,偶尔交错互助解围!

      一槌砸来,逼得索罗紧急抽身退开,随后地面宛如火药引燃般炸裂,溅射四散的岩石让人难以招架。

      圣棠将长棍插入地面架起,让索罗得以缓冲退势,随后再一步踏出,直冲壮汉;索罗的一脚,让长裩积蓄的力量多了一分,随着圣棠鬆手而如若长鞭般弹射出去,紧跟在索罗身后!

      壮汉看到索罗的身影再瞳孔中极速放大,马上抬起大槌,算準时机瞄好目标,奋力击出,却得到了意想不到的结果;稀薄而非厚实的打击感,飘起的是来自环境的碎石,而不是敌人身上的什幺!

      索罗的冲刺不过是虚晃,他以自身为饵,引诱对方攻击,并闪身到敌人背后,而真正发动攻击的人,是从来没有离开过教堂大门前的圣棠;奋力而击空的姿势,是致命的空门大开,无法应对后来如鞭弹射过来的长棍,遭到强力一击而架式歪斜!

      骤变尚未结束,壮汉才刚準备稳住架式準备应对接下来的敌人,背后又遭到了同样的连续戳刺,如同箭矢啄入体内并加上迴旋力,痛得差点让他吼叫出声;而身躯就被强大的力量往前重重一推,又被击飞出去了!

      索罗将壮汉往圣棠的方向击出去后,立刻转身攻击以逼退準备围上来的敌人,随后移动离开原地,顺便将圣棠射出的长棍捡起扔了回去。

      圣棠依旧挺立着,执行着他的任务,丝毫不留空隙的守护在大门之前,虽然失去灵活的步伐,但不表示夺去了作战的能力!

      看见壮汉的身躯逼近,圣棠前脚一转,引紫雷一斩直中脖子,再用剑柄击倒,转以剑尖刺下,却因为斗气保护的关係而没有任何刀剑伤害。

 

 

      确定攻击无法造成实际伤害后,圣棠举手接过长棍,不纠结在倒地未起的壮汉,而是转向面对周遭的敌人。

      壮汉甩了甩头,喉咙、腹部、后背都是一阵剧痛,不过没有肉体上的实际伤害,因此立刻起身再战。

      「见鬼,怎幺会这样!」面对战斗失利,壮汉难以接受,锻炼斗气致白金的他自认罕逢敌手,但今朝居然被打得无法还手!

      而且对方还没有打算积极取下自己性命的打算,在明知双方是敌人的份上,这饶命的行为是最直接不过的挑衅!

      挑衅加上自己还没能从对方手下走过一回,让人加倍的怒火澎发。

      抬起大槌,往一旁的圣棠那边挥去,迅速如风、力湃如潮,毫不留情欲攻圣棠背门!

      但既然刻意留手,那就没理由毫无戒心的放任对方为所欲为;圣棠的长棍已经先行顶住大槌缓去力量,弯曲的弹性吸收了满满的力量!

      回身,释放弹力将长棍击向敌人,再挺剑一刺,暂时退对手几步,接着留心防守大门。

壮汉几步后退,却又遭到索罗偷袭,一把手拖行,力道强大得难以挣脱,挣扎之间,后背早已多受到不少次攻击,接着被粗暴的扔了出去。

      混乱的碰撞之间,又收到一次攻击,不过这一次,冰冷物直入体内的感觉,让人浑身汗毛直束,但更多的是吃惊,斗气居然这幺快就被消耗殆尽了!?

      自尊正受到严重打击,如果不设法回敬几分颜色的话,不用对方动刀,自己就会先羞愧得引刀自刎了。

 

 

      缓缓站起身,失去情绪的脑袋如今只剩下愤怒,双眼直瞪着眼前的索罗与圣棠,他一定要好好的回敬一击,无论歹毒或磊落,只要是能够把这两个人踩在脚下的攻击都可以!

      「啊…对不起。」壮汉的后头,一名敌人道了歉,缓缓将误刺入壮汉体内的长剑拔出来。

      「没关係…」壮汉缓缓转过头来,伸出厚实的手掌拍了对方的肩,让人鬆了一口气…接着突然一把力扯得人站不住脚,就这幺被扔了出去!

      「反正你很快就不会介意了!」壮汉冷哼一声,将槌子砸入地面,奋力一带把整个地面掀向索罗的位置!

      索罗注意到诺大的动静,回眼一望发现被扔出的人已经近在咫尺,其后还有一大块地面基石飞来;要闪避还来得及,不过索罗却做了出乎意料的行动,左手出掌托着人,以其躯体顶住巨石,接着举起细剑一刺,旋起强风将人与石头一同击成粉碎状!

      化成细小的碎石四散飞溅,让周遭的敌人纷纷退避,而部分的石头保持方向,飞往圣棠所在,但让人退避三舍的投射硬物,却反而成了圣棠的助力;看準石头的位置与方向,以剑身迅速弹开,全数送向周边敌人的身上,没让任何碎石越过自己的防线。

      石头碎开,敌人的身影自巨石后面而来,高举的巨槌已经锁定了目标,索罗必定只得动手接下,不能动身闪躲了!

      「我就用这一击把你敲得粉碎!」壮汉张开血盆大口,脸上迫不及待看见肉沫的兴奋纵使躲在巨石之后也遮掩不住。

      槌子落定,震动扬起砂石,环状的凹洞自地面张开,而索罗由始至终都没离开过半步,仅以微妙的角度避开了槌面的攻击;灵敏的身手,如蛇随棍上,迅速窜上敌人的身躯,挥剑切割对手的后颈,落到背后,一剑穿透对方的心窝!

      「抱歉,你已经没机会了。」说完,索罗便抽身离去,留下一个只能慢慢等待死亡落定的人倒落黄土。

 

 

      在地面上的战斗持续期间,地面下已经确认信号的威斯顿,极其努力的想找出办法启动机关,只是不管怎幺出力压挤,拉桿就是完全不动。

      「不行,我一个人的力量太小了,不借取其他东西的话……」威斯顿左看右摸,周遭基本上什幺都不剩,最多只有几个砂石灰尘,跟绑在自己腰上的零缺工具组。

      腰带上缠着的各式套带里面,能够瞬间产生最大出力的工具,那就是槌子莫属;掏出没多久前才刚买到的最新型槌子,虽然重量很轻,让威斯顿狐疑这槌能否敲出足够的力量,不过眼下已经不是能细细思考的场合了。

      举起槌子,使出吃奶的力气往拉桿最末端敲下,瞬间发出巨响迴荡在地下通道之中,让耳膜阵痛难耐,但是拉桿却没有挪动分毫;威斯顿放弃继续槌打的念头,转摸腰带上各个工具,试图找出能够应用的东西。

      扁钻?要撬开机关部分吗?先保留。

      毛刷?暂时应该用不到,捨弃。

      图纸?在这时候看其他设计图做什幺?扔掉!

      皮尺?测量力矩吗?可是最大力敲最末端都没动了,也用不上计算了,扔掉!

      瓶装液体?倒在手上用手指感受一下,有类似油脂的润滑效果!左右摇晃一下瓶子,还有剩下不少,或许真的可行!

      快步奔走到机关部的地方,仔细端倪上面的东西,面板镶有几颗宝石,还有雕刻着些许花纹,纹路与宝石都还散发着微弱的光芒,确定这应该是还能够使用的东西,不过无法理解为什幺会发光,先当作是魔法运作的东西。

      向下探查,拉桿接近去的地方并没有纹路,或是无法理解的东西在流动,那应该是可以动的地方吧?用扁钻跟槌子撬开,然后把油倒进去润滑看看!

      拿定主意,威斯顿马上动手,以扁钻插入细微的缝隙,随后用槌子敲打以图撬开面板,只是无论大小力的敲打依然不为所动,材质似乎比想像中的还要硬!

      「可恶,做得这幺硬干嘛!」威斯顿越敲越心急,几番拔出扁钻确定施力的位置有没有动静,但却跟那该死的拉桿一样纹风不动,丝毫没有任何损伤!

      威斯顿敲打到最后,一个不小心出力过猛,把扁钻给敲断了!清脆的断裂声音,与紧繫着心绪的弦一样,让心深深的沉入了海底!

      马上鼓动信心,把剩下的头段部分再插入施力点,继续敲打,但这次敲击的时候,连内心都不再拥抱着期望的呢喃,直到不小心敲伤了手指,才发现扁钻的尖头已经破损,连那缝隙也插不进去了。

 

 

      愤恨的将扁钻的砸在地上,虽然已经没了希望,但不能就此放弃,上头还有如同雨声般吵得头痛的喧嚣,表示其他人都还正在努力对敌,怎幺能让它们的辛苦白费?

      继续张望四周,基本上也都是什幺都没有…等等,刚刚有东西从上面落下来不是吗?

      威斯顿立刻跑到塌陷的地方,除了掉下许多碎石以外,还有遭到波及而一同掉落下来的人,只是因为高度太高,不是摔死就是被石头砸死了,无一生还。

      虽然人是死了,但是他们还是带来了不少东西,像是身上配戴的武器,穿着的衣服,装备的铠甲,都是可以拿来使用的东西!

      「衣服、铠甲、武器、碎石……」威斯顿望着眼前能够使用的东西,脑中瞬间闪过一丝希望,不过那还得要满足最后一个条件。

      威斯顿回到拉桿处,抬头往上一看…太暗了什幺都看不见!一把抓起手上唯一能照明的东西,尽力向上一扔,看着火光快速上升,然后在这短暂的照明时间内,尽可能的看清楚视野内的一切,想要找到那个重要的条件……

      有!

 

 

      「太好了!赶快行动!」说完,威斯顿接住掉落的提灯,马上跑到塌陷处,动手解开地上所有人的装备,扔到一旁,只留了一个类似盆型的胸甲放在身边;将装备脱下之后,接着把衣物通通脱下,一件一件的堆叠在旁。

      「只有这些的话…不够用,还要更多。」打量了一下所有衣物,预估量会不够,必须要再更多一些,那只好连这群人穿的贴身衣物都拿来用了!

      先将衣服与那块胸甲搬到拉桿底下,接着回来到崩塌地方,挑了一块石头,慢慢的连拖带拉的也搬回到拉桿处……

      「好了,应该会用到的东西都在这里了,要尽快处理!」威斯顿看着眼前的胸甲、衣物、石块,如果计划没有问题的话,这些就是所需的物品了。

      点了点头之后,盘腿坐下,开始动手……

  • 名称:我的父亲我的兵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28: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