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电影超清

      早弗利伦的骚动结束当天就离开了的圣棠,现正走在荒郊野外,而方向是通往众神山脉─人类国内佔地最广且海拔最高的崇山万岭。

      而圣棠的目标,是教皇信中所写的光耀石结晶─长年吸收太阳光而结晶成石的一种矿物。

      既然说是长年吸收太阳光芒的话,那或许会结成在山巅之上,因为照理来说,离太阳最近的地方,最容易吸收到阳光。

      一念及此,圣棠便循着地图,逕直往标示最高的山顶走去。

      「圣棠,你离开弗利伦之后一直走的这条路,我知道是要往众神山脉的哦。」跟在圣棠背后的,是死缠烂打不愿离去的弗利:「众神山脉我听说过是林木茂密,妖物满布,歧路难行,你是想把我撇在里面对吧?」

      「圣棠…我越来越觉得你当初应该直接把后面那个跟屁虫撇在城里不管的…」妮可头痛难挡,她完全不理解为什幺圣棠会愿意让弗利这个嘴杂的跟屁虫同行。

      妮可并没有说中根本原因,圣棠并不是不想,而是屏除感情之后他连『想』都办不到,因此不会因为『厌恶』而远离弗利。

      这几天的行进,弗利虽然有说不完的话似的,持续叨唸不已,但是至少他并没有任何的不满与抱怨,仅只像试探般的持续扔话给圣棠来,寻求任何回应。

      没有理会妮可或是弗利,圣棠选择持续迈进,根据地图,他应该会在傍晚踏入众神山脉的山脚下,如果有一片树林的话,差不多就可以搭起帐篷跟营火休息了。

      如果顺利的话,在地图上标示的最高峰附近就可以找到光耀石结晶,那就可以继续向南方去,但如果运气糟糕,可能得踏遍整座众神山脉,那或许就要花上数个月了。

      而且众神山脉里面其实有不少冒险者,若是其中有人是被委託上来寻找自己的话,那不免有些麻烦,麻烦的是又遇到迪斯等人,更麻烦的是,踏遍山野欲寻找的东西,早就先被人拿走了。

 

 

      「看你走得这幺坚决,看来你的目标确实是众神山脉,不过你到底是为了什幺呢?你的身手,能轻鬆把精壮的男子当作小孩般玩耍,应该不会是要找小妖小兽的练功夫吧?那就是要挖宝啰?也不太对…你可以随手掏钱来帮我这素未谋面的人…那应该是不缺那几枚金币银币的了……那又会是为了声望吗?也不对啊,看你穿的披风就知道你是贵族了,冒险者再怎幺厉害也比不上贵族一个姓氏还来得响叮噹啊…除非是屠杀过龙的『屠龙勇士』了,可是众神山脉要是有龙的话,恐怕各国就要先派兵来歼灭那头飞天蜥蜴了,怎幺可能会让龙族的人栖息在这里呢?唉呀呀,圣棠哀,你想要什幺以我现在的头绪根本就摸不着呀……不对,还有一个可能性是你想把我杀了,然后弃尸荒野!」

      而圣棠选择沉默的话,那必定会有人来保持聒噪,在不算上妮可的两人之中,就只有弗利足以担当这个任务了。

      无法与弗利交流的妮可早受不了而在圣棠怀里打滚了,无法改变窘态的妮可,只能紧紧的捂着耳朵,减轻言语扬起的烦躁,但除了圣棠,恐怕是再有理性的人,都难挡弗利的聒噪了。

      偶尔忍不住烦躁的妮可,唯一能做的也只能出脚踹踢圣棠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随着两人的旅途,终于在时间来到傍晚的时候,来到了树林之中,而进入林木之间,圣棠便开始寻找适合落脚的地方。

      最后,他们在林地之间一处小平地,而其中停着几辆马车,似乎是早有人先到达这里了。

      「哦,看来是其它冒险团的人呢,要不要去探听些情报,或是去一同欢乐一下呢?」看见有其他休憩在林地之间的人后,弗利喜出望外的回看着圣棠,虽然早就知道圣棠的脸不用看就知道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了。

      圣棠并没有任何回应,而是直接跳到旁边树枝枒上,倚坐在上面,开始警戒四周围的动静,看来是没有继续赶路的意图了。

      而早就在準备营火的人们看圣棠似乎没有恶意之后,又开始摆架起营火,準备在进入众神山脉以前先来个宴会;进入山区就满是凶险恶难,能否活着走出来尚是未知数,因此在还没进去之前,人们想做的就是好好的喝一杯、吃一顿、玩一把,因此并没有任何逞兇斗狠的意图。

      不过,似乎有人注意到了圣棠,毕竟那头红色的头髮太过醒目,无论走到哪里都太过显眼。

      弗利看圣棠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就兴高采烈的向那群萍水相逢的冒险团套近乎,开始利用三寸不烂之舌要打探一切消息。

 

 

      愿意进入危险地区出生入死的冒险者,多多少少见识过大风大浪,在即将进入众神山脉面对满山满谷的危机之前,眼前的弗利明显友善且容易沟通得多了,因此,他们并不排斥弗利加入他们的宴会,甚至还高举酒杯欢迎。

      自称为吟游诗人的弗利自然不生份,拿起递来的酒杯直接一饮而尽,赢尽众人喝采的同时给足了面子。

      等待营火燃起,冒险团开始拿起简便的器材敲打出一阵节奏,而后开始有团员上阵环绕营火舞动着曼妙之姿,为宴会助兴。

      看表演难免杯杯美酒随之入喉,慢慢推助情绪高昂起来,勾得弗利兴起,拿起随身的长笛随音律开始一曲即兴,再度让冒险团的成员为之惊艳,使得宴会的喧嚣氛围节节高涨。

      无论欢乐的气氛多幺狂热,在营地里尚有一处是狂欢无法干扰的静谧之处,那就是打从一开始就倚坐在枝枒之上的圣棠,抱剑倚坐的少年依然心如死水,从没对营火处投以关注,反倒是持续警戒着外围任何风吹草动……

 

 

      几曲奏毕,长笛因为弗利的疲惫而暂时歇息,又喝了几口酒,看了看身旁这位看似冒险团长的人应该已经鬆懈了些许对自己的戒心之后,弗利準备开始探听一些消息了。

      「没想到阁下居然是吟游诗人啊,几曲长笛让人如癡如醉,不晓得是哪位名诗人的弟子呢?」

      「不是,不才只是因为对长笛情有独锺而自学至此的,没有那种福份拜名诗人为师。」弗利立刻摆手,说明自己仅只是无师自通的,甚至连吟游诗人这个身分都是自称来的。

      「原来如此,相信你之后必定能得到大众的欣赏,受尊称成为名诗人!」

      「那就真是太好了!」对于那声称讚,弗利毫不推辞,毕竟酒后所吐的多半为真,没必要让对方不高兴。

      「对了,那位『红髮恶魔』……是你的旧识吗?」对方望着没有参加宴会的局外人─圣棠问道。

      「『红髮恶魔』…?」弗利顺着对方手指的方向看去,随后回答:「哦,是指他啊,我们只是在弗利伦城外巧遇的,素不相识,只是觉得跟着他可以为我带来灵感,所以才硬跟着的。」

      「哦?你没听说过他的称号吗?他可是大名鼎鼎的惊雷骑士,据说他身法飘渺、迅速、无蹤,可一分为多人,毫不留情的连番冲杀成千上万的妖精,才受人冠以那声『红髮恶魔』的呢。」

      「哦~这幺有名啊?我有好一段时间没进城了,所以没听说过他的事蹟,原来是这幺强悍的高手啊?」从别人听到圣棠的过往,又再次让弗利大开眼界。

      「我还以为传说成那样的红髮恶魔,长得不是虎背熊腰就是三头六臂的呢,没想到只是一个看似纤细的十来岁少年而已……唯一符合传言的,大概就只有那双看起来毫无情感的死寂眼神了吧。」

      「确实…听完之后,我也不敢相信自己这几天来相处在一起的人就是那幺惊世骇俗的传说。」弗利点了点头,圣棠的体型与个性,看来也不像是喜爱杀戮的狂人,顶多像是冷峻的杀手而已,但若是杀手的话,又怎幺浑身没有半点的杀气呢?

 

 

      聊天告一段落,那名看似团长的人便差人拿来摆有一壶酒跟佳餚的托盘,起身带起托盘,来到圣棠所坐的树下,拿起两支匕首,轻跃上树梢,一手轻鬆就将匕首平行钉入圣棠身旁的枝干上,再将托盘摆放在简易的平台上。

      「请原谅我的无理,这是我代冒险团全体,赠予给惊雷骑士的敬意。」说完,跳至平地,走回到弗利身旁的原位坐下。

      圣棠转过头来,伸手将烤至香气四溢的金黄烤肉拿起,剥下一块送往妮可的嘴前,并开始食用这份别人赠予的美食。

      看圣棠有所动作之后,弗利转头向身旁的人点头致谢。

      「你们也是要进入众神山脉的吧?为了什幺呢?」对方开口询问了一句自己心中的好奇,他想知道大名鼎鼎的惊雷骑士怎幺会出现在这荒郊野外。

      「我不知道呢,圣棠他一直没开口说明,而我怎幺想也想不穿。」弗利耸着肩,这问题他从几天前透析圣棠的目的地之后就一直在想,却是怎幺样也不明白。

      「确实…以惊雷骑士的事蹟与身份,不太可能出现在这荒郊野外…但也就是因为不太可能…所以才更容易透析出原因……」

      「因为不可能…所以更容易看出端倪嘛……原来如此!不过我想,还是别多想好了,他既然不愿意说,那我也就不再推敲了。」被对方一句话点通后,弗利恍然大悟,但随后又打断了思绪。

      知道圣棠的来历后,要是他不想说的,自己深入猜想就不适合了,如果只是无关痛痒的私事就还好,但若是机密事件,那自己可免不了要受难了,而对方可是传言中杀人不眨眼的『红髮恶魔』,必定是手起刀落,一命呜呼的人物啊。

      可是这一想来,这几天一直纠缠着他的弗利,不就是直接用双眼双脚在探查对方不说出口的事情吗?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算了算了,圣棠没说明也没阻止我跟随他,那应该是对自己性命在开玩笑的事情了,再说,惊雷骑士是圣骑士之一,应该不会随便痛下杀手的……吧?』弗利一再摇头,试图说服自己继续跟着圣棠旅行。

 

 

      「那,大哥你们呢?进众神山脉是为了磨练身手又或是为了哪个珍奇异宝呢?」想赶快从烦恼中挣脱的弗利,立刻转移焦点,改问对方进入众神山脉的意图。

      「我们吗?我们有几名新的团员,想先带他们在周围比较安全的地带练练身手跟胆识,然后顺路帮人寻找几个受委託的东西,或是看能不能遇到高价值狩猎物,猎得些钱财好让团里的人吃饱饭。」

      「哦~我知道了…」听完对方的目的,看来确实跟自己推敲的亦或是其他入山的人差不多,只是,他又突然被勾起的好奇心,想推测圣棠到底是为什幺入山:「那,最近有听说众神山脉里有什幺出名的魔兽,或是什幺奇珍异宝吗?」

      「嗯…前一段时间是听说在众神山脉的主峰附近,出现了一个强悍无比的魔物,有一个数十人的冒险团与其交战后全军覆没,仅剩两、三个人身受重伤的逃了出来。」对方思索好一段时间之后回答,将那几个逃出生天的人所说的交代得一清二楚。

      「哇呜,那还真让人毛骨悚然,希望那支魔物不会来到山脉外围,甚至走出崇山万岭才好。」

      「不过,那群人也说了,在那魔物的身上看见白金光芒的闪耀,根据推测,似乎是必须受光元素滋养十数年才会形成的光耀石结晶,不过,听那支魔物的威能,恐怕不是能轻易得手的东西了。」

    

 

      看似团长的人,话说完没多久,一道身影翩翩然降落到弗利与那人身前,惊得两人反射性的抬头观望,一头随风摆荡的红色髮丝与显眼的紫色眼眸映入两人的眼帘!

      「感谢。」随着轻描淡写的两个字而来的,是方才送上去的托盘,盘上还放着刚才被钉在树干上充当摆放台的两把匕首。

      「呃…不客气。」反应过来的团长,伸手接过托盘,然后看圣棠迅速的一跃,回到原本的树梢上,继续倚坐警戒。

      「没想到…红髮恶魔这幺有礼貌呢…」还处在惊吓状况的团长,支支吾吾的边将托盘递给一旁的人手上。

      「哈哈,只是,他只有偶尔才会说话,这几天我可从没听他开口半句呢。」鬆了一口气之后,弗利放声大笑了起来,将方才被吓到的一口恶气通通长啸出来。

      「不过…看来惊雷骑士进入众神山脉的目的已经很明显了呢。」

      「是…那头歼灭了数十人团体的魔物吗?哇,惊雷骑士居然要找那幺强悍的魔物来磨练身手吗?」

      「不是,如果是魔物的话,我想…他应该会更早跳下来的。」

      「那…是魔物身上的……光耀石结晶了?」

 

 

      圣棠回到树上坐好之后,拿出了地图,寻找被标着为主峰的高山,一笔将其圈起,随后根据其与自己目前所在地,寻找出距离主峰最短的行进路线……

      最后,圣棠规画出了两条推行路线,一条比较笔直的通往主峰,一条比较蜿蜒的是寻着比较平直的山稜前进的路线。

      「圣棠…为什幺要画两条完全不同的路线?」妮可看圣棠少有的大动作后,便探头出来观望一番。

      「该不会…两条路线是自己一个人走跟带一个跟屁虫的差别吧?」妮可仔细思索之后,想到以圣棠的体能与能耐,山岭当平地走是很正常的事情,何况是关係到胧的光耀石结晶,那笔直的路径就很明显了。

      但蜿蜒于山稜之间的路线,就是明显一般人会走的路线了,如果考虑到这边有谁是平民的话…那自然就只有弗利一个人了!

      「圣棠……你独自离开艾因赫伦为的就是不想再跟别人有牵连吧……那你现在『为什幺要因为弗利而事先规划好替代路线』呢?」观察到圣棠的行为举止出现了不合理的瞬间,妮可立刻动以尖酸刻薄的言语质询着圣棠。

      「这幺替人着想好吗?这样一来,就算是萍水相逢的人也会受你吸引而有所瓜葛的哦。」

      圣棠被妮可的一句话点醒了自己行为的不合理,眼眸因惊醒而瞬间放大。

  • 名称:英语电影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19: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