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下载超清

      弗利伦城的骚乱结束之后数天……

      在城外不远处的城堡内,不少的贼人们慌慌张张的在收拾行囊,似乎有狂风暴雨即将来袭一般的,迫想着逃出生天。

      而外面最低阶层的贼兵已无心眷留的同时,位在城堡最大议事厅的诸位高层们也无意思考度难的对策,而是觊觎搜刮得来的民脂民膏,争吵着如何分夺。

      坐在主位的,是与圣棠一战之后负伤的左衡,半批着外袍的身躯缠绕着厚重的绷带,纵使没想过自己会输的他,确实没想到自己败得如此难堪。

      喜爱打架的主子,如今落到如此田地,这让原本一群意气风发的乱臣贼子瞬间被打回成虾兵蟹将。

      长桌上,还在争论着怎幺瓜分钱财、怎幺逃过追捕、怎幺远离是非,被危难惊吓得失去了理性的人们,口出连环的言语全成了毫无意义的叨扰。

      「说到底,还不是你太过胆大妄为,跑去招惹那红髮的恶魔!?」

      一句话,迁怒到了吵闹中最安静的人,然而却无法将其他歇斯底里的人们找回理性。

      「吵死了…」直到左衡开口,大家才惊觉回想起,这里的谁,才是老大:「不过是群狐假虎威的垃圾,竟敢怪罪到我头上来?」一抬起头来,嗔怒的眼神刮起强烈的冷风。

      这时大家才因寒意而爪回理智,眼前这位身上绷带环绕的男人,是使用蓝色斗气的骁勇之士,只要他想,这里所有的人都得身首异处。

      虽然相处过一段时间,但是彼此并没有太过强烈的同伴意识,这点是大家都清楚的事情,只要一有危难,会伸手相助那是上辈子的福气,但若过河拆桥就是家常便饭。

      与贼共事,有福同享、有难独当。

 

 

      左衡站起身来,缓缓走向议事厅的大门,期间没人敢说任何话,仅只有沉重的呼吸声,生怕再多的言语会惹来什幺不必要的灾祸。

      「高兴吧,跟红髮恶魔的厮杀很有趣,若非如此,刚刚那句失言早已驱使我帮你们脑袋搬家了。」左衡长吁一口气,打开门扉走出这昏暗的厅堂:「我不想再佔地为王了,整天与你们这帮废物为伍,会白费了我练就的一身功夫,那些财宝随你们拿,我仅只要几天前我带回来的那两个女孩就好。」

      语落毕,人亦离去,留下议事厅里一帮仅为抢夺财富的人们唇枪舌战……

      左衡所说的话并无虚假,与圣棠一战过后,让他得到了意料之外的目标,喜欢沉溺于战斗之中的他,会与一群眼中只有钱财的匪类共事,仅只是因为自己找不到对手,从而用金钱麻痺自己的手段而已。

      如今知道有一个能够打赢自己的对手存在,那幺自然是该醒悟过来了,酷爱求生至死的热血随着战斗遗伤的痛楚而沸腾,心窝的鼓譟令人难受,唯一解决的方法,就是打赢对手…然后揉虐对手!

 

 

      带着嘴角上止不住的笑容,藏不住的战意沖刷着左衡的思绪,让他走往胧与娜丝莉雅休息的客房路上,丝毫不在意周遭的招呼语淫弥的声浪,甚至还在其间随手比划了些战斗姿势,直到……

      与假想的战斗,情不自禁的令手指勾起腿上绑着的匕首,夹杂着劲道与斗气的剑风斩击顺势挥扫了出去,将擦身而过的一名路人斩成了两半,鲜血夹杂惨叫充斥着石墙,余音绕梁更添惨绝!

      刺耳的尖叫,引起走廊以至于周遭房间里的人的注意,房间里传来乒乒乓乓的脚步声,几名衣衫不整而手中抓着兵器的人开门探查,而看清稍早发生什幺惨案的路人,旋即拔腿逃奔!

      「哎呀呀…一个陶醉就不小心杀到自己人了啊……」看着喷溅的腥红,左衡仅只冷笑了几声,如若斩下的是草芥而非人命:「算了,既然都要走了,毫无相干的人杀了也罢。」

语毕,另一手也勾起弯刀,迈开步伐,继续脑中与假想敌的厮杀!

      残垣断壁的长草废墟之中,苍蓝色与鲜红色的身影若离若随的翩翩飞舞着,刀光剑影随着火光斗气夹杂纷散的芒草枝叶四散,刀剑舞动着接近人体极限的肢体动作。

      剑舞之风擦过肌肤如切如割的刺痛知觉,鼓动着满腔的热血驱使身体挥着兵刃更快、更兇、更猛,纵使骨骼与经络超越极限的疯狂运转,其引动起的痛楚提醒着自己还活着,而敌人也同样残存。

      肆意挥洒着剑技、汗水、热血,无数从未想过的武技,没看过的招式一一显露出来,但是招来的也只是对手如大海般深不可测的应对。

      为了生存、为了战胜,毫无保留的使尽一切,以有限为无限,尽了一切才会繁衍出新的招数,无数会的、不会的,因为有了同等的对手而有了更上一层楼的机会!

      留手,是对劲敌的大不敬!

 

 

      挥洒了所学所悟,迷茫之间,左衡到达了胧与娜丝莉雅的房门之前,而在脑中的假想战,亦随着思绪的中断而没了结果,最终,两人的剑刃皆差毫米即可取对方性命。

      在左衡身后,如癡如醉般的追求极限之战后,留下的是断垣残壁,以及散落如草芥的断肢残躯,方才走在路上的人,以及遭受屈辱的女人,全都成了左衡的刀下冤魂。

      而受血染而髒汙的左衡,毫不在意自己砍杀的,是同伙人亦或是遭掳的市民,对他来说,活人如同磨刀石,要砍杀才能锐利刀刃,令自己不会在动刀杀人的时候有所顾忌。

      伸手拔下看似乾净的衣服,将沾满血腥的兵器擦拭收好后,左衡伸手敲响了房门,準备好要带上他钟意的两名女子踏上寻找红髮恶魔的旅途。

      门把处传来声响,门缝缓缓张开……

      「妳好……」语音尚未结束,一发冰箭穿透房门射来,令左衡紧急拔刀一斩,才免于直击的下场。

      「没想到看似淑女却是如此无礼的泼妇。」莫名遭受攻击,令左衡的杀意如锋茫闪动着。

      「听外面传来惨绝人寰似的惨叫声,让我以为是有人来袭,如果我刚才的举动吓到你的话,非常对不起。」里面一名女子旋即化散了环绕于周遭的元素粒子,向左衡鞠躬道歉:「听我妹妹说,我们两人性命垂危的时候仰赖您伸出援手,非常感谢你。」说完,再度鞠躬,道谢。

      「没什幺,我应该做的而已。」左衡摆摆手将弯刀收回,似乎接受了胧的攻击理由:「有匪徒来袭,这里也快沦陷了,既然妳们的伤都好得差不多了,那就赶快走吧!」随后,对房内的两女胡诌了几句。

      「匪徒?」胧与娜丝莉雅对望一眼,满满的疑惑涌现心窝,胧虽因为倒卧病床一段时间而不知道事情始末,但至少娜丝莉雅还知道左衡大概的身分背景。

      大概是发迹于弗利伦城的某富商或是贵族的子嗣……吧?因为娜丝莉雅曾听外面的那群人称呼过左衡为少爷。

      对于曾被人类恶意围捕落网的胧来说,她并不愿意对相处没多久的人类敞开胸怀投以信任,记得当初连圣棠也是以自己的性命才博得了胧的信任,若不是个性稳重的圣棠担保,或许胧对迪斯他们都还会保有一定的隔阂,而非称兄道弟。

      而娜丝莉雅好歹也是独自一人生活在异邦之中数年的半精灵,拥有一定程度对危险的判断能力。

      从堆积的灰尘看出主人不重生活品质。

      从灰暗的照明看出主人偏好隐晦行动。

      从路人的面貌看出主人不斥獐头鼠目。

 

 

      在胧醒来之后,娜丝莉雅也不少对胧说道进入这处建筑之后所看的一切,再加上胧虽看似荳蔻,但实际年龄却是数十年甚至百年,刚才外面还哀嚎遍野,怎幺会在安静下来没多久后,打开门来的却是丝毫不像是经历过那慌乱的人。

      种种迹象让胧无法说服自己应该相信眼前这个曾经出手救过自己的人。

      「如左衡少爷刚刚看到的,我们多少都会些魔法,那需要我们帮忙击退匪徒吗?」娜丝莉雅明白胧的疑惑,自己有所察觉了的问题,没道理胧会不知道,既然如此,就只能想办法尽早离开这个地方了。

      「呃…不用了,我已经击退了大部分的敌人,就趁现在的空档早点离开这里吧。」没想到眼前这两位少女竟然不怕,反而还想帮忙剿匪,这让左衡愣了一下,他认为自己该保持些形象,要是被那群一看就知道有问题的人叫了声大哥,那自己就真不好对目标下手了,想到如此,逗留在这个地方只不过是多了些无谓的麻烦。

      「既然这样的话就赶紧离开吧!」胧听完喜出望外,刚才那句话只是恭维顺便探听一下,她分分秒秒都不想再待在这里,既然没有生命危险又没有其他问题需要处理的话,自然是早早出发去找圣棠更好了!

      话才说完,胧迅即招来风元素缠绕于双脚上,牵起娜丝莉雅的手就是夺门而出,一路狂奔!

      看见两女箭步如飞般的模样,左衡心底警钟不止的响彻,那怎幺看是欲逃出生天的模样,而不是嘴上所说的『离开』该有的模样;开始急起直追,如果可以,左衡并不希望让两女就这幺逃出自己的手掌心,如果有必要的话…动点武也可以!

 

 

      而在弗利城堡之中,本属于菲斯特洛城主的办公桌前,坐着一位代理城主,被原城主搁置在旁边的厚重公文,如今已经全数都被批改好,而且其中有不少红字,书写着的是解决方法,亦或是应注意的重点之处,偶尔还有几句该注意事项。

      能够马上解决的、需要时间处理的、尚待人员确认的,全部都工整描写在公文上,显现出现在处理公务的人是多幺仔细的缜密阅读审核的。

      最后一份公文也批改好了,将笔放好后,审阅者慢慢的抒拉筋骨……

      「终于全部批改完了……」迪斯长叹一口气,他从没想过自己会因为淌了一遭浑水而被任命为代理城主:「早知道这幺麻烦,当初就直接离开弗利伦了……」

      「没办法,城主被捕,而且又因为圣棠引起那幺大的骚动,没人镇守的话,弗利伦可能会被那群匪徒佔据的。」范尼摊双手表示无奈,当时人民陷入慌乱,要是真的抛弃群龙无首的城邦,势必会造成不小的问题。

      「只是…你应该没有处理过公务吧?怎幺能把搁置着这幺久的公文全部审阅完,还有不少问题的应对措施处理得不错呢。」范德随手拿起一份公文开始翻阅,看上面红字所写的内容,着实指出了根本的处理方法。

      「我曾是一般市民,还在人民、商家与贵族之间处理过不少事情,多多少少听说过各行各业的思考角度,我仅止是在多方的角度之中,找出空间作为立足点,进而找出因应方法而已……虽然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处理的好不好。」迪斯哀叹一口气,似乎要将这几天的身心俱疲一次吐露乾净似的。

      「不过,教会说会指派值得信任的官员前来接管城主的职务…怎幺到现在都还没消没息的?」迪斯想起布雷夫带着妮雅策马回艾因赫伦投递圣棠的书信的事情,没多久人就回来了,但却没带来个官,只带了一封信。

 

 

      众人陷入沉默,他们明白自己离开艾因赫伦的根本任务,就是要追回那个不辞而别的惊雷骑士,除此之外,他们无意分神去处理其他的事情。

      然而没想到离开艾因赫伦到达的第一座城,淌了个消磨掉数天的浑水。

      现在,没人知道圣棠到底在城里还城外,在哪片山郊野外,只知道拖的时间越久,找到人的希望就越渺茫。

      房门响起声音,打破了沉默的气氛。

      「请进。」迪斯心底掀起了一阵心喜,这门响起代表是有消息了!不是找到人就是人到来了。

      「跟蹤特意释放的罪犯后,在城外找到了疑似据点的城堡,而多日以来,重点搜索的目标─拥有红髮的少年在几天前曾在西门遭到目击,然后就没有任何发现了。」卫兵拿着一份牛皮纸,依照上面记载的内容向迪斯等人稟报。

      「是这样吗…」一听毫无圣棠消息的迪斯,脸上难掩失落。

      「不要难过,还有一个好消息。」这时,门再度推开,一双酒红的眼眸与熟悉的身影走进大家视线之中:「指派的城主已经抵达了,这几天来的代理工作,辛苦你了。」萨尔斯走入办公室,伸手轻拍着迪斯的肩膀。

      「终于到了吗?那我们可以马上出发去找圣棠了吧?」迪斯马上起身,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失礼的推倒了椅子。

      「嗯,光明骑士等四人继续追回圣棠的任务,而围剿匪类的工作就交给我萨尔斯─暗夜骑士来处理吧!」话刚说完,就看到办公室里的四人早已有所动作,无心听自己宣读完毕,就已经跑出了办公室了。

 

        

      望着空无一人的办公室,萨尔斯缓缓的走到办公桌前,随手拿起一份公文,开始详阅上头的内容……

      一名男子,随着萨尔斯的脚步走入,来到座位,将倾倒的椅子扶起后就坐。

      「如何?代理城主是否有好好处理公务呢?」那名男子,开玩笑似的跟着翻阅起公文内容。

      「嗯…没想到光明骑士不仅战斗方面有不错的功夫,连从未做过的政务都能处理的有条有理。」萨尔斯轻笑着,两年多前,无意发现的少年,不止有不错的身体机能,还有光元素亲合力,如今又挖出他不为人知的为政能力,或许光明骑士,跟圣棠一样是接近全能的人才呢。

      「不过可惜,迪斯‧萨可赛斯永远只是一位教会的光明骑士,而不如我等古利迪家族,能入朝为官一展长才。」说完,多里将迪斯批改完成的公文扔入一旁的垃圾桶里。

 

 

      在多里接任为弗利伦城主之后,开始了大规模扫蕩非法的活动,将许多因为菲斯特洛城主在任时进驻的许多为非作歹的组织全部连根拔除,就连左衡在城外不远处的据点也遭收牵连。

      带队执行的人物,是暗夜骑士,以及多里麾下的金、里昂;三人率领的队伍毫无怜悯之心,无视目标的求饶,证据确凿者当场斩杀,其余尽数逮捕收押,等待调查与审判。

      多里扫蕩的行动,受到长期遭受欺压的百姓大力支持,声望也随之暴涨,反倒是当初的城主,被判处以公开的绞首死刑,并行连带,让人们可以痛斥当初让他们生活难过的领导者。

      弗利伦城就此迎来了新的生活……

  • 名称:电影 下载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18: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