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恐怖故事第六季超清

      在坎夫的城堡之中,受令通报上层的士兵急忙奔驰着,急忙的原因来自最近传言最兇悍的通缉犯已在不早之前进入城中,而上头似乎将这件事情视为极其重要的大事。

      虽然知道军事不被坎夫的高层器重,但士兵们也知道自己不能自暴自弃的置百姓于水火而不顾,国家是因国民欣欣向荣而强盛,百姓也因为国家的庇护而安居乐业。

      民盛而国强、国弱百姓衰,简单而複杂、繁琐而浅显。

      「报告!目标已在十数分钟前通过北门进入城内了!」士兵没有先行稟告就直接推开会议室的大门向内部大声喧哗,看得出他对消息轻重缓急的认知。

      「什幺!终于来了吗!?」裏头的军官听到,连原本来到咽喉的谩骂都消散无蹤。

      「是的,不过…似乎跟消息流传的不一样,坊间流传的消息都是指出红髮恶魔『只身一人』,而这次,他却是跟着一个冒险团。」

      「也不能够完全依靠传言吧?难道说,还有人长得跟他一模一样吗?红髮、紫眸与不俗的俊气相貌不就是『惊雷骑士』的特徵吗?不会搞错,或是有人顶着他的样貌活动吧?」

      「嗯…确实…我们当时在场的人有几个是曾经在战争期间,亲眼见过惊雷骑士本人的,虽然隔有一段距离,但他们是彼此再三确认之后才指证是本人的。」

      「既然如此,就不用担心那幺多了,準备执行寇瓦锥先生的作战。」

      「是!」

      军官们与通报的士兵们的对话才刚结束,甚至才刚转过身来……

      「不好了!」门猛然一翻,另一名士兵冲了进来,撞得準备离开的人满地打滚!

      「有什幺急事?」

      「惊雷骑士已经在大街上跟其他人起冲突了!」

      「什…什幺!竟然这幺快就发难了?快去通知寇瓦锥先生!他在城堡大门口监督工程!」

 

      在城堡大门口地方,工程繁忙的地方,威斯顿正攀在梯子上,倾注全数的精神注目在眼前的作品,以钉与槌细细雕琢着精纯技艺具现的石花雕塑……

      「寇瓦锥先生──!」一声长嚎,从幽静长廊内迴荡出来,穿刺了吵杂的工地,直透在场所有人的耳朵。

      精神突然受到干扰的寇瓦锥,在分神的同时,引槌失手砸在自己的手指上,痛得一个重心不稳,从梯子上摔落下来!

      一旁手边没有事情的人连忙上前来查看,伸手将人搀扶起来,期间不少人还热心的帮忙拍去威斯顿衣物上的髒污。

      「我没事,发生什幺事情了?」威斯顿连忙拨开眼前甚是关心的工作伙伴。

      「红髮恶魔正在大街上跟其他冒险团的人发生战斗,军官们都已经前往现场了!」

      「呿…怎幺会这幺快…」威斯顿苦恼的揉扔着脑袋,将髮丝捣得一团乱……

      「寇瓦锥先生,有事情让属下觉得疑惑,不知道该不该说…」士兵看威斯顿没有立刻下令,不知所措的当下便想把方才没能说给其他军官的话提出。

      「坊间的传言,都只有红髮恶魔『只身一人』的消息,但是他这次进城的时候,却是跟着一个冒险团,而且他身边似乎有两个关係不错的…吟游诗人之类的朋友……」

      「……那先不管,葛菈将军呢?」

      「将军与其他将士一同赶往现场了!」

      「真糟糕…」威斯顿长叹一口气:「地点在哪里?」随后,跟随士兵,一同前往圣棠的所在地……

 

      在事发之处-熙来人往的道上…因为战火焰燃而引起的骚乱,让大街瞬间暴动起来。

      百姓相互推撞,满脸的慌张只想早先脱离波及,顾不上堆满的摊位与满目的商品,翻覆的摊桌与遭踏的杂货,诉说着他们对战祸兵燹的观感。

      众人避祸的中央处,被通缉的与受悬赏诱惑的人们,打成了一团!

      鲜红而显眼的特徵,让圣棠成了战圈里最醒目的目标,吸引了大部分的人围剿,使得有意帮忙的索罗被人海排挤在外;无法挤入战圈的半精灵,只好选择在外头,阻止其余有意加入的人添乱,避免造成多余的压力。

      而没有战斗能力的弗利则是很早就退到战斗圈外,没能参与却又躁忧的他,最后灵光一闪,拿出长笛开始吹奏,为场面配上一曲同样混乱而动听的乐曲,当作是他无能为力却又不想抛弃朋友的折衷作为。

      抬起右脚挡下一技踢腿,借力击向右方的敌人,踏下之后旋身避开砍来的剑,右拳顺势打向对方的脸,左手掌再架开一剑后弹挥向某人的胸膛,挪脚移动身体避开某处挥来的冷剑,身体随着移动直接撞进下个人的怀中。

      受到突如其来的攻击,圣棠却没有因此乱了阵脚,或许是因为心如止水的心境早已化成一面镜,能随时反射、应对任何突发事故;无须经过任何的思考,只要感应到寒光或是杀气风吹草动,神经就会早意志一步下达指令,无论是进退、应对。

      人多且攻击杂乱,迫使圣棠需要极力且迅捷的反击,冷澈剑刃擦过肌肤、划破衣服、切断髮丝,却无法真正的造成伤害;双方开战没多久,就已经有几名晕倒在地的人,以及受到眼前通缉人物能耐所震慑的人。

      圣棠的攻势,加上彼此兵器的攻击距离,轻易的分隔出了一段能走两大步的空间,这是提供双方攻守应对的距离!

 

      与眼前毫无干係的人彼此相瞪眼的肃杀气氛,是离别战场后的首次,上次这样被围剿的敌人都是半精灵,这次却是自己的同胞─人类,世事的变化是如此的剧烈,让人深感作弄。

      原本死寂的思绪,被似曾相识的景色激荡出波澜,这让圣棠的心灵渐渐回温至感性……

      那时候,跟所有信赖、重要的人们,拚命挥洒血汗所保护的同胞,如今却每个都跟半精灵一样,对自己直瞪着杀红的双眼……

      明明身为人类,为了保护同胞而对半精灵斩尽杀绝;明明身为人类,牺牲了诸多生命才得以结束战争的现在,却又必须与同胞刀剑相向……

      那时候的半精灵,摆明着自己作为的无谓;这时候的人类,诉说着自己立场的无奈。

      塔克…那在战场上冰冷的躯体,是个多幺滚烫的嘲笑烙印在心灵上,嘲笑天真的思想与作为,而这次,又是要透过谁的牺牲?牺牲哪个朋友来告诉自己,哪里的不足或无知呢?

      为什幺?为了什幺?到底是什幺缘由,迫使自己必须抱持着困恼持剑战斗?

      腰后传来清脆的金属声响,因为不知道来者何人为何而来,才没被拔出鞘的紫雷,如今显露出了紫色的剑身……

      这拔剑的动作,不单单是告诉大家接下来的战斗将不再只是晕眩就能结束的讯息,更是圣棠敲定的决心…或是恢复冷澈的极致理性──

      只要是有意杀伤自己或同伴的,都是敌人。

 

      破风声响起的瞬间,幻雾一闪,银茫在空中交错,有一人溅血倒地;少年的红髮因为鲜血而更加刺目,而脸上的表情依旧没有喜怒,冷漠的令人寒颤,但却没有让人胆怯后退,反而令场面再次炸开了锅!

      长剑格档一剑之后,不再只是单纯的出拳击晕了,而是立刻从空间腰带里取出长棍,强力一点击飞对方;右手持剑斩杀,左手挥棍扫击,一时之间将眼前的敌人尽数击倒。

      在背后的敌人也抓準空档,一击直劈向圣棠背门,却是直接一剑劈入大地!

      圣棠向后纵身避开锋芒,双手上的武器早已替换成刃弓与箭矢,弦声连连、声声破风命中来不及反应的目标;落在一旁遮阳台上,在这难得空档之间,圣棠连连射出十数箭,速度之快,快得底下人无从判断箭矢到底是瞄準的或是乱射的。

      知道不能让圣棠待高处连发箭矢造成更多伤亡的人们,立刻追击上去,不过有的是追人,有的是直接破坏圣棠脚下的阳台;射出最后一发箭矢后,圣棠立刻挥舞刃弓迎战追击的敌人。

      阳台的支柱被斩断,顿失落脚处的敌人因武器交锋而重心不稳,跌了下去,圣棠立刻挥弓斩击一刀,同时出脚踩踏对方的身体,以此奔向距离自己较远的区域!

      目标突如其来的行动,让那群以为自己距离远而有所鬆懈的人吓了一大跳,武器还来不及架起,就已经受到伤害;圣棠落地,旋荡身躯,以双脚与刃弓勾勒出攻击圈,将周遭的人们全数斩退货击飞,随后再召出紫雷,向遗漏的目标挥洒出凌厉的攻势!

 

      而在战圈外围,索罗需要面对的状况是─同时受到包围圣棠的人,与急欲参入战圈的后到增援,这两方的包夹!

      所幸的是,敌人们都是些不同来历的团体,因此把索罗视为非敌人的竞争对手之一,并没有主动对索罗发起攻击,一心一意的想要挤到红髮少年的跟前,这份大意…无异于是自己把性命双手捧起,恭送到索罗的面前。

      与圣棠截然不同的心境,是索罗攻克敌人的利刃;本来就跟人类敌对的他,并不纠结于杀人的决意。

      但是本该对立的两人,如今却有一点相同,那就是—只要有意杀伤朋友的人,杀无赦!

细剑轻盈灵巧,由生性随意的索罗挥洒,幻化翩翩舞蹈的彩蝶,难以猜测、捉摸,穿过防守,杀伤目标!

      轻脚移挪,带剑随性刺向任意选定的目标,拔出架起防御将来自其他地方的攻击挡下,出力把其重心撞外后,并不追击而是立刻抽身窜入某处人群。

      游移在混乱的人群之中,压低身躯,避免招惹人群的目光,接着随手一挥切断一人的咽喉;一步步连连挪踏,手中兵刃也刀刀挥舞,剑剑致命折煞条条性命!

偶尔抓準空隙切入包围圈中,慢慢靠近圣棠,期间也没少注意过圣棠那边的战况……

 

      吵杂的厮杀里偶尔有突兀的哀号或尘土飞扬或兵器铿锵,看来圣棠依旧努力奋战着,让人安心不少……

      突然,圣棠的身影流窜到索罗身边,一弓一剑绽放着莲华版美艳的攻势,将周遭的人震伤开来。

      唯独索罗没有受到伤害,不是他闪过攻击,而是圣棠打从一开始就没有把他列为攻击目标!

      亲眼看到圣棠战斗的英姿,索罗本该讚赏不已。

      好险圣棠就算受到围剿也没有危险,看来当初战争就已经习惯这样的作战方式了。

      但是,在下个瞬间,索罗察觉到了诡异之处……

      这群人是『人类』,是圣棠的『同类』,不是当初战场上需要拼个你死我活的『异类』,照理来说不需要下重手!

      为何圣棠会这样不假思索的屠杀同类呢?看来…那不表露面出任何心情的面目之心灵深处,其问题重大,不亚于他失去了雷之力。

      索罗叹了口气,他原本不希望看到圣棠身受重伤,但是现在却更不希望看到…圣棠毫不留情的屠杀『敌人』。

 

      两人继续砍杀敌人的途中,突然又窜来了一群人,但这群人身上穿着的并非杂乱无章的服饰,而是制式的铠甲,是有官方注记的兵士们!

      「所有人立刻丢下兵器,双手抱头,停止战斗!」带领士兵的领队是一名女军官,她扯开咆哮试图中断眼前混乱不堪的战斗。

      在外围的人受到干扰,缓缓垂下剑刃……却有一名被从战斗中心处击飞的人,将其撞倒在地。

      已经被厮杀夺去理智的人丝毫不理会制止的动作,继续向圣棠发动攻击,自然就是遭到反抗而败退。

      看到场面不受控制,葛菈立刻下达指令让士兵迅速包围战圈,开始介入战斗……

      将人一个个拖出战圈,遇到反抗的人直接击打其双脚,之后强拉出去。

      不用一会的时间,就已经把大部分不知道所属团体的份子拉出战圈。

      在一旁已经演奏至忘情的弗利,同样也被寻找目标的士兵当作下个需要『被制止』的目标,而本人依然陶醉与此!

      士兵立刻跑向尚不知自己大祸临头的吟游诗人,直伸出手要阻止弗利继续为眼前的战斗奏乐,加油添醋!

 

      突然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拉力,拉得弗利身子一歪,曲乐骤停,一屁股摔坐在地!

      「谁叫你在这里吹奏音乐的!?」士兵边质问边将人拖移开,全然不顾弗利是否反抗就出手殴打几拳。

      却有一道身影自战圈冲出,一剑斩落士兵的手腕,接着刃弓一刀把其震退!

      索罗也跟着冲出人潮,来到圣棠跟弗利的身边,保护着还没从演奏沉醉中情醒过来而瘫坐在地的诗人。

      「你居然敢攻击政府官兵!」看到身为坎夫士兵的同伴被攻击,让其余的士兵跟着愤怒起来,接着联手对圣棠发起攻击!

      「哎呀呀…这样真的好吗…?」索罗苦笑着,这下子铁定会成为通缉犯了,不,那也得先逃过这关才行。

      毕竟,被绳之以法的人是不需要通缉单的。

      看见圣棠攻击官兵的举动,让原本被拖开的人们与指挥士兵行动的葛菈,开始展开行动……

      全部朝圣棠围杀过去!

 

      威斯顿,跟随一名指路的士兵赶来到战斗现场,看着三方的混战,全然看不出当初制定的计划。

      「这到底是…这不是我原订计划的走向啊!」威斯顿急忙在战场中寻找葛菈的身影,深怕她也淌入这浑水之中…

      圣棠与索罗两人依旧深陷在战圈中央,被视为目标而遭到团团包围的他们没有能够逃出的空隙……若是其中一名同伴拥有战斗能力的话,还能够突破重围,但现实是他们被围得固若金汤,难以脱身。

      击杀了一名士兵之后,突如其来的一剑袭来,圣棠迅速提剑一挡,却被震得向后重踏一步才支撑住!

      战斗开始至今第一次需要退一步才能稳住!这让圣棠不由得看向持剑的女将士,希望能看清楚对方的样貌!

      索罗看圣棠似乎被有点实力的人挡下了,却没有立刻出手帮助,反而保持原本的战术,只是流窜在人群之间,圆滑避开锋芒,同时挥剑取命。

      威斯顿捕捉到了葛菈的身影,也看清了通缉犯的所在,两人同样位在战圈中央处,隔着两把兵刃相互瞪望!

      「早知道就叫她们势必要按照计划来走的!」威斯顿对着眼前这完全赶不上变化的计划咋舌一声。

      而依然瘫坐在地的弗利,望着满地疮痍与自己身上染髒的鲜血,以及四周闪耀的刀光剑影……

  • 名称:美国恐怖故事第六季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18: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