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战警超清

      作战方针已经奠定好的当下,仅剩下如何实际执行而已,崁夫一方的强力军仅有圣棠与索罗两人,而城中还有不知为数多少的游击兵存在,因此由圣棠为先锋走在地上探查,而索罗则在屋舍建筑之上,仔细盯着一草一木,避免崁夫方的行逕被敌军发现。

      圣棠带领芙娜与弗利走在康庄大道上,时时注意四面八方的尽头有没有任何风吹草动,接着让随行的士兵们小心翼翼的快速前进;索罗则走在圣棠身后几公尺的屋瓦之上,以弓箭作为掩护。

      赶路的期间,圣棠除了四周以外,还不时注意顶上的索罗,看有没有什幺新的动静是需要注意的,而偶尔会听到几声箭弦,就知道又有几个人遭到狙杀毙命。

      原本为了避免作战失败而需要小心行军这一事,让崁夫士兵们很是紧张,但在圣棠的先行与索罗的掩护之下,显得众人的不安只是场荒谬,当他们发现有异样的时候,得到的已经是对方死于非命的结果……

      心中荡漾着心安的同时,庆幸这两个人愿意站在同一阵线上,支援残局败势。

      圣棠脚尖轻踏蹑步,早一行人来到街道口,探头了望两侧,细心聆听喧嚣,确认没有什幺异状之后,便向后方的行军勾了手势,随后继续向前迈去……

      一声踏步自前方不远处的转角传来,瞬间绷紧了圣棠的神经,蹑步瞬间转成迅雷,飞速扑上前去,脚尖踏着最后一寸的阴影,转踏幻雾步,压低身躯冲出建筑遮掩!

      身如流风带起尘埃窜进对方的视野,黑影摆动的剎那早已抢得了先机,在对方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圣棠已经确认对方的手上绑有辨识敌我的布条,随后左手上的长剑已然出鞘,银茫耀动,划破了目标的咽喉,连带瞬间静止的时空开始流转!

      对方还有五个人,还没轮到喘息的空闲,先将紫雷易手,再踏一步冲到第二个人身前,一闪穿过对象;第二大步落地,云蹤一步连带冲刺余力绕开第三人正面,顺手挥剑斩断项颈!

      一口气连取三人之后,对方才拔出兵器,摆出迎敌姿势,而圣棠依然没有停下脚步,以飞快的身姿扰乱敌方的视线;电闪步一出,身影左右摆动不止,让人看得目不暇给…接着就是身中损伤而毙命!

      圣棠起身,凭藉墙壁为其垫脚,再度奔袭第五个人,毅然瞄準脖子,一剑切过,如同切断操线一般的放倒了失去性命的人偶!

      脚跟落地拖曳着狭长的印记,卸力完毕旋身望向最后一个对手,对手手拿一捲羊皮卷轴,正手忙脚乱的想拆解上头的绑绳;虽然不明白是什幺,但不能让人如意,意念驱使圣棠再度化虎扑杀目标,抢在对方达成目的以前阻止!

      对方解开最后一个结,準备摊开捲轴时,一发箭矢抢先命中对方的手腕,痛得对方鬆手…接着第二发箭矢命中捲轴,将其钉在地上,接着起火将羊皮捲轴化为灰烬!

      而后至的圣棠,则一剑透过下颚直窜脑门,避免了对方仰天长啸的举动!

      将长剑拔出,动作快捷甩去血渍后还鞘,随后注目四周,确保没有第七个敌人在场……

      抬头望向在上掩护的索罗,对方做了个没问题的手势,确定周遭没有其他敌人,随后向后方待命的士兵们勾起手指让其继续迈进。

      行进的途中,偶有插曲乍响,但都被圣棠与索罗在第一时间抹杀,因此抚平了后方赶路人的不安,反反覆覆几次之后,高塔的影子终于印入眼帘,距离作战区域已经不远。

      「教堂…就在前方不远处了……」到达高塔之后,随行在队伍左右的威斯顿停下脚步,满头流淌淋漓汗水,呼吸也喘急不缓:「你们依照作战计画继续,我…就先在这边休息一下,很快就会赶上去了。」

      「好的。」芙娜点了点头,示意圣棠继续向前走。

      「威斯顿先生,我留下来当你的护卫。」一名士兵看威斯顿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上前关心道。

      「不,你们的作战需要大量人手…所以不宜分散人力,人力越多越好;我等你们的信号之后再前进……这样比较不会遇到其他的游击兵。」威斯顿摇了摇头,不希望任何人留在身边。

      「这个……」

      「不用担心……跟你们比起来,我的处境安全很多,所以快去吧。」

      士兵们彼此互看了几许,便跟着队伍离去……

      威斯顿望着离去的各个背影,随后起身,打开了高塔的大门……

      「你们都有协助作战的能力,不像我只能束手观战…所以我就是去启动机关的最好人选了。」走到高塔中间的一个环型雕刻中央,威斯顿委身,以手指在雕刻花纹上来回比划……

随后,地面的雕刻花纹开始闪耀起光芒,缓缓降下,带着站在中央的威斯顿进入地底……

      「虽然当初听老爸说他参与设计的时候,有设计让启动的人得以安然的小空间,不过到底是让地面坍方的机关,会有什幺结果我也不知道啊……」

      「建筑师的良心啊……」

      在圣棠与索罗的带领之下,数十人的队伍很快就到达了作战地点─教堂,教堂的建造风格与艾因赫伦的大教堂相差无几,都是洁白厚重的石块一砖一瓦堆砌起来的庄严神圣般,只是各个神话的雕饰与玻璃上的装饰手工艺似乎更胜一筹,金银雕花、珠宝镶饰琳瑯满目,足见崁夫国的财力举世无双。

      而教堂外有一道围墙,以厚石堆砌加上钢铁栅栏围成,金属与块石一银一白的搭配,让教堂整体更显神圣不容侵犯的庄重!

      常常出入教会的芙娜,以及本身就是教会人士的圣棠一眼就能看出,这座是信奉光明教会的教堂,也让他们见识到了光明教会遍布各国的信仰,只是,感叹众神并没有保佑这个国家的信徒免受战祸兵燹。

      「不过好险,至少光明神还是愿意保佑这个信奉他的国家,给了一道良好的屏障给我们。」芙娜来回审视教堂外环的围墙,暗自鬆了一口气,感谢神的暗中庇护。

      「附近至少五十公尺内没有敌人的蹤影,要开始行动吗?」自一旁建筑上跳下的索罗,向圣棠询问了声,不过三秒没回应之后,恍然大悟的自动转向面对芙娜:「不好意思,请问要开始行动了吗?」

      「请懂得钟号的朋友上去敲响钟声,其余的人在教堂围墙内戒备四周,接着依靠栅栏的优势阻拦敌军;圣棠先在大门待命,你的能力优异,也因此职责最重,要以最快的速度,尽可能的解决各处的『胶着』或『劣势』战斗,避免人员伤亡与战力的流失!」芙娜点了点头,开始向在场的士兵下达指令,命令所有人就各自的战斗位置,準备迎接接下来的战斗!

      「索罗,为了避免你发送的信号被对方看破,所以你先躲在周遭高楼的阴影处,确认有敌人开始靠近后再发出信号,接着先故意射向教堂周遭的人,让后到的敌人相信是他们的人发出讯号,然后再到周围的置高点射杀敌人,并等待时机击破地面通知底下的人启动机关。」

      「好的,没问题。」索罗点了点头,拿出自己收藏的长弓,摆弄弓弦测试状态,并且对在场的人们大放豪言:「我会尽量射歪,不要乱动就不会被射中哦!」

      「其余没有战斗能力的人,跟我到教堂内待命,避免遭受波及。」芙娜说完,伸手拍了拍弗利的肩膀,与其四眼相对:「吟游诗人,走啰。」

      各自开始行动,而敲钟的人也已经爬到了高楼上,手抓着联繫着钟的缆绳,望着站在隔壁楼顶上的索罗,等待信号……

      索罗确认底下所有人都已经就定位后,向等待敲钟的人比了手势;收到讯号,敲钟人拉动缆绳,引动钟摆击响钟体,发出响彻的声音,迴荡远近!

      依照钟号反覆响彻,声音宏亮而撼动人心,心跳随着钟声鼓譟,毕竟这是会吸引敌人过来的讯息……

      深知是由己方主控的响彻号角,如今格外让人惊心动魄。

      连待在教堂内的临时指挥官─芙娜,也被这阵阵钟声勾得浑身不自在,明知道接下来可能会爆发战斗,四周却静谧的只剩钟响,这份突兀让她左右踱步,心情忐忑不能安静下来……

      钟声虽响,但若脏腑鼓动,除此之外万籁俱寂,如同踩在无法预知未来的黑暗深渊前一般,沉闷、躁动、不安、慌恐……

      抬起头仰望在教堂深处的墙壁上,那玻璃拼凑镶嵌而成的主神画像,透露出了璀璨的光芒,让人不由得上前,深深祈祷着……

      「神啊,请保佑您麾下历战不屈、如星辰般耀眼的惊雷骑士─圣棠,能够安然归来……」

      无风的街,颳起流风,让不敢妄动的众人终于喘息了口气,但喘去了吐息,捎来了压力…肩上无形的负担,似乎更重过上一刻……

      「轰──!」沉稳如同鼓捣的一声传出,惊动芙娜立刻中止祈祷,三步併作两步跑到教堂大门前,推开大门……

      一颗烧红的火球拖曳着漆黑的烟幕自一旁的屋顶升起,是敌人接近至二十五公尺左右的信号!

      「咻─」一声,弓弦破空的声音响起,如果是按照作战计画走的话,这一箭是由索罗射出的,而目标……

      圣棠偏头闪过瞄準脑袋而来的箭矢,撇眼看向一旁楼顶上的索罗,那灿烂的笑容让人不敢相信这一箭真的只是射来演戏的而已!

      「这…真的是故意射歪的?」一旁目睹这惊险一箭的士兵们,各个瞠目结舌,设想自己能否闪过那又急又快的冷箭。

      如同在叮咛自己不是该呆站在原地一般,无数凌厉的箭矢络绎不绝的坠下,一发发钉入墙垣与大地之中,然后化作点点萤光消失无蹤。

      被狙击的人开始四处躲窜,避免遭到出自己方之手的虚箭射杀!

      虽然害怕逼命的箭矢,但几秒的恐慌过后惊觉这些箭矢全都是有意瞄準四肢周边三公分左右的位置,虽然看似可怕,但对有经过训练的士兵们来说,是来得及反应的安全距离。

      只是相比起士兵们,针对圣棠的箭矢更加精準,没有任何放水,几乎都是瞄準要害,如果不是因为知道射与躲的两个人是朋友……朋友或许也有私怨,所以这或许就是一个公报私仇的例子。

      圣棠紧盯射来的『虚』箭,脚下步伐几经挪移,迅速侧身、回身、旋身避开箭矢,每一次闪避都是恰到好处,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减少闪避的时间与空隙,以最快的时间迴避下一箭!

      但是,箭矢几度落空后,确实转变目标,转而针对圣棠的双脚,几次参杂着上半身的狙击,把闪避的活路束缚的更加紧实!

      「这两个人…真的没有私仇吗?」稍微得以撇眼的士兵,看到圣棠被如此针对,无不吓得冒出一声冷汗,甚至还有人开始注意是否有敌人早已到达现场,跟着索罗一起射击圣棠了。

      不过,圣棠闪避到一半,突然左手一翻拿出刃弓,挥弓斩断从上方射来的箭矢,接着右手抓住不知从何而来的箭矢,转箭上弦射向位居上方的索罗!

      莫名的变故横起,随后众人发现自天而降的箭雨停止了,反倒是从街道口处有箭矢连番来袭!

      如果不是索罗转移阵地的话…

      就是敌军来袭了!

      圣棠自空间腰带里拿出数枝箭矢,搭弦、弯弓、射出,流畅而迅速!

      箭矢射出,没多久就是敌人蹤影的现形,几个敌人连续闪避掉圣棠的箭矢,迅速冲上前来,手中亮晃晃的兵刃不仅只是威吓,更是嗜杀之意!

      崁夫军也纷纷仗剑準备迎战,但在做好心里準备之前,先看圣棠身如尖刀,率先刺入敌阵之中!左手刃弓挥洒,圆弧的刀刃滑开敌人的击剑,接着转入破绽切割生命!

      面对一个个现身进攻的敌人,圣棠的表情依旧冷酷,曼妙步伐驱使身躯如风似幻,化开攻势、切入敌圈、进退灵动,而抓着箭矢的右手,也会抓準缝隙,化身冷箭,射向圈外人的出乎意料!

      而尚未遭受敌人锁定的士兵,再次被圣棠那奋战的身姿所吸引,那样的自信、玩险、巧妙、灵敏,是怎幺样的训练或经历,才能让这名十来岁的少年拥有这幺一身出色的战技呢?

      时间过了几许,涌来的人潮稍稍变多了,而且不仅只从一处街口,而是教堂周遭的街道巷弄都有人陆陆续续的窜出,看见圣棠与教堂周围警戒的崁夫军后,立刻冲杀上前!

      两军再次交战,形势看来依然是崁夫军落入下风,毕竟人手有限,而对方数量不知凡几,但是以寡敌众的二度上演,却不如东门那一战一样的一面倒,而主因却是因为两军之间隔着的那一道围墙!

      双方可以透过栅栏的缝隙彼此交锋,但是攻方要杀入围墙内,就必须翻过围墙或是将其拆除,只是岩石与钢铁似乎不是那幺容易被破坏的结实,因此成了崁夫军最有力的援军,阻挡下了敌军的冲锋!

      圣棠看士兵们开始交手,而且后方涌上的人数众多,便迅速抽身不恋战,左手几刀流转击退敌人,跃身半空,箭矢连绵不断的射击作为牵制,落身回到围墙之后,手上箭矢迅速上弦,自栅栏之间的缝隙射出,啄杀射伤敌军!

      底下交锋不可开交之刻,顶上的索罗也没有闲着,被圣棠反射了一箭,但那也同样只是演戏的『虚箭』,并没有心要射中人的。

      索罗躲在阴影处,多方查看敌人的蹤影,似乎数量超乎预想,不是几队人马这样而已,而是数百人之多,看来确实有可能挤满几条大街呢。

      「这幺多敌人,应该不是从东门入侵的而已吧?可是其他地方也没有信号,如果不是其他地方入侵来的,就是……所以…是原本就已经在城内的吗?」索罗低声呢喃几句,抓几大把箭矢準备射击。

      「城镇内的街道战,已经是战争战况中危急的尾声了…可是这国家,一开战就直接进入街道战…究竟是为什幺呢?」索罗一边张开长弓,一边思考,将心思从眼前的战事带开……

      一箭箭连环射出,目标是距离教堂二十五公尺外的敌人!

      莫名自天而降的精準弹幕,打得敌人慌乱无章,还来不及反应就已经命丧黄泉,十数箭,箭无虚发取下相应数字的人命之后,才终于有人能自索罗的狙击之下活命。

      喘息之间,对方迅速从箭矢的方向判定索罗的位置,抬头望去,却没看见任何蹤影!

      为了保命的敌军,只得维持警戒的慢步前进,而让他们心惊胆颤的人早已不在原地,而是移动到了其他被挑上眼的高处,以精妙绝伦的箭术再次锁定目标!

      瞄準好目标后,索罗迅速的数箭连发,将眼前一小队的人尽数处理完毕之后,再次迅速离开原地,顿入阴影之中转移阵地,继续射杀下一批敌军。

      索罗在上面游击拖慢敌人进军速度的同时,教堂的战火也越烧越烈;如潮水般涌来的敌军,将整座教堂围得水洩不通,而多亏围墙,至今守军还继续坚持着防线!

      而已经有敌人恼火围墙的阻挡而举箭想要攻击墙体了,只是剑刚高举过顶,就被守军的长枪、利剑或是圣棠的冷箭攻击,因而无法得手;鲜有人能得手,却发现,墙壁太过坚硬,大力一砍只有小小一道伤口,如果没有斗气或魔法就想破坏掉围墙的话,势必花上一大把力气。

      破坏无门,那就选择翻墙!立刻有人攀身上墙,但是此时的他们如同标靶高挂,立刻招引无数攻击而毙命,就算跃上墙壁,也会遭到圣棠的箭矢射杀,功败垂成!

      圣棠手上的动作没有停歇过,光是眼前教堂大门处的敌人,就已经多到他几乎无法停手,尤其当对方开始想要越过墙壁之后,他更需随时注意有没有人跳到墙上,毕竟守方人手太少,无法同时阻止墙外与墙上的敌人侵入。

      为了避免教堂后方守备过于薄弱,圣棠脚下亦没静止过,快速奔跑在教堂庭院里,增加视野以方便连番狙击教堂中后方自己比较少攻击过的地方!

      『如果只是这样子的话,看来可以平安度过这个难关呢。』

      虽然场面看似惊险,但其实都还在可以控制的範围之内,所以诸位守军只感受到疲惫的累积,而原本担在肩膀上的无形压力,正透过手中的兵刃宣洩出去。

      然而随着时间过去,堆积在围墙之外的尸体……

      堆积成山。

  • 名称:x战警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17: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