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电影网超清

      「呼……」徐凌再度喘了口大气,右手手上由恶魔之力所化成的笔瞬间消失在自己的手中。

      自从那一天后已经过去一周,徐凌的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而魔法书也已经写到了最后一章。

      「徐凌哥哥,你辛苦了。」莉娜甜甜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在她的手上端着一盘切齐的水果,此刻的她用叉子将水果叉了起来并且送到徐凌的嘴边。

      看着徐凌的脸庞,莉娜如同贤妻似的露出了温柔的笑容:「徐凌哥哥……怎幺了?有什幺烦心事吗?」

      「没什幺大不了的事情。只是我在想……从今以后到底该何去何从。」徐凌低声地说着,距离完全康复以及完成魔法书已经不用再一天的时间了。

      也就是说……已经是时候该做出选择了。究竟是要把握着当下拥有的幸福,还是去寻求着如同海底捞针一般的奇蹟?

      「无论你想去哪里,我都想要和你再一起。」莉娜坐到了徐凌的身边,紧紧地与徐凌靠在了一起。

      接着莉娜的手环抱住了徐凌的身体,将自己的耳朵靠在了徐凌的左胸口上。「徐凌哥哥,让我听听你心里的声音吧。无论是什幺事情都可以对我说的喔。」

      无论什幺事情……吗?徐凌的手轻轻的环过了莉娜的身体,将她给抱在了怀里。接着开始说起了加尔托斯最后留给自己的力量,开始说起了狱界的事情,以及龙静的灵魂也许正在狱界里的某个角落……

      静静地听完了徐凌所说的话后,莉娜始终是保持着沉默。

      不过徐凌却是能够感受到自己胸前的衣服已经湿遍了,弄溼衣服的是莉娜的泪水,而让莉娜流泪的那个该死的人渣,正是徐凌自己。

      「徐凌哥哥……不要走好不好?」莉娜抬起头来,泪眼婆娑地看着徐凌。

      「求求你……不要离开我……好吗?」

      「对不起……莉娜……」徐凌紧紧的抱住了怀里的莉娜,在莉娜所看不见的背后也哭了出来。

      「可是……我要去……我一定得去。我知道我很自私,可是……只要有那幺一丝丝希望的话,我还是希望龙静能够待在我的身边。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莉娜推开了徐凌,哭着快速跑了出去。留下了怅然若失的徐凌在这个空蕩蕩的房间。

      「我这样做……真的好吗?废话!肯定不好吧。我真是个废物……」徐凌再度拿起了魔法书,并且开始书写着最后一章的传承内容。只有这样他才能够逃避心中对莉娜的愧疚,以及对自我的厌恶。

      在之后,莉娜便没有再进到这个房间里来了,徐凌也如同预期的完成了魔法书。

      隔天清晨,徐凌从这躺了快两个月的床上下来,在将被子折好之后留下了一封信与一本魔法书。

      徐凌并不打算亲自去向大家道别。这一次出发旅行的目的地是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还要遥远的地方,在出发之后徐凌便没有在回来的打算。

      信上的内容是对于所有人的感谢以及告别,至于魔法书则是如同一开始想的那样是专门留给莉娜的。

      早晨的卡飞那领地非常的安静,此时就连麻雀都还没起床觅食。

      一丝丝的细微光线从东方的地平线微微地冒出,整片暗蓝色的天空开始逐渐的转为明亮。

      徐凌悄悄的离开了卡飞那领地,并没有惊动到任何人。

      无论是薙雅、梅丽丝或是贝蕾儿,没有任何一个强者察觉到徐凌的离开。

      徐凌朝着北方走去,很快的就来到了当初的蜥蜴人部落。

      这个旧部落已经变成了龙菲力偶而来此拜访时的休息地,没有任何野兽盘踞在这边敢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地盘。不过在这里,徐凌却是见到了那全身美丽银色毛髮的银月。

      「敖呜呜呜呜……」当银月看到徐凌之时高声嚎叫了起来,那声音听来不晓得是高兴还是愤怒的情绪,抑或是两种都有说不定。

      「你……完成了加尔托斯的心愿啊。」另一道雄厚的男性声音传来,那是龙菲力的声音。

      听说了徐凌重伤归来的消息,龙菲力也飞来了卡飞那领地稍微关心一下状况。不过由于自己和身边的这只银狼都不太方便进入人类疆域,所以只好在这里等着徐凌自己出来。

      「是啊,加尔托斯已经和温蒂离开这个世界了。不过接下来……我也要前往那个世界去了。」徐凌看向了龙菲力,心中隐隐的觉得很不可思议。

      以前觉得强大道绝对打不过的这只黑色巨龙,在如今的徐凌看来竟是觉得没有什幺威胁性。

      「那个世界吗……你就安心地去吧。老夫会替你好好的守护这一片领土的,不用担心这里的一切。」龙菲力对着徐凌说:「加尔托斯是个值得尊重的强者也是我的朋友。你完成了他的愿望,我便代替他回报你吧。」

      「谢谢你。」徐凌对着龙菲力点了点头,接着看向了银月:「就是你救我回来的吧?银月,谢谢你。你看起来也成长了不少,一定没有少过锻鍊吧?」

      银月慢慢地走到了徐凌的面前,此刻的银月大约只有两米多高,与那天送徐凌回来的巨大样子相差甚多。

      徐凌轻轻地抚摸着银月的头,对着银月说道:「那一天放了你鸽子真是抱歉啊。在湖底下有一个单向传送的魔法阵,所以我也是迫不得已的。」

      说到这里,银月突然举起了牠高高的前掌往徐凌的头拍了下去,「啪!」的一声传遍了这整个山谷。

      这一下彷彿是银月在对着徐凌出气似的,虽然被狠狠地拍了一下,可是徐凌却哈哈大笑了出来。

      「哈哈哈……真的抱歉啦,你就原谅我吧?接下来我要去这个世界北方的尽头,那里还不知道有什幺样未知的危险。怎幺样?你要跟我一起去吗?」

      「敖呜……」银月高亢的嚎叫声说明了她的意愿。

      「徐凌哥哥!」突然之间,一道徐凌不敢置信的熟悉声音从一旁响起。

      会这幺叫他的人除了莉娜之外就没有别人了。

      为什幺莉娜会在这里?徐凌的心中一瞬间出现了这个疑惑,难道她是特地在这里等我吗?不过莉娜怎幺会知道我会来这个地方?

      「在给我五分钟就好了……我不会阻止你走的……」莉娜冲了过来抱住了徐凌,徐凌就这样站在了原地让莉娜紧紧抱住。

      莉娜将头埋在了徐凌的胸膛,低声地说:「徐凌哥哥……你可以抱紧我吗?我……想要好好地记住你的味道。」

      「你怎幺知道我会经过这里?」一边问着,徐凌一边轻轻地抱住了怀里的莉娜。

      「每次我有心事的时候,我就会来这里找龙菲力爷爷聊天……龙爷爷每次都会认真地听我说话,就像我真正的爷爷一样。」

      原来只是碰巧吗?徐凌的心中想着。

      「徐凌哥哥……」

      「嗯?什幺事?」

      「我可以跟你一起走吗?」

      「不行!绝对不行!」徐凌斩钉截铁的说着:「这次的旅行我可能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了,我没有信心能够保护好你。」

      「嗯……果然呢。」

      五分钟之后,徐凌轻轻推开了依依不捨的莉娜。

      此刻莉娜的泪水又不争气的滑落了下来,看到她这个样子,徐凌伸出手来温柔的抹掉了她的泪痕。

      「其实我从以前就想说了……莉娜你真是爱哭啊。」徐凌此时也有些哽咽的说着。

      「那有什幺办法……谁叫你总是让我担心?吶……徐凌哥哥,你可以在跟我做一个约定吗?我知道你是一个最遵守约定的人对吧。」

      「……什幺约定?」

      「请你……一定要平安的回来!」莉娜认真的对着徐凌说道。

      听见了莉娜的要求,徐凌沉默了下来。接着竟是转过身去,直接跨上的银月的后背。

      「我们走吧,银月。」徐凌哽咽的说着。

      他在害怕……徐凌在害怕着如果自己在这里多待一秒钟,就再也下不了去寻找龙静的决心了。

      「快走啊!不要在犹豫了。」

      银月看了莉娜一眼,接着跨出了脚步,载着徐凌如同风一样的消失了在这一片荒野之中。

      看着徐凌远去的身影,莉娜的泪珠又一滴一滴的低落了下来,然后一个人在这舀无人烟的山间盆地之中大声哭喊了起来。

      「那件事情……不告诉他没关係吗?」龙菲力低声问向了大声哭泣中的莉娜。「如果告诉他的话,他就绝对不会离开了吧?」

      「呜……呜呜……龙爷爷……」听到了龙菲力的问题之后,莉娜便渐渐的停止了哭泣。

      然后自己用手臂抹掉了脸颊上的泪水,眼神里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坚强眼神。

      「我是个治癒师,可是我却无法填满他心中的伤口。比起我自己,我果然还是希望徐凌哥哥能够找到属于他的幸福……」

      「……真是个傻孩子。」

      「龙爷爷……你说的没错。我一定是个傻女孩……我当然想要徐凌哥哥留在我的身边。可是我却不想要用这个方法把他给强留住,这样对徐凌哥哥和我肚子里的小宝宝来说都不会幸福的。」

      莉娜轻轻的摸着自己的肚子,眼睛看着远方笃定又温柔的说:「徐凌哥哥……我答应你,我不会再哭了。为了我们的小宝宝,我会变得坚强的。」

      ※※※

      五个月后,徐凌与银月抵达了吉贝斯塔大陆的极北之地「阿尔特加寒漠」。

      在这个吉贝斯塔大陆上,与地球很不相像的一点就是它并没有四季的变化。像在人类的疆域就是四季如春的好天气,西边是持续不断的高温炎热,而在这个位于最北边的寒漠则是永远颳着一片白茫茫的暴风雪。

      此时的徐凌穿着一身粗製滥造的兽皮大衣,与银月一起举步艰辛的在这难以分辨方向的寒漠前进着。

      在耳边尽是暴风雪的「呼呼」声,这里的能见度趋近于零,肉眼在这个地方已经失去了意义。徐凌就如同在天使之城的地下洞窟那般用恶魔之力来探索着周围的状况。

      突然之间,徐凌发觉在前方的冰层地底貌似有一些不对劲的地方。在徐凌的怀疑刚出现不到一秒钟,前方的冰层突然猛的裂开,从里面跳出了一只极其巨大的蓝色食人鱼。

      这只食人鱼大约有三米长,在牠的嘴里生长着乱七八糟的可怕獠牙,以牠的大小一口就能够把徐凌的上半身给咬烂吞进肚里。

      不过就在下一霎那,一道银色的身影掠过了这只食人鱼,银月直接伸出了牠的獠牙刺进了食人鱼的致命部位里,瞬间秒杀掉了这只食人鱼。

      「真不错啊,你的晚餐有着落了呢。」徐凌笑着对银月说道,并且将这只蓝色食人鱼给收进了自己的空间包包之内。

      也许是受到气候的影响,这里的猛兽在突袭之前都非常难以发觉。

      不过在这几天他们已经遇到几十次这样的袭击了,一开始被突袭的时候虽然有些难以应付,但是到现在也已经变的游刃有余了。

      「另外,我的晚餐也差不多要来了。今天的料理是……特尔拉多鱼生鱼片餐!」在徐凌说出这一句话的同时,四周围的冰层竟是迅速的崩裂。

      徐凌脚下所採的冰土瞬间下陷,与此同时数十只的蓝色食人鱼从四周围的冰层跃起,并且朝向徐凌与银月咬了过来。

      徐凌从陷落的冰土上跃了起来,将左右手都放在了左腰际边,恶魔之力在徐凌的手上变成了一把两米长的黑色太刀。

      下一刻,徐凌将腰间的恶魔之刀给拔了出来。

      「夜光斩!」

      一道黑色的圆弧斩击瞬间划过了周围所有食人鱼的身体,在徐凌身体落地的时候,大量食人鱼被切成两半的尸体也纷纷落到了地面上。

      在这个地方并没有大量的鲜血飞溅,因为食人鱼在被徐凌切成两半之后就已经完全结冻了。

      一只白色的巨熊从暴风雪中出现,牠的样子看起来有点像是徐凌所认知的北极熊。

      不过那与地球上濒临绝种的保育类动物不同,这只白色巨熊看起来雄壮威武多了,在牠的身上看的见许许多多代表着战绩的伤疤,强大的气息让人无法忽视。

      此时白色巨熊出现,徐凌看的出来牠原本是想要狩猎这些食人鱼的。不过现在这些食人鱼却全部都被徐凌给干掉了,让这只熊的心情好像不是很愉快。

      「反正有这幺多只,分你几只也没有问题啊。」徐凌将几块食人鱼的尸体丢到了白色巨熊的身前,接着便将几块剩下的尸体给收进了空间包包里。

      「吼!」不过出乎徐凌意料的,白色巨熊竟然是拍开了徐凌丢过去的食人鱼尸体。一边大吼着一边向徐凌冲了过来。

      「怎幺?你也想成为我的晚餐吗?」徐凌冷笑了一声,接着一拳朝向那只熊给轰了过去。

      徐凌的拳头如同射出去的箭矢一般穿过了这重重的暴风雪,直接轰在了白色巨熊的身上。

      不过在拳头碰到了白色巨熊身体的那一瞬间,徐凌却是不可思议的「咦?」了一声。

      只见那白色巨型的身体竟是一点一点的崩解掉,那竟是用白雪所做出来的替身!

      接着,一道雄劲的掌风从一旁传来,白色巨熊竟然是用彷彿像人类武术的招式来攻击徐凌!

      「砰!」徐凌勉勉强强挡下了这一掌。

      在下一刻,白色巨熊跳了起来,竟然是使出了一个华丽的迴旋踢轰向了徐凌!

      那不管再怎幺看都不像是一只猛兽会做出来的武术动作,徐凌闪过了这个迴旋踢,并且冲了上去与这只白色巨熊尝试性的过了几招。

      在打个五回合之后,徐凌心中的疑惑变成了确切。

      这只白色巨熊肯定是会格斗技!虽然不知道究竟是怎幺一回事,总而言之……徐凌已经丢弃了要把这只白色巨熊当作晚餐的想法。

      这一只会格斗技的熊,徐凌实在是不想就这幺把牠给吃掉。

      接下来,徐凌以雷霆万钧的力量直接压制了这只白色巨熊。

      黑色的拳头轰在了白色巨熊头部旁边的地上,在这寒天雪地的地面上轰出了一个大坑,强大到无法抵抗的力量让白色巨熊知道了自己绝对不是眼前这个人类的对手。

      「知道了吧?你是绝对打不过我的!知道的话就拿着这些鱼赶紧滚吧。」徐凌放开了被自己压倒在地的白色巨熊,接着和银月开始再度朝着北方前进。

      ※※※

      在三天之后。

      这里的晚上看不见星星与月亮,因为眼前的一切都被这白色暴风雪给遮盖住了。现在在这一片冰天雪地里有这幺一座小小的帐篷,帐篷里窝着一个神情看来有些忧郁的男人与一只拥有银色美丽毛髮的狼。

      由于这里的气温太低,一般的火焰完全无法存活在这个地方。在这帐篷的中央燃烧着一团黑色的火焰,这是由徐凌的恶魔之力所製造出来的特殊火焰。

      在这一团黑色的火焰上烤着刚刚才狩猎到的蓝色食人鱼,在帐棚外已经堆积起了一座座的鱼骨头小山。

      「嗯……」突然之间,徐凌与银月都察觉到了在帐篷之外似乎来了什幺东西,一人一狼几乎是同时的停止了进食的动作。

      「好像有客人来拜访我们了,我出去看一下吧。」徐凌对着银月说完之后,便打开了帐篷的门走到了外面去。

      在帐篷之外仍然是一片冰天雪地。

      但是此刻在这一片冰天雪地之后,徐凌竟然是看见了大量火把的火光!

      一点一点的橙黄色光点在这一片由暴风雪组成的天地慢慢的向徐凌靠近,光点摇曳的样子就好像是有人拿着火把在走路一样。

      怎幺可能?徐凌不可思议的想着。在这种鸟不生蛋的极北之地怎幺可能会有这幺多人?难道是什幺逃亡的佣兵团吗?

      银月也从帐篷之内走了出来,用警戒的眼神看着周围的光点。渐渐的,这些光点越来越靠近徐凌他们,接着是一大群穿着兽皮大衣的人们出现在人们的眼前。

      「啊!有了有了……真的是南边大陆的来客啊!」带头的一名壮汉大叔看到徐凌与银月后开心的对着身后大喊了出来。

      这大叔所讲的的确是吉贝斯塔大陆上的语言,不过却彷彿是与南边的人类疆域隔开了好几百年似的,在他们的语句里夹杂了奇怪的地方腔调。

      接着在身后的人们也开始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这些人全都有着同一种异乡的腔调。

      不仅如此,连在衣着上也有着极大的差异。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这里可不是那四季如春的人类疆域。

      这些人的身体都十分的健壮,就连看起来年纪最小的少年都堪比人类疆域里有一定实力的冒险者。

      另外,在身边徐凌还看见了更加不可思议的东西,那就是自己之前所遇见的白色巨熊!

      此刻在这些人的身边还站着许多的白色巨熊,看起来就像是被眷养起来的宠物似的。不,比起宠物……更像的是一起生活的好伙伴。

      「呦!我叫做翰尔墨德。远地而来的外乡人,你叫做什幺名子啊?」大叔热情的对着徐凌问道。

      「徐凌。」

      「徐凌是吗?哈哈。南方人的名子真奇特啊。我们已经几百年没有外地人来拜访了,来我们的村子里坐坐吧?那里可是比这地方要好多了!」

      徐凌与银月对视了一眼,接着便朝着汉尔墨德点了点头。

      「好。不过请稍等我们一下,等我把东西收拾好就麻烦你们带我们去村子里,不好意思了。」

      「不用客气不用客气!请慢慢地收拾吧,哈哈哈……」

      十分钟之后,徐凌与银月便跟随着汉尔默德他们的脚步前往了他们的村庄「火神之村」。

      「徐凌兄弟,你怎幺会来这荒郊野外的啊?你是那个吗?传说中的冒险者。」

      「也算是吧……我来这里是想要寻找一个东西。」徐凌回答着一旁大汉的问题。「据说那个东西被藏在吉贝斯塔大陆的极北之地,却没有想到在这个地方竟然还有一座小村落。」

      在他们身后还跟随着许多带着好奇眼神的少年少女,也许对他们来说外界有访客到来真的是很稀奇的一件事情。

      「话说除了你们的火神之村以外,这附近还有其他的村庄吗?」

      「没有了,方圆万里之内只有我们这一座人类的村庄。啊……村里的姑娘早就看腻了,还真的感觉有点寂寞呢。」

      一名少年回答了徐凌,但是在下一刻就直接被一旁的少女给施展了一记过肩摔。

      「砰!」巨大的响声出现,地上的冰土竟然是被摔出了一个小坑。

      「好痛啊!蜜里妮你在干什幺?」

      「哼!没什幺。」

      「哈哈哈……这一个投摔做的不错,看起来平常有在勤加练习啊!未来村里的头号女猎人我看就是你了。」汉尔默德开心地大笑了出来,接着问向了徐凌:「对了,你说想要寻找的东西是什幺啊?说不定我会知道喔,就算不知道也可以帮你找看看啊。」

      徐凌看着汉尔默德以及身后的那些少年少女,心中在犹豫着要不要将加尔托斯的事情给说出来。

      汉尔默德的的眼睛直率地盯着徐凌,从眼神里看不出一点恶意。

      不……并不只是汉尔默德而已,包夸那些少年少女也是一样。这个村庄明显的民风彪悍,而且看起来都十分单纯善良的样子。

      「啊……如果不方便说的话也没有关係,我只是出于好奇而已啦!」

      「不,其实并不是什幺大不了的东西。」徐凌还是决定告诉汉尔默德,毕竟现在自己也是一点线索也没有。

      加尔托斯只说是在「吉贝斯塔大陆的最北方」,但是那个最北方如今到底是在哪里徐凌也完全不清楚。

      「我在找的东西是一只恶魔的尸体,你知道类似的东西吗?」

      「恶魔的尸体?」汉尔默德听到这个词貌似有些惊讶的样子。「你说的是在我们这个世界之外的那些邪恶恶魔吗?」

      「你知道?」这下子惊讶地反而变成徐凌了。

      原本只是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询问,没想到眼前的这名大叔竟然真的知道所谓的「恶魔」是什幺。或许他真的会有加尔托斯尸体的线索!

      「知道是知道啦,不过却是从来没有实际见过。那种东西果然还是不要见到比较好吧?哈哈哈……」汉尔默德有些抱歉地对着徐凌笑了笑。

      「抱歉,我并不知道你所说的恶魔尸体在哪里。不过我想你可以去问问看我们村子里的圣火巫女大人,说不定她可以给妳指出一条明确的道路喔!」

      「圣火巫女?」徐凌疑惑地问了一声。对了,明明这里刮着如此强劲的暴风雪,为什幺这些人手上的火把却依然烧得如此旺盛?

      那看起来明明就像是一般的红色火焰而已,却在这暴风雪里自在地燃烧着,完全没有一点会被熄灭的迹象。

      「对啊!我们村子叫做火神之村,自然就是信火神的啊。而侍奉火神以及决定村里重大事情的就是我们的圣火巫女,在某方面来说她可是我们的精神领袖呢。」汉尔默德自豪地说着。

      「那家伙啊……」

      「精神领袖……真的假的……」

      徐凌疑惑的看向了后方的青少年们,他们在听到汉尔默德的话之后好像是露出了哭笑不得,不知道该做出什幺表情的表情。

      「喂!不准对圣火巫女无礼!」汉尔默德大声地对后方的青少年们喝斥着:「她的身份已经不是你们以前所认识那样了,以后你们见到她也要恭恭敬敬的,知道吗?」

      「是是……」

      看到他们这个样子,徐凌的心中对于这位圣火巫女也更加的好奇了。

      接下来便是一边聊天一边赶路,少年少女们问了徐凌不少有关于南方的事情,而徐凌也将自己的冒险经历大致上说给他们听,一路上相处得非常愉快。

      另外,徐凌也见识到了他们狩猎的样子。火神之村的人擅长团队合作,同时却也擅长单打独斗,可以说是一个真真正正的战斗民族!

      从他们的动作看的出来他们是从小就开始与这片大自然做搏斗,狩猎野兽的动作极为的熟练,一点也不马虎。这里的随便一个青少年素质都要比徐凌知道的普通冒险者都还要高。

      这幺说也有一定的道理,那些普通的冒险者们根本就无法在这种极地之下存活吧?只有在逆境之中成长的人才能够获得真正强大的力量。

      这个火神之村的村民们,人人都有着这种坚毅的意志力与强韧的力量。

      他们可是拥有强大力量的白色巨熊都能够驯服起来当伙伴,那一套徐凌所见过的格斗技术果然也是火神之村所传下来的武术套路。

      两天之后,徐凌终于与这一行人抵达到了火神之村。

      大量的村民们皆是出来欢迎着众人的归来,一对对好奇的目光投射在了徐凌与银月的身上。

      这个火神之村其实是一座建立在一座大山山脚边的小镇,山的高度直冲天际并被灰白色的云层给遮蔽住。

      这个地方并没有颳着暴风雪,彷彿是严峻大自然里的一处神秘宝地似的。

      一幢幢的房子连接再一起,这里的房子都是美丽的木屋,深棕色房子的屋顶上堆叠着厚厚的白雪,在街道的地上还看的见几个由小孩所堆起来的雪人。

      总而言之,徐凌眼前的景象就是一片的静谧祥和。

      虽然这里是寒冷的极北之地,可是这个村落却给人一种安心温暖的舒适感受。

      而看向了稍微远一点的山上,徐凌发现在在山腰之上貌似有着一座不小的鸟居,在鸟居的后面则是一片朦胧的白雾。

      「话说徐凌兄弟,我们村里因为不会有外人来所以没有旅店。你和银月乾脆就来住我家吧!」汉尔默德热情的招待徐凌说道。

      「咦?这样可以吗?」徐凌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

      「哈哈……当然可以啦!有外乡人来我家住可是求之不得的事情啊。」汉尔默德神秘的说着:「不过呢……在回我家之前,我还要先带你去一个地方!」

      「什幺地方?」

      「嘿嘿嘿……你跟我来就知道了。」

      结果徐凌被汉尔默德带进了镇上的酒馆。

      这里的酒馆充斥着浓烈的酒气,可以闻的出来这里的人一定都喝一些高浓度酒精的烈酒。

      这间酒店同时也是一间餐厅,此刻有两三桌的人正在大声的聊天喝酒着,在他们的桌上摆着数盘猛兽肉所製作的料理。

      「徐凌兄弟来喝一杯吧!让我来见识看看外乡人的酒量如何。」

      「外乡人?」

      「我们这种地方居然有外乡人?」

      此刻徐凌感觉自己好像变成了什幺偶像明星似的,酒馆之内众人的目光焦点瞬间全部集中了在自己的身上。

      酒馆老闆是一名蹶着腿的阿伯,虽然他的表情冷漠看起来从不笑的样子,但是看向徐凌的眼神却也是透出了一丝丝的热切。

      至于看起来像是女服务员的少女则是眼睛放光的看着徐凌,脸色不知为什幺红润了起来。

      大概是把徐凌幻想成来到这里带她离开这个偏僻小镇的王子了,听说在酒馆长大的女孩都渴望着和陌生的来客谈一场刻骨铭心的恋爱。

      其实不仅仅是这名少女,几乎此地所有的青少年们都想要到外面的世界去看一看。

      徐凌接过了酒杯,在汉尔默德热切的目光之下将手中的那一瓶酒乾了下去。

      突然之间,徐凌觉得自己喝的好像不是酒,而是一团猛烈燃烧的烈火!

      一阵难以抵挡的晕眩感猛烈地袭来,徐凌的脑袋就好像被一把大槌子给正面敲中,他的脚步不禁往后踉跄了一下,差点就跌倒在地。

      「哈哈哈哈……这位外乡人超级不给力啊!」一旁的酒客哈哈大笑了起来。

      徐凌当然也听见了酒客的声音,这杯酒的劲头的确是远远出乎徐凌的意料之外。

      他现在已经感觉眼前正在天旋地转,要不是相信这里的人们都很善良,徐凌还以为汉尔默德给他喝下了什幺毒药。

      不过以这杯烈酒的程度,拿去人类疆域也的确可以当成毒药来使用了……

      徐凌马上动用了恶魔之力,混乱不堪的脑子马上在一瞬间变的清醒。徐凌站稳了脚步,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眼前的众人。

      「哈哈哈……我就说过嘛!就算是外乡人也绝对扛不住金戈焰火的。这东西就连我也喝不过三杯啊。」汉尔默德哈哈大笑了出来,好像是想要化解徐凌的尴尬似的。

      「少来了,你上次明明跟我拚了五瓶!」但是一旁的酒友却是很不给力的戳破了汉尔默德善意的谎言。

      「那个……请用这个,可以稍微解解酒。」

      害羞的红髮女服务员端了一盘水果过来,并且用叉子叉了一个递给了徐凌。那看起来有点像是切过的梨子,白色的果肉上还有着一颗一颗的晶莹水滴。

      「谢谢。」虽然藉由恶魔之力的关係徐凌现在已经清醒的差不多了,看是看到那红髮少女期待且害羞的神情,徐凌就姑且拿了一个吃了下去。

      如果说刚刚的烈酒就像是燃烧的炙热烈焰,那幺徐凌现在所吃的这个神奇水果就如同是万年不化的冰冻寒玉!贯彻全身的清凉感瞬间遍布了徐凌的身体,徐凌觉得自己的头脑从来没有如此的清醒过。

      嘴里的水果吞下肚的那一瞬间,刚刚被烈酒所灼烧的体内彷彿全都得到了滋润和修补。

      「这个……是什幺?」徐凌惊奇的看着这一盘水果,心里想要在自己去弄到几个。

      「这个叫做贝利冰果呦。」红髮少女开心地回答着徐凌的问题:「无论是刚刚的金戈焰火酒,或是这个贝利冰果,全部都是我们这里的高级商品呢!」

      「刚刚你喝的那一瓶和这一块总共要五百三十八贷安。」表情冷漠的酒店老闆语气冰冷的说着:「不过汉尔默德会全部买单的吧?」

      「啊……哈哈,当然……当然啊!」汉尔默德有些尴尬的笑着。

      「你们这里有货币吗?」徐凌有些惊讶的问。

      「有的。」红髮少女回答了徐凌:「为了方便交易,我们有做自己村庄里的货币。虽然有各式各样的赚钱方法,不过最快的方法还是去外面狩猎猛兽。如果狩猎到猛兽的话,再拿尸体去交易所兑换就可以了。」

      「哈哈哈……这家伙说想要去见我们新的圣火巫女呢!这下子不好好努力可不行了啊。」汉尔默德笑了出来:「徐凌兄弟,这酒钱你不用跟我客气。如果想要见咱们的圣火巫女,在之后你还有的忙的。」

      虽然搞不清楚汉尔默德究竟是在说什幺,不过现在比较重要的应该是弄到这个小镇的货币。

      如果是狩猎野兽的话,那对于徐凌来说应该还蛮容易的。想到这里徐凌接着问:「那交易所在哪里?」

      「唔……那个……如果不介意的话……」红髮少女的脸突然红了起来,接着瞥了酒店老闆一眼。

      「请……请让我带你去吧!」

      徐凌看向了酒店老闆,只见他轻轻的点了点头。接着徐凌便对着红髮少女露出了一个微笑:「那就麻烦你了。」

      由于汉尔默德在回家之前想要先和酒友过过瘾,于是带领徐凌认识火神之村的任务便交到了酒馆女服务生的身上。

      徐凌与红髮少女走在了街上,而银月不想去喝酒自然也跟在了旁边。此时,美丽的白雪缓缓的飘落了下来,在眼前形成了一面极为漂亮的美景。

  • 名称:免费电影网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07: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