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界超清

      浑身沾满口水的徐凌与米里特瘫软无力的从银月的嘴巴掉了下来,在他们身上沾满了银月的口水。

      在众人看见这两个人影之后皆是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这是怎幺一回事?这只银狼好像是为了把这两个人送回人类疆域才来到此地的。

      不过这两个人是谁?看起来好像已经死了的样子。

      「徐凌哥哥!」莉娜第一个焦急地大喊了出来,接着拨开了人群冲到了徐凌的身边。

      莉娜马上将自己的魔力注入了徐凌的身体之中,查探他体内的情形。

      「怎……怎幺会受到这幺严重的伤?体内的这股力量是什幺?两股极为强横的力量在互相冲撞……这样不行的,必须要马上进行治疗!」

      莉娜的眼神变的锐利起来,变成了专业治疗师的状态。

      在下一刻,莉娜就注意到了在徐凌的身旁还躺着一个少年。

      虽然这个少年的左脸颊上有着一道长长的疤痕,不过却长的非常像一个少女。虽然米里特秀丽的脸庞骗过了不少人,不过却无法骗过莉娜身为治疗师的眼睛。

      赛维尔一把将徐凌给扛了起来,而另外一个冒险者则是抱起了米里特。

      在莉娜的指示之下这两人迅速的被带进领主底宅里面。看着逐渐远去的徐凌与米里特,银月慢慢地转过身,想要直接离开这个地方。

      「非常的感谢你将徐凌给送了回来,要不要等到他康复时再让他亲自向你道谢呢?」薙雅问向了银月。

      听到了薙雅的话,银月停下了她的脚步,并且转过头来看着对方。

      银月思考了一下点了点头,然后依然是离开了这座领地。

      就算要等到徐凌康复,银月也不可能待在这人类的领地里面。在徐凌康复之前,她想先回到当初那个与徐凌见面的蜥蜴人村落看看,顺便把那边当成一处休息的场所。

      ※※※

      徐凌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似曾相识的天花板。

      一股强烈的既视感出现在了徐凌的心中,这里不正是卡飞那领地领主邸宅的房间里吗?

      陷入昏迷然后在这个熟悉的房间里醒过来,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了,徐凌竟然是出现了一丝丝怀念的感觉。

      话说回来,自己怎幺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徐凌开始努力的回想着自己昏迷之前所发生的事情。

      他记得那个可怕的神之裁决从天上降了下来,自己爆发出所有的力量扛下了所有的伤害,用自己的身体当作米里特的盾牌。然后以极快的速度被击落,接着失去了意识……

      对了!既然自己已经回到卡飞那领地了,那米里特现在在哪里?

      徐凌尝试着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是浑身痠痛,连动一下都感到极其的困难。

      用恶魔之力检查了自己的体内,徐凌赫然发现自己的身体里竟然还残留着神之裁决的力量,这一股力量与自己的恶魔之力不断冲撞着。不仅如此,这一股冲撞的力量还在不断的在破坏着自己的身体。

      虽然体内力量循环的情况是一团乱,可是令人意外的是徐凌的身体并没有受到想像中严重的伤害。

      不……这看起来反而比较像是治疗过后的结果。

      想到这里,徐凌就明白了究竟是谁治疗了自己,在这卡飞那领地之内除了莉娜之外怎幺可能还有别人?

      徐凌忍受着体内的剧痛,缓缓的从床上坐起身来。

      此刻的徐凌每移动一下都会感受到钻心的疼痛,不过好在徐凌早就已经对肉体上的疼痛免疫了。

      在坐起身来靠着床头之后,徐凌注意到了自己全身上下都仔细的被包裹着绷带。在床头边的小桌子摆放着两人份的简单餐点,这些餐点不知道放了多久,全部都已经冷掉了。

      而在床边则是那一个看起来很是纤细瘦弱的身影。

      那个身影正是一直等待着徐凌归来的莉娜。

      此刻的莉娜正趴在床边睡觉,在她旁边的地上摆着好几罐空空的药水罐子。

      熟睡中的莉娜看起来很是疲惫的样子,完全没有注意到徐凌已经甦醒过来。

      看到她这个样子,徐凌不忍心将她给呼唤起来,只好安静的坐在床上打量着莉娜的睡脸。

      「好好的珍惜那个等待着你回来的人吧。」加尔托斯的声音宛如在徐凌的耳边响起。

      徐凌的手慢慢地放在了莉娜的头上,温柔的用手指梳着她柔软细滑的髮丝。

      不仅仅是加尔托斯的声音,龙静最后告诉徐凌的话语也从脑海中的深处渐渐地浮现了出来。

      「比起我来,也许莉娜还要更加地适合你。她又温柔又可爱,也愿意为你去死。像她这幺爱你的好女孩,你可别再让她伤心了啊!一定要好好的对待她喔。」

      看着莉娜熟睡的侧脸,在徐凌的心中诞生出了一股难以言喻的罪恶感。

      徐凌将自己的手给收了回来且用双手遮住了自己的脸,就宛如是想逃入黑暗之中、逃避自己一样。

      徐凌以自己才能够听到的声音低声难过说着:「像你这样这幺好的女孩子,等待着像我这样的男人……真的值得吗?」

      从穿越以来所发生的事情一一的在徐凌的脑海中浮现出来。

      自己努力的解决了卡飞那领地的债务,然后是在这一片大陆上愉悦的冒险。和小有不同的伙伴们一起走到了这世界上的各个角落,那些都是徐凌无法替代的回忆。

      甚至,徐凌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才真正感受到活着的实感。

      而在这些回忆里面,有那幺一道身影是徐凌最为在乎的,也是徐凌这一辈子最难忘的……那个人就是龙静。

      或许时间可能会沖淡一切,可是绝对不是现在!

      我真的能够忘掉龙静,和莉娜在一起度过这一辈子吗?

      我当然知道莉娜对我的好,可是那样真的好吗?

      心中思念着龙静的我……真的能够给予莉娜她所想要的幸福吗?

      徐凌在心中问向了自己,可是却无法得到任何的回答。

      加尔托斯已经不在了,再也没有人能够在徐凌的心里回答他的问题。

      「徐凌哥哥……你醒过来了?」突然之间,莉娜宛如还有些睡意的声音从徐凌的身前传来。

      徐凌将手给放了下来,从莉娜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充满了浓浓的忧心与真心的喜悦,这样複杂的感情透过了莉娜的双眼完全的传达给了徐凌。

      「抱歉啊……让你担心了。」徐凌勉强露出了一个微笑说道。

      「不……徐凌哥哥……」莉娜摇了摇头,并且用双手握住了徐凌的手。

      「只要你能够活着回来,我就已经开心到不行了。你果然是好好地完成和我的约定了呢。剩下就请先好好的养伤吧!啊……好几天没有进食了,你现在一定很饿吧?我去给你準备点吃的。」

      莉娜站起身来,鬆开了徐凌的手,心中想要端走那已经冷掉了食物。不过徐凌却没有鬆手的意思,依然是抓着莉娜的手。

      「徐凌哥哥?」

      「谢谢你,莉娜。不过在这之前……你可以先跟我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形吗?」徐凌握着莉娜柔软的手,并且与莉娜四目相望。

      「嗯……我知道了。」莉娜在犹豫了一下之后,便重新坐了下来。

      「我是怎幺回来的?」

      「有一只银色毛髮的巨狼将你还有另一个男人一起衔在口中跑来我们领地,当时你们两个都已经身受重伤了。」

      银色毛髮的巨狼?徐凌的心中闪过了一丝疑惑。

      为什幺这只巨狼要救自己?徐凌此时感到一点头绪也没有。不过现在还有比那个更加重要的问题,巨狼的事情就先搁在一边吧。

      「米里特……那个另一个身受重伤的男人怎幺样了?他现在在哪里?」徐凌有些担心的问。

      既然莉娜说是「身受重伤」而不是「死亡」的话,可以推测出当时自己的全力抵挡有起到了作用。

      「原来他的名子叫做米里特吗?他现在在另一个房间里,虽然受的伤很重可是没什幺大碍的。不过比较麻烦的是……」莉娜稍微皱了皱眉头:「自从他甦醒过来之后,就完全不和我们任何一个人说话。所以我们都不知道他的名子,也完全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幺事情。」

      「嗯……他的身分稍微特殊了一点,不过也算是我的朋友吧。我代替他先跟你道谢了。」天使族本来就是看不起其他种族的一种自傲存在,米里特会有这种现象也不出乎意料之外。

      不过……或许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米里特想要让徐凌自己亲口向众人解释这一切。

      「我这次昏迷多久了?」

      「大约快有一个月了,大家都很担心你呢。」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告诉我这幺多。」徐凌这时总算是鬆开了莉娜的手。「麻烦你去帮我弄一些吃的吧,另外也请告诉大家我醒过来了。」

      「好。」莉娜站起身来,端起一旁的盘子走向了门外。此时这间房间里只剩下了徐凌一个人。

      昏迷了一个月的时间,这可以说明这次所受到的伤害是前所未有的严重。

      另外徐凌稍微检查了自己的身体,发现并没有像以往那样有增强的情况出现。毕竟现在自己的体内还有两股力量正在互冲着,没有对身体造成太大的破坏就已经是非常好的状况了。

      「嗄支……」老旧的房门声出现了开门时的声响。

      在莉娜出去没多久之后,第一个进来探望徐凌的人出现了。

      那个人是与徐凌一同来到卡飞那领地的米里特。此刻的米里特穿着一件旅行者所使用的长袍,徐凌还能隐隐约约地看到那长袍底下似乎是包裹着一层层的绷带。

      「我是来跟你道谢的,同时也是来告别的。」米里特对着徐凌说道:「虽然是你害我落到如此境地,不过你救了我一命也是不争的事实。以后我们就两不相欠了!另外,我会开始踏上寻找翅膀的旅途。会先在人类的疆域寻找看看有没有什幺线索,有机会的话再见吧。」

      说完,米里特就离开了这间房间,徐凌始终没有机会说出一句话。看见这个情况,徐凌只能够苦笑了一声。想必下次再见到米里特应该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吧?

      接着,便是薙雅、赛维尔、莉娜、班鲁……等等在这个领地里居住的人过来探望。在莉娜的手上端着一碗热腾腾的热粥,然后便在徐凌的身边坐了下来。

      看见眼前的这些人,徐凌的心中不免感到有一些唏嘘……

      眼前的这些人才应该是居住在这个房子里的人啊!自己只不过是个从异世界来的外人。既然赛维尔都已经回来了,那个自己又有什幺理由厚着脸皮待在这个地方,占有一个房间呢?

      「徐凌哥哥张开嘴巴,啊……」莉娜用汤匙将粥给舀了起来并且送到徐凌的嘴边。

      看着莉娜跟着张开嘴巴的可爱表情,徐凌的心中不禁微微一动。徐凌不经意的张开了嘴巴,让莉娜将汤匙上的热粥给送进了自己的嘴里。

      「嘻嘻……以前感冒发烧的时候,薙雅姊姊也常常这样子照顾我呢。」莉娜微笑着说,接着抽出了汤匙重新放回了碗里再舀了一匙。

      「徐凌哥哥怎幺样?会不会太烫?」

      「太烫倒是不会,不过这味道倒是蛮奇怪的……」那种感觉苦苦涩涩、却又有点黏黏滑滑的口感,实在是称不上美味。

      徐凌看向了莉娜手上的那个碗,那个碗里盛放的是一碗绿色看起来又黏糊糊的粥,似乎是加了很多奇怪的草药。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良药苦口吧?

      「这个可是用了在世界树上採集到的珍贵药草熬製而成的。」莉娜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中的汤匙再度送进徐凌的口中。

      「为了早日康复,徐凌哥哥要把它给全部喝掉喔。」

      薙雅看着莉娜一口接着一口的餵着徐凌,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容。

      接着也慢慢地走到了徐凌的床边坐了下来。这一刻在徐凌的眼中又出现了似曾相识的既视感,自己在刚刚穿越来的时候不也是这个样子吗?

      莉娜与薙雅坐在床边担心的照顾着自己,只不过此时多出了一个在场的赛维尔。

      「怎幺了,想起什幺了吗?」薙雅温柔地问向了徐凌,那眼神彷彿看穿了徐凌的心事一样。

      「不,没什幺。」徐凌简单的回答着:「想起过去的一些事情而已。」

      「是你刚刚穿越过来的事情吗?在我们还认为你是赛维尔的那一天,在领地还背着庞大负债的时候。」薙雅问了出来。

      在听到这句话之时,无论是徐凌或是赛维尔都愣了一下。

      「那一天我和莉娜也是像这样在你旁边照顾你,当时我以为我们会一起共度未来的人生。只不过……」薙雅的语气似乎是有些唏嘘。

      「现在负债已经解决了,领地如同重获新生一样的正在蓬勃发展着。而我们也不在是当时的我们了,现在的我们有着彼此的道路要走,也有了不一样的牵挂。」

      听着薙雅的话,徐凌只能够表示沉默。

      不仅仅是徐凌,连莉娜与赛维尔都是若有所思的表情。

      明明只是这短短的几年,却是改变了太多的事情。他们经历了一般人所遇不到的各种经历。没有人能够预测到未来会发生什幺事情,这一点不仅仅是过去,就连现在与未来也是一样。

      「不说那个了,徐凌你在与莉娜分别之后究竟是发生了什幺事?怎幺会受到这幺严重的伤?」薙雅有些好奇的问向了徐凌。

      「你们知道……以前在我的体内居住着一只恶魔。他正是我这恶魔之力的来源,那只恶魔的名子叫做加尔托斯。」接下来,徐凌将加尔托斯的故事以及自己前往浮游大陆的故事一併讲给了在场的众人听。

      米里特的身分、加尔托斯与自己所立下的约定还有第一代领主所留下的传承,徐凌将一切的一切都慢慢地说了出来。

      不过,有关于狱界的详细内容以及加尔托斯所遗留下来的力量却是草草带过,龙静此刻很有可能正在狱界里的某个角落也完全没有提起。

      在说完了故事之后,徐凌询问怎幺没有看到龙煞他们一家,而薙雅也回答了徐凌的问题。

      龙雪与日向鹰加入了冒险者公会,而龙煞则是与茉莉安以及欧维拉两人再一起。

      隔天早上,徐凌仍是浑身剧痛、完全无法下床行走的状态。

      莉娜此刻正趴在徐凌的床边睡觉,任凭徐凌昨晚怎样的劝说,莉娜就是不肯回自己的房间,坚持要待在徐凌的身边照顾他。

      看到这样的莉娜,徐凌的心中不禁出现了一个想法。该不会在自己昏迷的整整一个月,莉娜都是这样度过的吧?

      「咚咚。」一阵敲门声从门口传来,接着赛维尔慢慢的走了进来。

      赛维尔走到了徐凌的床边,接着轻轻地摇醒了莉娜:「莉娜,莉娜……」

      「唔……哥哥?」莉娜睁开了惺忪的双眼,疑惑的看向了赛维尔。「有什幺事情吗?」

      「我有话想要和徐凌说,如果你很累的话就回房间去睡觉吧。」

      「可是……」莉娜看起来有些犹豫的样子。

      「莉娜。」徐凌见到了莉娜想要拒绝的样子,连忙开口说:「如果你很累的话就先回你的房间休息吧!现在我没问题的。你哥哥应该是有重要的事情想跟我说。」

      「好吧……我知道了。」莉娜看起来有些不情愿地说。

      接着她站了起来走到门口,用有些强硬的语气对着赛维尔说:「哥哥不准欺负徐凌哥哥喔!」

      「哈哈……我知道啦!我怎幺会欺负一个重伤的病人呢?」赛维尔笑着说道。

      在莉娜走出去后,赛维尔走到了门边重新把门关上,接着再慢慢的走到了徐凌的面前。刚才对莉娜的笑脸瞬间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脸上的冷漠以及眼神里的怒火。

      「砰!」赛维尔狠狠的一个右钩拳砸在徐凌的左脸颊上。

      「就算你受了重伤,也不可能吃不了我一拳吧?徐凌,我从很久以前就很想要这样痛扁你一拳了!」

      「哎呀……原来你刚刚那个是拳头吗?我还以为你拿了块豆腐往我脸上砸呢。」徐凌将头给侧了回来,冷笑着看向了赛维尔:「话说你能够像这样扁我的时候也只有现在了,不考虑多打几下吗?」

      「那我就不客气了。」赛维尔再次朝向徐凌轰出了一个右钩拳。「砰!」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我也是同样的讨厌你!」在揍完之后,赛维尔用左手稍微摸了摸自己的右拳,在上头竟然是出现了一丝血迹。

      在刚刚徐凌在脸上用了恶魔之力与赛维尔的拳头互碰,再度吃了赛维尔一拳的同时,徐凌也让赛维尔的右拳受了不轻的伤。

      「莉娜在你昏迷的这一个月,一直不眠不休的照顾你。做算是到了就寝的时间,她依然是坚持守在你的身边,无论是谁也劝不走。」在恶魔之力与右拳互碰之后,赛维尔开始说他来的重点。「她的心思我看的出来,我妹妹……她是真心的喜欢你。」

      不过这些事情徐凌早就知道了,徐凌也知道赛维尔后面肯定还有话要说。

      「她是我的妹妹,看她这一个月如此疲劳的照顾你,我实在是很心疼。」赛维尔的脸上露出了有些难过的神情。

      「身为一个哥哥,我当然希望自己的妹妹有一个好的归宿,希望她得到幸福。我知道你很强,可是你有办法成为她的归宿吗?你可以忘记龙静,并且永远的守护在她身边吗?」

      「……我不知道。」在徐凌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徐凌突然觉得自己很不负责任。

      「哼!我想也是。」赛维尔看起来竟好像是不太意外的样子。

      「虽然你拯救了这一片领地让我很感谢你,不过……我想你应该也感受到了吧?你现在在这里就是多余的一部分。」

      「……」被赛维尔说中心里感受的徐凌只能够表达沉默。

      虽然说赛维尔有点过河拆桥的感觉,但自己又何况不是在鸠佔鹊巢呢?在还清负债之后,就以为自己可以是这个家中的一分子了?

      不,并不是这样的。徐凌总归只是一个异世界的来客,就算还清了负债,让领地成长起来也是出自于薙雅的功劳。

      「在你康复之后,可以请你离开我们的家吗?如果你没有觉悟的话,就永远不要再给我出现在莉娜的面前!」赛维尔大声的吼了出来。

      赛维尔慢慢地走到了门边,回过头来冷冷地看着徐凌说:「不过不要误会我的意思了。如果你想以朋友的身分过来玩的话,我还是欢迎你的。毕竟你是领地的恩人,但是也仅仅如此而已。」

      说完之后,赛维尔便离开了这个房间。

      「……这次轮到我被说了啊。」徐凌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就算赛维尔这样子说了,但徐凌仍然是不知道该怎幺面对莉娜……

      过了不久,贝蕾儿以及梅丽丝也一起过来探望徐凌。这两人也算是徐凌在这个世界上的老相识了,更别说徐凌每次从外地回来之后总是带了许多的好材料给她们。

      「早就告诫过你不要太高看自己了吧?以你的实力也会被伤成这样啊。」贝蕾儿冷冷的对着徐凌说着,接着从自己的空间戒指之内拿出了一朵形状诡异的蘑菇丢给了徐凌。

      徐凌表情怪异的看着手上慢慢挣扎着的蘑菇。这一颗蘑菇是人形的,乍看之下还长的有点像是人参。

      贝蕾儿语气平淡的说道:「这是『地精的祕宝』,一般人吃了之后可以强身健体百毒不侵,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可以平白延长一百年的寿命。」

      「这个……价值不斐吧?」徐凌看着手上的人参蘑菇,有些犹豫要不要收下来。

      「以金钱来说是自然是无法衡量的。」贝蕾儿看起来毫不在意地说着,彷彿像是送出去一件无关紧要的东西似的。

      「不过……只有交到伤患的手上才能够发挥它真正的价值,所以你就把它给吃了吧。」

      「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徐凌微笑着说着,以他的眼光自然看的出来这个人参蘑菇一定是非常不得了的东西。

      「我再过几天就可以痊癒了,这东西还是留给真正需要的人吧……」

      一边说着,徐凌看到了贝蕾儿越来越差的脸色。

      此刻梅莉丝站了出来,脸上依然是带着那温和亲切的微笑:「徐凌,你还记得你上次回来对我说过什幺吗?」

      「还记得啊……大概吧。」徐凌大致上了解梅莉丝想要说些什幺了。

      贝蕾儿送这个人参蘑菇是对自己的关心,她把自己当成一个重要的朋友,甚至比这个无价的人嵾蘑菇还要珍贵。如果不收下来的话,就是拒绝了贝蕾儿担心好友的心意了。

      想到这里,徐凌对着贝蕾儿露出了一个抱歉的微笑。

      「抱歉……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谢谢你啊,贝蕾儿。」

      看到徐凌真的将人嵾蘑菇给收了起来,贝蕾儿的脸色才好了一些。

      「不用客气,你对于我们冒险者公会也有了极大的贡献。这个只不过是小小的心意而已……话说你这次到底是怎幺一回事啊?」

      接下来,徐凌再次将自己这一次的冒险说了一遍,只不过加尔托斯的部分就直接将它给忽略过了。

      再说完之后,徐凌再次从自己的空间包包之内拿出了大量蒐集到的材料以及珍稀宝物。这些是他从米勒达特高原以及浮游大陆上所蒐集到的天才地宝,如同往常地再度交到了贝蕾儿与梅丽丝的手中。

      「我确实收下了,这些东西卖掉的盈余我会转到你的户头的。」彷彿是要示範给徐凌看,贝蕾儿毫不吝情的收下了徐凌交给自己的东西。

      「真是的,你带回来的东西真是一次比一次厉害呢。」而梅丽丝看见了徐凌这次所带回来的材料,不禁又是两眼微微放光。

      尤其是那厄拉亚西的尸体,虽然梅丽丝不清楚这到底是什幺样的生物,可是却能够感受到它无比强韧的性质,如果做成皮甲的话大概就是刀枪不入的神器吧?

      「对了。梅丽丝、贝蕾儿,我有件事情想要拜託你们。」徐凌对着这两人说道。

…………

      一周之后,徐凌仍是无法下床的状态。不过体内紊乱的气息已经平稳了许多,大概在不用多久就可以完全康复了。

      此刻摆在徐凌面前的是一本厚厚的精装书籍,这正是徐凌拜託梅丽丝与贝蕾儿弄出来的东西。

      「我想要……写一本魔法书。可以想办法帮我搞到一本非常耐用的空白书本吗?」这正是徐凌的要求。

      具贝蕾儿所说,一般的魔法书也都只是用普通的纸张做纪录而已,而更加高深神秘的魔法书还会使用魔法来做加密。但总归来说,不论内容的话书本本身也只是一本普通的书而已。而这显然是不符合徐凌的需求,徐凌所想要的是能够足以负载自己强大魔力的书本!

      照贝蕾儿所说,目前的人类疆域并没有这样的一本书符合徐凌的需求。

      就算有再多的财产也不可能买的到,因为这样子的东西实际上根本不从在。与其等待哪一天有那里会出现这样的东西,倒不如想办法自己想办法製造出符合需求的物品来。

      后来,梅丽丝为了徐凌挑战了自己人生的第一次,那就是「打造」出一本空白魔法书。

      她使用了徐凌所给的最珍贵的素材,其中也包夸了厄拉亚西的尸体,将它们给一一分解掉製作成了一张张的书页。

      在整个製作过程之中,贝蕾儿也以梅丽丝助手的身分参与进去,可以说这一本空白的魔法书本身就是魔法与冶炼所造就出来的最高结晶。

      此刻的徐凌举起了右手,在他的右手之上拿着一只黑色的笔,这支笔正是徐凌使用恶魔之力所凝结幻化出来的笔。

      徐凌将笔轻轻地点在魔法书上,恶魔之力如同墨水一般的渗透了进去。徐凌此时也已经精熟了吉贝斯塔大陆上的文字,正在尝试着将何南城所传承给自己的魔力知识全部写进这一本魔法书里。

      想要把六块石碑的内容全部压缩进一本魔法书里面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徐凌的额头之上冒出了一点一点的汗珠。

      此刻的徐凌并不仅仅只是单纯的书写着,他此时动用了至今为止所学到的魔力使用技巧,将大量複杂的内容压缩进了这一本魔法书之中。

      此刻的徐凌就是把这一本魔法书当成储物空间在用,只不过储存的并不是道具物品,而是徐凌的恶魔之力。

      这些被书写进去的恶魔之力形成了一句又一句的文字,在书本之内创造出了另外一个传承的世界。

      「呼……」写完了第一章,徐凌大声的喘了一口气。

      在以往,徐凌在得到何南城传承之时总是要破解一些由他留下来的考验。现在徐凌觉得写完这本书对他来说才是最大的考验……

      「哥哥你在写些什幺呢?」莉娜的声音从床边传来。

      原来不知道在什幺时候莉娜就已经待在徐凌的身边了,只是因为徐凌太过于专注在写书上头而不想出声打扰他。

      现在徐凌明显是进入了休息状态,莉娜也不在按耐自己的好奇心而向徐凌搭话了。

      「之前口头传授你的那魔力使用技巧,我想要把它给完整的写下来。在写完这本书的时候,我的伤应该也好的差不多了吧。」徐凌微笑着回答了莉娜。

      「等我写完之后,这一本书就送给你吧!这也是我唯一能够留给你比较有用的东西了,真的很感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

      「……」不知道为什幺听到了徐凌的话后,莉娜竟然是显得有些不开心的样子。

      接着,莉娜感觉心情有些低沉的问向了徐凌:「徐凌哥哥……你康复之后,打算要做什幺?你……果然还是要离开吗?」

      「抱歉了……莉娜。」徐凌愧疚地低下头来,不敢直视莉娜的双眼。

      「之后我……应该会永远的离开这边。我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这一辈子大概都不会再见面了。所以……」

      突然之间,徐凌感觉有什幺东西爬上了自己的床。

      徐凌惊讶的抬起头来,发现莉娜竟然是跨坐在自己的身上。

      在莉娜的脸上挂着两行晶莹剔透的泪痕,接着她的头靠了过来,吻在了徐凌的嘴唇上头。

      惊愕的睁大了眼睛,徐凌头脑中一片空白,完全不晓得现在究竟是发生了什幺事情。

      徐凌只感受的到莉娜柔软的身体此刻正压在自己的身上,彼此之间的呼吸心跳都感到清晰无比。浑身的血液不由自主的沸腾了起来,这是出自于男性生物的本能反应……

      此刻的莉娜脸蛋红的像颗红苹果似的,看起来真是会令男人发疯的可爱。

      不过徐凌却依然艰辛的保持着理智,当初在刚穿越来的时候就有机会推倒薙雅,那时候的徐凌也没有这幺做。

      甚至,徐凌和龙静结婚之后也没有做过这样那样的事情,虽然主要是因为当时徐凌体内有着加尔托斯的关係……

      但总而言之,徐凌并不是个精虫上脑的男人,不然的话也不会到今天都还是处男。

      「莉娜……你……你冷静一点。」徐凌轻轻地推开了莉娜,眼神不断游移着不知道该看向哪里。

      「徐凌哥哥……有些事情现在不做的话,以后就没机会了吧?今天……我想要和徐凌哥哥结合再一起。」莉娜一边解开自己身上衣服的钮扣,一边扭了扭自己的屁股。

      在听到莉娜的耳语之后,徐凌感觉到自己浑身发热,就如同莉娜所说的……自己完全无法控制住男性的本能。      

      「嘻嘻……虽然嘴上这幺说,但是徐凌哥哥的身体却很诚实呢……」莉娜抓住了徐凌的手,反压住了徐凌的身体。

      一股温和的魔力被送进徐凌的身体之中,在这股魔力进入体内的同时,徐凌竟发觉自己使不上力气来了。另一方面,如果使用恶魔之力反抗的话,这太过强悍的力量还有可能会伤害到莉娜的身体……

      「徐凌哥哥现在是我的病人,只要乖乖听我的话就好了喔。你再怎幺反抗也没有用的,我已经下定决心了……」莉娜充满侵略性的眼神看着不知所措的徐凌,接着重新吻了上去。

      于是徐凌就这样被莉娜给逆推了,徐凌二十三年的处男生活终于告终。

      ※※※

      在一个钟头之后,娇小的莉娜躲在徐凌的棉被里疲惫的睡着了。

      「嗯……徐凌哥哥……」口中呢喃的梦话是在呼唤着徐凌的名子,此时在莉娜的脸上尽是满足与幸福的神情。

      「真是的……要是有人突然冲进来该怎幺办啊?」徐凌小声地说着,手掌轻轻梳着莉娜柔顺的髮丝。

      接着徐凌又进入了到底该不该抛下深爱自己的莉娜,独自一人前去寻找狱界寻找龙静的纠结问题当中。

      莉娜将自己的第一次献给了我,而我的第一次也被莉娜给夺走了。就算她做到了如此的程度,我也仍然坚持要去那未知又危险的狱界吗?这会不会太过自私、太过废物了……

      思考无果。

      徐凌再度拿起了手边未完成的魔法书,用恶魔之力将何南城的传承给一笔一笔记录了下来。

      只有这样徐凌才能够专注的不去思考任何的事情,这无疑是一种逃避。

      在伤势痊癒之前,以及在完成这本魔法书之前,这逃避就是让徐凌内疚的心灵得以稍微放鬆的避风港。

  • 名称:冥界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06: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