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影院超清

      在众神山脉的南方约数百里处,是属于人类─坎夫国的领土。

      坎夫国,位处在北邻人类第一大国─赫薙、东夹为武癡狂的米勒帝国、西面斯文闻名的甘特国、南望精灵国度,交错在四个不同风俗民情的国家之间,替坎夫带来了无数贸易的商机,因为这样,坎夫虽然只是个佔地不大的国家,却有着数一数二的经济实力。

      西边的甘特因为文雅不好战乱的关係,与坎夫只有商业跟文化上的往来;北边的赫薙,因为是千年来负责维护人类和平的第一强国,自然不觊觎坎夫的财富。

      但是东边的米勒帝国,一个爱好杀戮战祸、以武为尊的国家,阴谋阳略虎视着坎夫这个只有钱而没有实力的国家,希望能够并吞抢取豪夺那城墙大门里深锁的金银财宝。

      坎夫国,无心发展国家军力,却希望在面对米勒帝国时能对其吓阻与自保,因此花了大笔钱财招募了大量的佣兵进驻,以这样的形式拥有了一定程度的『国力』,而这也确实造成了对方的忌惮……但也只是这样而已。

      既然对方不敢轻举妄动,坎夫的国王也就以为国家已经安全无虞了,并没有深深去细想策略的优劣,也没有其余的防範措施,就如此端坐在金碧辉煌的王座上,享受其荣华富贵。

 

 

      坎夫国主城堡的王座之前,排列着隶属在国王之下的臣子,仔细看去,大多数的人都身着华服、穿金戴银,仅只有寥寥少数的人穿着轻甲,腰配兵器,如此比较起来,明显轻视国防军事。

      王与臣,讨论的内容也是关于城内贸易往来的事情,大的有与各国之间的物品买卖交易,小的有城内各项商品的流动限制以及其应课的税收;商议期间,开口发言的全都是身着华贵的人,穿戴兵甲的军人虽然参与商议,担任的角色却是卫兵,呆站一旁,毫无插嘴的余地。

      如果只是平日,将士们只会当作是一个知晓国内外事情的耐力训练,但是今天他们每个的表情与举动充斥着心浮气躁,看来是有什幺很重要的事情要呈报,但是因为国王的不器重,也只能够忍耐商议的结束。

      在将士的阵列之中,有一名女性,带着英气的锐眼、端庄的身姿、沉稳的气质,与舞刀弄剑不相符的美艳容貌,如鹤立鸡群般的吸引目光。

      「……那幺,就这样处理吧。」国王点了点头,似乎是处理完商务的所有事情了的样子,沉默了几秒之后,确定没有新的议题要讨论之后,似乎就想结束今天的商议。

      「国王,属下有事情稟报。」女将士抢在国王之前开口。

      「哦,是葛菈吗?有什幺要事吗?」国王看发言的是将士,语气明显比方才讨论商务的时候,乏味了许多。

      「我们军方收到了来自甘特与赫薙的通缉单,是当初在战场上让妖精闻风丧胆的『红髮恶魔』,他在南方的各国犯了不少罪、杀伤了不少人,所以特别向我们发来警告。」

      「是吗?那又怎幺了吗?」

      「有坊间的小道消息指出,通缉单上的红髮恶魔正朝坎夫而来,请问国王要怎幺应对?」

      「犯罪的目的是为了钱吧?给钱了事就好了。」

      「吾王,但是听说对方犯案至今从没有窃取过……」

      「好了!」国王似乎听不下去,直接打断了女将士葛菈的话:「听说并不一定是事实!听说人类没有一位女性能当将士…不是吗?如果那个罪犯来坎夫的传言是假的,妳让国人虚惊一场、经济停顿几天,坏了跟各国的交易,这损失…妳能负担得起吗?又假如这是真的,一个人怎幺可能目无纪法的与整个国家为敌?他必然是为了财富才会犯罪,只要是这样的话他要什幺就给他什幺的,撵他出去就好了,再不然,这件事情全部都由妳负责统筹处理,这样可以吗?」

      葛菈听完国王的话,明白对方并不想为这件事情伤神,但既然已经授权自己统筹处理的话,那也可以,不需要为了决策而知会国王,增加执行困难度。

      「属下明白,感谢国王授权。」葛菈向国王敬礼,以此作为这天议会的休止符。

 

 

      散会之后,葛菈独自走在金碧辉煌的廊上,思索着怎幺应对「红髮恶魔」的到来……

      随着靠近走廊的尽头,就有越多敲敲打打的声音,也有越来越多人影穿梭,只是他们不如方才那些高贵人士,而是汗流浃背,刻苦耐劳的工人。

      走出城堡,外面正在进行工程,架起的梯架、堆放的材料、切削的木头、雕刻的金属,看现场有数十位工人,而材料堆放满地就知道工程的规模不小,看来国王又有意要在城堡大门处添加什幺装饰了。

      在工地之中,有名年约二十多岁的男子,如炬的明亮双眼、带着些许鬍渣的脸庞、精壮的身体、穿着一身宽鬆却被染髒的衣服,腰上缠着一圈槌子、凿钉……等工具以及几捲牛皮纸,看似工地指挥的人。

      男子双眼仔细盯着工程,比对着手上的牛皮纸,偶尔比手划脚的指导工人怎幺处置手边的工作,后又上前去教导些许处理材料的技法。

      葛菈看了那名男子一眼,确定是熟人,但是却没有意思上前搭话,反而加快脚步想要离开。

      当指导结束,男子注意到葛菈,脸上疲惫的神情迅速消散,转而由开心的笑容取代,他连忙几步来到葛菈身前……

      「这不是葛菈吗?好久不见了!最近过得怎幺样呢?」

      「请注意你的称呼,威斯顿大师。」葛菈摆出冷峻的神情,订正威斯顿的不当称呼……或是提醒对方要注意彼此的身份。

      「啊,不好意思,感觉很久不见所以生份了,葛菈将军。」威斯顿立刻向葛菈敬礼:「看妳眉头深锁的样子,有什幺问题需要帮忙吗?」

      「我的问题,恐怕是身为建筑师的您所无法解决的吧?」葛菈的话带有毫不遮掩的轻视,试图阻止对方追问下去;另外一方面,在还没有对策的现在,并不需要把可能会引起民众恐慌的事情散播出去。

      「看来是百姓无权知道的事情呢,辛苦将军您为我们民众劳心了,如果不嫌弃的话,请让在下请您吃顿饭,当作是我们的一片慰劳。」

      「您的好意我心领了,大师还有工作吧?听说是国王满怀期待的作品,您还是专注在这上面好了,我先走了。」说完,葛菈便绕过威斯顿,走离了工地。

      望着葛菈离去的艳丽背影,威斯顿的双眼已经紧紧钉在上头无法自拔……

      「你看,大师又变成望妇石了。」週遭,目睹建筑师与女将军对话始末的工人们都咯咯偷笑着,但看他们的反应,似乎对这种事情习以为常了。

      「威斯顿大师,快回魂啊,这边好像错了,木桩安不上去啊!大师──!」

 

 

      工程的进度到达今天的进度时,时间也已经接近日落时分,负责监督的威斯顿确认现场工程都固定好,不会有东西崩坏、掉落之后,就叫工人们可以收拾东西下工了。

      走在城内的路上,无论是主要道路,亦或是街道巷弄,无处没有买卖商品的店家与买家的声音与身影;从各国流通过来的商品到本国工匠生产的精品、从入口的食物到身上穿着的衣物,只要是可以可以跟其他人换取金钱的东西,这里应有尽有,甚至还有得难以想像。

      纵使在夕阳接近地平线的傍晚,城内的贸易依然热闹如日中天。

      走在人群熙嚷的街道上,让已经疲惫的身心又有了些精神,因为路依旧是昨天的路,店家也依然与昨天相同,但是,摆出来到檯面上的商品跟昨天一比,又有了些许不同。

      其中,会让威斯顿停下脚步的地方,就是有贩卖工作所需的器具的商店,那不晓得又是出自哪位冶金大师巧手的最新作品─槌子,不仅重量轻巧、平衡良好、手感极佳,对于仰赖槌子的建筑师来说,极富吸引力。

      不出口探问还好,一出口询问得来的就是店家的连环褒扬,吹捧的自家商品无所不能似的,听得对所有商品都心痒难耐。

      在掏钱买下了成套的最新工具之后,威斯顿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店家,让他更加期待明天,将新买的道具使用到工作上时的手感与心得。

      从工作联想到葛菈,再加上她的工作以及所说的话,让威斯顿更加好奇,是什幺事情可以让冷艳的女将军都眉头深锁的呢?

 

 

      受到好奇心驱使,威斯顿并没有立刻返家,而是到了消息流通率最快的─酒店。

      说到酒店,威斯顿也非常喜欢这个地方,因为是贸易大国的缘故,这里的所有东西都能汇聚到各国甚至其他种族的东西,就连所酿之酒也是。

      寒冷地区的浓郁烈酒,农业大国的各式水果酒,甚至连出自精灵之手的酒也有;有各式各样的香醇美酒,自然也就吸引了来自各地的人品酒,而自然而然的就能探访各地的消息。

      不过,这一次,威斯顿在踏进酒店之前就先注意到了贴在门外墙上公告栏的新告示…一张通缉单,上面是一个看似连二十岁都不到的少年,写着特徵是一头红色头髮,然后是跟其年龄不成正比的赏金。

      「哇…一千枚金币,都够我们吃上半生了。」威斯顿望着那笔数目,接着推开门扉走入酒店。

      点了一杯最喜欢的酒之后,开始探听周围的人的对话……

      直接向吧檯询问的话,不花钱得来的不是过时的,就是根本不重要的讯息。

      「听说了吗?据说在快一个月前吧,有个少年在众神山脉深处独挑一只魔物,魔物还是之前那只灭了数十人冒险团的那只呢!」

      「结果呢?」

      「结果啊,那个少年还挑赢了呢!那少年啊,就是大名鼎鼎的『红髮恶魔』!但是好像也是被魔物影响了的样子,行为开始变得狂暴,开始在各地滋事。」

      「不就只是魔物吗?怎幺可以影响人的心智呢?」

      「这就问题所在啦~我推测啊…那只魔物可能是研究的失败品,被放生在众神山脉裏面,既然是失败品,就一定有所缺陷,然后被那群冒险团唤醒,接着就遇到了红髮恶魔,然后就这样影响到了那个恶魔。」

      「唬烂的吧?」

 

 

      听完后面那群酒客的言论,威斯顿不由得笑了起来,他并不相信那什幺『红髮恶魔』有这幺强悍的实力,就算是跟妖精大战时期的英雄,也就不过是个少年而已,怎幺可能一个人深入众神山脉,然后打赢什幺灭了一个团的魔物。

      「大师,你不相信吗?」看威斯顿的笑容,吧檯发出了疑惑。

      「嗯?什幺东西不相信?」威斯顿睁着明亮的双眼,对着吧檯里的人装傻。

      「您也在听那群人的话不是吗?您不相信『红髮恶魔』的事蹟吗?」酒保倾身到威斯顿面前,轻声细语的说道:「这原本是要收钱的,不过我看大师也是熟客了,就跟您说一下。」

      「不用啦,我对那东西没兴趣。」

      「红髮恶魔他,自从离开众神山脉后,就开始到人类各地作乱,只要是胆敢对他刀剑相向的人,无论是平民、佣兵还是国家的卫兵、士兵,全都被他打得稀巴烂。」

      「啊?他不是英雄吗?为什幺要对人类出手?」

      「我原本也很纳闷,不过听说在战争的时候,有人指称他是妖精派来的人,因为他身旁跟了一个妖精少女,还挖出他包庇了妖精公主的事情,这些事情,他并没有反驳,还因此被关进过大牢呢!」

      「然后…我们还收到小道消息指出,红髮恶魔正在来到这里…来到坎夫国的路上!」

 

 

      「竟然敢来到我的地盘,很好…我要把那该死的叛徒碎尸万段!」坐在椅子上的青年,在听到关于坊间最火红的消息之后,兴奋的一把捏碎了手中的酒杯。

      「瑞许少爷,请问我们要怎幺做呢?」

      「他只有一个人,双拳难敌四手,用人海战术淹死他就好。」

      「那…我们十几二十个人就可以了吧?」

      「你啊…知道『红髮恶魔』的由来吗?他可是一个人屠杀了成千上万半精灵的英雄耶,你觉得你们十几二十个够吗?」

      「那…我们去哪里找那幺多个人?」

      「坎夫国驻扎着数以百计的佣兵团,他们都是有钱好办事的人手,我们也就钱最多,洒个几把就有络绎不绝的人,再加上现在有那幺多人想要『红髮恶魔』项上人头的悬赏金,只要我们放消息让外面那群想要悬赏金的人来坎夫埋伏,不就有很多现赚的打手了?」

      「原来如此,少爷英明!」

      「好了,那就赶快把消息放出去,让有意的来,遇到犹豫的就给他洒几把钱,很快就有很多人闻风而来了。」

 

    

      「红髮恶魔」四处滋事斗殴,殴打的对象除了各国国民以外还有各城守卫,无论是佣兵、平民、卫兵或是士兵,只要是敢对他刀剑相向的人,都被打倒在地,造成了不小的骚乱,也因为这样藐视各国王法的行为受到通缉。

      关于红髮恶魔的传言也随着其引起的骚乱,散播到人类各国,因此基本上任何地方都可以听到相关的消息,再加上他头顶上越堆越高的赏金,让不少赏金猎人或是佣兵团开始四处探查这名通缉犯的下落……

      但是,探查到的目标,究竟是「红髮恶魔」还是「惊雷骑士」,这就不得而知了。

      而将「红髮恶魔」视为目标的人既然已是人满天下了,那必定,连在坎夫国里也会有人想要狩猎这个恶魔了。

      与半精灵的战争结束后,艾因赫伦举国欢庆的三日宴上,曾被圣棠当众羞辱的青年─特斯理林伯爵之孙,他的爷爷在坎夫国里是少数握有大权的人之一,而且坐拥的资产亦是富可敌国,在得知「红髮恶魔」的通缉以及其正準备来此的消息后,更是兴奋的仰天大笑。

  • 名称:阳光影院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06: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