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法师超清

      稍早之前,索罗与游击队伍还在缠斗的时候,东门城下的战斗……

      圣棠正在防卫线与该名身上飘逸着斗气的男子,这两者之间疲于奔命着;巩固防卫线之一点的话,就会崭露出其余地方的破绽任由对方骚扰,而缠住那个敌人的话就又会致使敌方士兵摧残构筑防卫线的兵士……

      如同悬吊在半空中的两头蜡烛般,无法倾向任何一处,仅能尽力维持平衡,等待着被解下……亦或是被燃烧殆尽。

      这个情况,导致原本处于劣势的敌军慢慢扳回颓势,开始冲击着溃散边缘的守军;圣棠加快脚步,毫不在意双脚的负担持续高速奔驰着,如此卖命的讨伐敌寇却依然只看见了渺茫的胜算!

      相比背着千斤重担的圣棠,敌将反比先前更加轻鬆许多,他的流程只有攻击防守薄弱的防卫线,接着应对紧接而来的圣棠,缠斗几许后逃离,再接着冲击……如此重複而已。

      由被动转为主动,让敌军渐渐习惯,从而轻鬆面对圣棠的追杀,因为早就可以洞悉会从何处杀来,路线清晰许多,不如方才,无法料想对方的攻击而多次败退。

      战况慢慢恶化,早已漏洞百出的防卫线已经无法再阻止敌人入侵,已经有不少的敌人因此遁入街道之中……

      看战况已经落到了无法挽回的局势之后,一直待在后方观望的威斯顿叫来了一旁的士兵,準备好要开始进行下一步计划……

      一剑,凝聚着大量斗气与劲力,将破碎不堪的盾牌组成的防卫线击溃,随后立刻回身防御来自红髮恶魔的凶猛攻击,虽已早有準备,仍免不了被击歪身形,如无穷尽的力道,轻而易举的将人击飞倒地!

      连滚带爬,为得是尽早翻起身来逃离追杀,连站都还没站稳,就已经使出最大的力量奔驰离地。

      圣棠却没有追击敌人,而是待在原地,阻止敌军从漏洞窜入,直到崁夫军急忙替补上防卫线这段期间,他只能目送着敌人去侵扰下一处目标;几次的交手,虽然下手越兇越狠,但依然无法击破对方的斗气,只要斗气不散,圣棠就无法斩断这个循环。

      此时,一发闪耀着五色光彩的箭矢自西射来,顿时狂风大起,声声喧嚣竟掩盖了战场弥天的嘶吼,以无坚不摧之势笔直射向城门!

      黛黑、水蓝、火红三色箭矢,连续命中城拱,暴风化为烟幕四散,冲击化为撼动震荡,将高耸的门拱击碎,连带上头站着的士兵连同块块砂石一起击散!

      而金黄色箭矢自爆化散成为数众多的细微针线,将四散的石块全部网住,拉回到城门正上方,凝结成更多的盘石,缓缓落下!

      最后,翠绿的箭矢散化成微风,将一个个遭受波及的人们一个个拉回到墙内,跌落在地!

      突如其来的变数,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就连与圣棠缠斗的人也被转移了注意…浑然忘却圣棠的存在!

      圣棠趁着大多数人都惊呆在地的时刻,追杀到了目标身前,从空间饰品之中拿出长棍,双手武器连续刺击着目标的胸膛,集中点刺着同一处,目的是为了贯穿对方的斗气!

      双手突刺连绵不断,而对方也随之击退,而斗气依然没被贯穿,那只能够在对方有所动作之前……再踏一步,以浑身之力透过剑尖,将目标击入落石崩塌之处!

      对方被最后一下击中之后亦有了动作,一把抓住紫雷,拖着圣棠一同进入了块块巨石之下!

      圣棠将长棍撤回,拍掌翻身以化去力量,并出脚将敌人踢开,挣脱对方的爪牙!

      站稳之后的圣棠準备奔出落石群,然而余光却先瞄到出自兵刃的寒茫,反射性的出剑招架,却发现这一剑没什幺力气,并不是主要的攻击!

      身体瞬间感受到一股力量的缠绕,右手与右脚都受到了对方的钳制,力量之大,就像是要一口气把关节卸掉一般!

      看来对方是下决心要与圣棠同归于尽,才会选择在崩落的巨石之下,将其箝制于此吧?望着即将碾压下来的石块,仅剩短短几秒的时间可以逃出生天了!

      左脚一蹬,发力将人甩离后背,肩胛配合一顶,将对方的身躯撞开,以此拉扯製造些许缝隙,接着飞身抽离!

      但是对方依旧紧紧制伏着右手,双脚奋力扣入地面,将圣棠硬生生的缠在原地不放!

      情况危急,圣棠没有多少时间可以犹豫,旋身凌空一脚重击对方颜面,再次出腿猛踹对方胸膛,强行挣脱束缚!

      两人分开,而圣棠亦因此得以离开落石区,但身体不免受到力量拉扯,无法维持姿势的跌落地面,几圈翻滚后,才缓去力道,慢慢起身,看着巨石轰隆堆叠,阻断敌人入侵的路线,掩去了敌人的蹤影……

      现场混乱异常,但是还是能听到些许哀嚎声参杂其中,让圣棠把注意从尘埃落定的场面挪开,抽身奔向还没结束的零星争斗,举起右手……

      右手无力的低垂着,而右肩则因为突如其来的出力而传来分筋错骨的痛!左手连忙接过长剑,才避免微力衔着的剑柄脱手,进而斩杀了残存的敌人。

      刚才情急之下硬是挣脱束缚,导致了右肩脱臼了吗?虽然之前从医佬给的医书上学过怎幺矫正回去,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救人要紧。

      城门被堵,敌军不再涌入,遭受包围的人们越来越少,直到最后尽数歼灭,虽然胜利了,但实际上是惨败;若非红髮恶魔的出现,以及那不明来历的箭矢,这座城门早就丢失了。

      在现场,抬挪伤兵集中一处施予治疗的人,亦或是扛住攻势的人,甚至是奋勇杀敌的人,没一个人的心里不是五味杂陈的,就连在现场指挥的威斯顿也是如此……

      因为出手拯救他们的人,竟是稍早之前被认定为是敌人的通缉犯。

      「在场的各位,大家辛苦了,但事情还没有结束,请还有余力的人集中过来,我们尚有后续的事情要解决!」威斯顿敞开嗓门,对在场的人们发号施令。

      在人们陆陆续续移动的时候,看见圣棠一人站在墙角边,慢慢的校正右手臂的角度,接着倚靠撑在墙上,咬牙发力一推,喀啦一声,随着关节导回正轨所引发的剧痛随之而来;随后摆动右手,确实可以正常活动了,只是稍感无力。

      拔起插在地上的紫雷收回鞘中,圣棠却是意外的随着人群,朝聚集地移动过去!这举动,让很多人将目光钉在他身上,诧异的活像看见一只孤傲的猫安插在大批躁动的狼犬之中,明知道这画面的诡异,却又不敢轻举妄动。

      威斯顿也注意到了那头引人注目的红髮,他现在完全不知道该怎幺跟这位通缉犯沟通,毕竟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很需要人手,尤其是像他这种战力极高的生力军。

      在盘算怎幺与圣棠交谈的时候,有几个人逆着人流至圣棠的身边,其中一人,威斯顿有印象是稍早之前一同受到围剿的同伙之一。

      看他们正在交谈,或许正是时候……

      「圣棠,作战辛苦了,没事吧?」芙娜上前,来回仔细的查看圣棠有没有受到什幺伤害,最后注意到其背后的伤口,似乎还缓缓吐露着血水。

      张望四周,在一旁医护物资箱内发现还有几卷绷带,芙娜索性走去取来……

      「……请把衣服脱去,这样我才能帮你包扎。」与圣棠四目相对几秒,对方始终没有反应,让芙娜翻了白眼。

      在两人準备止血作业的时候,索罗注意到有人走来,那便是威斯顿;转身望向来者,索罗有些印象,因为之前包围他们的指挥官,正是此人。

      威斯顿走来的速度不快,稍早才受到敌人攻击而严重失血的他,甚至需要有人搀扶才能够勉强行走……

      但是,也就是因为这个样子,才让场面无语的时间显得更加漫长,而且蓄积着更多的压力!

      直到威斯顿走到索罗身前的几分钟,平静的如同暴风雨来临前一般,即使面对面相视,也有可能骤生变数。

      「不用担心,我没意思要视你们为敌人。」威斯顿从索罗眼中看到了些许警戒,因此微微鞠躬,表明自己没有恶意,接着伸出手来,率先打破沉默:「我是威斯顿.寇瓦锥,现场的临时指挥官。」

      「那就好,我可不想被自己出手救回的人反咬一口。」索罗鬆了一口气,接着与其握手:「冒险者—索罗。」

      「感谢你们救了我们一命,不过我们现在还有些麻烦,希望能够得到你们的协助。」威斯顿不希望再浪费时间,直接切入主题,向索罗等人发出求助。

      「哦?我们稍早之前才被你们围剿过,帮你们一次就已经是奇蹟了,竟然还想要我们多帮一次?」索罗瞇起双眼,点明双方关係的恶劣,以此作为试探。

      「我们只是按照上头的命令行事,而这之后你们却还愿意出手帮助,相信是有什幺我们彼此都不知道的误会,所以我认为先暂时收手,一起解决这不明缘由的战争之后,再来弄清楚你们被通缉的事情,你们觉得怎幺样呢?」威斯顿挠了挠头,以诚恳的态度试图打破索罗的怨怼,而且他也对眼前这群人的来历感到好奇,希望可以有些交流。

      索罗看着对方的眼神,确实不像是说谎,再说,本来帮忙的意思是出自于圣棠,所以他没有办法反对。

      转头看向正在接受包扎的圣棠,希望能够获得任何答覆或示意,却只看见芙娜忙手忙脚的把伤口包得一踏糊涂……

      「咳,你就是指挥官吗?请问你有什幺麻烦需要我们协助呢?」芙娜清了清嗓门,藉此驱逐方才的窘境与尴尬。

      一旁接手包扎工作的索罗,把乱七八糟的绷带解开,重新替圣棠的伤口做好完善的消毒与止血措施。

      「那个…我刚刚有命令部分士兵去阻断街道,明显也看到许多匪类遁入街道不复返,我也在赶来的路上遭遇敌军的埋伏,所以猜想城内目前还有许多敌人流窜……」没想到眼前还有些许稚嫩的少女才是对方的头领,再加上方才那生疏的包扎手法,让威斯顿的思绪如同雷霆霹雳,受到重击而打结了起来。

      「为了保全人民跟商旅的安全,可是也明白敌我双方差距过大,所以需要我们出手协助吗?」芙娜直接打断对方冗长的对话,直切入癥结点:「这样打算就是要跟时间赛跑,而且需要强而有力的策略跟人力……没关係,你有保护百姓的心意,所以我愿意帮助你们,但是人生地不熟,因此需要你们制定战术。」

      「嗯…我想先确定一下—刚才轰跨城门的人是法师吗?有没有看到东门刚刚那红色的信号?能不能马上仿造一个出来?」威斯顿思索一番之后,向芙娜等人询问一句,看来是已经有想法了。

      「不是法师,但是…可以仿造。」还在包扎的索罗开口回答一声,继续手边的动作。

      「嗯……我有一个战术。」威斯顿点着头,拿起一旁的破碎棍棒在地上刻划街道简图:「这里顺着大道走,会有一座高楼,而高楼再往前一段距离有座教堂,我们要先用教堂的钟声告诉百姓─『就地避难』。」

      「先用你们的钟号引起敌人的注意,然后再利用敌人的信号让他们群聚起来……是要捏造出『这里有敌人,尽速前来』的意思吗?」

      「是的,设造一个吸引敌人靠过来再行灭杀的局,效率比起分散兵力搜索全城并进行驱逐要来得高,而且风险与耗时都相对较低。」

      「那我们要做的工作是…?」

      「妳们的工作,就是在教堂周边,充当诱饵阻杀敌人的游击兵。」

      「怎幺认为敌人一定会聚往教堂?」

      「嗯,游击兵,说难听点就是无头苍蝇,只要给一点吸引,就会聚集过去。」

      「嗯……虽然觉得是主观意识,但不妨试试看,那幺具体行动是?」

      「先到教堂去敲响钟号,接着麻烦弓箭手注意四周,确认敌军有流动过来的趋势就发射讯号,之后直到敌人挤满教堂到高楼这段距离的方圆,再击穿教堂大门前五公尺的地面,以此为讯号告诉在地底的人,会有我安排的人启动机关,让道路塌陷,坑杀教堂周边的人!」

      「机关?你要使用防止敌人入侵的障碍陷阱吗?」

      「哦?妳怎幺知道有这种设置?通常大城市内部建立的这种万不得已才会使用到的妨碍结构的事情,一般都是不会让平民百姓知道的。」

      「嗯…这先不用管那幺多,只是这样子看来…前往教堂的这支队伍,是有去无回的敢死队啊……」

      「是的,虽然艰辛,但成功的话,我会向国王大力邀功犒赏你们。」

      「失败的话呢?」

      「配套战术还没有什幺设想,如果是最坏的结果─技策失败的话,目前能作的也就只能即刻前往皇宫,保护国王撤退了。」

      「不好意思,有哪个人可以告诉我一下,难道你们这位指挥官,一直都制定这种弄险的计策吗……?」

      一旁,索罗帮圣棠包扎完毕之后,两人一同起身,走来到威斯顿与芙娜身边……

      「我是弓箭手,击毁城门的,能够仿製敌人讯号的是我。」索罗望着脚边的地图,再三思索刚刚听取的作战内容后,向威斯顿确认自己的任务:「我守在教堂屋顶,钟声响后确认敌人靠近就击出讯号,接着处理中远距离的敌人,确认人龙佔饱和于钟楼附近后,就击破教堂大门前五公尺的地面,对吗?」

      「是的,麻烦你了。」威斯顿思考几秒之后,点了点头。

      「我们三个,就是待在教堂里的啰。」芙娜挽着圣棠的右手,如同出外郊游的情侣别无二样。

      「我…可以跟着索罗上屋顶吗?我不想当电灯泡啊……」弗利细声嘀咕着,似乎很不想跟芙娜一块。

      「我的位置也不是好玩的啊,独自站在高处,如果没有遮蔽的话,很容易被敌人狙击的耶。」索罗拍了拍弗利肩膀,半开玩笑的回应着对方:「还是你有那个胆量与我比肩呢?」

      「嗯…我还是回去当电灯泡好了。」弗利咕哝一声,缓缓退到圣棠身边。

      「如果没有问题的话…你们几个,分成两队,小心谨慎往西门跟南门去,直到钟声敲响之后,儘速过去确认两门的安危!」威斯顿环顾周围士兵们,没有听到哪个人有任何异议之后,便开始下达命令。

      「是!」

      「其余可以作战的士兵们,跟着我们儘速前往战斗区域!」

      「遵命!」

  • 名称:镇魂法师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05: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