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我北鼻超清

      在人类的某处国度的城里,裏圣棠走在人群熙攘的街道上,一对眼珠四处转望,像是着小孩般,对身边所有东西都充满了好奇心似的。

      对于一旁的路人来说,那头红色的头髮太过显眼,而那个外号又太过震耳,所以就会有人想上去攀话,毕竟是战胜半精灵之王的英雄,无论是口头的交流或是肢体的切磋,都足以让人自豪自夸。

      「请问是『红髮恶魔』─圣棠‧罗赫先生吗?请问我可以跟你握个手吗?」

      「是圣棠先生吧?感谢您击退了那群该死的妖精,让我们可以过安稳的生活!」

      「圣棠先生能够击杀妖王,武艺肯定不弱吧?请问可以跟您切磋一下吗?」

      不过,无论旁人怎幺请教,裏圣棠充耳不闻,丝毫理会都没有,仅只是继续的盯着那些他没看过,或是还不知道的商品及武具上下打量,让路人们暗自失落离去……

      当走到一处魔法道具贩售店的时候,裏圣棠停下脚步,仔细的观望里面那些新开发出来的道具……

      在其他人眼中,裏圣棠看起来像是居功自傲的小孩,而且那不愿与人来往的态度,亦遭人解读成了不屑,且在此的人,多是耳闻而非亲眼看见裏圣棠出手,因此对圣棠的威名抱有疑惑的人,并不少。

 

 

      看圣棠似乎没有任何防备的时候…一名男子走上前去,伸手探向圣棠……

      「你啊…想做什幺呢?」少年开口一句话,吓得男子瞳孔紧缩,还来不及反应,手腕已经被少年抓住了!

      试图出力挣脱,但是并没能奏效,无论是持续出力或是突然使劲,都不能够撼动少年的束缚,仅能看着自己的手被对方缓缓的摆向关节的极限,感受着那肌肉与软骨撕裂的恐惧!

      「偷窃或是偷袭什幺的,可是不行的哦~」说完,裏圣棠手腕一扭,轻鬆就将男子的手腕整个掰了下来;血流如注引起了旁观者的尖叫,以及少年的狂气长笑!

      而男子的立刻拔出兵器,冲上前报断腕之仇,而他的同伴们也纷纷亮出刀剑,想为同伴出口恶气!

      裏圣棠冷笑一声,左手掌一扫,四道强劲的电流横空切斩着众敌,或刃或服亦或是肢体,所有被雷爪扫过的一切都断成了两半!

      「啊啊不行啦,这幺点程度,怎幺能继续当恶霸混下去呢?」看到敌人连自己一招都挡不下,还被吓得不敢再上前挑战,让裏圣棠失望的叹气摇头。

      没想到『红髮恶魔』不仅莫名强悍,连行事作风都跟恶魔一样,游刃有余的态度,做出令人绝望的反击,击溃的不仅仅是目标,还有其希望。

      「不快点反击的话,就要结束啰~」裏圣棠看眼前诸多举刀相向的人,没人敢再上前,于是出声催促道,他盼这份自由两年多了,并不希望把时间浪费在这无趣的事情上面。

      而少年的敌人们知道,自己这次挑衅错了对象,要是不快点撤退的话……

      想到这裏,就有不少距离最远的人率先转身拔腿快跑,但是……

      「哪…要打架的是你们,怎幺自己开打了还想着要逃跑?」红髮少年的身影早在他们之前,如鬼魅般出现在他们面前,接着就是胸前传来疼痛,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心窝已被人一手贯穿!

 

 

      「你们在干什幺!」发现这边有骚动而过来的卫兵们,看到地面留有血迹后,立刻冲上前来要制止械斗。

      看到城中的巡逻卫兵赶到场要阻止战斗继续之后,围观的民众们也纷纷让开路来让他们通过,一方面是为了秩序,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看后续。

      赫薙国全部上下,都知道自己的民风尚武,也明白自己受到法律的规範,走在路上,会有血性方刚的人突然打起架来,是很正常的事情,只要不伤及性命,点到为止的话,巡逻的卫兵多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裏圣棠的做为明显违反了法律,甚至已经有人当场毙命,因此必须逮捕他去接受审判!

      卫兵们将少年与他的敌人们团团包围住,制止了裏圣棠的施暴,也给予陷入绝望的人们一线希望,希望能让这场已经出现伤亡的战斗停止。

      裏圣棠冷眼看着四周剑拔弩张的局面,嘴上止不住的冷笑,笑这群傻子竟然妄想让一个实力足以无视法律制裁的人乖乖束手就擒。

 

 

      「只要是将刀剑指向我的人,都别想活着离开哦。」裏圣棠环视四周,看着那些以为获救的路人,或是认为自己会听话停手的卫兵,比起挑衅,更浓厚的是最后一次高抬贵手的机会。

      裏圣棠并不掩饰神情与仪态散发出来的轻蔑与狂妄,方才展现出来的实力明显也足够这样放纵的资格,他这幺做,是为了让别人知道眼前的人是个会讲道理的「恶魔」。

      「竟敢藐视法律,放肆!」一名卫兵受到挑衅,抡剑直冲上前来!

      「不,我藐视的是你们。」一听到那句自以为正义的言论后,裏圣棠狂笑不止,挪动一步避开锋芒,接着一脚将对方的剑踩在地上,借力蹬起膝盖往敌人的面门踹去!

      看到一名卫兵被击倒之后,场面瞬间炸了锅,卫兵们群体冲上前去,务必逮捕这名胆敢挑战王法的罪犯。

      而与卫兵相反的是原本与裏圣棠对头的人,他们看到有人来帮忙之后,并不是急着上前去帮手,而是待在原地,事不关己似的等着看好戏。

      裏圣棠脚下云蹤悠悠漫步,身段优雅而好整以暇的闪过了卫兵们的夹击,绕过一个个上前阻挡的人们,并不像面对第一个人一样,直接一击打晕。

 

 

      右脚划圆旋身闪过直劈的斩击,压低身段避开横扫,脚尖一蹬冲出夹击的缝隙,犹如行云流水般的自由穿梭在剑网之中,没多久就毫髮无伤也没动到一只手就从卫兵的包围网中走出,步向外围的目标……

      比起裏圣棠的从容,卫兵们是更加的震怒,而想逃离战场的人们是无尽的恐惧!

      但在走出包围圈之后……

      裏圣棠的步伐转为迅雷步,直冲向原本与他打起架来的对手们!

      当注意到的时候,那轻蔑的眼神与耀动的红髮已经出现在眼前,还没来得及反应…连反射的时间都没有,胸腔就已经被挖出了一个窟窿!

      当周围的人反应过来时,又有一个人被击杀倒地!

      裏圣棠起脚踢开攻击,落地之后再次踏步冲向下一个锁定的目标,一抹残影划过虚空,将人的首级摘了下来!

      以迅捷的身手,选择距离最远的目标,连连奔驰而去,避免卫兵的打扰,用最快最不受干扰的战术将原本的目标一一击杀,而且每一个都是徒手一击夺命,为所有知道自己是目标的人的心里抹上一层层阴影!

      随着存活的人越来越少,卫兵们也开始知道要层层围绕着还生存着的人,不是为了保护他们,而是因为他们是必定会遭到狙杀的人选!

 

 

      急冲到卫兵面前,以脚跟踏地急煞,扬起大片尘埃当作障眼法的同时,转踏云蹤步以绕过卫兵,如船过水无痕似的飘渺身法扫过了目标的身后,同时摘除了对方的性命。

      转身避过卫兵急忙挥洒的兵器,脚下不急不徐的踏下逼命的步伐,冲向下一个目标,以手肘轻顶剑身凿出空隙,接着已经蓄势待发的右手如灵蛇出洞刺向目标的心窝!

      旋身跳起,避免脚步的停滞,在空中踏出天云一步,朝最后一个目标杀去!

      知道自己已经是最后一个的人,吓得全身无力,跌坐在地,以双手紧护在身前,期望最后这个举动能带来一丝希望。

      少年来到他的眼前停了下来,冷漠的眼神与嗜血的笑容成了他所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接着就是双眼一痛,失去了光芒。

      卫兵看到原本鬼魅般难以捉摸的身影出现之后,立刻冲上前来攻击,看见对方如入无人之境的表现,让他们忘记思考,思考自己还没受到攻击的原因是什幺。

      裏圣棠快手一伸,接住了一剑,该名卫兵的长剑,即将劈中自己与他身前的目标。

      「出手抢夺别人的猎物是不好的喔~」裏圣棠说完,发力将卫兵拉近,起身一脚同时击穿了最后一个目标,与该名卫兵!

 

 

      「好了,急着送死也得讲求先来后到的,胆敢偷袭我的人都挂了,接下来就轮到你们了!」说完,转身一脚踢出,将一名卫兵的剑踢飞。

      左手架开一剑,旋即出拳击向敌人面门,一步前踏侧身闪开攻击,后脚一踏以身体撞飞眼前的敌人;右手一甩格开敌人,左手刀随即打断其后颈,蓄力好的右手再次击向有破绽的人的胸膛,云蹤一步转身闪避,随后起脚踢向下一个人的下颚。

      与先前挑战自己的人不同,卫兵因为要执法,又代表国家的公权力,所以不能够逃跑,不行让一个城市或一个国家的颜面扫地,因此就算知道眼前的人不是自己所能战胜的对象,他们也只能浴血奋战!

      面对这样一群视死如归的巡逻卫兵们,裏圣棠比起尊重,更多的是狂放与兴奋,毕竟在他眼里,这不过就是一群被逼着必须一窝蜂上前找死的蝼蚁。

      几乎站在原处,仅靠云蹤步与双手,就可以轻鬆一招制伏对手的裏圣棠,想的根本不是对方还剩多少人要击倒,而是自己还有多少人可以打。

      不过卫兵与前面那群人不同,他们受到的伤不全是致命伤,虽然也都是重手,但裏圣棠明显并没有全部瞄準要害,有少数被击倒的人还有生命迹象,没有毙命。

 

 

      毫无悬念的,最后一人被撂倒,而裏圣棠依然毫毛未损,踩踏在染血的死伤者躯骸上,望着四周围,确认还有没有人要上前讨教的。

      少数还有胆留在原处的人,看到少年那双像是在寻找猎物似的眼神,旋即吓得往后退几步……

      确定没人想再上,也没人拿出兵器指向自己之后,裏圣棠便踏出步伐……

      虽然平常不过的举动,但也足以让那些目睹一切的旁观者们倒吸一口气。

      而站在裏圣棠行经路线上的一名十来岁少年,注意到自己会挡到这名恶魔的路后,更是吓得浑身颤抖,只是双脚也被震慑,无法挪动……看着「红髮恶魔」越来越近,众人也为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屏息。

      最后,裏圣棠伸手拍了拍少年的肩膀,绕过他走离了现场;难以置信自己还活着的少年,瘫软坐倒在地,看向被血沾染的衣物,明白自己方才所看到的,就是曾经活跃在战场上的「恶魔」。

      只是……

      没想到「恶魔」不只是因为妖精的惧怕而封的称呼,而是连自己同族的人也毫不犹豫的残酷杀着,确实足够分量称之为「恶魔」。

 

 

      在城里引起这样的骚乱后不久,各个城镇与村庄的公布栏上,纷纷张贴上了新的通缉单,上面所画的人像,就是「惊雷骑士」─圣棠……

      而随着通缉单一起广大流传的,就是「红髮恶魔」的事蹟了,不过这次,并不是他又在哪里屠杀了多少妖精,而是他又在哪国哪城造成了什幺违反法条以及伤害了多少官兵的事情。

      当这些消息随着悬赏单流传回艾因赫伦,到「奈斯奇欧」家与皇宫以及教会里,无不引起譁然……

      赤炎骑士他们明白这不会是「惊雷骑士」会做的事情,但是种种目击的特徵与传言,通通都指向「惊雷骑士」,而这些事情,也让世人起圣棠的底,很快的,教会与李喜德国王那边收到了许多国家的抗议信函。

      认为其中有蹊跷的国王与教会,选择信任与庇护「惊雷骑士」,但是每每传来的消息,都在冲击他们对「惊雷骑士」的信赖。

 

 

      裏圣棠成功从圣棠体内分离出来,带着与宿主相同的外貌以及夺来的雷电之力,辗转行走于各地……

      放蕩不羁、随心所欲、狂妄自大的个性,与圣棠截然不同,如果圣棠是沉稳内敛,裏圣棠就是锋芒毕露,让「红髮恶魔」的美名有了更完美的诠释。

      而裏圣棠越是我行我素,对「惊雷骑士」的流言蜚语就更是难听,吊在圣棠头上的赏金就更是水涨船高,直到最后,甚至有不少组织出发要讨伐。

      然而,在圣棠前往坎夫国的期间,整个神唤大陆上,还没有人清楚,「惊雷骑士」与「红髮恶魔」已经是不同的个体了。

  • 名称:放开我北鼻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04: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